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必须离婚,必须离开他/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好像有些……瘦了。

“我又迟到了吗?”

“哪有,不过离我在的地方近一些,而且我也才刚刚到,还没有点菜。”说着,递给了夏晴天菜单,一如既往的绅士。

“我随便什么都好,也没来过,你知道什么好吃!”夏晴天这次可没有打算让秦亦朗请客。

见夏晴天都这样说了,秦亦朗也没有推辞。况且也一起吃了几次饭,他早就记下了夏晴天喜欢吃什么。

点好之后秦亦朗的第一句话就是:“晴天,谢谢。”

“都说过了,我什么都没做,谢我干什么?”夏晴天不给秦亦朗多说的机会,直接说道:“也许是叶以深看重了你的前途吧!”

“但愿是。”他宁愿被叶以深当做赚钱的工具,都不愿意欠着叶以深的人情!

为了不让气氛尴尬,他立刻就换了话题,说道:“你知道吗,网上现在流传着我们两个人的cp,叫朗朗晴天。”

“我看到了!”提起这件事夏晴天就忍不住唏嘘了一声:“这些网友乱点鸳鸯谱!”

“习惯就好,合作一部电视剧或者是电影就会有一个cp,我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cp了。就跟看一部电视剧换一个老公一样,热度过去就没事了。”

秦亦朗见夏晴天似乎有些抗拒,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却还是打了个哈哈。

“我都不敢相信。我的粉丝涨了那么多!”夏晴天说着撑起了下巴:“我是不是也算一个小网红了?是不是也能接个广告,开一家服装店什么的。”

“韩晓那边不知道帮你推掉了多少代言和影视,随便一个都比这些赚钱。”秦亦朗有些同情韩晓,这么好的一个苗子,就被逼着解约了。

“娱乐圈不是很适合我,还是算了。”

夏晴天觉得自己的内心还不能强大到无坚不摧,再看秦亦朗和白依灵的经历,忍不住就感慨道:“人红是非多啊!”

随着他的一声感慨。饭菜也开始上,两人就直接动了筷子。

夏晴天吃饭的时候会很专注,津津有味的,让人看的也胃口大开。

只是在吃饭的时候因为低头,秦亦朗看到了她脖颈上的吻痕,顿时没有了任何胃口。

吻痕吗……

联想到之前夏晴天和叶以深的情况,想必叶以深答应帮自己,夏晴天吃了不少苦!

又联想到夏晴天在自己出事之后力挺他,并且帮了他还闭口不谈,秦亦朗忽然脑子一热,就问道:“你和叶以深离婚的事情,怎么样了?”

“嗯?”

夏晴天吃着这里的饭菜,忽然就想到了在影视城拍摄的往事。

因为这里的装潢都是很古朴的,饭菜的味道也像是在影视城吃的,那些日子算是和叶以深为数不多的浪漫,所以一想。就出神了。

“我是说,你还需要律师吗?”秦亦朗没有去看夏晴天,因为他的眼神总是不由自主的看向她的洁白脖颈上的吻痕!

“不用了。”夏晴天早就知道,律师对叶以深来说没有什么用。

找律师也不过是浪费时间罢了。

“是不是他威胁你了?”

“不是。”夏晴天知道家丑不可外扬,也不想在外面抹黑叶以深。

只是总觉得秦亦朗今天有些奇怪,不由的多看了他两眼。

察觉到夏晴天在看自己,秦亦朗一慌张,就说道:“我想去写洗手间。”

然后脚下生风的就走了出去。

在洗手间,秦亦朗洗了洗脸,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

不能做的事情千万不能做,不能说的话,也一定不能说!

冷静了很久,用冷水洗了一遍又一遍的脸,秦亦朗才算是把脑海中刚刚的发热降下温,迈着步子,走了回去。

回去之后,夏晴天觉得秦亦朗正常多了!

幽默风趣,说话得体,一时间,桌子上的气氛也融洽了起来,让秦亦朗越发的不舍得把这顿饭吃完。

不过该结束的还是要结束,结账的时候夏晴天想刷卡,却得知这里只收现金。她身上如今只带了打车用的一百块,明显不够。

这已经是夏晴天不知道第几次遇到这么尴尬的局面了……

“我叫你来,当然要我请客。”秦亦朗看出看夏晴天的迟疑,立刻掏出了钱包:“下次你请吧!”

“总拖到下次……”夏晴天叹了口气:“我在你心里是不是都没有诚信了?”

