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神秘的面具男人/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人没有说话,就这样和她僵持着,大概过去了一个小时,他终于忍不住说道:“稍后我会送饭菜过来。”说完就走了出去。

夏晴天听着关门的声音,抿起了嘴。

真是奇怪!

她宁愿这是叶以深的恶作剧,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真的被一个陌生人带了回来。

她可不觉得这个没有见过的‘少爷’是什么好人。

弯腰看了一下自己被打上石膏的右腿,一动就是彻骨的疼痛!

看样子像是断了,该死的!

擦了擦额头上冒出来的冷汗,她就抱着侥幸的心里去摸口袋,她记得自己的手机在口袋里,只可惜,没有惊喜。

难道自己只能这样坐以待毙吗?

她现在心中除了惶恐,还很担心叶星悦,他也被一起带来了吗?

想着,看到了刚刚那个仆人端着饭菜走了进来。

他像是面瘫一样,和上次一样没有什么神情,机械的来到夏晴天身边说道:“夏小姐,请吃饭。”

话音未落,被夏晴天一把打翻了他手中的托盘:“我要见你少爷!”

他也不生气,弯腰把托盘饭菜都捡起来,说了句再去打一份,就走了出去。

如此往复了十几次,那人终于忍不住说道:“恕我直言,您不吃不喝,完全就是在为难您自己,对我没有什么影响。”

“那你就不要管我,最好让我自己死在这里!”夏晴天想了一天,如今也冷静了下来,这个人把自己带过来肯定是有目的的。

那他就绝对不会让自己自生自灭!

“您……”仆人哑然,最后也只能微微欠身:“您再想想吧。”

虽然他的态度很恭敬。但是夏晴天却觉得很不舒服。

毕竟跟在叶以深身边这么久,她早就不是当初遇到事情只会慌乱的她了,脑海中不断的思量要作何对策。

只是还没想清楚,门又被打开了。思路被打断的夏晴天有些焦躁,忍不住吼道:“我说了我不吃!谁知道你们有没有给我下毒!”

“呵呵。”这次,回应她的是一阵冷笑。

夏晴天抬眼看来人,除了那个仆人,还有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不动声色的攥紧了双手,让自己复杂的情绪都隐藏下去。夏晴天和他对视了起来。

似乎是觉得有趣,他又笑了几声,笑的夏晴天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我听说你要死要活要见我?”他来到夏晴天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觉得我真的在乎你的生死吗?”

“你是谁?”夏晴天梗着脖子,死死的盯着他的面具,心中想着自己到底认识不认这个男人。

刚刚她已经笃定,车祸绝对不是偶然,是人为!至于目的,她暂时还不能确定。如今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也确定不是叶以深。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即便你死,我也不会放你走!”

“为什么?”

“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你只需要清楚叶以深不会来救你,我想让你死你就要死,我想让你活,你就必须活!”说完这话,他又是一阵阴阳怪气的笑。

夏晴天咽了咽口水,他认识叶以深?

不会是和叶以深有什么深仇大恨,要找自己来泄恨吧?

正想着,又听他继续说道:“不过就算你不怕死。你肚子你的孩子也不想还没睁眼看过这个世界,然后就胎死腹中吧?”

他知道自己怀孕?

夏晴天忽然觉得自己好像跌入了一个天大的阴谋之中!

毕竟她怀孕的事情没有多少人知道,她谁都没有说过,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知道……

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夏晴天死死的咬着牙关,吐出了一句:“那你总要告诉我,你想要我做什么吧?”

“你是聪明人。”听出了夏晴天语气中的妥协,他似乎露出了一个微笑:“安心养胎,你会知道我到底想要你做什么的。”说完,转身就走。

“叶星悦呢?”夏晴天喊道:“你把他怎么样了?”

“丢在高速上了,运气好的话,现在应该在医院躺着。”说完,门应声关上。

看着紧闭的房门,夏晴天觉得原本只在额头上的冷汗已经蔓延在了全身。

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很阴郁,像是鬼魅。

不过叶星悦没被他带回来,肯定已经得救了吧!那绝对会对叶以深说这件事,是不是就说明她有得救的希望?

叶以深会来救她吗……

想着,夏晴天终于肯吃送来的饭菜。

既然已经被抓,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养精蓄锐,然后寻找逃跑的机会!

只是这个机会,一找就是一个月!

