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我知道叶家的秘密/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疼了。”夏晴天摇了摇头,却感到太阳穴一阵刺疼,嘴角抽搐了一下反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是脑震荡的?王管家告诉你的吗?”

“不。我来的召集不知道你住在哪里,就问医生的,还顺便问了问你的情况。”叶星悦一边摇头,一边看向了方毅:“我和晴天有些话要说,你先出去吧!”

虽然叶星悦是叶家的二少爷,叶以深的亲弟弟!但是方毅毕竟是叶以深的人,也知道这个二少爷对夏晴天的想法,所以磨磨蹭蹭的不肯出去。

最重要的是他口口声声喊的‘晴天’,让方毅更觉得心中没底了!

万一发生些什么,主子舍不得自己女人和亲弟弟,肯定是舍得他的!

“我只是想和晴天聊几句。”见方毅站着不动,叶星悦有些无语的说道:“我都被我哥治的这么惨了,难道还会做什么想不开的事情吗?”

这句话倒是有些道理。

方毅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就走了出去。

看着他出去,叶星悦松了口气,手就摸向了夏晴天的额头:“是不是我哥打你了?”

他的动作很自然,夏晴天却闪躲了一下,她并不喜欢和异性太亲近。干笑着掩盖刚刚的尴尬,说道:“不是的,我自己不小心……摔到了。”

虽然对叶以深不来看自己有些介怀,却也不想心悦对他的大哥失望。

况且这件事也真的不能怪叶以深,如果不是叶以深的话,夜帝说不定会把她直接打死。

“那就好,不然我肯定找他算账去!”

叶星悦的语气里很是坚毅,却让夏晴天想笑。怎么只是看着成熟了些,说话还是这么的幼稚?

似乎看出了夏晴天在想什么,叶星悦再次旧事重提道:“难道你不相信吗?晴天,其实当初我就做好了把你带走的完全准备,虽然去了军营,但是这个准备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只要你想走,我就立刻带你走!”

“你怎么又这样说?”

夏晴天就皱起了眉头,幸亏叶以深不在,不然不知道又要怎么惩治这个弟弟!

“我!”

叶星悦一看到夏晴天就忍不住失态。

每一次。每一次受伤的都是她!

而且受伤之后不仅丝毫不抱怨,反而还要替施暴者掩盖罪行!

刚刚进来的之前叶星悦留心问了一下夏晴天为什么会这样,医生说像是受到虐待造成的!即便刚刚夏晴天说了不是叶以深,但是一句‘摔得’,却更引起叶星悦的质疑,认定了就是叶以深打的!

“你不要太激动了,我们不说这个了。”除去方毅,叶星悦是第一个过来探望她的,所以夏晴天也不想不欢而散,就说道:“当兵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没有上学有趣?”

“嗯……”叶星悦就低下了头。

“唉,星悦。”见叶星悦的情绪低落,夏晴天忍不住就开口说道:“难道我之前和你说过的话你都忘记了吗?”

当初她苦口婆心的从多个角度和叶星悦说了这件事的不可行性,怎么好端端的又来说这件事?

“晴天,我在军营里想了很多,我觉得你是不会骗我的!”听到夏晴天这样说,叶星悦猛然的就抬起了头:“我也觉得叶家,有秘密!你看到的,也许是真的!”

“什么?”

夏晴天身子一僵。直接就浮现出了夜帝和白帝的面孔。

只是之前她反复问过叶星悦很多次,叶星悦都说不知道,不记得,不清楚……怎么忽然之间,就改口了吗?

“我其实也不能确认,只是朦朦胧胧的勉强能想起来一些。”叶星悦撑着下巴,原本是想和叶以深先说,确认一下的。如今看到夏晴天这样,就根本不想去见叶以深了,干脆就同夏晴天讲了起来。

叶星悦说他几岁的时候,记得家里总有其他哥哥在,偶尔还会和他一起玩,后来父母死后,等他再大一点,无端的那些哥哥都没有了,只剩下了一个叶以深。

但是他也不能确认到底是不是记忆中的这样,毕竟当时他太小,记忆很多都是模糊重叠的。他也不能确定,记忆中的哥哥到底是叶以深本人,还是另有其人。

这么多年,他其实都认为那就是叶以深,自己唯一的大哥。可是被夏晴天询问的话勾起了太多的好奇和困惑,不断的去想,就想出了这些。

听着叶星悦的说法,夏晴天觉得脑子一片空白。

哥哥吗?

