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酒后,重新习惯我/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夏晴天不说话,她身边的人十分谄媚的奉承道:“这款礼服是高定,这样的颜色也是叶以深专门定制的,全球只有一件!”

“是吗……”叶以深这是什么意思?

在暗示自己什么吗?

正想着,忽然听到有人叫‘叶先生’,回眸,就看到了叶以深西装革履的走近,脸上都是得体的笑意:“不喜欢吗?”

“喜欢。”

夏晴天强压下的各种心思,努力的伪装起来。

不等叶以深再开口,就说道:“我去换衣服了。”

在试衣间里,夏晴天穿着合身的礼服,有些惆怅。

这未免也太合适了吧?

自己难道这些日子里身材就没有一丁点的改变吗?

不由的就叹了口气,认命的走了出去,一出去,叶以深就眼前一亮!

当初选择这款礼服,是想低调一些。没想到时隔这么久,换一个颜色,竟然这么的亮眼!

虽然脸上没有浓妆艳抹。但是那双眼睛啊……朝思暮想的眼睛,不是她的话,世上还有谁能有如此清澈的眼神?

夏晴天被他看的浑身不舒服,直接低下了头说道:“是不是快开始了,过去吧?”

“也好。”叶以深说着就架起了胳膊,很明显是让夏晴天挽上。

夏晴天一愣,还是照做了。

这些表面功夫,也是要做的。

两人这样走在路上的时候,叶以深觉得就是当年的感觉,唯一不同的就是,当初他在试衣间强迫夏晴天做了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只是想着,叶以深就觉得有股燥热涌上心头!

一旁的夏晴天没发现叶以深的眼神越发炽热,只是一心在想自己的事情。等到了地方之后,不出意料的吸引了诸多目光。

但是叶以深很淡然,这些人的眼光他不会,也根本没有在意过。带着夏晴天来到了赵峰父亲面前,说道:“赵伯伯,您的气色越来越好了。”

“我都要被我那不争气的儿子气死,说了要带女朋友来,结果还是一个人过来,这位是?”赵峰父亲看起来精神的确很好,说着就看着夏晴天,有几分打量。

“我的女伴。”

叶以深并没有说夏晴天是什么身份,十分保守的给了一个答案。话音刚落,就得到了一旁赵蕊的一声冷哼。

“哈哈,长的真是乖巧!你的礼物我也收到了,每次都要你破费。我也是不好意思!但是那么多人,也就你懂我想要什么!”

“赵伯伯太客气了,我也不过是碰巧,凑到了您喜欢的物件。”

叶以深虽然没说明是什么,但是听到的人都可以肯定,绝对是一件价值不菲的东西!不然,老爷子也不会笑的这么开心。

“有心了有心了。”赵老爷子和叶以深有寒暄了两句,叶以深就挽着夏晴天离开了。

这次不同于上一次直接把她丢下来,叶以深全程在她身边守着。看样子很担心赵蕊过来滋事。

只是即便如从,还是没能挡住赵蕊!

只见她怒气冲冲的走过来,脸上连伪装的笑都没有,直接指责夏晴天的鼻子质问:“叶哥哥,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大人的事情,你不要多管。”叶以深说着往夏晴天的盘子里夹了一块牛肉:“多吃些。”语气温柔,和跟赵蕊说话的时候完全就是两个人!

这更气到了赵蕊!

在夏晴天失踪的这一年多里,赵蕊就没有间断过对叶以深的骚扰。

一开始叶以深心情不好找赵峰买醉,她也非要跟着,以至于最后叶以深不再找赵峰,还让赵峰呵斥了她一番。

原本以为自己只要坚持,总会守得云开见明月,没想到又来了一个不知名的女人!

“她,她!叶哥哥,你可是还没有离婚呢!”

情急之下,赵蕊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叶以深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冷声说道:“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离婚。”

“哼!”赵蕊被夏晴天冷声冷语吓到,委屈的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一旁的夏晴天默默的吃着牛肉,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两人最好直接都无视她!

好像老天爷听到了夏晴天内心的愿望一般,接下来的很久都平安无事,眼看到结束,她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叶以深就被赵老爷子叫去了。

顿时,夏晴天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事实证明,她的直觉是对了,叶以深刚走,赵蕊就冒了出来,劈头盖脸的说道:“你现在就是小三,你知道吗!即便是插足叶哥哥的感情,也轮不到你,我劝你还是识趣一点!”

