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我才是叶太太/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亦朗?

夏晴天顿时就瞪大了双眼,他不是要去外面拍东西吗?怎么会……来这里呢?

“嗨。”秦亦朗看出了夏晴天诧异,跟她打了一个招呼,却并没有寒暄,毕竟还有两个老板在哪里坐着。来到他们面前,秦亦朗也和夏晴天一样道了歉,解释了一下迟到是因为堵车。

“没关系,到了就好,我们就来谈一谈这个广告吧。”一个男人率先开口,十分的直白:“薪酬什么的合同上写的很清楚,两位也没有什么异议吧?”

秦亦朗没有动,点了点头。

夏晴天看着面前的合同是很想翻看一下的,毕竟她压根就不知道里面写的到底是什么!

却知道要保持礼数,而且薪酬方面也听韩晓说过,应该不菲,于是也就微笑着点了点头。

“其他我们也没有什么要求,只是想两位能合体,做一下宣传站台,至于报酬,我们好商量。”

不!

夏晴天听他说完直接就在心里拒绝了。

原本出来拍这个东西就已经是偷偷摸摸的了,要是还要一起站台、宣传,肯定要被叶以深发现。到时候,她就是死定了!

虽然夏晴天没有开口,但是她纠结的表情已经出卖了她。

一旁的秦亦朗很贴心的替她开口说道:“不好意思,因为最近我有一些作品要上映,所以这方面的形成排的比较满,您看微博宣传可以吗?”

“只是听说夏小姐似乎没有微博。”那个人没有回答。而是看了夏晴天一眼。

夏晴天是真的没有微博!

一来她不喜欢那么多的社交软件,二来她也不喜欢凑热闹,天天去刷热门。

不过还是去看过几眼,记得秦亦朗的粉丝格外的多!

想着就有些没有底气的点了点头,心里叹了口气,早知道就申请一个了。

“啊,没关系,现在的微博很容易就申请了!我们公司的艺人都会帮着互动一下,到时候就都知道晴天有微博了。”韩晓也在一旁帮着说道。

“如果没有秦先生的话。夏小姐一个人出面也是可以的。”那个人依旧有些不死心。

毕竟夏晴天也算是后起之秀,待爆小花之一!

最重要的是现在热度在。

“可能,不行……”

夏晴天觉得自己的事情格外的多。

对方肯定是觉得自己耍大牌吧?

她心中也是着急,但是这个条件她是真的没办法答应。

“难道夏小姐也有很多作品要宣传吗?”

“不,只是……”夏晴天犹豫了一下,解释道:“家庭的一些原因。”

“哦。”他了然的点了点头,反问道:“听说夏小姐的丈夫是叶先生?”

这还用听说吗?

夏晴天知道之前白依灵怀孕频频上头条之后,她是叶以深妻子的事情几乎人尽皆知,所以也没有隐瞒,就点了点头。

那个人顿时就不问了,拿起了面前的笔,在合同上签了字。

夏晴天却更加的忐忑了,这样子,难道是和叶以深认识吗?

完了。

她现在脑子就浮现这两个字。

那个男人不和叶以深说还好,能马马虎虎的让自己蒙混过关,一旦说了,可能就是她的死期了。

浑浑噩噩的签了字,目送他们离开。夏晴天就听到韩晓松了口气,语气愉悦:“总算是走了!还算顺利嘛!”

“顺利?”夏晴天回过神,就盯着韩晓:“这就是你说的能瞒过叶以深?他分明就认识叶以深!”

“没事没事,走一步看一步。”其实韩晓是觉得叶以深不一定能看到这个广告。

除非叶以深没事喜欢上完聊八卦。

只是他一看就属于没玩过游戏的男人。

“你们两个聊一聊,晴天你也看一看大概的拍摄流程,我去安排一下。”合同签了下来,韩晓就也放心了起来,大步流星的就走到了门外。

事已至此,夏晴天也只能认命,看着秦亦朗笑道:“我听说你要来,还想着抽空了能去碰碰运气和你偶遇呢!”只是没想到拍摄的搭档是他!

说起来这事情韩晓是有些操之过急,夏晴天什么都不清楚就过来了,也是因为韩晓对这件事没有什么底气还抱着很大的希望。

“怎么,要是一开始就知道是我,难道你就不过来了吗?”秦亦朗开了一句玩笑问道。

“不不不!”夏晴天赶忙摆手。

“好久不见了。”

其实秦亦朗就是知道夏晴天会来拍这个广告,才会接下来的。

不然依他的咖位,现在走的是高端路线,一般是不会接这样的广告代言的。

当然,也多亏了他现在的经纪公司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流量小生,他也算是坐稳了一哥的交椅,十分得宠,公司才会对这种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两人虽然也有通电话,但是却并没有见面,算起来,真的好久不见了。

“忙完之后我请你吃饭!”夏晴天格外的诚恳。

秦亦朗几乎可以算是她现在唯一的朋友了!

