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叶家的秘密告诉我/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以深可是从来没有这样照顾过任何人,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这样照顾别人。但是如今和夏晴天这样相处的时候,他却觉得格外的自然。

伸手在她脸上细细摩挲着,叶以深觉得自己一辈子的幸运都用在遇到了这个女人身上。

伴随着叶以深的手,夏晴天在他的胸膛上蹭了蹭,然后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什么。

叶以深凑过去,想听的更清楚,却听到了两个字:“白帝。”

白帝!!!

叶以深顿时目光如炬的看着夏晴天,看着她的脸颊,脑海中就浮现出了许多虚幻的脸。

该死的,这个女人……

他现在很想把她摇醒然后追问她怎么知道白帝的,却硬生生的忍了下去,这个女人难道就不能让自己安心一点吗?

看着她熟睡的脸,叶以深的眉头皱的更紧,叶家的秘密,就算是这个她。也不能知道!

夏晴天并不知道叶以深对她的堤防更深,也不知道自己刚刚犯了多大的错喊了一个不该喊的名字。

伴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她身上的温度终于降了下去,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然后就看到了一旁靠在床头睡着的叶以深。

自己是发烧了吗?

是他在照顾自己吗?

看着床头放着的半碗粥,夏晴天心里就有些异样。

看了一眼外面的夜色,应该是深夜了,睡了一天,头还昏昏沉沉的,根本没有一丝的睡意。就在这个时候肚子咕噜噜的响了一下,她觉得自己饿得胃都抽搐了起来。

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胃,然后想去把床头的碗端过来,把剩下的粥喝下去。

就在她动的时候,叶以深直接就睁开了眼,原本一睁开眼睛就要质问她白帝的事情,却看到夏晴天水汪汪的眼神,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看着她的手,问道:“饿了?”

夏晴天怏怏的把手收了回去,然后点了点头。

“已经凉了,我下去给你热一热。”叶以深说着就要起来,夏晴天赶忙摇头!

她可不想让叶以深照顾自己,万一到时候叶以深再开出什么条件怎么办?

“难道你想自己去吗?”叶以深看了她一眼,不等她回答就赤果着上身走了出去。

夏晴天舔了舔嘴唇,想着等会儿要怎么面对叶以深。

还没想好,叶以深就已经上来了,说道:“王管家睡前把粥放在了保温锅里,还是热的,来喝吧。”

这时候夏晴天正在出神,没听到叶以深的声音,他就凑近了夏晴天,问道:“是想我喂你吗?”

“啊?啊!”夏晴天点了点头,又忙摇头,迅速伸手就把粥碗接在了手里:“我,我自己来!”

看着夏晴天这么拘谨,叶以深微微侧头,说道:“刚刚你可不是这样的,一直拉着我不让我走,还说……”

“说什么?”

夏晴天有些紧张,自己不会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吧?

见夏晴天一惊一乍的,叶以深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有什么事情。吃完饭我慢慢和你说。”

就凭叶以深说话的语气,夏晴天就觉得手中的粥像是她人生中的最后一顿晚餐,努力将嘴中的饭咽下去,战战兢兢的辩解道:“梦话,都是不能相信的!”

“都是反的吗?”

“是是是。”夏晴天就开始一个劲的点头。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吃饭。”说着,叶以深就伸出手指在夏晴天的头顶敲了两下:“白依灵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嗯。”

夏晴天十分随意的回应了一个音节,有些奇怪,难道自己刚刚睡着的时候是说了和这件事有关的话?

不太可能吧……

叶以深也就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夏晴天吃饭,他越看,夏晴天越觉得自己吃下的饭有种食之无味的感觉。总算将一碗饭吃完之后,怯怯的看了叶以深一眼,问道:“我刚刚究竟说了什么?”

“白帝。”

叶以深也没有再藏着掖着,反正他也准备要问清楚的。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夏晴天的身子僵硬了一下,然后立刻装傻道:“白帝是什么?”

“夏晴天,你最好说实话!”叶以深已经很久没有指名道姓的叫过她了。

夏晴天觉得大脑一片空白,有一瞬间想时光倒退回到昨天!

死死的抿着嘴唇,挣扎道:“发着烧说的话都说胡话,怎么能当真呢?”

“我说过五楼不许去,也说过不要去书房,可是你总要去一探究竟。之前我以为你不过是好奇,现在看来……”

“也只是好奇!”夏晴天顿时就像是受了惊,举起了自己的手,信誓旦旦的说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也没见过什么人!”

