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我仍然想要保护你/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星悦垂下眼,自言自语到:“她肯定是不想被大哥发现,所以偷偷来看我,所以你不知道也正常。”

如果是其他人听到这话肯定觉得叶星悦昏迷了太久,神志不清,出现了幻觉。

但是夏晴天知道,他说的是实话!

那也不是幻觉!

却不能多说什么,只能顺着他的想法说道:“对,所以您不要把这话告诉别人了,保护她,也保护您自己。”

夏晴天的话让叶星悦点了点头,这时候才问道叶以深在哪里。

“叶总他守了您很久,刚刚离开,换我照顾您。”夏晴天不想破坏两人的兄弟之情,尽力的帮叶以深说着好话。

叶星悦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大哥对自己的好。

眨眼看着眼前的夏晴天,说道:“你也叫晴天,真巧。其实我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你给我说说,外面的世界怎么样了吧。”

虽然叶星悦躺在床上。瘦的几乎是皮包骨,但是醒过来之后的精神很好,神采奕奕的。

特别是那双眼睛,干净的什么都没有,和从前一样,是纯粹的少年。

一想到因为自己的缘故,这双眼睛差点永远的闭上,夏晴天就一阵的愧疚,说道:“好,我给你说一下,外面的世界。”

把自己知道的好玩的事情都说了出来,虽然她也被软禁了一年,刚刚重获自由。却还是极力的描绘着外面的美好。

听的叶星悦一脸的神往,在看到小星辰的时候,惊叹道:“刚刚我都忘记问了,这个是我大哥的孩子吧?”

“她……”夏晴天一时语塞。

算是吗?

只能含糊的说道:“是白依灵的孩子。”

“那不就是我大哥的吗?为什么你替她照顾孩子,她人呢?”

“叶总让我做我就做了,毕竟叶总给我开工资。”

夏晴天尽量的规避开这种问题,免得让星月多想,觉得外面的世界依旧很残酷。或者是说什么不该说的。让叶以深知道之后,惹来麻烦。

刚刚醒来的叶星悦虽然有很多话想说,但是精力不允许,说了一会儿,就睡下了。

当然,睡前还很有礼貌和绅士风度的让夏晴天休息好。

夏晴天点头不语,看着他睡下,极轻的叹了口气,没有丝毫的睡意。

把小星辰哄睡之后,自己就站在窗户前,看着外面的灯火阑珊。

放空自己的大脑什么都不去想,也只有这个时候,是她最轻松的状态。

因为即便睡着,也是不是梦到这个,就是梦到那个,噩梦连连……

一直站到腿都是发麻的,外面的天色也开始泛白,才挪动着步子到了沙发上小憩一会儿。

这个时候的城市是最安静的。

夜生活的人入睡,街边的霓虹的关闭,忙碌的人还尚未苏醒。比深夜,还让人觉得安静。

睡了没一会儿,医生就来给叶星悦检查身体。

夏晴天扭了扭脖子,伸了个懒腰,觉得有些困乏。

来到浴室将门反锁,撕下已经很松动的面具,凉水洗了好几把脸,才算是清醒了不少。

用力的眨了眨眼,再次戴上的那层伪装。

出去之后抱着小星辰就去外面买早餐了,等她回来的时候看到叶以深已经在了。坐在床边和叶星悦说话。

“叶总,您来了。”夏晴天把手中的早餐放下,干巴巴的问道:“您,吃饭了吗?”

“还没有,和我弟弟一起吃。”叶以深看到她拿着两份早餐,就问道:“你还没吃?”

“我吃过了!”

其实夏晴天是带回来的,这里是她和叶星悦一人一份,但是叶以深刚刚都这样说了,和大老板虎口夺食何必呢。担心他不信,还多嘴解释到:“我不知道二少爷的食量,所以就买了两份,免得不够。”

“那就好。”说着,叶以深就端起饭碗喂叶星悦。

叶星悦有些别扭的说道:“大哥,我都不是小孩子了,况且手脚都可以动。”

“在我眼里你一直都是孩子!”

