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孩子给我,我来带/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晴天!”

就在她想没话找话问叶以深在哪里的时候,就听到了叶以深的声音。

只见他从厨房出来,满脸的期颐,显然是听到了王管家那声少奶奶!

“叶总。”

虽然他们要找的都是自己,但是夏晴天还是要装作一副茫然的模样,语气里也充满了疑惑:“您是在叫我吗?”

从刚刚被王管家误认,到现在别叶以深认错,夏晴天的小心肝都要跳出来了。

“不是。”

看到来人是谁之后,叶以深脸上的神情直接就消散开,语气也冷淡了下去:“你来干什么?”

“是赵先生让我过来的,说您不舒服,让我来这里给您汇报工作。”

夏晴天咽了咽口水,说道。

“来的正好,新来的厨娘做饭我不喜欢,你去再给我做一顿早餐。”

叶以深说话的时候十分理直气壮。就凭这个语气夏晴天就很想拒绝,但是此时的叶以深心情不好都已经写在了脸上,她这个时候说岂不是自讨没趣?

乖乖的点了点头,没有直接去做,而是问道:“总裁,您想吃什么?”虽然她知道叶以深喜欢吃什么,但是上次在办公室的前车之鉴可还历历在目。

“你看着做吧。”

叶以深说着就走到了沙发上:“我记得不是还有一个会议吗?尽快做好过来汇报工作。”

“是。”夏晴天现在无论叶以深说都一个劲的附和,只求他不要找自己麻烦。

只是他这个随便让夏晴天有些难办,而且还要赶时间,最后她选择了熬汤并且做几道清淡的小菜。为了避免有啥用再吃出来是她的手艺。她决定做些之前没有做过的,而且改变一些做法!

在走进厨房之后用明晃晃的菜刀照了照自己的脸,确保脸上的伪装很完美之后,才开始洗菜。

全然不知叶以深虽然眼睛没有看她,但是余光一直跟着她的背影,等她走进厨房之后,低声问道:“很像她吧。”

“是有些。”

王管家知道叶以深说的是什么意思,回答到。虽然模样不像。但是神态身姿,简直是一模一样,不然他也不可能认错。

“可惜不是。”叶以深像是在和王管家说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怎么会是她呢,她也不可能这样的听话。”

王管家就站在一旁低着头,没有说话。

叶以深则看着挂在墙上的照片,一言不发。

一直到夏晴天做好饭菜,叶以深才起身,上了餐桌,全程没有说一个字。夏晴天站在他的身后,有些纠结现在汇报还是不汇报。

在他耳边说话会影响他的食欲吧?但是不做汇报的话,等下时间来不及怎么办?

只是现在也不敢开口去问他……

一边纠结,眼神就一边往四周去看,一眼就看到了她和叶以深的婚纱照,难免有些诧异。

还在这里挂着吗?

她还以为早就摘下来,或者是换成他和白依灵了的照片了。

“夏秘书。你在看什么?”

随着叶以深的话,夏晴天忙把眼神收回来,就看着叶以深回过头看她的眼神有些不满:“我已经叫了你三遍了。”

“不好意思!我只是觉得您和您太太看起来很好看!”

万分紧张的情况下,夏晴天也只能想到这样匮乏的一个词汇,她总不能说自己是在看自己吧?

而且称赞的词汇她也不好意思往自己脸上贴金。

倒是叶以深,听到这个回答气顿时就消了不少,点了点头:“她是很好看,我吃好了,开始汇报你的工作吧。”

“好,昨天的会议结果经过整理……”

随着夏晴天的声音,叶以深就看着满前的饭菜,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和夏晴天做的味道又不太一样。

果然是之前他太敏感了吗?

只是这个女人处理工作的方式也很像她,想到这里,修长的手指就不紧不慢的敲着桌面。

这样一个小动作吓的夏晴天心跳加速,这是对自己不满意?还是发现了什么吗?

战战兢兢的将所有工作汇报完毕,出乎意料,叶以深什么都没说,就带着她走向了门口。

只是他越沉默,夏晴天心中就越忐忑,这到底是对自己不满,还是满意?

这时候叶以深开口,却是问的无关紧要的问题:“会开车吗?”

夏晴天赶忙摇头!

就算她会,现在也没有驾驶证,她可是不敢无证驾驶。

叶以深有些不满的挑了挑眉:“难道现在开会车不是一个秘书必会的吗?”

