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夏晴天,为什么要骗我?/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以深出来之后立刻就给夏晴天打了电话,通知她去公司。

夏晴天才刚刚到家,面具都没来得及取下来,接到电话之后立刻就下楼打了车。

身为秘书,虽然有目的,但是她还是很敬业的!

来到公司之后,就看到琳达等人都在,她老老实实的站在了叶以深的身后。

刚刚站稳,就听到琳达拍桌子的声音:“顾淮是以为我们不敢动寰宇吗?”

“他是刚刚继承寰宇,新官上任三把火,想试试我们的底线在哪里。”叶以深想到顾家的那场变故,啧啧了两声,谁知道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顾淮也不知道有什么人给他撑腰,好像注入了一大笔的资金,并且很多合作商和他合作。”

“那又怎么样?当初我饶他一命,他却还不知好歹。”

如果不是当初失手把苏清雅推到了海里,叶以深对夏晴天有愧,他也不会放过顾淮。

没想到顾淮不仅不知好歹,还一直想反咬自己一口!

看来是时候让他知道,他到底几斤几两了。

想着,随口问了身边的夏晴天一句:“你觉得要怎么办呢?”

“我?”夏晴天没想到叶以深会问自己,沉吟了一下说道:“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吗?”

“当然可以,我会等他来求着我,和我好好谈一谈的。”勾了勾嘴角,叶以深打了一个响指:“开始吧。”

说着就看向了夏晴天:“贺秘书有事情,晚上不方便加班,所以我才会叫你过来。顺便让我看看你的工作能力。”

“是。”夏晴天赶忙答应。

虽然叶以深的权势很大,寰宇这些日子也有些衰败,但是毕竟根基还在,不是轻易可以撼动的。

工作起来的叶以深全心全意,十分的有魄力,而夏晴天就在一旁忙来忙去,好在当初她当过叶以深一段时间的私人助理,这些事情做起来,还算得心应手。

一直忙到快凌晨。夏晴天有些眼花。

就在她揉眼睛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脸上的面具有些松动,顿时她整个人都清醒了!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戴了太久?

仔细想一想,她的确是没有带过这么久!

不会就这样掉下去吧?

就在夏晴天战战兢兢的时候,忽然听到叶以深叫她:“夏秘书!”

“来了!”

事到如今,夏晴天只能捂着自己一半的脸颊,努力不让它掉下来,连蹦带跳的来到叶以深面前。

叶以深看着她神情痛苦,手还放在脸上,一皱眉:“你干什么?”

“我,我牙疼!”

说着,夏晴天还倒吸了一口凉气!

满脑子都是现在自己的面具掉下来怎么办。

“马上结束了,你先回去吧,明天上班不要迟到。”叶以深并没有怀疑她的话,低头就开始整理面前的文件。

夏晴天像是得到了解脱,顿时就脚底抹油,一溜烟的离开了。

只是就算跑的再快,也打不到车。她在考虑要不要买一辆自行车骑,既方便又锻炼身边。

穿着高跟鞋走在街边,有些脚疼,却不敢停下来。

她送觉得心里发虚,不会有坏人吧?

越是害怕,走的就越快!

不知不觉,就到了学校门口。

里面静悄悄的,夏晴天忽然觉得有些饿,干脆就去了后门的小吃街!

即便是凌晨,还有几个摊位零零散散的亮着灯。

特别是的买白吉馍家的灯,格外的亮!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出来之后风有些凉,消了脸上的汗,面具好像牢固了起来。况且叶以深又不在,她顿时就放轻松,来到摊位前点了一个白吉馍一碗小馄饨,大口的吃起来!

真的是好满足!吃起来的时候,烦心的事情都暂时忘记了!

不远处的叶以深看着夏晴天吃的眉眼弯弯,给钱的时候欢快不已,即便是穿着高跟鞋也蹦蹦跳跳的,丝毫看不出是牙疼。

自从夏晴天离开后,每到深夜,叶以深就会来点上白吉馍和小混沌,慢慢的吃着,仿佛她就在对面。

没想到今天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那个女人坐在位置上吃宵夜,只是她刚刚回国,不是这个学校毕业的学生,怎么会知道这里呢?

思量了一下,叶以深握紧了方向盘,若有所思。

第二天,夏晴天艰难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昨天晚上休息的太晚,闹铃叫了好几次都没有听到,几乎是闭着眼睛穿衣服,手机闹铃又响起来的时候,摸索着去关,却看到有短信,竟然是叶以深发来的。

“昨晚辛苦,上午不用上班。”

叶以深的短信让夏晴天有些懵,不是昨天晚上她走的时候还叮嘱她不要迟到吗?怎么一大早有发信息说不用上班了呢?

