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我的孩子,我来照顾/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晴天在脑海中想了许多让叶以深重新信任上自己的对策,却还没有来得及践行就被自己否定。

太主动的话反而会被怀疑,最好的办法还是敌不动我不动!

有了这个想法的夏晴天,就无比的老实,吃饭的时候因为照顾小星辰吃饭,再加上叶星悦的强烈要求,叶以深就让她上了餐桌。

但是这根本什么都代表不了。

因为叶以深根本就没有看过她,几乎全程把她当做是空气。

多亏了叶星悦体贴,才不至于让夏晴天太过尴尬。

一顿饭好不容易吃完,叶以深去书房加班,夏晴天就和小星辰以及叶星悦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叶星悦笑着说道:“看样子你已经习惯了我大哥的冷漠了。”

“嗯……”夏晴天虽然不想习惯,但是也不得不面对现实,叶以深就是一座大冰山!

“其实我大哥人很好的,只是……算了,我和你说这些干什么。”叶星悦响起了夏晴天,也觉得情绪低落,无奈的笑了笑:“其实我知道当初你的话是安慰我,晴天根本就没有来找过我。不然,为什么现在都不联系我呢?”

“也许她是有难言之隐!”夏晴天第一反应就是替自己辩解,顺便安抚他道:“如果是假的话,为什么早一点你没有这样感觉呢?”

“也对。”叶星悦点了点头,语气里都是认真:“她说的什么虽然我记得不清楚,但是好像过得并不好,我其实很后悔,如果当初我不那么幼稚的话,是不是事情就不会发生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虽然叶以深并没有说什么责备他的话,甚至影响他情绪的话都没有多说,但是叶星悦还是会自我反省,如果当初他选择祝福的话,大哥和晴天会很幸福吧?

“不!她才是后悔的。如果不是她,你也不会险些丧命!”

夏晴天的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因为星月的眼神有些奇怪:“你怎么知道?”

“偶尔,听人说过。”夏晴天赶忙别开眼神不去看他,辩解到。

好在叶星悦没有纠结,就靠在沙发上,说道:“如果这话,是她亲口告诉我的就好了。她肯定是怨恨我的。”

“不会的。”夏晴天多想安抚一下叶星悦,却知道多说无益,只能选择把所有想说的话都在心里默默说出来。

就在气氛有些尴尬的事情,小星辰哭了起来,夏晴天借口去哄小星辰睡觉,直接逃似的离开了沙发。

看着她的背影,叶星悦皱了皱眉,为什么觉得……感觉这么熟悉呢?

是他的错觉吗?

夏晴天知道自己刚刚说了不该说的。

坐在小星辰的婴儿床旁边唉声叹气的,虽然知道小星辰听不懂,还是和她说道:“要是你早点哭就好了。”

已经睡着的小星辰吧唧了两下嘴,十分的可爱。

夏晴天又叹了口气,但是她又不忍心看着叶星悦自责。

就在她连连叹气的时候,叶以深忽然出现,疑惑的看着她:“你在小星辰床边唉声叹气的做什么?”

“我只是,看她太瘦了!”夏晴天随便扯了个谎,有些紧张。

房间的灯暗暗的,暖暖的色调让人觉得很舒服。

叶以深却没有去看她。因为这样的氛围,只会让他产生错觉,所以就错过了夏晴天脸上纠结的神情。

看着睡下的小星辰,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小星辰的确是有些太瘦的。

他衬衣的袖子挽起来了一半,露出精壮的小臂,环在身前,格外的吸引人。

不知道是不是夏晴天的想象力太丰富,看到这一点裸露的肌肤,就浮想联翩的想到了浑身赤裸的叶以深。

耳朵一热,赶忙打住,把眼神挪在小星辰身上。

两人的眼神就聚集在自己身上,小星辰似乎感觉到了压力,翻了个身,留给两人一个肉呼呼的小屁股。

“我会安排一个奶娘给小星辰。”

“不太好吧?”

夏晴天虽然可以接受奶粉,却不能接受孩子吃其他人的母乳……

总体感觉很奇怪。

“难道你有吗?”

叶以深一句话让夏晴天默默的闭上了嘴。

生小深晴的时候她的奶水就不足,更别说现在了。

叶以深也没有和夏晴天多说,只是说自己要看看小星辰,就让夏晴天先出去了。

两人之间几乎可以用冷漠来形容。

夏晴天自知这不是办法,于是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想其他办法,所以第二天一早,在吃饭的时候她就一边看着叶以深的脸色,一边问道:“总裁,请问我可以去上班吗?”

