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察觉,她生过孩子/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不可以!以深,你怎么能让我们母女两人分开,星辰还那么小!不能没有母亲,我也不能没有她!”

“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你是自己走,还是我让人把你带走!”

“……”

见叶以深的语气里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白依灵跄踉了两步,像是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倚靠在门框上。

而叶以深也不想再听她说什么,直接就走了出去。

他还要去看一看夏晴天怎么样!

刚刚她救小星辰的做法,让叶以深对她大为改观。

看着叶以深离去的背影,白依灵握紧了双拳。

只可惜任凭她怎么盯着叶以深看、用怎么样的眼神看,都改变不了叶以深头也不回离开的事实。

而的叶以深当然是来手术室门前。

琳达见他过来,忍不住嘲讽道:“把你的小娇妻送回家了吗?你这可是包庇凶手!”

“我自己会处理,她怎么样了?”叶以深不想理琳达的嘲讽,看了一眼手术室紧闭的房门。

“你是担心她死了白依灵也要坐牢吗?”琳达真的很不爽白依灵!

最重要的是她身为母亲,连自己孩子的安危都不顾,简直令人发指!

对此叶以深不再言语,就看着前方。姜瑜也挥了挥手,示意琳达适可而止。

被迫闭嘴的状琳达很是不满,翻了个白眼借口去看小星辰就离开了。

她前脚刚走,手术门上的灯就暗了下去,门也缓缓打开。

随着病床被推出来,手术医生站在门口问了一句:“谁是家属?”

“什么事情?”此时也没有别人。叶以深只能开口。

医生把脸上的口罩拉下来,说道:“具体的我带你去办公室说。”

叶以深点了点头,并未担心,反正这里还有姜瑜,比起琳达风风火火的急性子,姜瑜还算稳妥。

走之前看了一眼夏晴天,脸色看起来倒是还好。

夏晴天这个时候其实已经恢复了一些知觉,不过躺在床上没有睁开眼睛。免得睁眼就要面对叶以深。

听着耳边推床的车轮声,夏晴天感觉到自己被送到病房,并且抱上病房,身边的人都离开之后,才缓缓的睁开眼。

“你醒了。”却是一睁眼就是姜瑜。

她点了点头,说道:“我应该没什么大事的,自己留在医院就好了。”

她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伸手自己脸上的面具,确认面具好端端的之后才放心,只是也不想他们留在这里,谁知道面具会不会突然掉下去?

“叶以深应该会安排的。”姜瑜受琳达的影响,对夏晴天的印象也是不错的,就好言安慰道:“即便他不管,我和琳达也会把你照顾好的。”

“我当然会安排。”就在夏晴天准备开口的时候,叶以深的声音忽然响起来,于是她就怏怏的闭上了嘴。

只见叶以深迈着大步走进门,对姜瑜说道:“琳达在找你。”

“那我先过去一下。”

姜瑜倒是没有多想。留下叶以深和夏晴天,起身就走了。

夏晴天却觉得不自在!

眼睁睁的看着姜瑜离开,顶着叶以深都是绅士的、仿佛要看透她所有伪装的眼神干巴巴的扯出了一个难看的微笑。

“你的资料是不是假的?”叶以深十分直白,无视她丑丑的微笑,毫不委婉的问道。

夏晴天心中一提,浑身肌肉都跟着收缩了一下,他为什么会这样问?

垂了垂眼,说道:“总裁,您和威廉先生不是已经见过面了吗?怎么会问这样的话?”

“医生说你这次出血是因为剖腹产的创口愈合的很不好,加上猛烈撞击,你生过孩子?为什么资料上写的未婚?”

叶以深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就觉得有些奇怪了,还以为是医生搞错了。

“生过孩子和未婚矛盾吗?”夏晴天见只是这个原因才问自己,倒是松了口气。总比被他发现其他原由好解释:“未婚夫结婚前初恋回来然后和我取消婚约,当时我已经怀孕,就想把孩子生下来,应该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吧?”

“你没有说过!”

“总裁,我是来工作的,这些私事拿到需要我多加赘述吗?”

“那孩子呢?”

“这些都是我的私事!”夏晴天其实大可说一句生病离开来结束这个话题,但是她不忍心出口诅咒自己的孩子。

见状,叶以深却想歪了,以为是孩子夭折,也就不多问了。

双手背在身后,说道:“你在医院的费用我会全权负责,不管你在这里住多久我都算你上班打卡,工资一分钱都不会少,不过这件事到此为止。”

到此为止?

