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是不是易容了?/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晴天低着头不去看叶以深,语气都是拒绝:“总裁,您难道还醉着吗?”

叶以深当然没醉!

他洗了冷水澡之后无比的清醒!

脑海中就闪过了诸多以往夏晴天的所作所为,越想就觉得越可疑!

所以直接几步上前,捏住了夏晴天的下巴,强迫她看向自己:“既然已经回来了,为什么要装作是别人?”

“总裁,如果您没有醉还说这样的话,做这样是事情,我……”夏晴天顿了顿,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可以威胁他的,只能选择了最没有震慑力的一句话:“我就辞职!”

“夏晴天!”

叶以深忽然就恼怒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在喊哪个人。

夏晴天抿起了嘴,也回击道:“您认错人了!我不是那个夏晴天!”

话音未落,叶以深就松开了手,然后径直的走了出去。

走的太突然,以至于夏晴天都有些没反应过来。

听着他摔门而去的声音,夏晴天觉得双腿很是沉重。好久才走到餐桌前坐下去,手拿起筷子又放下,没有一丝的胃口。

最近和叶以深的关系好不容易平和下来,为什么就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如果时间可以倒退,她绝对不会嚣张的不戴面具在沙发上睡着!

只是太多的后悔,也没有后悔药可吃。

现在唯一期待的,就是叶以深能真的以为昨天不过是自己看错。

显然,叶以深并不这样认为!

他坚信自己虽然醉了但是眼睛不会花!之前即便是把白依灵看错是夏晴天,也是因为两人长的很相似!

这个夏晴天,就是他的夏晴天!

叶以深已经认定了这个想法,自然是不会轻易改变。

虽然还不知道为什么她要伪装起来,但是叶以深肯定,只要有了证据,她绝对会乖乖的!

一路飙车来到了医院,就调出了夏晴天的住院的档案,就连血型都是一模一样的!

很好,他之前的怀疑果然没错!

“医生,你见过易容吗?”

“叶先生是在说易容面具吗?”医生笑道:“我之前在国外留学的时候见过。”

“逼真吗?”叶以深回想着自己捏着夏晴天下巴的手感,好像跟真人是没有什么差别!

“要看做工,如果做工很好的话应该是很逼真的吧。只是我认为再逼真也不可能是和真的一模一样的。”

医生不知道为什么叶以深会这样问,却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叶以深就点了点头,把手中夏晴天的病历档案递给了他:“刚刚的事情就麻烦你了。”

“叶先生放心吧!一旦有了结果,我第一时间联系您!”医生看着眼前的支票,笑的很是灿烂。

叶以深再次点了点头,起身就离开了办公室。

他现在已经基本认定夏晴天就是夏晴天!

反正两人同住一个屋檐下,想让让她露出马脚,太简单了!

叶以深忽然觉得生活的都明亮了起来。就连看寰宇的事情都顺眼了不少,所以全部都丢给了坐在办公桌前的夏晴天。

夏晴天战战兢兢的!

从叶以深回来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让她快来工作,她一时间也有些摸不透叶以深到底在想什么!

如今看到眼前并购寰宇的计划,手都抖了!

这个方案绝对比之前和威廉合作的方案更加重要!之前的那个方案贺秘书都说连他都看不到,如今这份跟那个是无论如何,都不应该丢到她面前啊!

叶以深不会是受到了刺激,精神错乱了吧……

想着,夏晴天就把双手放在腿上,说道:“总裁,这份文件我是不会碰的!”

“怎么,我给你安排的工作你为什么不做?”叶以深从刚刚到现在说话眼神一直盯着她,小细节都不放过。

而夏晴天却误会了这个眼神,觉得他就是在等自己犯一个致命的错,把自己咔擦掉!

所以格外的谨慎!

“这不是我的工作范围,而且这也不在我的工作能力之内!”

她可不想中了什么圈套,被送到监狱里度过下半生!

“我觉得你有你就有,况且你的工作范围是我规定的。”叶以深十分的蛮横。说着还勾了勾嘴角,十分的养眼。

只是说出这样蛮横的话,简直浪费了这张好皮囊!

夏晴天深呼吸了一下,盯着眼前‘寰宇’两个大字,都扭曲了!仿佛随时要把她吃掉一样,夏晴天选择了妥协,只能小心翼翼的翻开去看,不错过一个标点符号!

叶以深盯着她脖子上的痕迹,就有些后悔和赵峰出去喝酒,不然现在肯定已经得逞了!

