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爱她,很爱很爱她/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刚想辩解,就听到叶星悦在自己耳边说道:“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宁愿选择不醒过来。”

想到医生说的现在叶星悦的情绪可能还不稳定,一定不要刺激他,夏晴天的双手握紧又松开,最终叹了口气:“是,是我。”

得到了承认的叶星悦激动的话都要说不好,看着夏晴天的模样好几次想开口,又什么都没有说。

即便他不说,夏晴天也知道他想要问什么,伸手,就把自己脸上的面具撕了下来。

在看到眼前那张朝思暮想的脸之后,叶星悦沉默了。

夏晴天暗暗的想着,不会是自己的举动把他吓傻了吧?

然后他就又抱住了自己,语气中有轻微的颤抖:“我没想到,真的是你,还能看到你!”

“都过去了,是我对不起你。”

“那是不是代表。我听到你说的自己所有受的苦,都是真的……”

这个问题,让夏晴天无法作答。

而沉默,就等于认可。

叶星悦抱的更加的紧,反反复复只有一个念头,帮她,自己一定要帮她!

“晴天,我只是大概知道你发生什么,但是当时我只能听不能回答,如今你还愿意,和我倾诉吗?”

叶星悦的话让夏晴天鼻子一酸。

她伪装了这么久,真的已经太累太累了。

每天醒过来心中就装着很多的事情,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倾诉,顿时所有的伪装都分崩离析,她再也忍不住,眼泪就涌向了眼眶。

即便她讲的时候云淡风轻,已经用了最平淡的语气和言语,但是叶星悦还是心疼不已。

她这样单纯善良的一个人,为什么要经历这么多?

即便她表现的很坚强,但是叶星悦知道,都是伪装!

叶星悦同情的眼神让夏晴天垂下了眼,低声说道:“请你不要告诉你大哥好吗?”

“我会的!可是晴天,你真的觉得那个男人会放过你和小深晴吗?”

叶星悦怜惜的看着眼前的夏晴天,语气有些迟疑:“你真的不觉得,告诉我大哥更好吗?”

“我现在没有其他的办法,唯一能做的就是按照那个面具男的指示去做,我不敢冒险!”

“好吧。”叶星悦想起自己之前也询问过夏晴天是否怀孕,但她却没有告诉自己实情,心情就有些沉重。

只是一看到眼前的人消瘦的脸庞和曾经遭受那么多的苦难,就一切都忘记了。

她照顾自己那么久,而且只告诉了自己这件事,肯定是自己与众不同!

这样想着,他的语气和眼神都是坚决:“晴天,这次我一定不会再把你推向错误的道路了!”

“你在说什么,一直以来,所有的选择都是我自己做的。”夏晴天摸着自己的脸。上面还有粘面具的药水,起身说道:“我去洗一洗脸,等会儿出来,就不要说这么沉重的话题了!”

叶星悦倒是从善如流,等夏晴天洗脸出来,便不再说沉重的事情,气氛顿时就活跃了起来。

夏晴天其实还是信任他的,不然不管他说再多,自己也是不会承认的。

而在知道事情真相之后,叶星悦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短短的一天就翻天覆地似得。

弄的夏晴天很不好意思,好几次都搬出了叶以深:“我是你大哥找来照顾你的,怎么反倒成了你照顾我了?”

“我又不是病人,怎么需要照顾?”叶星悦可是很享受这个过程的。

这个感觉就像是……在和夏晴天居家过日子。

不过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叶以深回来了。

回来后立刻就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没有戳穿,只是脸色有些难看。

叶星悦心情好,就在饭桌上询问叶以深这几天没回家去了做什么,叶以深只能带着敷衍回答说是在公司加班。

其实他是去……算了!想也没有什么用。

吃完饭之后,叶以深主动扶着叶星悦去了他的房间,虽然叶星悦再三说根本没有必要。

直觉告诉他,自己大哥是有事找他!

果然,叶以深就跟着他进到了房间,问道:“看你和夏秘书的关系很好,听说之前你就认识?”

“是,我之前帮过她男朋友,现在应该说的前男友了。但是我和她的关系好,还是因为她的性格很好,照顾我有用心,我觉得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

面对叶以深突如其来的询问,叶星悦回答的很周全。

毕竟之前夏晴天和他坦白的时候就说了这件事,求自己帮她一起瞒着叶以深,当时两人就做了完全的对策。

纵然心里对叶以深有些愧疚,叶星悦还是选择了帮夏晴天。

“这样。”

这个回答和当初夏晴天说的基本一致,叶以深也没有多想,话锋一转就说道:“我觉得你最近是不是和她有些太近了?”

