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交易,把叶以深的秘密卖给我/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晴天赶忙点头。

什么时候叶以深这么有良心了?

不过也好,她今天虽然大多数时间就是在位子上坐着,但是也有些吃不消,看来明天还是要去医院看一看。

捶着自己的腰,走上了楼。

原本以为可以在房间里休息一下,没想到却看到了在门口的一个不速之客!

“嗨,好巧。”

“顾淮先生,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夏晴天看着一脸自信的顾淮,很是不顺眼!

巧合吗?鬼才信!

这样大大咧咧的站在自己家门口,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在等她吧?

“嗨呀,还不是上次见面后,我对你念念不忘。”顾淮眼神仔仔细细的打量起来夏晴天,让夏晴天觉得很不舒服!

如果说叶以深的眼神是刺穿,那他的眼神简直就像是……耍流氓!

“有事就直说吧,我还有工作没有做完。”

“我是说真的,夏小姐当初留给我的电话姓名不对,我找了好久才找过来的,难道不请我进去坐坐吗?”顾淮一看就知道是个情场老手!

不过夏晴天不吃这一套,只觉得他让人生厌!

“我没有让陌生人进门的习惯,有事情顾先生还是直说吧。”夏晴天可不想引狼入室!

这里起码还有邻居和监控,要是进到房间里,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唉,你这样我很伤心。”顾淮靠在门上,颇有一副不进门就不走的样子:“那我站在门口,你给我送杯水出来总可以吧?”

“不可以!”

夏晴天直接摇了摇头:“楼下就有贩卖机,如果顾先生没有钱的话,我可以先借给你!”她的语气里故意咬重了借字!

希望顾淮能识趣!

可惜。他并没有。

“那我们就换个地方谈一谈,我要和你说的事情很重要,这里不太方便!”说着,还抓住了她的手腕。

顿时夏晴天就紧张起来,奋力的去刷开他,没有紧皱:“放开我!不然我就喊了!”

“你这一层只要你和隔壁两户,而对面已经被我买了下来,你觉得你喊有用吗?对了,监控我也已经关掉了。所以识趣一点,嗯?”顾淮也不想夏晴天太闹腾,直接就出言扼杀了她的希望!

他的话,成功的达到了目的,夏晴天的心都沉了下去。

她不过是住了两天院,发生了什么?

顾淮做了如此万全的准备,肯定不会是为了和自己搭讪,如果是的话,代价未免也太大了!

“那你先说是什么事情,如果我能接受的话,就跟你走。”夏晴天努力的冷静下来,这个时候千万不能着急!

不如先听听他要做什么,假意配合,然后再找机会逃走!

想着,夏晴天就装作妥协,不再挣扎。

“果然是个聪明人。”顾淮很是赞赏的夸了夏晴天一句,然后说道:“是关于叶以深的,我听说你是他的秘书。”

叶以深!

“那你是不是可以先松开我了?”夏晴天说着继续挣扎。这个顾淮难道还没被叶以深教训够吗?竟然还想打他的注意!

“我的车已经在下面等着了,等上了车我就松开你。”

顾淮的话让夏晴天挣扎的更厉害,出去就被塞进车里岂不是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万一他把自己抛尸荒野……

“你这是绑架!你!”

“放开他。”

就在夏晴天想着怎么说能有些气势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随即就是惯性差点被拉倒在地上。不过身后一个力道,直接把她拉到了另一个方向。

“哟,原来是叶少。”

刚刚顾淮是被突然来到的叶以深踹了一脚,差点翻倒在地上,退出去了好几步远才站稳,阴沉沉的笑了两声。

“滚。”叶以深扭了扭脖子,眯起了眼睛:“我的人也敢碰?”

夏晴天此时还没从刚刚的惊吓中反应过来,就听到了叶以深如此霸道的话,心跳忽的变快了一些。

“你的人?叶少,不过是个小秘书,说的这么暧昧?难道叶少这么快就走出了情伤?”

顾淮十分欠揍的捂着自己的肚子,说出来的让叶以深的脸色更加难看,不过也只是一瞬间。

下一秒,他就笑道:“你有心情多管闲事,不如想一想,你的公司要怎么办。是不是天凉了,你想带着你的员工回家养老了?”

“叶少,来日方长。”顾淮也自知自己打不过叶以深,留下来也只有挨揍的份。

于是留下一句来日方长就想走,叶以深当然不会就这样让他离开!

