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不想和你举办婚礼/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之前叶以深见过她穿白裙的样子,却还是被惊艳了一下!

美的人,有千万种美法。

夏晴天只觉得这件衣服露的太多,手一直捂在自己的胸口。

早知道就看一眼再挑了,这个深V的真不适合自己!虽然她也算是波涛汹涌,却没有暴露在外的习惯。

“没想到你喜欢这个风格。”只是再捂也无事于补,来到叶以深身边的时候就听到了他的调侃。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夏晴天就翻了个白眼,忿忿不平。

“没关系,我会慢慢了解的,特别是晚上。”说着,他一把就勾住了夏晴天细细的腰肢,可以说是盈盈一握,提高了声调说道:“开始吧!”

夏晴天虽然是拒绝被叶以深这样抱着的,但是知道只不过是在拍照,如果不配合,他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于是也只能老老实实的被他抱着,偶尔被还揩一把油。

“叶太太,您的面部表情不要太紧张,放松一些。”摄影师用‘紧张’形容简直委婉。

毕竟夏晴天现在的神情,说是遇到了什么不幸都有人相信!

闻言叶以深看了她一眼,问道:“你很紧张?”

“有吗?”其实她自己都没察觉自己一直没有笑。摸了摸自己的脸,干笑了两声:“可能是第一次拍没经验吧……”

“你还想第几次?”剜了她一眼,叶以深压低声音威胁到:“如果你还不能笑出来的话,我会帮你去一个隐蔽的地方放松一下。”

“不用了!”

“反对无效。”

说着,叶以深正了正身子。

夏晴天知道他帮自己放松的方法绝对不是什么好法子,立刻就也进入了状态。

权当身边的合作的男演员!

他不是叶以深,他不过是一个长得像是叶以深的男演员!

这样想着。神情就松散多了。

两人的长相随便一拍就是大片的既视感,所以进程十分的顺利。

虽然只是拍照,但是要换衣服,摆姿势,每套衣服还有不同的妆容,所以是格外的浪费时间的。

纵然一大早他们就来了,也是一直拍到晚上才结束!

幸亏跟着叶以深不用挨饿,中午的时候吃了一顿极其好吃的大餐!

“累死了。”

夏晴天此时已经换上了自己的衣服,脸上的妆也洗掉,靠在沙发上放松自己的脚踝。

高跟鞋果然是为了折磨女人发明的!

这个时候叶以深走到了她的身后,细细的看着她的脸。

怎么看这张脸都是不化妆的时候更顺眼!

原本闭着眼的夏晴天察觉到有人靠近在看自己,直接就睁开了眼,却看到了叶以深的那张俊脸!

身上的所有疲惫立刻就都消失了,端坐了起来。神情有些不自然:“你想干什么?”

“干你。”

叶以深十分的言简意赅。

伸手捧住了她的下巴,然后低头就吻了上去。

他早就想这么做了!

只不过碍于刚刚那么多人看着,而且她的口红也涂得格外的厚重,让他有些无从下口。

夏晴天挣扎着躲闪开:“这里可不是你家!”

“那你的意思是在我家就可以?”叶以深说着已经坐在了夏晴天身边。

虽然夏晴天一直有些躲避他,但是只要可以看到夏晴天,他的心情就格外的好!

而且很多次叶以深都是故意在挑逗她,想看看她慌张的反应。

“你!”夏晴天瞪大眼,知道如果自己反驳,叶以深很可能会把她就地正法,所以只能怏怏的选择了闭嘴。

“饿了吗?”夏晴天吃瘪的神情每次都能戳中叶以深的笑点,他勾了勾嘴角问道。

夏晴天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

虽然中午吃了很多,但是这么辛苦,她早就饿了!

“新开了一家法国餐厅,我带你去吃。”叶以深说着就自然的拉起了夏晴天的手,只是夏晴天却一动不动的。

“我不想吃法国菜,我想吃肉夹馍!”她格外的怀念脆脆的馍夹着多汁美味的肉,只是想一想口水就要流出来!

难得夏晴天说她想吃什么,叶以深思量了一下说道:“那我明天带你飞到西安。”

如果没记错的话,肉夹馍好像是哪里的特产。

“那我就不想吃了!”夏晴天眼中闪过了一丝亮光:“我知道一家特别好吃的,你开车的话要不了多久就会到了!”

“好。”叶以深很是迁就的答应了下来。

毕竟她的眼神,让人根本没有办法拒绝!

