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事情的真相/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叶以深是真的醉了。

在亲吻夏晴天的时候,就有种错觉,仿佛是那天他被下药的时候,浑身的热找不到出口,最后等来了那个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姓名的女人!

叶以深是醉了,但是他的本能还在,他一瞬间,好似又回到了那一天晚上!

之前他吻过苏清雅,看过夏薇薇,但都不是记忆中的感觉!

他的身体和最深处的记忆是不会撒谎的,就是这个感觉!

他猛然睁开看,却看到了瞪着一双水汪汪大眼睛的夏晴天,顿时有一丝的清醒。

夏晴天看出了他眼睛的中那一抹明亮,更加坚信了心中的想法:叶以深这家伙绝对是在装醉!

想到这一点,顿时就有些恼火,难道他是在耍自己吗?于是直接就想挣扎着起身,叶以深当然不肯,就半醉半醒的贴近了她。说道:“晴天,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秘密?

关于叶家的吗?那岂不是就是白帝背后的秘密!

顿时,夏晴天就不动了。

叶以深很是满意,就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将夏晴天抱在怀里,然后缓缓的开口:“我一直在找一个救过我一命的女孩,我不知道她是谁,她来的很突然,离开的时候只留下了一个写有X的耳环,我找了她很久很久……”

顿时,夏晴天的心跳都加速了。

X的耳环……救命恩人……

夏晴天顿时就联想到了那噩梦的一天,也正是那一天,夏晴天失去了处、子之身,此后开始遭受叶以深的摧残。

是巧合吗?还是就是那一天?

夏晴天忍不住,就追问道:“是在车里,她,她……那天的你是不是被下了药?”

“嗯。”

已经有些被酒精麻痹大脑的叶以深并没有纠结为什么夏晴天会知道这些,并且还这样问,就淡淡的回应了她一个字符。

但是这一个‘嗯’字,却像是掏空了夏晴天的整个身体。

是他,竟然是他!

现在回想起来,难怪叶以深会知道苏清雅,苏清雅说的种种……也难怪最后顾微微能得宠,都是假的,这两个人都是自己的替身吗?

老天,为什么要这么捉弄自己!

夏晴天对那晚的那个人是怨恨的,觉得不是他,自己也不用在嫁到叶家之后遭受这么多。

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找到那个,就算找到,也绝对不会原谅他!

可是这个人为什么会是叶以深?

从一开始,他要找的就是自己吗?

夏晴天的心思顿时就乱了,她不知道自己要问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能问什么,被叶以深抱的越来越紧之后才问道:“为什么找她,你喜欢她吗?”

“我曾经以为她喜欢她,后来发现,我只喜欢你。”

他这话倒是不像假话,只是在夏晴天听来就颇为不是滋味。

可是那个‘她’就是夏晴天自己啊!

造化弄人,原来自始至终,她就只有过叶以深一个男人。

如果一开始她知道了真相,和叶以深说清楚,会不会后来事情也不会发生到如今这样?

但是后悔并没有用,世上没有后悔药,从一开始,她就错了。

叶以深,也是错的……

见身边的夏晴天不说话。叶以深就吻上了她洁白的脖颈,仿佛要将她揉进自己的骨肉里一般:“晴天,我只爱你,一辈子。”

夏晴天依旧没有说话。

这件事给她的刺激太大了!

最重要的是她想到了苏清雅,她原本以为苏清雅真的和叶以深有过一段交集,如今看来苏清雅分明就知道真想,却想霸占自己的生活……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夏晴天根本不知道要如何接受这件事情!

就在夏晴天彷徨的时候,叶以深已经褪掉了她的衣物,然后熟练的动作起来。

“不!”夏晴天忙回过神,可是已经晚了,叶以深就用自己的唇,堵住了她接下来的话。

夏晴天拒绝叶以深的有理由的,她肚子里还有孩子,她想到叶以深每次都那么激烈,而她还在养胎,顿时就有些慌张。

可惜,叶以深现在浑身热,不比那日被下药的时候好到哪里去,夏晴天的制止他根本就听不进去。

轻车熟路的动作起来,叶以深低声说道:“我会很温柔的。”

“叶以深,不可以!”

一瞬间,夏晴天仿佛想到了那一晚。

在车上,也是任凭她怎么挣扎都没有用,叶以深就这样蛮横的霸占了她的身体。

想到那晚,夏晴天的身子就紧紧的崩了起来!

