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逃跑,出车祸了/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是发表言论不用负责吗。

也难怪她和秦亦朗又被上头条,原来是广告开播了。

只是身边的叶以深,似乎有些……不爽。

他伸手关上了电视,然后似笑非笑的看向了夏晴天:“看来你和秦亦朗的问题,真的有必要好好的澄清一下了!”

“我发誓,我和他什么都没有!”夏晴天说着举起了自己的右手:“我也保证,在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没有做过任何违背伦理的事情!”即便是和白帝,也没有发生过什么。

“我知道,但是他们那些人知道吗?”叶以深抬了抬眼:“谣言止于智者,那些愚者就需要强有力的事实打醒他们!”

“难道你想我召开新闻发布会吗……”

夏晴天看着越靠越近的叶以深,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叶以深舔了舔嘴唇,压低嗓音问道:“你不是前两天开通了微博吗?”

看着夏晴天点头,叶以深很满意的在她的嘴唇上轻啄了一下:“不如就发一条微博,告诉他们事实。”

“什么意思?”

“去把你的手机拿来。”叶以深说着露出了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微笑。

夏晴天战战兢兢的上楼去拿自己的手机,竟然还没有关机,并且还有不少的电量。

一打开屏幕就看到上百个未接来电!

十几个韩晓的,十几个秦亦朗的,其他的陌生号码,应该是那些娱乐记者的。

短信也有很多,不是韩晓和秦亦朗的询问,就是记者们的信息轰炸,叹了口气,给韩晓和秦亦朗回复了两条一模一样的短信:“一切都好,稍等我回电话给你。”

然后拿着手机就走了下去。

刚刚走进,就被叶以深一把抓住,然后拿着她的手机调出了相机,勾住她的肩膀,贴着脸颊照了一张相。

然后把手机丢给夏晴天。不容置疑的说道:“发微博。”

“不好吧……”

“那你是想我用其他手段证明吗?”

看着叶以深的神情,夏晴天老老实实地打开了微博,上传图片发布了出去。

因为不知道还要配什么图,所以就随手配了一颗心上去。

几乎瞬间,她的手机就疯了一般的开始震动,手忙脚乱的关闭了震动模式,看着才发出去一分钟的微博下面就累积了几百条的评论,出于好奇看了一眼。

才看了几条,顿时就开始后悔为什么要好奇!

无非就是唱衰,说她和叶以深分明感情破裂。为了豪门梦还非要装作亲密无间。与此同时,炸的还有秦亦朗的微博,纷纷在他的微博下面呼唤,说他的女人跑掉了。

此时,原本还有很多电量的手机就亮了红灯提醒她去及时充电,看样子刚刚的都是虚电。

夏晴天起身,把手机在叶以深面前挥了挥,说道:“已经发过了,我去给手机充电。”

“嗯。”达到目的的叶以深点了点头,等夏晴天一走,立刻就拿出了手机去围观夏晴天刚刚发布的微博。

回到房间的夏晴天看着手机电量,思量着给韩晓和秦亦朗两人打电话应该还可以,毕竟也不想两人为自己担心。

因为秦亦朗的电话在前,所以就先拨了他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简单的和他说了一下自己住院,所以才会失联,然后就带着调侃语气说道:“又白白的上了头条,为你们公司剩下不少钱吧?”

“是啊。”秦亦朗笑了两声,然后眼睛就看到了面前电脑上,上面赫然是夏晴天刚刚发的那条微博。

“不过我已经做了澄清,应该不会再给你带来麻烦了吧?”

其实夏晴天倒是无所谓。毕竟她已经解约了,倒是秦亦朗,大好前程,不能被绯闻给毁了。

“本来就没有什么麻烦,我给你打这么多电话,就是担心给你造成麻烦。”

秦亦朗其实很想问,所谓的澄清就是这条微博吗?

咬紧了牙关,听着电话那边夏晴天的声音,久久没有说话。

夏晴天还以为他听不到,喂了好几声。

秦亦朗这边凑巧看到了被热门评论,说夏晴天原本和叶以深就是一对,就算男方出轨,秦亦朗的做法也无异于插足!

这番话看的他心头一紧,语气有些不好,说了一句还有事情,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如果他知道,这将是他和夏晴天的最后一次通话的话,绝对不会这样的任性。

虽然不知道秦亦朗为什么心情不好,但是夏晴天也没有多问,就去给韩晓打了电话。

韩晓那边倒是比夏晴天还激动,听完她最近在住院之后,就大呼:“不会是家暴吧?”