夏晴天顿时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原本懒洋洋的神情也变得迫不及待了起来,最重要的是原本是叶以深拉着她的手,如今成了她拉着叶以深往外走。

毕竟在美食面前,所有的芥蒂都可以暂时放一放。

叶以深很享受被夏晴天拉着走的感觉,只是很快就到了车子旁边,夏晴天立刻松开了他的手上了车。

为什么要把车停的这么近?想着,叶以深就瞪了开车的方毅一眼。

方毅顿时惊起了一身冷汗。

原本给叶以深开车的不是他,他应该在家休息,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过错,方毅就马不停蹄的过来当司机了。如果知道会让叶以深不爽,他肯定不会来啊!

他心里再苦,表面上也不能表露,就小心翼翼的问道:“主子,少奶奶。去哪?”

“先往前走!”夏晴天丝毫没察觉叶以深的不爽,兴致勃勃的开始和方毅指路。

虽然一路上夏晴天心心念念的想着好吃的白吉馍,却还是忍不住偷瞄了一旁的叶以深好几眼。

实在忍不住就问出了自己心里的困惑:“你为什么忽然要来和我拍婚纱照,而且还要办婚礼?”

“我高兴。”

叶以深一句话就让夏晴天无言以对了,的确,这个人做事从来都是只随他自己的心意!

他高兴做什么就做什么,才不会管别人高兴不高兴。

摸了摸鼻子。夏晴天又问道:“那婚礼能不办吗?”

“为什么?”不出意料叶以深的神情就不爽起来,看夏晴天的眼神仿佛能把她直接扔出去似得。

“因为办婚礼要自己的家人朋友过来,夏家你是知道的,而且我也没有什么朋友。”夏晴天说的不过是一部分原因。

她可是不敢和叶以深说,因为自己不想把人生第一次婚礼给他!因为两人马上就要离婚了,婚礼办了也白办。

要说她实话实说,叶以深可能会直接把她掐死。

只是想一想。就觉得脖子有些疼。

“没关系,我父母也都不在,所以夏家没人来也可以。”叶以深早就想好婚礼的诸多事宜:“我也没有什么朋友,只要邀请你同学过来就可以了。”

“那你不怕外界给白依灵施压吗?”

都知道白依灵怀孕的消息,如果叶以深和她举办婚礼,到时候外界肯定觉得是在打脸白依灵。

“我有我自己的办法。”

叶以深已经想好,就把白依灵送到国外。让她继续在国外发展。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爱的夏晴天,已经没有多余的爱给白依灵了。

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虽然只是一个意外,但是叶以深也会负责。

夏晴天觉得叶以深说这话的时候就是一个人渣!

虽然白依灵也好不到哪里去,到现在这个局面也是自作自受……那也改变不了叶以深在夏晴天心中是个人渣的事实。

就在她还想说什么的时候,车子停了下来,方毅问道:“少奶奶。是这里吗?”

随着方毅的话,夏晴天看了一眼外面。

外面的人很多,吵吵闹闹的,有些嘈杂。

诸多摊贩挂着散发黄光的灯泡,卖力的赚着钱。顿时,夏晴天的心情就好了起来!

反正和叶以深讲道理也没有用,不如就好好的大吃一顿!

打开车门跳下了车。自顾自的说道:“这条街就在我们学校后面,每次晚上的时候就会有学生三三两两的过来聚餐!好久没来过了!”

说着走出了两步才察觉叶以深没有跟上来,回头看着还在车上坐着的叶以深挥了挥手:“下来啊!”

“……”看着地上都是黑乎乎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叶以深觉得无从下脚。

他觉得自己还是很接地气的,只是……正想着,一个油乎乎的塑料袋就随风飘到了车里,正好落在叶以深的脚边。

“我觉得还是我们明天去西安比较合适。”

这里的东西真的不会吃死人吗?

“如果你不去我就自己去了!”夏晴天翻了个白眼,叶以深果然不是正常人。美食到了嘴边都不吃。

见夏晴天几步跑远,叶以深咬牙切齿的,想一脚把脚边的塑料袋踢开,却被塑料袋包住了鞋头,怎么都甩不掉。

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看着前面的方毅,说道:“把这个东西从我的鞋上拿掉!”

方毅觉得叶以深的语气里都是抓狂。

毕竟自家主子是有一些洁癖的……

虽然叶以深整个人都处在崩溃的边缘,却还是下了车,几步跟到夏晴天身后。

夏晴天见他来了,就对老板说道:“再加一个肉夹馍和一碗小馄饨!”

