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白帝死了/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到苏清雅,夏晴天就很难过,伸手摸到了身后的菜刀,直接就拿了起来,吼道:“是不是我身边的朋友都死掉你才满意?不如你现在就杀了我啊!为什么要一直折磨我!”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才要遇到叶以深?

“少奶奶!”一直在外面的王管家,听到这话立刻就冲了进来,见夏晴天双眼发红,手握菜刀,心中一惊:“您这是干什么?”

叶以深在一旁也心中一提,生怕她一时失手伤到了自己!

只是想开口,自己心中也压着一块巨石,无论如何都不知道要说什么。

满心都认为,夏晴天是为了秦亦朗才会这样做的。

难道……那个男人对她来说,真的这么重要吗?

“王管家……”

看到王管家进来,夏晴天忍不住,眼泪就流了出来。

都是绝望。

王管家担心她做出什么傻事,一边上前一边好言相劝:“先把东西放下,有什么话您不能好好说?”说着,直接就将夏晴天手中的猜到夺了下来。

原本夏晴天拿的就不紧,也没有做什么反抗,所以王管家拿菜刀还是很顺利。

“您先上去休息一下吧。”

王管家说话的时候看着叶以深,见叶以深没有反对,才搀着夏晴天走了出去。

夏晴天只是眼泪继续往下流,脸上没有什么神情,仿佛灵魂都被抽空了一般。

在路过叶以深身边的时候,他伸手想抓住夏晴天,却抓了空,两人就这样擦肩而过。

叶以深顿时,就握紧了拳。

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一直等到王管家回来,他叹了口气:“少爷,您是不是误会了少奶奶什么?”

“她说什么了吗?”

叶以深没有解释,而是反问了一句。

“没有。”王管家叹了口气。

夏晴天虽然平常笑眯眯的,但是有什么苦事,都是一个人往心里咽。

刚刚把她送回房间,也是一个人躺在床上一声不吭的。

“王管家,如果她爱上了别人,我……”叶以深眯了眯眼睛,随即闪过一丝狠戾:“我就杀了那个人!”

“少爷。少奶奶我还算了解。她绝对不会勾三搭四,十分的洁身自好,我想您是对她有什么误会。”

“都被人拍到一起幽会,难道只是我的误会吗?”

叶以深将自己的牙关紧咬,满脑子都是那个恼人的秦亦朗!

“娱乐圈就是一个名利场,那些人为了博得关注,什么都敢乱写一通。”王管家苦口婆心的劝到:“即便是网上的人看到这些消息也要分辨一下,少爷您身为少奶奶的身边人,怎么能直接就信了那些东西,不信少奶奶就算了,反而还责备她。”

王管家的话让叶以深沉吟了一下,的确是有些道理。

只是他觉得现在已经没有去证实的必要了!

倘若证实了之后也是这样的结果,只怕他真的会忍不住做些什么。

“少爷,我都尚且相信少奶奶,为什么您就不呢?”王管家的话让叶以深叹了口气。

既然话都说道了这一步,那他就去证实一下,是真是假。

想着,叶以深就迈开步子回到了客厅。

此时的夏晴天后知后觉,想拿手机看一下是不是自己又被迫上了新闻,只是去拿手机的时候才发现没在身边。

好像是放在客厅了。

不过想到叶以深可能在客厅里。顿时心生厌倦,丝毫不想和他有任何的交际。

看了一眼手腕上被他留下的痕迹,已经开始发青紫。

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在刚刚的那一刻,再次跌入了低谷。

想到叶以深会为此为难秦亦朗,夏晴天的心中就更加不是滋味。秦亦朗帮过他那么多,好不容易自己帮他一把,没想到却是要害了他。

看来还是要给他打一个电话,想着,就从床上起身打开了门,开门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在客厅里坐着的叶以深,心中一提。

他手中拿着的,是自己的手机吗?

好像在打电话……

难道是给秦亦朗打电话?

秦亦朗看到是自己的号码,会不会说什么!

虽然心中着急,但是夏晴天也不敢就这样下去把自己的手机夺过来,只是双手紧紧的抓住门框,偷偷的观察着下面的一举一动。

叶以深的确在和秦亦朗通话,不过不是他打的,而且秦亦朗打进来的。

显然,他也看了那则新闻,电话一接通就听到了他一长串的解释:“晴天,我是真的没想到会这样!不过你放心,我会处理好的,这些媒体就是捕风捉影,不用理会!”

