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你和他会结婚吗?/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保安人员很快就到位,站在叶以深面前恭恭敬敬的。

叶以深没说什么,就扬了扬下巴,他们立刻就十分懂事的将叶以深和白依灵包围在其中,率先走了出去。

虽然他们是保安,但是也经常当做保镖用!

一出去诸多记者就像是疯狂了一般,嘈杂的问题让叶以深觉得耳膜都要破!

虽然保安很尽职尽责,但是面对这么多的记者,还是走的十分的缓慢。

有一家记者的麦已经要塞到白依灵脸上,他扯着嗓子问道:“请问您来这里是开拍什么东西吗?”

“暂定。”白依灵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

她的回答让众人看到了希望,更加的卖力了,但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就是:“请问现在叶少处于单身的状态吗?是否离婚?”

“白小姐难道真的和传闻中一样,是插足了叶少的婚姻吗?”

这些问题都没有得到回答,白依灵知道,现在只要叶以深帮自己澄清一下,说他和夏晴天离婚,是单身状态,就完全可以洗白了!

但是叶以深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

倒是那些记者,不断的追问:“两位会结婚吗?请问孩子准备怎么办?”

就在这个时候叶以深接到了电话,原来是安排来接白依灵的车出了一些问题,这样看来还要再等很久。

叶以深就直接决定去自己的车旁。

好不容易来到了车旁,打开车门钻进去,叶以深发动车子,一溜烟的将那些记者都甩在了身后!

耳边清净了下来。就舒了口气,叶以深说道:“你不是会开车吗?自己开回去吧。”

“我没有带驾照,而且穿的是高跟鞋。”白依灵想让叶以深多陪自己一会儿,就找了这样一个借口。

“好吧,那你在别墅里也没有留下什么重要的东西?”

面对叶以深的询问,白依灵摇了摇头。

“我把你送到公司,然后我的秘书会帮你安排接下来的行程以及衣食住行。”

“以深,那你呢?”

“我还有些事情。”叶以深说着就把油门踩到了底。

白依灵却握紧了双手。没有说话。

拍摄场地。

夏晴天其实只是换一个口红和头饰就差不多了,所以很快。但是换衣服的时候耽误了太多是时间,所以夏晴天出来自后所有都准备好了。

一出来就看到了韩晓满头大汗的,夏晴天不由的问道:“你怎么了?”

“我在等死。”韩晓的语气里都是绝望。

“因为叶以深的?放心吧,我已经和他说好了,他也已经同意我拍这个广告了。”

“那是你没事了,可怜我少有老下有小啊!”韩晓欲哭无泪的哀嚎道。

虽然夏晴天很想说他这是自作自受,但是十分好心的没有说出口,还安慰了他几句。

大眼扫了一下,果然啊,根本没有叶以深。

看来她猜测的没错,叶以深果然是和白依灵一去不复返了!

叹了口气,就上场开始拍摄了。

没有了亲密戏之后,拍摄十分的顺利,几乎都是一条过!

广告不像是电视剧或者是电影,是片段式的。要简单许多。

虽然刚刚耽误了一会儿,但是后面的进度很快,还是赶了上来。

一直到了傍晚,为了赶进度,整个剧组都没有吃东西,一群人饿的前胸贴后背的。

吃着盒饭,夏晴天觉得格外的好吃!

“秦亦朗!”一边吃,夏晴天一边拍着自己的胸口。

秦亦朗听到夏晴天叫她,赶忙端着盒饭就走了过来:“怎么了?”

“我们就这样拍完了吗?”

“是啊。”秦亦朗眨了眨眼:“难道你想请我去吃好吃的吗?”

“不是,我听说你的粉丝都在不远处等着呢。”

夏晴天简单的说了一下,秦亦朗顿时就瞪大了眼:“啊?我怎么不知道?”

“我还以为我们要去外面取景呢。”夏晴天有些愧疚:“刚刚拍的很赶,所以忘记告诉你了。”

“没事没事,那我就先走了!你这顿饭我就等着以后去吃了!”

秦亦朗说着扒了两口饭,然后放下盒饭就走。

其实就算他不出现也没什么,只是不想让粉丝白白的等着。

一出门,就遇到了许多的记者。

这些记者都是在白依灵和叶以深身上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八卦,所以就在这里等着。等到秦亦朗,立刻就涌了上来。

秦亦朗对待这些记者十分的亲切,回答问题也十分的诙谐,等到自己经纪人把车开过来之后,上车前还挥了挥手:“马上天都黑了,别等了,早点去吃饭吧!”

