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白依灵死了/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淮不明白什么感情比命都重要,至死都不明白,只是懊恼白依灵疯了。

血腥就这样蔓延开,看到监控的警察迅速赶到,同时赶过来的还有叶以深。

白依灵躺在冰凉的地板上,身上流出来的血仿佛都是冷的,眼前的世界一片模糊的,却还是感到叶以深走过来,沾满血迹的手掌抬了抬,嘴唇动了动:“求你……”

叶以深看着眼前的场景,不顾警察的阻拦,直接上去抓住了白依灵的手:“我不是要你等我吗?你在干什么!干什么?”

不过他的话,白依灵再也听不到一言半语。

她身边的顾淮更是早早的没有了呼吸,身子已经凉透了。

“你……”叶以深死死咬着牙关,直到医生到来把她和顾淮带走。

看着地上大滩的血迹,叶以深眉头越皱越紧,仿佛成了一道沟壑。

他没有去广播站,而是坐在了候机室的椅子上,眼前都是白依灵最后的‘求你’那两个字。直到警察和机场的服务人员把小星辰报到他的面前,在他耳朵边啰啰嗦嗦的说着什么,他的眼神越过他们看向了外面开始泛黄掉落的叶子。

秋天要到了。

天气,冷起来了。

每个人都行色匆匆的。

多事之秋,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这件事因为影响恶劣,被压了下去。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件事,包括夏晴天。

夏晴天只知道一个星期没见到叶以深,她就每天去隔壁看一看叶星悦说说话,也有种乐得的感觉。

直到接到了那个面具男的电话。

他打电话来无非就是两件事:合同的内容和叶以深是否已经信任她。

这两件事,夏晴天都没有做到。

为了不让他发怒牵连自己的儿子,夏晴天极力辩解:“我已经住院一周了,叶以深都没有过来!”

那边只是传来了一声冷笑:“我当然知道你在医院,算了。你也不用多管合同了。既然这件事失败,你也不能如约取得叶以深的信任,以后就不要再提见你儿子的事情了!”

他说着就挂断了电话,看着面前大笑着的威廉,骂了一句‘废物’。

威廉举了举手中红酒杯:“这个赌你输掉了,希望你下的更大的赌局,不要一无所获。”

“我不会输的。”他眯了一下眼睛:“这颗棋子,会让我赢到最后!”

……

此时发现电话被挂断的夏晴天心中一痛。

该死!

他说他知道。是身边有人在监视她吗……

原本还想去隔壁找叶星悦,此时也完全没了心情,看来想见到儿子,一定要尽快!

只是叶以深不知道什么原因,根本不来医院,她也只能主动去公司!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办理了出院手续。

回到家换上了工作的衣服,看了一眼已经用了一半的药水。

面具之所以能牢固的在她脸上没有任何痕迹,都是因为面具男给她的药水,倒在手上在脸上拍打起来,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导致她毁容。

正想着,门铃忽然响了起来,她的手一顿,会是谁?

不会是顾淮那个变态吧……想着就赶忙过去透过猫眼去看,却看到了叶以深!

叶以深怎么来了?

手忙脚乱的去抓起面具贴在脸上,而外面的叶以深已经不耐烦的又摁了好几次门铃。夏晴天赶忙跑过去开门,有些喘息的说道:“总裁!我刚刚在穿衣服,您怎么来了?”

“去医院看到你没在,就想到你回家了,所以来看看。”叶以深说着,眼神就越过夏晴天来到了她的房间内:“方便进去吗?”

夏晴天见状,赶忙起身,让叶以深进门,站在一旁讪笑道:“我已经都好了,就准备去上班了!”

“以后你都不用去上班了。”

叶以深环视了四周之后,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看着夏晴天。

夏晴天一愣:“为什么?”难道是她没去公司太久,被人顶替了吗?那岂不是以后更没有机会取得叶以深的信任了吗?

那她儿子怎么办?

想到这一点,夏晴天就激动了起来:“我这算是工伤,怎么能因为这件事开除我?”

“开除?”叶以深见夏晴天反应这么激烈,就摇了摇头:“我是要给你换一份工作。”

“换工作?”

“我之前不是和你说过了?以后你就全权照顾小星辰,薪资会在原有的基础上翻倍,以后你所有的消费我也全包。”

叶以深的话让夏晴天的脑子里蹦出了‘包养’两个字。

只是如果照顾小星辰不去公司,就少了很多接触他的机会,况且白依灵也不会放过她的吧?