叶以深没说话。

因为这些话听来,都是担心夏晴天生气的辩解,足以听出秦亦朗担心夏晴天生气。

“你是生气了吗?”秦亦朗见对面没有声音,小心翼翼的问道:“还是担心叶以深生气?”

话音未落,通话就被挂断。

他们还知道有一个自己吗?

况且自己女人生气,关他什么事?

叶以深刚刚已经让人看了周边的监控记录,看到分明就是琳达把夏晴天送过去的,而且两人间隔着进入,但间隔的时间不短,不像媒体报道中说的一前一后。

似乎是有点差池……

叶以深直接就给琳达打了电话,开口就质问道:“你不是没有送她吗?为什么在酒店门口,她是从你的车上下来的?”

琳达见叶以深兴师问罪,故作迷茫的反问:“什么她?她是谁?”

“如果你要装作不知道的话,后果自负!”

叶以深的语气让琳达顿时就服软了,谁知道他会怎么折腾自己?打了个哈哈说道:“我总不能真的让她打车走吧?”

“她去酒店干什么?”

“别酒店酒店的,那就是一个吃饭的地方。”琳达正在约会,回答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的:“好像是和同学吃饭去吧。”

同学?

这与夏晴天说的是没什么出入。

正准备继续追问,就看到夏晴天的手机屏亮了起来,是秦亦朗发来了短信。上面写道:我已经发了微博证明今天不是和你一起吃饭,不用担心。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句话,却好像更加印证了夏晴天没有和他一起吃饭的事实。

“喂?你到底有什么事情,难道就只是问一个这个吗?”那边的琳达开始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还有,不要忘记和白依灵道歉。”

“呸!”

琳达听到他这样说,直接就炸毛了:“虽然我这是骗了你,但是夏晴天伤心欲绝我可没有撒谎。她眼睁睁的看着你和别的女人出去,看着你和别的女人吃饭。为了给你面子还要拦着我。到头来你还怀疑她跟谁吃饭去,她没跟你一哭二闹三上吊都算好了!”

一番话,说的叶以深有些动容。

只是还想说什么的时候,琳达就挂断了你们电话。

如此看来……难道真的是自己误会了夏晴天?

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手机,就上楼去了。

见他上楼,夏晴天赶忙关上了房门,心情也跟着忐忑了起来,不会是要上来找自己的吧?

如果是的话,自己要怎么办?

夏晴天的下巴现在还痛的没办法说话,一时间有些着急的坐立不安。

只是等来等去。好像都没听到敲门声,最后忍不住透过猫眼看了看,发现外面空无一人。

因为看到刚刚叶以深拿着自己的手机打电话,所以夏晴天很迫切的想拿回自己的手机,迟疑了一下,就将门打开了一条缝隙。

再三确认外面没有人之后,立刻就推开门跑了下去,即便是跑也是蹑手蹑脚的担心被叶以深听到发现。

一口气跑下去抓起手机又跑上去,回到房间的夏晴天觉得心跳加速,心脏都快要跳出来!

来不及调整呼吸。立刻就打开了手机,看到了秦亦朗那条短信,咽了口口水,查看通话记录,果然发现了秦亦朗的名字。

没有多想,就拨了过去,焦急的等待接通,听到秦亦朗的生意之后,立刻问道:“刚刚你和我打电话说了什么?”

“只是让你不要生气。”秦亦朗突然被这样一问,反问道:“你看我的微博了吗?”

“还没看……”夏晴天看着自己手腕上的印记。一颗心渐渐的沉了下去,听到秦亦朗的电话,叶以深只会更加没有理智吧。

只是这事情不仅仅关系到她一个人,也事关秦亦朗的未来,不能不告诉他,于是夏晴天就低声大概解释了几句,说完忍不住就愧疚起来:“都怪我。”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和叶以深说明自己要去哪里。

“不,我想他应该没多想。”分明是秦亦朗的未来堪忧,最后反倒还要他安慰夏晴天:“不过即便是把我彻底封杀了。我也赞了不少积蓄,足够了。”

“都是我没处理好这件事。”

“是怪我太不谨慎了。”秦亦朗其实最担心的,是夏晴天有没有受到家暴。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响起了敲门声,夏晴天手一抖,慌忙的挂断了电话,虽然还不知道敲门的到底是谁。

“开门。”但是伴随着门外响起的声音,就可以认定是叶以深。

夏晴天身子一抖,果然是来找自己算账了吗?