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但是她的腿脚还是有些不方便,最重要的是肚子也已经大了起来,做什么都要十分的注意。

她这些日子也找过不少借口出去过,虽然身边有人看守,却还是记下了这里大概的地形,想好要如何离开。

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估计送饭的马上就要过来了。

正了正身子,坐在床边,等到那个仆人一来,就开口道:“我想出去晒晒太阳。”

夏晴天这一个月表现的很是老实,只是偶尔会要求出去晒太阳,一是对受伤的腿好,二是对肚子里的孩子好。

所以那个仆人并没有反对,说道:“先用餐,休息过后我就带您出去晒太阳。”

夏晴天配合的吃了饭,休息了一会儿,没有多说就被扶上的轮椅。

他们往常晒太阳的地方就是别墅里窗子下面,今天也一样。

夏晴天感受着外面的阳光,叹了口气,说道:“晒到肚子晒不到腿,每次都是这样,难道就不能带我出去晒一晒吗?”

“夏小姐,我给您换一换位置就好。”说着,推着轮椅让阳光洒在了她的腿上。

“我走路还要人搀扶,难道让我出去还能跑掉吗?况且你在我身边,一个男人还制服不了我一个残疾的孕妇吗?”

她的一番话让那个仆人有些动容,不过显然还在迟疑。

“我就算想跑,我也不敢跑。你那个带着面具的少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人,你未免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夏晴天死缠烂打的,那个终于也答应了下来,推着夏晴天,到了门口。

随着大门打开,握紧了手边的轮椅,看着面前开阔的森林,夏晴天的心跳都要停止了!

会有机会吗?

想着,忽然雷声大作,原本还十分晴朗的天气就阴沉了下来。她身后的人忙说道:“要下雨了,我推您回去。”说着,已经开始推着夏晴天转弯。

夏晴天抓住这个机会,自己也摇摆轮椅的轮子,意料之中的就翻到在了地上。

顿时她就失声的说道:“我磕到肚子了,肚子好痛!”此时的夏晴天神情痛苦,身子还轻微颤抖,让人不信都不行。

“我扶您进去!”那个仆人顿时也慌乱了起来,要去扶夏晴天。

“我不能动了!我的孩子……”

夏晴天说着眼泪已经流了出来,推开那个仆人。那仆人见她这样,也不再担心她会逃走,立刻转身就进去找人帮忙。

其实夏晴天早有准备,翻到的时候手臂支撑住了自己,双手也保护着自己的肚子,只是腿有些疼,肚子根本没事。

看到那个人进门,立刻起身,闷着头就开始往前跑!

之前在楼上窗户晒太阳的时候,她看到森林的不远处有一条公路。她相信自己只要跑出去,肯定就会到得救!

虽然在奔跑的时候腿十分的疼,但是她却顾不上,因为她已经隐约听到身后有嘈杂的脚步声在追她!

此时的雨,已经下来了。

即便是有诸多树木遮挡,雨滴打在脸上,还是格外的疼。

她边跑边回头,就看到身后隐约有一群人影,受惊的她跑的更快,也想过躲在一旁先躲起来。只是这里都是树,后面的人跟的也算紧,如果躲起来的话无异于坐以待毙!

跑着跑着肚子忽然抽搐的疼了一下,如果是腿疼她还能忍受,肚子疼她就不敢再拼命了。

虽然是下策,却还是转身,躲了起来。

站在一棵大树下面,任由雨水落在眼睛里,也一动不动,生怕被发现。

该死的!

明明看着那么近的公路。为什么跑了这么久还没到?

不要发现自己,不要……不要!

正想着,忽然就被人抓住了喉咙,那个带着面具的男人……

“想跑?”

他说着,手上的力度就开始加大,夏晴天的脸色顿时就闷红了起来。

“你觉得你能跑到哪里去?”虽然他脸上带着面具,但是凭借他的语气,夏晴天仿佛都能看到他狰狞的神情。

“我没有……”夏晴天觉得自己已经要窒息了,下意识的用手去抓住了她的手臂。

那个男人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反而呵斥道:“我要你死简直是轻而易举。你不要太高估了自己的价值,知道吗?”

看着脸色青紫的夏晴天点头,他才算是松开了那要命的魔爪。

夏晴天随即就瘫软在地上,大口的呼吸着空气,顾不上雨水都被吸进去。紧接着,就是不能自控的剧烈咳嗽。

对此,那个男人只是冷漠的看了她一眼:“不自量力。”

“带回去,关在房间里不许出来一步。”对身边的人嘱咐了一句,语气里都是狠戾:“如果发现她再要逃走,不用禀报我,直接将双腿都打断!”