只是有些太困了,根本来不及思考这么多,夏晴天一倒头,就睡着了。

此时的叶以深坐在办公室里,看着面前的贺秘书,追问道:“确定她的资料都是真的吗?”

“是的,全部调查过,无误。”

“那就再查一遍!”

“总裁。您在担心什么呢?”

“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好。”

“是……”贺秘书没敢多问,直接就走了出去。

叶以深总觉得这个夏晴天和他的夏晴天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他相信自己的感觉,那就是她!

真的是整容了吗?那回来干什么呢?

思来想去,叶以深决定慢慢的试探她,免得出什么差池。

此时的夏晴天睡的正香,丝毫不知道叶以深已经起了疑心。

等到下午的时候,因为睡过了来不及吃饭,买了一个面包吃掉。就匆匆的来到了办公室。

叶以深坐在办公室里,看着她进来,说了一句什么,像是外语,夏晴天一愣问道:“您在说什么?”

“没什么,你会做饭吗?”

“会一点……”

不明白叶以深为什么忽然问这样的话,夏晴天一愣。

“正好,我有些饿了,你去做饭。”

“我?”

“难道要我自己去做吗?”叶以深看了她一眼。她立刻就老老实实的不说话了。

叶以深指了指里面,说道:“厨房在最里面,冰箱里有食材。”

“您想吃什么?”夏晴天怎么也没想到,当一个秘书还要管做饭。

叶以深说了一句随便,然后眼神就不在看她,夏晴天一撇嘴,只能自己去看冰箱里有什么。只是有两个冰箱放在一起,思量了一下夏晴天决定去打开右手边的那个,因为那是当初她在的时候叶以深弄来的。

手刚刚碰到冰箱的门。就被叶以深呵斥道:“住手!”

吓的夏晴天赶忙将手缩了回去。

“用旁边那个冰箱里的。”

“是……”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夏晴天还是乖乖的离开了面前的冰箱。

里面的果蔬都是新鲜的,应有尽有,难道叶以深会经常在这里吃饭?

想着,就听到叶以深说:“冰箱里的食材一周一换,之前是贺秘书在做,今后你来做。”

“是。”

叶以深的话解决了夏晴天心里的困惑,她拿出了东西就走进了厨房。

还记得叶以深喜欢吃什么,就好好表现一下吧!

想着。打开了火。

四菜一汤,还算丰盛!夏晴天抽动了一下鼻子,自己的厨艺似乎并没有倒退嘛!想着,就一一端了出去,叶以深看着她端出来的饭菜,眯了眯眼睛。

“总裁,您先吃,如果想吃其他我再做。”

夏晴天不知道叶以深的口味变了没有,有些忐忑的看着他。

只是叶以深脸上没有什么神情:“坐下一起吃吧。”

夏晴天本想拒绝。但是看到叶以深眼神似乎有些不善,就老老实实的坐了下去。

吃着碗里的白米饭,夏晴天有些拘束,正在神游,就听到叶以深开口问道:“不吃香菜吗?”

“不是很喜欢。”夏晴天看着那碗汤,为了提鲜放了香菜,她并没有准备吃。

“为什么要骗我?”

“啊?”夏晴天被突如其来的质问问的一愣。

“既然回来找我,为什么不用自己的模样?就算要骗我,是不是也要把名字改一下?”

叶以深的话让夏晴天呼吸都要停止了。被,被他发现了吗……

额头上有冷汗冒出来,好在有面具在,叶以深看不到。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样问,但是夏晴天还是嘴硬道:“您在说什么?”

“夏晴天,你觉得你骗得过我吗?”

“我并没有任何隐瞒,倒是总裁您到底在说什么?”

“你的资料写的你是法国毕业,为什么你听不懂法语?”

叶以深的话让夏晴天想都没有想就反驳道:“虽然在法国读书,但是学校里外国的学生都会用英语沟通,我法语并不好。”

现在想来,刚刚进门的时候叶以深说的应该就是法语!

也怪她没有做好功课。

她的回答叶以深当然不会相信,原本他只是怀疑,但是这饭菜的味道,分明就是夏晴天做的!

世界上哪有人做饭的味道会一模一样呢?

“你觉得你很聪明吗?”叶以深说着直接就捏住了夏晴天的脸:“你的习惯都还在!”

