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我要带你走/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韩晓的话,夏晴天当然清楚。

有什么人比现在的观众更喜新厌旧,又有什么圈子,比娱乐圈换代还快呢?

火起来是一瞬间,过气也是一瞬间。

咬紧了牙关,夏晴天把手中的包也握的死死的,却也知道和韩晓发怒并没有什么用。

叶以深一手遮天的,就算韩晓能顶住压力不和她解约,以后的路又要怎么走下去呢?

黯然的离开了韩晓的办公室,走在街上觉得四周的喧嚣都和自己无关,闷着头走了很远,一直走到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浸湿,夏晴天忽然觉得肚子抽痛了一下。

顿时她就紧张了起来,难道是孩子出了什么问题?

还是说她来了例假?怀孕的事情真的只是搞错了?

也不敢轻易的行动,只能找了一个台阶慢慢的坐了下去,但是肚子的痛感却一直持续。好像还越来越严重。

她的脸色苍白,汗水顺着头发滴在了地上,形成了一滴滴的水渍。

这个时候有人来到夏晴天身边,关心的询问道:“需要帮助吗?”

“不用了,谢谢。”夏晴天摇了摇头。

她现在对陌生人的警惕很高,总觉得这些人都是叶以深安排在自己身边的卧底。

那个人被拒绝,也只能离开,不过走的时候还看了夏晴天好几眼。

夏晴天记得周围就有一家医院,于是就强撑着站了起来,巨大的疼痛简直要把她撕裂了一般。

缓慢的挪动着步子,一路上夏晴天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她却顾不上那么多,凭借着记忆往医院的方向走。

最后终于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当她苏醒过来的时候就是医院刺眼的白,下意识的就摸向了自己的小腹,十分的平坦。

虽然平常她的小腹也是很平坦,可是她现在有种强烈不安感,直接就坐了起来!

“你醒了?”一旁的护士见夏晴天醒了过来,立刻就要去叫一声,却被夏晴天抓住了衣角,惶恐的问道:“我是来例假了吗?”

如果是来例假的话,就证明这又是一个误会。

她以后就真的再也不相信验孕棒了!

“你在说什么呢?难道你不知道吗,你怀孕了。”

“那,那,孩子呢?孩子还好吗?”夏晴天想到自己刚刚的疼痛,现在却丝毫感觉不到痛感,顿时就惶恐了起来。

不会是……

没等她胡思乱想完,护士就有些无奈的说道:“当然是在你肚子里了,放心吧,孩子没什么事情,但是你也要注意一些,不要做太激烈的运动,情绪也要保持好。”

护士的话让夏晴天松了口气,她还以为,自己的孩子会有什么事情。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而且医生的话也像是给夏晴天吃了一颗定心丸,看来这次是她是真的怀孕了。

好在没有什么事情,夏晴天简单的办理了出院手续,并知道是有好心人把她送到了医院,而且还帮她垫付了住院费后。顿时心中就流过了一丝的暖意。

不管怎么样,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从医院出来之后,夏晴天就觉得自己仿佛能感受到自己腹中那小小的生命了一般。

想到护士的嘱咐,路都没敢多走,站在医院门口打了车。

在车上,夏晴天更加坚定了一个想法:这个孩子,她一定要生下来!

刚刚那种差点就要失去他的惊恐,夏晴天简直不能回想。

到了叶家之后,夏晴天忽然发现门口停着一辆之前没有见过的跑车,顿时心就提了起来!

不会是叶以深回来了吧?

天呐,她可是连书房的门把都还没摸到呢!

匆匆的走进去,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的男人,有些诧异的喊出了那个名字。

叶星悦!

“好久不见。”他顿了顿,并没有喊出嫂子,而是叫道:“晴天。”

他如此亲昵的称呼让夏晴天自动和他划清了界限,毕竟现在她和叶以深还没有离婚,就算离婚了,他们两个也不可能。

“你大哥不在。”夏晴天说着就作势要上楼,却被叶星悦起身拦了下来。

叶星悦的语气里都是当初的执拗:“我回来,是来找你的。”

他似乎强壮了起来,也留起来了头发,颇为文艺,身上的气息倒是还一如当初干净纯粹。

想到他还不过只是一个孩子,夏晴天无奈了叹了口气,说道:“你找我干什么?”

“这里发生的事情我都已经听说了,晴天,当初我就说过你等我,我将你带走!这些日子我从来没有将你忘记,也没有忘记当初自己说过的话!”