“大哥。你说这话是出于什么身份?我的大哥,还是夏秘书的老板?”

这样的话让叶星悦心中一沉。

这一幕,曾经几何也发生过?

“都有,我不希望我的弟弟太草率的决定一件事。”

叶以深的话让叶星悦心情很是复杂,好在自己大哥没有发现夏晴天的真实身份!

为了保护晴天和这个秘密,叶星悦语气软了下来:“我知道,我现在也只想平平淡淡自己活下去,大哥,你多虑了。”

“那你有没有觉得,她像一个人?”叶以深这就是在试探,叶星悦对夏晴天的感情到底是什么!

是放下,还是念念不忘?

叶星悦怎么会不明白,沉吟了一下就说道:“大哥,再像也不是,当年的事情,我知道错了。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听到自己弟弟这样说,叶以深也没有在逼问,只是避开了这个话题,闲聊了两句,便离开了。

出去之后也没有去睡下,而是开门上了车。

是他太敏感了吗?

明明就在疏离她,为什么还是觉得有种被缠绕的感觉?

叶以深越想越烦躁,车速也越飙越快,去的地方,也是老地方。

赵峰已经在等着了。

虽然两人也闹矛盾,但是每次只要心情不痛快,赵峰都会随时的出现。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两人的关系数年如一日!

“你今天是要和我说个好消息吗?听说找到你的小娇妻了?”

“找到了一具尸体。”

叶以深话音未落,赵峰手中的酒杯差点摔在地上:“你在开玩笑吧?”

“没有,我连夜飞到国外,就是这件事。”叶以深自顾自的倒上酒喝下,脸上淡漠的神情,落在赵峰眼里就无欲无求。

即便看到了叶以深和小秘书混在一起,也有些耿耿于怀这件事,却也清楚的知道这个妻子,对叶以深多么的重要!

好几次张口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一口闷了杯子里的酒,说道:“不是还有我吗!大不了,我和你一起打一辈子的光棍!”

叶以深没有回答。

赵峰担心的盯着他,语气就严肃起来:“你可不能想不开!人死不能复生,就算你做什么,也都过去了!”

“你在说什么?那具尸体又不是我女人的。”

“……”

叶以深一句话,让赵峰酝酿半天的情绪都消失了,狠狠的骂了他一句!

害自己这么担心,真的过分!

“你说话能不大喘气吗?”赵峰气急败坏的:“那你今天叫我过来是什么意思?故意逗我吗?”

“喝喝酒,不找你找谁?”说着,叶以深看到不看他一眼。

如果真的是夏晴天出事,他也许会和赵峰猜测的一样。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吧。

在看到那具尸体的时候,叶以深整个人都处在崩溃的边缘!

一辈子都没有这么的焦灼过!

好在,不是她。

不然他也不会有心情急匆匆的回叶家吃顿饭顺便还教育了叶星悦几句,可是他的心,却没有安定下来。

这个不是她,那她在哪里呢?

一天找不到,叶以深的心一天就不能安定!

方毅恕罪式的在外面寻找,每次结果都是错的……

叶以深从来没有想过放弃。

生死,他都要知道。

毕竟是这么多年的兄弟,赵峰知道叶以深受到了惊吓,又骂了他两句,也开始喝闷酒。

最近他也真的是有点愁啊!

天天被逼着相亲,一个不如一个。

兄弟两人就你一杯我一杯的,一直喝到天亮。

叶以深直接去了公司,赵峰也回了家,仿佛夜里的买醉。都是假象。

也只有在深夜,两人才敢露出脆弱的一面。

特别是叶以深,不管发生了什么,在大众面前,都雷厉风行。

只是这些伪装每每到了夜里,又会褪下。

叶以深宿醉过后觉得胃隐隐作痛,竟然有些怀念夏晴天做的饭菜,于是就早早的回了家。一回去却看到叶星悦和夏晴天窝在沙发上一起看电影,顿时心中就涌起了一阵无名火!

“夏秘书。”

叶以深开口声音就冷冰冰的。听的夏晴天鸡皮疙瘩都彪了起来。

眼前的电影也顾不得看了,立刻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见夏晴天的反应这么大,叶以深冷哼了一声,一边迈起自己的大长腿上楼,一边说道:“最近贺秘书很忙,你替他把手边的工作处理一下。”

“好。”

夏晴天赶忙小鸡啄米似得点头,脑子里就开始想要怎么和贺秘书交接工作。

打电话?还是邮件联系?

