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想带她走,门都没有/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着,拉着夏晴天就走。

这个时候夏晴天清楚的听到陈晓芬的冷笑,和夏成雄的叹息。

为什么叹气?是对自己失望吗?

她也想叹气,她也对这个家已经彻底失望。

车子行驶在路上,叶以深侧头看着她,然后把车速慢下来,问道:“在想什么?”

“夏家亏欠你的,我都会还的。”

“你什么时候都还不清的,而且也不应该你还。”叶以深真的开始后悔,不应该去夏家的。

原本他是想好好的表现一下,赢得夏晴天回心转意的,现在看来像是适得其反。

“如果不是我,你根本就不会把钱给他们。”夏晴天的脸色有些淡漠。

要怨就怨她身上流着夏家的血吧。

叶以深没有再说话,如果能因为这件事让夏晴天留在自己身边的话也好。

只要能让她留在自己身边。

殊不知,夏晴天已经想好,离开叶以深之后定期打钱给他。

叶以深将夏晴天送到家门口说道:“我要去处理一些事情。等我回来。”

他要去把白依灵的事情做一个收尾工作。

夏晴天也不知道听到没有,就胡乱点了点头,然后失魂落魄的走了进去。

看着她的背影,叶以深握紧了方向盘,等这些事情都尘埃落定,他肯定不会让夏晴天再受到半点伤害!

想着,驾车疾驰而去!

回家之后的就看到了叶星悦,夏晴天淡淡了点了点头,就想上去休息一会儿。

去夏家之后,她觉得身心俱疲的。

欠叶以深的一笔账还没还清,又来了一笔。

这个时候,叶星悦却喊了她一声:“晴天,你是不是不舒服?”

因为夏晴天的现在看起来的确是有些不太好。

夏晴天刚想说没事,忽然胃中一阵翻滚,然后就冲到洗手间开始吐,原本她在夏家就没吃什么东西,顿时就吐了干干净净。

吐完之后还是恶心,硬生生的要把胃酸都要吐出来。

叶星悦在旁边看着,措不及防的问了一句:“晴天,你是怀孕了吗?”

一句话,让夏晴天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是看出来什么了吗?

喉咙动了动,都是酸涩的味道,夏晴天一边漱口,眼神一边转动想着怎么解释。

把水吐出来,夏晴天也吐出了两个字:“没有。”

“真的吗?”叶星悦却不相信。

他觉得夏晴天对叶以深态度转变,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以深威胁夏晴天的可能性虽然有,但是也不至于夏晴天背后也不敢说,思来想去,叶星悦觉得最有可能的就是夏晴天怀孕了!

原本只是一个猜想,在看到夏晴天吐的时候,他直接就问了出来。

“如果我怀孕了为什么还要离开叶以深?”夏晴天的手有些汗流出来,手心都湿了。

她不是不信任叶星悦,实在是因为叶星悦的身份……身为叶以深的弟弟,他真的会替自己保密吗?

为了保险,夏晴天还是选择了隐瞒。

“可是你为什么会吐?”

“可能是胃不舒服吧。”夏晴天反问道:“难道吐就是怀孕吗?”

一句反问倒是打消了叶星悦的怀疑,他也轻松了一些。

毕竟他到现在都还认为自己和夏晴天有可能。

还想说什么,夏晴天却借口不舒服,直接就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夏晴天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加速了,刚刚叶星悦为什么会这么问?

难道只是看到自己吐。所以才会这样问吗?

将手心上的汗擦在被子上,夏晴天觉得进书房救白帝的事情更加紧迫了!

正在想着,敲门声忽然响了起来,顿时夏晴天就又吓出了一身的冷汗,然后就听到了叶星悦的声音:“还好吗?厨房正好还有粥,我给你端上来了一碗。”

“不用了。”刚刚说完,夏晴天就的肚子就叫了起来。

她最近总能给是犯饿。

“我只是送完粥,你担心什么呢?”叶星悦也不肯离开,于是思考了一下,夏晴天就打开了门。

不过开门的时候还是有些紧张,他真的没有发现什么吗?

夏晴天调整好神情,将门打开了一个缝隙看着门口的叶星悦,说道:“谢谢。”

她小小的脸,下巴更加的尖了,好像比前两天回来看到的她更瘦。

叶星悦忍不住就问道:“我可以进去吗?”

问完之后才觉得有些失态,赶忙有说道:“我就是问一问!”

