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如果不介意,那就再来一次/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太激情所以塌了吗?

为了不让自己摔下去,夏晴天赶忙手脚并用的缠住叶以深,特别是一双腿,勾住叶以深的腰肢,紧紧的。

也幸亏叶以深有力,没有松手。

只是伴随着她的缠绕,感觉也越发的明显。被这样一吓再加上如此的刺激,叶以深顿时没有了一丝的兴致,都释放了出来。

夏晴天自然是更加没感觉了。

吓都吓死了!

就在叶以深准备将夏晴天抱到里面床上的时候,听到门口秘书担心的声音:“总裁,您还好吗?”

夏晴天原本已经平静下去的内心再次沸腾了起来,他不会忽然进来吧?

那自己岂不是要被看光光?在做什么也会被发现?

这些想一想,夏晴天就默默的又抱紧了叶以深。

“没什么。”叶以深的语气一沉,低声说道:“如果你再这样的话,我不介意再来一次。”

“那你倒是出来啊!”夏晴天还觉得很不舒服,很别扭!

没想到叶以深却十分有理的说道:“我就喜欢这样!”

“……”

无法作答,夏晴天只好装作没有听到。

回到床上,叶以深把抽纸放在身边,然后给自己和夏晴天擦拭着,说道:“休息一下,我也准备一下,我们去吃饭。”

“好。”夏晴天躺在床上,身子很放松。

手边的工作大概处理完,还是有种成就感的!

想着,忽然听到有手机震动的声音,随即叶以深就把她的包帮她拎了进来,丢在床上的时候有些嫌弃的问道:“你的包是什么牌子的?”

“淘宝买的。”她不喜欢太花哨或者是厚重的配饰。所以就随便买了一个帆布包上班用。

简单又实用!

只是听到这个回答之后的叶以深露出了更加嫌弃的神情。

拿出手机看到是秦亦朗打来的之后,就清了清嗓子,说道:“你不是要准备吗?顺便帮我找一件衣服……”她的衣服刚刚已经被叶以深蹂躏的不能穿了。

但是还是主要想支开叶以深,他对秦亦朗似乎还是有些不友善。要是被他看到电话是秦亦朗打来的,可能就不能接了。

万一秦亦朗有什么急事怎么办?

好在他并没有多想,直接就出去了,夏晴天这才小心翼翼接通了电话。

“晴天,方便吗?”

“还好,怎么了?”夏晴天有些期待秦亦朗能给自己一个好消息。

都过去那么多天了。事情也应该尘埃落定了吧?

“听说叶以深给我投资了不少影片,谢谢你。”

“又不是我出钱。”

夏晴天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秦亦朗可以肯定,绝对是她做了什么,叶以深才会帮他!

不然凭叶以深对他的态度,不踩一脚就算好的了!

只是也清楚夏晴天不是一个居功自伟的人,于是就没有多说,而是说道:“差不多都解决好了,我想请你中午的时候吃顿饭。”

“中午?”夏晴天看了外面一眼,叶以深好像出去了,刚刚还答应了他一起出去吃饭,如果出尔反尔的话,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吧?

“不方便吗?”秦亦朗还是一如既往的善解人意,听出了夏晴天的迟疑,立刻就表示:“那明天也可以。”

“好,那就明天。”反正手边的工作已经做完了,明天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吧?

有寒暄了两句,夏晴天听到叶以深进来。赶忙挂断了电话。

只是两手空空,并没有拿什么衣服。

叶以深径直的来到她身边,说道:“我让贺秘书去买了,很快就会回来。”

“公司不是有工作服吗?给我一套就可以了,反正马上就回家了,也不去什么地方。”

“你好歹也是我妻子,就不能注意一下形象吗?”说着,叶以深又看向了夏晴天的包。

夏晴天不满的把手边的帆布包拿在了手里:“我走的是青春美少女风!”

“刚刚谁给你打电话。”叶以深实在不能去看那个丑丑的包,干脆就挪开了视线。

“推销电话。”

夏晴天撒了个谎。

既然叶以深不想她和秦亦朗联系,被知道的话,只会惹他不高兴。

“推销什么的?”叶以深的眼神虽然不在那个包的身上,却在夏晴天身上来回打量:“夫妻用品?”