说着,才关上了车门。

等他来到了夏晴天说的那个地方,果然还有粉丝在等着。

外面的天不算凉快,看样子他们也已经等了很久,一看到秦亦朗,立刻就来了精神!

秦亦朗看着他们,说道:“哪里来的小道消息,要是我不来,你们不是白等了吗?”

一句话,让粉丝知道他是专程过来的,顿时就感动不已。

“这么多人,我请客都没有办法请,所以准备了一些小礼物,就送给你们了。”

秦亦朗说着就让经纪人拿出了一个大箱子。

这还是他临时和韩晓要的,是《倾城》出的周边,他的人形钥匙扣。

这个贴心的举措,让众人立刻就欢呼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夏晴天心情也很不错,和剧组一起凑在一起聚餐。

倒是韩晓。不断的追问:“你现在不回去,真是没事儿吗?”

“没事。”

夏晴天一想到叶以深和白依灵在一起,就根本不想回去。

只是就算她不想回去,叶以深也会找到她的,其实就是韩晓‘通风报信’给了叶以深。

叶以深一来,所有人就都寂静了。

眼神齐刷刷的看向了夏晴天。

夏晴天被看的浑身不自在,不想影响所有人吃饭,于是磨磨蹭蹭的跟着叶以深走了。

上了车之后。夏晴天一言不发的,系上安全带就开始闭目养神。

“我没有回去是有原因的。”

“嗯。”叶以深的解释夏晴天根本不想听。

反正他做什么都有原因!

叶以深真的冤枉啊!

把白依灵安顿好之后,他原本立刻就准备回去,却接到了一个不太妙的消息。

像叶以深这种人到了这一步,肯定要有些手段明哲保身的。

但是难免自己是势力会和别人的势力产生摩擦,而且这次的摩擦还是打摩擦!

身为主子的他当然不能不出面,所以立刻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去,等忙完就已经下来了。连饭都没顾得上吃。

“有很多事情我不想让你知道不是瞒着你。”叶以深压根就没有打算和夏晴天说那么多,毕竟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险。

“我也不好奇。”夏晴天叹了口气:“叶以深,只是有一件事我不明白。”

“嗯?”

“你明知道我不会和白依灵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你不会让她离开,为什么不放我走?”

夏晴天的这个问题叶以深没有回答,而是直接把油门踩到了底。

回到家之后,夏晴天就默默的跟在叶以深身后。想着估计自己一进门就可以看到白依灵了。

顿时心情就糟糕起来。

但是进门之后,却看到了跪在客厅里的方毅。

他为什么跪在这里?

难道因为没有看好自己吗?

正想着,就听到叶以深说:“你先上楼去。”

夏晴天眨了眨眼,看着叶以深来到方毅面前端坐着,对王管家说道:“拿家法来!”

“少爷,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呢?”

“拿家法来!”

叶以深没有回答,只是语气里都是严肃。

虽然夏晴天不知道家法是什么,但是看王管家的神情。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个时候叶以深见夏晴天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就说道:“上楼去。”

语气虽然不如刚刚严肃,却还是吓了夏晴天一跳。

她老老实实的就上了楼,在上到一半的时候听到王管家的脚步声,然后回头就看到了他捧着一根又粗又长的鞭子。

叶以深拿过去,在空气中挥舞了一下,顿时就听到了凛冽的声音!

仿佛要把空气撕开一样。

这要是落在人身上,要多疼?

这个时候叶以深抬眼。和夏晴天对视了一眼,夏晴天顿时就老老实实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只是关上了门,却还是能听到外面的声音。

夏晴天忍不住就把门打开了一个缝隙,透过缝隙向外面看,就看到叶以深一鞭抽在了方毅身上:“知错了吗?”

方毅只是点头,没有说话。

“下次还敢不敢?”言毕,又是一鞭。

只是看着,夏晴天就觉得身上一阵疼痛。

“你在干什么?”最终。夏晴天还是忍不住推开门站在楼上,扶着扶手问道。

就在她说话的时候,方毅身上已经又挨了一鞭子了!

“我说了,让你回到房间去!”叶以深现在正在气头上,对夏晴天的语气也严厉起来。

夏晴天多少还是有些被吓到的,觉得腿一软。

只是看着跪的笔直,背后的衣服都被抽的撕裂,皮肉更是已经绽开,顿时就咽了咽口水。

一路小跑的下来,站在方毅身边,闭着眼说道:“是我偷偷溜出去的,方毅根本不知道我去了哪里!这件事,和他没关系!”

