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不允许自己对别的女人动心/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下垂的眼睛忽然睁开,琳达目光咄咄逼人的看着眼前的顾淮:“我说可以,但是我要见姜瑜和小星辰!”

“见姜瑜当然可以,但是小星辰现在和她的亲生母亲在一起,你一个外人就不要插手了。”

“白依灵?”

“我们开始我们的事情吧。”顾淮并没有说透,只是让身边的人拿出了一个文件袋。

他是故意的,就是要让白依灵牵扯进来,到时候等事情败露,还可以用她当挡箭牌!

可惜白依灵聪明一世,机关算尽,最后却被顾淮玩弄于鼓掌之中。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琳达虽然说了很多,但是有的价值却没有多少,顾淮也渐渐的失去了耐心!

直接上前凑近她,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不要绕弯子!我不想让你如此漂亮的女士伤心难过,但是不代表我不会做什么!”

“拜托,我现在被绑着,又累又饿,你还问那么多烧脑的问题!”琳达看着他凑过来的脸,恨不得打上一拳!可惜手脚被绑着额,根本不能动弹。

心里也有些纳闷,当初她听说顾淮风流成性的时候就很不明白,这么丑陋的嘴脸,为什么还桃花不断呢?

看上他的女人都是瞎子吗?

不知道她在想什么,顾淮就继续威逼利诱道:“你只要回答我一个问题,我立刻让你和你女人见面,还可以让你们一起吃饭!”

“什么?”

“叶以深是不是在计划制裁寰宇?”

“我不清楚。”琳达不假思索的就说道:“这个计划好像是今天才开始规划的。我根本没去参加商议,至于原因……”说着她看了顾淮一样。

这话顾淮虽然怀疑,但是也还是有点相信的。毕竟昨天发生那样的事情,叶以深今天计划制裁他,也是情有可原!

没在说什么,挥了挥手,立刻就有人上前给琳达松绑。没多久,姜瑜也被送了过来,只是顾淮在旁边看着。两人相对两无言。

琳达伸手抓住了姜瑜的手,握了一下,意思和明显,是叫她不要害怕。

姜瑜轻轻点了点头,她和琳达的想法不一样,直觉认定,叶以深肯定已经发现了这件事!所以她并没有过多的担心。

事实证明,她的猜测没错!

叶以深的确已经发现了端倪,让身边的人开始全城寻找,很快就有了发现!

“又是他。”

看着面前的照片,叶以深眯了眯眼睛,最近顾淮的动作很大,难道是背后有什么人帮他撑腰?

只是现在贸然过去,万一他狗急跳墙,对琳达她们做些什么……

思来想去,给夏晴天打了电话。

夏晴天现在正在担心,忽然接到叶以深的电话,直接就脱口而出:“她们还好吗?”

“我马上到你家楼下。你下楼,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啊?”

叶以深的话让夏晴天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直觉告诉他她肯定是有关于琳达的,于是收拾了一下匆匆忙忙的走了下去。

等了几分钟,叶以深的越野车就出现在了眼前,她打开车门上去,还没坐稳,车子就猛然发动!

路上,叶以深不等夏晴天多问,就反问她:“你和琳达是朋友吗?”

一句话让夏晴天想到了琳达往常对她的态度,确实是很不错!

于是就点了点头。

“她现在需要你。”叶以深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下,也不问夏晴天同意不同意,就安排到:“你先去找顾淮,了解一下情况,具体怎么办,我会和你说。”

“我去找他,他会见我吗?”夏晴天一想到要自己主动去接近那个变态,鸡皮疙瘩都要起来!

“按照我告诉你的去做,他会相信你的。”说着叶以深回头看了她一眼:“我会保证你的安全,你相信我吗?”

没由来的,夏晴天心中倒是不怕了!

抿着嘴,点了点头!

拿出自己手机,根据叶以深给她的手机号,拨了出去。

那边很快接通,顾淮的语气听起很稳重,一点也不像是那个做出丧心病狂事情的变态!

不过夏晴天却还是撇了撇嘴,说道:“顾先生,我是夏晴天,昨天你不是要找我谈事情吗?我正好也有些事情要和你谈。”

“叶以深让你来的吧?夏秘书,你觉得你算计的到我吗?”

顾淮没有给夏晴天留一丝的情面,直接就笑道:“他现在也在旁边听着吧?”