夏晴天就知道,叶以深肯定会为了包庇白依灵想办法让自己闭嘴的,意料之中的事情,接受起来倒是轻松。

反正这段时间她身心受累,也想休息休息了。

见夏晴天这么识趣,叶以深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说了几句无关痛痒让她好好休养的话,不等琳达和姜瑜回来就离开了。

听着叶以深离开时候的开门关门声,夏晴天躺在床上,后知后觉的觉得肚子上的伤口开始疼。

当初刚刚生完孩子伤口就出血,如今又出血,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也不知道她的孩子和小星辰怎么样了。

正想着,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寻着声音找过去,应该是挂在衣架上的外套里,只是她现在在输液去拿不方便。便思考着要不要呼叫一下护士帮自己把手机拿过来。

不负责任的叶以深!

她躺在这里即便和白依灵没关系,也算是工伤吧?这个男人就把自己一个人丢在病房里!不怕被她诅咒吗?

就在她费劲的去摁床边呼唤铃的时候,叶以深就径直走了进来,把搭着的外套拿在手里丢给了床上的夏晴天。

夏晴天愣愣的,手机都忘了去掏,直接把心中的想法问了出来:“你不是走了吗?”

“只是不想和你在这里尴尬的待着而已。”叶以深双手环胸,挑了挑眼角:“你手机还在响。”

“哦!”

夏晴天忙伸手去掏口袋里的手机,暗想到刚刚是自己误会了叶以深。他还是有点良心的。

叶以深就看着她手忙脚乱,不觉得就从她身上看到了其他人的影子……不由自主的盯着夏晴天目不转睛的看了起来,全然没察觉自己的眼神多么炙热!

他的眼神夏晴天感觉的清清楚楚,看着手中的手机,咽了咽口水。

这是面具男打来的,她总不能当着叶以深的面接起来吧?

况且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眼神?还在怀疑自己吗?

好在叶以深看出了她的不自在,直接就走了出去。既然已经确定她不是自己要找的人,叶以深对于她的私生活真的不多在意。

“喂!”

他还没出去。夏晴天就急忙接了起来,声音却不由自主的压低。

“你这是准备失联吗?”那边很快就传来了一个不爽的声音。

“我出了些意外。”

“以后就算你死,也要随时接我电话,不然我可不保证会有什么结果!”

面具男蛮不讲理的话让夏晴天觉得简直是无理取闹!

她躺在手术台上要怎么接他的电话?

却也只是敢怒不敢言,死死咬紧了牙关,说道:“知道了……”

“我看到你和我发的信息,想见孩子?”

“是!”

夏晴天自从见过小星辰之后,就一直想看看自己的儿子!

只是他不让自己和他打电话。就只能选择发消息,但发过去之后,又石沉大海,夏晴天早就已经不抱希望了。

没想到他竟然忽然提起!顿时,语气里就充满了期颐!

“当然可以,但是你也去了那么久了,是不是应该给我一点报酬了?”

“什么意思?”

他到想要什么,夏晴天一直都不知道。

“叶以深和威廉前几天见面签订了一份合同。我要知道内容。”

“我没办法接触到这份合同。”她现在做的职位和以前不同,这些重要的协议是根本不会落到她手中的!

“那你就别想见到你儿子了。”

电话那边很不满夏晴天的反驳,直接就挂断了电话,语气里都是威胁。

可恶!

他说的简单,如果自己真的能看到这份合同,就说明叶以深已经信任她了吧?可惜如今她和叶以深的关系连熟识都谈不上,更别说信任了!

只是为了儿子,她也只能选择想。思来想去,办法没想到,头倒是疼了起来。

因为面具男这个无理的要求,夏晴天在医院躺了不到一天就嘴硬说她痊愈,没有告诉叶以深,直接就出院回了家,第二天一早去了公司。

看到她的时候贺秘书一愣,问道:“夏秘书。你不是请了一个月的病假吗?”

“呵呵,我才刚刚入职,还没过试用期,所以不想休息那么久。”夏晴天干笑了一声,要是她真的在医院躺一个月什么都不做,那个面具男不一定会做出什么变态的事情!

“我听说挺严重的,要不然你再休息两天吧,总裁都已经吩咐过了。”

“不用了!”夏晴天赶忙摇头,看着叶以深的办公室问道:“总裁现在在吗?我去找他说一下就可以了。”

“不在,和秦亦朗等一一些明星出去了。”

“秦亦朗?”