见夏晴天在里面默不作声,叶以深就站在门口说道:“我相信你。但是以后不管你去哪里,都要告诉我,知道了吗?”他是刚刚看到了秦亦朗的微博。

上面是一张和几个人吃饭的照片,还@了他们,也得到了回应,显然没有夏晴天,这也是在无声的打脸那则新闻。

虽然不知道叶以深为什么忽然会说相信自己,但是夏晴天无论如何都开不了口回答那句知道了。

凭什么,他要如此干预自己的人生?

难道在他看来,自己完全就是一个傀儡。他让自己做什么,自己就要做什么吗?

“夏晴天!我知道你听的到!”叶以深的语气有些不耐烦,还跟着又敲了两下门,不过夏晴天继续一言不发。

原本以为叶以深会破门而入,但是没想到外面竟然没了动静,他像是走掉了。

奇怪……

原本那么暴躁愤懑,怎么忽然之间就好了?

虽然叶以深的脾性总是让人琢磨不透。

躺在床上,夏晴天的思绪有些乱。

所以不管想什么,都想不清楚,忽然之间,就想起了白帝。

为什么总不见他?

鬼使神差的,夏晴天就想到了顶层的那间房间。

白帝说过他被封印,是不是因为叶以深发现,就让他在哪个房间里不能出来了呢?越想夏晴天就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儿,认定了白帝就在那里!

似乎是印证她的这个想法,夏晴天的头顶上,就响起了弹珠落地的声音。

顿时夏晴天就握紧了双手,以往总觉得害怕的声音也不觉得的害怕了,满脑子都是白帝!

毕竟她现在为了不牵连他人,不能联系秦亦朗,心中的苦闷唯一能倾诉的也只有白帝了。

而白帝,也是她如今留在叶家唯一的理由。

想着曾经的温柔,夏晴天就渐渐的睡着了,梦里都是白帝的身影和一切。

与叶以深不同,他温柔的不像话,总是安慰自己,保护自己,无论自己做了什么,在他看来,都是理所应当的,而是全部都是错事。

最重要的是,他对自己一心一意,根本没有其他女人。

但是毕竟是梦一场,就在夏晴天扑到他怀里的时候,这个梦就华丽丽的醒了。

一晚上都在梦白帝,夏晴天觉得昏昏沉沉的,有些头疼。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过了上班的点了,打开了一丝门缝,叶以深没在客厅,估计是已经去公司了。

夏晴天松了口气,不管怎么样,不和叶以深在同一个屋檐下,就会觉得很轻松!

况且他不在,正好给了自己去顶楼的机会……

想着,眼神就飘了上去,白帝会在吗?

想着就走了出去,确定没有人看到之后,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那扇门。

这里也真是奇怪,每次来都是好像有些变化。这次这里又是阴森森的,仿佛随时会钻出厉鬼一般。

“白帝?”夏晴天捂着自己的胳膊,根本不敢进去,而是站在门口小声呼喊着白帝的名字。

可惜,没有丝毫的回应。

就这样站了一会儿,夏晴天的眼神扫视了里面好几遍,丝毫没有人影,担心会被王管家发现,所以就准备关上门。

不过就在她抬手去关门的瞬间,觉得自己别拉扯了一下,随即就跌倒在了房间里,门也应声而关。

抬眼,就看到了叶以深的脸,有些阴郁。

“我,我不是故意进来的!”夏晴天以为他发现自己进来,所以会摆出这样的神情,立刻就开始辩解。

“哈哈哈。”不过他却发出了一连串古怪的笑。

夏晴天的身子瞬间就僵硬了起来,这笑声,他不是叶以深,是夜帝!

很久都没有见过她,夏晴天几乎都快要忘记了他的存在了。

只是每次遇到他好像都会有危险,还是生命危险。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对自己有莫名的敌意。

即便不是叶以深,夏晴天却没有感到丝毫的轻松,分明是更加的恐惧!

“白帝,白帝!”她一边喊,一边往后退,却引得夜帝猖狂的笑了起来。

等他笑够了,就面目狰狞的开始逼近,步步紧逼。

“你个害人精,害了我们,我要你死!”

