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接近他,回到叶以深身边/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吧。”贺明也是无奈琳达,况且这个女人的资料看起来似乎还不错。

因为琳达的恶趣味,夏晴天顺利的来到了叶以深的办公室门外,来到这里的,一共有五个人,除了她之外都是男人。

前面四个进去之后很快就走了出来,统共不过二十分钟,这么快……叶以深肯定还是和之前一样难伺候吧?

万一自己失败了怎么办?那个面具男会对孩子做什么?正想胡思乱想,身边的贺明秘书就笑道:“夏小姐,到你了,请进。”

夏晴天赶忙回过神,道了谢之后,走了进去。

叶以深面前有把椅子,不过他不让坐,夏晴天自然是不敢坐下的。

“夏晴天?”

他忽的抬起眼,目光如炬!

那一瞬间,夏晴天以为他认出了自己,但是随即就明白,自己现在也叫夏晴天。点了点头,语气里都是波澜不惊:“叶先生。”

“你原名就叫这个吗?”

“是。”

夏晴天挺直了脊梁,和叶以深对视着。

叶以深在看到她的眼神的时候,眼中闪过了一抹复杂的神色,再也没说什么,就是盯着她看。看到夏晴天忍不住避开了他的眼神,他才继续开口:“谁给你起的这个名字?”

“我父母,不过他们已经去世了。”

“你父亲叫什么?”

“夏安良。”

随着夏晴天的回答,叶以深低头看着满前的资料。又问道:“之前在RM国际公司任职首席秘书?”

“是的。”夏晴天已经把自己现在的身份牢牢的记在了心里,虽然心中已经有些怯意,神情却不卑不亢。

“出去吧,等贺秘书通知。”叶以深忽然合上了面前资料,冷冷的冒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他的话让夏晴天有些拿不准,这是……成功还是不成功?

没有多问,就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她一出去,贺秘书就走了进来。问道:“总裁,这次的人您满意吗?”

叶以深原本想说没有,却鬼使神差的想到了刚刚那个女人的眼神,脱口而出:“就用刚刚出去的那个女人。”

“夏小姐吗?”贺秘书有些差异,很想八卦一句是不是因为她和夏晴天同名,但是没敢多嘴。

“对,帮我调查一下她,查清楚再来上班。”说着叶以深问道:“星悦醒了吗?”

“还没有。”

“下去吧。”叶以深有些疲惫的挥了挥手。

夏晴天,夏晴天……刚刚那个女人的眼神像极了她,只是那张脸,和她差的太远,怎么可能是她?

自嘲的笑了笑,他好像一直在找替代品。

想着,手边的电话响了起来,看清楚是白依灵打来的之后,没有接起。

此时的夏晴天待在厕所里,后背都是冷汗,等通知的话。是不是就代表没有希望了?垂下头,看着眼前的洗手池,又用冷水洗了一次脸,强迫自己冷静。

就算失败,也一定还有其他办法!

想着,忽然收到了一条短信,听到短信声音的夏晴天身子一抖,不会是那个男人已经知道结果,发短信来兴师问罪吧?

即便不是肯定也是来询问她的,那一瞬间,拿着手机的手有些不由自主的颤抖,在看到“夏小姐您好,您已通过面试,请做好入职准备。”这条消息之后,她觉得所有的力气都被抽空一样,按耐着劫后重生的情绪发了一条短信给那个人:成功了。

很快那边就回了信息:继续接近他。

看都只是简单的五个字,夏晴天恨不得将手中的手机摔碎!

即便再愤慨,也没有什么用,只能在黯然了一会儿,准备走出去。站在洗手台边洗手的时候,听到进来的两个女人说道:“叶总的孩子马上就要百天了吧?”

“好像是,不过叶总可能不会办酒,毕竟只是一个私生子。”

叶以深的孩子……白依灵生下的吗?

她任由冰凉的水浸泡着自己的双手,眼前闪过当年的种种是非。

看着镜子中陌生的脸,她伸手关上了水管,低着头走了出去。

出去的时候恰好遇到琳达,原本夏晴天想避开,去被琳达喊住:“嗨!”

“您好。”于是夏晴天也只能站着,露出了一个微笑。

“原本我还想把你留在身边,没想到被叶以深抢先了。”琳达十分自来熟的问道:“要走吗?我刚好也准备出去,需要载你一程吗?”