那晚对她来说,至今都是噩梦。

叶以深刚刚进去,就被夏晴天身体的反应给弄了一个激灵,差点缴械投降。

同时,也有些疼痛。

一只手摸着她的头发,语气里有些哄骗的意味:“晴天听话,不管等会儿你说什么我都答应。”

夏晴天对此无动于衷。

她的第一次都给了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却对自己丝毫不温柔!

只是心理排斥,身体也是诚实的,伴随着叶以深的动作,夏晴天的身子就渐渐的软了下去。

她紧紧的握着床单。然后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就瞪着叶以深。

夏晴天见叶以深已经开始,知道想让他现在离开是不可能的了,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只能选择妥协:“你能不能温柔一些?”

叶以深只是醉了,还不至于耳背,立刻就把动作放的轻缓了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缘故,夏晴天觉得自己的身体格外的敏感。

只是想到刚刚叶以深说的真相,夏晴天心中觉得恼怒,就不让自己发出一点的声响!

“怎么不叫出来?”叶以深附在她的耳边。呵气如兰的问道:“是我太温柔了吗?”

“不!”

夏晴天可不想他动作太大力!

叶以深张口喊住了她的耳垂,夏晴天的身子就抖了一下,身下也更加紧致了一些!

还在她体内的叶以深感觉的清清楚楚,顿时就浅笑了一声:“那就喊出来,嗯?”

“不!”

这两者,夏晴天都是拒绝的!

只是伴随着叶以深的动作,她实在是有些不能忍受,总有断断续续的声音漏出来。

殊不知,这样的声音。是最诱惑人的!

叶以深不知道夏晴天怀孕,所以又是一阵折腾,等到夏晴天眼角都泛起了泪花才算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的叶以深酒已经醒了,却还故意装成醉酒的模样死死抱着夏晴天,喃喃自语:“晴天,遇到你之后我才明白什么叫爱。”

夏晴天顿时就迟疑了一下,然后咬紧了牙关,反问道:“那白依灵呢?”

“我曾经想占有她,而如今。我只想你快乐。”叶以深觉得这可能就成长吧。

身边的夏晴天有着她独有的味道,叶以深原本就一夜没有休息好,在加上酒精和刚刚运动的作用,顿时他就困了。

用鼻尖慢慢的摩挲在她的锁骨。

“叶以深!”

夏晴天原本是不想说的,但是想到他现在还醉着,再加上刚刚的愤怒,她就气鼓鼓的说道:“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所以你一直以来都是一厢情愿!”

其实这话在叶以深清醒的时候夏晴天是万万不敢说的。

如果不是想到自己的初夜是被叶以深夺走,夏晴天也许也不会说出这么决绝的话。但是两种情况在一起,她为了出气,忍不住就说了。

叶以深的动作顿时就停滞了一般,夏晴天的话像是自动循环一般不断的回响在叶以深的脑海里。

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一直以来都是一厢情愿……

握紧了手,然后不再言语。

夏晴天以为他是睡着了,就撇了撇嘴,幸亏他现在是醉酒状态,不然听到自己这样说,早就炸毛了吧?

其实夏晴天根本就没有记着,权当是出气的气话了。

小心翼翼的从叶以深的怀抱中起来,夏晴天就下床走了出去。

在门关上的瞬间,叶以深就睁开了眼。

他的眼神里没有一丝的情感,仿佛没有任何感情一般,默默的拿出了自己柜子下的烟,淡然的看着烟雾渐渐在眼前弥漫开。

然后就将手中的烟带着火光涅灭在了自己的手心之中,心痛到连自己掌心的痛都彻底忽视。

夏晴天全然不知自己刚刚做了多么愚蠢的事情,就是路过书房门口的时候顿了顿脚步,然后想到叶以深在房间,就没有做什么。

毕竟被叶以深发现了,自己肯定是要掉层皮!

也许是这个时候会让人觉得心浮气躁的,每个都有着自己的烦心事。

叶以深有,夏晴天有,叶星悦有,包括在病房中的白依灵,也有。

白依灵那天特意找人拍了照她和叶以深一前一后进入到医院的照片,然后就眼巴巴的等着热搜和头条!

可是等来等去,别说头条了,就算是一个小小的报道都没看见。

这是怎么回事?

白依灵觉得这件事很蹊跷,于是就拨通了那个狗仔的电话。

在电话接通前,她甚至怀疑是那个狗仔不靠谱,没有拍到照片,为了钱却没有告诉自己!