叶以深其实有很多话想问叶星悦,不过考虑到他刚刚醒过来,就没有刺激他,展现的都是身为大哥的关怀。

夏晴天在一旁就拘谨的看着兄弟和睦的一幕,虽然她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却还是开心的。

漫不经心的在一旁想着等会儿要出去吃些什么,忽然就听到了叶星悦说道:“大哥,我想回去住,这里让我觉得很压抑。”

“我跟医生沟通了,说要再观察两天。”

“那我的学校……”

“都安排好了,等你好转之后想去读可以继续去读,不想的话就往上继续学习,反正毕业证已经帮你拿到手了。”

“哇!”叶星悦顿时就笑了起来,见他笑的这么开怀,叶以深也忍不住勾了勾嘴角,随即就听到他继续说道:“你的小秘书照顾我照顾的特别好。你要不要给她加工资?”

“她的工资已经够高了,好了,我去公司还有些事情,你要是想尽早出院就好好的养着。”

“我知道了大哥!”

兄弟两人又寒暄了几句,然后叶以深转身就走了出去。

看着他把自己的早餐就只吃了两口,夏晴天就觉得浪费!

要吃还不吃完,不如不吃留给自己!

想着,忽然听到星月叫自己,就到了他床边,关切的问道:“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我只是太久没说话了,所以闷得慌,想找个人说说话。”不得不说,叶星悦的笑容真的很有感染力,夏晴天看着就忍不住也想笑出来,心情跟着好了起来:“可以啊!”

原本两人之前就认识,夏晴天对他也有愧疚,所以很是随着他,并且还出奇的融洽。

能说话的叶星悦,可是比不能说话的好多了!

聊了一天,夏晴天觉得一年的抑郁都要一扫而光了,虽然不能说太多隐晦的事情。

叶星悦也有种遇到知己的感觉,聊的很是投机。

在知道她照顾自己了很久之后,直接就说道:“我欠下你一个人情。”

“这都是我该做的。”

夏晴天说着,就听到星月说道:“不过马上就可以给你减压了,我真是不喜欢这里,等我出院回叶家,就不用每天再来照顾我了。”

叶星悦的话让夏晴天眼皮跳了一下,她其实还是想照顾一下叶星悦的。

不过他想回去,自己也不好说什么。

反正现在和叶以深的情况,一时半会儿应该也去不了叶家。

不想自己的情绪影响到叶星悦的心情,掩盖下情绪,笑道:“回家也好,总在医院躺着,不病也要病。”

“没错,你果然懂我!”叶星悦一心被要出院的喜悦填满,也没察觉夏晴天的情绪。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的话,夏晴天看着时间,说道:“你也该休息了,小星辰要去打预防针,我先带她过去。”

“好!”叶星悦说着,露出了一个暖心的笑容。

夏晴天抱着小星辰出去,小心的关上门,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叶以深,眼瞳扩散了一下,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你……您怎么来了?”

“有事情找你。”叶以深脸上没有什么神情,看不出是要说好事还是坏事,夏晴天的心就提了起来。

这个男人不会还没有放下DNA的事情吧?

天呐!

又要找自己什么麻烦?

“星悦要出院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吧?”

“听说了。”夏晴天一边回答,一边看着叶以深的神情。

“你觉得照顾小星辰和他有压力吗?”

“还,还好。”

夏晴天不知道为什么好端端的叶以深会这样问,战战兢兢的回答道。

“那就好,原本我还想小星辰让你照顾,再请人照顾星悦,既然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

“什么意思?”

夏晴天的脑子一时间没有转过来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叶以深。

叶以深十分嫌弃的看了她一眼,难道自己的话说的不够清楚吗?

微微欠身,眼神和夏晴天的眼睛平视,一字一句的说道:“以后你就是叶家的保姆,负责照顾他们两个人的生活起居!”

之前还说是秘书,这些事情是安排给她的工作,如今倒好,直接就成为保姆了。

夏晴天虽然介意,脑海中却忽然闪过了一个关键的词汇‘叶家’,那岂不是就说明……

看着叶以深,她小心翼翼的问道:“您的意思是,让我住进叶家?”

“嗯。”看来这个女人还不算太笨。

站直身子继续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说道:“好好做,我不会亏待你的。至于你原来租下来的房子,我已经买下来了。等你照顾到两人都可以自理之后,你原来住的地方和你的对面。我都会赠与你。”

闻言,夏晴天不由的在心中咂舌。

那两套房子临近大学,而且还是新楼盘,交通便利临近市区,买下来也要不少钱吧?

叶以深还是这么的财大气粗。

刚想婉拒,就听到叶以深继续说道:“也算给你的工资了。”

“好。”夏晴天直接就改了口。

既然他都这样说了,何必在和他客气?