难道真的是叶以深的同胞,这样的话和叶以深长得像,也就解释得通了。

至于为什么把白帝夜帝藏起来不让见人,莫不是他想独霸叶家的财产,所以才这样做?

可是为什么不直接除掉叶星悦呢……难不成因为叶星悦是弟弟,不具备和他争家产的能力和资格?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星悦小时候即便他是大哥,年纪也不会太大,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至多也十几岁,叶以深这个人实在是太危险了!

看着夏晴天的脸色越来越差,一旁的叶星悦就说道:“原本我也准备去问我大哥的。”

“别去!”

万一这事情是真的,叶星悦去问岂不是要激怒叶以深?

“那我……”

“你肯定是记错了。”夏晴天看着星月,认真的说道:“如果这话说给你大哥听,他肯定会把你送到神经病院的。”

嘴上这样劝着叶星悦,告诉他不过是他的错觉,但是夏晴天心中想的却来越来多。

以至于后面叶星悦说了什么她都有些不清楚,只记得最后他说了一句:“我的电话一直没有换,如果你想走的话,我依旧会不顾一切的带你走!”

只是这话夏晴天没有多大的反应,医生过来给夏晴天体检,他也就顺势离开了。

在给夏晴天体检的时候。医生见她神情泛泛的,为了活跃气氛就问道:“刚刚来的是你的男朋友吗?”

“不是。”夏晴天摇了摇头:“一个朋友。”

“韩医生你不知道不要乱问嘛!”一旁的小护士听到八卦,忍不住就开口了:“夏小姐的男朋友是每天晚上过来的那个!”

“哦,那个啊!”韩医生恍然大悟的点了一下头:“上次见到他站在门口我还在想他为什么不进去呢。”

“很晚了,当然是怕打扰到夏小姐休息呀!”小护士提起门口的叶以深,就一阵花痴:“我见过他的侧脸,简直帅的不得了!”

听着他们的导论,身为当事人的夏晴天却有些迷茫,忍不住问道:“什么站在门口的人?”

“就是那个腿很长的。”小护士叽叽喳喳的给夏晴天一番形容。夏晴天就能彻底认定,他们说的人就是叶以深!

每天晚上都来吗……自己怎么不知道?

难道晚上在外面的不是方毅吗?

想着,就皱起了眉头。

“心情放好,不要想太多,不然容易留下头疼的后遗症。”检查过后,医生说道:“其实你已经可以回家休养了,在医院待着的意义不大。”

“我知道了,谢谢医生。”夏晴天点了点头,目送着医生离开。

方毅应该是在外面和医生交涉了什么。然后再次进来,和夏晴天沟通要不要回去休养的问题。

“回去是可以,但是你要告诉我,晚上的时候叶以深是不是过来过?”

“这……”夏晴天的质问让方毅很难办,也不知道叶以深到底让不让他说。

看到方毅迟疑,夏晴天基本就可以认定刚刚的小护士说的是实话了,抿起嘴质问道:“你怎么不告诉我?他为什么晚上才来?”

“其实,其实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清楚自己现在是说好还是不说好,方毅随口扯了一个谎说道:“我晚上的时候会和人换班。然后主子到底来了没有,我也不清楚。”

因为晚上的时候夏晴天也没有留意过外面的到底是谁,所以迟疑了一下,半信半疑。

害怕被继续逼问,方毅赶忙起身说还有事,一溜烟就跑了出去。

然后就好像担心被夏晴天询问一般,有意的躲着她。

一直到了晚上,夏晴天翻来覆去的,没有丝毫的睡意。

外面站着的真是的叶以深吗?

一直等到深夜。她迷迷糊糊的依旧快要睡着,忽然察觉有人站在了自己的床头,顿时就惊出了一身的冷汗,猛然睁开了眼!

“叶以深?”才只看到一个轮廓,夏晴天就笃定的,绝对是他!

“怎么醒了?”

叶以深想到方毅和他说的话,在知道她心中有疑惑后原本打算今晚就不进来的。可是看她翻来覆去的似乎睡的很不安稳,忍不住还是推了开门。

“你为什么不把白天来?”

“忙。”

叶以深十分的言简意赅。

其实他是担心夏晴天不想见自己。

“你一直都来,为什么不让我知道?”

“你知道又有什么用?”

其实叶以深也不想说话这么苛刻的。但是养成的习惯,一时半会儿实在是难以更改。

他的回答让夏晴天原本有些波动的内心瞬间就冷静了下来,自己是疯了吗?竟然觉得他会关心自己。

这样简洁的回答,无非是不想理自己吧?