去工作起码可以接近叶以深的工作!

况且叶以深最近好像很忙的样子。

“我叫你过来做什么难道你自己不清楚吗?”

叶以深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让夏晴天哑口无言。

也对……

眼睁睁的看着他出去工作,夏晴天就忍不住想叹息。

道阻且长啊!

不过好在家里有叶星悦和小星辰,也不觉得无聊,至于叶以深,一直到晚上都没有回来。

而夏晴天则答应了给叶星悦做饭,于是就亲自下了厨。

吃着她的饭菜,叶星悦由衷的称赞道:“不仅好吃,而且有一种家的味道!”

“可能是因为你在家里吃饭吧。”夏晴天的调侃让氛围轻松了起来。

不过温馨的氛围并没有持续太久,叶以深就回来了。

随着他的靠近,夏晴天的一口饭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的,眼神有些没反应过来。

“在吃饭?”叶以深一眼就看出来今天的饭菜是夏晴天做的,原本已经在外面匆匆吃完东西的他忽然觉得又有些饿。就让人加了一副碗筷。

吃着饭菜,听着叶星悦单纯的声音,叶以深忽然觉得已经没有了人气一年的叶家,像是活了过来一样。

原本以为,再也不会有这一天了。

而归根结底,原因还是因为身边的这个秘书。

想到这一点,叶以深嚼着饭菜的动作就慢了下来,一直等到叶星悦吃完都还没有放下筷子。

明显就是有话要说!

叶星悦担心叶以深为难夏晴天,就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开口说道:“大哥,我想回房间了。”

“好。”

“夏秘书,过来帮我一些,我觉得身上没有力气。”

叶星悦想的是把夏晴天也带走!

不过显然,这个算盘没有达成,叶以深直接说道:“让王管家把你送上去。”

“可是……”

“二少爷,走吧。”王管家不给叶星悦说话的机会,直接就上前搀扶起了他。

对此夏晴天只能给了叶星悦一个放心的眼神,既然叶以深都这样了,显然是有话要和自己说。

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即便现在逃过去了,等会还是会被叶以深捉到。

是福不是祸,只能认了!

瞬间,偌大的客厅里就只剩下了夏晴天和叶以深两人。

叶以深就继续的吃着盘子里的菜,虽然他看起来好像一直在吃,吃了很久,但是真的没有吃多少!

夏晴天眼角抽搐了一下,忍不住低声开口问道:“总裁,您找有什么事情吗?”

“有。”

一个字就打发了夏晴天,却又不说什么事情,让夏晴天心中七上八下的。

这是准备……兴师问罪吗?

自己好像也没做错什么呀!

难道是做晚饭的时候没有做他的?可是他没有回来,也没有说过自己要回来,况且不是也够他吃了吗?

就在夏晴天胡思乱想的时候,叶以深终于放下了筷子,再次开口了。

“你不觉得你和星悦的距离太近了吗?”

“我?”夏晴天根本没觉得啊!

况且不是他让自己照顾叶星悦的吗?自己一没越界二没越界的心思,怎么就距离太近了呢?

见夏晴天的反应这么诧异,叶以深冷哼一声,刚刚还和叶星悦眉来眼去的,当自己没看到吗?

心中十分的不爽,不知道是因为叶星悦还是夏晴天!

“你自己认清楚自己的身份,别忘了,你是我的人!”

“叶总,也是您让我照顾他的吧?现在说这种话,是什么意思?”夏晴天为了自己的清白,还是反驳了两句。

只是听在叶以深的耳朵里就是辩解,直接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那你也不能忘记了,你是我的人!”

“是……”

奇怪的男人说奇怪的话!

分明就是他和自己保持距离,如今又说自己是他的人?什么人?保姆吗?

但是为了自己脸上的面具不被他太大力弄坏或者是弄掉,她还是选择了妥协。

总是捏下巴,他这个习惯真是差劲!

“那就好,你做饭以后也只能做给我一个人。反正家里有厨娘,星悦一个病号,不能乱吃东西。”

“是……”夏晴天根本无力反驳了。

嫌弃自己做的不好就直说,何必绕弯子呢?

