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她就是他的夏晴天!/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晴天的大脑一片空白,已经准备好接受叶以深愤怒的洗礼,没想到他却拿起了她面前的所有文件:“你说过工作哪有我吃饭重要,做饭去吧。”

“可是这些工作……”

“让你看看什么是工作效率。”叶以深瞟了她一眼,语气里都是嫌弃。

夏晴天顿时就欢天喜地了起来,那岂不是说明这些工作都不用她做了?

立刻就来了力气,说了一句‘谢谢总裁’之后,直奔厨房!

叶以深看着她钻进厨房的背影,勾了勾嘴角。

和这个小秘书在一起工作的时候,总能让叶以深响起当初和夏晴天一起工作的过往。

处理工作的手段都一样,而且每次忙完都会做出一副生无可恋的神情靠在椅背上。

看着手中沉甸甸的文件,原本还想今天和赵峰出去碰面,如今看来还是放了他的鸽子好了。

只是这个鸽子一放,就放了一个星期。

最后赵峰十分愤怒的在电话里撂下了狠话:“约了你一个星期,你要是今天还不出来,以后我都不会陪你喝酒!”

“不是工作忙吗。”叶以深说着就在面前的文件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工作难道比我这个朋友还重要吗?”

“你难道还没认清自己的地位吗。”

叶以深的话刺激到了赵峰。他怒吼道:“你难道忘记当初我怎么陪你的吗?忘恩负义!恩将仇报!我要去你公司围堵你!”

“我现在不在公司。”叶以深不想听赵峰继续怒吼,语气里勉为其难的说道:“我今天肯定会去找你的。”

赵峰可不管他勉强不勉强,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就心满意足,傲娇的哼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之前都是叶以深心情苦闷找他,如今他找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想着叶以深起身走到厨房,对在做晚餐的夏晴天说道:“我晚上有事情,可能不回来了。”

“不吃饭了吗?”夏晴天眨了眨眼睛,她都已经准备好食材了。

看着她的眼神叶以差点就脱口而出吃,只是想到赵峰的愤怒,轻笑了下摇了摇头:“不吃了。”

看到叶以深笑,夏晴天一挑眉,心情这么好,难道是去约会?

这个想法蹦出来之后就直接打消了,叶以深工作这个繁忙,应该不会这么有空到去谈恋爱吧?

正在想着,叶以深就加了一句:“去找赵峰,你们之前见过的。”

“好!”夏晴天忙说道:“替我向赵先生问好。”

叶以深点了点头就走了出去,殊不知这个解释让夏晴天的心情都好了起来。

其实夏晴天自己都没注意到,把这个小雀跃归结为叶以深不在,她终于可以摘下面具肆无忌惮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和叶以深‘同居’的一周里,夏晴天其实已经习惯了工作生活两不误。

既然叶以深都出去了,她也不准备再麻烦的做饭菜了,从冰箱中拿出了酸奶和泡面。好好放松一下吧!

想着,扑倒在大大的沙发上,打开了电视。

全然没想过,叶以深的书房里藏了多少秘密。

显然叶以深也没担心夏晴天会去书房,他现在对夏晴天真的可以说是信任。

自从她出现之后,不管工作上还是生活上都轻松了不少,想到她就勾了勾嘴角。

一旁的赵峰一脸的嫌弃,吐槽道:“一脸含春,你不会是恋爱了吧?”

“你管好你自己吧。”叶以深瞟了他一眼,淡淡的戳中了他的痛处:“三十好几的人了。”

“喂!”赵峰顿时就不乐意了:“我找你不就是为了这件事吗?”

“我可不是做红娘的。”

叶以深知道赵峰,他不是找不到,只不过是不想找罢了。

况且他身为一个工作狂,也不熟识跟他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

闻言,赵峰就嘿嘿的笑了两声:“不是要你做红娘,马上我爸爸又要生日,蕊儿拜托我。让我邀约你做她的伴。”

“不行。”叶以深想都不想就回绝了:“你有空来找我,不如想办法把她嫁出去。”叶以深对赵蕊的态度已经很坚决了!

既然没有缘分,也没必要耽误人家的大好前程。

“我就知道你是这个答案,所以还有一件,我也没有女伴,你……”

话音未落就察觉到了叶以深奇怪的眼神:“你也想找我?”

“当然不是!”赵峰顿时就被呛到,咳嗽了好几声:“你的小秘书我很喜欢,借我用用?”

“不行。”叶以深再次想都没想就回绝道:“她要加班。”

“啊,你怎么能这么摧残小秘书?我上次和你说的条件难道不吸引人吗?”