“好,你可不要赖账,看看拍摄的流程吧,等会儿也不会太尴尬。”秦亦朗说着,就十分贴心的帮夏晴天翻开了面前的本子。

他就是这么的绅士,让人觉得相处的十分的自然。

夏晴天还是有一颗工作狂的心的,立刻就投入到了看本之中,一字一句看的都很仔细。

秦亦朗也在一旁装模作样的看着满前的本子,只是眼神全部都偷偷溜到了夏晴天面前。

看着看着,夏晴天忽然抬起来头,正好和秦亦朗对视!

顿时秦亦朗觉得心头一紧,好像那一瞬间,世界都寂静了,他只能听到自己越来越大声的心跳!

夏晴天并没有察觉什么,只是有些纳闷:“我在戏里和你并不是一对啊,而且好像也没有对手戏啊!为什么这个广告我们两来组CP呢?”

“啊,应广大观众要求嘛!我的女一号的戏份已经被剪得差不多,只剩下你这个女主,网上很多人觉得我们应该在一起。”说着秦亦朗顿了顿才继续说道:“在戏里。”

“我说呢。”夏晴天用手托腮眼睛看着天花板想了想,如果不是女一号出差错,她也不会有这么高的人气吧?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看来的确是很有道理!

想着夏晴天就起身说道:“我去一下洗手间。”

秦亦朗一边点头一边目送夏晴天离开,捂着自己的心口舒了口气,自言自语道:“你怎么还是这么不争气!”

只是刚刚托腮的夏晴天真的是太可爱!

仿佛还没有本尘世丝毫渲染一般,干净通透。

这一幕在此后多年,也成为秦亦朗多次失眠夜里,脑海中的一道美景。

等夏晴天回来,差不多也就要开始拍摄了,两人立刻进入到了化妆间。

今时不同往日,她已经和秦亦朗一样。都有单独的化妆间了。

对于这些专业的化妆师,夏晴天还算是很信任的!

毕竟在他们的手下,所有的优点都会放大,缺点会最小化,甚至消失。

伴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镜子里的夏晴天光彩照人。

一向见惯了明星的化妆师也不由的啧啧了两声,她算是明白为什么夏晴天能靠着一部剧就大火了!

的确是好看,不沾染胭脂水粉,仿佛出水芙蓉。而且身上有股子清淡的气质。不争不抢的感觉,这类型的小花这些年一直很受追捧。

称赞了夏晴天两句,夏晴天顿时就轻笑了一下,更是把化妆师一个女人迷的颠三倒四。

所有东西都整理好,夏晴天看着身上的秀禾服,颇像是古时候的凤冠霞帔。

已经看过大概的夏晴天知道,这个广告的噱头就是:戏中不能成全的你,我们成全!所以她和秦亦朗这次是饰演拜堂成亲。

摸着身上精致的绣花,夏晴天想到。她一次真正的嫁衣或是婚纱都没有穿过。

嫁给叶以深的时候就一个结婚证,糊里糊涂的,然后她整个人生就也糊里糊涂起来。至于嫁衣什么的,是从来想都没有想过的。

人在婚礼上肯定很幸福吧!

只是她可能一辈子都感受不到了。

想到这一点,夏晴天就忍不住红了眼眶。

“晴天?”这时候,秦亦朗走了进来,看着夏晴天在照镜子,一边走近她一边说道:“你好了吗?”

“好了!”

夏晴天赶忙回头,知道这个时候不是矫情的时候。毕竟还有那么多人等着。

只是秦亦朗却不动了。

好美的……人。

夏晴天不管是现代的服饰还是古代的妆扮都能很好的驾驭!

虽然已经被她惊艳了一次又一次,但是眼前的夏晴天,却还是准确无误的击中了秦亦朗的心脏。

和那个化妆师一样,秦亦朗觉得夏晴天宛如初见,惊为天人!

忍不住伸手在她的脸颊上抚摸了一下,夏晴天顿时就伸出手去擦自己的脸:“是有什么东西吗?”

刚刚照镜子的时候只顾得去看衣服,却忘了好好看看自己的脸。

“没有,头发而已。”秦亦朗说了一个子虚乌有的借口,去看她也不是。不看也不是,只能尴尬的站着。

幸亏夏晴天还是很清醒的,直接就走向了外面,还招呼秦亦朗一起。

秦亦朗的新郎妆扮也是十分的有气度,举手投足之间,仿佛真的是从古代过来的贵族公子!