“没有,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吗?”

“这不是有些广告代言和剧本觉得挺适合你的,就给你打电话看看你有没有意向嘛!”

“算了吧,你忘记上次叶以深去拍摄场地事情了吗?”

“没忘啊,所以我来问问你这婚怎么样了?不过刚刚看到你发了微博,这是什么节奏?”

“就是你想的节奏!”夏晴天叹了口气:“我不是不想给秦亦朗添麻烦嘛。”

“姑奶奶,你是不知道你和他的cp给他带来的多少人气,他公司肯定偷着乐呢!”

韩晓的话让夏晴天无言以对。

那边韩晓说起话来滔滔不绝的,夏晴天看了一眼手机只剩下百分之四的电量,于是说了声‘手机没电了’就挂断了电话。

给手机充上电,开门走了出去,没看到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

此时的饭菜已经被摆上桌子了,叶以深坐在桌前,就在她下到一半的时候,方毅从外面匆匆忙忙的走进来,看着叶以深,欲言又止的。

“有什么话就说。”叶以深皱了皱眉。

“少爷,刚刚白小姐在拍戏的时候昏倒了,已经送到医院了。”

方毅话音未落,叶以深就看了夏晴天一眼,看着她继续下楼梯,仿佛没听到一样,就挥了挥手:“已经送去医院不就可以了?”

“医生说,动了胎气。”方毅尽量把声音压低,生怕夏晴天听到。

如果不是白依灵动了胎气,方毅也不会过来和叶以深说。只是她肚子里的毕竟是叶家的骨肉。

“……”迟疑了一下,看着已经走下来的夏晴天,叶以深还是选择了起身,说道:“我出去一下。”

“去吧。”

夏晴天没有多说。只是点了点头,语气也没什么起伏。

其实她都听到了。

看着叶以深离开的背影,死死的握紧了手中的筷子,一旁的王管家上前说道:“少奶奶,您不要多想。”

“我多想什么?”她苦笑了一下:“只是觉得这饭菜太多,我一个人也吃不完,王管家,一起吃吧。”

“少奶奶太客气了,您用餐吧。”

王管家在一旁也十分的想叹气,少爷真的是剪不断理还乱啊!

而夏晴天看着一眼面前的饭菜。实在是没有胃口,起身说道:“我有些头晕,也不想吃了。”说完,放下手中的筷子就上了楼。

上楼之后,夏晴天看到手机上有叶星悦发来的短信,说为了躲叶以深,他的手机号码已经换了。

夏晴天只是看了一眼,就躺在了床上,要是真的能想网友们说的一样,一心只为了叶以深的钱。也不用这么痛苦吧?

想着,忽然听到了楼上传来的弹珠声,瞬间就瞪大了双眼!

是他吗?

现在上去问他,他会说吗?

叶以深不在,也是一个进书房的好机会,是进书房,还是上楼去?

那一刻,夏晴天的脑海中闪过了许多的想法,最总,还是从床上起身。去找可以撬门的铁丝。

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的找到了当初藏起来被叶以深发现的铁丝,拿起了手机,出门去了书房。

站在在书房门前,夏晴天就傻掉了。

上面的锁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成了密码锁,她自学的那一套,显然已经没有什么用了。

正在惆怅的时候,回头就看到了通往楼顶的旋梯。

握紧了手中的手机,夏晴天迟疑了几秒钟之后,还是走了过去。

不过这次夏晴天进去之前做了准备。在身上藏了一把水果刀,不是要杀他,只是为了防身。

来到顶层的门前,看着上面紧锁的房门,夏晴天皱了皱,是担心自己再进去,所以才锁起来的吗?

叶以深还真是煞费苦心!

盯着那个门把,夏晴天深呼吸了一下,拿出铁丝探进了锁芯之中。

这个门锁和之前书房的门锁一样,应该可以成功吧?

想着。就弯下了腰。

随和时间流逝,夏晴天觉得自己这个动作已经持续了一辈子那么久,面前的房门却依旧紧闭没有丝毫的动静。

汗水顺着额头滴到眼睛里,有些不舒服,夏晴天伸手用手臂擦了擦眼睛。

就在这时,‘咔’的一声,丝毫戳到了什么核心的机关,夏晴天一拧,门就开了一条缝隙。

开……开了吗?

她咽了咽口水,摸了一下放在口袋里的水果刀。确认能第一时间拿出来之后,鼓起勇气,推开了门!