闻言,夏晴天看了一眼在开车的叶以深,说道:“我现在在公司,他在办公室。我也没有开玩笑,如果你答应的话,我们就见一面。不答应,也没有必要浪费彼此的时间了。”

“好,那我就和你见一面!我发给你一个地址,你尽快过来。”顾淮说着加了一句:“我劝你最好不要想太多其他事情,因为我可以保证你会后悔!”

随着他的声音,电话被挂断,夏晴天看着叶以深,说道:“现在我要怎么做?”

“当然是过去,你还想怎么做?”

叶以深说着就踩了刹车:“进去,让你准备一下。”

半个小时后。

夏晴天站在顾淮说的地址上。这里是一个十字路口,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想在这里见面!

因为担心被他发现,所以叶以深早早的就把她丢下,让她自己打车过来,只是夏晴天还觉得浑身燥热。

明明已经立秋的,天气怎么还是这么热!

舔了舔嘴唇思量着要不要买瓶水去,身后就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吓了她一跳!

原本以为会是顾淮,没想到回头之后却是一个陌生的壮汉。

“顾先生让我来接你。”他打量了夏晴天一眼:“你是姓夏吧?”

“他怎么不过来?”

“你还不够格让顾先生亲自来。”即便他戴着墨镜。夏晴天都能感觉到他墨镜中透出的蔑视。夏晴天翻了个白眼,听到耳朵里传来叶以深的声音:“跟他过去。”

夏晴天下意识的想去摸一摸耳朵里的耳麦,但是担心眼前的人多想,克制住了这个冲动,就点了点头,跟他上了车。

车子不断的绕圈,绕了快一个小时才停下来,然后夏晴天根本来不及看外面是什么样子,就被拉扯着走了进去。

一进门。就看到顾淮已经在沙发上坐着了!

“夏小姐来的有些慢。”

“这事情顾总是不是应该问一下你的手下?”夏晴天说着甩开了那个人的手:“要是真的不相信我,不见我就是!”

“怎么这么无礼?”顾淮瞪了那个人一天,那个人赶忙道歉,不过夏晴天也知道这不过是做戏罢了!

要不是顾淮让他这样做,他也不会闲着没事一直在外面绕圈子!

可惜想甩开叶以深的话,还是太幼稚。

“既然来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我需要钱。”夏晴天觉得你自己一定要有一个噱头,顾淮才能相信她!

不然为什么昨天还拼死不跟他走,今天忽然就变了想法呢?

“夏小姐不会遇到什么事情了吧?放心。我从看到夏小姐的第一眼就很中意,有什么困难我绝对会帮忙的!”

他的惺惺作态夏晴天根本就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她早就不是当年三言两语就会被欺骗的人了!

这么久,她见过太多人丑陋的一面了。

握紧了手中的包,夏晴天说道:“我有一个孩子,在我未婚夫手里,我要把抚养权夺回来!”

“孩子?”

“这是我的私事!”夏晴天做出一副反感的模样,顿时顾淮就信了不少。

他现在还认为叶以深不会这么快发现,并且从白依灵的事情上认识到了一个母亲能为了孩子牺牲多少。夏晴天的理由很成立!

“我很同情,这个忙我也一定会帮,不过夏秘书肯定不会是空手过来的吧?”

审了琳达一上午都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东西,顾淮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今天上午叶以深召开了会议,会议主题就是制裁寰宇!”

夏晴天的话让顾淮眉头一皱!

刚刚琳达就说制裁寰宇的会议会在今天召开,所以没有怀疑就信了,急切的询问是怎么样的制裁方案!

“我只说一半,钱到账之后,我告诉你另一半。”夏晴天的耳朵里响着叶以深的话。一字不漏的重复了下来,虽然这个方案她没有看,但是说出来,倒是有些吓人。

“你要多少钱?”顾淮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面,看着夏晴天伸出了五根手指,问道:“五十万?”

“五百万。”

夏晴天听到叶以深开这样的价格之后是迟疑了一下的,未免也太多了吧!

当时就想顾淮肯定不会答应!

果不其然,顾淮的语气里都是难以置信:“未免也有些太贵了吧?”

“我会继续在叶氏当卧底,况且寰宇应该不止这个价格吧?”

“……”顾淮思量了一下。说道:“好,我现在就给你转钱。”

“我要现金!”

夏晴天现在满脑子都是叶以深的把他叫出去叫出去,头都是疼的!眼角抽搐了一下,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我很急,不然也不会找你!”