开口,就让夏晴天想感慨,不愧是大小姐,都一把年纪了说话还这么的单纯,露出了一个得体的微笑:“赵小姐可能误会什么了。我只是叶先生的秘书。”

“原来如此!”赵蕊做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吐槽道:“我就说,你长的这么一般,比起叶哥哥之前的女人差远了!”

这话一时间让夏晴天有些哭笑不得,这到底是夸自己,还是在损自己?

此时的赵蕊又开口开口道:“不过刚刚你挽着叶哥哥,这笔账怎么算?”

夏晴天不想和这个大小姐计较,无奈的说道:“赵小姐觉得呢?”

“喝光这瓶红酒吧!”赵蕊其实也就是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顺便教训一下夏晴天,让她离叶以深远一点!

一瓶?

夏晴天有些无言以对,原本以为顺着她她就会不找事了,如今看来完全就是她想太多!

迟疑了一下的功夫,赵蕊就倒了满满的三杯红酒,说道:“既然你这么的为难,就喝这三杯好了!”

她倒的很满,三杯下来也差不多是一瓶了!

“赵小姐,我不胜酒力,您看一杯可以吗?”

“这可是本小姐亲自给你倒的,你竟然不喝?”赵蕊顿时就嚣张起来:“难道是看不起我吗?别忘了,你不过是一个小秘书而已!”

她的这番话引来了诸多的目光,夏晴天为了不节外生枝,只能端起了面前的杯子,送到了嘴唇边。

红酒苦涩的口感在唇齿之间蔓延开,夏晴天来不及细细品味就咽了下去。

之前她觉得自己的酒量还算不错,所以还是有些底气的。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喝过酒,还是喝的太着急,半杯酒下肚,就有微醺了,轻飘飘的感觉。

暗道不好,直接就把手放了下来,呼吸有些急促。

其实赵蕊台阶也下了,完全可以就此离开。

偏偏她就是想看夏晴天出糗,依旧不依不饶:“我警告你,就算今天有叶哥哥帮你撑腰,你也别想不喝完酒就离开!”

“我真的不能再喝了。”夏晴天也想脱身。

只是等会醉酒的话,实在麻烦!

万一做了不该做了,说了不该说的。

只是想一想她就很拒绝。

“我不信!”

赵蕊说着就端起了另一杯满满的酒杯,看样子是准备逼着夏晴天喝下去。

就在夏晴天不知道要如何的时候,忽然听到了叶以深的有些冷冰冰的声音:“你在干什么?”

“我只是和她敬酒,但是你的秘书敬酒不吃要吃罚酒!”

赵蕊丝毫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也不难看出往日被如何的娇惯。

叶以深对赵蕊并不厌恶,也知道她的本性并不坏,况且今天还是她父亲的寿宴,所以还是给她颜面的。

把语气放缓,说道:“她还有事情要做,的确不能喝醉,你就不要逼她了。”

刚刚他一过来就看到了夏晴天手中只剩下半杯酒的酒杯,再看看赵蕊手中的,就知道她已经喝过半杯了。

“我不!”

原本只是想看夏晴天难堪的赵蕊听到叶以深帮她说话,直接就炸毛了,语气里满满都是骄纵:“今天她要是不喝,就别想走!”

“只要喝了就可以了,对吧?”叶以知道赵蕊的性格,也不再说服软的话,只是反问了一句。

看着赵蕊点头,夏晴天心中叫苦不迭。

看来今天这个酒她是非要喝了,真是倒霉!

想着,就缓缓的开始把手升起来,准备先喝完手中的半杯。

即便早就有心理准备会被赵蕊为难,如今现在还是感慨万千,惹火上身啊!

正想着,手腕忽然被抓住。然后手中的酒杯就被拿走,再看,叶以深直接喝下了那半杯红酒。

夏晴天和赵蕊都愣住了。

眼睁睁的看着他又拿起桌子上的那杯以及赵蕊手中的,没有丝毫迟疑都喝了下去。

仿佛杯子里的不是酒,而且白水!

看着他为了夏晴天竟然如此的勉强自己,赵蕊气的跳脚,指着夏晴天的鼻子说道:“你果然是在骗我,还说只是什么秘书!”

话音未落,叶以深就拉起夏晴天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他绝对不许,有人再欺负他的夏晴天!

其实刚刚叶以深过来的时候就吸引了很多的目光,毕竟任谁都知道赵家的宝贝小姐对叶以深一往情深,看到他就这样拉着女伴的手走了,议论声就响了起来。

这一切赵峰也看在眼里,抿了抿上前低声呵斥道:“胡闹也不看看时候!”