“不用了,谢谢。”

夏晴天总觉得琳达好像发现了什么,说完之后就从她身边走开,殊不知琳达盯着她的背影,一直等到夏晴天消失在她视线中,才转身。

夏晴天打车来到了自己的租房,这里还是那个人帮她安排的。坐在镜子前,她伸手在下颚摸到一块疤痕一样的东西,扬手撕下了脸上的面具。

这就是那个人给她面具,逼真到戴上之后就连她自己照镜子的时候都会恍惚。

看着自己原本的脸,夏晴天有些出神,眼前就浮现出了叶以深的脸。

只是当上他的秘书,他会给自己机会继续接近他吗……

可是!在背后指使她的人到底是谁?

想着头就开始痛,自从上次脑震荡住院之后她就落下了头疼的病根,动不动就会头疼。而且格外的严重。

有些跄踉的站起来,扑倒在床上,她叹了口气。

事到如今,成也要成,不成也要成!

她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她的孩子……

为母则刚!

几天后,夏晴天就接到了贺秘书的电话,安排她入职。

去了之后也不是立刻就去服务叶以深,而是跟着贺秘书了解叶以深的习惯。对于他的习惯夏晴天还算了解。所以很快就都记了下来。

对此贺秘书很满意:“很好,但是一定要记住,总裁不喜欢别人多管他的私事,不管总裁做什么决定,你都不要多问。”

“是。”

这一点,夏晴天当然清楚。

“我看你的资料之前在RM做过秘书,为什么辞职?”贺秘书见这个新秘书这么的上路,心里也很是轻松。

“想回国工作,毕竟这才是我故土。”夏晴天说着也问出了自己一直想问的问题:“只是有贺秘书在。为什么总裁还要招秘书呢?”

她记得之前叶以深一直都是只有贺明一个秘书。

“我因为一些私事可能要离职,所以现在招你过来,也算是未雨绸缪。”

贺秘书既然说了是私事,夏晴天也就不再多问,就在这个时候,贺秘书的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接起来说了几个‘是’字,然后就对夏晴天说道:“总裁让你进去。”

“我?”

“放心吧。”看到夏晴天一脸的诧异,贺秘书就出言安慰到:“总裁其实很好相处的。”

叶以深好相处?

夏晴天觉得这话简直假的不能更假。却也只能硬着头皮到了他的办公室。

一进门,叶以深就又打量了她一遍,然后问道:“贺秘书教你的东西都学会了吗?”

夏晴天点了点头,顿时叶以深的眉头就皱了起来:“难道你不会说话吗?”

“学会了……”

夏晴天有些底气不足。

这让叶以深更加不满,直接说道:“你现在在试用期,我随时能让你滚蛋,知道了吗?”

“知道了。”

夏晴天一边回答一边在心中吐槽叶以深,越来越变态!

这个时候他扬了扬手边的杯子,夏晴天赶忙上前接在手里。来到咖啡机旁边为叶以深煮咖啡。

在看到一旁放着的办公桌的时候,她有些出神,这里还是她当初办公的地方。昨天来的时候她就看到了,没想到叶以深竟然还保留着原样。

想着,手边的咖啡差点洒掉,她赶忙手忙脚乱的倒在杯子里,给叶以深端过去。

叶以深喝了一口,就开始看眼前的文件。

站在他后面的夏晴天有些拘谨,不知道自己现在要做什么。

看到叶以深把文件都堆在右手边。有些碍事,于是就小心翼翼的问道:“总裁,需要我把您审阅完的文件搬走吗?”

“不用。”叶以深摆了摆手,自从夏晴天走,他就习惯了文件放在右手边,左手边不放任何东西:“你先出去吧。”

“是。”夏晴天巴不得出去!

和叶以深共处一室,她身上的汗都可以洗澡了!

也幸亏脸上的面具牢固,不然那么多汗,肯定要掉下去!

只是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叶以深忽然喊道:“等一下,回头。”

夏晴天在他喊话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只能按照他说道,把脑袋回过去看着他。

叶以深看她的眼神越发的炽热,仿佛她脸上的面具不存在,他看的就是夏晴天一样!

“出去吧。”

就在夏晴天觉得头皮发麻的时候,叶以深总算是松了口,她如释重负的推门而去,心中有些困惑,为什么他刚刚那样看着自己?

如今她的样子就连她自己照镜子的时候都看不出来到底是谁,他又怎么会发现呢?

肯定是自己的错觉。

夏晴天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去找了贺秘书。

此时的叶以深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有些奇怪自己刚刚到底在干什么!