“好吧。”

好在顾淮并没有多想,起身就伸出了手,夏晴天迟疑了一下,把手放在了他的手心上借力站了起来。

即便他答应了这个想法,夏晴天也没有松懈,就算到时候叶以深救下了琳达她们,但是她自己却还处在危险之中啊!

顾淮这种丧心病狂的人,肯定会把自己掐死吧……

只是想着,就觉得脖子一阵疼痛。坐在车上,夏晴天摸了摸脖颈,耳边叶以深的声音也消失,她就有些坐立难安起来。

叶以深不会就这样把她丢给顾淮吧?

“咳,咳!”为了让叶以深听到回应一下,不断的清嗓子,只是叶以深没反应,身边的顾淮反而开口问道:“你不舒服吗?”

“嗯……之前生孩子的伤口最近有些感染,所以不是很舒服。”夏晴天说着又咳了两声。

原本顾淮对夏晴天还有些兴趣,但是在知道她生过孩子之后就没有任何其他猥琐的想法了,别过眼去不在看她。

此时她耳朵边也响起了叶以深不耐烦的声音:“你能不发出噪音吗?”

一言既出,让夏晴天怏怏的闭上了嘴。

心中也安心了下来,刚刚她还以为耳麦出现了问题!

到了银行之后,顾淮把她留下车上,自己下了车。

夏晴天赶忙去开车门,却发现车被反锁,根本打不开!

心中一紧,该死的顾淮,还留了这一手!眼神一边看银行门口,一边低声喊着叶以深:“他走了,反锁了车门,现在怎么办?你那边行动了吗?”

“已经行动,估计他已经快要接到消息了,所以你尽快想办法出来!”

叶以深站着说话不腰疼,夏晴天现在根本无计可施,能想什么办法?

情急之下,已经开始找快要砸开玻璃的东西了,正扭头四处寻找,就看到顾淮怒气冲冲的从银行中走出来。

她身子一抖,坏了!

看样子他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身子僵硬的坐在座位上,眼睁睁的看着顾淮打开车门,一只脚踩在车上,怒吼道:“你果然在骗我!”

那一瞬间。夏晴天想了很多。

比如辩解一下,或者是大骂叶以深几句,只是来不及开口,另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所以呢?”

叶以深!

他就这样出现在顾淮身后,脸上带着高深莫测的笑容。

每次都这样在最危险的时候出现,夏晴天顿时就松了口气。早过来不就得了,非要装英雄吗?

“叶总。”顾淮咬牙切齿的,看着夏晴天仿佛要把她生吞活剥下:“好一出美人计!”

“顾淮,星辰在哪里,你把她交出来,我再饶你一命!”

其实他一直跟着夏晴天,所以刚刚夏晴天慌张的时候,他也显得十分淡定。

只是,他的人只找到了琳达和姜瑜没有找到小星辰让叶以深很诧异!

“又不是你的女儿,你找她干什么?”顾淮眼睛转动了一下,就耸了耸肩:“莫不是叶总慈悲为怀,准备替别人养孩子?”

“不用你多管,告诉我她在哪里,换你一条命!”

“我怎么知道我到底能不能活下去?不然你现在放我走,然后我让人把孩子送到你家门口?”

“别废话!”叶以深有些不耐烦,而顾淮的话他也不相信。

只是话音未落,顾淮忽然掏出了一把枪,对准了夏晴天:“现在是一命换一命了。”

枪!

老天爷!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这个顾淮总是针对她?夏晴天眼神紧紧的盯住了叶以深,他会怎么选择?

显然,叶以深有些迟疑。

见状,顾淮嘲讽道:“看到了吗?夏小姐,你还不知道你不过是一个同名的替身吧?”

只是夏晴天却无视了他的话,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跟你走,你放了小星辰!”

她知道叶以深在担心什么。

星辰身体本身就不好,而且那么小一点点,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后果不堪设想!

而她毕竟是个成年人,就算跟着顾淮有风险,起码也有配合和自救的能力。

况且她身上还有叶以深给的定位器和窃听等一些列高科技!

顾淮显然不认为这是一个合理的交易,骂了她一句傻子,微微侧头看着身后用枪抵着自己的叶以深:“叶少想清楚了吗?”

虽然他恨透了这个姓叶的男人,却也有掩盖不下去的恐惧。

手心已经开始出汗了!

夏晴天翻了个白眼,有些无奈的对顾淮说道:“我就是一个小秘书,你觉得我的命和你一样值钱吗?”