回头看了夏晴天一眼,问道:“想要他一条胳膊还是一条腿?”

“……”夏晴天可是没有忘记叶以深当初对顾淮动枪的过往,也不想自己家门口发生血案!

木纳的摇了摇头。

见状叶以深倒是很大度,又对顾淮说了一个滚字。

别看顾淮对夏晴天很凶残,在叶以深面前,根本硬气不起来,一溜烟的逃走了!

看着顾淮离开,夏晴天就松了口气,幸亏叶以深过来了!只是他忽然过来干什么?专程来找自己的吗?又怎么会知道自己有危险呢?

一大串问题让夏晴天有些摸不着头脑,思量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和叶以深道谢,却没开口,就听到他有些嫌弃的声音:“人都走了,你是不是也能松开了?”

这时夏晴天才发现,她的手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抓着叶以深的衣服,赶忙松开,却还是已经皱了。

“对不起,我刚刚太紧张了……”夏晴天局促不安的正准备问叶以深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就看到叶以深修长的手指夹着一个U盘:“看到你落在车上的,给你打电话你的手机关机,所以就上来了。”

被这样一说,夏晴天是想起来了她的手机没电关机了。

“可是你怎么知道我住的几层?”

U盘里的她拷贝的工作。可能是下车的时候没留心,掉在了车上。

也有些庆幸。

幸亏掉在了车上!不然不知道会被顾淮带到什么奇怪的地方!

“打电话查询,你面试时候的资料有详细的地址。”叶以深回答完夏晴天的问题之后,也问出了自己想问的:“你和顾淮认识?”

夏晴天摇了摇头。

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她都不能算和顾淮认识,至多算是知道他是一个渣男罢了!

决然的说道:“只是之前吃饭的时间见过一面,他和我搭讪我没有理!”

“这样……”

叶以深也觉得夏晴天不太可能认识顾淮,倒是觉得顾淮是看中了夏晴天是自己秘书的身份,才会贸然过来!

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她的门牌,说道:“我先走了,你注意安全。”

“不进来坐一坐吗?”夏晴天舔了舔嘴唇,冒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其实从刚刚叶以深忽然出现救下她,到现在他要离开,夏晴天就觉得心跳一直很快。

可惜叶以深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顾淮到底要做什么,摆了摆手就径直下楼了。

这个结果也是意料之中的,叶以深又不是亲和的人。如果答应下来反倒是奇怪。

夏晴天目送他下楼,然后迅速拿出钥匙打开房门!

进门后将门窗都反锁,所有的灯都打开,并且在床边放了一把水果刀,躺在床上才算的安心了一些。

心砰砰的跳着,她仿佛都可以听到声音!

今天发生的一切都让她有些来不及消化,如今基本可以确认顾淮突然出现是因为叶以深,还可以肯定的是,他肯定是想设计什么圈套!

把自己整个人都蜷缩在被子。叶以深这么厉害,顾淮肯定什么也做不了!

夏晴天还是很信任叶以深的能力的!

此时的叶以深,就她的楼下。

坐在车里,看着楼上一直亮着灯的房间,他的手不紧不慢的敲击着方向盘。

刚刚看到她被顾淮拉着,第一反应就是直接上前保护她!

奇怪,难道是因为太厌恶顾淮,所以变得冲动了吗?

顾淮的话在他脑海里不断的回响,走出情伤吗?不可能!

这个女人为什么总有种让自己不由自主想靠近的魔力……

如今在这里等着。也是因为安排的人还没有到,担心她的安危。

对此叶以深总结为:顾淮肯定是因为他才找上的这个女人,所以他要负责这个女人的安全!

把车子的天窗打开,看着明亮亮的月亮,眯起了眼睛。

今晚……夜色很美。

第二天一早。

夏晴天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因为昨晚担惊受怕,还开着灯,所以一整晚都没睡好,接电话的时候晕晕乎乎的,还不知道是几点。

“晴天。你出院了?现在在哪里呢?”

即便是迷迷糊糊的,也能听出这是琳达的声音,揉了揉眼睛,说道:“在家呢。”

“你的语气听起来很不好啊,是不是叶以深为了节省医药费,强迫你提前出院的?”

“是我自己不想在医院待着。”夏晴天觉得琳达现在对叶以深很不满,说话无时无刻都在黑他。想到昨天他还救了自己,就帮他洗白道:“但是总裁还是没让我去上班。”

听到这话,琳达哼了一声。继续说道:“我还说带小星辰去看你呢!”

