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宝贝儿,别动/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等会你就要卖力一点感谢我。”

“啊?”叶以深的话让夏晴天手中的动作一顿。

这个男人的脑回路是不是有些奇葩?

给自己做了一顿饭不怎么好吃的饭,自己就要卖力的感谢他?

只是考虑到刚刚发生的一起,夏晴天半推半就,十分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叶以深可不管夏晴天是不是自愿,得到自己满意的答案就够了!

“你先上去吧。”夏晴天说着用手背擦了擦脸,他在这里看着,等会给方毅送饭不方便!

叶以深也没多问什么,就留下了一句:“我在你房间等你!”然后就心情不错的上楼去了。

夏晴天探出头,确定叶以深已经上楼之后,就端出来了一碗小米粥递给了方毅,低声说道:“快喝!”

“少奶奶,是主子惩罚我的,您不要这样!”

方毅知道这次是他的疏忽,也幸亏没有酿成大错,不然就不会只挨几鞭子跪一晚上的事情了,所以也在自己惩罚自己。

“什么这样那样的,我不说你不说,没人知道的!”夏晴天说着就向上看了一眼,房门紧闭的,估计叶以深正在洗澡。

“可是,不行!”

方毅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虽然他也已经一整天没有吃东西了。

“要不然我就先放在厨房,然后你晚上过去吃!”夏晴天受过这种罪,知道饿着还跪着的痛苦。

方毅没有说话,叶以深不让他动。他是绝对不会自己轻易的起来走动的。

见他如此的倔强,夏晴天叹了口气,方毅还真是顽固!

只能选择了把碗放在了他面前,说道:“如果你不喝,明天叶以深发现了,我就只能和你一起挨鞭子了。”说着,她就上了楼。

在进门前回头看了一眼,方毅依旧跪的笔直。一进去。就看到叶以深已经躺在了床上。

他头发上的水珠顺着脸颊滴在锁骨上,眼神迷离,不知道在想什么。

只是眼前的画面,让夏晴天红了脸!

叶以深只有身下的重要部位盖着一个浴巾,其他都是暴露在外面的。

他的身材无论什么时候看到都会由衷的感慨一句完美!

不敢多看,担心看的出神再被叶以深直接扑到,立刻就钻到了浴室里。

夏晴天洗着澡,有些不想出去。

其实在刚刚吐的时候她就想到可能是怀孕的缘故,如今叶以深在外面,她很担心会影响到胎气。

平常她肚子里的宝宝是很乖的,对她丝毫没有什么影响,这样肯定是因为宝宝不舒服了。

虽然查到可以适当的做那种事情,但是夏晴天还是很惆怅!

就这样磨蹭了很久,叶以深直接在床上喊道:“要我去帮你吗?”

他等的快没有耐心了!

夏晴天赶忙拿起衣服穿好,喊道:“来了,来了!”

从里面一出来。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抱在了怀里。

叶以深的皮肤十分的滚烫,夏晴天一触碰到就觉得灼烧到了一般,却只能老老实实地被他抱上了床。

“洗这么久?”

叶以深说着,就直接吻住了她!

夏晴天的身子一僵,红着脸辩解道:“要洗的干净一些。”

“是吗?那我检查一下,到底干不干净!”说着,手就有了动作。

夏晴天知道现在她就像是案板上的鱼肉了,可以说是任叶以深宰割。

用力了咽了一下口水,不抱任何希望的问道:“我有些不舒服,可以不吗?”

叶以深早就按耐不住了,他很久都没有尝过夏晴天的味道了!

而且在等待的时候他已经有了感觉,要是再等下去,岂不是要焚身了?

“乖,我会很温柔的。”

叶以深知道每一次夏晴天都会十分的紧张,所以动作非常的轻,温柔到了极点。

夏晴天虽然十分配合,但是理智还在,担心肚子里的孩子,她死死的抿着唇,双眼紧闭。

叶以深见她这个样子,眉宇就皱了起来。

想到刚刚她吐的那么痛苦,还说胃疼,最终还是停在哪里,没有继续动作。

察觉到叶以深没有动,也很不舒服,就不自在的扭动了一下腰肢,同时眯起眼睛去看叶以深。

只见叶以深的脸色格外的难看,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然后……耳边就想起了叶以深无奈又隐忍的嗓音:“乖,别动。”

夏晴天还没反应过来,就隐约听到了一声叹气。

他是就准备这样睡觉了吗?