“不好意思总裁,我会尽快去学的。”夏晴天十分配合的低下了头,仿佛自己犯下了什么天大的过错。

见她越乖巧,让叶以深越觉得和夏晴天背道而驰,不再说话,打开了车门。

看着刚刚还好的叶以深脸直接就黑了下去,夏晴天也很无奈,她到底又做错了什么?

看来她距离让叶以深信任自己的目的地,已经越来越远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公司,叶以深直接就去了会议室,她则脚步沉重的走到了自己的办公桌。

自从来到叶以深身边,她提着的心就没有松懈过,再这样下去,肯定要少活很多年!

正想着,桌子上的座机就响了起来,吓的她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

不会是叶以深找自己吧?

不过她现在不是在开会吗?

可是其他人没道理会打这个电话吧!

铃声继续响着。夏晴天觉得简直像是催命符,却也只能硬着头皮接了起来。

“夏秘书!救命!”

突如其来的求救让夏晴天一愣,是个女人。

“您好,您……”

“我是琳达!我不知道你的手机号,问别人他们也都不知道,叶以深的电话也打不通,就只能这样找你了!”

“怎么了吗?”夏晴天第一反应就是星辰出了什么问题。

果不其然,琳达开口就是哭诉:“姜瑜在家里照顾不了她就把她送到了公司。她现在闹的我办公室都要塌了,你快过来!”

“我现在就过去!”

夏晴天赶忙答应,她之前不是都交代了吗?怎么还会闹呢?

匆匆忙忙的下去,隔老远就能听到孩子的哭声,越走近琳达办公室声音就越大,也幸亏她是独立的办公室,不过还是惹得很多人往这里看。

“你来了!”

只见琳达把小星辰放在桌子上,地上丢的都是文件。姜瑜坐在沙发上捂着自己的额头。看到夏晴天走进来,她的眼神都是闪闪发亮的!

“是不是饿了?”夏晴天看着手脚都在挥舞的小星辰,一边走过去安抚她,一边问道。

“刚刚喂了奶,纸尿裤也是新买新换的,一睡醒就开始哭。”琳达双手掐腰,她这辈子连叶以深都不怕,却怕了这个小丫头!

不得不说。星辰确实是能哭了一些。

夏晴天把她抱起来,摸了摸她的头,觉得有些烫,自言自语道:“不会是发烧了吧?”

“没有吧?担心她受凉,我们晚上睡觉空调都不敢调的太高。”虽然姜瑜表现的很崩溃,但是听到这话,很是担心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小孩子身体比较弱,有体温计吗?”

只是用手摸。夏晴天也感觉不到什么。

琳达赶忙从抽屉里翻出了一根体温计,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看着体温计不断的上升,夏晴天心一沉:“果然发烧了!”

“那我现在带她去医院!”姜瑜虽然被折腾的半死,却还是很尽责。

夏晴天闻言,略带歉意的开口:“叶总等下会议结束需要我安排行程,所以我就不能一起去了。”

“不是有贺明吗?”琳达现在已经把夏晴天当做是救星!

夏晴天看着脸都发红的小星辰,说道:“最近叶总的行程都是我安排的。等下班我就过去,先带小星辰去医院,免得烧坏了!”

小孩子远远比想象中要脆弱。

闻言琳达也没在说什么,只是担心姜瑜一个人不能控制住小星辰,所以也跟着去了。

夏晴天看着两人抱着孩子的背影就叹了口气,只是发烧的话不会有什么大事吧?

想着,回到了顶层。

随着会议结束,叶以深过来一看到夏晴天就问道:“琳达不是说星辰只有看见你不哭。要你去她办公室照顾星辰吗?”

“她们去医院了!”夏晴天大概说了一下,叶以深就皱起了眉,说道:“你也过去吧,工作先和贺秘书交接一下。”

这句话可是正和夏晴天心意,赶忙点头,忽然叶以深顿住,说道:“算了,我和你一起去。”

虽然说小星辰总是生病,但是他还是担心的。

不过既然叶以深都决定去了,夏晴天当然不会多说什么,他现在可还是小星辰名义上的亲生父亲。

没准到医院还需要签字什么的。

此时的医院里。

琳达和姜瑜面面相觑的,她拿着手机对姜瑜说道:“不然给夏秘书打个电话吧……”

“打吧……”

姜瑜的语气里都是无奈。

从进医院到现在,小星辰的哭声就没停过,姜瑜很好奇,难道她就不会累吗?

虽然琳达觉得总这样麻烦夏晴天不太好,但是也是无奈之举!