可是听着狗仔的解释,她的一颗心就慢慢的沉了下去。

叶以深的手段十分的强硬,现在关于白依灵的消息已经没有媒体敢接手了。

毕竟白依灵这段时间热度也已经过去了,为了这个已经不怎么有爆点的新闻得罪叶以深,实在是个不明智的选择!

所以那个狗仔也很是委屈。他还以为能靠着这个新闻大赚一笔呢!

结果根本没人敢买,于是就直接说道:“那些照片还在我手里,我这就发给你。”

“不用了!”白依灵咬牙切齿的,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这个时候一直在她身边坐的经纪人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依灵,说句实话,我觉得不靠叶以深你也是豪门,没必要一直炒作。很多剧本等着你去挑选,但是你从回国之后没有任何的作品!”

“我当然知道!”白依灵原本就烦,听到这话就更加的心烦。干脆就说道:“不如我就退圈好了!”

“你在说什么?”

她经纪人顿时就站了起来,看着她有些恨铁不成钢:“你,就算你想嫁给叶以深,也总要他愿意吧?如今这样,难道你想成为那个连着生了好几胎却连一个结婚证都换不到的女星吗?”

虽然没有说明是谁,但是白依灵顿时就知道经纪人想说的是谁,抿起了嘴,说道:“以深不会这样的,只要我把孩子生下来。他绝对会娶我的!”

“但愿吧。”

经纪人简直气的要死,虽然白依灵一直是她的王牌,她靠着白依灵也很吃香,但是如今白依灵这样的状态,让经纪人不由的就开始想下一个力捧的对象到底是谁!

和她说不通,于是就干脆直接起身走了出去。

白依灵全然不在乎,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叶以深。

她坚信,在有了孩子之后叶以深肯定会对她不一样!想着,仿佛想到了未来的美好的叶太太生活。只是一切美好的幻想,在摸到了平坦的小腹之后,都破灭了。

白依灵清楚的知道自己没有怀孕……

她需要怀孕!

可是叶以深现在根本就不给她怀孕了机会,为了她和叶以深的以后,她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白依灵看着眼前的资料,很是满意,她孩子的基因就算不是叶以深那么优秀的,也不能太差!

而且还不能让叶以深想到这个人,这个人说什么叶以深都不会相信。果然,这个人是最合适的。

勾起了嘴角,白依灵就拿起了身边的化妆包。

白依灵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十分耀眼的,特别是精心打扮之后。

虽然她带着大大的墨镜,却还是掩盖不下她的风采。

径直的来到了酒吧的坐台,看着身边一群女人的男人,白依灵就伸出了自己的纤纤玉手:“嗨。”

一个嗓音,就将所有风尘女子比了下去。

顾淮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女人,一挑眉。然后就对身边的人挥了挥手。

顿时她们就发出了一阵唏嘘,伴随着无数的白眼,白依灵就坐了下来,反正她也不在乎这些人怎么看自己。

推了推脸上的墨镜,看了一下四周,白依灵说道:“你看起来和这里格格不入。”

“那你觉得我和哪里入呢?”顾淮现在有些微醺,却还是很清醒的,虽然眼前的白依灵很有吸引力,却丝毫没有放松警惕。追问道:“你的目的是什么?”

“来玩一玩,当然要挑一个好的了。你总不想我找一个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小混混吧?”

不得不说,顾淮的确算是一个高水准的男人。

看调查的资料,智商不低,学历很高。而且寰宇集团也算是家大业大,手段也雷厉风行。

最重要的是长相!

虽然和叶以深不能比,却有着成熟稳重的感觉,特别是打扮的干干净净的,更是为了第一印象加了不少分!

“叶以深让你来的吗?”顾淮直接就问了出来。

“什么?”白依灵有一瞬间怀疑他认出了自己。但是职业还是让她继续演了下去,她摘掉了脸上的墨镜,露出了那张精致的脸。

考虑到上次是海边的游艇上顾淮见过她,所以今天白依灵化了很夸张的烟熏妆,不过她的五官格外的漂亮,就算是这样的妆容,也十分的精致,简直诱人犯罪。

但是顾淮却还是不肯放下戒备:“你很眼熟!”

不怪他一惊一乍的,实在是叶以深把他整治的半条命都快要没有了!

他可不想自己的宝贝命根子出什么差池!

“切。”白依灵就戴上了墨镜,然后起身扭动了一下妙曼的身姿,语气有些不屑:“不行就是不行,找什么借口?”说着就要走。

但是说一个男人不行,这话简直是不能忍!

