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总是破坏我的好事/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依灵不是想要这个头衔了,那也不能让她拿的太开心!

顿时白依灵的脸色就也难看了起来,比韩晓的脸色好不到哪里去。

“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家说。”叶以深看的出来,夏晴天现在跟生气。

但是他也满腔的怒火啊!

“以深,那你们就先回去吧,对了,不是正好还要和秦先生谈代言的事情吗?”白依灵看向了站在夏晴天身后的秦亦朗。

这也是他们进来的主要目的。

上次叶以深公司的广告就是韩晓接手的,叶以深很满意,就想这次给白依灵拍也来找韩晓。

而且听说秦亦朗也在,所以他们才会来。

“我?”秦亦朗一挑眉。

他正在为夏晴天揪心呢。

“是啊,上次秦先生不是为以深公司拍了珠宝的广告吗?如今代言人要换成我,所以可以要重拍。”

虽然看起来像是不经意间说出来的,但是夏晴天感觉到了深深的炫耀!

也许,她就是说给夏晴天听的。

“哦,原来是那个。”夏晴天勾了勾嘴角,看着叶以深:“说什么换代言,直接说是换掉我不就可以了吗?”

当初那个广告她几乎没有怎么露脸,却也是人生中第一个广告!

叶以深说换掉就换掉,还是换白依灵,而且还根本没有通知她,想过她的感受吗?

叶以深当初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看到夏晴天和秦亦朗一起不爽,也不想夏晴天被别人看到。再加上白依灵要求才会做这个决定。

如今看来,是有些失策。

“不用麻烦,直接把我的脸打上马赛克就好了,啊,我忘记了,叶少的目的是想捧白小姐。”

夏晴天见叶以深不说话,就自顾自的说起来。

叶以深一阵头痛,夏晴天越来越胆大了。而且每次反驳的话都让他无言以对!

叶以深干脆不多说,直接伸手拉起夏晴天要把她强行带走。

夏晴天一边挣扎,一边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跟你回去,这则广告难道也要白依灵帮我拍了吗?”

“你别忘了,这广告你原本就不能来拍!”

如果是其他广告叶以深也许只是恼怒,不至于动这么大的气,但是偏偏洞房花烛夜,而且还是和秦亦朗!

最重要的是,身穿嫁衣竟然不是和自己!还和其他男人亲上!

“那你凭什么换掉我的广告?”夏晴天说着,一用力身上的衣服直接就被撕扯了。

幸亏里面还有一个缎子的内衬,就算外面的华衣撕扯了也没什么。

只是这样一件精美的衣服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让夏晴天有些肉疼,这应该都要她自己付钱吧?

“难道我不能两则广告一起播吗?”

叶以深知道夏晴天对待自己的成果还是很认真的。

如果他现在真的说要让白依灵替掉她的广告代言,她肯定会做出相当过激的事情来。

“不能!”

夏晴天可不愿意和白依灵扯上关系,到时候又要被指指点点。

“不好意思。”这个时候秦亦朗也开口了:“白小姐,叶先生。我最近档期有些紧,可能排不开拍摄。”

一句话,很明显就是在说不会和白依灵合作。

顿时白依灵就瞪大了眼,这个小明星什么意思?

不过是在国内有些人气,难道真的把自己看的很重要吗?

白依灵不仅仅这样想了,脸上也有些嘲讽:“秦先生还是分一下轻重,现在拍的这个广告不如就不拍了,直接和我搭档好了。”

靠?

这个女人在说什么?

原本还在和叶以深怄气的夏晴天差点气死!

白依灵这么看不起人,叶以深知道了?看了叶以深一眼,他肯定知道!

不过只许白依灵踩在她的头上,不许她过的比白依灵好一丝一毫!

只是夏晴天早已经不是当初任人宰割的她了,经历了这么多,她知道越是退让,有时候就失去的越多,于是冷静下来,说道:“白依灵,你很喜欢抢别人的东西吗?”

还是说她喜欢抢自己的东西?

“我只是觉得这个代言更适合我罢了,以深也是这样想的。”白依灵说话的时候总是三句不离叶以深,好像害怕别人不知道她背后的金主是谁一样。

“是吗?叶以深,你是这样想的?”夏晴天看向了叶以深,反问道。

如今夏晴天衣服被撕扯了,头发也乱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刚刚拉扯之后,蹭到了她的口红,脸上都沾了口红。

眼下这个局面,叶以深说是,就是不给夏晴天面子,说不是,就是不给白依灵面子。

看到夏晴天这副模样之后,叶以深就摇了摇头,替自己辩解道:“回家我和你具体解释。”

顿时一旁的白依灵脸都绿了!

