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星悦,对不起对不起/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不起……对不起……

都是她,星悦才二十出头,为了她成了这副模样,但是她却如今才来看他第一次。

这个时候医生过来,看到趴在门上哭的泣不成声的夏晴天,一愣,问道:“你是患者家属?”

夏晴天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抽泣着说了声朋友。

那个医生做出了了然的神情,看她拄着拐,就说道:“跟我来消下毒,我带你进去看看他。”

“真的……可以吗?”夏晴天一时激动,差点摔倒。

医生只是点了点头,就带她消毒,把她领进了房门。进去的时候恰巧护士查房,他就和那个护士并肩走了出去,护士低声问道:“那个女人是谁?”

“应该是他女朋友吧,唉,看了天下有情人。”

医生的误解夏晴天并不知情,坐在他的床边眼泪流的更加厉害:“星悦,我是晴天,我……对不起,都怪我,你一定不能有事,你听得到吗?听的到就醒过来啊!”

说完之后,夏晴天就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任由眼泪流过指缝。

她真的好后悔!

不光害了她自己和孩子。还害了叶星悦。

可惜天下没有后悔药,她只能用沾满眼泪的手抓着叶星悦冷冰冰的手掌,带着哭腔:“你是不是想打我骂我?那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是你躺在这里!”

为什么?

为什么每一个对她好的人都要遭受这些?

在这里坐了很久很久,直到护士来换药,夏晴天才拄着拐落寞的离开,护士暗想了一句真是一个怪人,就开始替叶星悦检查。

看着波动越来越大的脑部电图,护士瞪大了双眼,手中的东西差点掉在地上。喊道:“医生,病人有强烈的反应,医生!”

随着她的喊声,就是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只是已经走远的夏晴天什么都没有听到,只看到人来人往,只有她孤身一人。

……

入夜,夏晴天睡的昏昏沉沉,梦里都是当初发生车祸的那一幕!

反反复复都是叶星悦被撞出去的那一瞬间!

原本她是不知道叶星悦被撞出车外之后发生了什么的,只是梦里看到他躺在血泊里,眼神里都是绝望,身下的血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她伸手去抓叶星悦的手,却冰凉的好像一块寒冰。

猛然的睁开眼,发现自己手上抓着床沿。

松开手,上面已经沾满了她的手汗。

从床上坐起来,夏晴天神情涣散的拿起自己的拐杖走向了叶星悦的病房。

当时的他是不是就那么的绝望……

深夜的医院有种让人不舒服的氛围,普通病房还好。她和叶星悦住在同一个楼层的VIP病房,原本人就很少,夜深人静的时候,更加静悄悄的。

可是她感觉到的不是恐惧,倒是无尽的悲凉。

是不是每一个和她有关系的人都要遭受这些。

就连刚刚生下来的孩子,都要被作为要挟她的筹码,都说风水轮流转,可是什么时候,她的霉运才能过去?

刚刚走到叶星悦的病房门前,就看到他床边站着一个人。

里面没有开灯,黑漆漆的,但是夏晴天还是一眼就认出,是叶以深!

他孤独的站在里面,仿佛全世界都和他没有关联,那个背影仿佛已经孤寂了千百年。

夏晴天看的出神,好几次手放在门上想去敲开,都克制住,又把手缩了回来。

这个时候就是他们兄弟两人在一起的时间才对,她进去了反而唐突,想着反正叶以深不在的时候,她什么时候想来就可以过来!

转身准备离开,叶以深低沉的声音却从里面传了出来:“进来吧。”

短短的三个字让夏晴天整个人都僵住,迟疑了一下,还是打开门走了进去。

她现在拄拐,就算要跑也跑不快,被叶以深打开门追到还是尴尬……

里面的温度要比外面再低一些,氛围也更加的紧绷,所以夏晴天一进去,就大脑一片空白,好像缺氧一样。

虽然很好奇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在门外的,却没有开口,就看着病床上的叶星悦。

在黑暗中看久了,总有一种模糊的感觉,也会有种他只是睡着的错觉。

显然叶以深也这样的错觉,开口时的声音都不自主的放低:“听说你今天来看了星悦。”

“是。”

叶以深的话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夏晴天白天来看叶星悦的时候就没想太多,如今被他这样一问倒是来不及思量就回答了。

“你之前和他认识?”

