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我不是谁的替身/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您啊!我又不是你的上司,不过是朋友,你叫我名字就可以!”

赵峰话音刚落。叶以深就冷冰冰的开口,打断了两人的对话:“蹭饭的时候就不要那么多话!”

“我又没有和你说话。”赵峰才不管叶以深的脸色怎么样,对夏晴天挥了挥手说道:“来来来,和我坐在一起!”

“不用了!”

他不担心叶以深黑脸,夏晴天可是担心!

直接就放下了两幅碗筷,借口还有事情,脚底抹油似的跑开了。

即便叶以深有火气,也不能给他对自己撒火的机会!

看到她出去,赵峰感慨了一句:“看看你把小秘书摧残成了什么样子!”

“有事就说!”叶以深不想听他说夏晴天,语气很冷漠。

既然叶以深这样说,赵峰也就直接就摊开说了:“我就是想问问你这是什么意思?上次分明就说没意思,如今还阻拦我!”

“其他人随你,她不行。”叶以深也懒得和赵峰说。

世界上那么多女人,唯独夏晴天。他不会做丝毫的让步!

不知情的赵峰顿时就抱怨起来:“为什么不行?你对夏晴天念念不忘,还霸占着小秘书,你不会是心理变态吧?自己不性福就也不让我幸福!”

“她是我女人,所以是不会和你有任何幸福可言的!”

叶以深不爽的言论让赵峰也气恼起来,他就是觉得小秘书有趣,想接触看看,叶以深就这样百般阻挠的!

亏他还把叶以深当做最好的兄弟!

想到这一点,他就恶狠狠的说道:“如果你这样说的话,我回去就和蕊儿说你对她也有好感!”

“你敢!”

叶以深顿时就也提高了音调。

两人这样僵持起来,赵峰敌不过叶以深,干脆就直接起身,说道:“我走了!”

叶以深当然不会挽留,就放下了手中的碗筷,拿出手机给夏晴天打了电话。

夏晴天正在餐厅食堂刚刚打好饭菜,忽然接到叶以深的电话叫她立刻回去,只能心疼的起身就走。

如果他早点打电话不就好了吗!

浪费粮食,就有浪费钱!

想着,就气鼓鼓的走向了电梯,随着电梯开门正巧看到了和琳达同行的赵峰,热切的打起了招呼:“琳达,赵先生!”

“嗨晴天!”琳达挥了挥手,说道:“我要和帅哥约会去了~”

“去吧。”

夏晴天知道琳达只是过过嘴瘾,就笑着上了电梯。

倒是原本琳达身边的赵峰一言不发的,却在电梯要关上的时候说道:“小秘书。你做的饭很好吃哦!”

夏晴天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电梯也随之关上。顿时,赵峰就露出了一个失望的表情。

“赵大少,你到底是来找我的还是来撩妹的?那个神情是什么意思?”琳达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我告诉你,别想了,那个小秘书是叶以深的了。”

“靠!”赵峰顿时就郁闷了,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他怎么没告诉我?”

“梅开二度嘛,况且他那个闷骚的男人。怎么会告诉你这些。”

“那,那夏晴天怎么办?”

面对赵峰的追问,琳达就又翻了一个白眼:“她也叫夏晴天,难道你不知道吗?真是的,原来连名字都不知道啊!难怪你单身这么久!”

琳达的吐槽让赵峰抿了抿嘴,良久才反问道:“你的意思是,这是叶以深找来的替身?”

“谁知道呢。”琳达没有正面回答,却也没有否认。

他们都知道叶以深对夏晴天的深情,也知道他是怎么样的为人,认定他是不会这么快移情别恋的。

除非……和当初找白依灵的替身一样找到了夏晴天。

这个消息,让赵峰如鲠在喉,很是不舒服。

而此时的夏晴天也已经到了办公室,看到一桌子几乎没动过的饭菜,有些诧异:“总裁,我刚刚看到赵先生和琳达一起离开了,这是……”

“你和赵峰很熟吗?”叶以深直接打断了她,冷着脸问道。

“您之前是不是这样问过我?”夏晴天觉得叶以深有些莫名其妙。

总问她和赵峰熟不熟做什么?

她到现在都还没有赵峰的联系方式好吗!

“那他为什么三番两次的要你做他的女伴去出席他父亲的寿宴?”

“我,我也不清楚啊!”

夏晴天也觉得这个消息很突然,况且她也没有答应下来呀!