夏晴天收下,反倒让叶以深自在。

毕竟在他看来,能用钱衡量的东西,都很好办。

点了点头,没在多问什么,径直的走进了叶星悦的病房。

夏晴天抱着小星辰站在空荡荡的走廊,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高兴。

之前面具男说进入叶家就算成功取得叶以深的信任,那是不是就说明自己现在已经成功了?

只是,他口中的下一步计划,又是什么呢?

为了保险起见,夏晴天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他,而是抱着小星辰下去打针了。

叶以深的动作倒是很快。

第二天就准备好了叶星悦的所有出院事宜,在得知夏晴天会和自己一起回去,叶星悦也乐得。

还偷偷的转身和夏晴天说道。在叶家没有人可以聊天,肯定会闷死。

对此夏晴天只能讪笑了两声,那样的生活,她过得还少吗?

随着车子慢慢发动,叶以深坐在前面,和在后面的叶星悦说道:“我最近手头有些事情,不能常回家,有什么事情让王管家直接联系我就好。”

“好。”叶星悦也习惯了叶以深的忙碌,只是有些好奇的问道:“大哥,上次我问你白依灵还在叶家不在你也没有告诉我。”他可是不想和白依灵同住一个屋檐下。虽然是在叶家。

“不在,以后你也不会见到她了。”

叶以深的话让叶星悦哦了一声,思量着可能是两人分开,暗暗想着自己的确错过了很多东西。

一旁的夏晴天心中有些感叹,说的如此云淡风轻,就是一条性命。

说道了这个有些沉重的话题,车里的氛围就冷了下来,一直等到到了叶家,都没有人再开口。

其实在快到叶家的时候夏晴天就觉得有些紧张!

分明之前刚刚来过,为什么还是会有种第一次过来的感觉?

“夏秘书,到了。”

见夏晴天在发呆,叶星悦十分贴心的说道。

“哦!”夏晴天赶忙下车,一手抱着小星辰,另一只手想去扶他,却被叶以深抢先,自己只能尴尬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王管家显然早就知道叶以深要回来,早就在门口等着了,直接上前说道:“大少爷,二少爷,你们回来了。”

“王管家。好久不见。”叶星悦和蔼的神情,一点都不像是大病初愈。

这倒是让王管家松了口气,他原本还担心自家二少爷大病一场之后性情会大变,和多年前的大少爷一样,如今看来倒是自己多虑了。

“二少爷,您慢些。”王管家微微欠身,把两人迎了进去。

夏晴天紧跟着他们也赶忙进去,和王管家对视的时候,尴尬的笑了笑。

王管家有些纳闷,他还不至于老眼昏花。为什么总觉得这个秘书有些熟悉呢?

等走了进去之后,夏晴天的眼神根本不敢乱看,因为随便一看就是自己和叶以深的合影,这里的一切还是和记忆中一样。

仿佛没有离开过,也没有变过。

她自顾自的想,就连叶以深叫自己都没有听到,这让叶以深皱起了眉头。

之前夏晴天虽然有些不机灵,但是也不蠢,怎么今天这么呆呆木木的?

“夏秘书,我大哥叫你呢。”叶星悦察觉到身边的叶以深有些不痛快,好心的叫了夏晴天一声。

夏晴天忙反应过来,答应了一句。

而叶以深看在叶星悦的面子上就没有说什么,告诉了夏晴天客房的位置,其余的并没有多说,只是嘱咐道:“要注意什么王管家会告诉你。”

“是。”

夏晴天自认为自己在叶家还是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的。

就在她一个字回答出来之后,门铃就响了起来,下人忙去开门,就听到了赵峰的声音。

他和叶以深是好友,即便与叶星悦的关系不好,如今叶星悦出院回家,也是应该来看一看的,所以对于他的到来,夏晴天并没有诧异。

只是自从上次因为他被叶以深呵斥了之后,夏晴天对他就刻意的开始保持距离,即便他热情了打了招呼,也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见状,叶以深还是很满意的。

虽然知道眼前的人不是自己的夏晴天,但是这么的相像,和其他男人眉来眼去的他也不能接受!

“星悦。你是不知道你哥自从你出事之后变得多乏味。”赵峰也不在意自己被冷漠对待,就大大咧咧的坐在了沙发上,一坐下就开始吐槽。

叶星悦在就在一旁听着,时不时配合的笑一下,引得叶以深最后冷冷的瞪了他眼:“你要是再胡说,我就让人把你丢出去!”

