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回到叶家,空欢喜一场/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状,夏晴天由衷的建议道:“其实我建议请一个保姆,毕竟你也要上班,况且保姆也比较有经验。”

“不放心保姆带,我爱人在家里带她。”

“姜瑜有经验吗?”

“没……你怎么知道是她叫姜瑜?”

琳达忽然就看了夏晴天一眼,让夏晴天心中一惊,赶忙辩解:“偶尔听同事们说起的。”

“那群人,业绩不怎么样就会八卦!”琳达翻了个白眼,忽然想到什么,问道:“你一早过来干什么?叶以深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不是,我担心你不能照顾好星辰,就来问一问。其实孩子哭闹无非就是饿了、困了,或者是需要换尿布。”

夏晴天说话的时候十分的专业,让琳达不由的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我,我之前替亲戚照顾过孩子。”夏晴天说着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

“我说呢,那晚上下班你去我家看看她,也顺便教我点东西!”

“可以吗?”

原本夏晴天还担心琳达觉得她冒失,如今看来并没有。琳达用手比了一个OK的手势,说道:“你顺便帮我转告叶以深,老子要加薪!”

对此,夏晴天只是笑了笑。

一想到晚上可以见到星辰,夏晴天的心情就没由来的好起来。每当看到星辰的时候,她都好像看到自己的孩子。

哼着歌到自己办公桌前坐了下来,刚准备去泡杯茶,就听到了叶以深阴沉沉的声音:“这么高兴干什么?”

“总裁!”夏晴天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解释到:“我爱工作,工作使我快乐!”

她觉得叶以深现在心情不好。肯定不能接受身边的人比他心情好!

叶以深看了她一眼,说道:“和我去见一个客户。”

“见客户?可是行程中并没有安排。”

夏晴天说完,就只看到叶以深的背影。

于是也只能选择赶忙跟上,却多少有些奇怪,平常叶以深见客户都是带着贺秘书的,今天为什么要带自己?

来到会议室之后,夏晴天就看到了一个头发微卷的外国男人,眼睛笑眯眯的,却折射出来睿智的光芒。夏晴天觉得有些眼熟。

不过在她看来国外人长的都有些相似,想来可能是在某部影片里见过长得像的人。

正想着,忽然听到叶以深问他:“不打个招呼吗?”

“您好。”夏晴天用英语打了招呼,微微欠身,然后听到那个男人用流利的英文说道:“好久不见,晴天。”

“好久不见……”这个人认识自己?夏晴天瞬间有些懵,却还是保守的接话道。

他点了点头,看向叶以深,问道:“叶先生,我的秘书用的还顺手吗?”

“当然。”叶以深说着,就坐了下去。

听着他们的对话,夏晴天忽然想到了她资料中写的她是RM国际的前任秘书,这个人难道就是老总威廉?

随着两人的对话,夏晴天更是印证了这个想法。

难怪觉得眼熟,之前看资料的时候见过他的照片。夏晴天也没在意,想着不过是一个虚构的身份。

如今看来,他竟然承认自己之前是她的秘书!

是那个神秘人打的招呼吗?RM如此厉害的公司他都可以让总裁和他一起作假吗……

其实这次见面是叶以深故意安排的,至此。他也彻底的不在怀疑夏晴天。

毕竟威廉都承认了,应该假不了。

所以对她的态度很是冷淡,出去之后一句话没多说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让夏晴天一头雾水,自己是又哪里惹到他了吗?

眨眼间就到了下班的时间,夏晴天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和琳达一同离开了公司。在路上的时候她询问道:“需要买奶粉尿布吗?”

“家里面都有。”琳达看起来有些烦躁,姜瑜被折磨了一整天,刚刚还给她打电话就快要暴走!

想到这件事,琳达就止不住的吐槽起来:“有些小孩子长得好看,其实只是徒有皮囊!她绝对是叶以深亲生的!”

听到这话,夏晴天默默的替叶以深默哀了一把,想来依叶以深的性格,接受不了试管婴儿很正常。

正想着,就到了地方,夏晴天忍不住赞叹了一句:“好漂亮的别墅啊!”

“要不是叶以深给的钱多,我早就跳槽了。”琳达说着下车帮夏晴天开了车门,随口说道:“你要是会照顾小孩,不如就来一起住着吧。”

夏晴天并没有当真,只是客气道:“我这里的房子刚买不久,还没过新鲜期呢。”

琳达其实也就是随便说一说,带着夏晴天来到了门口,打开门,就听到了一阵哭声。

“琳达!”姜瑜的怒吼掺杂在其中:“把她带走!”