夏晴天也知道见好就收,没有再说什么,就深呼吸了一下,说道:“我不用你解释,但是我必须要把这个广告拍完!”

“如果我说不呢?”

刚刚两人就已经亲上了,如果继续拍下去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夏晴天没有回答,而是来到了导演面前的,说道:“刚刚的画面我能看一下吗?”

“啊,可以。”

导演早就被这一场突如其来的争执惊呆了,而且叶以深在场。他也不敢多说什么,立刻就把画面回放。

在画面上,清清楚楚的可以看到秦亦朗和夏晴天并没有亲到一起,夏晴天直接就回头看着叶以深,这就足够证明她的清白了!

叶以深也知道拍这种亲密戏的时候有借位,他刚刚进来看到两人亲在一起,可能就是视觉上的错差。

瞬间,内心的怒火就熄灭了不少。但是即便如从,还是不能接受她和秦亦朗穿成这样!

“如果你不让我拍完这个广告的话,就算回去我也不会和你说一个字的!”夏晴天的威胁,让叶以深脸色一变。

在外人看来,夏晴天说出这样的话,就是因为在叶以深心中有地位。

但是夏晴天自己并没有察觉。

毕竟夏晴天现在已经明确认为叶以深就是深爱着白依灵,她不过是叶以深一个暂时还有一些兴趣的玩物罢了。

“可以,但我要在这里看你们拍摄。”

“以深。那我呢?”

原本白依灵看到叶以深那么生气是很神气的,觉得叶以深肯定要好好的责罚夏晴天,她又可以更加得宠了。

只是没想到非但没有让夏晴天受罚,自己却丢了脸!

“我会安排你的广告拍摄的,你就先回去吧。”叶以深已经铁定了心要留在这里看夏晴天拍摄,双手环胸的看着夏晴天问道:“怎么不说话?难道你接下来要拍什么不堪入目的东西?”

“你想太多了!”

之后的拍摄真的没有什么亲密戏或者是大尺度的拍摄,只不过是她和秦亦朗‘婚后’生活的一些细节,所以夏晴天才不会担心叶以深在旁边看:“你想留下来就留下来吧。我先去化妆了。”

反正她拍东西的时候,叶以深又不是没有见过!

只是这身衣服都已经撕毁了,而且下一个场景也不是这个妆容了,她当然要下去。

“我也去!”叶以深正好还有话想和她说!

见状,白依灵依旧不死心,就赶忙接嘴道:“以深,我一个人走吗?”

“我安排人来接你。”

“好吧……”白依灵也不想太得寸进尺,反而会惹得叶以深反感。只能作罢。看着叶以深和夏晴天走出自己视线之后,顿时就咬紧了牙关!

至于秦亦朗,虽然他不想看夏晴天和叶以深那么的亲密,但是看到白依灵这么的下不来台阶,他还是很乐得的!

自从新闻爆出来白依灵插足叶以深和夏晴天的婚姻之后,秦亦朗就对这个天后没有什么好感了。

原本白依灵就心情极差,察觉到秦亦朗看了自己一眼勾了勾嘴角之后,立刻就敏感了起来!

这个小演员是什么意思?

娱乐圈里。混得越久越火就越有资历,白依灵自然是看不上秦亦朗的,盯着他说道:“秦先生看来最近发展的很顺风顺水啊!”

“客气了,不像白小姐,回国之后一个剧本都看不上,我的眼光没有那么的挑剔。”

虽然秦亦朗的话听起来像是自谦,但在白依灵听来就是在嘲讽自己回国之后没有作品!扬了扬嘴角,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是啊。毕竟我拿的奖比你拍的作品都要多。”

秦亦朗也不生气,看起来依旧温文尔雅:“所以我才要努力去拍摄代表作,而不是接手已经拍过的广告,希望白小姐谅解。”

“你是在说我拍你之前拍过的广告吗?”白依灵一瞪眼:“不挂怎么论资历,你都要叫我一声前辈!难道现在娱乐圈里都是你这样不懂礼数的后辈吗?”

“白小姐太敏感了。”虽然白依灵直白的说了要他叫前辈,而且还拿出资历来压他,但是秦亦朗依旧不吃这一套,在叶以深面前他都不卑不亢的,况且是白依灵?

整了整衣衫,看了一眼自己的经纪人说道:“我也要去换衣服了,自便。”

然后就没有再看白依灵一眼!