“我没有!”夏晴天想躲,可是无论是速度还是力气,都敌不过他,一把就被他抓住了头发,然后甩在墙上。

原本夏晴天就头疼,如今更加的疼的。

只是面对这样的一个疯子,疼痛都忘记了,一心想逃。只可惜,夜帝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抓着她的头,疯狂的撞在墙上,夏晴天用手肘护着自己的头,但是撞在上面依旧十分的疼痛。

以往这个时候白帝都会出现,此时却只有夜帝咯咯的笑声,十分的诡异。

就在夏晴天快要昏厥过去的时候,听到了踹门声,然后她就摔在了地上。

白帝?

这样想着,听到的却是叶以深的暴怒的语气:“你果然是想死吗?”

“该死的是她,是她。”随着夜帝略微沙哑粗狂的声音,夏晴天觉得自己被踹了一脚。

只是头上的疼痛的太厉害,这一脚反倒是没什么感觉了。

“我回来再和你算账!”叶以深说着就抱起了夏晴天。却被夜帝拦了下来:“我要杀了她!不然,不然我会死!”语气里还有惶恐。

“你现在就会死。”叶以深的声音里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仿佛下一秒就会要了夜帝的性命!

显然,这也吓到了夜帝。

“你,你杀了白帝,还想杀我!”

“他早就是该死的人。”叶以深冷笑了一声,没有丝毫的感情。

只是这话听在夏晴天的耳朵里,让她整个人都如置冰窖!

叶以深……杀了白帝?

白帝死了?

夏晴天很想睁开眼,质问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却那么都不能动弹,最后直接昏了过去。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叶以深在她床边。

夏晴天觉得头还是疼的厉害,动都不能动,只是根本不关心自己怎么样,满脑子都是刚刚夜帝和叶以深的对话。

白帝死了,叶以深杀了他,不!

夏晴天张口想问,在看到叶以深那带有深意的眼神之后,硬生生的改口问道:“我怎么了?”

“做噩梦了。”叶以深言简意赅。还顺便解释了夏晴天的头为什么这么疼:“然后掉在了床下,磕到了脑袋,我带你去医院。”

“不!”夏晴天实在是忍不住,脱口而出:“是有人在打我,一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你又在说胡话了。”叶以深伸手去摸她的脸,出于本能,夏晴天闪躲了一下。

这个动作,让叶以深的眼眸深了深,随即说道:“梦就是梦,不会是真的。”

“你……杀人了?”

夏晴天的声音有些颤抖。

她不敢相信。白帝已经死了。

“难道你想把我送到监狱吗?”叶以深眯了眯眼睛:“你病了,去医院看好病,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我不去!”

夏晴天的脑子很疼,但是还是记得当初叶以深要把她送到精神病院,叶以深如今的语气,更像是要把她送到那里!

那个地方,一旦进去就出不来了!而且,进去进去之后会变成真的疯子,她不能去,也不要去!

“去了医院就好了。”不知道是不是夏晴天的错觉。她总觉得叶以深话里有话。

其实叶以深只是想把她送到医院,毕竟刚刚她……的确是被伤的不轻。

“我没疯……”夏晴天喃喃自语,脸上都是惶恐。

“算了,我让医生过来,你休息吧。”叶以深知道夏晴天是受到了惊吓,干脆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随着他走出去,夏晴天紧绷的神经才舒缓下来,她不可能做噩梦。

每次都用这样拙劣的理由搪塞她,如果只是梦,那白帝是怎么回事儿?

想着。楼顶忽然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就好像人被摔在了地上一样。

人……

夏晴天瞬间就联想到了刚刚出去的叶以深,肯定是他上去教训夜帝了,会不会也杀人灭口?

自从夜帝说过叶以深杀了白帝,叶以深也承认之后,夏晴天总觉得叶以深是一个杀人狂,任何人都可能被他杀掉!

只是这个人,为什么是白帝。

难道是自己说漏嘴,导致叶以深动手的。

夏晴天觉得鼻子一酸,她难道真的是个祸水吗?无论什么人和她亲近。都会遭遇不幸。

想着,头顶上的声音就消失了。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几分钟后,叶以深打开了她的门,对他说道:“我有事情要出去一下,医生很快就会过来,你不要乱跑。”

“好。”

夏晴天不敢不回答,只是回答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随着门被关上,夏晴天很想上楼去看一看,看一看夜帝还活着没有。如果还活着。她一定要追问白帝的下落!

叶以深连夜帝都不肯让她知道,即便问了白帝,他也绝对不会说的!

所以如今,能告诉她真相的,只有夜帝一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