琳达眼角一抽,辩解道:“平常她很冷静。”

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两人还是赶忙到了二楼,看到姜瑜脸上写满了痛苦,刚想继续说什么,看到夏晴天立刻就冷静了下来,说道:“你好。”

“打扰了。”夏晴天说着看了一眼躺在婴儿床上的星辰。

看样子两人也是上心了的,一屋子的玩具和崭新的婴儿床,显然都是刚买的。

只是星辰根本不领情,哭的很凶脸上都是潮红,夏晴天一边把她抱起来,一边问道:“哭多久了?”

“一整天。”姜瑜真的是疲惫了,她一辈子都没有这么崩溃过!抓着琳达的手臂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说道:“尿布刚刚换过,奶粉也喂了,玩具也给了,没有一点点用!”

“尿布好像不太对,她应该很敏感,不能用这样厚重的,会不舒服。”夏晴天虽然只照顾了自己孩子很短的时间,但是身为一个准妈妈的时候,她也是做了不少功课的。

“脱掉吧。反正这里也没有男人!”琳达被姜瑜掐的脸都扭曲了起来,情急之下脱口而出。

“我估计她也饿了,我看一下奶粉。”说着夏晴天拿起了婴儿床上的奶瓶,拧开尝了一口,也不知道是不是放了太多的糖,格外的难以下咽。清了清嗓子,夏晴天十分给姜瑜留面子的说道:“可能是因为凉了,我去给她冲一瓶。”

说着,就抱着孩子去了厨房。

十几分钟后。喝着奶,星辰总算是安静了下来,却必须要夏晴天抱着,放下去就哭。

琳达和姜瑜同时松了口气,特别是姜瑜,觉得快要裂开的耳膜终于得到了解脱!

“晴天!”刚刚琳达只是随便一说,如今说的绝对是认真的:“星辰在我家住的这段时间,你也搬过来住吧!”

“其实没有什么技巧的。”夏晴天赶忙摇头。

却也有种成就感,她还算一个称职的妈妈!

也越发的喜欢怀中的小星辰。

虽然没有打算在这里住下来。夏晴天却也是担心小星辰,想了想,说道:“我弄些冲好奶粉留下来,饿了就热一些给她喝下去,等出去的时候再买些适合的纸尿裤,应该就不会有问题了!”

“真的吗?”琳达半信半疑,虽然她没有留下来照顾小星辰,但是从姜瑜的反应中已经能看出这个小妖精多磨人了!

“真的!”夏晴天说着就走向了厨房去冲奶,想着要冲多少比较合适。

也没有必要弄太多。反正明天上班也要再见面,到时候在公司弄好给琳达带回来也可以!

其实是弄奶粉方面夏晴天并不是什么行家,只是凭着直觉来的,毕竟之前她的儿子是靠母乳喂养。

也不知道自己走后,宝宝怎么样了……是不是也要喝奶粉?面具男真的会照顾好给他吗?

想着,手中的热水差点洒到手上!

赶忙回神,用凉水洗了洗手,然后就走了出去,一边出去一边说道:“弄好了。给星辰喝的时候记得不要太热!”

“你怎么在这里?”

一句质问,让夏晴天立刻呆站在了原地。

叶以深怎么来了?随即转念一想,应该是来看小星辰的。

不等她开口,琳达就替她回答到:“当然是我和姜瑜照顾不好小星辰让晴天来看一看啊!”

“你还会照顾孩子?”

“之前替亲戚照顾过一段时间。”夏晴天觉得自从和威廉见过面之后,叶以深对她的态度简直可以称之为恶劣!

至于原因,她根本想不明白。

叶以深的心思,一直像是海底针。

“喂,你到底是来看小星辰的还是来没事找事的?”琳达直接翻了个白眼:“能不能出去,要是你女儿醒了。还要折腾我们!”

“我就是来看一看,没事就走了。”叶以深说着看了婴儿床上的小星辰一眼。

不说像不像他,眉眼间跟白依灵倒是有几分相似,只是如今看着,就知道是个美人胚子。

“要走?正好顺便把晴天送回去!”琳达对叶以深还是很随性的,只是不知道此时的夏晴天心里是拒绝的!

她多想叶以深能不假思索的回绝!

可惜,他竟然答应了!

于是夏晴天也只能选择妥协,讪笑的挥了挥手,身体有些僵硬的跟在叶以深身后。

她现在和叶以深独处的时候就会有种很复杂的情绪。担心暴露,可谓是时时刻刻提心吊胆!