“我!”

“回你的房间里!”

赵峰的呵斥让赵蕊转身就跑开了,他则站在原地,看着门口还能看到背影的两人。

夏晴天也能想象到他们就这样离开里面会议论,语气里都是试探的问道:“总裁,我们就这样离开真的没事吗?”

“能有什么事情?”

叶以深停下步子,转身看着她,全程手掌都抓在她的手腕上。

此时他们还在赵家的别墅院子里,宴会没有结束,所以也没有人出来,四周空荡荡的,只有知了不知疲倦的叫着。

月光洒在两人的身上,渡上了一层虚幻,夏晴天觉得自己可能有些醉了。不然为什么看叶以深的时候心跳那么快?

“你……”夏晴天垂了垂眼睑,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没话找话的说道:“总裁,您喝了酒就不能开车了!”

“我知道。”他忽然抱住了眼前的夏晴天,呼吸有些急促,淡淡的酒气弥漫在两人之间:“我会一直保护你的。”

“总裁……您醉了。”

夏晴天多想告诉他面具男的事情,让他不仅仅保护自己,还保护他们的孩子。

可是,她不敢冒险。只能选择了克制。

叶以深没有再说话,只是这样抱着她抱了很久很久,一直等到他松开,夏晴天才发觉他的不对劲。

此时的叶以深脸色有些难看,特别是在月光下面,看着有些惨白。眉头也一直紧皱着,和往常的皱眉不一样,看起来似乎是有些痛苦。

走了没几步,手就握拳抵在了自己的胃上,步子也停了下来。

夏晴天顿时就想到了琳达说过的,叶以深似乎有胃病,而且还很严重。

“你没事吧!”

情急之下,她也不管什么语气词了,直接就上前挡在了他面前:“是不是胃疼?”

“看不出来你还是是很关心我的。”叶以深其实没有醉,只是胃疼的很厉害,直接就抓住了她语气上的变化:“怎么不您您的叫了?”

见他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情戏谑自己,夏晴天抿了抿嘴:“看来您并没有什么大事!”

“别在叫您了。”叶以深说着伸手抚向了夏晴天的脸颊:“我可以肯定我没有看错,那晚就是你,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呢?就算你跌入了刀山火海,我也一定会将你拉出来!”

叶以深的话,正中下怀。

夏晴天却清楚,真正在刀山火海的人不是她,而是小深晴。

“我送你去医院。”

她也想逃避开这个话题,自己就搀扶起了他:“我们都喝酒了,在路边打车过去吧。”

“我不想去,只想回家。”

“叶家吗?”

“有你的地方就是家。”叶以深说的倒是真心话。

他的房产众多,去哪里都可以暂住下来。自从夏晴天离开之后,就只能在她的房间才能睡下。

但是自从那晚发现眼前的女人就是她之后,即便开始时候彻夜难眠,后来也能安睡下去。

听着叶以深的情话,夏晴天有些无言以对。

都这个时候还说这些有的没的,叶以深不会是真的喝醉了吧?

什么时候,他的酒量这么差了。

她没有接话,叶以深就也不说话,任由她拖着自己来到了大门外打车。

门外停着一长排的豪车,看样子都是来参加宴会开过来的,她张望了一下,有些没底。

这样的地方出租车会来吗?

叶以深仿佛看透了她的想法,直接就笑道:“你怎么还是那么蠢?”

“是你病了我不是我!”夏晴天翻了个白眼,什么叫自己怎么还是?

“那你是承认了自己以前和现在一样蠢了吗?”叶以深完完全全的靠在她身上,闻着让自己安心的气味。

不去看夏晴天的模样,叶以深完全就脑补出了身边人的样子,所以说话更加的轻佻。

“算了,我开车送你去!”

开车应该不难吧?

虽然她并没有任何的经验。

找到了叶以深的车。夏晴天打开后面的车门让他进去躺着,自己则准备去试一试开车。

当然,在开车之前并没有忘记嘱咐叶以深道:“我有些不懂的地方会问你,你一定要及时告诉我!”

话音刚落,就被车内的叶以深直接拉了进去。

随着车门的关上,叶以深娴熟的将她压在了身下:“上次没有吃到你,这次看你往哪跑。”

“你刚刚的胃疼是装的吧?”夏晴天眼角抽搐了一下,他现在的模样哪有一点刚刚的病怏怏。

叶以深没有回应她,而是随手一扯。就将自己脖子上的领带扯掉。

“你,不可以!”