不过夏晴天明智的什么都没有问,万一问不好再惹祸上身。

她可不想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闪失……

虽然现在很排斥叶以深,但是不得不承认,在叶以深的怀里,夏晴天还是很有安全感的。

仿佛他把所有的危险都隔绝在外一般。

不想其他的话,的确是一个不错的伴侣。

夏晴天今天也很累的,虽然说当明星拍东西在很多人看来很轻松,但是拍摄的时候一个镜头要不断的重复,一个神情不对都要被卡。所以也可以说是身心俱疲。

所以在叶以深的怀里没多久,夏晴天就睡着了。

这样的夜晚,有些温馨,有些浪漫,有些让人沉醉。

第二天一早,夏晴天还没来得及睁开眼,就被一阵毛手毛脚给打扰醒。等睁开眼睛一看,果然是叶以深。

懒洋洋的翻身准备继续睡。叶以深却说道:“起床吃饭了。”

“我不想吃。”好不容易睡一个好觉,她真的是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拒绝起床!

闻言叶以深一挑眉:“那就让方毅在哪里继续跪着吧。”

方毅?

她都忘记了!

顿时就清醒了大半,方毅已经跪了一夜了,在跪下去出事怎么办?

虽然明知道自己不起来叶以深也会让方毅起来,他分明就是威胁自己,但是经不住威胁的夏晴天还是选择了起床。

看着夏晴天穿衣,他说道:“今天有件事情要你和我一起,所以要准备一下。”

“我和你一起?”夏晴天还以为她听错了呢。

出席宴会吗?只是这样的事情不应该去找白依灵吗?

看着夏晴天诧异的神情。叶以深没有多说,也开始穿衣服。

他是准备给夏晴天一个惊喜的,说出来还有什么意思?

只是这个惊喜藏着掖着,反倒是让夏晴天觉得都是惊!

总觉得有什么陷阱在等着自己!

战战兢兢的跟着叶以深下楼,她不断的思考要不要说自己不舒服不去?

不会是传说中的鸿门宴吧?

正想着,就看到了一脸疲惫的方毅,似乎还有一些病怏怏的。

叶以深扫了他一眼,冷喝道:“回去自己反省吧!”

方毅赶忙低头答是。只是起来的时候因为跪了太久一时间有些站不稳,多亏了一旁的夏晴天眼明手快的扶了一把,小声说道:“先去休息一下吧。”

虽然很小声,但是叶以深还是听到了,不过是不想说而已,所以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其实夏晴天原本是想让方毅坐在沙发上休息一下,再顺便吃一些东西。只是叶以深在。他最讨厌别人忤逆他,所以让方毅这样做,简直就是把他往火坑里推。

所以夏晴天选择了沉默。

王管家上前帮夏晴天搀扶起方毅,说道:“少奶奶,我来吧。”

“慢一些。”王管家毕竟年龄已经大了。

松开手,夏晴天看到桌子上的东西,没有什么胃口。

好像自从昨天开始,她才有了孕妇的感觉。恶心,没食欲。

想到昨天的熬的粥应该还剩下一些,就想去盛一碗出来,几步来到厨房,就看到了摆在台子上的一碗粥。

是她昨天留下给方毅的……原本她下来的时候看到方毅面前的粥不在了,还想着是方毅喝下了,没想到只是送到厨房了。

叹了口气,伸手将满满的一碗粥倒掉。然后拿出了一只新碗,盛了一碗饭。

反正一直在保温,温度刚刚好,盛出来就可以吃。

见夏晴天去盛了一碗剩饭出来,叶以深不由的一皱眉:“为什么要吃这个?”

“你做的太好吃了,我念念不忘的,不舍得浪费。”

虽然夏晴天的话带着半敷衍的意味在,但是叶以深还是很满意这个回答的。

全然忘记了这粥并不是他熬的。

夏晴天坐在桌子面前吃着碗粥的小米粥,虽然是隔夜的,但是一直保温,味道格外的好!

糯糯的小米吃在口里,立刻就融化了,夏晴天顿时就胃口大开!

带着吃了不少其他的东西,不一会儿就吃饱了。

只是刚刚吃饱就被叶以深叫了出去,夏晴天坐在车上,觉得刚刚吃的东西都卡在了喉咙里,他不会是想卖了自己吧?

一边想着,车子就开动了。

夏晴天靠着窗户,克制着睡意,想着如果等会发现不对劲可以直接跑掉!

但是转念一想,只要叶以深想卖了她,也不是她醒着就能改变的事实……

想到这一点,夏晴天就安然的闭上了眼,反正不管是醒着还是睡着都改变不了事实,不如睡一会儿。

发现夏晴天闭上眼之后,叶以深直接就把她的脑袋扳向了自己的肩头。

夏晴天也懒得动,就由他了。

反正靠在肩膀上比靠在车窗上舒服多了!