只是夏晴天是单纯的欣赏,没有什么其他心思,去拍摄的途中回头看了他了一眼,夸赞道:“你这样真好看!”

“那你觉得和你般配吗?”

“当然了。我们不是演拜堂成亲嘛!”夏晴天不知道,自己这句当然了,让秦亦朗十分的浮想联翩!

只是匆匆的到了地方,那么多人看着,秦亦朗不能多说什么,只能选择了沉默。

夏晴天也算是有了经验,毕竟拍了电视剧和广告,所以这次拍摄还算顺利。

后面都是绿幕,等着后期做上去场景,但是红色的床还是有的。

夏晴天就披着红盖头坐在床上,秦亦朗手拿酒壶进来,喝的醉眼朦胧,挑开红盖头时,一眼万年,惊艳了时光!

这场戏夏晴天没有什么发挥的余地,而且秦亦朗那惊艳的神情,像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一条就过!

对此韩晓很满意,点着头对夏晴天比了一个OK。

不过事情并没有结束,还要拍两人和交杯酒,和一些生活的片段。

秦亦朗是演过不少古代洞房的戏码的,但是和夏晴天手臂交叉在一起,手中的杯子却隐隐有些发抖。

夏晴天看着眼前喜庆的一起,心中却升腾起了一阵悲切。

这些,都是不属于她的。

这就导致导演忍不住喊了卡:“那个,女主角的表情不要那么痛苦!拜堂成亲,多大的喜事。还有亦朗,你这个神情也有些不自然。”

两人都点了点头,然后各怀心思的继续。

不过结果却大同小异……

连着卡了十几条,也幸亏这个导演脾气好,叹了口气,看了身边两个人经纪人一眼,韩晓赶忙上去,和夏晴天低声说道:“老规矩,你就把跟你演戏的当成叶以深!”

毕竟之前每次遇到障碍,夏晴天都是这么过来的!

秦亦朗的经纪人就没有说意见,毕竟秦亦朗已经是一个很成熟的演员了,所以他只是询问了一下秦亦朗要不要休息,被秦亦朗一口回绝。

只是即便这次想到叶以深,夏晴天也不能入戏,反而是越想越难过,眼泪都要出来。

即便叶以深这样,也只会是和白依灵吧。

而秦亦朗一想到夏晴天是把自己当做叶以深,顿时状态就更差了!

脸上的神情已经复杂到导演都形容不出来,又纠结。又痛苦,还带着一丝的怨念。

也幸亏两人喝的都是水,不然肯定早就醉了!

只是这水喝在两人口中也有些不是滋味。

“这两个人是怎么了?”导演觉得很是头痛,夏晴天就算了,秦亦朗怎么会一直出问题呢?

“不然先休息一下吧。”韩晓在旁边提议。

他的冷汗都下来了,原本以为开门红,怎么是高开低走呢?

导演就挥了挥手,身边的副导演立刻喊卡。

夏晴天和秦亦朗起身去到了椅子上,夏晴天是第一次见秦亦朗这样状况百出,知道一句话:叫遇强则强,顿时就纠结起来,不会是她影响到了秦亦朗吧?

喝着面前杯子里的水,夏晴天说道:“是不是我的表情太痛苦了?要不然就跟你说的一样,你把想成萝卜白菜!”

忍不住秦亦朗就笑了出来:“你也知道你表情痛苦啊?我看着你还以为自己强抢良家妇女,一阵罪恶感。”

“唉。”夏晴天就叹了口气,又喝了一口水:“都怨韩晓,让我想什么叶以深!”

“是是是,都怨我。”闻声赶来的韩晓一把夺过了她手中的水杯:“刚刚还没喝饱啊?等会要是继续卡,有你喝的。”

“我又没结过婚,我哪有什么经验!”夏晴天说完之后觉得不太恰当,毕竟她和叶以深是正经的合法夫妻,于是就改口道:“我连婚礼都没办过!”

“我的错我的错,刚刚导演提议把酒杯中的水换成真的酒试一试。如果拍几条不过的话,就再换成水,你看怎么样?”

韩晓的话让夏晴天思量了一下,虽然她的酒量不算太好,但是也不算太差,而是那酒杯那么的小,喝了和没有喝没什么区别。不然她也不会在上面喝了那么多杯,下来还能喝下水。

于是就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秦亦朗的经纪人也过来和他说了一下,刚刚夏晴天都答应了下来,他当然不会不答应!