简直是不打自招。

叶以深的眼神越发的深邃,好像暴风雨来之前,将夏晴天紧紧的包裹在了眼瞳之中,将她的浑身都一寸寸的碾压,容不下一丝的秘密:“你什么时候知道他的?你还知道什么?”

“没有!”夏晴天另一只端着碗的手一抖,手中的碗就顺着床滚了下去,摔在厚厚的地毯上。只发出了极轻微的声音,并没有摔碎。

不过在这样寂静的氛围下,如此细碎的声音也被无限的放大,叶以深的声音宛如深夜中的一道惊雷,预示着风雨欲来:“我是有底线的,你最好还是选择说实话,不然我不能保证自己不做些什么!”

“你想干什么?”

夏晴天第一时间想到是并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白帝。

他不会对白帝做什么吧?

“就算你不说我也会知道的。如果你想你和他都好过一些,就识趣点。”叶以深的手慢慢的伸向了夏晴天,当他修长的手指捏在夏晴天下巴的时候,夏晴天身子抖了一下。

之前可能她无畏叶以深怎么折磨自己,但是今时不同往日,她现在肚子里还有孩子。

她要保护自己的孩子!

脸被迫扬起和叶以深对视,夏晴天的眼神的慌乱全部都被叶以深收在眼底,这个时候她却说道:“我只是见过他一次而已!”

“一次?”叶以深的勾了勾嘴角。不知是什么意思:“你不是一个好的撒谎者。”

说着,叶以深就松开了手:“既然你不说,我就用我的手段去知道!”

看着叶以深就这样准备出去,夏晴天不过大脑的喊了一句:“叶以深!”

千万不能让他去找白帝,不然白帝肯定会有危险!

他那么温柔的人,如果落到叶以深手里,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叶以深停下了要出去的脚步,微微侧头看着床上一脸惨白的夏晴天。看样子她真的很紧张。

“你一直说喜欢我,爱我,但是你为我做过什么?”夏晴天现在也是被逼急了,只能破罐子破摔,不过说话的时候嗓音隐隐在颤抖。

他为她做过什么?

叶以深想说,他已经将一颗心都交出去,难道还不够吗?

也知道夏晴天不会相信,于是就背对着门。直视着她问道:“你想我做什么?”

“你杀了清雅,如今和白依灵有了孩子,一开始还那样对待我,如今还有秘密,你觉得哪一点能代表你爱我?”

夏晴天不是一个喜欢翻旧账的人,但是不代表过去的事情她会忘记。

如果说信任就像是一张白纸的话,那么一开始的夏晴天也像是一张白纸,叶以深将她揉皱,撕碎,纵然现在在不断的抚平,用胶带粘贴,也不能改变一张白纸已经受到过伤害的事实!

“都是意外。”叶以深其实在知道夏晴天和白帝有秘密的时候,真的是急火攻心。

但是面对夏晴天,所有的怒火只能深深的隐藏在心底。

在夏晴天提起这些诸多往事的时候,叶以深的神情变换了一下。

他知道之前和现在他都在伤害夏晴天,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去爱护她,把对她的伤害降到最低。

但她似乎并不领情。

“那你的秘密呢?你口口声声说我是你的人,又说叶家的秘密不能让我知道,你不觉得自相矛盾吗?”

夏晴天说话的时候,完全没有发觉,之前一言不合就暴怒的叶以深现在对她是多么的宽容。

也可能是因为叶以深这样对待她,她已经习惯了。

“这件事我知道就够了,你没必要知道。”叶以深握紧了手,顿时骨骼咔咔作响:“我放过你,这件事以后你都不要再好奇!”

“……”

夏晴天很想追问,他放过自己,那白帝怎么办?

却担心激怒他,只能选择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下去,死死的盯着他,良久才问道:“放过我,是放我走吗?”

叶以深一听到她说这话,声音顿时就提高了一个度:“你不要得寸进尺!”

“那你和白依灵的孩子出生之后怎么办?你要怎么和他解释。你身边有两个女人?”夏晴天也提高了自己的音调:“难道你还想一妻一妾?大清早就亡国了!”

“我说了我会处理,既然我已经娶了你,我的妻子就只会有你一个!”

叶以深在知道夏晴天可能知道了叶家秘密的时候都没有现在愤怒。

为什么这个女人就不能懂适可而止呢?

