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生一个孩子吧/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晴天其实看到他的时候心情有些复杂,毕竟他算是自己离开之前的好友,张了张嘴,却听到他又说:“我要去见叶总,走的着急一点,不过下次要注意安全。”他一如既往的彬彬有礼。

目光跟着他飘到了叶以深的办公室,夏晴天叹口气,果然没有认出来自己。心情复杂的宽慰自己,这也侧面说明她的伪装很成功嘛!

只是,秦亦朗为什么要来找叶以深?

这个问题并没有困扰夏晴天太久,毕竟她现在心事重重的,满脑子都是那个神秘男人的话。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她直奔手机卖场准备买一部新的手机。纵然再不想和那个男人联系,却也要随时能联系到他。这部手机也是他给自己的,夏晴天不觉得有什么纪念意义,就没有打算去修。

买了手机之后不想那么早回去,就在街边闲逛,不知不觉,就逛到了之前苏清雅打过工的西餐厅,顿时感慨万千。

清雅……

情难自禁的走进去,立刻有人接待,询问她是几位。就在夏晴天和服务员对话的时候,忽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侧脸——白依灵!

她来这里干什么?

夏晴天有些好奇,就多看了两眼,对那个服务员说道:“我自己找位置就好。”

这里是没有包间的,都是卡座。现在也不是餐点,所以这里的人很少。她轻易的就坐在了距离白依灵座位十分近的地方。

看菜单的时候,余光去看她对面的男人,可以肯定不是叶以深,只是这个人似乎有人眼熟,哪一个导演或者制作人吗?

不,是他!

那一瞬间,夏晴天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个名字——顾淮!

点了些东西,撑着脑袋不去看他们,耳朵却竖了起来。

只是他们说话的声音不算大。窸窸窣窣的,夏晴天听的并不真切。

坐下来没多久,就听到白依灵声音陡然升高,呵斥道:“你不要得寸进尺!”

“嘘,家丑不可外扬,况且这还不算我的家丑。”

随着这句话,白依灵愤然离去,而顾淮却在座位上继续坐着。

他们两人竟然认识,听起来仿佛有什么秘密。

搅拌着面前的咖啡,她不是一个喜欢八卦的人,只是对顾淮她可以说有些厌恶,对白依灵更是谈不上喜欢,这样两个人凑在一起,她总觉得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最重要的是,顾淮不是和叶以深前两天还针尖对麦芒的在竞争吗?白依灵为什么会和她见面?

正想着,忽然眼前出现了顾淮那张算得上英俊的脸,夏晴天握着咖啡杯的手一紧,眼睁睁的看着他坐在自己面前。冷声问道:“我们认识吗?”

“这也是我想问的。”顾淮看着面前的夏晴天,似笑非笑:“刚刚你不是一直在往我那边看吗?”

“你可能误会了,我只是觉得你对面的女士像某位明星,所以才多看了几眼。”夏晴天没想到自己只是余光看了两眼,就被他注意到,看来能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他除了人渣之外的确还有一些本事。

“所以呢?看出什么了吗?”

“也许是之前《倾城》的主演?”夏晴天为了保险起见,说了自己。

反正两人长的还算相似,她一个路人甲远远的看,分不清楚也很正常吧。

“这都被你发现了。”顾淮十分厚颜无耻的没有反驳,而是间接的承认,还神秘兮兮的说道:“我希望这个消息不要被别人知道,出于道谢,我们可以互相交换一下联系方式。”

他这是在搭讪吗?

夏晴天有些嗤之以鼻!

不过为了让他尽快离开,还是留下了联系方式,名字却是假的。

“你帮我保守秘密,我欠你人情,以后有事情随时联系我。”顾淮可能是觉得他十分的帅气,夏晴天早就被他折服,一副嚣张的模样。

可惜,夏晴天见过太多比他帅气的男人,他什么都算不上。

看着他离开,夏晴天却感到隐隐的不安,刚刚他是在搭讪,还是在试探自己?

如果是后者的话,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如此的谨慎?最重要的是,不会出什么事情之后,他声称没有和白依灵约会,是和《倾城》女主角,也就是之前的自己约会吧?

那岂不是又要白白的背这个黑锅?

心里骂了他们一句狼狈为奸,也就起身去结账,却被告知已经被顾淮结账。

她迟疑了一下,这是什么,在撩自己吗?