她这种心态即便是叶以深不回头都能感觉的清清楚楚:“你在害怕我?”他来到车旁,没有打开车门,靠在车上问道。

“没有!”夏晴天立刻摇头!

“你放心,只要这件事没有其他人知道,我是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我绝对不会多嘴的!”夏晴天当然知道他说的是那件事,赶忙举起了自己的右手,信誓旦旦。

见状叶以深才满意的打开车门上了车,而夏晴天记得他副驾驶不让坐人,老老实实的去了后面。

坐在后面也好,不然坐在叶以深旁边只会更加紧张……

一路无言,车子急速的行驶着,一直都到她家楼下,两人都没有说话。

夏晴天很庆幸一路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从车上下去,轻手轻脚的关上门,然后拘谨的对叶以深说道:“谢谢总裁送我回来。”

“就当是你照顾星辰的答谢了。”叶以深说话的时候看到不看她。

夏晴天又道了谢,然后才转身上了楼,转身的瞬间如释重负!

而在他后面准备掉头的叶以深看着她的背影,又出了神,回过神之后,眼前就只剩下亮着灯的楼道了。

紧握了一下方向盘,踩下刹车,疾驰而去。

不过并没有回去,而是去找了赵峰。

“哟,叶少!”赵峰和之前一样潇洒万分,纨绔的不得了,应约过来的时候脸上都是戏谑:“今天是又准备买醉吗?”

“少废话,喝。”叶以深此时面前已经摆了一排空着的酒杯的。

赵峰端起面前的一杯酒一饮而尽,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都过去这么久了,夜夜买醉也不是办法,不如你就接受蕊儿算了!”

“一辈子都过不去。”叶以深说着闷着头就开始继续喝。

原本就忘不掉,在知道她离开自己的时候怀着孕,更加忘不掉!

原本就忘不掉,在看到那个和她同名的小秘书的时候,还那么蠢的去期待!

越喝,他觉得自己的脑子越清醒,好像醉了太多次,就不会醉了一般。

见叶以深这样,身为死党的赵峰看不下去说道:“把我叫来还一个人喝闷酒,你这个习惯真是不好!来来来,不醉不归!”

“你说我能找到他吗?”叶以深好像没有听到赵峰的话,就看着面前在灯光下有些模糊的酒杯。

“能。”赵峰说着一个胳膊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你这样子我看了都心疼,老天爷肯定也心疼!话说你上次喝到胃出血,再这样喝真的没有事情吗?”

回应赵峰的是继续无言独自喝酒的叶以深。

赵峰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他一句。然后信誓旦旦的想着下次叶以深再叫他,他绝对不来!

虽然这样想,但每次他还是会来。

这次毫不意外的叶以深又喝醉,赵峰把他拖到了家里。

前来开门的王管家看到这样的场景,就叹了口气,说道:“又麻烦您了。”

“这是哪里话!这次我在这里照顾他,王管家你就早点休息吧。”赵峰还是很体恤王管家的。

毕竟当初他还小,来叶家的时候王管家都很照顾他。

“我来就好了!”

王管家当然是再三推脱的,不过赵峰的态度很是坚决:“万一他发酒疯打了你,我可就是千古罪人了。”

王管家照顾醉酒的叶以深确实是有些心有余力不足,也就不再言语了。而是默默的去弄了热水,给叶以深喝下去,同时给赵峰也倒了一杯。

赵峰喝着水就叹了口气,这里空荡荡冷冰冰的,难怪叶以深总不想回来!

还有挂在墙上的照片,他倒是真的不怕越看越伤心。

喝完水扭了扭脖子,把叶以深扛在身上上了楼,看了一眼时间,天差不多也要亮了。打了个哈欠,就在他房间的沙发上坐着,准备小憩一会儿。

只是好像才刚刚睡着,叶以深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他勉强的睁开眼,就看到了外面明朗的晨曦,已经天亮了?

打着哈欠从叶以深丢在地上的外套中拿出手机,放在叶以深的满前:“醒醒。”

只是叶以深没有给他回应,看来昨晚喝的真是不少。

原本赵峰是准备不去管的,只是那个人很坚持的打了一个又一个,他也只能看了看,接了起来。

“总裁,有一个紧急会议安排在十点钟,在此之前我还要给您汇报工作,请问您现在方便吗?”夏晴天说话很小心翼翼,生怕那句话说错了惹叶以深不爽!