“她不闹了吗?”

“闹呀,所以找你救命!”琳达其实打电话的主要目的就是这件事,说起来就头疼!

闻言,夏晴天只能松口,让琳达带着小星辰过来。

当然,还没忘记起床把面具戴上。虽然带着还算舒服,只是毕竟不是自己的脸,还是觉得有些麻烦。

弄好了一切,左等右等却没等到琳达,看了一眼时间正好是大中午,难道是堵车?

耐心的没有催促她,而且拿着手机玩了一会儿,还是没等到人,才拨出了电话,想问一下大概什么时候到。

因为她有些饿了,想出去吃点东西。

只是拨出去电话,却没人接通,再打,就关机了。

是忽然有什么急事不方便接电话吗?

要是之前夏晴天可能就作罢了,只是昨天被顾淮一吓唬,心中有了阴影,于是操心的拨通了叶以深的电话。

“喂?”

听的出来,叶以深对于这通电话是有些疑惑的。

夏晴天没有累赘,三言两语说清了事情的经过,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其实我也不能确定琳达怎么……”

“我知道了,应该没有什么事情,你不要乱跑,在家里好好待着。”说着叶以深顿了顿,不知道是为了安慰她还是什么,说道:“我在你家楼下安排了人,所以不会有事的。”

而他的话,也真的起到了作用,夏晴天瞬间就安心了下来!

只是安心了没多久,心情就再次被搅乱。

因为琳达还是没有联系她!

虽然说叶以深说了不会有什么事情,可是她还是担心啊!如果真的没事情的话,琳达知道自己担心,也应该报个平安吧?

这样一声不响的,并不像琳达的做派。

抿着嘴,迟疑之下联系了姜瑜。

姜瑜的电话虽然没有关机,却打来打去,一直没有人接。这更是印证了夏晴天隐隐的猜测。

绝对是出事了!

琳达说要带着小星辰来,可能是和姜瑜一起的,也许三个人都遭遇到了不测……只是想一想,夏晴天的汗毛都要立起来了!

会是顾淮吗?

看着外面刺眼的阳光,夏晴天眯起了眼睛。顾淮到底想干什么?

即便外面艳阳高照,顾淮还是打了一个喷嚏。

揉了揉鼻子看着满前的白依灵,他说道:“你给的消息不准确,孩子不在那个小秘书哪里。”

“不可能!”白依灵现在已经认定,叶以深不把孩子还给她,是因为这个忽然出现的秘书的缘故。

见她这么笃定,顾淮也懒得解释太多,摊了摊手:“信不信随你,而且叶以深发现我找她,已经把她保护起来了。”

“难道你就不会小心一点吗?”白依灵的语气顿时就愤懑了起来:“如果我暴露了怎么办?”

“放心,不会的。只是现在孩子不在她那里,你准备怎么办呢?”

“你有办法!”

白依灵看着顾淮悠闲的模样,就知道他应该是有主意。

“我当然有钱,但是风险更大,你要多付出些东西。”

“要多少钱?”白依灵一皱眉:“我真的没有多少了。”

“别紧张,我不要钱。”

顾淮说着就伸手摸向了她的脸,即便是有些憔悴,却还是保养的很得当!

这样的一副模样,难怪当初能把叶以深都迷住!

“我只想要你陪我一晚,毕竟自从你离开之后,我就很怀念你的味道。”顾淮不紧不慢的说着,不给白依灵拒绝的机会,一口气继续说道:“你答应我,我立刻就会让你们母女团聚,如果不答应的话,这个险我就不冒了……况且之前又不是没有做过,你在犹豫什么呢?”

回应他的,是白依灵咬牙切齿的神情!

她死死的抿着嘴,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

一番云雨之后,顾淮穿上衣服,看了一眼床上的白依灵,十分邪恶的说道:“我真好奇叶以深看到这样的一幕会怎么样?”

“答应我的话你该做了!”

白依灵没有回应他,只是冷着一张脸快速穿上衣服,这让顾淮有些惋惜。

当初那天晚上,白依灵的主动可是让他念念不忘的,如今又回味了一番,却是差的太远。

但是玩也玩够了,也要做正事了!