那张脸分明就是一个陌生人,那个女人也不过是凑巧和夏晴天同名罢了!但是为什么给他的感觉这么的像?

特别是看不到她,听着她声音的时候,分明就是夏晴天在他耳边……

伸手把桌子上的文件都扫在了地上,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夏晴天在哪里!是自己逃走,还是被人带走?

“该死!”

忍不住,叶以深就骂了一句脏话。

失踪的夏晴天,像是一根利刃,一直扎在叶以深的心脏上。每当想起,就是一阵难以忍受的疼痛。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叶以深都被没有表现出有什么异常,让夏晴天跟加笃定,那天他看自己的眼神不过是自己的错觉。

而她在这一个星期里,完全上手了所有的工作,就连叶以深的日程也由她安排。

“夏秘书,今天还有什么安排?”叶以深把玩着手中的钢笔,问道。

“等下会和华谊集团的总裁梅子平见面,见面结束后还有一场董事会。”

“都推掉。”

“是。”虽然很好奇是什么原因让叶以深做这样的决定,但是夏晴天明智的没有多问。

“去办吧。”说着,叶以深挥了挥手。

夏晴天点了点头走了出去,董事会还好说,只是梅子平……她好像记得是秦亦朗的老板,也不知道最近秦亦朗怎么样。

好在梅子平也很和善,没有为难夏晴天,夏晴天今天的工作也算结束。

舒了口气,就打车回了家,躺在床上看着秦亦朗的近期报道。

秦亦朗在这一年里像是拼了命一样,代表作一部又一部,得了不少的影帝奖项,可谓是同时代小生里发展最好的一个。

让她没想到的是,现在搜索秦亦朗,紧跟着的就是她的名字。看样子过去这么久了,这个绯闻还在。

有些无奈,秦亦朗也很无奈吧?

就在她心情轻松的看着这些八卦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顿时夏晴天的好心情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每一个细胞的紧张!

“怎么样?顺利吗?”听着电话那边的声音,夏晴天不知道如何作答。

见夏晴天不说话,那个男人继续说道:“你离开已经半个月了吧?换句话来说,一个月的时间已经剩下不多了。”

“你说的接近到底是怎么样接近?”

“起码也要让他信任上你吧?”

“不可能!”

夏晴天几乎是脱口而出。

叶以深原本就是自律对别人十分不信任的人,怎么可能一个月,不,剩下半个月的时间让他信任自己?

“嘘,你的儿子哭了,听。”

随着他的声音,那边断断续续的传来了孩子的哭声,夏晴天的心揪在了一起,愤怒的吼道:“我会按照你说的去做!”

“那就好,你自己要把握机会。”

“半个月实在太短了,我现在才刚刚入职,能不能……多给我两天时间!”

“好,我再给你五天,二十天后,我等你的好消息。”说完,他笑着挂断了电话。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孩子的啼哭声却缠绕在夏晴天心头,久久不能散开。

二十天,这简直无异于天方夜谭。

她当上叶以深的秘书已经算是奇迹了,还要他信任上自己,除非再有一个奇迹。

夏晴天觉得自己几乎要崩溃,那个男人像是幕后操控着一切的人,自己不过是他要赢得棋局的一颗棋子罢了。

如今走的每一步,她都小心翼翼,总觉得下一步,可能就是万丈深渊。

万分惆怅的夏晴天决定出去散散心,这里距离她的大学很近,走路很快就到了门口。

看着那些青春洋溢的大学生来来往往,她忽然有些心酸,当初她那么的努力,结果到最后毕业证都没能拿到……

当初的老师肯定都还在吧?只是不知道当初的同学们都怎么样了。

正在心中感慨万千,忽然听到背后有喇叭声,以为自己挡到路的夏晴天忙回头让开,却看到了坐在车里降下车窗的叶以深。

夏晴天下意识的心中一提,随即想到自己现在带着面具,不自然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小心翼翼的问道:“总裁。您怎么过来了?”

“你过来干什么?”叶以深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其实叶以深早就过来了,他已经养成了习惯,每天过来看一看,虽然明知道夏晴天再也不会从里面出来。

在看到她的时候叶以深开始以为她只是路过,没想到她竟然停下来站在了门口。这让叶以深觉得有些奇怪,资料上写的她并不是毕业于这所学校。

之所以没有立刻叫她,是因为她的背影简直和夏晴天如出一辙……不由的,叶以深就多看了两眼。

看着她的脸,叶以深忽然想到琳达和他说的话:“那你的新秘书除了那张脸和夏晴天不一样,连名字都一模一样,我看她很不错,与其找那个只有一张脸一样的女人,倒不如找她!”