“是。”随着那一声是,夏晴天被拖了起来。

没有轮椅,也没人照顾她,就是拖着她,硬生生的拖了回去。

回去之后夏晴天双腿就被锁上了脚铐,身边的照顾的她的人也换成了一个女仆,当夏晴天询问她之前照顾自己的仆人去哪了的时候,她支支吾吾的只是说了句:“您就不要操心了。”

对此夏晴天也有种不好的预感,也有些愧疚,不由的叹了口气。

耳边再次回想起那个面具男的话:我要你活,你就必须要活!

的确如他说的一样,再也没有让她出过门,而夏晴天心中原本还想逃,被抓回一次,再也没有逃跑的机会,肚子也越拉越大,也只能作罢。

上次回来,来给他看病的医生就叮嘱她以后要注意,已经伤了胎气。

抚摸着越发大的肚子,夏晴天强迫自己吃喝睡觉,不管怎么样,她要把孩子生下去!

时间一天天流逝,每天的日子都循环往复,夏晴天深知有些茫然自己到底在这里呆了多久,为了让自己有时间观念,就开始在墙上用指甲画记号。一横代表一天,一竖就代表十天。

抬眼,看到上面已经密密麻麻的有很多痕迹,已经整整画了上百天。

“十,二十,五十,一百……”

数着数着,夏晴天忽然觉得肚子一阵剧痛,瞬间汗珠就覆盖了整个额头,双手死死的攥着床单喊道:“来,来人!快来!”

她觉得身下有东西流出来了,低头看到都是血,整个人都在颤抖,怎么办,怎么办?

随着她的呼喊。门外立刻有人进来,她脚上的铁链也被打开,接下来就是难以忍受的疼痛。

戴着口罩的医生,手术台,耳边有些虚幻的声音,不知道过了多久,夏晴天忽然听到一声:“出来了,男孩。”

来不及看孩子,她就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等她醒来的时候,依旧是在手术台上,亮到刺眼的光让她一时间有些睁不开眼睛。摸索着从床上坐起来,身下的疼痛让她差点再次躺下去,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晃了晃脑袋。

孩子……孩子呢?

光着脚踩在地上,踉踉跄跄的走到门口,还没来得及推门,门就被打开,带着面具的男人抱着一个孩子,站在她面前。

瞬间,夏晴天就彻底清醒了过来,眼神都放在了他的怀中孩子身上。

“看,可爱吗?”他微微欠身,把孩子抱在怀里给夏晴天看,而夏晴天根本来不及去看,孩子就被他递给了身边的下人。

“把孩子给我!”那一瞬间,夏晴天甚至萌生了把孩子抢过来的想法!

不过看到眼前的面具男,克制了下来。

看着夏晴天充血的双眼,他似乎觉得有趣,声音里都是玩味:“给你?当然可以,不过我们之间要谈个条件,你愿意吗?”

“什么条件?”

“你只需要回答愿意或者是不愿意。”

随着面具男语调的升高,孩子哇的哭了出来,哭声听的夏晴天心都要碎了,几乎没有思考就点头:“我答应,我答应!”

“我要你去做什么你照做,一切都听我的安排。”说着递给了夏晴天一个文件夹:“里面是你新的身份,以后世界上再也没有你。”

夏晴天接过去的手有些颤抖,看着里面的资料,越握越紧。

“我会安排人给你送来一个仿真人皮面具,你的容貌也会成为照片上的样子。”

随着他的话,夏晴天觉得身下一凉,就看着血渍渗透她身上的衣服,缓缓的绽放在病号服上。

“少爷,看样子应该是情绪激动,创口裂开了。”男人身后的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说道。

“我也不想这么早就让你失去利用价值,给你一个月休养,顺便给你的儿子喂奶,一个月以后,你要识趣。”

一个月以后……你要识趣……你的儿子我带走了……

“孩子!”

夏晴天忽的睁开眼。惊了一身的冷汗。

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肚子,却十分的平坦,只是因为触碰传来的痛感告诉她一切都不是梦。

‘尊敬的各位乘客,飞机马上就要降落。’随着广播声,夏晴天看向了窗外的蓝天白云,他给自己买这里的机票,要自己做什么?