随着电话的拨通,铃声就在门口响了起来,一抬头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夏晴天和叶以深。

“你们怎么知道在哪个房间?”

面对琳达的疑惑,夏晴天啧了一声:“整个楼层都可以听到哭声。”几步来到了小星辰的床旁,伸出手去轻抚她:“医生怎么说?”

“化验结果还没出来。”

琳达正说着,医生就过来了。

他见到叶以深很恭敬,拿着手中的化验单递给了叶以深:“呼吸道有些感染,引起了发烧。”

“怎么会呢?”姜瑜见面小星辰生病其实是有些自责的,却也奇怪:“家中有空气净化器,而且在孩子身边我们也没有抽过烟。”

“即便如此外面的空气也会有影响,孩子的呼吸道是很娇嫩的,而且看样子好像已经很久了,之前没有检查过吗?”

医生的话简直是把矛头直指白依灵!

每次叶以深问她的时候,她都说没有什么事情,想来也是怕叶以深知道了责备她。

“我知道了。”叶以深问道:“需要住院吗?”

“虽然医院会消毒,但是还是建议回家休养,没有痊愈之前尽量少出门。”

“好。”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小星辰已经不哭了,抓着夏晴天一根手指,眨巴眼睛。

不得不说,不哭的时候真是可爱!

原本叶以深还不信琳达说的话,如今倒是有些相信了,双手环胸的看着她。

夏晴天甚至有些忘记了叶以深还在,捏着小星辰的胳膊,小家伙只是看着婴儿肥。其实很瘦,看样子的确是要好好照顾。

见叶以深也在,琳达又说出了那天的想法:“晴天,你就先来我家里住下吧!有什么问题我也好请教你!”

“方便吗?”夏晴天还是有些犹豫。

“怎么不方便?”叶以深也走近,看着床上的小星辰,她在看到叶以深之后,吐出了不标准的:“粑粑。”

叶以深眼神闪烁了一下,然后别过头不去看她,说道:“如果过两天还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会给你买一栋别墅,以后你的工作就是照顾小星辰。”

“啊?”

忽然要从秘书变成保姆,夏晴天是惊呆的!

况且她其实并不算专业啊!

“过两天的事情过两天再说。”琳达觉得叶以深的话很欠揍,好端端的一个事业女性让人家变成家庭妇女,谁会乐意?所以看到夏晴天面有难色,立刻就开口说道:“那就让小星辰先在这里住上一晚,明天就回家。”

“也好。”

叶以深说着,没再多说什么,转身就走,自始至终没再看小星辰一眼。

这让琳达又嘀咕了起来:“看样子真的不是亲生的啊,这么随意!”

夏晴天看着病床上的小星辰,心情复杂,也不知道她的宝宝有没有生病。

不过很快注意力就被不哭的小星辰吸引,她对着琳达姜瑜夏晴天就开始叫妈妈,也不再挑剔,伸着手要琳达姜瑜抱抱。

可以说是瞬间,两人就被折服了!

如果一开始小星辰就这么乖巧的话,她们简直要幸福死!

三个女人就围着小星辰,一直到快要吃饭完,琳达和姜瑜才依依不舍的起身去买饭,夏晴天则抱着小星辰准备出去走走。

在医院的走廊上晃一晃,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吧?

抱着小星辰,夏晴天就开始想要不要给自己的宝宝也起个名字,她的儿子肯定是要姓夏!她叫晴天的话,宝宝叫什么好呢?

想着想着就已经绕了大半圈,怀中的小星辰忽然咿咿呀呀起来,夏晴天直觉的回头,就看到了白依灵!

她来干什么?

下意识的抱紧了怀中的小星辰,夏晴天就想装作没看到继续走,回到病房里等琳达和姜瑜来了再说,免得被搬弄是非!

“你别走!”白依灵却直接喊住了她:“你怀里的是我的孩子!”

“我知道。担心她现在生病了。”夏晴天听到她这话,倒是缓和态度不再那么警惕,毕竟小星辰是她的亲骨肉,她应该不会做出什么过火的事情。

“我会照顾她,把她还给我!”

“可是……”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叶以深当时好像跟白依灵吵的很凶,应该是不会要她带走小星辰的:“这事情要叶总同意!”

“我会和他说的!但是星辰需要妈妈!”

话音未落,小星辰就对着夏晴天喊了一声‘麻麻’,顿时,白依灵眼眶就红了。

直接走到夏晴天身边去夺她怀中的小星辰。

“我才是你妈妈!”