“你记得还有一个下次就好。”

秦亦朗笑着,就付了账。

出去的时候两人为了避嫌,就分开出去,秦亦朗先走,然后夏晴天再出门打车。

此时的叶以深,却一脸阴沉的坐在餐厅。

看着对面的白依灵被泼了一头一脸的水,他的声音冷的仿佛能结冰。

“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琳达瞥了白依灵一眼,明明刚刚一瞬间愤怒的要命,却装出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真是好演技!可惜叶以深这个死直男,总是被蒙蔽:“我和我的大宝贝来吃饭,看到这样的一幕不顺眼咯!”

“胡闹!”叶以深直接拍了一下桌子,桌面上的水杯盘子都被震了起来。

虽然琳达是他的左膀右臂,他也是被白依灵缠的不行才过来,但是琳达这样的做法着实是有些过火!

“以深。算了,我相信我和琳达小姐有些误会。”白依灵在一旁十分和适宜的开口:“而且只是冰水罢了,没什么事情。”

琳达很想说她是没找到热水才泼的冰水!

装可怜谁不会?

只是琳达知道自己在叶以深面前装可怜没用,于是就搬出了夏晴天:“我说怎么看到晴天一个人躲在公司一层的柱子后面偷偷抹眼泪,问你去了哪里,怎么问都不肯说!见我要和你打电话,也一个劲的不让,原来是担心你难堪啊!”

“她哭了?”叶以深一皱眉。

难道被她发现了?

不过那个女人倒是不像琳达说的这种人……

“我骗你干什么?”刚刚夏晴天只是说不让说看到叶以深和白依灵吃饭。没说不能说看到他们两个一起出来啊!

所以琳达十分的理智气壮,拉着身边的姜瑜说道:“我要姜瑜送晴天回去晴天都不肯,自己打车回去的!叶以深你也太不是东西了,就算和这个老女人出来,是不是也要给晴天留一辆车啊!”

老女人?

听到琳达竟然这样称呼自己,白依灵差点气死!

但是却不断的看叶以深,希望他能说点什么。

只是叶以深的注意力却都在夏晴天打车回去,自己明明安排了司机在车库。难道忘记说了吗?

仔细一想,好像是忘记了!

“以深。”见叶以深不说话,白依灵刚刚开口,就被琳达打断:“算了,你们慢慢吃,我看着这戏码是吃不下饭。”说着,就要走。

叶以深这个时候一言不发的,起身就走向了洗手间。同时还拿着手机,看样子是给夏晴天打电话去了。

琳达很是满意,转身拉着姜瑜就准备走,只是叶以深一走,白依灵就不那么端着了,直接说道:“姜瑜小姐是不是要管好你的女人呢?毕竟现在同性恋以及那么招黑,就不要再继续这么嚣张了吧!”

靠!

琳达一瞪眼,这是在嘲讽自己吗?

不过没等她开口。姜瑜就将肩膀搭在了琳达的肩膀上,男友力十足的说道:“不好意思,我就是喜欢她的嚣张。”

气的白依灵握紧了面前的餐巾:“我会起诉你人身攻击!”

对此姜瑜只是笑了一声,带着琳达转身就走,根本不甩。

该死!

白依灵简直气炸了。

好不容易死活缠着叶以深让叶以深答应和自己出来吃饭,吃饭的时候叶以深眼看就要答应让她今天回叶家一晚,并且还不用出国,没想到就被那个死女人搅黄了!

只是叶以深怎么还不回来?

正想着。叶以深就出来了。

修长的腿迈着,还拿了一个刚刚从服务员哪里要来的毛巾,递给白依灵说道:“我要先回去了,你不是有我的给你的卡吗?想要什么就刷卡。”

“以深,我们饭还没吃完呢!”

“我有些急事。”

刚刚给夏晴天打电话,夏晴天却不接,叶以深很担心她是生气了!

这个女人,现在一旦生气。就格外的难哄!

“可是我刚刚被泼了水。”白依灵真的觉得委屈。

一直都是她如此算计、欺负别人,什么时候她被这样欺负过?

眼泪直接就流了下来,脸上的水珠混合在一起。

“我会让琳达和你道歉。”

虽然刚刚琳达是为了夏晴天出头,往日叶以深也知道琳达的脾性,但是这件事她做的的确是不妥当。

“那我刚刚和你说的,我手边的电视剧刚刚开拍!能不能拍完再走?”

“可以。”

叶以深着急走,也就没管那么多。

殊不知,她手边的电视剧最快也要半年!