没准就不在这里坐着,在床上做些该做的了!

想着就说道:“对了,这份计划没有做完,你看着做吧,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我?”夏晴天原本就如坐针毡,听到这话手中的东西差点丢出去!

这个计划现在是叶氏的首要计划,要她去做完?

叶以深难道真的是疯了吗?

看到她反应这么激烈,叶以深的语气很平和,都是豪气:“权当给你玩玩,之前顾淮不是招惹过你吗?”

“总裁,您……”虽然夏晴天很不想说,但是实在忍不住,还吐出了那句心里话:“是不是受刺激了?不然我送您去医院看看吧?”

叶以深听出了她这话什么意思,修长的手指就敲了敲桌面,然后不紧不慢的说道:“我这都是为了锻炼你的工作能力。”

“不用了!”夏晴天说着根本不等叶以深再说什么,直接拿起了那个烫手的山芋放在了叶以深面前,碰都不想再碰:“马上就要吃饭了,我去做午餐!”说着。一溜烟的消失在了叶以深的视线!

叶以深看着面前的合同,又勾了一下嘴角。

起身来到了厨房,故意说道:“我想吃香菜。”

“……”这样夏晴天切菜的手一顿,叶以深果然是疯了。

心中这样想,却还是要满脸微笑的说道:“总裁,我没有买。”

“没关系,我可以叫人送过来,我们天天吃,日日吃,一天吃三顿。”叶以深说着反问道:“你没有意见吧?”

她当然有意见!

天天吃,他是想要自己的命吗?

就算她不吃,每天用香菜做饭,身上都是香菜的味道,只是想一想她的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见夏晴天不说话,叶以深就伸手勾住了她一缕长发:“不说话就是同意了?”

“总裁,我觉得……不太合适。”虽然很不想说,但是夏晴天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还是硬着头皮开口道:“吃多了,对您的身体不好。”

“没关系,我不介意。如果你不吃就直说,我不会勉强你的!”

叶以深在一旁一句句的给夏晴天挖坑,果然,夏晴天直接就跳了进去:“我是不喜欢吃。”

得到了心中想要的结果,叶以深顿时心情就更好了!

果然,她这个习惯还是没变,上次在办公室也不过是逼着自己吃下去的!

只是叶以深知道自己即便现在戳穿她,她也肯定会嘴硬,没准还会和上次一样强迫吃香菜给自己看。

叶以深才不忍心。

反正只要等到几天后,如山的铁证马上就要到手,到时候她不承认也要承认。

想着,叶以深就点了点头,松开了缠绕在手指上的发丝,摸了摸夏晴天的头:“好,听你的,冰箱里的东西也要吃完了,下午一起去逛街吧。”

听到叶以深的话,夏晴天手中的菜刀差点掉下去!

眼神向上看着他放在自己头顶的手,夏晴天只觉得恐怖!

明明早上离开的时候还咄咄逼人,怎么回来之后就忽然变成这个样子了?

假的,肯定是假的!

也许自己现在是在做梦,或者这个叶以深是假的?

想着,叶以深就已经离开了。

总算是离开了!

夏晴天松了口气的瞬间,手中的菜刀差点砍到手!

她有些欲哭无泪,为什么总感觉自己命不久矣?

如今放在夏晴天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一是留在家里工作,接手寰宇的计划,一旦出事,直接丢了小命。二是选择和叶以深出门……思来想去,夏晴天还是选择了后者。

即便横竖都是死,后者也肯定比前者死的好看些。

吃饭的时候叶以深一直脸上带着迷之微笑,让夏晴天觉得如鲠在喉,每吃一口饭都像是人生中的最后一口饭。

艰难的把卡在喉咙的饭菜咽下去,夏晴天看着夏晴天,握紧了手中的筷子:“总裁……”

“不要叫我总裁!”

话音未落就听到了叶以深这样说,夏晴天刚刚咽下去的饭好像又出现了,噎的她直翻白眼。

这时候就听叶以深继续说道:“那么生疏干什么?叫我名字。”

“叶以深总裁?”

夏晴天僵硬的吐出了这样的一句话,引得叶以深剜了她一眼。

顿时,夏晴天就老老实实的开始吃饭。

一顿艰难的饭好不容易吃完,碗都来不及洗,叶以深就催促她出门。

即便夏晴天不情不愿,却还是收拾了一下,把小星辰抱在了怀里。

小星辰轻轻的,抱着也不费事。所以夏晴天就没有推婴儿车。

外面今天也起了秋风,很凉爽,不怕晒到。

只是三人走在街上的时候,总有人看他们。因为他们看起来,简直就是幸福的一家三口!