想着,实在不知道要多说什么,默默的不再说话,躺了下去。

既然被发现,叶以深也就从善如流的上了床,把夏晴天抱在怀里。

在叶以深怀里。夏晴天才算明白,为什么每晚睡着之后就会有一种安稳的感觉,原来是在叶以深的怀里睡着了……

想到他整晚都在这里,而且还连着四天都过来,夏晴天倒是不气恼了。也不知道是累了,还是因为被他抱着,有种自在又熟悉的感觉,很快就睡到了。

第二天一早,她还没有醒过来,迷迷瞪瞪的翻了个身,原本和叶以深面对面抱着,顿时就成了背对着她。随即,就察觉到有什么东西抵着自己……顿时,就醒了一大半!

“醒了?”叶以深一宿没睡,在反省这个做完和夏晴天的对话。

其实在没来的白天,叶以深没有什么心思工作。琳达因为没看到夏晴天来上班,以为是小两口矛盾激烈,就好心教了他几招。

什么不能对女人太冷淡,也不能用太疏远的字眼,说话的时候一定要温柔又挑逗,他自知昨晚自己的语气不太好,就凑在她耳边既温柔又挑逗的问道:“一个人的办公室实在是有些寂寞,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上班?”

“等我……好了之后吧。”

夏晴天被他抱着身子原本就僵硬,感受到耳边的热气,身子更不自在了。

“我听说医生让你出院你都不愿意出院?”说着,下巴娴熟的放在了夏晴天的肩头。

“没有。”夏晴天不想听叶以深继续说什么,因为他的手已经从她的腿上透过衣襟的下摆滑到了腰肢之间。

再说下去,可能随时随地就会把自己就地正法了!

果然是精虫上脑!

最最重要的是,他这个说话的语气实在是别扭,有种娘炮的感觉!

他真的是叶以深吗?

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质疑的问道:“你为什么说话这么的娘娘腔?”

“娘娘腔?”叶以深的整张脸都僵住了。

这么多年,他听过很多人给他的评价,正面的也好负面的也罢,唯独没有人说过他娘!

如果他都娘,那世界上还有直男吗?

“我是说……”察觉到背后传来的阵阵凉气,夏晴天咽了咽口水说道:“你该上班了!”

“我哪里娘娘腔?”叶以深直接无视她的话,起身把她压在了身下,俯身用手臂撑在床上,眯着眼睛恢复了以往的语气:“你最好说清楚!”

这个女人是撞傻了,分不清楚温柔的挑逗和娘娘腔吗?

不知道如何作答的夏晴天明智的选择了闭嘴。

叶以深伸手把她的衣服扒开,强行露出了半个肩膀,就在他准备说两句教育她的话然后展现自己男人魅力的时候,门忽然被打开,方毅冒冒失失的跑进来嚷道:“少奶奶,吃饭……”看着眼前的一幕。方毅的动作戛然而止,慢半拍的喊出了剩下的那个‘了’字。

这个时候因为衣服被叶以深强制的拽着,胸前的扣子不堪重负,直接就蹦了出去。

在外面明朗阳光的照射下,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在了方毅的脚边。

方毅看和叶以深的脸色一秒比一秒阴沉,马上就阴的可以滴出水来!

情急之下,捂住了眼睛喊道:“啊,今天的阳光为什么这么刺眼,眼睛好痛,我什么都看不到了!”喊着,还往后倒着走,一退到门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关上了门。

虽然被方毅打断,但是叶以深根本没有放弃证明自己,装作刚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自己的动作。

夏晴天挣扎不开,情急之下大喊道:“不是要出院吗!我要出院?”

“哦?想清楚了?”

“是!我现在就要走!”

夏晴天的小心思叶以深怎么会看不懂,也不戳穿,勾了勾嘴唇,笑道:“也好,这里的床,是在是太硬了。”说着,起身下了床。

虽然刚刚叶以深的话很有深意,但是夏晴天还是小小的松了口气,不管怎么样总算是没有在医院里发生什么。

叶以深的动作倒是很快,立刻就安排了夏晴天出院。

原本夏晴天就是一直赖在医院,什么问题都没有,所以简单的准备了一下就跟着叶以深上了电梯。

可能是到了高峰期,电梯里的人很多,夏晴天被挤到了一个角落,脚还被人踩了好几下。

叶以深看了一眼皱眉的夏晴天,伸手就手臂撑在了她的身旁,用身子为她撑出了一个空间。

这样的壁咚虽然很有男友力,让人忍不住怦然心动,但是夏晴天却没有太大的感觉。

因为从刚刚出来她就一直在走神,想不明白为什么叶以深一直没有提起那天的事情……是准备把自己带回去兴师问罪吗?