自从上次叶以深把小星辰带走,叶以深就不见她,也不让她见小星辰!白依灵觉得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当初没觉得孩子有多重要,直到见不到、快要失去才发现,没有孩子她根本活不下去!

“你冷静下来!”

夏晴天下意识的去闪躲开,即便白依灵是小星辰的生母,她也不能就这样把孩子交出去:“星辰现在呼吸道感染。不能这样出去的!”

“你不要管我的女儿!”白依灵才听不进去这些,伸手去抓夏晴天的手臂,夏晴天只能几步跑开,现在真的需要回病房里了!

她穿着高跟鞋,当然是跑不过专门穿了平底鞋的白依灵,很快就被抓住头发,疼的她眼泪都要出来。

白依灵这是怎么了?连形象都不要了吗?

“你要带走星辰也要冷静下来吧!”夏晴天想和白依灵好好的讲一讲道理,只是话音未落。就被推了一下,高跟鞋原本就站不稳,直接就倒了下去!

她身后一空,顺着步行的电梯就摔了下去,第一反应就是护住了怀中的小星辰!

那一瞬间,她脑海中闪过了许多电梯失事的画面!

白依灵直接愣住了,大喊了一声‘星辰’!

此时的琳达和姜瑜在下面等不到电梯,就做扶梯上的楼。身边还跟着叶以深。

原本他们是没留意忽然摔下来的夏晴天,听到那声星辰才回的头,然后看到旁边下去的扶梯上,滚着一个人。

琳达最先反应过来,转身就顺着上升的扶梯跑下去!

而此时的夏晴天不幸中的万幸摔出去了很远,没有被卷入电梯。

她觉得自己落地的时候,是有些恍惚的,好像呼吸都有些困难。

“晴天!”琳达急匆匆的跑过去。看到夏晴天身下已经有血顺着光滑的地板形成了一滩,也不敢随便触碰她:“怎么了?你怎么样?”

“没事……”

夏晴天把怀中的小星辰递给了琳达,咳嗽了两声,口腔里都是血腥。

小星辰看起来什么事情都没有,还对着夏晴天喊了一声‘麻麻’,只是夏晴天觉得有些耳鸣,听不清楚。

“以深,是她自己摔下来的!星辰怎么样?我的女儿!”

白依灵没想到叶以深会忽然出现。顿时哭的梨花带雪,仿佛摔到下面的是她。

“白依灵你疯了吗?”叶以深也看到了夏晴天身下的血,刚刚那一幕他看的清清楚楚,分明就是夏晴天用身体护着小星辰!

他看到星辰没事,心情瞬间就复杂了起来。

“是她不肯给我孩子,然后自己……”

“你给我滚!”

叶以深现在看到白依灵就觉得厌恶!

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自己会去看监控,白依灵的话他现在根本不相信!

“晴天你怎么样?”叶以深直接蹲在地上看着夏晴天。夏晴天此时眼睛都睁不开,摆了摆手,然后手一垂,就落在了血泊里。

好在现在是在医院,医生很快就赶到,把夏晴天紧急送到了手术室!

琳达抱着孩子,看着那滩吓人的血迹,怀中的小星辰这时候也哭了起来,她咬牙切齿的,白依灵果然是个疯子!

她是对叫夏晴天的都有仇吗?

随着手术室门口的灯亮起来,叶以深转身去了监控室,他倒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白依灵哭的还是很惨,仿佛事情真的和她没有什么关系一样!

而且夏晴天的反应也让叶以深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要为了小星辰,那么拼命呢……除了诧异和愧疚,其实叶以深是有一丝的怀疑的。

于是就把眼前的视频看了一遍又一遍,可以确认一切都是突发事件,也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夏晴天是被白依灵亲手推下去的!

叶以深看了一眼身边已经哭不出声的白依灵,问道:“需要我多说吗?”

“以深!真的只是一个意外!”见到铁证如山,白依灵立刻就改了口:“我怎么会故意去推她呢?况且小星辰还在她怀里!”

叶以深只是听着她说话,没有开口,白依灵赶忙擦了擦湿漉漉的眼睛,说道:“以深,你不是一直想让我去国外吗?我这就准备一下带小星辰定居在国外!”

她觉得叶以深不肯见她,很可能是接受不了小星辰不是他的亲生骨肉。但是想起曾经她犯过的错误,就坚信让叶以深接受和原谅,只是时间问题!

只要她在国外呆上一段时间,再回来叶以深就会原谅她并且接受小星辰!

“你自己走,星辰我会留在身边。”只是叶以深的一句话,打破了她的幻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