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婚姻是爱情的坟墓/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是她现在头痛欲裂,而且一想到要独自面对夜帝,就十分的胆怯,万一他再发疯怎么办?

尝试着起身未遂之后,夏晴天也就躺着不动了,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她这么贸然的过去,简直像是送命去,还是等她可以行动自如再上去。

可能是有些脑震荡,夏晴天总觉得昏沉,却睡不着,也清醒不了。

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多久,听到王管家的声音:“少奶奶,醒醒。”

费力的睁开眼,就看到了背着药箱的医生。

“少爷安排的医生到了,帮您检查一下。”

夏晴天想点头,头却不能动,只能哑着嗓子吐出了一个‘好’字。

医生把身边的药箱饭放下,然后就开始伸手在夏晴天的头上摸索,最后翻了翻她的眼睑,说道:“看样子叶太太的症状有些严重,我建议还是送到医院去做一个全面的检查。”

“要去医院吗?”王管家叹了口气:“我这就去通知少爷。”

“不用了。”

夏晴天制止了王管家,一说话就觉得整个脑袋都在疼。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被医生看过之后脑袋的疼痛蔓延到了全身。

不过如果去医院的,万一被发现怀孕,恐怕会后果更惨吧?

夏晴天的话王管家还没有开口,就听到医生语气严肃的说道:“我怀疑您现在是脑震荡,所有的病都不能拖着,不然小病拖成大病,到时候后悔都没有用!”

“对呀,少爷也很担心您!”

王管家在一旁附和道。

夏晴天思量了一下。她记得怀孕之后好像是要定期去医院检查,但是自从怀孕后,就一直没有去检查过。如今头一直疼也不是办法,如果真的有了什么后遗症,确实是得不偿失。

去医院的话,正好两项都做一个全面的检查。

只是不能让叶以深跟着!

想着,夏晴天就松口道:“不用告诉叶以深了,我自己去就可以。”

“少奶奶,您……”王管家不知道为什么夏晴天会是这个样子,还以为是叶以深一时冲动动了手。所以就算想开口帮叶以深说话,也不知道要作何言论。

夏晴天努力的想起身,身子一动,就引来了一阵的眩晕。这次她可是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眼冒金星。

“您再休息一下,等感觉好一点了立刻去医院。”医生说着就拿起了自己的药箱:“我就先不打扰了。”

“医生,不开点药吗?”王管家担心夏晴天有个三长两短的,拦住了医生的去路。

“我现在不能确定她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也不能随便开药。现在看来不能排除颅内出血的可能,就更不敢随便开药了。建议不要让太太在就医之前受到什么刺激。”

医生的话让王管家一阵冷汗,这么严重?

不光是他,躺在床上的夏晴天也是一愣,竟然这么严重?原本还想睡一觉能好的话就不去了,如今看来不去是不行了。

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夏晴天坐了起来,对王管家说道:“安排一个司机给我就可以了。”

“我这就去安排。”

王管家说着就退了出去。

虽然夏晴天说了不要叶以深知道,但是王管家一出去,就给叶以深打了电话,大概汇报了一下情况。

叶以深自然是很紧张,立刻就表示要回来!

“少爷,少奶奶现在似乎不是很想见您。”王管家很想追问一下夏晴天的伤到底是怎么来的。怕叶以深不悦,就没有问出口。

“我安排方毅过去。”叶以深听到这话,只觉得一阵胸闷。

如果这个女人有什么事情的话,夜帝吗……

等夏晴天收拾好之后,王管家搀扶着她到了门口,眼睁睁的看着她上车还是不放心:“不然我和您一起过去吧?”

“不用了,不是还有方毅在吗?”夏晴天其实在看到方毅的时候是有点诧异的,毕竟他一般都是跟在叶以深身边。

“方毅,你照顾好少奶奶!”王管家一边嘱咐,一边就关上了门。

方毅点了点头,然后一踩油门疾驰而去。

听着车子渐行渐远的轰鸣声,王管家叹了口气,看来是要去拜一拜老爷老夫人了,流年不顺啊!

在去医院的路上,夏晴天虽然有些话想问方毅,但是身体不舒服,开口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靠在座椅上闭着眼。

“少奶奶,到了。”方毅见夏晴天病怏怏的,就也不敢聒噪,一路疾驰很快就到达了医院:“我扶您下车。”

“我自己上去就可以了。”等会还准备去看一下腹中孩子的情况,方毅跟着实在是有些不方便。

说着夏晴天就走下了车,却晃晃悠悠的,随时都可能栽倒在地。

一旁看着的方毅心惊胆战,不顾她的反对弯下腰把她的手臂放在了自己的肩头。如果夏晴天再摔到,叶以深肯定会要了他的命!