“你对她这么感兴趣干什么?”

叶以深没由来的一阵不爽!

而赵峰却没有察觉,一脸神往的说道:“我总觉得我们之间有缘分!你可不能破坏这场美好的邂逅!”

“放心吧,你和她不会有邂逅的。她现在要照顾星悦和星辰,工作每天都忙不完,没有时间和你千里情缘一线牵。”

叶以深的吐槽让赵峰眼神顿时就犀利起来,盯着他问道:“这么拒绝,你不会是对小秘书有什么非分之想吧?”

听到赵峰这话,叶以深想都不想就选择了否认,坚称只是为了让她照顾小星辰和处理工作。

而赵峰刚刚那话原本就是句玩笑话,他也是知道夏晴天对叶以深来说多么的深入骨髓,就不在打趣。

但是对于刚刚提及的那件事,依旧耿耿于怀:“算我求你了,当我欠你一个人情!”

“为什么非是她?”

叶以深的语气很随意,眼神也看似随意的在赵峰脸上掠过。

“因为……”赵峰一时被问的有些语塞,干脆就喝下了面前的酒,又追问道:“到底行不行?”

“不行。”叶以深也喝下面前的酒。语气淡淡的说道:“我说过的话,从不改口。”

一句话将赵峰说的哑口无言,只是想到自己苦苦等了一个星期,却等到了这个消息,心中就忿忿不平,一个劲的给叶以深灌酒。

叶以深心中,也有诸多愁绪。

于是你来我往的,喝到了清晨,就连赵峰都趴在酒桌上醉眼朦胧的:“我,我把你,送到叶家!”

“不,我自己回去。”叶以深摆了摆手,虽然他现在醉了,但是还是知道自己到底住在哪里的。

“你想酒驾?”赵峰指着眼前叶以深重影的脸,说道:“让小秘书来接你!”

叶以深没有搭理他,晃晃悠悠的出去了。

不过他还是知道酒驾的危险,让人安排了司机,把他送回去。

站在门口的叶以深拿钥匙对了好几次钥匙孔都没有对准,顿时心中就烦躁起来,这都什么年代了,为什么还会用这样的门锁?

想着就用手在门上拍了好几下。

只是没人过来给他开门。

于是叶以深也只能烦躁的继续开锁,又尝试了好几次,才成功的将房门打开!

进去之后觉得有些头重脚轻,晕头转向的就来到了夏晴天这边的地方。

等他察觉到不对的时候,忽然看到沙发上躺着一个人。

顿时目光就收缩了一下!

夏晴天!

那一瞬间,叶以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抖了一下,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看错了罢了。于是就静静的在沙发旁边站了很久很久,仿佛时间都要静止。

沙发上的夏晴天呼吸均匀,好像丝毫没有察觉到站在一旁的叶以深。

叶以深见过太多次她的睡颜,伸手去抚向她的脸。

晴天……

其实他多担心,这都是自己的错觉,自己一旦伸手这个错觉就会破碎!

因为他经历过太多这样的事情!

在真真切切的摸到夏晴天的那一秒钟,叶以深的大脑此时根本没有办法想太多,直接就吻在了她的嘴唇上。

熟悉的味道席卷而来,大大的刺激了原本就觉得浑身燥热的叶以深!

原本已经熟睡的夏晴天忽的睁开了眼,刚刚她就觉得好像有人在动她,但是困得要命,全当是在做梦。

可是这个‘梦’越做越真实,甚至都有些窒息了。

于是一睁开眼,就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

叶以深!

夏晴天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推开他,只是越推,叶以深就把她抱越紧。

好像担心她就这样在自己眼前消失一样,叶以深把她禁锢在自己的双臂了,动作也更加的具有侵略性!

好熟悉的感觉……

这个吻让夏晴天慌乱了起来,心跳一秒快过一秒。

她原本以为叶以深不会回来了,所以就去掉面具在沙发上窝着看电视,看累了不想动,直接就在沙发上睡下了。

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把自己的屋门反锁!

只是忘记了,叶以深那边的门还能被轻而易举的打开。

如今他这样,难道是发现了吗?

就在夏晴天欲哭无泪的时候,叶以深忽然将下巴放在了她的肩头,说道:“又是梦吗?还是喝的太醉,是那要命的幻觉。”

此时的叶以深,卸下的所有的伪装,仅有的就是疲惫。

三言两语。也让人听出他这些日子的无奈。

无端的,夏晴天就想到了白帝……

双手僵硬了一下,还是反抱住了他:“不是,我回来了。”

刚刚接吻的时候夏晴天就觉得他身上的酒气很大,不过刚刚受到了惊吓,也还没清醒过来,一时间就只剩慌乱了。

如今看来,他兴许是真的喝醉了。

“你去了哪里?”叶以深的语气竟然有一丝的委屈!