只是叶以深疑神疑鬼的毛病又犯了,不住的质问:“你是不是说了什么让他误会的话,做什么要他误会的事?”

“我!”

夏晴天直接就陷入了百口莫辩的僵局。

这样的局面并不陌生。

当初叶以深发现她不是处女的时候就一直认为她人品不正,各种怀疑她和其他男人苟合私通。

每一次这样的质疑她都只能默默承受,因为即便解释,他也根本不会相信自己!

这也的回忆直接就激起了夏晴天的反感,脱口而出:“总裁,即便有,和您有什么关系?我不过是您的秘书而已,况且我和赵先生男未婚,女未嫁,就算在一起又有什么关系?”

“你还想和他在一起?”叶以深气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了!

“我只是说即便!”

夏晴天也气的半死。

自己清清白白的,怎么到了叶以深眼里,什么时候都是不干净的呢?

“夏晴天。你记住,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你都只能是我的人!”

叶以深气急之下,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他忘记了夏晴天现在的身份,夏晴天可是记得!

自己分明还伪装着呢,怎么就莫名的成为了叶以深的女人?

忽的,夏晴天的脑海中就闪过了一丝的想法。

自己可能只是叶以深寻找的替身……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的夏晴天非但没有冷静下来,反而觉得更气了,自己凭什么任何时候都要做替身?

“叶以深,我不是谁的替身!我就是我自己!”

这一句怒喝倒是让叶以深冷静了下来。

她就知道夏晴天不会承认。

而且这话倒是让他觉得夏晴天是在埋怨白依灵的事情,自知理亏就服了软:“你,算了,吃饭吧!”

“不用了,没什么胃口。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出去工作了。”夏晴天的语气里有些冷漠。

叶以深当然是不肯让她就这样出去,说道:“我一个人又吃不完,你不吃的话都要丢掉。”

“叶少财大气粗,丢掉就丢掉吧。”话音未落,夏晴天的肚子就不争气的叫了一声。

该死的,要不要这么丢人?

眼角抽搐了一下,夏晴天觉得如果自己现在面前有地缝的话,她肯定会选择钻进去!

“来吃吧。”叶以深眉梢一挑,语气里有些戏谑:“刚刚还叫叶以深,怎么又变成叶总了?”

“……”夏晴天的耳朵又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刚刚不是还在吵架,怎么说变脸就变脸?

夏晴天狠狠的别过头不去看他,难道他以为打了自己一巴掌再给一颗糖就没事了吗?

如此傲娇的表现叶以深之前也见多了,就拿起了筷子,说道:“如果你真的不吃的话,我就给你安排工作了。饿的昏过去,也不要埋怨我。”

“我吃!”

夏晴天闻言直接就做了下去。

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而且不仅工作还要去照顾小星辰,她凭什么不吃?

想着,吃了一大口的饭菜!

叶以深很满意,果然啊,性格一点都没变。

这么久过去了,还是吃这一套。

至于赵峰……肯定是那个单身的老男人自作多情。想到这里叶以深的心情是好了,夏晴天的心情却依旧很差。

吃完饭一言不发的洗好碗就出去了。

虽然叶以深故意让她不断到办公室离去,还让她在一旁看自己工作,夏晴天却一直没有笑过。

对此叶以深也有些头疼,只能求助于琳达。

一般偷偷摸摸给琳达发信息,一边一本正经的对夏晴天说道:“琳达找你有事情,你过去一下。”

夏晴天话都没说就直接过去了。

反正叶以深想折腾自己,就让他折腾吧!

不满的来到了琳达的办公室,虽然不想把负面情绪带上,但是说话的时候还是有些不由自主的低落:“琳达,你找我?”

“是啊,有一份文件要给叶以深,怎么了,心情不好?”琳达说着就从椅子上起身坐到了沙发上:“是不是叶以深又压榨你了?来,到我身边偷个懒!”

“没有。”夏晴天不是一个在喜欢在背后说三道四的人,只是下垂的眼神出卖了她。

想到刚刚叶以深发给自己的短信,琳达漂亮的大眼睛转了转,就开口道:“你是不是觉得叶以深特别可恨?我给你说下他的糗事,让你高兴一下!”

“他吗?”叶以深竟然会有糗事!

即便和叶以深有过一段露水情缘,夏晴天都想象不出来叶以深会有什么完美的地方!

他简直完美到。不像一个人。

“是啊,来坐。”琳达说着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你不知道,一年前,他落魄成什么样子。”

“一年前……”

那不就是自己刚刚被面具男带走的时候吗?