“打包。”叶以深在她身后加了一句。

“打什么包?在这里吃才是最好的!”好不容易来了一次的夏晴天当然不会选择打包,看着一眼里面:“还有位置,快来快来。”

就在她说话的时候,她的人已经窜到了里面坐了下来。

叶以深有些窒息……

坐在夏晴天对面,叶以深修长的手指指着她:“如果你病死了,我是不会管的!”

“怎么可能。”夏晴天翻了个白眼。

“难道你们学校都不管理的吗?”如果非要形容这里,叶以深只能想到:脏乱差。

这三个字简直就是为这里量身定制的!

“这不是很正常吗?”

正准备反驳几句,夏晴天就听到了背后有人叫自己。

一回头,是自己的同学。

“好长时间没有看到你了!这位是?”她身后站了一群人,看样子是一起来吃晚饭。

这些人有些夏晴天眼熟,有些好像根本没见过,所以夏晴天礼貌的微笑了一下。

“这是……”只是面对这个同学的询问,夏晴天觉得如鲠在喉,要怎么回答?

朋友?男朋友?还是不认识?

还是说朋友比较好吧?

“我是她老公,叶以深。”就在夏晴天纠结的时候,叶以深不紧不慢的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你们好。”

顿时他们这些不明事理的年轻人就沸腾了,女的感慨叶以深的帅气,男的感慨这竟然是叶以深!

只有夏晴天默默的不说话,这些肤浅的人,总是看不透事物的本质!

不知道叶以深是一个多么差劲的男人!

想着,肉夹馍和小混沌就上来了。

叶以深此时被人围着问东问西的,他格外有耐心的一一解答。夏晴天不想这么多人围着,就说道:“方毅还没吃的东西吧?我去给他送一份。”

“不用,等会给他打包就好。”说着又露出了一个完美的微笑:“不好意思,我们要吃饭了。”

大家毕竟都是大学生,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顿时就点了点头。和夏晴天寒暄了几句离开了。

夏晴天拿着勺子搅动着没有香菜的混沌,撇了撇嘴,叶以深在外人面前总是完美无瑕。

如果他对自己也像对这些外人一样彬彬有礼,他们也不会走到这一步吧?

而叶以深以为她是介意自己刚刚说的话,反问道:“难道我不是你老公吗?”

“是。”

夏晴天没声好气的拉长了语调,其实她很想说不是的。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

“我怎么知道我回答什么才能让你满意?”夏晴天不去看他,一口吃掉了一个小混沌:“万一说的不该说的话,受罪的还是我。”

她的语气没有什么起伏,却让叶以深蹙起了眉。

自己在她心里这么的苛刻吗?

思量了一下,沉稳的开口道:“以后你乖一点,不要总想着离开,我再也不会对你不好了。”

夏晴天没回答,而是拿起了身边的肉夹馍开始吃。

怎么吃都有些不是滋味,鼻子里总酸酸的。

她和叶以深,可能没有以后可言了。

不过在叶以深看来,夏晴天吃的格外的专注,也就拿起了手边的肉夹馍吃了一口,味道出乎意料的好吃!

夏晴天原本还准备逛一逛这条小吃街买点其他东西吃,如今吃完了面前的东西,被影响了情绪,也没有什么心情了,就清了清嗓子,喊老板来结账。

“十六!”老板吆喝了一声,夏晴天就去摸自己的钱包,然后猛然发现,钱包里没钱!

自从叶以深在一起之后,带钱仿佛也没什么用。

所以她渐渐的就养成了出门不带钱的习惯。

看向了叶以深,低声说道:“我没带钱。”

“刷卡。”叶以深十分的财大气粗:“随便刷。”

在他这样说的时候夏晴天抿了抿嘴:“你觉得这里能刷卡吗?”

况且就十六块,刷什么卡?

“那我可以给他开一张支票。”

“你是认真的吗?”夏晴天的眼角明显的抽搐了一下,叶以深难道不知道钱是什么吗?

“算了。”看来叶以深是靠不住了:“我去找方毅!”

走之前还又要了一个肉夹馍,对叶以深嘱咐道:“你不要乱跑。”

“难道你还担心我会丢掉吗?”

“不,我担心老板以为我们吃霸王餐。”夏晴天说着就走了出去。

来到车旁边,敲了敲车窗,对里面的方毅说道:“方毅,给你!”

“谢谢少奶奶。”

方毅顿时有些受宠若惊的。只是还没吃就听到夏晴天说道:“我和叶以深都没带钱,你能不能借我点钱?”