他整了整衣领,就把白依灵带到了一个房间,里面是在熟睡的小星辰。

见小星辰睡的这么熟,白依灵身为母亲的直觉察觉到有些异常,问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只是一直哭闹,就喂了一些让她睡着的药水。”顾淮丝毫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理直气壮的:“如果你需要的话走的时候我可以给你带上一些!”

“我现在就要走!”

白依灵简直不能再去多看他一眼,生怕自己忍不住做出什么过火的事情!

该死的。千错万错,当初就不应该找到他!

不过好在现在小星辰到手,她也安心了一些。

“你还不能走。”事情却没有像她预期的一样发展,顾淮挡在了门口,十分碍眼!

“剩下的钱我离开之后立刻打给你!”

在白依灵眼里,顾淮只在乎钱,见他不让自己走,自然认为的钱的事情!

“啧啧啧,我可不是担心钱,只是给你提个醒,现在叶以深满大街的找孩子,你就这样出去,岂不是白白浪费了心血?”

顾淮的话的确是给了白依灵当头一棒,他说的的确没错!

于是已经抱起来星辰的双手又将她放了回去。

她的这个动作让顾淮很满意,虚情假意的说道:“你就先在我这里避避风头,无论怎么说,星辰都是我的孩子,我会帮你的。”

白依灵没有说话。

顾淮确定她肯定会留下来之后。转身就走了出去。

去之后低声对门口看守的人说道:“看好她们,不许她们离开!”

那个人立刻说是!

看守看着顾淮走开,低声对另一个看守说道:“我怎么觉得要有大事发生?”

“别神神叨叨的,就算有大事,还能波及到我们一个下人身上?”

“也对。”

简单的对话后,两人就又站的笔直。

顾淮如果听到这话,肯定赞同有大事要发生的这个说法!

他被叶以深打击的太厉害,寰宇的资产已经缩水很严重了,所以他这次明着说要帮白依灵。其实私下还是为了能打一个翻身仗!

这个关键,就是眼前的女人。

“嗨,还记得我吗?我们之前应该见过面。”顾淮笑盈盈的和琳达打了招呼,心中赞叹了一句,真是有脸有身材!

可惜,是个同性恋。

“原来是顾总,我还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暴徒呢。”

琳达毕竟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即便现在被绑在椅子上,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畏惧。

“说笑了说笑了。实不相瞒,其实今天把你请过来,是想和你做个交易!”

“大家都是生意人,有什么不能好好谈一谈的呢?”琳达明白识时务者为俊杰,所以表现的很是配合:“不过顾总这个请,用的方法可真是独特。”

对此顾淮只是又勾了勾嘴角,就避开了这个问题,直截了当的说道:“你跟着叶以深这么多年,肯定知道许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情吧?”

靠!

听着顾淮说完这句话。琳达就大概明白了他的目的是什么,真是狼子野心!

不说知道不知道别人不知道的事情,她知道的,肯定有很多是顾淮不知道的!

心里将顾淮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脸上还是云淡风轻的,只是语气中加了一些诧异:“顾总你也太高估我了!我就是一个小经理,之所以跟着他这么多年,也不过是混口饭。况且我一个女人,能知道多少东西呢?”

琳达说的楚楚可怜。但是顾淮根本不相信!

他在和叶以深抗衡的这些年也和琳达交过手,虽然她是个女人,手段却比男人还雷厉风行!

不紧不慢的打量着她,仿佛一只狩猎的毒蛇:“别急着拒绝,刚刚我不是说了要谈一谈交易嘛?你给我我想要的消息,我就放了你的女人和叶以深的孩子!”

“你!”

顿时琳达就瞪大了眼!

她刚刚脑子一时没转过来,忘记了当时跟她一起在车上的姜瑜和小星辰!

该死的!

见琳达的情绪开始波动,顾淮很是满意。冷静的对手可怕,但是一旦打破她的冷静。那眼前便全都是纰漏!

“我知道你想等叶以深来救你们,但是叶以深现在知道你们的境遇吗?没准以为你们三人去哪里旅游了呢!等他留意到你们,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

随着顾淮的话,琳达身上已经有冷汗冒出来了。

这个男人说的没错!

如果她一个人失踪的话叶以深也许会起疑,但是她和姜瑜还是小星辰一起不见,的确很像是出去游玩。叶以深对她原本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翘班也是常有的事情,万一真的等上十几天不被发现,她们岂不是凶多吉少?

只是琳达也没打算顾淮真的会放她们走,只把希望寄托在叶以深身上,想着能拖多久是多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