“进来吧。”夏晴天却不想他这么的难堪。

而且叶星悦对她真的不错。

顿时,叶星悦就像是得到了特批一样,眼中的神情欢呼雀跃,不过表面上还是很淡定的。

在他看来,女人都喜欢稳重的男人。

夏晴天的房间有种好闻的气味,不是香水香薰,更像是她自己身上的气味,让人浮躁的内心都安定了下来。

叶星悦觉得要是夏晴天去当心理医生,肯定会是一个很好的安抚者。

“星悦,我有事情想和你说。”夏晴天察觉到叶星悦的眼神在乱看,就一边喝着粥,一边开了口。

“嗯?”叶星悦回过头来,一脸的茫然。

“我把你当做朋友,而且你的人也真的很好。你知道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吧?我的成长没有父母,也没有兄弟姐妹,唯一的朋友就是清雅……算了,不说清雅。”

哪怕清雅的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提起她,夏晴天还是觉得有些伤感。

整了整心情,夏晴天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亲情是很重要的东西,我从小就缺失,不想你因为我的缘故失去你大哥。”

见夏晴天如此为自己着想,叶星悦心中一动,反问道:“如果我不是叶家的人。你和我是不是有可能呢?”

“可是是。”夏晴天不想给叶星悦什么朦胧的希望,他还年轻,未来还有大把的好时光。

“但是大哥有了白依灵,你和我在一起我可以给你幸福,难道不是最好的选择吗?”

叶星悦的话让夏晴天嘴角抽搐了一下,这是什么逻辑?

果然是在国外读书读多了,价值观都不一样了吗?

夏晴天的劝导让叶星悦更加的觉得她善良,处处为别人着想。心中的痴缠更加重了几分。

“你可能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我是说……我不想和叶家以后有任何的纠缠,而你以后也会遇到更好的选择。”夏晴天可以肯定,即便叶以深厌倦了她,也绝对不会让她染指叶星悦的。

叶星悦是一个很美好的男孩子,也许是长时间生活在叶以深制造的乌托邦,夏晴天觉得他有些幼稚。

其实叶星悦在其他方面不这样,只是单单在面对夏晴天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流露出内心最深处的想法!

“……”叶星悦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夏晴天,这让夏晴天有些迟疑。

她刚刚不会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吧?

难道伤害到了叶星悦的幼小心灵?

正想着,就听到叶星悦开口说道:“没关系,我只想帮你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罢了。”

他的话让夏晴天感到一阵放松,看着夏晴天的侧颜,叶星悦想到了一句话:我是爱你的,你是自由的。

能为了她的未来做些什么。也值得了!

起码,她不会忘记自己。

叶星悦的情商其实还是很高的,直接就拉开了话题,说起了自己的国外的生活。

夏晴天对国外虽然没有特别强烈的期盼,却也有些好奇,两人顿时就聊了起来。

聊着聊着叶星悦忽然拿出了手机,说道:“你演的电视剧上映了,我已经追着看了好久,怎么还没有你的戏份啊?”

“我原本的设定就是女三号,戏份会在后面一些。”夏晴天一直被白帝的事情困扰着,都没有注意到《倾城》已经上映了。

“等你大火了之后,我在国外就也可以看到你的演的电视了。”

叶星悦的话让夏晴天有些淡淡的心酸,如今她已经和韩晓解约了,以后到底会不会继续在娱乐圈混下去还是一个未知数。

不过并没有和他说太多负面的情绪,而是笑道:“你们国外也会看国产剧吗?”

“看的不多,不过有优秀的也会看,那个《倾城》的男主演,叫秦亦朗的,在我们那里就很有人气。”

叶星悦的话倒是让夏晴天不由的笑了起来,毕竟她已经把秦亦朗当做是好友,听到他发展的这么好,也是衷心祝福的,不由的打趣问道:“你也喜欢他吗?我可以帮你要一张签名送给你。”

“不,我还是比较看好你!”

两人说笑着,然后就听到了来门声,顿时谈笑的声音戛然而止。

叶以深赫然站在门口。

原本处理好事情的叶以深的心情还是不错的,但是一回来就知道叶星悦和夏晴天独处一室,好心情瞬间就没有了。

特别是站在门外都能听到他们两个人的说笑,叶以深的心情更是差到了极致!