已经站在楼梯一半的叶以深察觉夏晴天站在原地没动,就继续没声好气的开口:“到我书房来!”

然后迈起步子继续稳稳的上楼。

到他书房来?

这句话无异于……到他办公室来。

一般只有做了什么错事之后才会被这样召唤吧?

联想到刚刚叶以深进门的语气和脸色,夏晴天咽了咽口水,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晴天。”坐在沙发上的叶星悦低声叫了她一声:“要我和你一起去吗?”

“算了吧。”

夏晴天讪笑了一下,她还没有被吓傻。

如果叶星悦跟着去的话,原本叶以深只会扒了她一层皮,见到叶星悦就要抽了她的筋!

步履沉重的来到叶以深的书房前,虽然叶以深没有关门,但是谨慎的夏晴天为了不被抓到把柄,还是敲了敲门。

叶以深只是坐在书桌前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低头看满前的文件。

这让夏晴天有些摸不到头脑,叶以深在打什么哑谜?

这是要她进,还是不要她进?

两人就这样僵持了几秒钟,叶以深眉头一皱,再次抬起头:“你是要我把你抱进来吗?”

“不,不!”

夏晴天立刻就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几步迈进去,还不忘视死如归的关上门,虽然开着门呼救更容易被听到。

这是夏晴天回来之后第一次进这里,一切都没有变,唯一有变化的可能就是书架上的书变得更多了。

这也就代表着,这里没有多余的桌子做她的办公桌。

看样子果然是只需要和贺秘书联系交接一下工作就可以了!

想到这里夏晴天有些庆幸,还以为要面对冷脸脾气差的叶以深在书房里工作呢,还好还好!

虽然她很想和叶以深关系缓和下来,但是只要不瞎都可以看出来叶以深现在的心情有多差,还是不要在这个时候招惹她了。

“难道你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吗?”就在夏晴天小庆幸的时候,叶以深说话了,语气比刚刚的还要差。

“知道!”夏晴天只想赶快离开这里,微微欠了欠身,说道:“我这就去联系贺秘书。和他交接工作。”

话音未落就被叶以深不屑的‘切’了一声:“你是太久没做事忘记要怎么工作吗?”

突如其来的批评让夏晴天有些没反应过来,多嘴的反问了一句:“难道不是吗?”

这在现在心情的叶以深看来,无异于挑衅!

给了她一个冷眼。

顿时夏晴天就闭嘴了。

叶以深也不说话让她做什么,就让她站着!

以往夏晴天还可以忍受,但是昨晚她才刚刚来了例假,今天腰酸腿软的,站了这么一会儿就觉得有些头晕。

她有些怀疑自己昏过去的话,叶以深会不会直接把她送到殡仪馆……

实在忍不住的夏晴天正了正身子,开口道:“叶总。您的意思是,您给我安排?要我把工作内容拿房间去做吗?”

“对了一半。”叶以深说着就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银幕上的光让他的脸更加的阴晴不定,夏晴天这次聪明的没有说话。

谁知道会不会哪一句说的不对,又被他罚站?

果然,不说话是明智的选择,叶以深就继续说道:“不用去其他地方,在沙发上做,你的房间不是有笔记本吗?拿过来。”

“我觉得我还是不要打扰总裁您工作了!”夏晴天可不想窝在沙发上看合同做表格。她现在腰酸背痛的,好歹也要给她一张床吧?

最最重要的是,和现在的叶以深一起工作,未免有些太恐怖了!

“你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在打扰我。”叶以深说话的时候一字一句很认真,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问道:“我很想知道,每次我说什么你都要反驳,难道不能照做吗?还是说说过的话你都会选择立刻忘记?”

“叶总说的每句话我都记在心里!时刻铭记!”

虽然现在她并不想听叶以深多说一个字,只想他善心大发的放过自己。

“那就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去照做!”

只是奇迹并没有出现,随着这句呵斥,叶以深就丢在了桌子上一沓厚厚的文件。

夏晴天看了一眼,撇了撇嘴没有说话,按照叶以深的性格,多嘴只会遭到更加残酷的对待。所以老老实实的拿起了那些文件,然后磨磨蹭蹭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拿起笔记本的时候看到了柔软的床,多想在上面躺一躺啊!

