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你就是我的夏晴天/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晴天坐在床上看着他出去的背影有些懵,因为他和面具男一样,一般说出有什么惊喜的话,对她来说绝对是惊吓!

叶以深并没有这个觉悟,就来到了医生的办公室,坐在了椅子上,说道:“说吧。”

“叶少,您之前要我匹配的DNA结果已经出来了。”

那个医生讪笑着,说出了叶以深猜测的话。

看着叶以深点头,他就伸手将面前的档案袋递给了叶以深,原本还是眉眼含笑的叶以深,拆开档案袋之后,眉头就渐渐的皱了起来,语气冷冰冰的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结果已经很明显了,两人不是同一人。”

“不可能!”

叶以深直接就拍案而起!吓的那个医生腿一软,顿时冷汗都冒了出来,赶忙辩解:“叶少,这也不是我的说的。DNA的确就是这样显示的,什么会骗人,结果不会啊!”

“你确定没有搞错?”叶以深眯起眼睛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语气里都是暴戾:“如果我去其他地方化验的结果不是这样的话,后果自负!”

“这事情是您安排的,我肯定不敢马虎,如果您不相信的话,我现在再给您化验一次!”

“不用了。”

见自己这样说眼前的人都没有露怯,叶以深冷哼了一声,握紧了手中的化验结果:“这件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是……”

他低着头不敢去看叶以深,直到叶以深出去之后,身子像瘫软了一样躺在了椅子上。

听到门又被打开,立刻受惊似的坐了起来,看清楚来人之后,松了口气,擦了擦脸上的汗:“任务完成了。”

“很好,你的孩子已经好端端的在你家里了,这件事没有人会知道真相的。”

随着这句话,那个医生眼中神色复杂。

叶以深并没有去做第二次的匹配,他现在脑子有些混乱,心中的怒火蠢蠢欲动!

直接就来到了夏晴天面前,把手中的化验结果丢在了床上,指着那些东西说道:“你不是她!”

叶以深根本不能接受,分明就是!

就连那样时候的感觉都一模一样,怎么会是自己的错觉?

夏晴天的余光瞥了床上散落的化验单一眼,看到了DNA三个字母之后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心情顿时就复杂了起来。却还是云淡风轻的:“叶少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从来都没有说过我是她,而是一直在证明您认错人了!”

的确……

她从来都没有承认过这件事,并且还在不断的反驳。

现在想想,自己把眼前人看成心上人的时候,的确是喝醉了。后来这么久,虽然认为她脸上的是易容面具,却一直没有发现纰漏。

昨天觉得感觉一模一样的时候,也是喝了酒……难道,难道这真的只是自己的错觉吗?

看着叶以深脸上的神情变了又变,夏晴天的心头也跟着跳了起来。

就连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这是因为对蒙混过去的这个结果满意,还是不满。

低下了头,不知道要说什么,甚至想什么都不知道。

叶以深的手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握紧,最终一言不发的摔门而去!

门撞在门框上的声音有些震耳欲聋,小星辰被吓到,哭了起来。

夏晴天却没有第一时间去抱她,而是来到床前,把面前的化验单都拿在了手里,死死的盯了很久,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

薄薄的嘴唇抿起,自我安慰到:夏晴天,你不是一直想证明自己不是自己吗?如今成功了,应该高兴啊!以后再也不担心他对你动手动脚了!

这样想着,夏晴天就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为什么看到叶以深这个反应的时候,心中有些堵堵的呢?

眼睛挪开手中的纸上,就大步走过去抱起了小星辰,抱得紧紧的。

秋天是真的来了,这两天一直觉得有些冷,好像一天比一天冷。

算起来,自从在医院那次之后,已经整整三天没有见过叶以深了。

打通的房子很大,有些空荡荡的,之前总是想叶以深能离开,让自己自由一些。如今她真的走了,夏晴天倒是偶尔坐在沙发上发呆。

没了他折腾自己,照顾小星辰和叶星悦丝毫不觉得忙乱,每天有大把的时间。

夏晴天也没有主动去找他,免得再惹得他厌烦。

于是就抱着小星辰,徒步去了医院。

这两天多余的时间她就开始锻炼身体!