“一日三餐我都会给你送过来,你不许踏出这个门半步!”叶以深不想再听夏晴天说什么,直接拂袖而去。

关门的时候用力很大的力气,仿佛把门板当做了夏晴天一样。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关门声,外面还响起了瓷器碎裂的声音。

夏晴天记得外面是摆着古董花瓶,叶以深摔得应该就是那些简直不菲的瓷器。

夏晴天攥紧了床褥。他这是要软禁自己吗?

是怕自己跑掉,还是怕自己知道更多关于白帝的事情?

或者是……他要去整治白帝!

顿时夏晴天就有些后悔刚刚的冲动,早知道就不和叶以深如此强硬的说话了,软弱一些,没准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可是就算有回旋的余地,又能怎么办呢?

她进不去叶以深的书房,不可能带走白帝,如今她又被软禁……想着。就支起双腿,将头埋了进去。

她好没用,什么事情都改变不了!

书房。

叶以深怒气冲冲的,打开抽屉就拿出了那个盒子,然后翻出了一沓厚厚的文件夹,最后全部摔在了地上。

如果是其他事情夏晴天好奇,他完全可以坦诚的告诉夏晴天真相,但是为什么偏偏是这件事?

这件事就算是他的亲生弟弟叶星悦都不知道。他更不能让夏晴天知道!

没有人能知道这件事!

叶以深的神情越发的决绝,然后伸手翻出了压在最下面的药吃了几粒,就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

“喂,叶少?您很久没有打电话过来了。”

“我要见你。”

“是那两个人又……”

“明天就见面。”

叶以深说着就将电话挂断,那两个人,就不能老实一些吗?

太阳穴跳了两下,他双手支着自己的额头,陷入了沉思。

一夜未眠。叶以深一早就走出了书房,对已经起来的王管家说道:“王管家,我有些事情,可能要出去两天。”

“好的,只是您就这样让少奶奶和白小姐共处一室吗?”

王管家也是无奈。

叶以深的智商格外的高,在商业里简直是无往不利,但是到了情场方面,仿佛就有些不着边际了。

身为过来人。当然是要给他提个醒。

这让叶以深一皱眉,思量了一下说道:“我会安排白依灵搬出去其他地方。”

“是。”

“对了,看好夏晴天,不要让她乱跑,更加不许她靠近书房和五楼!”

“是。”王管家十分的从善如流。

他相信只要白依灵不在,夏晴天会老老实实地等到叶以深回来的。

嘱咐之后,叶以深看了厨房一眼:“早餐做好了吗?”

“马上就好,今天的报纸已经放在桌子上了。”

“好。”叶以深并没有打算家里吃早餐。只是担心夏晴天不吃不喝,所以要等会给她送过去。

坐下去拿起了报纸,原本准备看一下时政,没想到就看到了白依灵怀孕的头条!

他的眉头瞬间就皱了起来,直接拿起电话打给了琳达。

琳达的声音听起来都是疲惫,不等叶以深问就开始抱怨:“你个周扒皮,为了处理你的事情我可是刚刚忙完,难道一大早又想压迫我吗?”

“那你处理好了吗?”叶以深没声好气的:“为什么白依灵怀孕的消息还在头版头条挂着?”

“拜托。能连夜把关于你的报道都压下去已经算不错了,你还要压下白依灵怀孕的消息?这是娱乐八卦,谁管得着?”

“我要明天头条就不是这个消息。”

叶以深可是不管琳达多抱怨,直接就说道。

那边的琳达意料之中的惊呼了一声,只是叶以深不等她开始抱怨,就挂断了电话。

如果是夏晴天怀孕他倒是乐得这些媒体关注一下,只是白依灵……夏晴天昨晚的话让他烦了一晚,看来和如果想和夏晴天彻底和好的话,白依灵的事情是要好好处理一下。

才刚刚想到白依灵,她就出现了。

和夏晴天的语气神情截然不同,她都是柔情,自然的坐在叶以深身边,问道:“怎么了,一大早就发怒!”

“没事,只是不想让媒体过度的关注你给你压力。”叶以深看了她一眼,说道:“这里也很可能有狗仔,我会把你安排到环境更好的海景房的。”

“不,我不去!”