“保险!”夏晴天伸手抓起被子挡在了自己身前。

叶以深看着她的耳朵变红,正准备继续调侃两句,就听到了门外贺秘书的声音。

他起身走了出去,然后打开了门,接过衣服正准备进去,就听到贺秘书说道:“总裁,刚刚我在下面碰到了……白小姐。”

“白依灵?”叶以深一蹙眉。

“是的,好像被保安拦了下来,您看……”

秘书拿不准叶以深在想什么,所以说话的时候总是留着很大的余地。

要是之前白依灵可能还能仗着和夏晴天长得像溜进来,但是如今,别说保安了,就连扫地的保洁都能清楚的分辨两人。

“拦着吧。”叶以深说着,就走了进去。

白依灵如果上来又要纠缠一番,好不容易和夏晴天缓和的关系又要破裂。

想着,叶以深就没打算和她见面。

把衣服递给夏晴天,正准备开口催她穿衣服,然后自己在一旁一饱眼福,电话却响了起来。

不是别人,正是白依灵。

叶以深看了夏晴天一眼,然后起身去了外面。

夏晴天倒是不好奇是谁,毕竟叶以深业务繁忙的,拆开了面前的衣服打量了一下。简单又洋气,身为一个男人,贺秘书的眼光真是不错!

“喂。”此时的叶以深躲在角落里,有意把声音压低。

“以深,我现在在你公司,你有空吗?”

“最近事情有些多,需要什么你直接找方毅就好。”

根本不给白依灵约自己的机会,叶以深就把话都说到了绝路。

“你说要我出国的事情我想了想,有很多话想和你说,我们见一面好吗?”白依灵的语气里都是楚楚可怜,不去看就知道她现在的神情多么的我见犹怜:“最近发生了很多,我有些疲惫了。”

秦亦朗是翻身了。但是白依灵却又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当初在韩晓公司为难秦亦朗的视频不知道怎么传了出来,洗白了秦亦朗耍大牌的传闻,却给她扣上了难伺候的帽子。

在加上之前仗着自己的咖为和背后有叶以深,白依灵不知道得罪了多少导演剧组还有媒体。刚刚平复下来的小三上位的消息,又掀起了耍大牌的风波,白依灵真的是有些身心俱疲!

“有什么话,就在电话里说吧。”

“我想见见你,不然我是不会甘心离开的!”白依灵的语气里都是坚决:“如果你不见我,我就在这里一直等。等到你见我!”

后面的威胁对叶以深来说是没有什么用的。

她在前门等,叶以深可以走后门,在后门等,可以走前门。除非她白依灵有分身术,不然就算等一辈子,叶以深不想见,就可以不见。

但是前面的话,还是让叶以深思量了一下的。

毕竟白依灵对他还好,当初怎么说都救了他命。如今还有身孕,于是就松了口:“你去休息室等我,我现在过去。”

“好!”听到叶以深松口,白依灵的语气顿时就雀跃了起来。

她相信自己的手段比夏晴天高的多,只要见到叶以深,一切就都还有转机!

叶以深并没有打算和白依灵耽误太多的时间,于是就和夏晴天说道:“你在这里等我,来了一个客户,我去和她见一见。”

“去吧。”

夏晴天点了点头。正好在等他的时候还能看一集《倾城》。

叶以深看着她身上的黑色无袖长裙,挑了挑眉,看起来似乎很好脱的样子。

想着,叶以深就更加的不想和白依灵见面浪费时间了,匆匆的就走了出去。

夏晴天起身从冰箱里拿出了好几袋零食,然后扑到床上拿出手机打出了倾城两字。

之前第一条就是某客户端的播出平台,如今竟然成了‘倾城cp’,出于好奇,夏晴天点了进去。

进去就看到了自己和秦亦朗的诸多照片……

有的是倾城里的。有的是当初拍摄珠宝广告被p在一起的,还有婚纱照,当然也是假的。只不过这些网友的p图技术真是不错,丝毫看不出p图痕迹。

这些cp粉还给他们两个人起了一个名字,叫‘朗朗晴天’。

夏晴天有些无语,好端端的友情怎么就被他们揣摩成了这个样子呢?

想都没想的就点了举报。

这个时候她才想起来,有几天没上微博了,退出了浏览器,就打开了微博。

几天没上。粉丝的数量就已经翻了一倍!

成功破了千万。

这样的粉丝,而且还没有出钱去买,绝对算是黑马了。

那条声援秦亦朗的微博至今还有很高的热度,只是下面不是秦亦朗的粉丝就是cp粉,让夏晴天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

希望不会给秦亦朗带来困扰!

不过要是被叶以深看到了,估计会给她自己带来不少困扰。

在刷评论的时候,倒是还能看到白依灵的粉丝来骂她。说什么她先勾引了叶以深导致叶以深和白依灵的感情破裂,然后婚礼出轨秦亦朗,被叶以深甩掉之后一直粘着白依灵炒热度……

这粉丝的脑子是有问题吗?