夏晴天有些后悔,自己刚刚就不应该帮他开车门,自己坐上驾驶座的。

“怎么不可以,又不是没有试过。”叶以深的话让夏晴天顿时脑海里就浮现出了当初的诸多……画面!

看着她发红的耳朵和脖子,脸色却没有改变,叶以深更加坚信她脸上不过的易容面具在伪装。就低声笑了一下继续去解自己的衣扣,很快精壮的上身就露了出来。

暧昧的气氛在车里弥漫开,夏晴天赶忙服软说道:“我先送你去医院。万一等会你疼的昏过去怎么办?”

“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等会承受不住昏过去怎么办。”叶以深的语气暧昧又带着一丝的挑逗:“到时候你脸上的面具就由我来撕掉了,不如你现在主动一点?”

“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虽然叶以深已经说的很直白了,但是夏晴天还是死咬着牙不肯松口。

叶以深也不再纠结这件事,反正她过两天不承认也要承认!

至于现在……

想着,他伸手去脱夏晴天的礼服。

夏晴天死死的抱住自己,不让他得逞,却顾此失彼,还是被他得逞了。

叶以深丝毫不温柔。

“该死!!!”

夏晴天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的直接……

这种熟悉的感觉。让叶以深顿时呼吸就重了起来。

如果说不是夏晴天的话,打死他都不信!

这个女人,一定就是夏晴天!

只是她那声痛呼,让叶以深强行克制住自己的冲动,一动不敢动的问道:“怎么,不习惯我了吗?”

“……”夏晴天不说话,贝齿咬着唇。

“乖,习惯了就好,很快的。”

然后叶以深就动作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大脑一团乱麻,就被快感侵占。理智已经成为了一片混沌,身体不由自主的就做出了反应。

……

一个小时后。

叶以深看着坐在前面开车根本不理自己的夏晴天,斜眼看了看座椅上留下的痕迹,啧啧了两声:“都这样了还不承认?”

“你就当这是酒后乱来吧!”

夏晴天恨恨的握着方向盘,龟速前进着。

她觉得自己这个用词格外的恰当!

“那我们就等回去之后趁着清醒,再来一次?你这么久,技术也没什么长进嘛。”

叶以深的调侃让夏晴天很想反驳,但是却只能怏怏的闭嘴,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而坐在后面的叶以深嘚瑟的打了两个响指,满满的都是得意。

发泄过这一番之后,他觉得神清气爽,什么毛病都没有了。

在他看来这简直就是比DNA还要直白的认证,真是让人熟悉又沉溺的感觉。

他已经决定,回去之后不管夏晴天愿意不愿意,再来仔细的品味一番。

夏晴天不用看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这也是她唯一算是了解叶以深的一点。

该死的叶以深,果然不知道节制!

只是又没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他,夏晴天只能恨恨的咬着后牙槽。

不过刚刚的感觉真的是让人有些……呸呸呸!

夏晴天赶忙摇头。根本什么都没有,完全就是一个意外!

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这个这样想着,后面的叶以深忽然就从座椅上翻到了副驾驶,对夏晴天说道:“你这样开到家里都要到什么时候了?”

“小心我举报你酒驾!”夏晴天看着他伸手来摸方向盘,没声好气的说道。

叶以深直接无视夏晴天的威胁,毕竟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回去了,所以强制的让夏晴天坐在了副驾驶坐上,一脚把油门踩到了底!

顿时夏晴天就瞪大了眼。默默的选择把安全带系上。

系安全带的时候,忽然想到了叶以深之前是不让她坐在副驾驶的,于是就在心里认定,他果然还是醉了!

但是这个想法刚刚浮出,叶以深就开口说道:“从你走后副驾驶就再也没坐过别人。”

“……”

“不信吗?”叶以深微微侧头看着她。

“别看我,看路。”

夏晴天生怕下一秒就发生车祸,别过头不去看他。

但是心跳却不由自主的加快。

如果不是看到车窗上自己的模样,夏晴天甚至有种错觉,他们一直生活在一起。从未分开过。

可惜,事实却不是如此。

一回去,她不管保姆递上了小星辰,一溜烟的跑到了自己的浴室,还不忘反锁。

温热的水流打在身上,夏晴天的酒劲也完全过去了。

此时的她心情有些复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