因为有了之前的心理阴影,夏晴天一下跳出了很远,免得再被突然抓进去!

只是这次,里面静悄悄的,什么都没有。

站在门口踌躇了一会儿,夏晴天还是走了进去,蹑手蹑脚的。

站在里面,眼神紧张的四处张望,生怕夜帝从哪个角落里突然扑向自己!

咽了咽口水,低声喊道:“我看到你了!”

没有回应,唯一有的就是她自己的回音。

“我来找你是想问你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喂,你在吗?”夏晴天握紧了双手,手心有汗出来,是真的不在吗?

还是上次被叶以深教训了,不敢出来?

这里给夏晴天一阵阴森森的感觉,既然夜帝不再,她就准备走,却又有些不甘心。

如今书房进不去,夜帝也找不到,那关于白帝的事情,岂不是毫无办法?

也许这里会有什么证明真相的东西呢!

脑海中冒出这样的想法,鬼使神差的就开始四处寻找。只是这里无论怎么找,都好像没有人生活过一样,空荡荡的。

“什么都没有……”夏晴天自言自语着,就准备离开。

忽然身后传来了一阵细碎的声音,吓的她差点叫出声,只是回头什么都没有。

妈呀!

实在是太吓人了,刚刚她差点就把身上的水果刀掏出来了。

被这样一吓,夏晴天立刻就决定离开了!

走到门口关门的时候,忽然抬头看到了柜子最上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好像是文件夹之类的。

原本门都要关上,看到之后,她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没有多想,夏晴天就走了过去,可惜身高有限,不能够到柜子上面,只能搬来凳子站了上去。

文件袋密封的很好,夏晴天拆开的时候有些犹豫。

如果被叶以深发现了怎么办?

一只手捏着一侧,夏晴天心一横,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伸手就把密封出给撕开。

里面是一沓厚厚的文件,字密密麻麻的,夏晴天越看,心就越凉,最后手一抖,都掉在了地上。

什么……

白帝竟然,竟然……

失魂落魄的回到自己的房间。怎么回去的都不知道。

也不清楚到底坐在床上坐了多久,她麻木的从床头柜最下面翻出了当初白帝给她的画像。每当她觉得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会把这些画像拿出来看一看,如今看来,真是可笑!

原本以为在这个叶家她还有待下去的理由,没想到只是一个笑话罢了。

呵呵呵……原来叶家的秘密是这个……

叶以深一直要隐藏的秘密竟然是这个……

拿起手机,给叶星悦发了短信,只有短短的三个字:“带我走”,她一刻也不愿意在这里多呆!

几秒钟后,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那边的叶星悦有些激动,语气里也有些难以置信:“晴天,你真的要跟我走!”

“嗯……”

“为什么?”

他真的很好奇,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夏晴天改变主意!

夏晴天没有说话,叶家的秘密,恐怕叶星悦不能接受,还是让它永远的尘封吧。

见夏晴天不说话,叶星悦干脆也不问那么多了,只要夏晴天跟他走就好!

“我担心我去门口接你会直接被我大哥发现,你方便到哪里?”

“就在我学校门口吧。”夏晴天的语气没有什么起伏。

两人就这样说好,她起身准备走,看到床上放着的画纸,忽然觉得很愤怒和凄凉,伸手就都丢在了地上。

她再也,没有一丝的留恋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王管家来询问她要去哪里,她看着王管家,眼神闪烁了一下,说道:“学校有些事情,我要过去一下。”

“少爷为您留了司机在……”

“我自己打车过去。”夏晴天直接就打断了他,然后看着他的模样,忍不住多说道:“王管家,谢谢这段时间来对我的照顾。”

“这都是我该做的,少奶奶说这话做什么?”

“没什么。”

担心别王管家发现异常,她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出去。

打车到了学校之后一眼就看到了叶星悦的跑车,径直的走过去打开车门,一言不发。

虽然看出来夏晴天的心情很不好,但是叶星悦也难掩自己心中的激动,喋喋不休的给夏晴天描绘着未来的蓝图:“我会带你出国,那边我已经安排好。如果大哥追究起来,就先躲一阵子,但是我相信,他总会放过我们的……”

叶星悦的话夏晴天一句都没听到心里,她的心情很是复杂,就这样离开了吗。

就在叶星悦要发动车子的时候,方毅忽然出现,一脸诧异的看着两人,喊道:“二少爷,少奶奶,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方毅,你不要管!”叶星悦没想到方毅会忽然出现。就慌了一下。

其实叶星悦失踪之后叶以深就安排方毅寻找,方毅找到他之后,正准备联系叶以深,就看到了夏晴天上了他的车!