方毅立刻打开了车前面的一个夹层,里从里面抽出了一张百元大钞说道:“主子出门从来不带钱的,而且他估计一辈子都没有来过这种地方吃饭。”

“这不是来了嘛。”夏晴天接过钱,一边挥手道别一边说道:“而且你们主子挺开心的,所以这钱算他借的,然他还!”

看着夏晴天的背影,方毅啧啧了两声,主子对她的好他们这些外人都看在眼里。

只是当初主子伤她伤的太深,如今还有一个白依灵横插一脚,估计想平平淡淡的过日子,难上加难啊!

夏晴天不知道方毅的感伤,回到了那个小店,然后就看到了叶以深被一群女人的围着……

什么情况?

几步上前。还没走进就听到一个女声:“你就留一个联系方式,难道还怕我骚扰你?”

“我怕我太太不让我上床睡觉。”说着叶以深就看向了夏晴天,眼中的宠溺丝毫不掩饰。

顿时那些女人就唏嘘了一声,作鸟兽散了。

夏晴天攥着手中的钱,他这是被搭讪了吗?

叶以深一脸无辜的说道:“我就在等你,她们就过来了!”

“那你怎么不让她们帮你付钱?”夏晴天不怀好意的问道:“你说我现在过去把你的联系方式卖给她们,能卖多少钱?”

她倒是不介意这群人骚扰叶以深。反正叶以深的烂桃花已经够多了,不介意再多一些。

“后果自负。”叶以深轻飘飘的四个字,就让夏晴天老老实实地付了钱。

早知道就不过去了,白白当了一次挡箭牌不说,反而还被威胁。

坐在车上,叶以深说道:“我刚刚表现的那么好,难道你不准备给我一些奖励吗?”

“奖励你晚上可以和她们去约会。”夏晴天看着外面的夜色。漫不经心的随口说道:“晚上的城市,真的很美。”

“是很美。”叶以深看着夏晴天,意有所指的说道。

她看着窗外的风景,他看着看风景的她。

气氛一时间十分的融洽,方毅这次很机智的把车速放慢,还绕了很远的远路。

外面灯火阑珊,伴随着平稳的车速。夏晴天就渐渐的有了睡意。

一直等快要睡着,车子才停了下来。

方毅下来给叶以深打开车门,叶以深抱起夏晴天就下了车。夏晴天其实还是有一些浅浅的意识在的,就在叶以深的胸口蹭了蹭,含糊不清的问道:“到哪里了?”

“到家了。”夏晴天那一个小动作,让叶以深的心仿佛融化了一般。

如果怀中的小人一直都像现在一样听话多好!

轻手轻脚的将她抱到了她的房间,王管家看着。对身边的方毅说道:“看样子两人的关系现在不错啊!”

“我估计少奶奶对主子还是心存芥蒂。”虽然方毅长这么大还没有谈过恋爱,但是看人还是很准的。

“你这话要是让少爷听到了,估计这双腿就也不用要了。”王管家看了他一眼:“那么大的人了,做事还毛毛躁躁的,要不是少奶奶替你求情,你还能在这里活蹦乱跳的?”

王管家的话让方毅的膝盖一疼,忍不住就叹了口气。只希望少奶奶不要走啊!

不然以后犯错了,就没有替他求情了!

房间里。

夏晴天在被放到床上的时候睁开了一半的眼睛,脸色有些难看:“我有些恶心。”

“我说吃了就会生病,你还不相信!”叶以深顿时就皱起了眉头,借机发挥的说道:“所以以后去哪吃饭都要听我的!”

夏晴天觉得肯定不是白吉馍有问题,绝对是肚子里的孩子又折腾人,起身就去向了浴室。

有了昨天的前车之鉴,叶以深这次没有阻拦她。

夏晴天来到浴室就开始吐,叶以深看着床头柜上的抽纸,就拿了起来准备给夏晴天送过去,但是却发现抽纸盒子下面放着一个小东西。

拿起来一看,赫然是半截铁丝。

铁丝?

叶以深顿时就觉得脑海中闪过许多东西。

半截……另外半截,是不是他在哪里见过?

就在他思考的时候,夏晴天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看到他手上东西的时候,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那原本是一根铁丝的,但是被她分成了两截,这一半为了好找,就放在了抽纸盒下面。

至于另外一半,在上次撬叶以深书房锁的时候,就不知道掉在哪里了!很可能就是掉在了他的书房!

“你拿我的铁丝干什么?”

夏晴天说出这话就开始后悔了,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