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专业的!”

话音未落,叶以深就瞟了她一眼。

他不是没有找过专业的!

只是小星辰就是一直哭闹,哭到嗓子和眼睛都发了炎,换了几个保姆都无济于事!

被这个眼神看的心中一虚。夏晴天有些欲哭无泪:“要不然您把孩子交给她母亲照顾?”

“去世了。”叶以深淡淡的一句话,让夏晴天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白依灵……死了?

怎么会!

她顿时思维就凌乱了起来,之前小星辰不是找不到了吗?怎么又找到了?

但是白依灵……

“我不是来找你商量,你要做就开开心心的做,不要做就我强迫你做!”叶以深才不理夏晴天的想法,他一直都这样横行霸道。

夏晴天被说的哑口无言。

忽然也同情起来小星辰,这么小就没有了母亲,心中顿时就被瓦解了!

这个时候叶以深又说道:“等会施工队会过来,把对面和你家打通,我要过来监督你称职不称职。”

“对面不是被顾淮买下来了吗?”

“现在是我的了。”叶以深丝毫不认为自己这个决定又什么不妥的,而且看起来夏晴天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的,他也很满意。

点了点头,抬脚走出了门口,对夏晴天说道:“施工的时候你就不要在这里待着了,我带你去琳达家把小星辰带过来。”

“等等!”夏晴天却忽然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语气都是有些扭曲:“您,您要过来和我一起住?”

“有什么问题吗?你虐待儿童怎么办?”叶以深的话轻飘飘的,却将夏晴天整个人都砸出了一个坑。

那他们岂不是要……同居?

这个消息来的太突然,夏晴天一直到到了琳达家都是发懵的,直到怀中被塞了小星辰,才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

说来也怪,原本哭哭啼啼的小星辰到了夏晴天怀里就不再哭了,一副委屈的模样看着夏晴天。

顿时,夏晴天的心都化了。

小星辰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天呐,你是有什么魔力吗?”琳达在一旁不断地赞叹:“叶以深连刚刚生产过的孕妇都找过了,一点用都没有!”

“可能是有缘分吧。”夏晴天心中一软,低声说道:“可是我真的担心我照顾不好。”

即便生过孩子有些理论知识,却也没照顾多久她的儿子。

“别担心了!眼睛嗓子都已经发炎了,再哭下去不知道要怎么办!”

琳达看到夏晴天来,估计也是叶以深已经说服了她,真真切切的松了口气。

夏晴天不知道白依灵发生了什么,她可是知道。

心中也可怜这个孩子,却又庆幸,她遇到夏晴天。

“那我先带着她去买些必需品。”夏晴天看了叶以深一眼:“总裁,您要一起吗?”

“你都替她养女儿了,您什么您?”琳达听到夏晴天还用敬语,就翻了个白眼:“他不和你去我和你去!”

叶以深直接无视她,对夏晴天说道:“走吧。”

说着长腿一迈就走了出去,看着他的背影,夏晴天赶忙跟上。

其实刚刚她问只是客气一下!跟叶以深在一起的无时无刻她都担惊受怕的!

有些欲哭无泪,早知道就不多嘴,直接邀请琳达和自己一起去了!

而琳达浑然不觉得夏晴天刚刚的神情是悲壮,目送他们离开之后就嬉皮笑脸的扑在姜瑜身上,撒娇道:“终于解脱了,我们好久都没亲密过了,要亲亲~”

“我有些担心夏秘书。”姜瑜在琳达脸上捏了捏,说道:“不光要哄小星辰,还要哄叶以深。”

“我看她和叶以深有戏,没准备要不了多久就成了。”琳达很不满的说着,抬头在姜瑜脸上亲了一下。

虽然没说,但是他们这些外人都已经认定夏晴天是找不回来了,毕竟叶以深的势力找了这么久都找不到,只可能凶多吉少!

姜瑜极轻的叹息了一声。

叶以深是命中克妻吗?

找一个出事一个……

如果此时的夏晴天知道自己被以为凶多吉少,肯定会哭笑不得。

不过现在她战战兢兢的也好不到哪里去。

因为叶以深一直跟在她身边,害的她买东西都要小心翼翼的,生怕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好不容易所有的必须都卖完结了账,夏晴天看着大大的两包东西发了愁,买的时候没注意,怎么会有这么多?