看她神情有些嫌弃,一个看起来十几岁的年轻姑娘吐槽道:“他经常过来,带的都是不同的姑娘,小姐姐你可不要……”

“不要多嘴!”一旁年龄大一些的收银瞪了她一眼,把她的话打断。

之前利用清雅,如今还来清雅之前打工的地方约约约,渣男!

“谢谢提醒,这钱在他下次过来的时候给他。”夏晴天说完,十分潇洒的转身就走。

今天真是巧,遇到这么多想见不想见的人。

也没有什么心情在逛下去,夏晴天就直接回了家,躺在床上思量怎么样才能让叶以深相信他。

难道要告诉他白依灵和顾淮见面?

只是在没搞清楚问题之前就信口开河。难免会惹祸上身。

制造意外然后她英雄救美?

似乎也不太好,先不说她有没有策划的脑子,就算成功了,一旦被叶以深发现是她一手策划的,她可能会死的很难看。

那个该死的男人,要自己做这么艰巨的任务,难道就不能给予自己一些实际的支持帮助吗?

只会威胁自己!

哀嚎了一声,夏晴天就闷着头趴在了床上。

翻来覆去失眠了一宿,第二天还要顶着黑眼圈和压力去上班。

神游着整理好叶以深今天的形成准备去办公室通知他。半路却被贺秘书拦了下来:“总裁今天没有过来,你把行程交给我就好了。”

贺秘书的话让夏晴天一愣,瞬间脑海中就闪过诸多画面,猜测他现在肯定是在和白依灵温存,就像之前和自己一样。

想到这里,黯淡了神色,把手中的东西递给了贺秘书之后,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句:“总裁是有什么事情吗?”

“好像是去医院了,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医院?”

看出夏晴天想继续追问。贺秘书明智的摆了摆手,逃开了。

只是这个消息让夏晴天有些奇怪,昨天还好好的,难道是生病了吗?

算了就算是身边,身边肯定也有人照顾。

叶以深不来,她的工作量直线下降,也算是福利吧。

端着茶杯来到茶水间准备泡一杯咖啡解解乏,在等热水的时候,听到同事之间八卦:“听说总裁的弟弟又病危了。”

“原本就是植物人。还会病危?”

“都是当年的车祸,我还见过他一次呢,跟总裁一样帅气。”

“真可惜。”

当年的车祸……植物人……病危?

夏晴天手一抖,手中的杯子就掉在地上摔的粉碎,她赶忙弯腰去清理,脑海中却都是刚刚她们的对话。

原本以为叶星悦只是有伤,没想到竟然如此的严重!

不行,自己一定要去看看他!

如果不是她要叶星悦带自己离开,叶星悦就不会成为这个样子!

心中焦急。根本来不及请假就跑了出去,一路狂奔到医院,就询问叶星悦在哪里。

护士有些警惕的询问她做什么,她被问的哑口无言,看着自己面前的工作牌说道:“我是叶氏的员工,有紧急的事情找我们总裁,但是我们总裁今天来了医院,就在他的病房!”

“叶以深啊!他现在在顶层的VIP病房呢。”护士点了点头,说道:“但是哪里不能随便进的。不然你等他一下。”

“不行!”

夏晴天满脑子都是叶星悦病危的消息,她担心自己去晚了,只能见到一个冷冰冰的叶星悦!

“护士小姐,我真的很着急,你能不能通融一下!不然我肯定就要失业了!”夏晴天着急的眼泪都快要出来。

见状,那个护士就松了口,打了一通电话,对夏晴天点了点头。

夏晴天直接飞奔到了顶层,根据护士告诉他的病房号。一路飞奔!

眼看在快到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迅速找到一个拐角躲在了后面。

因为在病房门口站着叶以深!

除了他,还有白依灵。

不过此时他们显然在争执,确切的说是叶以深在发怒,白依灵只是不断的哀求和痛哭。

“我最后问你一次,孩子到底是谁的!”

“以深,以深我真的不知道,是你的,真的是你的!”

“化验的结果都出来,你还想骗我?”叶以深咬牙切齿的声音,仿佛要将白依灵撕碎。

躲在一旁的夏晴天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就瞪大了双眼!

白依灵生下来的孩子不是叶以深的?

这个消息也太劲爆了吧?

咽了咽口水,她把身子缩的更紧,千万不能被叶以深发现。

“你觉得我真的不敢要了她的命吗!”