“我家就在这附近,走到这里就停下看了看。”夏晴天的话让叶以深回过神,然后点了点头,问道:“需要我送你回去吗?”

“不用了!”夏晴天赶忙摆手,虽然她很需要接近叶以深,但是面对他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的紧张!

叶以深也不强求。就准备离开,夏晴天为了和他拉近关系,没话找话的问道:“总裁啊,您要去哪里?”不过问完,夏晴天就后悔了。

叶以深最不喜欢别人干涉他的私生活,自己这样问只会让他更讨厌自己吧?

没想到叶以深竟然回答了她:“医院。”

“您不舒服吗?”

“去看我弟弟。”说完,叶以深没有给夏晴天继续追问的机会,一踩油门,就扬尘而去。

去看叶星悦吗……

她只知道当初叶星悦飞出了车子。听说面具男说他别丢在高速公路,就以为他获救了,只是一年了还在住院,难道这么严重吗?

夏晴天很想跟过去看一看,只是转念一想,自己现在有什么身份去看他呢?如果他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肯定也恨死自己了吧?

想着,夏晴天站在原地,站了很久很久。

医院里。

叶以深隔着病房的门看着身上插着各种仪器的叶星悦。脸上是神情无比复杂。

当年他忽然接到消息说是叶星悦在高速路上出了车祸,十分严重,几乎丧命。同时,夏晴天也跟着失踪,而且是在叶星悦车上失踪的!

没有监控,叶星悦昏迷不醒,夏晴天就像是消失了一般,无论他怎么寻找都没有消息!

正想着,身后忽然有人叫他:“以深。”回头。就看到了白依灵。

她的脸曾几何,在醉酒的夜晚看着像是夏晴天。

只是如今看着那张朝思暮想的容颜,叶以深脑海里出现的却是那个也叫夏晴天的小秘书。

虽然只相处了短短的十天,但是叶以深敏锐的觉得,她的言行举止,像极了夏晴天!

就连刚刚见面时候的拘谨,都像是她。

但是那张脸不像是整过容,贺秘书调查她的资料,也没有问题。

“以深。我知道你难过。”白依灵见叶以深望着自己,眼神有些波动,知道他是又想到了夏晴天。

难免有些悲切,她一直以为夏晴天是自己替身,没想到如今她竟然成了夏晴天的替身!

但是她依旧有信心,把叶以深的心完全夺回来!

想着,就继续说道:“星辰生病了,我听说你来了医院,就上来看看你。”

“怎么又病了?”

“星辰从小就体弱多病。都怪我怀孕的时候没有休养好。”白依灵说着就叹了口气。

其实是因为,她怀孕的时间要比告诉叶以深的时间晚,晚了圆谎,就选择了早产。所以叶星辰生下来,才会如此的体弱!

“我下去看一看她。”

星辰是白依灵生下了女儿,叶以深并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只是孩子不是夏晴天生的,他即便疼爱,也总是少了几分宠溺。

白依灵其实对这个女孩还是十分宠爱的,在怀孕的时候都没有休息一直拍戏,产后为了照顾孩子,选择了暂退出娱乐圈。虽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身上的丑闻太多。

而叶以深一想到自己的弟弟、孩子都在这里住着,心里没由来的就一阵的烦闷!

“这里有我就可以了,你先去我休息吧。”白依灵看出了叶以深的疲惫,温柔的安抚道:“等星辰长大一点就不会有事了,而且我听医生说,星悦苏醒的可能性也很大,你就不要太担心了。”

“辛苦你了,这里我来照顾就好了。”叶以深看着睡着的叶星辰,有一丝的动容。

白依灵赶忙摇头:“不,你才辛苦,每天都要去公司忙碌。”

就在两人推脱的时候,叶以深的手机响了起来,听着手机里琳达有些愤懑的声音,闭上了双眼,该死的!

这个顾淮,难道真的是想死吗?

于是没有再多逗留,匆匆忙忙的离开,留下白依灵独自站在走廊中。

刚刚她听到叶以深手机里传来的不满,她垂了垂眼,顾淮果然是个阴魂不散的东西!

早知道这么麻烦,当初就不该找他!

只是千算万算,没想到他会找到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