第167章:爱你,宠溺你/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可不想为了家事让自己的事业出现什么问题!

从叶以深来到夏晴天房间门口敲门,到他转身下楼出门,一切的一切,白依灵都看在眼里。

她心中萌生出了难以自制的妒恨,叶以深不愿意留下来陪自己,哪怕自己告诉他自己怀孕了,却要去找夏晴天!

而这个夏晴天却不知好歹的连门都不开!

虽然夏晴天这也做对她来说是好事,可是白依灵却不买账,在她看来,夏晴天这就是在欲擒故纵,就是准备彻底将叶以深从自己身边抢走!

低头看了自己平坦的小腹一眼,白依灵咬牙切齿的拿出了手机,拨通了经纪人的电话,直奔主题:“把我在医院的照片放出去!”

“你疯了?”经纪人顿时就瞪大了眼:“人家遇到这样的事情恨不得藏着掖着到生产,你竟然要主动放料?”

就算是对最身边的经纪人白依灵也没有说实话,她还以为白依灵是真的怀孕。

当然。白依灵也没打算告诉她实话,她很清楚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我为什么要藏着掖着?我怀的以深的孩子,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

“可是……你和叶以深毕竟还没有结婚啊。”

经纪人虽然很不想说这件事,但是不得不帮白依灵直视这个问题。

她就说,白依灵什么事情都算计的很清楚,唯独在叶以深的问题上,总是拎不清!

“那又怎么样?”白依灵顿时语气就不善了起来:“我让你怎么做你怎么做就是了!”

“你从回国到现在根本就没有作品拿出来,现在再闹出这样的绯闻,对你的口碑和未来的发展影响是很大的!”

“你只要照我说的做,这就不是绯闻,而是一桩美事了。”

白依灵的语气里都是坚决。

她一定不能让自己白白的牺牲,一定要将这件事好好的利用起来,尽早的将夏晴天赶出去!

白依灵这样的坚决,经纪人深知她的性格,知道就算自己不去做白依灵也会去做,只能选择了妥协。

毕竟叶以深的家室和模样,再加上之前的造势,没准对白依灵来说真的是一桩美事。

不过这件事做的时候,有绝对的风险罢了。

只不过在白依灵眼里,这些风险和叶以深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挂掉经纪人电话之后,直接扯高气扬的来到了夏晴天门口。

“夏小姐,我想我们需要谈一谈!”

白依灵对夏晴天的称呼十分的疏离,仿佛夏晴天只是来叶家做客的。

里面一声不响的,仿佛没有人一般。

“难道你以为不开门就可以逃避了吗?我劝你还是自己识趣一些,不要让以深赶你,毕竟叶家只能有一个女主人!”

白依灵的话夏晴天在房间里听的清清楚楚的,很是烦躁,却不是因为她这番话,而是因为她刚刚睡着,就又被吵醒!

她现在昏昏沉沉的,很想入睡,怎么走了一个叶以深,又来了一个白依灵?

难道两人就不能一起来吗?

于是心情不好的怒怼道:“是是是,你当小三你有理,但是叶家现在的女主人还是我,你要是不想被赶走就快点闭嘴!”

虽然之前也被夏晴天呵斥过,但是都没有这次如此的直白,所以白依灵顿时就瞪大了眼:“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我怀了孕以深的孩子,你觉得他会让我走吗?刚刚他就在和我说要和你离婚呢!”

“求之不得。”房间再次传出了夏晴天有些烦躁和不耐烦的声音:“既然如此你还过来干什么?炫耀你的道德底线吗?”

夏晴天说完这句话就直接用枕头蒙住了自己的头。怀孕有什么了不起的!她也怀孕了!不过是不想和叶以深说罢了。

也不知道白依灵哪里来的优越感。

“你!”夏晴天成功的将白依灵气到,但是白依灵不相信她不在乎,不依不饶的说道:“如果你不在乎的话,就把门打开啊?”

可惜里面没有人回应。

“你开门!”白依灵现在站在门口十分的窘迫。

只是夏晴天已经将她的声音都自动屏蔽,任凭她怎么敲,都丝毫没有动静。

白依灵最后只能怏怏的回去了自己的房间,殊不知这一切都被王管家看在了眼里。

回到房间的白依灵并没有就此安静下来,而是给叶以深打了电话,原本在敲夏晴天房门的时候还生龙活虎的她,电话一接通就虚弱了起来:“以深,我的肚子忽然好痛,你在哪里?”