见状,夏晴天也就不逞强了。

躺着的时候没有感觉,总觉得似乎不严重,但是只有起身动一动的时候,才能切实的感受到自己的力不足。就算她自己上去,现在的情况也不可能有多余的经历去检查了。

在方毅的照顾下,她很快就躺在了病床上,不过还不忘特意嘱咐一声自己不吃药不输液。

方毅站着病房的门口往里面看了一眼,就几步来到走廊的最尽头拨通了叶以深的电话。

“怎么样?”虽然叶以深没有过去,但是在办公室坐立难安的,每一秒钟都是煎熬!看到方毅打电话,瞬间就接了起来,发出了一连串的质问:“严重吗?住在哪里?需要手术吗?”

“……”这么多的问题让方毅一时间有些语塞。

如果不是听得出自家主子的声音,方毅肯定不能相信这个以前慌乱有焦急的男人是叶以深!

“算了,我现在就过去!”

“哎,少爷!”见叶以深要挂断电话,方毅赶忙说道:“医生说了没有什么事,只是脑震荡和有些缺钙,在医院静养七到十四天就可以了。”

“脑震荡难道还没有什么事情吗?”叶以深陡然就提高的自己的音调。

“不不不,只是医生说要静养,而且少奶奶说……暂时不想见任何人。”

方毅的话是委婉的版本,夏晴天的原版,是说不看到叶以深!

看到他就头疼!

“知道了。”叶以深听出了夏晴天有多么不想看到自己,电话没有挂断,而是丢了出去。应该是摔在了墙上,在方毅的电话里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声响。

方毅看了一眼还在通话的手机,乖乖的挂断了电话。

原本还以为少奶奶和主子感情已经稳定了,现在看来,完全就是他想多了。

叹了口气,来到了夏晴天的病房前,坐在了临近的走廊椅子上,方毅撑住了自己的下巴。

也不知道等会主子会不会。

如果过来的话,是让他和少奶奶见面呢,还是不让呢?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了方毅好几个小时。只是一直等到天黑,都没有叶以深的身影。

期间方毅蹑手蹑脚的进去过一次,询问夏晴天想吃什么,不过夏晴天好像睡的很深,没有什么反应。

看了一眼墙上的挂表,也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于是就再次推开了夏晴天的房门。做贼一样,走路都惦着脚尖的来到了夏晴天的病床旁边,低声问道:“少奶奶,该吃晚饭了。您想吃什么?”

“少奶奶?”见没有人回应自己,方毅又喊了两声之后,伸手去戳床上蒙着被子人:“您……醒醒。”

却在摸到她的时候发现,她的身子在发抖,伴随着还有低低的啜泣声。

手指就这样戳在夏晴天的身上,方毅有些手足无措。

少奶奶这是,在哭吗?

“少奶奶您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方毅走到病床的另一边,蹲下来询问道。

“我没事,你先出去吧。”

这时夏晴天才算是回答了他一句,但是听语气。都是隐忍和压抑,不难听出还在痛哭。

“……”方毅从没有安慰过女人,见到这样的情况也不知道要怎么做,只能在一旁尴尬的蹲着,蹲到腿都骂了,总算看到夏晴天把被子掀开露出了她的脸。

“少奶奶,您这是准备和我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见夏晴天主动掀开被子,方毅顿时就来了精神,殊不知夏晴天只是在被子里被闷的有些缺氧,露出头出来透透气罢了。

只是在看到方毅脸上的担心之后。不好意思继续任性,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说道:“只是觉觉得头有些太疼了,而且还有些饿。”

“您想吃什么?我这就去准备!”方毅说着起身,腿一软,差点倒在地上。

“清淡一些的就可以。”

夏晴天话音未落,方毅立刻就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蹲了这么久,他的腿仿佛彻底失去知觉了!

看着方毅关上门,夏晴天一直忍着的眼泪再次掉了下去。

她哭的如此伤心并不是因为不舒服。而是想到每次别人生病总是有家人陪伴在身边,而她,却孤苦伶仃。

虽然嘴上一直说不想让叶以深过来,但是心里还是有一丝的期盼,盼望着他能担心自己,然后出现在自己面前,如今看来……一切都是她自己多想了。

恐怕叶以深现在正在想着到底怎么样惩罚自己擅自跑到顶楼吧……

真是傻!