夏晴天认为,是自己偷偷去拍广告,方毅才会在这里承受皮肉之苦。

如果她现在选择无视,任由叶以深这也打下去,夏晴天真的担心会出事!

就算方毅是个男人,皮糙肉厚的,也经不起这鞭子打上一顿啊!

最重要的是,夏晴天良心难安。

万一方毅真的有什么好歹,她以后晚上都不用入睡了。

叶以深不由的就握紧了鞭子,冷哼道:“你不说,我都忘记了他还有这样的过错!”

什么?

顿时夏晴天就睁开了眼,难道叶以深打方毅不是因为这件事?

叶以深这样的确不是因为夏晴天说的这件事,而是因为方毅的一个疏忽,让他的人差点死了十几个,虽然只是差一点,但是这种可以避免的差错发生在方毅身上,叶以深简直不能容忍!

“我,我……”见自己好心办错事,夏晴天后悔的要死,一时间舌头都要打结。

“原本想就这样算了,如今看来,还是要多给他一些教训,免得以后做事还不长记性!”

说着,叶以深又扬起了手。

“别!”夏晴天回头看了方毅一眼,他现在已经脸色苍白,不知道是吓的还是疼的,夏晴天赶忙说道:“这件事真的不能怨他,其他事情你罚也罚过了。要是你还觉得不解气,就,就……你打我!”

夏晴天心一横,反正叶以深要打她也肯定不会打方毅那么用力。

她其实记起了方毅今天说的话,他和叶以深的感情那么深,万一因为这件事感情破裂的怎么办?

夏晴天很能理解被最亲近的人伤害,是什么感受。

“你这是什么意思?”叶以深勃然大怒。

什么时候夏晴天和方毅的关系这么亲近了?

还是说,除了和他,夏晴天和任何人的关系都很亲近?

“主子,少奶奶没有其他意思,少奶奶,这就是我的错,您就上去吧!”

方毅赶忙跪着上前。

在叶以深看来,这就是胡闹!

一鞭子又打在了下去,就打在了方毅的肩头。

顿时肩膀就有血珠渗出来。

“叶以深!”夏晴天无奈,干脆就上前抱住了叶以深的腰:“你不能这样!”

“如果我不这样,你要怎么做?”其实叶以深现在气也已经出了,而且也知道再怎么为难方毅都没有用,并不准备要了他的命。

如今夏晴天这么激动,他也正好顺水推舟!

“我保证,再也不会出去接东西拍了!再也不会了!”夏晴天信誓旦旦的语气,让叶以深思量了一下。

然后说道:“那以后你要和我一起睡!”

“……”

这个要去倒是让夏晴天迟疑了。

毕竟和叶以深睡在一起,就代表着晚上可能要让他胡作非为!

夏晴天是拒绝的!

“怎么?难道你不愿意吗?”叶以深知道利诱无用,就开始威逼:“那可不仅是方毅要受苦,就连韩晓秦亦朗也难逃其咎!”

“你,这简直就是无理取闹!这事情和他们根本就没有关系!”

“所以呢?你是要看我无理取闹,还是舍生取义?”叶以深说着就将手臂搭在了她的脖颈后面:“机会只有一次,你想清楚了!”

叶以深的眼神让夏晴天觉得后背一寒,这简直就是要把她吃了的眼神啊!

“我答应!”被这样的眼神看的几乎没有办法思考,夏晴天只能说出了这样三个字。

叶以深很满意这个回答,就把鞭子递给了身边的王管家,然后说道:“你就在这里跪一晚,好好的反省一下!”这话显然是对方毅说的。

说完,抱着夏晴天就走上了楼。

夏晴天在他的怀里抓住了他胸前的衣服,质问道:“不是说了你不再追究了吗?”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叶以深说着叹了口气:“你就是太善良了!”

之前他总觉得夏晴天十分的有心机,苏清雅才是善良的。

但是相处下来之后,叶以深发觉,最单纯善良的人,就是夏晴天。

她不会去害人。即便别人伤害了她,她也总是选择自己疗伤,不去报复。不仅如此,不争不抢,不急不躁,十分的安稳和踏实,坚强又倔强。

当叶以深发现原来夏晴天美丽的皮囊之下还有这么多的优点之后,整个人就更加深陷其中了!