不知道车子开了多久,叶以深接了一个电话,这个时候夏晴天已经睡得迷迷糊糊的了,只是隐约中听到了白依灵的名字。

恍惚中夏晴天就开始仔细的听,就大概听明白,叶以深在帮她找戏拍。

顿时夏晴天的心中就五味陈杂的。

果然,被偏爱的,才会有恃无恐。

夏晴天虽然不想靠在他的肩头了,但是一想到醒过来就又要和他对视,还要说话,所以干脆就这样一直装睡了下去。

叶以深的确是在帮白依灵安排戏约,也是因为没有让她拍自己公司的广告,算是一个弥补。

如果夏晴天醒了,他肯定会说清楚的。只是看着夏晴天靠在自己的肩头的睡颜那么的美,就想着夏晴天可能没有听到,也就没把这件事当回事。

车子行驶的很平稳,很快就到了,察觉到车子听了下来,夏晴天忽的就睁开了眼,然后默默地准备下车。

一旁的叶以深倒是没想太多,权当是刹车弄醒了她。

下车之后立刻就有一群人迎上来,恭恭敬敬的站在两排喊道:“叶少,叶太太!”

什么情况?

夏晴天抬眼看到了‘婚礼’两个字,顿时身子就僵住了,一只脚已经下了车踩在地上的她就想把脚收回去。

叶以深想干什么?

“还不下来难道等着我抱着你进去吗?”

“你来这里干什么?”夏晴天情急之下,没有过脑子就脱口而出:“是要和白依灵办婚礼,叫我来当参谋吗?”

听到她这样的傻话,叶以深都不想听,直接拉着她的手腕,就把她从车里拖了出来。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真的很想打开这个女人的脑袋看看里面都在想什么!

看着叶以深和夏晴天走远的背影,两个年轻的小姑娘就讨论起来:“看起来叶少和他太太的感情还不错呀!”

“没听刚刚还说白依灵吗?唉,有钱人的世界我们不懂。”

就在她们八卦的时候,身边年龄大一点的同事低声呵斥道:“八卦什么?是不是不想做了?”

闻言,两人立刻就不说话了。

此时的夏晴天正如坐针毡,虽然身边的人都笑脸相迎的,但是夏晴天却觉得完全就是算计自己的笑啊!

“你来这里到底是干什么?”夏晴天看着面前的册子,翻都不想翻开。

“只是忽然想起来还没有给过你一场婚礼,也是时候补一场给你了。”

“什么?”

虽然夏晴天昨天拍戏的时候还有些抱怨叶以深根本没有和她办婚礼,但是真的要办的时候,夏晴天是拒绝的!

他们都要离婚了,再办什么婚礼不是多此一举吗?

“不用了,我觉得这样就挺好的!”夏晴天的说着被口水呛到,剧烈的咳嗽起来。

“我也觉得办婚礼挺好,不过今天的主要是另一个。”

叶以深打了两个响指,立刻就有人上前对夏晴天笑盈盈的说道:“叶太太,这边请。”

“是什么啊?”夏晴天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办婚礼还不是今天的主要?

难道今天的主要有更劲爆的消息?

“去了不就知道了。”叶以深神神秘秘的,给了站在夏晴天身边的店员一个眼神,他们立刻就明了的将夏晴天连拉带拽的从凳子上扶了起来。

夏晴天挣扎无望,也只能认命。

反正这里是搞婚礼的地方,应该不会把自己怎么样吧?

就在她想着的时候,已经别拖到了衣帽间,身边的人毕恭毕敬的:“叶太太。请挑选婚纱。”

“婚纱?你可能误会了,我没有要挑……”

“这是叶少吩咐的。”虽然夏晴天很排斥,但是那个店员还是很尽职尽责:“等会儿您要和叶少去拍摄婚纱照,所以要挑选三到六套。”

“婚纱照?”

夏晴天怀疑自己听错了!

这个叶以深好端端的发什么神经,又是婚礼又是婚纱的,在盘算什么?

“叶太太?”见夏晴天就站着,一动不动的,就询问到:“您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

夏晴天知道他们也是听从叶以深的,就算为难他们也不能改变叶以深的想法。

叹了口气,夏晴天也只能认命。

拍就拍吧!

只是希望婚礼就不要了。

这段时间忙着其他事情,进书房的事情都被耽搁了,这次回去一定要继续努力!赶在婚礼之前救出来白帝,然后和叶以深决绝的离婚!