想着,随着飞机的落地拿起了行李,走下了飞机。

没有人接机,她站在偌大的机场总,拿出了手机。

几乎是同时,接收到了一条讯息,上面是一个地址,在她之前大学附近,看样子是给她安排是住所。

到了之后按照他的短信找到了钥匙,打开门,看到了桌子上放着的一个礼盒。

打开,里面是一套长裙和高跟鞋,还有一则邀请函。

要让自己去参加什么宴会吗?

一边想,一边拆开。夏晴天就看到了熟悉的字眼:叶氏集团秘书招聘面试邀请函?

是叶以深公司!

那个男人要自己去叶以深公司招聘秘书?他到底想做什么?

虽然心中都是疑惑,但是夏晴天不敢也不能去问,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都掌握在那个男人手里,她只能也必须照做!

深呼吸了一下,打开了放在桌子上的笔记本,开始搜索近一年里关于叶以深的一切资料。

搜来搜去,只知道叶氏发展越来越迅猛,其他关于他的信息丝毫没有,就连白依灵也像是销声匿迹了一样。

看来一眼电脑下角的日期,过去这么久了。又要和他见面了,恍惚之中,真像是一辈子。

面试的时间就在明天一早,她看着电脑屏幕上叶以深的照片,他是一直没有找到自己,还是从没想过找自己呢?

想着,手机就响了起来,那个男人先是阴笑了两声,然后问道:“怎么,看到我为你准备的惊喜了吗?”

“看到了。”

夏晴天清楚这个神秘的面具男不喜欢别人多问。所以明智的没有多说,将诸多疑惑就压在了心底。反正问了他也不会说。

“接近他,不要让他认出你,我给你一个月时间。”

“他的秘书要求很高,我不一定……”

“你做不到,就再也见不到你的儿子了。”说着,他就挂断了电话。

夏晴天忽的握紧了手中的手机,这个变态!

到底想做什么?

想到自己儿子的模样,就垂下了眼睑,算了。如今只要照着那个人说的去做就好。

孩子在她腹中就经历磨难,生下来还要遭受这些,只是想一想,她就万分心酸。

仰起头不让眼泪流下来,夏晴天又拿出了那份伪装身份的资料,既然要不被他发现,一定要做好万全准备吧。

只是一想到明天就要见他,脑子就一片乱麻,什么都看不进去。

……

第二天一早,夏晴天就打车来到了叶氏公司的门口。

深呼吸了好几次。还是有些不由自主的紧张。

只是想到自己这次来的原因,死死的咬紧了牙关,还是走了进去。

一进门,就被保安拦了下来。这个保安还是当初她叶氏的保安,忽然出现,让夏晴天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这位女士,请问您有预约吗?”

保安的话让她后知后觉,反正他现在根本认不出来自己,有什么好紧张的?这样想着,就露出了一个得体的微笑:“您好。我是来应聘总裁秘书的。”说着,地上了手中的邀请函。

“哦,请您去十二层等候。”保安看了看邀请函,又打量了夏晴天一眼,心中暗想她绝对会失败。虽然叶以深招聘不限男女,但是秘书这一职还没招过女人。

虽然这样想,却还是让开了一步。

夏晴天顺利的站在了电梯门口,陆陆续续身边也来了几个一起等电梯的男人。而此时,一阵熙攘声传来,侧目就看到一群人拥簇着来到了一旁的电梯。她记得,这是叶以深的专用电梯!

果然,下一秒就就看到了人群之中鹤立鸡群的他!

好久不见……

只是叶以深根本没有发觉一旁有人看他,只是不耐烦的径直自己上了电梯。

就在她出神的时候,自己这边的电梯也已经下来,她低着头,抬脚上了电梯。

跟她一同上来的,似乎都是来应聘的,不过都是男人,到了十二层之后就纷纷走了下去。

等一一坐好,夏晴天就看到了坐在前面的熟人——琳达和贺明。

两人一点都没有变化,只是贺明还在,为什么叶以深会招收秘书呢?

想着,就和琳达对视了一眼,慌忙的把眼神拿开,生怕被她发现自己的身份!

琳达撞了撞身边的贺明,饶有兴趣的说道:“你看,这次有个女人呢。”

“直接刷掉就好。”贺明看了夏晴天一眼,说道:“总裁的吩咐难道你忘记了吗?”

“别呀!我觉得这个女人挺符合我口味的,就放过去给叶以深看看,他如果不要我就收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