叶以深今天忽然接到了医院的电话说叶星悦有强烈的反应,出现了很大的好转。他急急忙忙的赶过来,看到的还是自己弟弟躺在床上没有任何感知的画面。

据医生说,是有一个女人过来之后叶星悦才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的,叶以深第一反应就是夏晴天回来了!

只是看了监控,发现不过是一个穿着病号服,腿上打着石膏,也叫夏晴天的女人。

听说她还哭的很惨。

巨大的失望过后,叶以深就有些困惑。莫不成两人之前认识?

他在产生疑问之后就去了夏晴天的病房,不过当时她在睡觉,便没有叫醒她。

如今半夜三经她又过来,让叶以深心中的困惑更加强烈。

“……”

这话让夏晴天一时间不知道如何作答!

回答认识的话要编排一个怎么样的理由才合适?如果说不认识的话,又要怎么解释她来找叶星悦,并且哭的那么悲痛呢?

即便此时开着冷气,夏晴天都觉得浑身燥热起来,也多亏了房间里没有开灯,她脸上迟疑的神情叶以深看不到!

“他和我前男友认识。当初帮过我很多忙。看到他这个样子,我也想到了之前很多不好的东西。”

夏晴天想着反正叶星悦现在昏迷不醒,她的前男友也不过是子虚乌有的人,就算叶以深怀疑没有办法去考究,所以脱口而出。

这一点叶以深倒是没有怀疑。

叶星悦原本就是一个善良热心的人,帮过别人也无可厚非,于是就淡淡的说道:“他人是很好。”

“是车祸吗……很意外。”夏晴天很想知道,叶以深到底怨不怨她,所以明知故问道。

是不是在他看来。这场意外,她要负全部的责任?

“是。”显然叶以深并不想多说这个话题,语气没有任何情绪的说道:“我的妻子当时也在上面,你见过她的照片,还记得吧。”

“那她……还好吗。”

夏晴天知道,叶以深并不清楚自己好不好。

虽然种种迹象表明叶以深对她还有着很深的眷恋,但是之前受够的感情折磨的夏晴天,一开始就在心里认定,这些都是自己的胡思乱想。

可是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看不到对方的情绪,彼此也不清楚互相是什么神情,想问的倒是有些掩盖不住了。

“我很久没有见过她了。”叶以深从来没有和人坦露过这样的一面,却在耳边声音的追问下,不由自主的卸下了心中的情感:“我希望她是自己离开的,然后找了一个地方藏了起来。恨透了我,不想见我,所以我才找不到她。”

即便这样让他心如刀割,也远比她生死未卜、了无音讯要好的多!

夏晴天没料到叶以深会这样说!

心中忽的像被戳了一下。不知道要作何形容。

“你没有去找她吗?”夏晴天一开始一直在苦苦的等叶以深来找她,把她带走,但是最后心都死了。

毕竟在她看来叶以深手眼通天,如果要找自己,早就应该找到!

“一直在找。”叶以深苦笑了一声,格外的苦涩。

说完,才忽然意识到自己说了太多不该说的话,给不该说的人,于是声音立刻变得没有丝毫情感:“你去休息吧。”

这句话冷漠的好像刚刚的一切不过都是假象罢了!

夏晴天的脑海里不断的重复着刚刚他所说的话。特别是‘一直在找’四个字,这一年里,他过的也不好吗?

只是刚刚他如此明显的赶人,让夏晴天自知待下去没有什么意义。也担心自己等下说了不该说的,听到不该听的……低着头就没有多逗留就带着自己的双拐离开了。

叶以深沉沉的叹了口气。

为什么刚刚在她问自己的时候自己会说这么多?只是因为她的声音和夏晴天像……可是只是声音,为什么他却觉得一字一句就是夏晴天在问他呢!

是因为压抑的太久,快要崩溃了吗……

握紧了拳头的叶以深来不及细想,耳边响起了滴滴的声音,抬眼就发现叶星悦的脑电图又出现的反应!

几乎是一秒钟。叶以深就迅速做出了反应,呼叫来的医生和护士!

叶以深的亲弟弟,医生当然是不敢怠慢,紧急检查和开会之后做出了断定:“也许是对外界的某种刺激有着强烈的共鸣,建议多刺激患者。”

“外界的刺激吗?”

听着这个结论,叶以深的脑海中就浮现出了那张脸,是她吗?

如果真的是话,是不是就代表着星悦有醒过来的希望?