没有家人关心,没有朋友,没有爱人,自始至终。自己就只有自己!

可能是身子不舒服,夏晴天从没有觉得自己孤身一人,但是如今,躺在空荡荡的病房里,她的心仿佛冷却成了一滩死灰。

如果非要说灰暗中的光亮,可能就是白帝。

联想到夜帝的话,最后一丝光亮,也被扼杀。

闭上眼,任由眼泪流下来,好像倒灌到了心里。

好难过啊……上一次这么麻木的难过,似乎还是清雅坠海的时候。

越想,伤心事就接二连三的涌现,孤单感就越发的强烈,头越越来越疼。把自己蜷缩在一起,努力的不去想这些事,可是越是这样做,越是难过。

病房外。

方毅看着提着饭盒站在门口的叶以深,瞪大了眼睛:“少爷,您什么时候来的?”

“刚刚到。”叶以深锁着就拿出了饭盒递给了方毅:“她饿了吧。”

看着方毅接过饭盒,叶以深转身就准备走,却被方毅喊住:“您来都来了,不进去吗?”

“算了吧。”

其实叶以深早就来了,不过一直站在走廊的最尽头看着这里,等到到了晚饭时间亲自出去买了晚饭。原本是想让方毅送进去给夏晴天,但是回来之后看到方毅不在,忍不住就走了过来。

等过来的时候方毅恰巧从里面出来看到了他!

只是一想到夏晴天不想看见自己,叶以深就选择了规避。

“少爷,刚刚少奶奶在哭,说是头疼。”方毅虽然不懂女人,但是也觉得原因不仅仅是这个,就忍不住开口道:“您真的不进去,和少奶奶说说话吗?”

“她不想见我。”

如果是之前霸道的他,肯定不由分说就冲进去,就算她不想看见自己、不想和自己说话,也要逼着她看着自己,和自己说话!

如今却只想她能好过些。

方毅低着头看着手中的餐盒,心情十分的复杂,婚姻果然是坟墓!

叶以深则抬头透过房门上的玻璃看着床上的夏晴天,虽然还能看到裹在她身上的被子,却还是有些不能形容的满足。

所以最总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你去把饭盒送过去让她吃下,然后晚上我在这里守着,你就回去休息吧。明天早上记得早点过来。”

“少爷,我在这里陪着您吧!”

“照我说的去做。”叶以深说着,伸手就拧开了房门。

方毅不敢忤逆他,于是就走了进去,好说歹说的让夏晴天吃了几口饭。

出去之后就按照叶以深的吩咐离开,留叶以深一人在这里。

方毅走后,叶以深并没有坐下去,而是一直站着。偷着那蹭窗户望着里面。

等到半夜,走廊里的护士都少了下去,夏晴天似乎是觉得热,就一脚踢开了身上的杯子,整个人才算是出现在了叶以深的面前。

叶以深伸手抚向了眼前的玻璃,冷冰冰的。

最终忍不住,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回应,看来真的是睡着了。

得到了这个确定之后,叶以深就轻轻的推开了门,来到了她的身边。

眼睛红肿肿的,不难看出刚刚哭了多久,恐怕睡着的时候都还在哭。

坐在床沿,修长的手指抚摸在她哭肿的眼眶上,叶以深看着她的模样,整颗心都揪在了一起。

自从和他在一起,仿佛真的是想是夏晴天自己说的一样,不断的倒霉!

就在叶以深准备把手收回来的时候,却被一把抓住,然后夏晴天的腿也搭在了他的身上。

原本只想在旁边看一看她的叶以深忍不住,就伸手把她抱在了怀里。

其实他并没有责备夏晴天贸然去招惹夜帝,而是责备自己,没有早点出现。

抱着夏晴天的整个夜晚叶以深都没有入睡,听着她的呼吸心跳,丝毫不觉得乏味。

一直等到早上,外面的晨曦投进来,他才依依不舍的松开了手。

毕竟如果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的话,夏晴天肯定是不会高兴的吧?

在叶以深出去没多久,夏晴天就醒了。

只是眼睛哭的太久,已经肿的有些不睁不开,脑袋好像也没什么好转,依旧很痛。不过回想起来昨天晚上,似乎睡得很好!