“是,一年前。”

琳达眨了眨眼,不紧不慢的说道:“你应该知道他有一个和你同名同姓的妻子吧?一年前失踪了,他的弟弟也在那个时候出了车祸,至今昏迷不醒。叶以深当时哪有现在的意气风发?整日买醉,公司也不管,见到他就是醉醺醺的。后来有人乘机想从叶氏分走一杯羹,他才算是打起精神。不过酗酒过渡,在办公室犯了胃病,被发现的时候已经疼到昏迷了。你是不知道,当时的他多狼狈。”

“你也知道公司进军娱乐圈的决定吧?虽然是个好决定,但是初衷不是为了赚钱,是因为他妻子在娱乐圈待过,所以……嗨,当初我极力阻止,但是他告诉我,没准以后他妻子回来想继续拍戏,所以要铺平这条路。”

“至于那些充满思念的餐厅,建筑和工程,多到我都快忘记了。对了,你还不知道吧?叶以深把自己所有的身家做了处理。有一半都在那个女人身上。如果找回来那个女人,他们两个人身价一样,即便离婚,也会失去一半的家产。如果没找到,他做了公证,全部捐给公益,其实现在他没有你想的那么有钱。”

随着琳达的话,夏晴天就陷入了沉思之中。

叶以深。做了这么多吗……

果然,自己所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他!

紧紧的咬着下唇,夏晴天连琳达又说了什么都没有听到,只是满脑子都是叶以深的模样。

难怪再次相见,他虽意气风发,却好像消瘦了。

“晴天。”见夏晴天出神,琳达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我告诉你这些,是想让你知道,叶以深他也不过是个人,也有情欲。我原本以为他就这样颓废的过完这一辈子了,但是你出现之后他就想枯木逢春似得,即便你不想,能照顾他一下吗?”

“好……”

即便没有后面的话,夏晴天也会的。

毕竟叶以深失去了那么多,做了那么多!

见夏晴天松口,琳达就松了口气,笑眯眯的起身从办公室拿起了一份文件,递给夏晴天:“懒也偷完了,再不回去叶以深就要来找我要让了。喏,就是这份文件。”

看着夏晴天接过去,然后走出自己的办公室,琳达打了一个响指,给叶以深发短信道:“好好把握。”

她助攻就只能助到这里了。剩下的还是要看叶以深的!

随着短信的发到,夏晴天也走进了叶以深的办公室。

叶以深赶忙把手机收起来,一本正经的装作在看眼前的文件,其实根本看不下去!

“总裁。”夏晴天的声音有些低,把手中的东西放在他面前之后说道:“这是琳达给您的。”

言毕,琳达刚刚说的一切话都在夏晴天的脑海里再次回荡了起来,她深呼吸了一下,又说道:“您辛苦了,想喝什么,我去给您弄!”

这也算是变相的服软。

叶以深一挑眉,强压下心头的愉悦,不动声色的扭动了一下肩膀,说道:“就是有些肩酸。”

话音未落,夏晴天就上前开始帮叶以深捏肩。

余光看着搭在肩膀上的小手,柔若无骨的,叶以深觉得浑身舒畅!

琳达果然厉害!看来以后还是要多像她取取经。

想着。手下处理工作的速度都快了起来!

一直等到下班,两人一起去看了叶星悦之后又去了‘念晴’,气氛很是融洽。

特别是夏晴天在知道了这一切之后,对叶以深的态度都缓和了不少,让叶以深觉得每天都充满的希望!

就连公司的员工都议论纷纷,不明白为什么黑脸一年多的总裁会忽然心情好!

这两天夏晴天和叶以深的相处的确不错,仿佛当初两人最和睦的那段时光。

原本夏晴天觉得这个状态很不错,却被一通电话打破了平静。

“叶以深怀疑你了吗?”

电话那边的面具男的声音。让夏晴天握紧了手中的手机,低声说道:“挺好的,我觉得他已经信任我了。”

“是吗?”他又发出了他招牌的冷笑:“很不幸的告诉你,他已经开始怀疑你了。”

“不可能!”

他已经信任自己到让自己看寰宇的合同了,怎么会起疑?

夏晴天觉得面具男是在套自己的话,所以一口咬定不可能!

“是吗?”