“我在公司!”叶以深还是有一丝的紧张的:“我现在就叫方毅去找你,带你去医院!”

“不可以的以深,万一被记者拍到怎么办?”白依灵说这话的时候,完全忘记了刚刚和经纪人的通话。

“那你想怎么办?”

“你能不能回来……”说着,白依灵就轻轻的啜泣了起来:“我知道这样不好,但是我现在的情绪很奇怪,很想看到你,以深,我不会是心理有什么疾病吧?”

“不会的,孕妇都会有些敏感。”叶以深顿了顿,说道:“我现在就回去,而且会带着私人医生,你不要乱动和乱想。”

“好,我等你。”

白依灵的语气里都是乖巧和懂事。

只是挂断电话之后,嘴角就上扬了起来。

伸手滑动了一下手机,就在这短短的半个小时,她怀孕的消息已经霸占了各大网站的头条,叶以深现在出去,肯定有大把的记者在外面等着。

很好!

她猜的没错,叶以深的公司的确已经被记者包围了,不过叶以深并不知道。

他坐在偌大的办公室。对白依灵刚刚的要求有些头疼。

他并不想回去!

于是就先给私人医生打了电话,让他去叶家,自己则在椅子上坐了足足三分钟,思考到底要不要回去。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又响了,是叶家打来的。

一般用这个号码的,都是王管家。

“王管家?”叶以深有些诧异,王管家其实很少给他打电话的。特别是直接打到公司来。

“少爷,是我。”王管家有些欲言又止的:“有些话我不知道应该不应该说,少爷,您现在在忙吗?”

“直说就好了。”

王管家在叶家这么多年,也知道什么事情该说什么事情不该说的。

“少奶奶从昨天就没有吃什么,今天更是到现在都还水米未进,我有些担心。”

“这个女人!”

他还以为自己走了之后她就会偷偷溜出来吃些东西,没想到这么的倔!

真的准备饿死自己吗?

想到她已经瘦的脸只有巴掌那么大了。叶以深就来气,说道:“逼着她吃!”

“少爷,您也知道少奶奶的脾性的!而且刚刚,白小姐去敲了少奶奶的门!”

王管家不是瞎子,当然知道白依灵是想赶走夏晴天,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

夏晴天无意争什么,王管家却为了这个家能真正的好下去,帮夏晴天伸冤道:“说了一些不是很好的话。”

“该死的!”

他就知道白依灵不会让夏晴天好过。

可是她现在怀孕。纵然叶以深有怒气也不能说什么,只能说道:“我先回去!”

刚刚他还在迟疑到底要不要回去,如今已经肯定了自己要回去!

直接拿起了外套走了出去,上了私人电梯下到了车库,脚刚刚踏出去,瞬间就被包围了。

“叶先生,白小姐怀孕了请问是您的孩子吗?”“叶先生,您是默认了恋情吗?”“请问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还是已经结婚?”

刺眼的闪光灯和麦克让叶以深有一种轻微的眩晕感,但是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眺望了一眼。

他身高很高,所以直接就可以看到远处,在看到究竟有多少记者在这里围着的时候,直接就打消了挤出去开车的想法。

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了默默的退回了电梯,然后摁上了关闭键。

是有一个记者不知好歹的继续上前,却被叶以深一个冷冰冰的眼神吓的老老实实地站在了原地。

虽然叶以深这次现身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在这些记者眼里,只要拍到他的照片,就有大文章可写!所以众人瞬间一片喧嚣。

他们的声音吵到一直等电梯上升到一半的时候,叶以深还能听到。

“靠!”

忍不住叶以深就爆了一句粗口。

这些媒体还真的是耳听六路眼观八方,他也不过今天才刚刚知道白依灵怀孕的消息,他们就已经都知道了,而且还在这里等着自己!

怒气冲冲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拨出了一个电话号码,然后怒吼道:“都来我办公室,立刻,马上!”

他觉得自己最近积压的怒火都要爆发了!

而迅速来到这里开会的众人也感觉到叶以深要发怒,纷纷低着头,不敢和他直视!

“秘书,你刚刚去哪了?嗯?是不想做了吗?”

叶以深首先苛责的就是自己的秘书。

作为秘书,外面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不知道?竟然在自己出去的时候不阻拦!