短暂的休息之后,两人再次走了过去,端着酒杯,闻着酒香。

想到上来的时候韩晓还在自己耳边碎碎念念,说这是他的藏酒,平常就只是拿出来看一看,如今为了她可是下来血本!

她一笑,秦亦朗的神情也缓和了下来,两人一饮而尽,觉得辛辣偏少,更多的想醇香。

两人抬头对视,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夏晴天的脸颊就不由的飘上了一抹绯红。

秦亦朗觉得眼前的人更加的动人,简直忘了是在演戏。不由自主的就凑上前去。

这一幕是有接吻的画面,不过之前两人都被交杯酒困扰,没能商量一下是借位还是真亲。如今导演没喊卡,也只能继续演下去。

夏晴天顿时那一丝丝酒意就醒了,咽了咽口水,身子瞬间僵硬了起来。

秦亦朗距离她格外的近,就连他的呼吸夏晴天都能清楚地感觉到。

确切的说,两人的呼吸都交融在了一起!

那一瞬间,秦亦朗什么都没想,眼中只有那勾人的红唇。

就在他准备再向前一些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声怒吼:“夏晴天!”

夏晴天身子一哆嗦,直接就蹭上了秦亦朗的唇,不过太快,她自己根本就没有感觉到!

只是秦亦朗浑身触电一般,直接就用手指摁住了自己嘴唇。

夏晴天起身,就看见叶以深一脸愤怒的走过来,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

“你干什么?”夏晴天奋力的挣扎,却怎么都挣不开!

“你在干什么?”

看到她和秦亦朗亲在一起的时候。叶以深的血都往头上涌,什么人顾不上了,直接就走了过来!

在看清楚夏晴天穿的是什么时候,更加的愤怒,直接就抓住她的衣袖问道:“这是什么?”

“这,我在拍东西而已!”

“我怎么不知道,你不是要去上课吗?”想到刚刚他打电话,方毅还说没问题,叶以深就觉得方毅被收买了!

这个夏晴天。好大的本事!

“……”这一点夏晴天是不能辩解的,毕竟她真的隐瞒了叶以深。

叶以深不由分说的就要把她拽走,因为心虚,夏晴天也没有过多挣扎。

只是被拉扯了两步,就看到了站在一旁的白依灵,顿时心中就一阵的翻滚。

她还以为叶以深的专门来抓她的,如今看来,可能还有其他原因!

一把把他甩开,自己一个跄踉差点摔在地上。多亏了身后的秦亦朗扶着。

夏晴天指着白依灵问道:“叶先生,既然是忙和白小姐的事情,既不要多管我的闲事!”

“闲事?”叶以深咬牙切齿的上前:“你不要忘了你的身份!”

“那你呢?”夏晴天看了一旁的白依灵一眼,嘴角上扬:“我分得清什么是戏,什么是真。”

言外之意,就是叶以深和白依灵的关系,不仅仅的戏。

这一点叶以深也不能反驳。

这么多人看着,他现在只想把夏晴天领回去!

平常的夏晴天他都恨不得藏着掖着只有自己看,如今的夏晴天更是!

“回去。”

“回去等你和白小姐忙完吗?”夏晴天往常可能就老老实实的回去了。

可是如今。刚刚的情绪让她很低落,人家结婚都喜气洋洋的,她什么都没有,还要受白依灵的气!

再加上那一点点酒精的作用,夏晴天整个人都爆发了。

“你!”

虽然叶以深觉得刚刚夏晴天很过分,但是身边的白依灵让他也有些理亏,于是就把矛头指向了韩晓:“我说过的话,你都忘记了吗?”

韩晓已经脸色煞白了。

他这次可真的是惹到阎王了!

“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反正刚刚发生那样的事情,叶以深也不会饶过她。所以夏晴天直接就揽下了所有的过错:“我已经和他解约了,这个广告是我求了他很久求来的!叶以深,白依灵有你捧,有你养,难道如今我靠自己都不可以吗?”

夏晴天的话让众人有些面面相觑。

毕竟网上的传闻他们都看到了一起,如今看来,可能都是真的。

“夏小姐,你可能误会了。”白依灵笑盈盈的上来,看起来想解释。其实是火上浇油:“以深就是来陪我拍一个广告代言。”

“哈?”夏晴天怒极反笑:“叶以深,你亲自带着着她来,我却不能自己来,你真是双标啊!”

“夏小姐,这是我要求的。”

“闭嘴。”夏晴天早就不想忍受白依灵了。

在别人面前装的人畜无害的,在自己面前就耀武扬威!直接冷笑道:“白小姐别忘了,我和叶以深还没有离婚,请叫我叶太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