这可要怎么带回去?

她全然没有想过叶以深会帮她拿东西,毕竟从进超市到现在叶以深就没有说过话。

正想着,叶以深直接上前都提了起来,十分潇洒的说了一个‘走’字,格外男人!

夏晴天忽的就想到了当初她买了太多东西回不去,也是叶以深出现解的围。

只是当时不同往日……

正想的出神。眼前就出现了叶以深放大的俊脸,他皱着眉:“你为什么站着不动?”

“没事没事!”夏晴天赶忙摇头,低着头抱着小星辰跟在了叶以深上了车。

随着车子的发动,她的心砰砰直跳,是不是要回去开始他们的同居生活了?

同居这个字眼,只是想一想就觉得有些难以启齿!

别想了别想了,叶以深只是为了看小星辰,和她什么关系都没有!

夏晴天觉得脸都发烫起来。分明什么都没有想,脸却越来越烫,直觉告诉她,她现在耳朵都红了!

事实证明她的直觉是对的。

叶以深在前面都看到的她红到可以滴血的耳垂,心情忽然好了起来,调侃道:“你不会是在想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吧?”

“没有!”

夏晴天赶忙摇头,像是被戳穿了一样。

叶以深勾了勾嘴角,啧啧了两声:“夏秘书的想象力很丰富嘛。没有想这些事情都能面红耳赤的。”

“……”叶以深今天话为什么这么多?

难道他不能和之前一样做一个看起来就高冷难以相处的人吗?

夏晴天咽了咽口水,低头低了这么久,脖子都僵硬了。

于是抬起头看向车窗外,看到这条路不是回自己家的路,就选择性失忆的忘记了刚刚和叶以深的对话,说道:“这条路是要去哪?”

“先去医院看看星悦,然后再外面吃了饭再回去。”

“要在外面吃饭吗?”

去看叶星悦她没有什么意见,只是叶以深没有说要在外面吃饭。她买菜的时候叶以深也没有阻止,还以为是要回家做饭。

“房间还不知道打通没有,中午就先在外面吃。”说着叶以深忽然想起什么,一边打方向盘一边说道:“对了,以后除了照顾小星辰,还要去医院看星悦。”

每次夏晴天去看过叶星悦,他都会很强烈的反应,所以叶以深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又能照顾小星辰又能唤醒叶星悦,这个女人真是个不错的选择!

压在心头的两件事就这样被解决,叶以深觉得心情愉悦,看夏晴天都顺眼了很多。

夏晴天也明显能感觉到叶以深的好心情,到了医院之后,把握着这个机会,问出了自己今天一直想问的话:“总裁,白小姐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意外。”叶以深听到这话,原本舒展的眉头就皱起。微微扬了扬下巴:“和顾淮一起。”

和顾淮一起?

那岂不是说明顾淮也出事了?

夏晴天是记得之前见过顾淮和白依灵见面,没想到两人最后死都死在一起的。

虽然之前白依灵对她下过不少绊子,她走到现在这个局面白依灵在背后没少推波助澜,前两天还把她从电梯上推下去。但是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夏晴天着实是心情是有些沉重的。

风风光光了一辈子,到头来去世都没有几个人知晓。

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虽然极轻,叶以深还是听到,看了她一眼。

琳达说的很对,即便这张脸不一样,但是给他的感觉却是一模一样的。

一言一行,都像是真正的夏晴天回到了他的身旁。

手忍不住就摸向了她的长发,比夏晴天离开的时候长一些,但是一年时间,也该长长了。

被突如其来的大手抚摸在发丝上,夏晴天先是瞪大了眼看向叶以深,随即就觉得身体僵硬了起来。

这是干什么!

叶以深也发觉自己的动作不妥当,瞬间就把手收了回来,故作云淡风轻的说道:“你头发上刚刚有东西。”

闻言夏晴天就去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心中却松了口气。

刚刚叶以深的眼神,她还以为自己被发现了!