叶以深的眼睛都是血丝,显然愤怒到了极致。

“我说,我说!”白依灵此时跪在地上,什么形象都顾不上的抓住叶以深的腿:“当初你一心只想和夏晴天在一起,我知道她怀孕之后情急之下就去做了试管婴儿,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是谁的!”

“你在说什么?晴天怀孕?”

叶以深的注意力根本不在试管婴儿上!

“是,我真的是一时糊涂,原本我准备把孩子生下来自己养,但是我舍不得离开你,所以才会撒谎啊!”白依灵哭的十分凄惨,听的夏晴天心情复杂。

她哭归哭,为什么要扯上自己?不过她是怎么知道自己当初怀孕是事情的?

一瞬间,很多想法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她还来不及去抓住,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在空荡荡的四周,显得格外的刺耳。

手忙脚乱的把手机拿出来,看到是贺秘书打来的,赶忙挂断,却还是迟了,叶以深怒喝道:“是谁?”

吓的她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

看到是夏晴天,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转身走进病房把一个孩子抱了出来,走向夏晴天:“走!”

而身后的白依灵整个人都瘫软在地上,喊道:“以深,把孩子给我,孩子!”

凄惨的声音让夏晴天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一时恍惚,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模样,每个母亲为了孩子,都可以不顾一切吧。

上了电梯,夏晴天根本不敢去看他。只能缩在角落。

“你来干什么?”

而叶以深突如其来的质问让夏晴天有些慌乱,随口说道:“啊,我听说您弟弟生病,就代表……公司员工来探望一下!”

好在叶以深并没有深究她是不是代表员工来的,只是盯着她,狠狠的问道:“你刚听到了什么?”

“什么都没听到!”夏晴天赶忙举起双手。

“那样最好,被别人知道,后果自负。”

叶以深说着,就把怀中的孩子递给了夏晴天,夏晴天赶忙接住。

一直跟叶以深到了他的车旁,叶以深看了她一眼:“坐在后面。”他的副驾驶很久没坐过人了。

夏晴天没有多问,老老实实地抱着孩子打开了后面的车门。

她这简直就是自讨苦吃!

这下别说让叶以深信任上自己,现在恐怕他最不信任的就是自己了!

看着怀中的孩子,夏晴天的心忽然就软了下去,她看起来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大。但是比自己儿子还要瘦小一些,好像不太健康。

不过很是乖巧,刚刚白依灵的哭声她像是没听到似得,外面的一切仿佛都跟她没有关系,只是继续睡着。

希望这个孩子一切都好……

看着她的模样出神,就连到了公司都是叶以深告诉她的。

抱着孩子低着头跟叶以深走到了他的办公室,夏晴天看着叶以深开始打电话,好几次都想让他小声一点,孩子都要被吵醒了!话到嘴边就忍住了,叶以深听到会直接让她滚出去吧?

“夏秘书。”终于,叶以深看了她一眼:“把孩子放在沙发上,你出去等我。”

“就放在沙发上吗?”夏晴天忍不住多问了一句,看到叶以深的眼神,立刻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

走出去之后直接就碰到了贺秘书,贺秘书显然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对夏晴天说道:“你去哪里了?我四处找不到你,电话还不接!”

“贺秘书!”

说起那通电话,夏晴天忍不住就哭丧起了脸:“您那个电话害惨我了!”

原本是想去看看叶星悦,如今倒好,叶星悦没看到,还知道了这样一个不能被人知道的事情!

贺秘书见夏晴天这样,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了?”

“唉。”对此夏晴天只能唉声叹气的走向了自己的办公桌。

作孽啊!

虽然坐了下来,夏晴天的眼神却一直在往叶以深的办公室看。

他不会要把那个小女孩处理掉吧……

夏晴天紧张坐立不安,看着琳达走进去,瞬间更加的紧张了,忍不住就偷偷摸摸的走近想偷听一下。

琳达并不知道叶以深叫自己来干什么,看到沙发上的星辰,忍不住过去抱了起来:“哇,小星辰!你怎么来啦?”

“琳达。”见琳达抱着星辰,叶以深说道:“你和姜瑜不是一直想要一个孩子吗?”

“是啊!”

“星辰以后就交给你抚养了。”

“什么?”琳达吓的手一抖,手中的孩子差点掉在地上:“你神经病啊?你想找保姆也不用找我吧?”

“有些事情。星辰的抚养费我都会给你,但是我不准备继续把她养在身边。”

琳达显然不在乎钱,呛声道:“叶总真是财大气粗啊!白依灵呢?管生不管养啊?”