她巴不得这些东西没有人知道。她也能留点颜面,又怎么会自己炒热度?

倒是白依灵,刚刚还又看到了她的热搜,好像还是和秦亦朗捆绑了。

难道是两人合作了?

想着,就去围观看了看。

只是越看越觉得不太对……仿佛不是什么好消息啊?

没想到那天走了之后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真是委屈了秦亦朗,好端端的被卷入了这件事。

白依灵也是倒霉,原本还在事业巅峰,回来一部作品还没有问世,就别接二连三的丑闻缠上。

说句实话,对于白依灵,夏晴天是有些幸灾乐祸的。

就在看这些的时候,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夏晴天有些奇怪,叶以深怎么还不回来?

正想着,就收到了他的短信,说让她先去回去,这边还要耽误很久。

夏晴天发了一个嗯过去,就给秦亦朗打了电话询问他今天有没有时间。反正现在很闲,万一到了明天没有空闲,岂不是放了秦亦朗鸽子?

秦亦朗很是爽快,询问夏晴天在哪里,夏晴天却说道:“我们一定不能被拍到!所以不管我在哪里,都要找一个隐蔽的地方见面!”

没有实锤她和秦亦朗的关系都被组成了cp,要是被拍到照片还得了?

“我知道一家,保密工作做的很好,很多明星都回去,我发地址给你。”

“好。”

挂断电话后夏晴天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虽然是要出门,但是她手边也没有化妆品,只能就这样素面朝天的出去。

在照镜子的时候看到脖子上的吻痕,眼角就抽搐了一下,叶以深难道就不能低调一点吗?

摸了摸,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办。

忽然就看到了领口长长的蝴蝶结,不过是装饰用的,解开也没什么影响。于是夏晴天就解开,在脖子上缠绕了一圈,倒是出乎意料的好看。

弄好之后还扭了扭脖子,确保不会散开之后才放心的出门。

她没有车,不用直接下到车库,所以就去了前门,准备打车离开。只是刚刚下电梯,就看到了和叶以深手挽手的白依灵!

虽然她不是有错的一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慌张起来,直接躲在了柱子后面。

看着白依灵笑面如花的和叶以深走出去。夏晴天咽了咽口水,这就是叶以深说的客户吗……

难怪说要耽误很久,原来是约会去了。

这一个星期累积起来的好感顿时就崩塌了下去,果然,男人的话是不能相信的。

说来说去,只是怜惜白依灵怀孕,所以这些日子才会和自己在一起吧?

想到这一点,她觉得喉咙好像卡了什么东西一样难受,就开始用手拍胸口,却怎么都顺不下去。

“在这干什么?叶以深呢?”就在这个时候,听到背后一个好听的声音,一转眼就看到了琳达。

琳达原本就高,如今还穿着高跟鞋,以至于夏晴天平视的话只能看到她的……月匈。

于是只能仰着头,讪笑道:“他有事情。”

“我刚刚在电梯里还听人说他和你一起出去的,怎么到了门口就有事情了?”

琳达显然不知情,夏晴天下意识的扫了一眼,叶以深和白依灵已经出去,笑的更加尴尬:“那个人,不是我。”

顿时琳达就明白了,翻了个白眼:“靠!还没走远吧?我帮你伸张正义去!”

“算了,我正好也有事情。”夏晴天一边说一边摆手。

万一去了激怒叶以深,再被白依灵吹一吹耳边风,遭罪的还是她。

“好吧,你去哪?我送你。”

“我自己打车就可以了。”话音未落,直接就被琳达拖走。

不得不说,琳达的性格很好,让人觉得格外的有安全感。

几步来到外面,琳达直奔一亮悍马旁边。

车旁站着一个黑色短发的女人,比琳达看起来更酷,脸上的表情有些冷漠。

琳达看到她这头短发心就抽搐的疼,都怨叶以深,莫名的发了那样的截图给自己女人,害的两人一吵架,姜瑜把一头长发都去剪了。

“嗨!”琳达熟练的抱住了她,对夏晴天笑眯眯的说道:“她是姜瑜。”

“你朋友吗?”夏晴天觉得更加尴尬了。

没准人两人是要去逛街,自己的出现仿佛不太恰当。

“不。”琳达直接否认,然后在姜瑜的脸上了亲了一下,笑的很是张扬:“我爱人。”

爱……人。

夏晴天看着姜瑜把手中抽了半根的烟蒂丢在了地上,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叶以深说让自己和琳达保持距离。

看着一脸呆滞的夏晴天,琳达笑着跟姜瑜介绍:“这个就是叶以深家的小猫咪,我对天发誓,我跟她绝对没有什么!”