贺秘书的话让夏晴天的脑海中立刻就浮现出了秦亦朗的模样,眨了眨眼睛,当初她还担心自己离开后秦亦朗被叶以深封杀,如今看俩两人关系似乎还不错,上次还看到他来找叶以深!

见夏晴天反问,贺秘书还以为她是不知道是谁,就耐心的解释道:“你刚刚回国可能不知道,是现在挺出名的一个男明星。”

“那总裁和他见面是要拍代言吗?”

“不一定,公司马上就要进军娱乐圈,所以在这方面要多接洽一下。这些信息都是在我做,还没有交接给你,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贺秘书也真心是想带一带这个小秘书,所以语气中都是提携的意味。

夏晴天顿时眼睛转了转,想起了面具男的话,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前辈,公司最近要发展的项目好像很多,前两天还和RM的老总见面,也是谈娱乐圈的东西吗?”

虽然语气里都是随意,但是夏晴天的耳朵已经竖了起来!

她不知道,贺秘书肯定知道些内幕!

“这个嘛……”也不知道贺秘书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不想多说,就是含糊其辞了一句:“我也不清楚,可能是吧。”

“我也只是好奇,毕竟要是处理到和RM之间的合作问题的话,更要谨慎,免得被认为对老东家念念不忘呢!”为了不让贺秘书起疑,夏晴天故意辩解了几句。

“放心吧,这种大难题不用我们操心,总裁一个人就会搞定的。”

看起来贺秘书像是没多想,拍了拍夏晴天的肩膀,就去自己的办公桌后面坐了下去。

只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贺秘书这话的意思岂不是不光自己。就连他也看不到这份合同吗?

看来要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内容,真的是难上加难啊!

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夏晴天漫不经心的浏览着网页,贺秘书体恤她,几乎没有给她安排什么工作,一上午时间都在上网中度过。

熬到中午的时候,贺秘书贴心的问道:“需要我帮你带饭吗?”

“不用了,我自己下去吃就可以了!”夏晴天捶了捶有些酸痛的腰,虽然走动起来肚子上的伤口有些隐隐作痛,但是坐的太久,浑身都是不舒服的,下去走走也好。

只是即便下去,也没有人可以一起和她吃饭,只能孤苦伶仃的打包或者是自己坐在座位上默默吃完。

这次也不例外。

看着所有人都是三三两两的,夏晴天独自霸占着一大张的桌子,十分的格格不入。

顿时就没有了胃口,吃了两口饭菜都味同嚼蜡,猛然就想起了苏清雅。当初在学校吃饭的时候她们两个人就总是一起……

看了看时间还早,就准备打车去清雅打工的那家餐厅吃点东西,顺便打包一些甜点下午的时候吃。

打车倒也方便,只是这个时候正是人用餐的时候,这里的格调很高,都是有位置限制的,因为没有预约,夏晴天到了之后没能如愿入座。

“唉。”

她也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只能叹了口气,选择了打包两份蛋糕,在等的时候,背后有人跟她擦肩而过。

漫不经心的眼神落在眼前能照出人影的玻璃上,瞬间就皱起了眉头,顾淮?

真是倒霉,去哪里都能碰到这个渣男!

他是夏晴天最不想看到的人之一!

这次又要约哪个妹子?想着撇了撇嘴,夏晴天接过蛋糕转身走了出去。

对于这个渣男的人生,夏晴天根本不想知道!

殊不知,自己就错过了重要的一幕。

此时的顾淮坐在他固定的卡座上,看着对面已经入座很久的白依灵,笑道:“你竟然会主动约我?”

“钱我给你了,你要人脉我也已经帮你安排好,为什么还要把那件事告诉以深?”白依灵咬牙切齿的,根本没有和他寒暄!

听到这话顾淮先是一愣。随即就反问道:“叶以深知道孩子是我的了?”

“是不是你说的!”

白依灵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叶以深会忽然发现孩子不是他亲生的,简直就是毫无征兆!

而知道这件事的,除了她自己,就是顾淮!

“我又不准备要那个孩子,说了对我有什么好处?该不会是你说漏嘴了,想赖到我头上吧?”顾淮丝毫不顾及白依灵阴沉的脸色,自顾自的说道:“钱我是不会还给你一分的,所以你还是死心吧。”

“我只要我的孩子!”白依灵咬牙切齿的:“你真的什么都没有说?”