“不要多问,我就问你愿意不愿意?”

“如果我不愿意你准备怎么办?”

琳达其实在听到叶以深那句话的时候就已经有些懵了,到现在都还没回过神来。

“送到国外。”叶以深的说完,就立刻继续说道:“如果要你就带走,不要的话,也别多问。”

琳达觉得今天的叶以深很奇怪,看着怀中已经醒过来的星辰一双大眼睛那么的可爱,就点了点头:“算了算了,我先帮你养两天。”然后见叶以深不再说话,抱着孩子就走了出去。

一边推门一边小声嘀咕道:“这到底是不是亲爹?”

她其实是猜测白依灵又做了什么,叶以深用孩子惩罚她,其他并没有多想。

倒是出门看到夏晴天在门口愣了一下,夏晴天不等她问,立刻解释道:“我找总裁。”

琳达点了点头,然后小声对她说道:“今天叶以深心情不好,你小心点。”

夏晴天讪笑了一声点了点头。

她当然不可能去主动找叶以深。所以看着琳达出去,立刻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

孩子让琳达带走,是暂时照顾一阵子吗?

虽然刚刚她去偷听,但是隔音效果太好,根本什么都没有听到。

叹了口气,正想趴在桌子上好好理一理今天发生的一切,桌上的电话响了一声,这是直接叶以深办公室的,不用接起来就知道他在叫自己!

战战兢兢的起身。走向叶以深办公室的时候,颇有一种赴往龙潭虎穴的感觉!

进门后拘谨的站在叶以深面前,把头埋得低低的,而叶以深就不断的打量着她。

就在夏晴天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要被看透了的时候,叶以深开口了:“你想失业吗?”

她赶忙摇头。

“那你想失去自由在监狱里度过一辈子吗?”

她继续摇头。

“那你肯定也不想死吧?”

她先是摇了摇头,反应过来之后迅速开始点头!

叶以深见状点了点头,说道:“只要你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这些事情都不会发生。不然,我可以随时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夏晴天知道。叶以深的威胁绝对不止是说说而已,他这个人,一向说到做到……

叶以深看着夏晴天头都不敢抬,挥了挥手:“今天给提前下班,回去好好想一想,以后要怎么做!”

“是是是。”夏晴天说着后退着走了出去。

在办公桌前收拾自己的挎包,满脑子都是心事。

事到如今,叶以深随时都有可能把她赶走,要等到他信任自己。要猴年马月?

拿起包,夏晴天的脑子里又出现了星辰的模样,试管婴儿叶以深都接受不了吗?真是可怜。

可能是看到星辰就想到了自己儿子,夏晴天连叶以深的事情都没心情去想了,眼前一直出现星辰的模样。

甚至忍不住想给琳达打电话问一问,不过她并没有琳达的电话。

怎么回到家的都不知道,夏晴天眼前一会儿是自己儿子的模样,一会儿是星辰的模样,忍不住就哀嚎了起来。怎么办啊!为什么要让她听到这件事!

此时的叶以深心情也差到了极致。

原本他还在对夏晴天的真实身份用心,忽然被这件事烦扰,也顾不上管她什么身份了。

叶星辰,纵然不是夏晴天生的,他也倾注了第一次当父亲的心血,如今竟然得知那不他的孩子!

亏他那么相信白依灵!

只是白依灵说的夏晴天离开他的时候是怀孕,像是一块激起千层浪的巨石!

到底是谁带走了她?那孩子呢?

晴天,你到底,去哪里了。

……

第二天一早。

夏晴天没有去顶层。而是站在琳达办公室门口等她。

她昨天想了一宿,还是决定来询问一下,毕竟琳达和姜瑜都没有当过母亲,琳达的脾气还不太好,很可能处理不好那个小家伙。

这个想法,在见到琳达第一眼之后就得到了印证。

才一晚不见,她整个人都憔悴了,就连高跟鞋都低了两公分。状态也像是在神游,如果不是夏晴天叫她,她可能就走过了她自己的办公室。

“琳达,你看起来似乎不太好。”夏晴天隐晦的问道:“是没休息好吗?”

“我快被小孩子逼疯了,幸亏我没有自己生一个。”琳达一想到那个小祖宗还在自己家,就一阵头疼!忍不住就向夏晴天吐槽道:“每一个孩子都是魔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