白依灵觉得这简直是她这辈子最屈辱的一天了!这个秦亦朗,一定要想办法把他封杀掉!

想着,就站在原地拿出了手机。

秦亦朗虽然知道自己得罪了白依灵,但是心情还是很好的,吹着口哨就回到了自己的衣帽间。

“亦朗,你知道这个圈子的规矩的,刚刚你非要和白依灵对着干干什么?”秦亦朗不担心,他的经纪人可是很担心。

“我哪有针对她,分明就是在叶以深哪里受了气,然后要撒在我身上!我又不是她一手提携出来的,为什么要看她脸色?”

“你……”秦亦朗往常并没有这么张扬,对待什么事情都彬彬有礼的,也从来没有把自己的位置放的很高。今天这样反常,让经纪人皱了皱眉:“你是不是想帮夏晴天出气?”

秦亦朗在心中感叹,不愧是自己经纪人啊,真了解自己!

但是表面上却摇了摇头:“我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况且我刚刚只不过是没有捧着她,也没有犯什么大错吧?”

“这事情如果闹出去,戏约代言暂且不说,你再摊上耍大牌的新闻怎么办?你也不是不知道最近你风头正盛,好几家已经看你不顺眼买通告踩你了!”

“她现在丑闻缠身的,多一个爆料就多一个黑料,不会这么蠢吧?”秦亦朗的态度格外的豁达:“那些小鲜肉,只靠一张脸!我可是靠的实力,他们踩就让他们踩吧。”

“可是我还是觉得……”

“哎呦,你觉得什么呀?快来帮我那衣服,然后去化妆,就开拍了!”秦亦朗直接就打断了他。

等会都弄好之后他还想去看一看夏晴天呢!

叶以深不会打她吧?

夏晴天并不知道外面刚刚发生了什么好戏,就拿着等会要换的衣服,看着叶以深说道:“我要换衣服了!”

“换啊。”叶以深一挑眉。

“你在换衣间里面我怎么换?”夏晴天一瞪眼!叶以深是在开玩笑吗?

“你浑身上下别说看了。我哪里没有摸过?”叶以深反而一副理直气壮:“你一边换衣服,我正好也有话想问你。”

夏晴天握紧了手中的衣角,怕弄皱,又赶忙松开了手,看着叶以深抿起了嘴:“你想问我什么?”

“是你提的要求要和秦亦朗一起吗?”

“你太高估我了吧?难道刚刚你没有听你到吗?人家忙着呢!再说连白依灵都拒绝,难道会答应我一起拍广告吗?”

夏晴天的回答让叶以深觉得有理有据,就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那你到底为什么要来怕广告?”

为了不让夏晴天抛头露面,叶以深都帮她解约了!

“不想看你和白依灵卿卿我我就找些事情干。”夏晴天直接反客为主,改正了责问叶以深:“你呢?口口声声不让我拍广告,然后亲自带着白依灵来?”

“你和她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因为她怀孕了吗!”夏晴天觉得这可能就天意弄人。

就连怀孕,她都和白依灵一起!

叶以深一时间有些头大,然后就反应过来明明是他在问夏晴天。于是就规避开了这个问题,说道:“拍完这个广告之后你就老实一些!”

夏晴天翻了个白眼没说话,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监控说到:“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就在监控下面换衣服了!”

他当然介意!

虽然知道夏晴天不会,但是还是起身从试衣间走了出来。

夏晴天进去之后就将门插上,然后才放心的开始换衣服。

只是衣服刚刚脱掉,就看到叶以深的脑袋走门上冒了出来,吓的夏晴天直接就叫了出来,捂着自己的月匈靠在了后面的墙上。

“嘘。”叶以深眨了眨眼,然后直接撑着门板就翻了进来。

也多亏了质量好,不然肯定是要塌下去!

叶以深落地之后正巧和夏晴天面对面,虽然夏晴天现在捂着,但是一低头还是春光无限。

伸手就在她的腰肢上摩挲了一下:“我在外面想了想,还是觉得你今天很过分!所以决定要惩罚你!”

“你都看到了,我们两个根本就没有亲上!衣服也不过是剧情需要!”夏晴天无路可退,手要捂着身前,也没办法挣扎,只能苦苦辩解。

“那也不行!除了我,没有男人能离你那么近!而且还和你穿这样的衣服!”叶以深很不爽。

夏晴天都还没有为了她穿过嫁衣!