顾淮直接就站了起来,然后一把勾住了白依灵的纤细的腰肢,低笑了两声:“既然你这么欲求不满,我就满足你!”

顾淮身上荷尔蒙的气息让白依灵的心跳都加速了,她实在有很久没有鱼水之欢了。

两个人来到高级酒店之后,白依灵就迅速将自己脱光,见她这么着急,顾淮倒是愣住了,反问道:“不洗个澡吗?”

“难道需要吗?”白依灵一挑眉。

她可是不想把脸上的妆容洗掉!

这样一个前凸后翘的美人站在自己面前,顾淮早就忍不住了,直接拿出了安全套,准备打开却被白依灵丢在了一旁。

她可是专门为了怀孕来的!

要是用了这个,她的如意算盘岂不是就白打了?

但是她这个举动让顾淮一愣,随即就又警觉了起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听说很多有病的女人就是这样报复男人的!

“既然来玩当然就舒服一些,难道你还觉得我会想跟你生下孩子吗?”白依灵翻了个白眼,指了指自己手上的戒指:“我缺钱吗?放心吧,我事后会吃药的。”

白依灵虽然打扮的很是风尘,但是却有种高贵的气质在!

最重要的是,她身上穿戴的都是价值不菲的东西,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的有钱。

这倒是让顾淮放心了,一般有钱人,喜欢的东西都有些独特。

两人直接就开始翻云覆雨,顾淮的水平还是很高的,很快就将白依灵折腾的欲仙欲死。

白依灵则是想久逢甘露一般。极力的榨取着顾淮。

一来连着三次,她还有些不满足,伸手去摸他身下,想继续挑逗一番:“怎么,你是不行了吗?”

“老子又不是充电的!”

顾淮说着就伸手捏住了白依灵的下巴:“你是充气的吗?这么欲求不满!”

“切。”白依灵冷笑了一声。

这个时候,忽然敲门声响了起来,顿时白依灵的身子就僵硬了一下。

难道是叶以深的人……还是说是叶以深本人!

白依灵可是还没有忘记当初她是为什么和叶以深分开的,就是被捉奸在床!

如果这次又被叶以深抓到,可能叶以深真的一辈子都不想看到她了。

下意识的就抓紧了床单。

顾淮也是一愣。现在是凌晨,有谁会这么闲,这个时候来敲门?

难道这真的是个圈套?

想着,就看了白依灵一眼。

说来也巧,白依灵正看着他,于是两人对视了。

在这次对视里,两人都看出了对方的慌乱,顾淮直接就怀疑白依灵有病,是叶以深故意安排的!

而白依灵则觉得顾淮是认出来了自己。估计给叶以深打了电话!

两人就看着彼此,各怀心思,却都没有开口。

这个时候,敲门声又响了起来,比刚刚还要急促一些,仿佛有些等的不耐烦了!

终于,顾淮暴露了渣男本性,说道:“你去开门。”

“我?为什么!”

如果顾淮去开门,开门之后是叶以深的话。她还能躲一躲,但是要是她自己去开门,直接就和叶以深对视,打死她她也是不愿意的!

“因为我被你榨干了。”顾淮十分的坦然。

“我不去。”白依灵也干脆就坐在了床上,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两人这样僵持了一分钟,门把手抖动了一下,看来是外面的人在拧门把。

是在撬锁吗?

白依灵的手心已经有汗出来了。

终于,顾淮忍不住披上了睡袍,然后下床站在门口谨慎的问道:“叶以深?”

“……”

听到这个名字之后。白依灵的心都要跳出来了,难道真的是顾淮联系了叶以深……或者是叶以深发现了她!

天呐!

她觉得自己有些眩晕。

外面没有回答,顾淮从猫眼里看了一眼,看到是个女人,迟疑了一下,就打开了门。

瞬间,就闻到了酒气,顾淮有些厌恶的皱了皱眉,就看着满前穿着吊带裙,半个胸都露出来了女人:“喂,不是你点的特殊服务吗?怎么不开门?”

“我没有。”顾淮说着就要关门,却被那个女人一把拦住:“干什么?你叫我来不让我进去,是不想给钱吗?”

“滚!”

顾淮刚刚被吓到,心情十分的糟糕,直接就吐出了一个脏字。

那个女人顿时就瞪大了眼,提高的声调:“给了钱我立刻就走!嫖、客!”

她的一句话让顾淮咬牙切齿,直接就准备再次关门,就在这个时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