“什么习惯?”夏晴天没想到叶以深突然识破自己,为了孩子,她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伪装:“是不喜欢吃香菜吗?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您会说这么多莫名其妙的话,但是这个习惯我从小就有。”

说着就用勺子挖了一勺的汤,上面都是香菜,被叶以深捏着下巴,所以喝汤的时候流出来了不少。

她喉咙动了一下咽了下去,然后直视着叶以深:“您还想问什么吗?”

夏晴天的反应简直出乎叶以深的意料,他松开了手:“出去!”

此时的夏晴天求之不得能赶快出去,大步的走了出去。

出去的瞬间就直奔厕所,然后吐的昏天暗地。

幸亏刚刚忍住了,不然叶以深肯定会更加怀疑自己!

原本因为只要一张脸变的了模样叶以深就不会多想,如今看来,完全就是她在自欺欺人!

看来想要隐瞒自己的身份,要更加的小心了。

从洗手间出来,漱了漱口,夏晴天就走了出去。

她的脸色现在肯定很难看,但是面具上面,看不出来什么。倒是刚刚被叶以深捏着的下巴,刚刚照镜子的时候有些皱,不会是捏坏了吧?

此时的叶以深在办公室看着面前的饭菜没有一丝的胃口,贺秘书在外面敲了敲门,走进来说道:“总裁,经核实,还是没有什么差别。”

“去查一下整容医院,看她去过没有。”

叶以深的话让贺秘书有些拿不准,他说的是总裁夫人,还是现在的那个小秘书。只是现在的叶以深看起来心情不好,他明智的没有多问。

这个时候又响起了敲门声,白依灵站在门口笑盈盈的:“贺秘书也在呀?”

自从夏晴天离开之后,虽然叶以深没有给白依灵任何名分,但是大家都默认她已经上位。默许了她自由的出入公司。

“出去吧。”叶以深让贺秘书出去,白依灵就自然的走了进去。

看到叶以深面前的饭菜,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拿出了餐盒:“我还想着给你做了饭,没想到来晚了。”

“不用麻烦你了,星辰怎么样了?”

“一早就一直哭,怎么都哄不好。”白依灵说着幽幽的叹了口气。

“我忙完会去看她。”话音未落,门口响起了夏晴天的声音。

“总裁,之前和梅总见面的时间推迟到半个小时后,但是梅总现在已经到了。”

“我现在就过去。”叶以深说着起身,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饭菜,对白依灵说道:“你之前不是一直想复出吗,我去见梅子平,你跟着过来吧。”

听到这个消息,白依灵顿时就笑面如花的,紧跟着叶以深走了出去,出去之前,叶以深冷声对夏晴天说道:“桌子上的饭菜都丢掉,我回来之前打扫干净。”

“是。”

夏晴天低眉顺眼,没有反驳。

等到两人都走了之后,默默上前将所有的饭菜都丢到了垃圾桶里,洗着盘子上的油渍,觉得鼻子酸酸的。

自己离开这么久,他和白依灵感情一定已经稳定下来了吧?当初许诺自己的婚礼,是不是也已经和她办了。

想着,手上的盘子就洗了很久很久,忽然,门被打开,高跟鞋的声音传入耳畔,夏晴天顿时就看向了门口。

眼睁睁的看着白依灵走过来,双手换胸,扯高气扬的问道:“你就是以深的新秘书?”

“是。”夏晴天不想被白依灵纠缠,如果被她从中作梗,搞不好叶以深就会把她开除,所以十分配合的低下了头。

“这些饭菜是你做的?”

“是。”

“你以为你可以高攀吗?当了秘书,还想做其他不该做的事情吗?”白依灵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之后,直接就用手指向了夏晴天的鼻子。

“叶太太,您误会了,这些都是叶总让我做我才会做的。”夏晴天语气十分温和。

而这声叶太太,也喊得白依灵心里十分是舒畅,却依旧不依不饶:“那样最好,如果你有什么非分之想的话,立刻滚出叶氏!”

“白小姐,请问叶氏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外人说话了?”就在个这个时候,一个妖娆的女声响起来。琳达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她扫了白依灵一眼,笑道:“我明确告诉你,叶以深不要她,我也要把她留在我身边坐秘书,她不会滚出叶氏!”

“这个人放在以深身边不会有什么影响,倒是放在你身边才不安全吧?”