这是她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进军小荧幕,所以团队还是很称职的,等到结束,估计孩子也要出来了!

说起孩子,她可是清楚的看到验孕棒上的两条线。

她现在,可是真的孕妇,不是假怀孕了!

白依灵最近这段时间没有作妖完全就是被网上的事情缠的焦头烂额,经纪人好像越发的不上心,很多事情都要她自己处理。

不过那个秦亦朗也是厉害!没想到封杀他不成,自己却惹了一身的麻烦。

如今她已经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孩子身上,想着只要孩子生出来,叶以深就会对她彻底的改变,像从前一样!

只是叶以深并没有这个想法,他现在正在回去的路上,匆匆忙忙的进去,一开门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夏晴天。

她最近沉溺《倾城》不能自拔,虽然当初看了剧本,但是看真人演起来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所以一抽空就会去看。

看到叶以深回来,想开口说话却不知道要说什么,难道要问他去干什么了吗?如果问了,不管他说不说实话,似乎都有些尴尬。

于是干脆就装作没看到,继续专注的看着眼前的电视。

“看到我为什么不叫我?”叶以深直接上前就挡在了她的面前。

此时正是她的剧情,叶以深就这样把她的脸挡住,夏晴天有些无语,以为他是在说为什么看到他进门不叫他:“难道我看到你进门还要喊一声:你回来了吗?”

“我是说在公司,你……你看到我和白依灵在一起,为什么不叫我?”

“……”他怎么知道自己看到了?

一瞬间,夏晴天大脑有些卡壳。

是当时就看到自己不过碍于白依灵在所以装作没看到吗?

思来想去,仿佛也就这个理由比较解释的清楚了。

一回来就质问为什么看到他不叫他,那他看到自己为什么不停下了?真是个矛盾的男人!

想着,夏晴天没声好气的说道:“你说有客户。我担心你和你的客户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万一被我耽误了我可承受不起!”

果然一开始就没什么客户。

忙的时候找自己,一闲下来就去找白依灵。

莫名的,夏晴天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句话: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自己果然就是那个钟无艳!

“她今天来是说出国的事情,等她手边的工作忙完,她就会立刻离开了!”

叶以深的话夏晴天权当是敷衍。

白依灵在的圈子是娱乐圈,又是大明星,什么时候能忙完?

不过也懒得反驳,叶以深没有将白依灵带到她面前来,她已经很欣慰了。

挪动了一下身子,继续看她的电视,为了不让叶以深打扰她,随口说了一句:“反正我早晚要走,她离开干什么?”

“你想去哪?”叶以深听到这话,直接就上前捏住了夏晴天的下巴,一条腿就顶在了沙发上:“就算你和我离婚,也要在公司做够一年,不然后果秦亦朗帮你负!”

“……”

夏晴天知道和叶以深讲道理没有什么用,再加上一听到他说这样的话就想到白依灵,干脆就默不作声了。

夏晴天不说话,让叶以深更加的不痛快,只是一想到琳达说她躲在角落哭,心里的怒气就少了一半:“我再也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了。”

一句话,让夏晴天有些恍惚。

再也不会了吗?

只是这话她不相信,也不想相信,所以干脆就找了一个托词说道:“我要去做饭了。”虽然距离晚餐时间还尚早。

看着夏晴天低着头走向厨房,叶以深坐在沙发上,思量着等会儿要怎么样把她心中的芥蒂消除。

说句实话,叶以深觉得自己从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哪一件事,像夏晴天一样如此让自己苦恼的!

他是公认的天才,怎么就不能攻克下夏晴天这个难题呢?

就在等待的时候,叶以深看到夏晴天的手机亮了一下,虽然没在意,却还是扫了一眼。

上面是一条来自后台的推送,今日头条新闻:‘朗朗晴天’秘密约饭,这是要公开恋情的节奏吗?

朗朗晴天?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是那些无聊的粉丝给秦亦朗还有夏晴天两人起的cp名吧?

直接就拿起夏晴天的手机打开了屏幕。

夏晴天没有设置密码的习惯。觉得很麻烦,所以叶以深直接就看到了那条新闻。

上面是秦亦朗和夏晴天一前一后进入一家餐厅,然后又一前一后出来的画面。

琳达不是说夏晴天打车回家了吗?

如今看来,分明就是打车和秦亦朗约会去了!

难怪不让琳达送她,原来是要去做见不得人的事情,担心被发现!

想着,叶以深又调出了夏晴天的通话记录,看到了她和秦亦朗的通话。今天说的什么所谓的推销电话,也是秦亦朗打来的!