即便身材还没有走形,她却觉得自己的力气越来却小,身上的肌肉仿佛都转变为脂肪了。

一路上看到不少秦亦朗的代言,全部都是叶氏的。看样子已经全面开始合作了。

好久不见秦亦朗了。

想着,就已经来到了叶星悦的病房。

进去之后就熟练的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说了每次自己过来都会说的第一句话:“星悦,我又来看你了。”

“你好不好?”她纵然心中有千万苦涩,和叶星悦说话的时候语气都是轻松的:“我还是挺好的……”

说了一些有的没的夏晴天实在是忍不住了,叹了口气:“可惜你不能醒过来,不然我也不至于这么压抑吧。”

说着,就起身对床上的叶星悦露出了一个微笑,即便他看不到,还是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不知道你大哥什么时候会把我赶走,说不定这就是我最后一次来看你,你一定要尽早的醒过来,可能就没有机会看到我了。”其实这话就是夏晴天随口一说。

说完之后,抱着小星辰就离开了。

走了没几步,发现小星辰该换尿片了,就去到卫生间里帮她换好,洗了洗手。

一出门,就看到医生护士很多人拥簇在一起,把叶星悦从病房里推了出来!

夏晴天顿时就有了不好的想法,叶星悦不会是恶化了吧?

即便他现在处于无意识的状态,但是起码活着啊!

想到这一点,夏晴天立刻跑了过去,跟着那些医生追问道:“医生,医生请问他怎么了?”

“你是病人家属吗?”

“我,我不是……”

“那抱歉,我不能告诉你。”说着,就到了手术室门口,门开门关,就只留下了夏晴天一个人站在门口。

不能告诉自己?

难道真的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

夏晴天的第一反应就是联系叶以深!

毕竟叶星悦真的没有什么家属,唯一的亲人应该就是叶以深这个大哥了。

万一等会需要签字什么的,她也不能代劳。

想到这里,直接就给叶以深打了电话。

随着电话的拨通,叶以深那边的语气很冷漠,直截了当的询问她有什么事情。

“星悦被推进手术室了!”

“什么?怎么回事,什么情况?”

虽然对夏晴天很冷漠,但是涉及到叶星悦的事情,叶以深立刻就着急了起来。

“医生说我不是家属,所以没有告诉我,刚刚才推进去!”

“我现在就过去。”叶以深也不管去了是不是要见到夏晴天,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夏晴天的心里现在七上八下的,却不是因为叶以深,而都是因为生死未卜的叶星悦。

如果叶星悦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她肯定是难逃其咎!

夏晴天觉得,叶星悦在医院里住了这么久,首要需要负责的人,就是她。

心中不断的祈祷叶星悦千万千万不能有事情,脑海中忽的就走马灯似得展现出以往他对自己的好。

鼻子顿时就有些发酸,叶星悦,你一定,一定不可以有事情!

半个小时后。

手术室门口的灯依旧亮着,没有一个医生或者是护士出来,叶以深也在此时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

他喘息着,看着空荡荡的走廊只坐在抱着小星辰的夏晴天,什么都不管的上前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看过他之后,去卫生间给小星辰换尿片,然后就看到他被推出了病房。”夏晴天真的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

“该死!”

叶以深低吼了一声。

他心中一直相信也期待自己的弟弟可以醒过来,哪怕他现在需要人没日没夜的照顾,他也从来没有觉得麻烦过。

可是为什么会忽然变成这样?

眼神落在夏晴天身上,想问是不是她说了什么刺激到叶星悦的话,却没有问。因为他知道这不过是个莫须有的罪名。

想到叶星悦可能会就此真正的离开,叶以深一拳捶在了墙上,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们叶家!

几乎是同时。手术室门前的灯灭了下去,门也打开了,医生出来,眉头紧锁。

一般开门的时候就应该会是病患先推出来,如今这样……夏晴天倒吸了一口凉气。

叶以深目光狠戾的看着那个医生,仿佛他只要说错了一个字,就会要了他的命!

那个医生咽了咽口水,说道:“叶少,事发突然没有通知您,您……来了?”

“难我没有来难道还能是别人吗?”叶以深不想跟他寒暄,直接上前就揪住了他的衣领,握紧了拳头上有刚刚砸墙留下来的血丝!