“好好好。”赵峰见状只能打住,说道:“看到星悦没事我也就放心了,我父亲知道这件事后,说有空让你们去我家坐着。”

“赵峰哥,赵伯伯不会是又想撮合蕊儿和我家大哥吧?”

叶星悦的调侃让赵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可能是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是主要原因还是想见一见你。”

“等我好了,一定会过去的。”

叶星悦虽然对待赵峰父亲没有叶以深那样敬重,却也是尊重的,话音未落,赵峰就拍了拍脑袋说道:“我都忘记了,我父亲说我不能空着手来,知道你最近在和寰宇斗智斗勇,叫我送来一份合同,助你锦上添花。”

“赵伯伯太客气了。”

“……”

他们在那边说着,夏晴天就站在一旁大脑有些放空。也不知道站了多久,忽然听到了自己的名字,猛然一回神,原来是叶以深让她先去自己的房间休息。

至于小星辰,就放在了她隔壁的婴儿房。

夏晴天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就上去了。

反正她也不好奇他们都在说什么,这倒是引起了赵峰的注意,关系那么好,就没藏着掖着,直白的问道:“你和小秘书是感情破裂了吗?”

这话让叶星悦瞪大了眼睛,难道在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自己大哥还和这个晴天有过一段感情?

“不要胡说,从一开始我和她就没有什么。”

“哟哟哟。”赵峰痞里痞气的,丝毫没有给叶以深留面子:“这样说的话,当初阻止我和小秘书千里情缘一线牵的,难道不是你吗?”

“我只是不想她分心做不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那你的意思就是我可以继续和小秘书再续前缘?”

赵峰的话让叶以深想都不想就拒绝了,说道:“她没有空和你再续前缘,现在是叶家的人。”

闻言赵峰一撇嘴,翻了个大白眼。

夏晴天不知道自己离开后他们的话题就一直围绕在自己身上,躺在客房的床上。

虽然是客房,但是也很大。舒舒服服,让夏晴天觉得和自己原本在叶家的房间没有什么区别。

想到之前在叶家自己住的的房间,就忍不住想去卡看看,里面怎么样。

说来可笑,离开之后对家的回忆,不是在夏家,而是在叶家。

就在夏晴天准备好好的回忆一下过往生活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来。

不用看夏晴天就知道是谁——面具男!

因为她给面具男设置了独一无二的铃声,一骨碌的从床上起来,直接拿起手机就接了起来。随即就听到了那边面具男让人讨厌的声音:“住进叶家难道就不和我说一声吗?”

“我准备稳定下来再告诉你,毕竟自从DNA事件之后,叶以深对我就很冷漠。”

不用多说,面具男也知道DNA的事情,冷声说道:“所以你就什么事情都不说吗?”

“我……”

夏晴天其实根本不想和面具男联系,但是为了深晴,也只能选择一言不发。

见她不反驳,面具男的语气更加不好:“难道是我最近对你太过放纵了吗?我想你也不愿意看到你的儿子受苦吧?”

“不,不要!”顿时夏晴天就的语气就软了下去:“我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你要我做什么,我立刻就去做!”

“很好,既然你也已经住进来了,我就给你安排下一个任务。”面具男显然很满意夏晴天的反应,也料到她现在不敢轻举妄动,所以就直接告诉了她要她做什么:“叶家有一张羊皮地图,你找到之后带给我!”

“在哪里?”

“如果我知道在哪里的话,还需要你去找的吗?”

很不满夏晴天这个愚蠢的问题,面具男不耐烦的说道:“你尽快,而且一定不要妄图对我有背叛的心思!”说着,电话就被挂断。

即便耳边已经没有了声音,夏晴天还是保持着拿着电话的姿势。什么羊皮地图?

当初她为了窥探叶家的秘密都做了长达一年的努力,如今要她找什么子虚乌有的面具,谁知道要多久?

况且现在叶以深根本不会给她这个机会吧……

每次和面具男通话之后心情就会复杂起来,她有些质疑,这事情自己真的可以做到吗?

想着,脑海中就浮现出了深晴的模样,眼神顿时就坚毅了起来!

不管行不行,都一定要试一试,不仅仅是为了自己!

如今看来,当务之急还是要让叶以深信任自己。不由的就叹了口气,谈何容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