他的头发扎在夏晴天的耳朵与脖颈上,痒痒的,咬了咬嘴唇,夏晴天轻声说道:“我哪里都没去。”

话音未落,夏晴天的身子就一抖!

叶以深的大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进入了她的衣服,原本就宽松的睡裙没有丝毫的阻隔,任由他为非作歹。

耳边的语气也忽然一转,都是决绝:“再也,再也别离开我。”

他此时凑在夏晴天的耳边说着这样的话,夏晴天身子一抖,没来得及嗯,就发出了一声哼咛。

叶以深就像是被刺激到了一样,疯狂的吻向了夏晴天。

除了这个粗狂的吻,叶以深还将她绸缎的睡裙蹂躏成了一团,企图入侵她的秘密花园!

夏晴天被醉酒的叶以深撩拨的情难自禁,却还是有一丝理智的!

现在他是醉着,以为这些都是假的。万一做到一半酒醒了,岂不是要完蛋?

一定要在他还没有清醒过来的时候回到自己的房间把面具戴上!

本着这个想法,夏晴天就用尽浑身的力气推了身上的叶以深一把!

沙发虽然很大,但是叶以深刚刚的姿势,几乎全部借力于夏晴天,被这样一推,顺势就倒在了地上。

当然,之所会被推开的如此顺利,也和他没想到夏晴天会推自己有关!

夏晴天根本来不及去看叶以深现在的神情,直接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脚底抹油的想溜回自己的房间!

就连明天叶以深追问起来的说辞她都想好了,就说自己一整晚都在房间,眼前的一切都是他的错觉!

只是现在想这些,未免太早了。

叶以深忽然挡住了她的去路,顺势捏住了她的下巴,和当初的姿势一模一样。

居高临下低头看着夏晴天,虽然醉酒,眼中的神情依旧锐利,看的夏晴天一阵心虚!

“你又想离开我?”叶以深的声音都是掩盖不下的恼怒,随着他的话,手上的力道也开始增加!

夏晴天心中一怯,就开始往后退,妄图摆脱开叶以深捏着她下巴的魔爪。

只是她退一步,叶以深就进一步,步步紧逼!

夏晴天退着退着就到了冰箱前,无路可退!

背后紧紧靠着身后的冰箱,丝丝的凉意就顺着后背蔓延在了浑身。

原本一直抵着的头,也被迫抬了起来,看着面前的男人。

叶以深现在的神情很复杂!

满满的都是……失望。

夏晴天觉得可能是自己看错了。

好端端的,他怎么会失望呢?即便是眼中有什么神情,可能也是愤怒自己竟然想逃开吧。

只是她现在这个样子,绝对不能被叶以深看到!逃走,是唯一的办法啊!

夏晴天内心的想法叶以深并不知道,不过她看的倒是没错,叶以深的确是满满的失望。

他死死的盯着那张朝思暮想的脸,虽然每次在梦里见到这张脸都很清楚,但是从来没有像如今这般清晰过!

“你果然是在躲我吗?”

一句话,就让夏晴天想到了叶以深说过的,希望自己躲起来,也不愿意自己受伤害的话。

瞬间,眼前就出现了叶以深在叶星悦病房中寂寥的背影。

那一刻,夏晴天的心中刺痛了一下。

来不及说什么,叶以深再次吻上她,不同于刚刚侵略性的,这次温柔的小心翼翼,仿佛一滩宁静的湖水。

一吻结束,叶以深低声说道:“如果每次醉酒都能看到你,我真的愿意长醉不醒。”

说完自嘲的笑了笑:“我知道说这些话你也听不到,不过都是我自己妄想出来的。”

这句仿佛抽空了叶以深的力气。他的双手支在夏晴天身后的冰箱上,闭上了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夏晴天一直以为叶以深会做些什么,没想到只是说了两句如此伤感的话。

看着眼前眼睛下垂的他,睫毛长长的,只要再距离近一些就会扫在她的脸上。

原本夏晴天一直以为自己离开后叶以深过的还不错,再不好,也不会到差劲的地步。

只是没想到,他对自己如此情深。

可惜她什么都不能说。也不能让自己的真实身份被知晓!

想着,就想趁着他闭眼的时候从他的胳膊下面溜走。

叶以深仿佛知道了他这个想法一般,直接就睁开了眼,眼神仿佛一把利剑穿透了夏晴天,将她死死的钉在了原地一动不能动!