好险好险。

夏晴天是松了口气,叶以深却盯着自己的手掌开始发呆。

直到电梯到楼层,才回过神,把手背在身后。走了出去。

夏晴天的腿脚已经便利了,半路遇到主治医师还聊了两句。但是余光看到叶以深眼神飘忽,虽然表面上什么都没表露,却知道他这是不耐烦的表现,就结束了这个话题。

和叶以深并肩走进了叶星悦的房间,那个医生有些奇怪的自言自语:“这到底是什么关系。”

之前和在叶星悦床头哭的凄凄惨惨,怎么转身就和……

啧啧了两声,医生就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

夏晴天不知道自己被误会。就站在叶星悦的床边,看叶以深给床上叶星悦掖了一下被角。

虽然她过的不顺利,叶以深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身边的人也是接连出事……不由的就心疼了他一下。

即便高高在上,也是孤独的难以入睡吧。

两人就这样相对两无言,静静的在叶星悦床边站了很久,夏晴天抱着小星辰的手都有些发麻,悄悄的换了一个姿势。

刚刚换好,就听到叶以深低沉的声音:“你平常过来都和他说些什么?”

他之前也对叶星悦说过很多。只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所以他很想知道,连他这个大哥说话都没有用,夏晴天到底说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一些琐事!”夏晴天其实过来多是忏悔,向叶星悦道歉。

只是如今叶以深在,那些话她是说不出一个字。

别说那句话了,就连其他话都说不出口。

看出了夏晴天的拘束,叶以深顿了几秒,没有追问:“今天先走吧,以后你就自己来看他,我要忙工作,不跟着来了。”

“好。”

夏晴天觉得叶以深不跟着她反而自在!

不然束手束脚的,来看他像是行刑。

怀中的小星辰今天很乖巧,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哭的太累了,从到夏晴天的怀里就没有哭过。

叶以深原本还担心夏晴天也不行,没想到立竿见影。完全是他的多虑。

眼神从小星辰脸上飘到叶星悦身上,当年在高速公路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件事就像是梦魇,刚刚摆脱,又被无尽的纠缠上。

叶以深挺直了身子,周边的气温又下降了两度,一言不发的转身走出了病房。

夏晴天眨了眨眼睛,低声对病床上的叶星悦说道:“我明天再来看你!”然后也赶忙抱住小星辰跟了出去。

叶以深从叶星悦的病房里出来之后好心情就荡然无存,眉头一直微微皱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夏晴天可不想往枪口上撞,所以也不问去哪,就跟在他的身后。

一路跟着他出了医院走在街道上,虽然秋天到了,叶子都落了一地,天气却还是有些毒辣。

身前的叶以深大长腿一步向前需要夏晴天的两步。在他身后卖力的赶着他的步子,好几次都差点被落下。

虽然她现在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是走的这么快腿上的伤口还是有些隐隐作痛。

忍不住想开口让叶以深慢一些,却在看到他神情的时候选择了闭嘴。

叶以深现在身边写满了生人勿近,和他逆行的人都选择了默默的让路,夏晴天忽然觉得跟不上他也是有好处的。

和他并肩而进,会被他身边的低压压的窒息吧……

胡思乱想着就看到叶以深停了下来。

到了吗?

夏晴天如释重负,终于可以坐着休息一下了!

也不知道叶以深吃过饭心情会不会好一些。不然这样的氛围,她绝对吃不下饭。

只是这里是什么时候开业的酒店?之前倒是没有留意过,新开的吗?

进门的时候看了一眼招牌‘念晴’,不由的小小自恋了一把,思念晴天吗?那岂不是思念自己!

出于对这个名字的好感,夏晴天的眼神就四处看了起来,装潢很符合她的品味,淡淡雅雅的,走进去还有一阵熏香的味道。

这里的老板肯定是一个十分有品味的人!

虽然还没有尝到这里的饭菜,但是夏晴天已经认定饭菜水平很高!不然怎么对得起这样的格调?

想着服务员就笑盈盈的走了上来,不看不知道,一看才知道这里的服务员都是古装的扮相,眉眼温婉,好像从古代走来的。

夏晴天的脑海里就蹦出了一句诗词‘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这样的闹市除了纸醉金迷的、红灯酒绿,竟然还有这样的店家!

真的是好想和这里的老板认识一下啊!

想着,就听到面前的温婉女子眉眼含笑说道:“叶先生,您来了,两位里面请。”

看样子叶以深是常客,应该和老板认识吧?

即便不认识,也会知道是谁吧?

想着就来到了一个隔间,隔间里所有的装潢都是雕花的红木,要比外面典雅的装饰多了几分贵气,不难看出价值不菲!

其实能在这里开店就可以知道老板财大气粗,只是有钱还有品位的人真的很不常见啊!夏晴天连眼前的菜单都没心思看,只想问一问这里的老板姓字名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