之前叶以深和她出门,总是走在前面,让夏晴天紧跟慢赶的跟着,今天就压着步子,和夏晴天并肩而行。

两人的颜值顿时就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力!

即便她现在易了容,却还是好看,不如自己的真实面目,也足以引来诸多人搭讪。

叶以深就更不用说了!

别说女人了,那模样,就算是男人也要忍不住多看几眼。

就这样顶着压力在超市里逛了一圈,不同于上次,这次叶以深十分的主动,挑了诸多夏晴天喜欢吃的东西。

到了结账的时候,更是展现了男人的一面,付款,提东西。

他的这些做法格外的娴熟,让夏晴天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两人现在的相处虽然好,但是却总让夏晴天觉得不自在。

莫不是……他有求于自己?

想着,眼神就更加警惕的偷看他!这让叶以深察觉到她在看自己,就挑了挑眉,说道:“东西放到车子里,然后我带你去买衣服。”

“不用了,还是回家吧!”夏晴天下意识的就开始摇头。

拿人的手短,如果收下衣服,没准就要答应他还不知道是什么的无理要求!

夏晴天已经叶以深这样套路过很多次了!

叶以深却根本没管她的想法,而是又告诉了她一个消息:“赵峰的父亲要过生日,你和我一起去。”

“我吗?”夏晴天之前就去过一次。

不过那次和现在是全然不一样的境地。

心情倒是差不多,都是拒绝。

之前那次好歹她还是叶以深的妻子,有名有份,但是这次,她不过是一个小秘书,为什么要带自己?

夏晴天忽的就想起了赵蕊!

那家的大小姐对叶以深可谓是锲而不舍!上次叶以深就是用她挡下了这个桃花,看来这次也是了。

想必自己离开这一年,赵蕊也是做了不少努力‘上位’的事情。

想到这一点夏晴天就释然了,难怪会忽然对自己这么好,原来是让自己去做挡箭牌啊!

即便叶以深没有这个想法,夏晴天却在心中已经这样认定,自知叶以深找她说,拒绝就不会有用,也只能选择了妥协。

起码这件事还能答应,即便会招惹到赵家大小姐,也不至于有性命之忧。

只是这样和叶以深走在街上实在太惹眼,她弱弱的说道:“去之前让人安排了衣服不就可以了吗?”

这话让叶以深一挑眉!

的确是要人安排,因为赵峰的父亲对他有恩泽不说,也是十分有威望的,他老人家的生辰肯定是要重视的。所以衣服都是各大品牌的高级定制版,在外面也买不到。

刚刚的话不过是叶以深想给夏晴天买衣服的借口罢了。

他记得琳达和自己说过:对一个女人好,就要舍得花钱!

而且叶以深也觉得夏晴天这些日子太委屈,需要犒劳一下。

“身为我的秘书,以后应酬会很多,你有合适的衣服吗?”叶以深双手环胸看着眼前的夏晴天摇头,就伸手接过了她怀中的小星辰,说道:“那就走吧。”

夏晴天很想说她可以自己买!

可惜,叶以深已经迈开步子走了,夏晴天对此也只能认命。

只是走了没几步小星辰就手舞足蹈的,显然并不是因为开心。而是叶以深抱孩子的方法实在有些……奇怪。

看得出来小星辰很不舒服,可怜巴巴的看着夏晴天叫着‘麻麻,抱’。顿时叶以深脸色就变了一下,一脸认真的看着怀中的小星辰,说道:“叫爸爸抱!”

小星辰嘴一撇,水汪汪的大眼睛就带上了一层雾气,看样子是要哭。

夏晴天赶忙伸出手,从叶以深怀中抱下了她:“我来就好了!”看叶以深生疏的姿势就知道,绝对是第一次抱孩子。

即便不是第一次,也不可能经常抱!

她的这样一个做法,大大的博得了叶以深的认定。

这么善良可爱,果然是她的夏晴天!

想着,手臂就搭在了她的肩膀上,把她揽在怀里,理直气壮的说道:“既然你抱小星辰,那我就抱你好了!”

“不!”夏晴天才不要这样暧昧的逛街!

但是叶以深却很执意,甚至说道:“要不然让我抱你,要不然让我抱小星辰!”