“总裁。”秘书咽了咽口水,战战兢兢的替自己辩解道:“大门外都是记者,我为了不打扰您,就下去遣散他们了。”

“是吗?那车库的呢?那到底是停车的地方还是我开发布会的地方?”说着叶以深的手就指向了一身保安服的保安队长:“安保,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不然你就可以滚蛋了!”

“他们分批进来的,我们还以为……公司有什么事情要宣布……”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终于在叶以深的一身拍桌子的巨响中低到听不到:“很好,你以为的很对,以后都不要让我在公司里看到你。”

那个保安队长纵然有万般委屈。面对这样的叶以深,也只能选择了默默的闭嘴。

叶以深并没有觉得自己的怒意得到丝毫的缓解,目光深邃的看着众人,仿佛要将他们活活捏死一般:“每天叶氏集团发生无数的事情,这些事情都没有上头条,也没有如此多的记者来采访。而今天一件和公司没有任何关联的事情引来了这么多的记者,你们是不是要解释一下?谁来解释一下!”

大家面面相觑的,知道叶以深如此的发怒。绝对不是沉默能解决的,于是大家都彼此的用眼神沟通起来。

最后和媒体打交道最多的宣传部部长只能硬着头皮站了出来,低声说道:“平常我们走的都是高端风格,所以不会有这么多媒体过来……”

“所以呢?外面现在都是低端媒体吗?那请你给我一个方案将这件事的影响降到最低!”

叶以深直接就把矛头对向了他。

宣传部门经理深知现在媒体的发达,这个随便一件事小事都可以无限放大,对此他只能把头低的更低。

这个时候还是琳达看不下去了,挥舞了一下涂着精致指甲油的玉手,说道:“这些媒体也不是冲着公司来的。不会对公司有什么影响的。总裁,既然是针对你的,随随便便一个理由就把他们整治了,不就是一个律师函嘛,我去给他们!”

“等发了律师函这些消息早不知道传到哪里去了!”叶以深是不想这件事被媒体放大化,不然到时候夏晴天如何自处?

况且他最厌恶的就是自己的私生活被人监视或者窥探,看了琳达一眼,说道:“如果明天这件事没有得到妥善的解决……后果自负。”

叶以深说这话的时候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把琳达看的十分后悔!

早知道她就不做这个出头鸟了!

好在叶以深在打过她这个出头鸟之后就拂袖而去,这次他很明智的让方毅在门口接自己,选择了走大门而不是走车库。

琳达顿时就哀嚎起来:“哎呦,我的小命啊,这可都是为了你们啊!”

“辛苦了,辛苦了。”顿时他们所有人都擦了一把汗,不管怎么样,总算能活过今天了!

松懈也只松懈了几秒钟。然后便都打起了精神,毕竟这事情处理不好,吃苦的还是他们!

好在叶氏和许多媒体都有合作,打声招呼就可以把关于叶以深的报道都清除,至于其他以往没有合作的媒体,威逼利诱轮番来。

叶以深出去之后很顺利的就上了车,毕竟前门已经被秘书处理过了。

回到叶家之后,这里还算清净。门口不见一个记者,叶以深几步走了进去。

进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敲夏晴天的门。

虽然在外面受了气,但是叶以深对夏晴天说话的时候还是无尽的宠溺:“夏晴天,你想现在需要开门,然后吃饭,不然我就进去!”

里面并没有回应。

这个女人,真的是越来越嚣张了!

叶以深想着,直接就去拿了钥匙打开了门。

叶以深原本还以为夏晴天的醒着的。不过是不想搭理自己罢了,没想到一进门就看到夏晴天缩成一团的躺在床上。

睡了吗?

叶以深几步来到她面前,然后轻声说道:“想吃什么?等醒了给你吃。”

“不吃。”夏晴天说话的时候迷迷糊糊的。

“听话。”叶以深说话的时候忍不住摸了她的脸颊一下,顿时,语气就焦急了起来:“夏晴天!”

他摸到夏晴天的时候,滚烫滚烫的,分明就是发烧了!

而夏晴天仿佛自己还不自知,觉得叶以深的手凉凉的很舒服。于是就一把抓住了他的大手,贴着自己的脸。

“走,我们去医院。”

叶以深说着就要把夏晴天抱起来,夏晴天却不肯,死死的抓着她的手:“不,不去,不去!”

“听话。”叶以深说话的时候已经将她抱了起来,这个时候,白依灵也走了进来。

看到夏晴天眉头紧锁,脸上还有些不自然的潮红,顿时眼睛就转了一下,赶忙上前说道:“以深,这是怎么了?”