再加上刚刚那篇文章还写了两人在一起的诸多‘证据’,叶以深的血顿时就开始往头上涌!

难道夏晴天真的瞒着自己和秦亦朗有什么?

怪不得愿意为了秦亦朗委曲求全!

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叶以深握紧了拳头,骨骼发出了咔咔作响的声音,起身就走向了厨房。

看着夏晴天切菜的背影,第一句话就是质问:“你今天从公司出来去了哪里?直接回家了吗?”

听到叶以深这样问,夏晴天心中一紧,是被他发现了什么吗?

咽了咽口水。极力的平稳下自己的情绪,说道:“还和朋友去吃了饭。”

“朋友?哪个朋友?”

叶以深的语气似乎更加的严苛,夏晴天心中一乱,想到如果被叶以深知道是和秦亦朗去吃饭,不仅会让她吃苦头,秦亦朗刚刚回暖的事业肯定又要遭受滑铁卢,就又撒了谎:“普通朋友,我同学。”

“普通朋友?同学?”叶以深直接上前就抓住了夏晴天的手腕。强迫的把她的手连同整个身子转过来:“我看是你的情夫吧!”

“你在胡说什么?”夏晴天放下另一只手的菜刀,去推搡叶以深。

因为叶以深的手劲很大,简直要把她的手腕都捏碎!

“胡说?你和秦亦朗都被人拍到照片了,难道你还想骗我吗?”叶以深的语调都是愤慨:“你和他到底什么时候好上的,说!”

“我和他什么都没有!”夏晴天疼的眼泪都快要出来,也来不及思考自己被拍到了什么照片,只想先挣扎出来。

“什么都没有?都瞒着我去约会了,你还想有什么?被我捉奸在床吗?”

伴随着呵斥。叶以深的加大了手中的力度,夏晴天觉得自己被他抓着的手已经用不上丝毫的力气,疼的她只能求饶:“你先放开我!”

见着夏晴天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叶以深心中再气,却还是放了手。

夏晴天靠在后面的台子上,捧着自己经被抓出淤青的手,不及反应,就再次被叶以深抓住。不过这次抓住的是她的下巴。

叶以深强迫她看着自己,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一直要和我离婚,是不是就要去找他?进入娱乐圈是不是也是因为他?原来你从一开始就和他认识!”

见叶以深根本不听自己解释,只是一味的胡乱猜疑,夏晴天有些无力的辩解道:“我想离婚的原因和别人没有任何关系,进入娱乐圈之前我也从来不认识他。”

“那你今天私会他的事情难道也想否认?”

叶以深手上的力度大到几乎要把夏晴天的下巴捏碎,眼中也都是质疑。

之前这种怀疑夏晴天听过很多次,比这些都恶毒的多。

只是当时完全就是伤心。如今却多了一丝的心酸,果然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相信过自己。

说自己去私会,怎么不想一想,他当时在做什么?

见夏晴天不说话,眼神涣散,叶以深却当做是她的默认,狂躁的逼问她:“用我钱去捧红他。让他赚钱,你的如意算盘打的真好!接下来,是不是就要跟他双宿双飞?”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夏晴天没有做多辩解,反而平静了下来,仿佛身体上的疼痛都感受不到了。

就算解释了他也不会相信,倒不如省点力气,看看这次要遭受什么样的待遇。

“我看你就是默认了!”叶以深看着夏晴天白嫩的肌肤已经被他捏出了淤青,心情愤懑的松开了手,语气却没有丝毫的缓和:“我这就让秦亦朗一辈子都翻身不了!夏晴天,你也一辈子都别想离开我身边!”

“和他没有一点关系!”

无论叶以深怎么折磨她都好,为什么每次都要牵扯上别人?

夏晴天的反应对叶以深来说无疑更是火上浇油,怒气冲冲的他就要出去,却被夏晴天拉住:“什么错都是我,你为什么要去为难他?”

“你舍不得吗?”叶以深一把甩开夏晴天:“我不仅要为难他,还要你一辈子都见不到他!看你以后,还想不想着他!”

“你已经要了清雅的命,还想要了秦亦朗的命吗?”夏晴天这些日子已经极力遏制自己不去想苏清雅了,只是见叶以深要为难秦亦朗,不由自主的就又想到了当初在海边发生的一切。

她非但没有和叶以深划清界限,反而还在和他纠缠不清,不仅如此,眼看还要害了秦亦朗。

都是她的错,她必须要离开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