一想到叶以深,脸就塌了下去,认命的再次走向书房。

下面的叶星悦虽然眼前的电影还放映着。眼神却一直想留意上面,刚刚看到夏晴天从叶以深书房出来,就立刻去了楼上。

原本是想去夏晴天房间里找她,没想到正巧她出来,两人就碰了个满怀。

看着夏晴天怀中的笔记本,叶星悦低声询问叶以深有没有为难她,夏晴天不想破坏叶以深在叶星悦心中的形象,就违心的说道:“只是工作而已,你大哥很贴心。要是和他一起,这样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解决。”

“那就好!”

天真的叶星悦直接就相信了,既然是工作,也就没耽误夏晴天,让开了位置。

夏晴天一步一步走的悲壮,她和叶以深之间最大的问题,可能就是现在的叶以深看自己不顺眼!

来到书房之后,叶以深根本看到没看她,双手打着键盘。夏晴天翻了几页面前的文件,也开始敲字。

很快,书房里就只剩下了键盘的声音。

不过夏晴天却怎么都不能集中精神,因为一进到这里,她就开始盘算那个面具男说的什么地图了。

叶以深好像总喜欢把秘密藏在书房,面具男要找的那个什么东西,是不是就在这里呢?

眼神一直在这里飘来飘去,手上的动作越来越慢,叶以深察觉后直接就质问道:“你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保姆,本职的工作都忘记了吗?”

如此毒舌的话让夏晴天抿了抿嘴。小声嘟囔了一句‘一心不可二用’,虽然很小声,却还是被叶以深听的清清楚楚。

他冷哼了一声:“你要心甘情愿当做叶家的保姆我也没有什么意见,酬劳上我也不会亏待了你。”

夏晴天不知道如何作答,干脆就装作没听到,手指敲打在键盘上。

她现在处于特殊时期,心情很差,肚子虽然没有疼到无法忍受,却还是隐隐作痛。

只是这样落在叶以深眼里。就成为了恃宠而骄。

原本想继续呵斥几句,转念一想自己的高冷形象,也就不再说话了。

因为不在状态,原本早就应该完成的工作夏晴天一直到吃晚饭的时候还有一大半,一向公私分明的叶以深顿时就黑了脸:“你如果不想做就不要做,不用支差应付我!”

“我今晚会加班做完的。”夏晴天觉得叶以深从今天看到自己的第一眼说的第一句话就很不友好,闷闷的回答道。

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是在外面受了什么气,回来就要用自己出气!

原本夏晴天是想选择妥协,只是这样的语气让叶以深觉得自己被蔑视。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语气里都是审判:“不用今晚加班了。”

听到这话的时候夏晴天还有些困惑,什么时候叶以深这么好心了?

难道是看到了自己不舒服,所以大发善心?

显然,她想错了。

只听到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就一直在这里坐着,不做完就别去吃饭、睡觉!”

“叶总,我……”夏晴天心中也恼火,刚开口想反驳,就被叶以深赏了一个冷漠的眼神,堵住了所有的话。

不能生气,不能和他争执!

夏晴天的双手慢慢的握紧,脸上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语气里都是勉强:“我知道了。”

叶以深当然看出来了她的不情愿,却还是没有同情心的甩门而去!

丫的!

看着他的背影,夏晴天气的恨不得冲上去踹他几脚!

闷闷不乐的敲着键盘,才敲了几个字母,手指忽然就顿住。

叶以深把自己留在这里,岂不是一个好机会?

原本她还觉得帮面具男找叶以深的东西有些为难,如今只觉得他罪有应得!

既然他给了自己这样的好机会,那自己也不需要客气了!

想着,夏晴天直接就把手中的东西放在了沙发上,自己则起身走向了叶以深的书桌。

……

“大哥!”叶星悦坐在餐桌前,语气里都是无奈:“你,唉,夏秘书一整天照顾我和小星辰已经很累了!”

在看到只有叶以深一个人出来的时候,叶星悦就有种不好的预感,一经询问,就印证了他的想法。

开口,就是帮夏晴天开脱的话。

“我只看到她在偷懒看电影。”

叶以深无视面前满脸无奈的叶星悦,脸色很不好。

这种感觉让他觉得似曾相识,就像是知道叶星悦喜欢上了夏晴天一样!况往良低(16981432),您好,感谢支持正版,为了方便下次阅读,可在微信中搜索关注“黑岩阅读”,更有海量岩币免费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