虽然她打这个电话千百个不情愿,但是耽误了叶以深的工作她可能会被千刀万剐,于是还是硬着头皮打了这通电话。

只希望叶以深没有起床气,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正想着,忽然听到了一个不是叶以深的声音:“哦,他有些不舒服,你来他家里给他汇报吧,顺便照顾他。”

赵峰等会儿还有事情,而且看叶以深的手机备注是夏秘书,看样子应该是他的新秘书,所以十分不客气的安排到。

“你。你是?”夏晴天一时间脑子没有转过来,自言自语的一声:“难道打错了?”

“没有,我是他朋友,姓赵。”赵峰听到电话那边迷糊的自问,忍不住笑了一声。

叶以深这个小秘书很有意思嘛!

“去叶家?”夏晴天可没空纠结他的笑,而是后知后觉的提高的声调。

去叶家和去龙潭虎穴有什么区别?

万一白依灵在,她过去岂不是自寻死路?

但是转念一想,白依灵如果在的话,赵峰怎么会接电话呢?于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我怎么能照顾他呢!这事情要他女人去做!”

“是啊,你身为他的秘书不就是他的女人嘛?好了好了,尽快过来,我会给你开门的,来晚的话可能会失业哦~”

赵峰十分恶趣味的威胁了她一番,然后根本不给她不答应的机会,就挂断了电话。

这个秘书起码是个女人,肯定会照顾人!况且他对这个小秘书还是有些兴趣的,想看看长什么模样,能被叶以深留做秘书。

此时的夏晴天仿佛感受到了晴天霹雳!

赶忙转头就去找贺秘书。讲了事情的经过之后,眼神里都是渴望:“贺秘书,我!”

夏晴天原本以为贺秘书会帮她一把,准备了一箩筐的好话,没想到一句没用上就被打断:“我知道了,你去吧!”

这样的回答让夏晴天一时语塞,纵然千般不情愿,还是去了叶家。

贺秘书还贴心的告诉打车的钱算是工费,可以报销。

夏晴天不情不愿的打了车。闷闷的看着车窗外。去叶家的一路都是当初熟悉的场景,好像丝毫没变过,一点点的在她的脑海中重合。

叶家……变了吗?

心神宁静了一些,抿了抿嘴,她有什么可怕的?又不是她是过去汇报工作的,又不做什么亏心事!

拍了拍胸口,安抚着自己砰砰直跳的心。

怎么有种回家看看的感觉?

“姑娘,前面出租车不让进,我就停在这里了!”

这时候司机师傅的话让夏晴天回过神。赶忙点头说好,把复杂的情绪都甩掉。

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你这次来都是为了工作,你不是夏晴天,你只是夏秘书!

虽然没有看路,但是凭借记忆走的路很是正确,顺利的到了叶家门口,一眼认出了已经在门口等着的赵峰。

其实在他说自己姓赵的时候夏晴天就想到是他了。

他远远看到夏晴天就挥着手问道:“你就是夏秘书吧?”

“是我!”

“我还担心你不知道他家在哪里呢,所以站在门口等你。”赵峰说着看着手表:“我还有急事,门没关。你就自己进去吧!”

“可是……”

夏晴天觉得叶以深看到她忽然出现在叶家,肯定会十分的不爽,赵峰就这样离开,他肯定会怪罪自己吧?

起码要把自己领进门吧?

“拜拜!”只是她话没说完,赵峰就打断她,风风火火的跑到了自己的车旁发动了车子。

见状夏晴天也只能叹了口气,认命的走了进去。

为什么总要打断她说话呢!

如今她的忐忑,不亚于第一次来叶家的时候!

叶以深好像没有在客厅,蹑手蹑脚的走进去。思量着要不要先出去,站在门口给叶以深打一个电话,得到他的允许再进来?

“少奶奶?!”

就在夏晴天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听到背后有人这样叫自己,下意识的回头,就看到了王管家!

“王……您认错人了。”夏晴天差点就脱口而出喊出了王管家,然后猛然记起自己现在的身份,硬生生的改了口,说道:“我是叶总的新秘书。”

“不好意思啊。我这年龄大了,老眼昏花了。”

王管家在看到夏晴天模样的时候眼神明显闪烁了一下,他看背影还以为是少奶奶回来了,看来不过是空欢喜一场!

夏晴天打量着王管家,不知道什么原因,他苍老了不少。当初王管家对她还算好,特别的白依灵来针对她的时候,王管家明里暗里总是在帮她,如今看到他几乎全白的头发,夏晴天心里也有些不自在,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