“难道你不让我穿,我还不能穿了吗?”夏晴天刚刚就是因为这个问题在黯然伤神,叶以深提起,自然有激到了她。

见夏晴天还反驳,叶以深的手直接就去到了下面,娴熟的游离,夏晴天顿时就已经湿漉漉的了。

她死死的咬着牙,求道:“别,别这样!我等会还要去拍东西,你不要……”

“怎么样?”叶以深看着夏晴天窘迫。就故意问道:“我不要什么?”

“以深。”

就在叶以深乐此不疲的调侃夏晴天的时候,外面忽然有人叫她。

夏晴天顿时眼前一亮,直接就说道:“外面有人叫你!”

“我怎么没听到?”叶以深还想继续戏弄一下夏晴天,自然是不想被打扰,放弃眼前这个好机会!

偏偏门外又适宜的传进来了一个声音:“以深,你在吗?”

虽然声音传进来隐隐约约的,但是可以肯定是白依灵。

“什么事情?”叶以深皱起了眉,白依灵好像总破坏他的好事!

夏晴天抓住叶以深回头的机会,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推开了他,然后转身开始穿衣服。

“我刚刚下去之后发现有很多是记者,你能不能带我下去找到你安排的车,我根本出不去!”

“那你就先去休息室留下来吧!”

古装的衣服本身就很繁琐,夏晴天一着急,就穿的十分别扭,怎么都穿不好。

叶以深在旁边看着,也不出手帮她。

“不可以!”这个时候夏晴天泉却说话了:“我不想看见他!”

事到如今。她在叶以深面前,已经丝毫不掩饰对白依灵的讨厌了。

“好吧。”叶以深语气有些不太好的大声说道:“算了,我马上就出来,你等我。”

然后就伸手帮夏晴天开始穿衣服,声音也变的悦耳很多:“我就把她送下去,然后就上来,你最好老老实实地!”

“我东西没有拍完,能怎么不老实?”夏晴天翻了个白眼。

在叶以深的帮助下。她很快就穿好了衣服,因为要去隔壁的化妆间,所以夏晴天就和叶以深一起走了出去。

白依灵看了夏晴天一眼,衣服也换了,头上的头饰因为是她自己取下来的,所以头发有些凌乱。

联想到刚刚叶以深让自己等一等,白依灵顿时内心就翻江倒海起来!

他们两人肯定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虽然十分的嫉妒,但是白依灵脸上还是带着笑的。直接无视了夏晴天,伸手挽住了叶以深的手臂说道:“以深,又要麻烦你了!”

叶以深下意识的挣脱,却被白依灵抱的紧紧的,挣扎不开也只能依她。

夏晴天一撇嘴,叶以深果然是个花心的骗子!

说什么只是把她送下去,估计这一送就没打算回来。

想着就一言不发的到了化妆间,叶以深在后面叫她都不理。直接关上了门。

对此叶以深的太阳穴跳了两下,低声对白依灵说道:“我会再给你安排一个广告拍摄,到时候你就先在拍摄场地附近住下来。”

“以深,你又要赶我走吗?”

“不,你怀孕了,就不要来回奔波了,我也是为了你好。”叶以深做事情还是留着一丝情面的。

虽然白依灵现在明显在怄气,但是叶以深也没有开口哄她。毕竟现在叶以深所有哄人的本事就用来了哄夏晴天。

电梯缓缓下来,叶以深一处电梯门口,就看到了外面密密麻麻的记者……也难怪白依灵说有很多。

思量了一下,问道:“没有后门吗?”

“我已经问过了,没有。”

白依灵的话让叶以深很是嫌弃这里,连一个后门都没有。

只是现在叫他的保镖过来的话估计要很久,上面夏晴天肯定就和秦亦朗开拍了!

于是就拿出了手机拨通了韩晓的号码。

韩晓以为叶以深是来找他算账了,战战兢兢的。却不敢不接,只能是声音都是颤抖的:“叶少?”

“你们公司有保镖吗?”

“只有保安。”

“把他们叫过来,还有你们公司门口现在都是记者,难道不能管一管吗?”

叶以深的语气里都是不满!

韩晓也知道来了很多记者,但是都是奔着白依灵和叶以深来的,而且他们混娱乐圈的,最不能得罪的就是记者,自然也管不了。

就讪笑了两声,说道:“我这就让保安把您安全的送出去。”

“嗯。”叶以深简单的发出了一个音节,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随着电话的挂断,韩晓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立刻就给保安打了电话,他可是不敢让叶以深等太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