一直走到车上,夏晴天又开始思考另一个问题,从来到医院之前,她就一直想去找夜帝问清楚白帝到底在哪里!

虽然夜帝的性格很可能不仅不会告诉自己,还要再把她打进医院。

可是如果不去的话……就只能去书房了。

心乱如麻的夏晴天在想问题的时候眉头一直都是紧皱着的,叶以深在一旁和她说了好几次话,她都没有听到,一心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

最后叶以深忍不住捏住了她的下巴,语气不善的问道:“为什么不回答我?”

“啊?”夏晴天这才算是回过神。一脸的茫然。

“为什么你和秦亦朗之间,又传出了绯闻?”

“我不知道!”夏晴天看叶以深又要发怒,赶忙澄清:“我在住院的时候他根本没来看过我,而且因为手机不在身边,也没联系过他!”

一番话得到了方毅的印证,叶以深才算是松开了手,冷着一张脸又问道:“听说星悦来找了你?”

“嗯。”这点夏晴天直接就承认了。

就算她不承认,叶以深肯定也是知道了。

“找你做什么?现在在哪?”

“就聊了些他在军营的事情,难道他没有回家吗?”

夏晴天有些疑惑,顿时叶以深的脸就黑了。

何止是没有回家!

整个人就想是失踪了一样,怎么都找不到!

看到叶以深的脸色,夏晴天就担忧了起来,不会是自己那天拒绝和他走,伤了他的心吧?

正想着,车子就停了下来,看着外面熟悉的别墅,夏晴天心中涌起了一阵复杂的情绪。

到底要不要去找夜帝……

来不及多想,就被叶以深打开车门抱了下去。美其名曰:担心她走路影响到身体。

而夏晴天根本来不及抗议,就被抱了进去,被放在沙发上,叶以深坐在她身边,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住院的时间,我安排了婚礼,三天后举行。”

“三天?”

夏晴天顿时就瞪大了双眼,见她反应这么激烈,叶以深瞟了她一眼。语气都是云淡风轻:“难道你没有发现,我们的婚纱照已经被挂起来了吗?”

闻言夏晴天赶忙去看,这个时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照片已经被挂起来了。

照片上叶以深和夏晴天都笑的很幸福,像是发自内心的笑容,这让夏晴天不由的感慨,摄影师的技术还挺不错!

只是一想到三天后就要举行婚礼,夏晴天就小声嘟囔起来:“办不办婚礼有什么差别吗?”反正她和叶以深的婚姻早就名存实亡。

“当然有。”虽然声音很小,但是还是别一旁的叶以深听到。没声好气的反问:“你们女人不都喜欢这一套吗?”

别扭的话让夏晴天翻了个白眼,分明就是叶以深要走这样的形式吧?

不想和他说话,干脆就打开了电视,电视一打开,映入眼帘的就是《倾城》。虽然已经大结局很久了,但是热度依旧在。

不过她还没来得及去看,刚刚把遥控器放下,画面一切,就变成了广告。

眼角抽搐了一下。要不要这么的巧?

偏偏这个广告还不是其他,正是夏晴天和秦亦朗拍着的同名网游。

看着两人洞房花烛夜,又是交杯酒又是借位亲亲,吓的夏晴天赶忙拿起遥控器想换台,却被叶以深制止。

他抓着夏晴天的手背,皮笑肉不笑的,虽然什么都没说,却让夏晴天感受到了深深的寒意。

顶着压力把这个广告看完,然后连着看了好几个乏味的广告。叶以深的抓着她的手才算松开,她赶忙摁下了手中遥控器的按钮。

好巧不巧,就看到了八卦新闻,偏偏说的还正是她和秦亦朗的新闻!

真的不想看见什么来什么!

这次叶以深更加干脆,看到夏晴天想换台,直接就把遥控器从她手里夺了过来。

“近日,当红小生秦亦朗和小花旦夏晴天一则广告播出,迅速引起了网友们的热议。有爆料者声称,两人在拍摄《倾城》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交往。目前双方都没有出面答复。”

听着电视里的声音夏晴天觉得自己世界观都要崩塌了,哪来的爆料者这么不靠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