“晴天发烧了,我带她去医院!”

叶以深说着就要出去,白依灵顿时就想到了之前她说自己不舒服,叶以深就只是淡淡的,丝毫没有着急。

虽然嫉妒,却也知道现在不是耍小性子的时候,毕竟去了医院,夏晴天怀孕的事情叶以深肯定就会知道了,一定不能让这个消息被叶以深知道!

“啊,以深!刚刚私人医生已经来了,去什么医院,不如就让他快开些退烧药给她吃下吧。”白依灵故作关心的说道:“一直烧下去的话,说不定会留下什么病根。”

“叫他过来!”这话倒是提醒了叶以深。

夏晴天也不知道已经烧了多久,很可能从早上就开始了。

叶以深很是担心!

私人医生很快就来了,白依灵直接就说道:“开退烧药!”

于是他也没有多问,就从随身的药箱中拿出了退烧药,看了夏晴天一眼,心中暗想:原本以为这次来不是给她看病的,怎么到头来还是这可怜的姑娘。

白依灵看着那两颗白白的药粒,差点要笑出来。只要夏晴天吃了药,她肚子的里孩子肯定就留不下来了!

以深绝对不会接受自己有一个畸形的孩子的!

啧啧。

完美!

叶以深不知道夏晴天现在不能吃药,从白依灵手中接过药拿在手里,然后端起一杯水,对夏晴天柔声哄到:“张嘴吃药。”

“不吃药,不吃药。”

虽然夏晴天已经烧的迷迷糊糊的,周边什么话都听不清楚了,但是还是知道自己不能吃药的。

叶以深不知道原因。以为她是在撒娇,于是就先给她喝了水,继续哄骗道:“吃完药就能好了,乖,你要听话。”

如此温柔的叶以深,纵然是男人见了也是要忍不住咋舌的。

白依灵的一旁心都要化了,纵然是当年,叶以深也不曾这样对过她。

夏晴天喝到水之后倒是很欢快。一口气把一杯水都喝完,然后舔着发干的嘴唇,嚷道:“还要!”

“倒水。”叶以深对他们说话的时候可是连对夏晴天的十分之一的温柔都不到。

王管家很有眼色的上前又倒了一杯水,叶以深这次将夏晴天的头支起来,然后把药粒塞到了夏晴天的嘴里,刚准备把水递到她嘴边,夏晴天就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样,开始往外吐。

她胃里没有什么东西。全部都是水,叶以深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但是也不能把夏晴天推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都把刚刚喝下的水都吐在了自己的身上。

闭上眼深呼吸了好几次。

看到夏晴天这样吐的时候,房间里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叶以深会把她丢出去吧?

王管家顿时就准备上前替夏晴天说好话,白依灵却得意的挑了挑眉梢。

没想到叶以深却只是摸了摸他的脸,说道:“我去换衣服。”

然后就要起身。

就这样?

众人都看呆了?

是不是有些太简单了?

但是看叶以深的神情,好想除了无奈也没有什么其他神情了。

瞬间。白依灵整个人就僵住了,看来她果然低估了这个夏晴天在叶以深心中的地位……

夏晴天却好像不知道自己闯了什么大祸一样,也不嫌弃叶以深身上湿漉漉的,就抓着叶以深的手腕:“别走!”

语气里都是娇嗔。

顿时叶以深那一丝无奈也没有了,只能任由夏晴天抱着,然后单手脱掉了西装,又伸手去拖里面的暗灰色衬衣的时候,手顿了一下,扫了他们一眼。

王管家和私人医生很是识趣的走了出去,白依灵却站在哪里一动不动,有些不甘心,继续怂恿道:“以深,还是让她先吃药吧。”

“不吃,不吃!”

夏晴天顿时就喊了起来。

叶以深赶忙顺着她的话说下去:“是是是,不吃。”然后看了白依灵一眼,说道:“你去弄一盆水来,然后拿着毛巾。”

既然夏晴天不肯吃药,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这样烧下去,所以只能选择物理退烧。

虽然白依灵很不情愿,但是还是去了。

她原本还想和叶以深一起留在这里,却被叶以深直接赶了出去。

顿时,房间里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叶以深褪去了自己的衬衣,让夏晴天靠在自己的怀里,然后用冷毛巾在她的额头上敷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