方毅敏锐的感觉到了什么。

“二少爷,您这样做,不怕少爷要了您的命吗?”方毅说着又看向了夏晴天,语气里都是焦急:“少奶奶,二少爷想不明白,您也想不清楚吗?”

“方毅,我想清楚了,你让我走吧!”

“不,您走了,少爷怎么办?”

“方毅!”夏晴天顿时鼻子一酸,眼泪就要出来:“倘若叶以深真的对我有感情,就不会去找白依灵!”

“那是因为她肚子里有少爷的孩子,少爷不忍心……”

“那他就忍心这样对我吗?”她肚子里,也有孩子!留在叶以深身边,不光她有危险,孩子也有危险,白依灵肯定不会放过她的孩子!

看着夏晴天眼眶发红。眼泪就在眼睛里面,方毅也着实于心不忍,只是就这样让两人离开,他内心愧对于叶以深啊!

“我在叶家受的已经够多了,白依灵在,回去之后,我还能活多久?他为了别的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抛下我,我为什么要留在他的身边?”夏晴天的话句句扎心。

当初她受了怎么样的苦,方毅都是知道的。

脑海中忽然就浮现出了夏晴天对他的好,当初还为了他挡住主子的鞭子……想到这些。方毅终究还是松开了手,低声说道:“少奶奶离开后,不要再受苦了。”

没想到方毅竟然会让自己离开,夏晴天先是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叶星悦直接就踩了油门!

车子疾驰着上了高速,外面凛冽的风声好像刀子一样把夏晴天的情绪都划开,满脑子都是刚刚看到的一切。

那上面写的,是真的吗?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叶家的秘密为什么是这样的……

握紧了双手。鼻子一酸,但是来不及流眼泪,身子一晃动,如果不是安全带,她整个人都差点飞出去。

好在叶星悦车技好,稳住了车子之后踩了刹车,有些奇怪的自言自语:“怎么回事?”

路这么宽,那辆车怎么会撞到他的车呢?

一边解开安全带,一边准备嘱咐夏晴天:“我下去处理一下,很快回来。”

话音未落。夏晴天感到一阵翻天覆地,眼睁睁的看着叶星悦从车里飞了出去,而她也直接失去了知觉……

迷糊之间,好像有人把她从车中拖了出去,是救援队吗?

是来救她的吗?

叶星悦呢……

他怎么样了?

她的孩子呢?有没有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夏晴天醒来的时候,感觉头好痛……她是被救出来了吗?

想着,她费力的睁开了眼,但是身子却好像被禁锢了一般,不能动弹。

环视了一周,夏晴天发现。这里不是医院,装潢很奢侈,像是在房间里。

她是被叶以深带回来了吗?不过,这里不像是叶家啊?

想着,用尽全力从床上坐了起来……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绷带,特别是右腿,上面还打了石膏,难怪刚刚觉得那么痛苦。

这……她到底在哪?

正想着,门被推开,外面走进来了一个男人。端着一个盛满药物的托盘。

顿时夏晴天像是受惊的兔子一般身子颤抖了一下,目光都是警戒:“你是谁?”

“夏小姐,该吃药。”

他并没有回答夏晴天的问题,而是端着药盘站在了她的床边。

“叶以深呢?”她现在有种深深的不安感。

说来奇怪,分明一直想离开他,遇到危险的时候却又不自主的想到他。

“叶先生不在,夏小姐吃药吧。”

眼前的男人话音未落,夏晴天伸手推开了他,如果不是腿脚不方便的话,她肯定要跑出去!

“叶星悦呢?”

“我只是按照少爷吩咐照顾您的,其他事情并不清楚。”那个人的话让夏晴天更加惶恐,他说的少爷是谁,是叶以深吗?

如果是叶以深的话,刚刚为什么会称叶以深为叶先生?

头好痛……

捂着自己阵痛不断的头,夏晴天怒喝:“你们这是干什么?是绑架吗?”

“夏小姐,吃药吧。”无论夏晴天说出怎么样的话,那个人都无动于衷,只是端着药盘让她吃药。

她当然不会吃!

还没有搞清楚自己在哪里,在谁手里,她什么都不会吃的。况且她肚子里还有孩子,更加不能吃药!于是就别过头去,看着墙壁,冷声说道:“你的少爷是谁?如果是叶以深为什么他不来见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