“叶少叶少,二少爷很好!”医生为了避免自己会受伤,赶忙说道:“突然去手术不过是情况好转,如果不出意外,二少爷应该会很快醒过来。”

“醒过来……”叶以深怀疑自己听错了,咬牙切齿的:“如果他醒不过来怎么办?”

“这,这也要看他个人的意愿。所以建议这段时间最能刺激到他的人陪在他身边。”医生为了安抚叶以深的情绪,就说道:“您看这一个月二少爷的情况转变的这么好,都到了现在,不会醒不过来的!”

随着他的话,叶星悦就被从里面推了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叶以深觉得他的脸色似乎是好看了一些。手一松,就松开了面前的医生的衣领,紧跟着病床回到了叶星悦的病房。

夏晴天在一旁听的清清楚楚,就松了口气。好在,好在叶星悦没有什么事情。

虽然知道现在叶以深很不想看见自己,但是因为担心叶星悦,她还是抱着小星辰来到了病房门口,打开了房门。

叶以深看到她进来,没有说什么。

见他没有赶自己,夏晴天就几步上前,来到了病床前。

“你听到刚刚医生说的话了吗?”

叶以深忽然开口道。

“嗯。”虽然夏晴天不知道他指的是哪一句,但是毕竟刚刚医生说的所有话她都听了。

“那就在这里照顾他,其他的事情不用管了,小星辰我会找人帮你照顾的。”

“即便是带着小星辰我也可以……”

‘照顾好他’四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叶以深打断:“你只要负责照顾好他就可以了!”

叶以深不是傻子,当然知道自己弟弟好转到今天这一步不是自己刺激的作用,而且眼前这个也叫夏晴天的女人。

从她出现,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承认,一切都在好转!

只是一想到前几天的事情,他的眼神就冷漠了下去。

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当初就不会那么的冲动了!

想着,就直接从夏晴天怀中抱走了小星辰,没有再多说一个字。

如今的叶以深比之前对待自己还要冷漠,夏晴天当然是感受的到的。

抿起嘴来,这事情难道都是她一个人的过错吗?

算了,如今眼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照顾好叶星悦!

医生只是说最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照顾叶星悦的时候真的很清闲,似乎为了印证自己的说法,医生把他从重症监护室转到了普通病房里。

即便是普通病房也是VIP的,环境更加的好,还贴心的给夏晴天准备了一张床。

夏晴天在房间的时候就反锁着门,不戴面具的感觉格外的好!

出门就带着口罩和墨镜,也不担心被发现,有人敲门只要不是叶以深,就迅速的戴上口罩。

叶以深只是打电话,并没有过来,不知道为什么。

又是三天过去,夏晴天和叶以深自从DNA事件已经过去一周了,两人的关系好像僵化了一般。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面具男像是知道DNA这件事会给两人带来关系的破裂,所以没有任何动静。

夏晴天的头靠在沙发上,长长的头发垂在地上,漂亮的眼睛半闭着,想到叶以深就叹了口气。

像是知道自己想他一样,叶以深就来了。

病房窗户的设计是从里面可以看到外面,在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所以夏晴天看的清清楚楚!

立刻就清醒了过来,冲到了浴室开始戴面具。门外的叶以深不耐烦的又敲了敲门,夏晴天就忙喊道:“稍等,我在洗脸!”这么多天不戴忽然戴上都有些不适应了!

在自己的脸上拍打了一遍,确定没有什么破绽之后,就洗了洗手从浴室出来伸手打开了门。

叶以深进门看了她一眼,看到她的手湿漉漉的,没有多问什么,就径直的来到了叶星悦的床头,对他说道:“怎么还不醒过来?”

夏晴天以为这话是对自己说的,就在一旁解释道:“医生说了,这是有几率的事情。”

听到夏晴天回答自己,叶以深看都不看她的说道:“照顾星悦辛苦吗?”

“很清闲。”夏晴天说的倒是实话。

星月现在也没什么需要照顾的,她就只负责说说话。

“那就好,小星辰过会儿会有人给你送过来。”

“啊?您不是说小星辰有人在照顾了吗?”虽然夏晴天很是想念小家伙,却忍不住问道。

听到这话叶以深就忍不住想冷哼,一群什么育儿专家、十几年几十年经验的保姆,果然像之前一样没用!连一个孩子都照顾不好!

叶以深当然不会说是因为自己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而是十分傲娇的说道:“我想让谁照顾就让谁照顾,你有什么意见吗?”