虽然叶以深把夏晴天所有的事情都对他隐瞒,但是他还是知道了苏清雅和白依灵的事,于是在知道之后。连学业也不管了,直接就冲了回来!

他只想见她!

“我已经忘了。”

夏晴天忘不了当初自己被叶以深丢进狗笼之后叶星悦为了自己承受了一切,也不会忘记他为了自己付出的一切!

其实在那个时候,夏晴天是真的希望叶星悦可以将自己救出她以为的人间炼狱的!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她已经准备要和叶以深离婚,如果这个时候再将叶星悦拉下水,未免有些太过分。

所以只能装作云淡风轻,像是长辈一样说道:“你大哥要你在国外好好的念书。你就不要总回来。”

“你知道我回来的目的只有一个!晴天,你难道真的以为仅仅依靠你自己就可以离开叶家,离开我大哥吗?你需要我!”

叶星悦的最后一句话,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他很担心夏晴天到头来根本不需要自己,所以先入为主的说了这样一番话。

“就算我离开叶家需要靠别人,那个人也不是你!”夏晴天最终还是说了这样一句狠话。

她并不想破坏叶家兄弟之前的感情。

“晴天,是因为我也姓叶吗?”叶星悦却像是根本不相信夏晴天的话,直接就上前抓住了她的手腕:“我知道你早晚要和大哥分开的。我愿意为了你放弃整个叶家!”

“叶星悦!”夏晴天一把将他的手甩开,然后忽然想到什么,问道:“你是不是偷偷跑回来的?我这就打电话给你大哥!”

“你打,干脆就让大哥把我打死算了!”

夏晴天挣脱开的那一瞬间,叶星悦觉得自己的心都凉了!

顿时脸上的所有神情都暗淡了下去。

叶星悦是一个十分明朗的人,脸上总是带着笑意,给人一种阳光青春的感觉,虽然夏晴天和他差不多大。却总能被他的青春感感染到。

见他的神情暗淡,夏晴天也于心不忍,而且刚刚的话也不过就是为了吓唬一下叶星悦让他回去的手段。

站在原地没有动,夏晴天就继续苦口婆心的劝道:“为了我不值得的,你以后会有大把的选择,而且……我和你大哥的感情很好!”

为了让叶星悦死心,夏晴天直接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叶星悦却一个字都不相信。

直接打开了电视,顿时上面就浮现出了白依灵的脸。又过去快两天了,白依灵怀孕的热度还没有下去。

反而持续高涨!

而且白依灵去海边别墅还被偷拍到,就有人宣称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一位富豪的孩子。

其实也不用宣称,叶以深的确是以为超级富豪!

虽然电视里没有明确说明这个人到底是谁,但是叶星悦和夏晴天都清楚,是叶以深。

微微侧头,夏晴天眼中闪过了一抹悲切,随即就掩盖了下去,平静的反问道:“你给我看这个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白依灵,也知道大哥和白依灵的一切,更知道他对白依灵的感情!晴天,你竟然和我说大哥和你的感情很好?如果真的很好,难道他还会和白依灵纠缠不清吗?”

叶星悦说的,也是夏晴天想的。

她沉默了一下,说道:“这是自己和你大哥的家事,你不用多管。”

“夏晴天!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女孩,也会是最后一个!我想带你走并不是想得到你,只是想带你离开这里。”看着夏晴天脸上憔悴的神情,叶星悦觉得自己心也都憔悴了起来。

夏晴天在他记忆中就算狼狈,一双眼睛也是带着神采,仿佛任何事情都不能将她打倒,带着一股倔强!

如今她却总是和自己闪躲,拒绝与自己眼神对视!

听到叶星悦这样说,夏晴天心跳不由的就加速了一些。

她是真的想离开。

叶星悦说的没错,只依靠她自己的能力,肯定不能摆脱叶以深。就拿眼下来说,叶以深不仅不和她离婚,而且还不断的干预她的生活。

握紧了双手,夏晴天良久之后才吐出了一句话:“可是你的实力,够吗?”

“你答应了!”叶星悦的眼中顿时就闪过了一丝的光彩。

他最近这么的安静就是在不断的去成长自己,想让自己有能力保护夏晴天。

这些日子他已经在国外背着叶以深建立了自己的圈子,完全可以把夏晴天带走!

“放心。我有办法给你你想要的自由!”