其实叶以深并没有嫌弃,只是觉得她做饭的味道和夏晴天很像,就想独自霸占。

每次他没事找事的时候眼前的女人就只会选择妥协,叶以深有火也发不出,只能挥了挥手让她消失在自己眼前。

夏晴天看了一眼自己还没吃完的饭,真是的早知道这样,刚刚就趁着叶以深还没回来多吃一点了。

随着夏晴天上楼的声音,叶以深再次拿起了筷子,想着自己的人今天刚刚查到的消息。

什么叫……可能查到了她所在地址。

每次都是可能!

夏晴天,你这么会躲藏吗?

那最好,就不要让我再找到你!

想着。就握紧了手中的筷子。

这让在浴室里洗澡的夏晴天忽然感觉到了一阵寒意,伸手就把水温调的更高了一些,叶以深的话其实她开始也是有些多想的。

毕竟那些词汇也有些太暧昧了!

但是转念一想,他可能就是保护叶星悦,如果真的对自己有什么暧昧情绪的话,也不会看见自己眼神都像无视。

正想着,肚子叫了起来,她叹了口气,还是早点睡觉吧,不然等会儿饿到失眠怎么办?

长夜漫漫,叶家,有人入睡了,有人却注定睡不着。

叶以深躺在夏晴天曾经的房间里,手中的香烟却没有点燃,虽然他很郁郁。

因为这里残留着夏晴天的味道,烟草的味道会破坏他唯一能入睡的气息。

就这样靠在床头,一个姿势一直等到天边泛白,都没有合眼。

看了一眼时间。随手把烟丢在了垃圾桶里,里面满满的都是没有点燃过的香烟。

这一走,就俩两天,像是消失了一般。

没有叶以深的叶家丝毫没有了他在的时候的压抑,夏晴天和叶星悦相处融洽,唯一的小插曲就是叶以深找的奶娘到了,小星辰却不买账,只能灰溜溜的又走了。

下午哄睡的小星辰之后,叶星悦提议看电影。让王管家去拿一个碟片。

王管家不知道两人想看什么,就让夏晴天一起,去了一个夏晴天还算熟悉的地方。

听雨阁……

当初这里还是为了白依灵建造的,只是如今物是人非。

夏晴天可是还记得在这里发现藏在小木盒里,白依灵的所有影片合集,不知道如今还在不在。

想着,眼神就扫视了一圈,此时王管家说道:“除了那个盒子里的,其他的你随便挑。”

“盒子里……是白依灵的碟片吗?”

夏晴天几乎的下意识的询问。

“这。不是。”王管家给予的了否认。

不过刚刚王管家在说的时候指了一个地方,盒子赫然放在哪里,夏晴天的好奇心顿时就被勾引起来,是真的不是,还是王管家在说谎?

心中一动,就说道:“我听外面说,白依灵是插足,这里面难道是之前叶夫人的影像记录?”她就是随口一说。

自己又不是像白依灵一样的巨星,哪有那么多的碟片塞满一整盒?

“是。但不是之前叶夫人的,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叶家的夫人只有她一个人!”

王管家的语气里都是严肃,看样子说这话的时候十分的认真!

只是这话让夏晴天的眼神闪烁了一下,难道自己一语成谶,真的是……自己的?

“我记得《倾城》是她拍的,里面的合集吗?”

“算是吧。”王管家其实一直觉得眼前的人像他的少奶奶,所以是很有好感的,听到这话难免就伤感起来。

自从少奶奶离开,二少爷出事,少爷就更加的抑郁。

少奶奶就像是的禁词一般,他战战兢兢的不敢在叶以深面前提及。原本之前还有方毅能说说话,只是出事之后,也许久没见到方毅了。

如今遇到一个能说少奶奶的人,一时间就没忍住,拿起盒子摩挲了一下:“少爷可能后悔,当初没让少奶奶多拍些东西吧。”

不然能看的还多一些,不至于翻来覆去。看的只有一部电视剧和两则广告。

王管家的反应让夏晴天相信了他的话。

里面竟然真的是自己的碟片!

夏晴天心情顿时就复杂了起来,借口怕叶星悦等太久,随手抽了一张碟片就下去了。

只是被这件事扰乱的思绪,有些心不在焉的。

随着影片的放映,夏晴天忽然发现这是一部很有名的情色爱情电影……虽然每一个大尺度的画满都很有艺术气息,但是不断出现在面前的镜头,还是让两个成年人有些尴尬。

清了清嗓子,有些后悔自己刚刚的草率,说道:“我之前没看过这部电影。不如去换一部吧。”

“做人要有始有终,都看了一半了。”

其实叶星悦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只是觉得现在换掉,显得更加尴尬!