“要是我不善良,你早不知道死多少次了!”夏晴天觉得自己想是被欺骗了,咬牙切齿的。

只不过这个时候叶以深已经将她抱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宽大的床上,叶以深说道:“你好好表现。”

然后伸手就去解扣子。

他今天的确很恼怒,夏晴天的劝阻虽然让他停手,但是心中的不满还没有消散。

所以要好好的安抚一下自己的内心!

夏晴天就觉得胃里一阵翻滚,强压着自己内心的恶心,想去浴室。一边起身一边低声说道:“我先去洗澡!”

“急什么?我们一起。”

叶以深几步向前,伸手抓住了夏晴天的手。

夏晴天觉得整个胃都扭曲在了一起,喉咙一紧,一把推开叶以深就吐了出来。

也幸亏是叶以深被推开,才没有落得被吐在身上的下场。

“你,什么意思?”

看到自己脱衣服就吐?

夏晴天是想死吗?

“我……”夏晴天抬头想解释,然后又是一阵恶心,又吐了起来。

好不容易吐完。觉得胃酸都要吐出来,端起床头柜的水喝了两口。

这个时候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到底干了什么!

吐在了叶以深的床边……而且还差点吐在他身上。

自己手上现在拿的是他的水杯,最重要的现在整个房间都弥漫着让人作呕的味道。

叶以深会把自己丢出去吧?

夏晴天艰难的咽下口中的水,捂着还有些隐隐作痛的胃部说道:“今天一天只吃了一顿盒饭,跟他们去吃饭的时候还没来得及吃你就过来了。可能是刚刚一折腾,才会这样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叶以深咬牙切齿的,他发誓,他的房间这辈子都没有这么脏过!

“我去打扫。我现在就去!麻烦你去其他房间凑合一晚上。”夏晴天觉得就算她打扫完,这里的味道一时半会儿也散不开。

“你没有吃东西为什么不说?”叶以深的脸色依旧没有一丝的好转。

面对他的质问,夏晴天默默的扣着手指不说话。

“出来!”叶以深的语气里都是恨铁不成钢。

这个女人……平常和自己吵架很欢快,一到正经事情就不说话!

夏晴天老老实实地就跟在了他身后,十分的不安。

他不会是为了惩罚自己要自己和方毅一起跪一晚上吧?不过跪一晚可以不和他同床共枕免受其他罪,似乎也不错。

正想着,就听到叶以深吩咐:“王管家,联系打扫卫生的女仆。让他们过来把我房间打扫干净!”

“是。”

虽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但是王管家也没有多问。

叶以深带着夏晴天一路来到了厨房,问道:“你想吃什么?”

“都可以。”夏晴天十分的乖巧。

因为她有些拿不准,叶以深这到底是闹那一处?

难道是叶以深也饿了,要她做饭?

想着,就看到叶以深直接拿出了一把小米,丢在了盛满水的锅里。

夏晴天算是看明白了,叶以深这是准备自己做饭!

就在这个时候。叶以深又拿出了一些菜丢在了案板上。

“那个,你的小米好像没有洗……”夏晴天看着他所有的青菜乱切一通,然后还切了许多肉准备放在锅里炒,弱弱的说道:“炒肉之前要先腌制一下的。”

“难道我会不知道吗?”叶以深翻了白眼,然后……把菜刀递给了夏晴天。

“我只负责炒菜就好,这些小事你来做!”

夏晴天也是从善如流的就开始关火,然后洗米,腌肉。

反正等会做好她也要吃。所以格外的认真,而在一旁的叶以深很逞强的非要亲自来炒菜,结果就是好好的几盘子的菜都糊了。

对此叶以深装作根本没有发生过,拿起筷子吃了一口:“嗯,很好。”

夏晴天就憋着笑,也吃了一筷子,不是咸就是淡,还有着一股子的糊味。只是毕竟是出于叶以深的手,她可不敢不给面子。

低头吃了几口,赶忙喝了两口汤,问道:“这是你第一次做饭吗?”

“之前还有那个女人有这样的资格吗?”叶以深冷着脸,继续吃饭。

他原本以为做饭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没想到这么的难。

只是夏晴天还是很明智的没有说什么,在加上有些饿了,吃了不少,这倒是让叶以深很满意。

最后收拾了一下,夏晴天就开始洗碗,看着她的背影,叶以深靠着冰箱的门,问道:“你是不是很感动?”

“是是是。”夏晴天敷衍的继续洗碗。

她在想要不要偷偷的给外面的方毅送一碗粥,他可能也没吃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