这样想着,心里也算是舒服了一点。

看着眼前的婚纱,随便的指了三套,说道:“就这三个吧!”

“不多选一些吗?”虽然夏晴天很敷衍。但是店员还是很尽职尽责:“您看这一件,是新推出的天使系列。”她一边说着就一边上前一步,给夏晴天看手边的婚纱。

夏晴天只是扫了一眼,就说道:“不用了。”

婚纱很美,但是一想到是和叶以深拍,而且自己和叶以深的缘分也就到此了,情绪就有些低落。

能少选就少选吧。

“好,那您是先换衣服还是先化妆?”

“化妆吧。”夏晴天觉得自己看着这些衣服。心里就烦。

店员从善如流,直接就将夏晴天领到了隔壁的化妆间。

化妆打扮其实是很麻烦的,虽然夏晴天的底子好,但他们还是一丝不苟的。

“叶太太,《倾城》是您演的吧?”一个年轻一点的女孩在一旁问道:“见过那么多的明星,只有您是真人比电视上漂亮的。”

对于这话,夏晴天只是笑了笑。

身边的女孩到底精力充沛,继续说道:“我特别喜欢您。还有秦亦朗是我男神!但是听说秦亦朗现在被封杀了,是真的吗?”

“什么?”夏晴天一皱眉。

这让在一旁负责的化妆的人冷汗都下来了,呵斥道:“没看到我在给叶太太化妆吗?出去!”

被呵斥之后,女孩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叶太太,您多见谅,刚刚来的孩子,不懂事。”

他们这里是高端场所,无论是明星还是富豪都接待过不少。他们的脾气多少都有些大,刚刚夏晴天皱眉,她生怕哪里得罪了这个传闻中的叶太太!

“没关系。”夏晴天虽然这样说着,但是心心念念想的都是刚刚那个女孩的话。

秦亦朗被封杀了?

什么情况……昨天一起拍戏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

不会是叶以深做的吧?

想着实在是有些坐立难安的,就对身边给自己的化妆人说道:“我能去拿一下手机吗?”

夏晴天说着,立刻就有人帮她把包递过来。

她伸手从里面拿出来了手机,然后就开始去搜索关于秦亦朗的消息。

原来,原本已经定下是秦亦朗的一个电视剧。宣传忽然就换成了其他男星。不仅如此,两三个代言也忽然换人,要是往常这也没什么,无非就是合作结束罢了。

但是短短的一天发生了这么多的变故,实在是让人不能不想到被封杀!

皱着眉头,夏晴天先是给秦亦朗发了一条短信,等来等去却都没有等到回复。

这个时候化妆师说道:“叶太太,已经化好了。请您去换衣服吧。”

她立刻起身就奔到了换衣室,不过并没有换衣服,而是给秦亦朗打了电话。

随着电话里的嘟嘟声,夏晴天的心也有些忐忑。

秦亦朗一向很开朗乐观,应该不会想不开吧?

正想着,那边就传来了一个有些疲惫的声音:“晴天?”

“秦亦朗,你怎么样?还好吗?”

“我能怎么样?你该不会是看到了网上的那些风言风语过来安慰我的吧?”秦亦朗笑了一声,立刻就猜到了夏晴天为什么会突然给自己打电话。

“难道只是风言风语吗?”

夏晴天总觉得这事情和昨天的事情有关,不是叶以深在捣鬼,就是白依灵在使坏!

“当然啦,你就放心吧。”

“那你怎么这么的疲惫?”

“只是刚刚拍完戏,今天起的太早了。有两个代言是早就商议好解约的,至于那个电视剧,应该是在和我经纪公司谈薪酬的时候没有谈妥吧,反正我也不是很喜欢那个剧本。”

原本是夏晴天来安慰他的,但是到头来,倒是成了他安慰夏晴天。

不过不管怎么样,得到了秦亦朗确切的回复,她也就松了口气。

她不知道的是,挂断电话,秦亦朗就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他的经纪人在沙发上坐着,语气里有些不满:“昨天都说了让你不要招惹白依灵!”

“正好,休息一下。”他修长的手臂挥舞了一下。

听到这话,他的经纪人只能叹了口气。

摄影棚。

夏晴天穿着身上的裙子走起路来很不方便。

虽然只是随便挑了三件,但是这里的婚纱品质都很高,穿在身上格外的上档次!

拍摄婚纱的时候很多人都要化浓妆,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衬托起挑人的纱裙。但是夏晴天脸上的妆绝对不能算是浓妆,只是格外的精细。眉眼如画,仿佛刚刚从画中走出来的女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