一句话让夏晴天哑口无言。

看着怀中可爱的小星辰,肉的嘟嘟的脸在自己的身上蹭来蹭去,夏晴天是真的于心不忍她被叶以深那样‘抱’着,只能选择了妥协。

叶以深果然过分,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

她的妥协让叶以深很受用。动作无比的自然,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走了没几步,忽然听到有人喊他们,夏晴天一回头,就看到了停在身边的惹火红色跑车,里面忽然坐着琳达和姜瑜!

看到这一幕,琳达摘掉了脸上的墨镜,一副惊叹的模样:“我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天呐。你们的发展也太迅速了吧?”

“不是,别误会!”夏晴天觉得自己简直是百口莫辩。

说是出来逛街买衣服的话,好像更让人觉得值得怀疑吧?

偏偏身边的叶以深根本不解释,还出言赶人,让琳达快走。琳达做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修长的手指比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一踩油门就离开了。

夏晴天敢打赌,她绝对误会了!

反观叶以深,丝毫不介意。就强迫着夏晴天继续往前走。

夏晴天只能嘟起了嘴,怎么总觉得叶以深还有其他事情呢?

这样的姿势更加的引人注目了,夏晴天还听到一对中年夫妻,妻子像丈夫抱怨:“看看人家都有孩子了还那么恩爱!”

夏晴天低下头,自我麻痹到,让她们看吧,反正也只能看看。

即便现在的夏天,品牌店里开足了冷气,这个姿势还是让夏晴天觉得自己开始出汗……叶以深难道没感觉到自己的汗都要把衣服浸透了吗?

为了逃避他的搂抱,夏晴天选择了去试衣服,把手中的小星辰递给他,一溜烟的跑到了试衣间。

叶以深很乐意给夏晴天刷卡,只是她只是选来选去,迟迟不肯选中付款,这让叶以深有些不爽:“难道你担心我付不起钱吗?”

“我只是没有花别人钱的习惯。”夏晴天可不想以为几件衣服就亏欠起叶以深的人情。

因为有些太贵了!

她其实也习惯了富人的消费水平,但是随便一条连衣裙就要六位数,还是让她隐隐的想吐血。

听到‘别人’两个字的时候叶以深的眉头皱了起来,联想到之前夏晴天也确实没有购物狂的性格,沉吟了一下就说道:“我有给你花钱的习惯,如果没有办法选择的话,我帮你选择。”

说着,就不让夏晴天试穿,把小星辰递打她的怀里,准备自己喜欢就买走!

反正刚刚试的几件之后,叶以深也知道了她的尺码。

嗯,身材果然没有变。

想着,眼神在她身前瞟了一眼,也许……大了些?

如果夏晴天知道她在看哪里的话,刚刚看到吊牌没吐出来的血,如今也会吐出来。

只是见叶以深乐得花这个钱,夏晴天也就不矫情的阻止了。反正他的眼光一直都很好,买来的衣服除了价格,夏晴天也都很喜欢。

这些钱对叶以深来说也不过是毛毛雨以夏晴天也不替他心疼钱包。

逛到最后叶以深提议去吃饭时候,夏晴天忽然想到:“今天还没去看星悦!”

“……”提起叶星悦,叶以深的步子忽然顿住了。

之前他就觉得奇怪,为什么星悦会独独对她有反应。现在想一想,倒是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虽然他很想让星悦醒过来,可是一下到夏晴天去和他郎情妾意就很不舒服!想都没想的就说道:“今天不去了,你所有的时间都是我的!”

夏晴天也没提出什么异议,因为她每天去找叶星悦,也没见到什么改变。

如果现在过去的话叶以深肯定会跟着,到时候她也只能选择哑口无言。

走了没几步,叶以深头都不回,却改变的注意。说道:“我想去‘念晴’吃饭,所以顺便去医院吧。”

“好。”

夏晴天并没有想太多,因为念晴的饭的确好吃,并且距离医院很近。

只是叶以深却纠结起了这件事情,开车的时候沉吟了好久问道:“你每天去看他,都和他说些无关痛痒的话吗?不会觉得无话可说吗?”

并不会。

因为夏晴天有太多的忏悔!

偶尔,还会把心中的郁结说给他听,因为叶星悦此时,会替她保守所有的秘密!

“在病房里坐着的时候,会感到前所未有的宁静。”

夏晴天说的很委婉,叶以深却不在言语。

一直到了医院看过叶星悦来到‘念晴’,他都显得在想什么心事,虽然夏晴天觉得叶以深说话的时候很多话都接不上,甚至把她气的受不了,可是……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他,是否遇到了什么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