白依灵的第一反应就是叶以深在赶她,于是她立刻就搬出了自己的孩子:“原本我就总焦虑睡不好,如果换一个环境的话我就更加的睡不着了!以深,昨天晚上我又一宿没有合眼……我好担心孩子出什么问题。”

面对白依灵搬出孩子的时候叶以深只能缴械投降,想到夏晴天现在知道了她不应该知道的,换一个地方也好,于是就说道:“好吧,那你就在这里住下去吧,我要出去几天。”

“和谁?”问出这样一句话之后,白依灵觉得有些不恰当,于是就改口道:“我是说,你要去哪里,安全吗?”

“自己,生意上的事情。”叶以深淡淡的,不咸不淡的嘱咐了一句:“照顾好自己。”

“我知道了。”

只要不是和夏晴天就好!

白依灵有些隐隐的后悔。刚刚就不应该推脱的,如果这里没有叶以深的话,去海景房享受一下也不错。

这个时候,饭都端了上来,叶以深拿出一个干净的盘子,挑了一些夏晴天爱吃的,然后端着走上了楼。

因为夏晴天意料之中的没有下来吃饭。

“开门。”叶以深的一只手端着盘子,一只手端着一碗粥。所以并没有办法开门或者是敲门。

房间里的夏晴天原本就睡的不好,一大早就醒了,只是想到了昨天叶以深说不让自己出门的话,就躺在床上纠结要不要出去吃饭。

叶以深的声音突然在门外响起来,吓的她彻底清醒了起来。

原本她不想说话的,可是实在是太饿了。

她能饿着,肚子里的孩子不能。

于是只能磨磨蹭蹭的来到了门口,打开了门。

夏晴天刚刚从床上起来。丝毫没有梳洗打扮,但是却宛如清水芙蓉一般。

特别是她的皮肤,一觉睡醒之后更加的粉嫩,好像少女一般。

嗯……她的确还是少女。

此时她的眼神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叶以深手中的盘子,毕竟上面都是她爱吃的,只是闻着味道就已经食指大动了!

察觉到她的眼神,叶以深故意问道:“现在还没起来,你是不饿吗?”

“饿。”

对于这个问题。夏晴天倒是很老实。

叶以深透过她的睡衣领口看到了一大片春光,顿时心情就好了起来,只是伴随的还有一阵难以压制的燥热。

清了清嗓子,叶以深说道:“我要出去几天,给你安排了海景房。”

“不!”

就在叶以深说这句话的时候,夏晴天的脑海里已经电光火石的闪过了许多。

他要出去?

岂不是说明自己有了进书房的机会?她才不要走!

“为什么?哦,你要上课,那就去学校旁边的那个公寓住吧。”

“学校支持出去实习。特批只要去考试就可以了。”

这也是为什么夏晴天这两天没有去学习也不着急的原因。

“难道你要和我一起去吗?”虽然叶以深这次并没有打算带别人去。

如果是夏晴天的话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你昨天说了不许我踏出房间一步,我希望你说到做到!”

“你确定?”

夏晴天如此有骨气的话倒是让叶以深迟疑了。

也有些不明白,他都还没生气,这个女人在气什么?

“你是不是因为白依灵在所以要赶我走!”夏晴天这话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顿时叶以深就开始为难了。

也窃喜了一下,原来夏晴天生气是因为这个,果然还是在乎自己!

只是白依灵的话题有些煞风景,叶以深还算明智的对这个话题避而不谈,把早餐端到了夏晴天的床边,然后看着夏晴天说道:“我走的这两天你最好不要闯什么祸。”

夏晴天没有说话,只是走进浴室开始洗漱。

就在叶以深想进去从后面抱住她的时候,白依灵在下面发出了一声尖叫,叶以深迟疑了一下,走了出去。

其实白依灵只是把牛奶撒在了身上而已……

夹在两个女人中间的叶以深为了不头痛,选择了离开。

不过也没有一走了之,毕竟这两个人在一起,叶以深是真的很担心。方毅打了电话,安排他等会儿来接白依灵。

夏晴天和白依灵之间非要选择得罪一个的话,他还是宁愿得罪白依灵。

事实证明叶以深的担心并没有错,他前脚刚走,白依灵就来到了夏晴天的门口,敲了敲门。

正在吃饭的夏晴天以为是叶以深又折回来了,于是默不作声的继续吃,直到外面响起了白依灵的声音:“以深都走了,你怎么不走?”

“这话应该我说吧?需要我给你看一看我们的结婚证吗?白小姐。”

既然叶以深已经走了,夏晴天也就开始反驳白依灵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