“啊,星悦来给我送饭,刚刚过来没多久。”

夏晴天还算了解叶以深,他现在的神情分明就是生气。下意识的就开口解释了起来。

“没多久吗?”叶以深皮笑肉不笑的反问道。

叶星悦的心中一紧,看了夏晴天一眼,为了不牵连她,就点了点头,说道:“是,而且也没说什么。”

“叶星悦,出来。”

他觉得有些嘲讽,叶星悦和夏晴天坐在一起。倒是像情侣一样!

此时的解释更像是欲盖弥彰,恨不得直接将叶星悦丢出去!

叶星悦深深的看了夏晴天一眼,然后起身和叶以深走了出去。

夏晴天顿时就站了起来,叶以深不会为难叶星悦吧?

虽然叶星悦是叶以深的亲生弟弟,但是叶以深对他也没有留什么情面!

相反,上次她被丢进狗笼里,叶以深对叶星悦简直是残酷!

虽然之前叶以深怀疑她勾引叶星悦的时候对她更加的残忍,但是一想到叶星悦是来找自己被叶以深发现的。夏晴天就有种深深的愧疚感!如果叶星悦真的因为这件事别叶以深惩罚,她的良心上绝对过不去!

想着,直接就打开了门。

这个时候叶以深坐在书房的椅子上,看着叶星悦一言不发。

叶星悦虽然总觉得自己已经是一个大人了,这些日子也做了自己的发展,可是被叶以深这样看着的时候,仿佛一切都被看穿了。

扬起了脖子,和叶以深直视着。叶星悦嘴硬的说道:“难道晴天和我说句话都不可以吗?”

“她是我的女人,谁许你这样叫她?”叶以深眯了眯眼睛,反问。

“你还知道她是你女人吗?那你把我叫过来干什么?是不相信她,还是不相信我?”

“叶星悦,不要以为你也姓叶就可以这样和我说话!”

叶以深真的很怀念之前那个乖巧听话的弟弟!

“我说话你听过吗?之前我说我和晴天什么都没有……”

“不许你这样叫她,叫嫂子!”叶以深直接就打翻了身边的墨水,黑色的墨汁就随着地毯开始流淌。

这吓了叶星悦一跳,他深呼吸了一下。并没有妥协,而是继续说道:“当初我说晴天和我之间什么都没有,你不相信,折磨她,虐待她!如今你又怀疑我们两个之间有什么,是不是又要对她做什么?”

“滚!”

叶以深真的是没办法接受叶星悦现在的模样。

难道这是传说中的叛逆期吗?

可是叶星悦这个叛逆期未免来的有些太晚一些了吧……

“我走可以,但是我走了,你又要对晴天做什么?上次把她丢进狗笼里。这次呢?丢到深山野林里去吗?”

“如果你再不闭嘴,我会把你丢到深山野林去!”叶以深这话显然不是威胁,而且忠告。

他这样说,就代表他已经开始这样想了。

叶星悦却憋着一口气,想为夏晴天争到一个所谓的公平:“她跟着你多少次命悬一线?淹死也好,饿死也罢,当初你心里住着的是救你的女孩,如今你不需要那个女孩了。白依灵回来了,你心里什么时候有过夏晴天的位置?”

叶星悦的话让叶以深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对待夏晴天的诸多画面就想是走马灯似得闪现在自己面前,叶以深一直不愿意去直视这段回忆,却因为叶星悦的话不得不直视。

他的确是亏欠夏晴天太多了!

所以,他才会想用一辈子去偿还,一辈子的爱。

叶星悦知道当叶以深一直找的那个女孩就是夏晴天,见叶以深的神情不断的变换,就更加没有说出来的打算了。

说不定他大哥这次意识到自己做了那么多伤害夏晴天的事情之后。就会想通放她走了!

但是显然,他的想法只是一个美好的想象,叶以深看了他一眼,直接伸手拨通了一个电话:“喂,替叶星悦办理休学手续。”

“什么?”

叶星悦顿时就瞪大了眼,他在进入这里的时候已经做了最差的打算了。

他甚至想好了被叶以深毒打一顿然后送走,但是唯独没想到叶以深竟然要他休学!

“把你送过去了那么多次你都自己跑回来,既然这么不喜欢那个学校就暂时不用去了。”叶以深说着看了他一眼,只是瞥了一眼,并不是正眼看,然后继续对电话那边说道:“联系军校,把他送过去。”

送到军营里,他倒是要看看叶星悦要怎么跑出来,这一把硬骨头打不打的碎!

“你,我不去!我要上学!”叶星悦毕竟是做弟弟的,顿时就被叶以深的这个决定弄的乱了心神。

“上学?我倒是没看到你哪里好好上学了,要是你在军校表现的还可以我就尽早让你回去,要是还是这样,就不用回去了!”