他再次的靠近夏晴天的脖颈,不过这次落在上面的不是下巴,而是有些发凉的薄唇。

虽然他的嘴唇有些凉意,但是吻过的地方都炽热起来。一路向下就到了身前的两团柔软。

至于睡裙,早就被蛮横的拉扯了下去!

虽然已经一年多都没有经过这样的事情,可是却丝毫没感觉陌生!夏晴天跟着浑身也燥热起来,就连理智都要不见了。

有了刚刚被推开的经历,叶以深的双手一直禁锢在夏晴天的手腕,根本不给她再反抗的机会!

就在两人都情难自禁的时候,忽然传来了一阵哭声——是小星辰!

这声啼哭让夏晴天最先反应过来,原本已经柔软的像是一滩水的身子瞬间就僵硬了起来!而叶以深的动作也迟疑了,趁着他的迟疑,夏晴天直接就挣扎开了他的禁锢,头也不回的冲到了自己的房间!

随着她一进去,小星辰就不哭了。

一双乌黑发亮的大眼睛看着夏晴天,伸出手要抱抱。

即便夏晴天此时的心情和思维都像是一团乱麻,却还是将小星辰抱在怀里,耐心的哄着。

转头就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镜子,那还是为了方便在房间里戴面具特意买来的。

看到镜子里自己的模样,夏晴天顿时就愁眉苦脸起来!

刚刚叶以深在她的脖子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吻痕,而且下巴也被捏的发红!

下巴还好,带上面具就可以看不到,只是这脖子上的痕迹要怎么办?

愁苦的叹了口气,就躺在了床上,任由小星辰在床上爬来爬去。

她多想知道叶以深现在在做什么!在想什么!

只是没有勇气去打开那扇门。

就在她想一觉睡死过去的时候,闹铃就响了起来。

该起床做饭了。

夏晴天觉得叶以深肯定不饿!

直接就把叫个不听的闹铃关了上,想缩在房间里躲一躲。

可是又觉得不出去不妥当,躲起来的话,好像自己在蓄意隐瞒着什么一样。

事已至此,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想到这一点,夏晴天心一横,就起床穿了衣服,仔细的将面具贴在了自己脸上,再三确认伪装完美之后才打开门出去。

一出去就看到叶以深孤寂的坐在沙发上。

夏晴天心头一跳,差点就又回到自己的房间。

握紧了双手。告诉自己要冷静,抬眼走向了浴室去洗漱。

洗漱好之后就去厨房开始做饭,期间好几次余光看向沙发上的叶以深,他都一动不动的,仿佛根本没有察觉自己的动静一样。

不会是睡着了吧?

想着,把饭菜端上桌的夏晴天就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叶以深面前,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总裁?”

话音未落,叶以深就抬眼盯向了她!

那张脸……

虽然从刚刚到现在叶以深一动都没有动。但是余光早就看了夏晴天千百次,分明就不是!

果然只不过是一场梦吗?

可是为了防止自己梦醒过来再也做不了那样真实的梦,叶以深就坐在沙发上强迫自己不能入睡!

为什么,还是醒了呢?

还是说……叶以深之前的消失的狐疑再次浮现上心头,他盯着夏晴天问道:“你的脸怎么回事?”

“我的脸?”夏晴天其实已经有心理准备叶以深会怎样问了,即便还有些诧异,语气却还是很稳:“我的脸一直都是这样的,难道总裁您的酒还没有醒吗?”

叶以深忽然起身,就看到了夏晴天脖颈上的痕迹。

即便她今天穿了高领的衣服,但是叶以深居高临下还是看的清清楚楚。

果然不是梦!

他就说梦一场怎么会如此的真实?

叶以深的这个眼神让夏晴天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刚刚发生了一切,该死的,早知道就不过来自投罗网了!

就在夏晴天惴惴不安的时候,叶以深开口了:“你脖子上,是什么?”

“是!”夏晴天倒吸了一口凉气,知道叶以深不过是在明知故问。如果自己这个时候遮遮掩掩,不仅会让他起疑,也没有什么意义,于是就说道:“总裁,您昨晚可能把我看成了别人。”

“你怎么做到的让自己的模样完完全全的改变?”叶以深并不认为自己看错了。

虽然一开始他也以为都是假的,可是越想,就越觉得真实!

结合种种,他再次认定,眼前的人很可能不是像夏晴天,而是真的就是!

至于这张脸……叶以深伸手就想去摸她的脸,却被夏晴天直接闪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