白依灵开口,也是十分的呛人。

两人互不相让的,琳达丝毫不在乎,翻了个白眼:“叶以深马上就要回来了,你不去会议室门口等着他,问一问你这个过气女明星的复出计划怎么样吗?顺便装作在外面等了他很久,十分辛苦。”

白依灵握紧了手中的包,露出了一个得体的微笑,径直的走过她的身边,昂着头吐出了一句:“消息提醒。”

等到她一出去,琳达就啧啧了两声,说道:“不要看她这么嚣张,不过是母凭子贵。靠着一个孩子才能留在这里。”

“谢谢。”夏晴天也看出来了,琳达和白依灵极度不合。

其实自从上次琳达泼她水,两人就开始针尖对麦芒,这一年里没少唇枪舌剑。

“谢什么?你放心,叶以深跟她没有半毛线关系,他们根本不住在一起,更别提结婚了,所以你努努力,混个叶太太当当怎么样?”

“您说笑了!”她的话让夏晴天手中的盘子差点掉下去!

白依灵和叶以深什么情况?没有结婚还不住在一起?隐婚分居吗?

只是琳达没由来的说让自己当叶太太什么意思?难道她知道什么?

“别紧张。我就是看白依灵不顺眼,而且你很像一个人。”琳达说所谓的叶太太,只是想让白依灵吃瘪。

只是想到她处心积虑最后却竹篮打水一场空就很开怀,况且琳达真的觉得眼前这个夏晴天跟自己很有眼缘。

“……”夏晴天没有接话。

她虽然也很想‘混’个叶太太完成面具男的吩咐,但是这也不是信手拈来的啊!

况且刚刚琳达说她像一人,像谁呢?

见夏晴天不说话,琳达摆了摆手,说道:“我就是来拿一份文件,要是你无心的话就当刚刚的话我没有说。”真是的。这个女人一点都不有趣。

原本还想撮合一下她和叶以深,如今看哪里她好像对叶以深没有什么兴趣嘛。

肯定是叶以深失去心头挚爱之后变得很变态,让这个小秘书敬而远之,想着琳达就自顾自的点了点头,一定是这样。

看着琳达走出去,夏晴天迟疑了一下,还是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电话。

那边似乎有些诧异,没有开口只是等她说话。

“我可能暴露了。”夏晴天总觉得琳达话里有话。而且叶以深也在怀疑自己。

“啧。”他似乎有些不悦:“你这个身份和面具,我可是费了不少精力呢。”

“我不懂,既然你要他信任我,为什么我不用自己本来的身份和容貌?”

夏晴天这个疑问早就有了。

那个男人又发出了他惯有的邪笑,听的人鸡皮疙瘩都要竖起来:“如果游戏太简单的话,又有什么乐趣呢?”

“难道你这样做,只是为了好玩吗?”夏晴天觉得这个男人很可能是心理变态!

“你有资格问我吗?我觉得有趣游戏就继续,我觉得无趣游戏就结束。你不用好奇的我目的,照我说的做。你才可能通关,得到你想要的,不是吗?”

“你!”

夏晴天气的半死!

这个人竟然把这件事比作游戏,什么结束继续,难道他以为他是神吗?

一瞬间,夏晴天甚至想告诉叶以深一切,让叶以深去对付他!

似乎看出来了她在想什么,那个人随即就说道:“我给你一个忠告,不要妄想让叶以深知道你的身份。不然你就没有利用的价值了。也别想瞒过我,你发生的一切,我都知道,我,无处不在。”

“到时候叶以深知道你因为想逃跑害的他的亲生骨肉丧命,这个孩子还是你瞒着他生下来的,你觉得即便我放过你,他会放过你吗?”

“知道的越多,死的就越快,所以别去想,等我的安排就够了。”随着他喋喋不休的一番话,门忽然打开,夏晴天就看到叶以深的脸映入眼帘,手一抖,手机就掉在了水池里。

手忙脚乱的捞出来,已经黑屏了。

看了一眼这么久还没洗好盘子的夏晴天,叶以深蹙了一下眉,挥了挥手让她出去。

夏晴天紧握着还在滴水的手机,低着头就快步走了出去,脑海里都是刚刚那个男人说的话。

他说的没错……即便叶以深知道,肯定也会怨恨她,虽然琳达说白依灵还没有和叶以深结婚,但也是迟早的事情了吧。这次他见梅子平,是不是也是为了白依灵的星途呢?

想着,就撞到了迎面走来的人。

“不好意思!”夏晴天赶忙道歉,却听到了更温柔的声音:“还好吗?”

秦亦朗?

抬眼,他的模样就映入眼帘。

一年的时间寻常人变化尚且不大,况且他这个善于保养的明星,如此近看,反倒觉得更加青春了,可能这就是逆生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