“你确定不会影响到你和叶以深吗?”

“不会的!”叶星悦哪想的到以后那么远,眼下他就只想带夏晴天远走高飞:“晴天,那我们现在就走,趁着他还没回来!”

“不,现在还不能走!”

虽然现在跟着叶星悦出去就可以得到自由,但是夏晴天并没有忘记白帝!

白帝还在等着她去救,等着她发现书房的秘密,她绝对不能就这样离开!

“为什么?”叶星悦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以为夏晴天还是不肯和自己走,刚刚的话只是为了缓和自己的情绪,就激动了起来:“错过了现在,以后就没有那么好的机会了!”

“我,放心吧,叶以深不会这么快回来的,只不过在走之前,我有意见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她一定要把白帝带走!

不然她离开之后。谁来救白帝呢?

况且自从叶以深知道了她已经知道白帝的存在之后,白帝就没有再出现过,夏晴天很担心是不是叶以深对他做了什么!

想着,夏晴天的语气更加的决绝:“我现在真的有事情不能离开,很重要的事情!”

“比……你的自由还要重要吗?”

“是!”

夏晴天想到白帝那温柔的脸和语气之后,不假思索的就点了点头。

况且她已经答应了白帝,怎么能食言呢?

“那你能告诉我是什么事吗?”

“……”

夏晴天很想追问叶星悦到底知不知道叶家的秘密,知不知道那个和叶以深长的一模一样的叫白帝的男人!

但是想到之前问过这个问题。叶星悦一脸茫然,就知道他根本不知道。

而且当初还被怀疑精神有问题!

于是夏晴天就选择了沉默。

好在叶星悦没有强迫她,只是叹了口气,说道:“既然你不愿意说,我就不问了,但是你一定要答应我,不管你有没有和我一起离开,有没有和我在一起。都照顾好自己。”

他不忍看夏晴天像花一样枯萎。

“好。”夏晴天眼睁睁的看着叶星悦的手伸向自己,下意识的躲避了一下,然后为了掩饰尴尬,直接就跑上了楼!

叶星悦的手就这也僵硬在了半空中,然后叹了口气。

就在他惆怅的时候,电话的铃声划破了叶家的寂静。

叶星悦伸手将电话接了起来,然后就听到了叶以深有些恼怒的声音:“王管家,夏晴天呢?手机为什么到现在还关机?”

“王管家不在。”

叶星悦的声音直接就被叶以深辨认了出来:“星悦?”

“大哥。我回来了。”

“你回来干什么?”叶以深想到自己弟弟又从国外跑回来就觉得很是头痛!

最重要的他竟然还不知道这件事!

方毅是不想干了吗?

“大哥,我在国外都听说了你的好事。”叶星悦看了一眼电视里还在播放的新闻,就追问道:“白依灵已经回来了,为什么你不放过晴天?”

“你就这样和我说话吗?况且谁允许你这也叫自己的嫂子?难道是上次是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吗?”

叶以深顿时声音就要暴怒。

他原本以为叶星悦不过是一时的新鲜,安静了这么久,早就将夏晴天置之脑后了。

如今看来,夏晴天的还真的是魅力无穷!

“你没有离婚就让白依灵怀孕,而且外面的媒体也都在播报。事到如今你还不娶白依灵,让晴天如何自居?以后你又想让晴天如何自处?难道你还想一夫多妻吗?大哥,你想我怎么和你说话!”

叶星悦的话让叶以深就想到了夏晴天,两人说话的语气和态度倒是如出一辙!

不过对待叶星悦现在叶以深并没有什么耐心,一想到他和夏晴天共处一室,叶以深就感到了深深的危机感。

好不容易让夏晴天不想跑路了,叶星悦一来,岂不是所有的努力都要白费?

于是并没有回答叶星悦的道理。而是直接做了一个决定:“我会让人去接你了,现在就把你送回去!如果你配合的话就少受一下皮肉之苦,要是不配合,我介意这次把你的两只胳膊都卸了!”

叶以深的话丝毫没有威胁到叶星悦,他直接就把电话挂断。

伴随着电话的挂断,王管家从外面走了进来,刚刚叶星悦一回来就说自己想吃外面的东西,把王管家支走了。

要是王管家,估计事情也不会发展到这样的地步了。

如今王管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想着要让两个少爷缓和一下关系呢!