叶以深又不是慈善家,怎么会多管她的死活。

没想到,叶以深听到这话,只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说道:“我让你走。”

那个眼神,意味深长。

夏晴天虽然不明白叶以深为什么这样做,却相信他的所有做法都是有道理的。

既然能活命。也不想太多,伸手打开车门,跳了下去。

在她下去的一瞬间,还没着地,顾淮直接了开枪!

随着枪声,叶以深拿着枪的手一动,顾淮却迅速跳上车,车门都来不及关上,把油门踩到底,横冲直撞的冲了出去!

看着瞬间就消失在眼前的车,夏晴天对叶以深说道:“追啊!”

“不用。”他看着夏晴天在流血的大腿,问道:“还能走吗?”

听到他的这句话,顺着他眼神,夏晴天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刚刚中枪了,皱着眉看着流血的大腿,看来她最近真是流年不顺!

习惯了这种伤痛的夏晴天表现的很冷静,不问自己。却问道:“可以,琳达和姜瑜还好吗?”她去找顾淮的时候没见到她们两个,总感觉这个变态会做出什么变态行为!

叶以深没说话,只是来到她面前转过身去,不耐烦的说道:“上来。”

他这是……要背自己?

瞬间,夏晴天就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嗽了起来。

“刚刚在车上还没咳够吗?”

顾淮离开时候闹的动静已经很大了,虽然枪上装了消音器,但是他那一枪显然已经引起了银行保安的注意。他也不想节外生枝。才要尽快带着夏晴天离开。

还有就是……看到她又受伤,不关心自己还关心着别人,就想骂她一句蠢女人!

见夏晴天一直没有动静,叶以深刚想回头看她是怎么回事,就感觉到她小心翼翼的上了他的背。

很轻,轻的和之前的夏晴天一样。

叶以深一只手扶着她的腿,直接就感觉到了粘稠的血迹,大步向前走着,一言不发。

夏晴天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余光看着他皱着眉头的脸,好久不见,他的睫毛还是这么的长。

……

两人相对两无言,直到叶以深把她放在了自己的车上,才开口道:“我送你去医院,然后我要去善后顾淮的事情,不能陪你。”

夏晴天点了点头,估计医院的医生都已经认识她了吧?

她要不要等病好了去寺庙里拜一拜,转一下运势?

正想着。听到叶以深继续说道:“刚刚你和顾淮说的,是真的吗?”

“什么?”

“你需要钱。”叶以深觉得眼前的女人仿佛有着魔力,不断的吸引着他,只是他不愿意承认。

他目前只喜欢过两个女人,一个是白依灵,一个是夏晴天,白依灵早就谢幕,他自认为现在整颗心都是夏晴天的!

可是在这个女人出现之后,三番两次的闯进他的生活。以至于如今每当想起夏晴天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的想到她。

所以叶以深才会对她规避。

他不能允许自己爱上其他女人!

“不是的!”虽然她的孩子在神秘人手上,神秘人显然要的不是钱。

一想到神秘人就想到了她的孩子,忍不住叹了口气,那个男人让找的叶以深和威廉的合同她还没看到的。如今一中枪,就要在医院里躺着,怎么这么多事情呢?

叶以深见她叹气,看了她一眼说道:“多事之秋。”

夏晴天很赞同这句话,就点了点头。看着车上车来车往的车辆,忽然就想到了叶星悦!

他好像还在昏迷,如果不是那天自己冒冒失失的要来见他,也不会招惹上这么多的事情,舔了舔嘴唇隐晦的问道:“我听说您弟弟好像病的很严重。”

“嗯。”叶以深显然不愿意多说这件事事情,专注的开着车,夏晴天不死心的继续打探到:“听说是车祸?”

“我的家事,轮不到你多问。”

叶以深一句冷漠的话再次把他和夏晴天的距离拉开,夏晴天也知道这件事肯定是叶以深心中的一道伤疤,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

而来到医院后,叶以深也如他所说的一样,直接就离开了,从手术取子弹到躺上病床,都是她一个人。夏晴天倒是没介意这件事,想办法知道了叶星悦的病房号,来到了他病房的门口。

只是这里不能随意进出,她只能在门口隔着玻璃看,叶星悦瘦的简直可以用皮包骨形容,英俊的面容也看不出一丝的神采,身上插着很多仪器的管子维持生命,她鼻子一酸,眼眶就温热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