叶以深也没去想太多,毕竟能让叶星悦醒过来,他来不及想太多!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这个猜测,但是叶以深也没有告诉夏晴天,而是把她的病房安排在了叶星悦旁边,告诉医生允许她随意进出叶星悦的房间。

现在叶以深对她还是有些信任在的。

况且如今小星辰还没有任何的消息,他更多的精力还是放在寻找小星辰上。

此时的小星辰,正在哭闹。

“你难道不能让她闭嘴吗?”顾淮的一声怒吼,让在白依灵怀里的小星辰哭的更加厉害!

白依灵抱紧了怀中的小星辰,咬了咬牙。

叶以深的人冲进别墅的时候,她还以为是奔着小星辰来的,所以抱着小星辰躲了起来。

等外面安静下来之后,带着孩子就跑了出来,并且联系了顾淮。

她如今才明白,顾淮不仅仅带走了小星辰,还带走了琳达和姜瑜!难怪当时她藏的地方那么简单都没有被发现……

“你只带走孩子就够了,为什么要带上琳达和姜瑜?”

“我的决定轮不到你来多嘴!”

顾淮一辈子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愤怒和焦灼过。

他原本想靠这件事窥视到叶以深的秘密,借此翻身,没想到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都没有。

最重要的是叶氏集团已经开始不惜代价的打击寰宇!

以至于他现在不光要躲着叶以深,还要躲着董事会!

“我已经安排好出国的事宜,我要先走了!”白依灵感觉到顾淮已经完全惹怒到了叶以深,开始后悔逃出来之后不应该联系他,而是应该直接离开!

她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小星辰……她会带着小星辰回到叶以深身边,不过不是现在!

如果现在被叶以深带回去,她可能不仅永远见不到叶以深,也会再也见不到小星辰!

“要走?”听到这话顾淮的眼神闪烁了一下,说道:“我和你们一起去!”

“不要跟着我!”白依灵想都没想就直接回绝:“我给了你钱,我们就应该按照当初的约定,一拍两散!”

“星辰是我的女儿,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如果你不听我的,我立刻就告诉叶以深星辰的真实身份!”

顾淮威胁到:“说是试管婴儿叶以深也许还有可能再接受她,但是如果知道是我的孩子,叶以深只怕会把她扼杀在婴儿床上吧?”

其实他另有打算,只不过这个打算,不会告诉白依灵。

看着白依灵怒目圆睁,他又开始的利诱:“我不过是想躲过这段时间的风头,不会和你们纠缠太久的!况且一起。我也可以帮你。”

这样的虚伪的话白依灵一个字都不相信,但是被这样胁迫,白依灵只能松口。

因为她要走的着急,机票就定在明天最早的航班,所以两人早早的就带着小星辰去了机场。

原本想着明天一觉睡醒就醒在异国他乡,没想到飞机却晚点,只能在机场滞留。

由于没有什么经验,白依灵手忙脚乱的照顾不好小星辰,小星辰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好在现在VIP候机室空荡荡的没有人,不会惹来围观。

顾淮在一旁心烦不已,伸手一巴掌就打在了小星辰的身上!

这一巴掌可是用足了力气,顿时小星辰白嫩的胳膊上就留下了大片的红印,白依灵顿时就恼火了起来:“你神经病吗?”

“我打我的女儿有什么问题吗?”

听到顾淮搬出这样的身份,白依灵觉得一阵作呕:“顾淮,钱我给了你,她现在即便不是叶以深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和你没有一丁点的关系!况且你什么时候把她当做过你的女儿?”

白依灵的话热的顾淮一阵冷笑,他之所以会走,是因为白依灵给他的钱都还没有投入公司在他的手里,足够他后半生逍遥快活!

白依灵说的没错,他心里并没有把小星辰当做是他自己的孩子,确切的说,连一个孩子都没当做。

之所以要和白依灵小星辰在一起,只是想多一个护身符,准备在日后叶以深找到他之后,多一个保命用的‘东西’。

这个冷笑,忽然就让白依灵清醒了过来!

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傻子。

一开始被顾淮缠上不过是不想节外生枝,不过后来事情超出预期的发展,到现在的几乎失控,她一时间被叶以深和小星辰的事情困住了理智,才会被顾淮步步紧逼!

虽然顾淮没说,但是冷静下来的白依灵也清楚的知道,他跟着自己和小星辰绝对没有什么好事!除了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之外,也会是一个巨大的隐患!