叶以深也没有真的想让叶星悦失学,只是想吓唬吓唬他,给他一个教训!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弟弟,他还不至于这么的狠心。

“你,你永远都只关心自己!”

“所以呢?”叶以深懒得和他解释那么多,直接就挥了挥手:“方毅马上就会来接你了,有什么想收拾的收拾一下带走。”

“我不走!”

叶星悦知道,一旦进入军校,他就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出来了。

他还要带夏晴天离开这里呢!

“你觉得叶家是我说的算,还是你说的算?”叶以深看了他一眼,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这个时候,夏晴天在门口喊道:“叶以深,叶星悦和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你不要迁怒他!”

书房的隔音很好。夏晴天在门口听不清里面到底在说什么,但是还是可以隐约听到争执的声音。

一着急,她就在门口一边敲门一边喊道。

叶以深顿时就更加生气了,瞪了叶星悦一眼,说道:“如果你不想让她受苦,就老老实实的从我面前消失!”

他这话当然只是威胁,他现在万万舍不得对夏晴天做什么的,却成功的吓唬到了叶星悦。

“出去。”

叶以深不紧不慢的敲了敲桌子。这个时候,叶星悦开口道:“大哥,我对晴天其实真的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不管是谁,过这样的生活,我都会想救她离开的。”

一句话让叶以深冷笑了一声:“什么时候我需要你来给我讲这些没用的道理了?”

叶星悦是退而求其次,缓和一下叶以深的情绪,叶以深怎么会看不出来?

叶星悦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无用,只能选择了默默的开门走了出去。

在门打开的瞬间。夏晴天赶忙询问道:“星悦,那你怎么样?还好吗?”

叶星悦考虑到叶以深刚刚说的话,又想到了叶以深现在还在看着,于是低着头就从夏晴天身边走了过去。

见状,夏晴天一皱眉。

不过看到他好端端的,也就松了口气,只要叶以深没有又残暴的卸掉他一个胳膊就好!

这一切叶以深都看在眼里,原本就不好看的脸色更加阴沉了。看着夏晴天说道:“你进来!”

夏晴天是拒绝的!

虽然这些天她一直想进去,但是绝对不是叶以深在的时候进去!

见她站在不懂,叶以深就说道:“那你想我过去把你拉进来吗?”

顿时夏晴天就老老实实地进去了。

进去之后还小心翼翼的关上了门,却并没有关严,而是留了一个门缝,以防等会儿叶以深对她做什么的时候无处可逃!

看到了她这个小动作,叶以深十分的不屑一顾,她以为这样就能逃出自己的手掌心吗?

“我不管叶星悦对你说了什么。但是我觉得你最好还是不要太相信他,毕竟他就是一个孩子。”

虽然夏晴天也把叶星悦当做一个小孩子,但是叶以深这样说,她不由的就想到她和叶星悦年龄相仿。叶星悦在他眼里是个孩子,难道自己就不是了吗?

眼神一边偷偷摸摸的在书房里打量,夏晴天一边敷衍的点了点头:“你之前警告过我的话我都还历历在目,全部记在心里,不会和他关系太亲密的!”

之前?

叶以深就想到了刚刚星悦也提过的,他怀疑夏晴天勾引叶星悦,从而对她开始惩罚。

深呼吸了一下,拿起了面前的钢笔开始把玩,同时说道:“我是说不要指望他能带你离开!”

“我只指望我自己。”夏晴天抬眼,就和叶以深对视上:“我和叶星悦也不过是寒暄了两句,不觉得这有什么过错!”

她说这话其实是想帮叶星悦开脱的,却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我已经把他安排去学校了。”在叶以深看来,军校也是学校,而且更适合现在的叶星悦:“以后你都不会看到他了。”

“哦,没事我就现在走了。”

夏晴天知道叶星悦没有事也就松了口气,虽然他不能给自己一些帮助,打死你人没事就好!

见她是这个反应,叶以深还是很满意的,毕竟他的女人要是总对其他男人关心,才是会让他苦恼!

晚上。

叶以深连夜将叶星悦送走,为了让他死心,根本就没有让夏晴天来送他!

叶星悦上车的时候恨恨的看着叶以深,低吼道:“如果你还是一个男人,就不要伤害她!”

“我的女人比你清楚我到底是不是男人,而且也轮不到别人关心我会不会伤害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