于是两人就继续的默默无语的看电影,终于熬到结束,夏晴天松了口气。

她真是会挑!

“你很像一个人。”

叶星悦忽然的一句话,让夏晴天刚刚松下的气又提了上来,一般听到这话,都没有什么好事!

不等叶星悦说,夏晴天就打断他说道:“实不相瞒,其实我也觉得我长得有些大众脸!所以和人很像,很正常。”

“不,不是模样,是感觉。”叶星悦从和夏晴天沟通开始,就觉得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不然他也不会和夏晴天的关系发展的这么快!

而且在那天吃过她做的饭之后,他就更加狐疑了。

特别的听声音……简直就像是自己昏迷时候,夏晴天诉说的声音!

叶星悦甚至还做了一个表格,推算出来了夏晴天出现的时间和自己听到声音的时间。

分明就是一模一样的!

对此,他的原本还以为是自己多想,直接就产生了怀疑。

今天,终于忍不住问了。

“晴天,是你吗!”

以往叶星悦称呼自己都是夏秘书,忽然一句晴天,让夏晴天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丫的……

不愧是叶以深的弟弟,叶以深怀疑刚刚结束,他就紧接着来!

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好不容易平稳下来心情,直接就否认道:“您到底在说什么?”

“你平常是称呼我为‘你’的,如今用了‘您,’说明你紧张!”

叶星悦的话让夏晴天咂舌,他什么时候成心理专家了?

讪笑了两声,本着鸵鸟精神,就准备找借口离开,却刚刚起身就被叶星悦一把抓住了手腕:“我不相信,世界上除了你。有谁会像你这样独特!”她的眼睛,干净到像是天池的水。

而且每当尴尬难过的时候,就会傻笑掩盖过去!

“二少爷,我不过是给叶家打工的,怎么会是你说少奶奶?”夏晴天用力的抽回自己的手,眼神不去看他,起身说道:“如果是搭讪的话,未免也太老土了吧?”

“我!”叶星悦就眼睁睁的看着夏晴天跑上楼,一时语塞。

难道真的是自己的错觉吗……

王管家在暗处可是洞察了一切,见自家二少爷黯然神伤的坐在沙发上,不由的就摇了摇头。

原本以为他已经放下了,如今看来,二少爷和大少爷一样,都放不下啊!

但是要说惊吓,夏晴天才是最受惊的!

她回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脸上的面具再三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纰漏之后坐在床上心有余悸。

幸亏她心理承受能力强,不然遇到刚刚的突发事件,可能就暴露了!

叶星悦竟然观察的这么敏锐!

该死的。看来她的演技的确不好,只想伪装一下不是自己,都屡屡被识破。

不过刚刚的伪装应该还不错吧?叶星悦应该没有发现!

一边自我安慰着,夏晴天就听到了敲门声。

“谁!”她现在谁都不想见!

只希望是自己的错觉,幻听!

可惜想法的美好的,现实的残酷的,门外就传来了叶星悦的声音:“是我。”

“你,你来干什么?”难道是想再来逼问一番?

“我想和你道个歉,刚刚是我失礼了。”

“我原谅你了!”

“那你能把门打开吗?”随着叶星悦的声音,夏晴天又纠结了起来。

开门她紧张,不开门显得欲盖弥彰。

况且叶星悦的语气真的都是愧疚,看样子应该只是想来道歉,并没有其他的想法吧?

想着,最终还是去开了门。

看着门口的叶星悦,不等他开口,夏晴天直接就语气诚恳的说道:“那个,我原谅你了!”

“夏秘书……我可以进去吗?”和她一样,叶星悦的眼神里也都是诚恳。

夏晴天心一软。就同意了。

只是道歉的话,没什么吧?

于是两人就这样面对面坐着,叶星悦的语气都是沮丧:“刚刚真是抱歉。其实你知道我对她的愧疚,虽然我大哥没有告诉我,但是我清楚她现在生死未卜。”

夏晴天动容了一下,却没有开口,就听着叶星悦继续说话。

在他的诉说里,自己仿佛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这一切都是他导致的!

最后甚至眼眶都有些发红。

“这些都不能怨你!”

一直以来,叶星悦都是选择默默的保护自己。甚至为了她和叶以深闹的分崩离析。

如今还如此的愧疚,反倒让夏晴天觉得心中更加的过意不去!

“那你,原谅我了吗?”

“是……”

叶星悦的话让夏晴天没有多想就直接回应了,下一秒,就被他抱在了怀里!

夏晴天一愣。

她这是,被套路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