这个烂人,是绝对,绝对不会放过她和小星辰的!

除非……

想着,白依灵眯起眼睛看向了身边的他,眼神中那一瞬间的眼神,格外复杂!

不过只是一瞬间,很快就遮掩了下来。

怀中的小星辰还在哭,顾淮抬起了手,看样子又准备动手!

白依灵直接起身,说道:“估计是要换尿布了。我包里带了一个,我去洗手间看一下。”

“我和你一起去。”顾淮的警惕性还是很高的。

“我难道还能跑掉吗?”说着白依灵掏出了造假的是身份证递给了顾淮,为了不被叶以深发现,他们用的证件都是假的:“就算我想跑,飞机马上就要起飞,登了机我们还是在一起!”

“手机呢?”顾淮也不想再听小星辰哭,伸出了手:“你不会是想给叶以深打电话吧?别忘了我说的,你的秘密,可是致命的。”

话音未落,白依灵就把手机放在了他的手上,露出了一个微笑:“如果你对付叶以深也这么谨慎的话,我们就不会在这里坐着了。”可惜,他再谨慎也不是叶以深的对手!

白依灵说完抱着孩子大步离开,顾淮则靠在椅子上,思量着要怎么做。

全然没在意,白依灵去往了哪个方向。

此时的白依灵低着头,抱着小星辰来到了广播站,看着穿着制服的女广播员。说道:“我的手机没电了,需要用一下座机。”

“当然可以。”她笑的很甜美的指向了桌子上的座机。

白依灵早就把叶以深的手机号码烂熟于心,熟练的拨出去,手的有些发抖。

那边很快接通,叶以深冷淡又熟悉的声音从听筒里穿出来,白依灵顿时就止不住的哭了起来:“以深,以深!”

“你现在在哪里?”原本已经有些疲惫的叶以深顿时就清醒了过来,这个声音分明就是白依灵!

“我和小星辰被顾淮控制,我们现在在机场。我把小星辰放在广播站,你一定要把她带走!”

“我很快就过去,你在广播站等我。”

说着,叶以深那边就传来的脚步声,白依灵却哭的更加厉害。

不可以……叶以深不可以和顾淮见面,死死的咬着嘴唇,声音都是哽咽:“以深,我真的爱你,我把我的财产做了一个规划稍后会发给你。即便你不能接受星辰。但是那都是我爱你才会有的孩子啊!求你,求你把她养大。”

“你要做什么?”

虽然叶以深很恼怒白依灵做的一切,但是听到她说这样的话,心中还是一沉!

白依灵没有解释,只是连着说了好几句:“我爱你简直超过我的一切,求你一定要答应我这个要求,以深……”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此时的广播站的广播员已经愣住了,这一番哭诉是什么情况?

见白依灵挂断电话。正准备上前去问,就看到白依灵在小星辰脸上亲了一下,自言自语道:“星辰,妈妈不称职,根本不会照顾你。妈妈不能害了你,以后爸爸会照顾好你。”

“女士,您……”

那个播音员刚刚开口,白依灵就把手中的小星辰递给了她,说道:“孩子的爸爸很快就会过来接她。她叫星辰,叶星辰。”

话音未落,小星辰伸手抓住了白依灵的手指,清楚的喊了一声‘妈妈’,顿时,白依灵哭的更难过。

播音员愣愣的从她手中接过了孩子,还没来得及问什么,白依灵就冲了出去。

星辰!

妈妈要为了做最后一件事!

她一步步走的很坚决,包中的准备防身用的水果刀。原本准备过安检的时候就丢掉,现在看来不用了。

推门看到顾淮的脸,直接冲过去就刺向了他!

顾淮就觉得一阵剧痛,疼到身子都麻木,一巴掌打在了白依灵的脸上。

白依灵的嘴角顿时就又血流出来,她却死死的握着刀柄疯狂的又刺上了一刀!她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了顾淮的命!

星辰的秘密必须要保守!

可是顾淮毕竟是男人,很快就从白依灵手中夺过了刀,一刀反刺向了她。

“你个疯女人!”顾淮现在手上都是血,也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白依灵的!

“你死了就再也不会有秘密了。”白依灵大笑了两声:“一命换一命啊!”

“你为了这件事命都不要了?”

顾淮一开始只是想控制白依灵,没想到物极必反。

“你不要我女儿活,我就要你死!”白依灵说着用尽全力去推开顾淮,奋力反击打在他的身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