“你觉得我会和叶以深说吗?我巴不得他替我养大我的女儿。”顾淮说着耸了耸肩,勾了一下嘴角:“不过你当初找我借种,不就是为了绑住叶以深吗?如今说什么为了孩子,啧啧。”

顾淮的话像是利刃一样划开了白依灵,她的双手紧紧攥了起来,蹦出了一句:“既然如此,我们以后都不要见面了!我的钱也都给了你,这一年都没有拍戏。根本没有经济来源。如今以深也不会给我一分钱,你也别想再在我身上榨取了!”

白依灵早就想和顾淮做个了断了,但是一直苦于被他威胁,如今倒是不再担心。

“真的没钱了吗?”顾淮却不相信。

白依灵的家底肯定是很丰厚的,虽然他也已经得到了一笔不菲的资金,却还是不肯满足,就盯着她说道:“如果我有办法让你和你的孩子双宿双飞呢?”

“什么意思?”原本已经准备起身离开的白依灵,再次坐下来。

她现在只想要孩子!

因为她担心叶以深会对星辰下毒手。或者是一辈子都见不到星辰……这种恐惧,简直和失去叶以深一样!

叶以深已经失去了,她不能再失去孩子!

有些慌了阵脚的白依灵,已经有些病急乱投医了!

“那要看你准备出多少钱了。”顾淮说这话的时候,丝毫忘记了,星辰也是他的骨肉。

……

天色渐渐晚了下来,夏晴天坐在办公桌前眯着眼睛看着发光的屏幕。

原本她早就应该下班的,但是贺秘书忽然有急事。她就帮贺秘书做一下收尾工作。

只是没想到看起来简单,做起来这么麻烦!

扭了扭僵硬的脖子,正准备去接杯水,就听到了脚步声,这么晚是谁会上来?

难道是贺秘书!

心神一慌,然后就看到了叶以深。

“你怎么在?”叶以深看到夏晴天还在,也是有些诧异,微微的抬了抬下巴。

“我在加班。”夏晴天咽了咽口水说道。

“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医院吗?”

叶以深看起来心情有些不好。扫视了她一眼又问道:“好了吗?”

“已经好多了!”

夏晴天虽然在脑海里想过很多接近叶以深的办法,但是看到他的时候还是会不由自主的紧张!

“那就好,准备下班吧,我顺路送你回去。”

叶以深也没有多问,就去了自己办公室,看起来像是回来为了拿什么东西。

但是夏晴天现在脑子里都是顺路两个字。

顺路吗?

她怎么记得叶家和她住的地方有些不顺呢……

不过既然叶以深都这样说了,也省的她去打车。赶忙把手头上的工作保存下来,回去再弄一个收尾就可以结束了。

手忙脚乱的收拾好。叶以深也推门而出,两人就很有默契的上了电梯,一路走向他的车子。

在车上,叶以深叶以深从前面的镜子看着夏晴天,这个女人每次坐他的车都十分拘谨,仿佛自己要把她卖掉一样!

忽然想起在医院的事情,就问道:“我一直没有问你,那天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拼命保护星辰。”

她和星辰并没有什么实际关系。就连面也没见过几次。

以至于叶以深总觉得她有什么目的!

“总裁不是也看到了我肚子上的伤口吗?我的孩子如果在身边的话,也和小星辰差不多大。”这句话,倒是夏晴天的真心话:“没有为什么,可能这就是一个母亲的本性吧。”

闻言,叶以深的手敲了敲方向盘,又问道:“如果你需要帮助的话,可以告诉我,我欠你一个人情。”

欠自己一个人情?

夏晴天差点就脱口而出想看一看威廉和他的合同!

不过明知道说出来也不会如愿,所以老老实实的说道:“暂时没有,等以后总裁不要忘记现在说过的话就好。”没准这以后就是她的一张王牌呢!

虽然叶以深的脾气变幻莫测,但是说话还算是一诺千金。

“好。”叶以深继续开车,对夏晴天的态度倒是缓和了不少。

他忽然之间觉得,这个夏秘书,很善良。

而对于善良的人,叶以深也不愿意怀揣恶意。

他冷漠,也不过是看了太多人性的丑陋罢了。

等到了地方,夏晴天下车的时候,叶以深喊住了她,看着她迷茫的眼神,补充了一句:“明天你还是不要上班了,我还不至于冷血到看你死在工作岗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