他不讲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夏晴天早就习惯了,况且和小星辰呆在一起她也高兴,就没有反驳点了好几下的头。

她如此的顺着自己,叶以深也不好再发作,就双手环胸说道:“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联系我。”

“是。”

“……”

夏晴天低眉顺眼的模样让叶以深觉得很不舒服,借口还有事转身就走了。

他这几天几乎都没有怎么睡。

自从那天的事情过后,他就像夏晴天刚刚离开没多久一样,开始疯狂又严苛的工作!

晚上的时候回到叶家也不过是换一个地方加班罢了。根本不能入睡。

每每在要睡下的时候,眼前就会出现夏晴天的模样。

他知道,自己现在是在逃避。

他不能接受认定是夏晴天的人不是,这种感觉,就像是抓住了生命中自认为最重要的东西,结果又是一场空一样。

特别是叶星悦转到普通病房之后,叶以深更加焦躁,在要不要见夏晴天之间徘徊!

每到晚上的时候他就会来,即便什么都看不到,还是站到早上才会走,就和当初夏晴天生病,他在外面站着一样。

从病房出来之后,叶以深鬼使神差的就来到了夏晴天租房的地方。

也不能叫租房,毕竟这里已经被他买下来了。

之前有她在的时候不觉得,如今只有自己站着,总感觉空荡荡的。

坐在那天看到夏晴天的沙发上,叶以深躺在上面,闭上了眼。

他对夏晴天的忠心的。再也不会随便找一个替代品了!

想到这里,就忽的又睁开了眼,起身走了出去,头也不回。

长夜漫漫。

夏晴天戴上了面具忽然就懒得取下来了,看着身边的小星辰还神采奕奕的,就捏了捏她的脸:“是不是又调皮了?”

即便叶以深不说,她也知道,绝对是其他人搞定不了这个小家伙。

小星辰像是听懂了一样笑了起来,童真的笑声听的夏晴天的心都暖了。

“人小鬼大!”夏晴天其实很安心小星辰这么亲近自己,眨了眨眼,即便她是白依灵的孩子,但是夏晴天并没有丝毫的芥蒂。

父母做错的再多,和孩子又有什么关系呢?

就在这个时候,监测叶星悦的仪器忽然响了起来,夏晴天直接起身坐直,摁下了呼叫护士的铃。

随着护士走过来,夏晴天刚想问他怎么样,就看到眼前的叶星悦……睁开了眼!

“叶星悦!”

夏晴天怀疑自己看错了,喊出他名字的时候都有些失声!

在看到夏晴天模样的时候,他的眼神都是茫然,然后眼睛在四周寻找。

因为他刚刚醒过来,所以需要做一个全面的检查,医生就把夏晴天请了出去。

夏晴天直接就给叶以深打了电话,只是打了好几个,他都不接,只能发短信告诉他这个让人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的消息!

“叔叔醒过来了。”夏晴天抱着怀中的小星辰,脸上的兴奋溢于言表:“他还活着!”这样。也能让她的愧疚减少一份。

小星辰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也跟着夏晴天开心的手舞足蹈。

一个小时后,医生们面带笑意的出来说道:“病人已经没事了,就是身体有些虚弱,在医院观察48个小时就可以了。”

闻言,夏晴天猛点头。

不等他们再说什么,直接就溜到了病房里,看着病床上叶星悦,兴奋的话都有些不会说:“你,你!你醒了。”

“你是谁?晴天呢?”

叶星悦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夏晴天,因为他就是朦朦胧胧的听到了夏晴天的声音,才会选择醒过来。

“我就……”‘是’字卡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的,夏晴天眼神黯淡了一下,明白了为什么他会醒来就在寻找什么,自己已经不是曾经的夏晴天了,抿着说道:“我是叶总安排来照顾您的。”

“谢谢,但是你见晴天了吗?她长的很精致,笑起来暖暖的,说话的时候软糯糯的……”

随着叶星悦到底形容,夏晴天低下了头,她哪有那么好?

虽然很激动,也不想瞒着他,却还是说道:“我是叶总的秘书,也叫晴天,夏晴天。但是您说的那个人,我没有见过。”

“不可能!”叶星悦十分笃定,在自己昏迷的时候和自己说话的就是夏晴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