面具男发出了一模一样的追问和冷笑,听的夏晴天鸡皮疙瘩都从胳膊上浮了出来,咬紧了牙关。听他继续说话。

“叶以深在做DNA匹配鉴定,结果马上就会出来了。”

“什么!”

随着他的话,夏晴天的语气里都是震惊与诧异!

叶以深在做DNA……什么时候的事情?

她根本一点点内情都不知道!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他很可能不是把自己当做替身,而是看破了自己的伪装。

夏晴天的心情顿时就复杂了起来。

“这件事我会帮你摆平,但是以后你也要注意些。”

“我……在你眼里到底什么才算是信任?”夏晴天在听到这话的时候就知道,这件事会被摆平。

也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困惑:“你的目的,是让我杀了他吗?”

“只要你住进叶家。就算达成目标,我也会告诉你下一步的任务。至于目的,你大可放心,绝对不是要他的命。”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住进叶家吗……

夏晴天深呼吸了一下,只要不是让她杀了叶以深就好。

所有的思绪都被DNA打乱,她躺在床上,想着明天要如何面对叶以深。

小星辰也不知道怎么了,一直的哭闹,这让原本就没有什么睡意的夏晴天抱着她哄了一夜。

以至于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一脸的疲惫。

即便有面具遮着,眼中的血丝却是掩盖不下的,叶以深吃着早餐问道:“昨晚没睡好?”

“是,小星辰一直在闹。”

“那你再去休息一下吧,晚上要去参加赵峰父亲的寿宴。”

“是今天吗?”听到叶以深的话,夏晴天的大脑卡壳了一下。

看着叶以深点头,她打了个哈欠,正好,可以逃避一下叶以深!

她也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他,低着头说了一个‘好’字就钻到了自己的房间。

即便这次还有许多的事情塞在脑子里,却抵不住睡意,昏睡了过去。

一觉睡醒已经是下午,应该也要出去了。

夏晴天又打了一个哈欠,从新把脸上的面具调整好才走出去,找到在书房工作的叶以深。说话都是小心翼翼:“总裁,小星辰怎么办?”她现在可是很担心自己会不会说错什么话!

“我安排了人过来照顾,只是去吃一个晚餐,很快就会回来,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叶以深被被眼前的工作烦扰,丝毫没察觉到夏晴天的变化。

夏晴天点了点头,就没再说什么了,多说多错。她还是选择闭嘴比较好!

虽然她真的很想知道,叶以深到底是如何发现端倪,去验证DNA的?

等了没一会儿,就有一群人过来,看样子都是来照顾小星辰的。而叶以深也从书房出来,嘱咐了几句就带着夏晴天出了门。

叶以深带着她来到了打扮的地方,对负责夏晴天妆容的人嘱咐道:“尽快。”

“好的叶少。”

那些人低眉顺眼的,很是恭敬。

而叶以深因为也要去准备。所以就看了坐在椅子上的夏晴天一眼,没有多说什么的离开了。

随着他的离开夏晴天就松了口气,自从面具男打过那个电话之后,她面对叶以深的时候就如坐针毡的!

本以为他离开就没什么事情了,没想到,却出了更大的问题。

因为她脸上的面具,根本化不上妆!

一旁的化妆师有些着急,嘟囔了一句:“这是什么情况?”然后伸手去擦夏晴天的脸。

夏晴天下意识的闪躲了一下,知道问题可能出在自己脸上的面具上,也担心她把面具弄坏了,干脆就说道:“别化了,简单的弄一下就好。”

“这,还是去问一下叶少吧?”即便是夏晴天这样说,化妆师也不敢只简单的弄一下!

“叶以深知道了绝对要责备你,不如就这样,我会和他解释的。”说着夏晴天急起了身:“脸上太花了,我去洗把脸。”

“好……”

夏晴天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去了洗手间,用清水把自己脸上的易容面具洗干净。

之前她也不化妆,没想到竟然化不了妆,幸亏叶以深没在旁边看,不然又要起疑心!

想着就仔细的对着镜子,确定脸上的面具依旧牢靠之后,才走了出去。

即便她已经要求淡妆,却还是化了整整一个小时。

好了之后就被带到了试衣间,里面很多衣服,夏晴天还没来得及看,就听身边的人说道:“夏小姐,您的礼服叶先生已经安排好了,在这里。”

已经安排好了吗?

也好,免得自己挑的他又不喜欢。

只是在看到他为自己挑的衣服的时候,略微愣了一下。

和上一次参加赵峰父亲生日宴的礼服,一模一样!唯一改变的,就是颜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