“叶以深呢?”姜瑜打量了夏晴天一眼,不知道在问琳达还是在问夏晴天。

不过琳达直接一撇嘴,说道:“管他干什么?上车!”

也幸亏姜瑜今天开的是越野不是超跑。不然三个人坐不下。

琳达坐在副驾驶扭头看着坐在后面的夏晴天,笑着问道:“我坐在前面,不会让你觉得尴尬吧?”

“不会。”夏晴天摇了摇头,如果琳达和她坐在一起她才会觉得尴尬!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姜瑜对她有些敌意。

拘谨在坐在后面,听着琳达和姜瑜说话,忽然觉得两人很幸福。

既是朋友又是爱人。

“停车!”在车子行驶的时候,琳达忽然喊了一声,吓了夏晴天一跳。

之间琳达一脸愤怒的就准备下车:“我去替你泼那个碧池一脸水!”

此时,夏晴天才发现不远处的餐厅里坐着叶以深和白依灵。

两人在一起的时候画面一片和谐,仿佛天造地设。

叶以深的神情有些看不清楚,但是可以清楚地看到白依灵笑的更加开心,夏晴天一把拉住了琳达:“别,别去!”

“叶以深难道还能把我怎么样吗?”琳达翻了个白眼。

自从上次夏晴天给她送了一袋子零食之后,她就格外的中意夏晴天。

也许是感觉,夏晴天给她的第一感觉就很舒服,很想和她做朋友,而且她很像一故人……再加上对白依灵和叶以深的不满。琳达才会如此的愤怒!

她早就想报复一下叶以深了!

“他做什么,喜欢就好了。”琳达的做法让夏晴天忽然有些感动,想到了自己当初也有这样的好朋友,只是……

不由的,就红了眼眶。

姜瑜直接就踩了琳达一脚,然后开车就走。

车里的气氛顿时就尴尬了起来,她们两人还以为是刚刚琳达的冒失戳中了夏晴天的伤心事,害的姜瑜瞪了琳达好几眼。

“那个……”琳达摸着自己的脸,早知道就不喊那一声了。

“没事。”夏晴天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失态。把头低了下去,低声说道:“我想麻烦你,不要告诉叶以深我看到他和白依灵在一起。”

“为什么?”

琳达刚刚问完,又被姜瑜踩了一脚,顿时脸上的神情就狰狞了起来。

不过夏晴天低着头没有看到她丰富的表情,叹了口气说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她是真的不愿意惹麻烦,反正叶以深走也走了,饭也吃了,就算他知道被自己看到了。又能改变什么呢?

没准连以后解释都不会有。

所以还是装作从来都没看到过吧。

这话让琳达忍不住吐槽到:“看,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不如就尽早的投入我们的怀抱吧,我可是认识不少好的妹子!”

然后,又是一脚。

琳达觉得自己的左脚已经被姜瑜踩肿了……

“只是我自己不幸罢了。”说话间,车子停了下来,夏晴天看了一眼面前的餐厅,就是秦亦朗说的那个了。

于是就去打开了车门,下车之后对两人挥了挥手:“麻烦了,拜拜!”

看着夏晴天进去。姜瑜没有着急开车,而是剜了身边的琳达一眼:“认识很多妹子?”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嘿嘿嘿。”

知道越描越黑,琳达干脆就傻笑起来。

姜瑜翻了个白眼,冷哼了一声:“如果叶以深知道你刚刚对她说了什么,你就等着完蛋吧,我是不会救你的。”

“靠!说到叶以深,折回去,老娘非要帮夏晴天出这口气!”

“为什么?”姜瑜一边问。还是发动了车子掉头。

她刚刚已经看出来,夏晴天对琳达绝对没有什么,倒是想被叶以深伤的很深。

“她说话做事,很像一个人。”

琳达刚刚说完,姜瑜就握紧了方向盘,脸上去云淡风轻:“你不说我都已经忘记了,是很像。”

忘记了吗?

琳达若有所思的看向了车窗外,如果忘记了,她还没有说是谁。姜瑜又怎么会知道呢。

夏晴天此时已经来到了里面,和服务员说了自己找秦亦朗之后,就被领到了一个包厢里,推开门就看道衣冠楚楚的秦亦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