这边的叶以深,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切身的体会到了什么叫焦头烂额。

直接就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边换衣服,一边给方毅打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就劈头盖脸的呵斥道:“你死到哪里去了?叶星悦回来难道你都不知道吗?”

“啊,我,我没有接到消息啊!”

“我不是安排你跟着夏晴天吗?难道他进别墅你都不知道吗?”

“主子,您是安排我跟着白小姐,让我随时保护她不被媒体狗仔骚扰。”方毅更加委屈了。

“……”

难道自己忘记派人跟着夏晴天了?

靠!

忍不住就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然后有些庆幸幸亏夏晴天没有偷偷溜走。

“去让人把叶星悦带走,不走就打昏带走!我现在立刻就回去!”

“是。”

方毅这个关头可是不敢啰嗦,虽然不知道二少爷又了什么闯祸,但是听语气,就知道不是小事。

挂断电话之后,叶以深紧接着就给琳达打了电话。

还没等他说话,琳达就知道叶以深是为什么来的了,直接就说道:“白依灵的新闻是不能撤掉了,现在个时代,这样一个爆炸性的消息,谁都压不下去!”

“压不下去也要压,你是以后的一年里都不想放假了吗?”叶以深咬牙切齿的说道:“事情已经这么多天了,早就已经过了热度,只要再找一个大新闻就够了。”

叶以深还是深知娱乐圈的道理的。

“我的大老板。你就把我开除了,我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啊!我总不能捂住这些网民的眼睛耳朵,不让他们看不让他们听吧?”琳达在电话那旁叫苦:“还大新闻,现在有什么大新闻能盖过这件事的热度?微博热搜第一!”

“我现在就回去。”

叶以深只想让这个消息别再天天挂在网上。

毕竟他看了心烦,夏晴天看了肯定更心烦!

如今有多了一个叶星悦,原本之前兄弟两人就闹了一些不愉快,让自己的在他心中的形象崩塌,要是再这样下去。他这个长兄为父也不用当了!

又打出去了几个电话,叶以深就已经收拾好准备离开,快要走出去的时候却被人拦了下来:“叶少,您现在还不适合离开,不然那两个人以后还会出现的!”

“我处理完事情就回来。”

叶以深去意已决,当然不会听劝阻,直接就走了出去。

叶家。

夏晴天还找不到叶以深已经要回来了,还在苦苦的思考要怎么进去比较迅速。

翻窗?

飞檐走壁?

思来想去。貌似还是只有她自己撬锁进去比较现实。

去拿手机的手机才想起来昨天关机之后就一直放在枕头下面,自从怀孕之后她就不经常玩手机了,毕竟有辐射,所以一天没拿着手机,也没觉得有什么不自在,并没有发现。

将手机开机,就收到了未接来电的短信通知,从昨晚到现在整整一百多个……全部都是叶以深打来的!

夏晴天的眼角抽搐了一下。他难道不用做其他事情,只顾着给自己打电话吗?

看了一下时间最早的也是一个小时前的了,于是夏晴天估计叶以深找自己也没什么事情,就忽略了这些短信,继续搜索开锁的技巧。

这么做的结果就是,等夏晴天睡着之后,梦里都是关于怎么去撬锁。

第二天醒过来她觉得有些头痛,晚上的梦中她忙碌着开了无数个门锁。累的要死,看来真的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最重要的梦到的还不能成真!

简单的收拾一下就打开门准备下楼吃饭,人家怀孕都是没有食欲,但是她却十分的有胃口,比之前能吃多了!

叶以深家里唯一让夏晴天觉得美好的东西可能就是他们家的早餐了,应有尽有,像是自助餐厅。

拿起了小笼包和蒸饺,然后不紧不慢的给自己倒上了一碟子的醋,正准备开动就听到后面有人叫自己。

“晴天。”

这声音……就算不回头夏晴天也听的出来是叶星悦。

眼角抽搐了一下,回头看到了他那张一看就没怎么睡好的脸,不自然的笑了笑:“吃早餐吗?”

“当然,不过时差让我现在没有什么胃口。”说着他的眼神就落在了夏晴天面前的盘在里:“但是看到你的早餐忽然又觉得很饿,我可以吃你这份吗?”

虽然夏晴天想说不可以,但是转念一想这里是叶家,叶星悦怎么说也是叶家的二少爷,她完全没有理由不让他吃叶家的早餐,于是就点了点头,自己默不作声的去拿第二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