原本前半夜她翻来覆去的,半梦半醒,十分的不舒服。到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安稳了下来。

对此她也没有多想,权当是自己前半夜睡的太累了。

正在想着,方毅就带着饭菜走了进来,而且还拿着冰敷眼睛的冰袋,见方毅准备的这么周全,夏晴天不由的称赞了一句:“考虑的这么周到,谢谢你!”

听到这话方毅只是干笑了一声,然后动了动嘴唇,欲言又止的想说什么,最终却没有说出口。

一连在医院住了三天,夏晴天觉得只要动作轻缓一些,好像头也不是那么的疼了,于是就对方毅说道:“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你先回去吧,留我自己在这里就可以了。”

“少奶奶。那不如就出院回家去吧。反正都是静养,家里的环境也比这里清净。”

“算了。”夏晴天摇了摇头。

其实她在医院里待着,多多少少有些躲着叶以深的意味。

她很担心叶以深抓着她兴师问罪,为什么会跑到顶楼。

而且一想到自己在这里住了三天,叶以深根本来都没有来过,内心也涌出了一丝的怅然,忍不住就问道:“白依灵,又回去了吗?”

“没有。”见夏晴天这样问,方毅就主动说起了叶以深的好:“少爷很担心您的!”

“担心我?”夏晴天苦笑了一下:“如果真的担心我的话,就不会这么久都不过来!”

“不是的!”

听到夏晴天这样说,方毅差点就忍不住说出了真相。

叶以深不仅每天都来,而且一守就是一宿,听查房的护士说,叶以深前半夜都不进去,只是在外面站着,一动不动的看着里面。

但是叶以深叮咛了不让他说,他也只能干着急,听着夏晴天误会自家主子,把功劳强加在他的身上:“这么久,多亏了方毅你的照顾。但是我也不能耽误你太多的时间。”

“不,我其实没做什么!”

非但不辛苦,还有些轻松。

以为叶以深让方毅照顾夏晴天,就把他身上的其他事情都退掉了。

“谢谢。”虽然方毅这样说,但是夏晴天权当是他在谦虚,由衷的说道。

方毅一时羞愧,就直接走了出去!

他这简直就是功高盖主了啊!而且他也没有什么功,分明就是叶以深的功劳,强加到了他身上。

见方毅出去,也不答应自己刚刚的问题。夏晴天摸了摸鼻子,难道自己有什么说的不对吗?

还是男人都不喜欢听人道谢?

最后事实证明,方毅根本就没有听她的话,继续留在医院,这让夏晴天很是无奈,在第二天的时候再次提起这件事。

“少奶奶,您不走,我是不能走的!”

“好吧……”夏晴天有些无奈。

被方毅看着,要什么时候才能去检查胎儿?

正想着,忽然响起了敲门声。夏晴天下意识的正了正自己的坐姿。

难道是叶以深?

自己都住院四天了,他也该来了吧?

但是方毅清楚,外面的绝对不是叶以深,叶以深只有晚上才会过来。

却也有些奇怪是谁,毕竟这么多天,也没人来探望,而且夏晴天住院的消息,似乎也没几个人知道。

走过去打开门,看到外面来人之后,闪过一丝的诧异。随即就低头恭敬的问道:“您怎么来了?”

夏晴天的角度看不到门外是谁,听到方毅这么恭敬,估计就是叶以深来了,眼中闪过了一抹复杂的情绪,正准备开口说不想见他,就听到了叶星悦的声音:“晴天,你怎么了?”

看着黑了不少,人也更加壮实的叶星悦,夏晴天不由自主的就发出了和方毅一样的疑问:“你怎么来了?”

她记得当初叶以深一气之下,就把叶星悦送到了军营了!

当时她知道这个消息之后。还以为起码要三五年才能出来,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看出了夏晴天的诧异,叶星悦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脸:“那边的人说我表现很好,反应给了我大哥,我大哥就让我出来了!”

“那你不去上学,过来干什么?”夏晴天打量着叶星悦,都说当兵回来会有阳刚的气质,虽然叶星悦起的时间不长,但是身上的气质倒是有一丝成熟的感觉了。

“回来有些事情,没想到回家你和大哥都不在。而且听王管家说你住院了,我立刻就过来了!”叶星悦的语气里不由自主的就闪过了一丝的心疼:“怎么又住院了?好端端的脑震荡是怎么回事?还疼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