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晴天,我们的孩子呢?/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该死的!

不,自己绝对不是气这件事,而是气刚刚那个秘书对自己的态度,简直是恶劣!

傲娇的叶以深不肯承认自己最真实的想法,十分武断的说道:“这是惩罚!”

“可是是大哥你要她不做秘书来叶家照顾我和小星辰的,如今这样做不是惩罚,分明是为难!”

“那你是觉得我在无理取闹?”

“大哥,看电影是我要求的,要不然你也罚我不要吃饭好了!”

叶星悦知道夏晴天的真实身份,当然不会忍心遭受这样的摧残。却也不敢说叶以深半句不好,只能把祸水引到自己身上。

殊不知,这话对叶以深来说就是火上浇油,打量了叶星悦一眼,他的气色看起来很不错,于是直接就说道:“如果你不想吃的话现在就回房间去!”

“大哥,你这样做绝对会后悔的!”

叶星悦的话让叶以深直接拍案而起:“你在威胁我吗?当年你的威胁对我来说没有用,如今就一样没用!”

当年,显然是在指夏晴天的事情。

叶星悦的脸色变了变。也是有骨气,直接转身就走,身前的饭菜动都没动过。

因为不满,上楼的脚步声格外的大!

只是这个做法在叶以深看来,小孩子才会做,只能称为幼稚。

被这样一搅合,叶以深也没有什么吃饭的心情了,气的随手摔了面前的碗筷。

“少爷,二少爷现在身体不好,性情难免也又变化,您何必呢。”一旁的王管家伸手把原本给夏晴天准备的碗筷拿在叶以深的面前:“我去把二少爷叫回来,您就别在吃饭的时候说太多了。”

“长兄为父,什么时候我连教训他几句都不行了?”

叶以深的话让王管家哑然,这么多年,确实是叶以深辛辛苦苦把叶星悦带大的。

想到自家二少爷刚刚病愈,王管家这次就没有闭嘴,而是又开了口:“您就看在二少爷刚刚出院的份儿上,态度好些吧。”

见王管家也这样说自己,叶以深干脆直接起身去了书房!

见状,王管家只能叹了口气,盛了一碗饭菜,给叶星悦送了过去。

叶以深自然是知道的,他也不忍心真的看自己的亲弟弟饿着,所以什么都没说。

来到书房后一进去就看到了还在对着电脑的夏晴天,看到她就想到刚刚叶星悦顶撞自己,挥了挥不耐烦的说道:“出去!”

“哦。”夏晴天直接就拿上自己的东西走了出去。

虽然语气和神情都很平静,但是后背却都是冷汗!

刚刚她根本没来得及自己的去寻找。就听到了很大声音的脚步声,以为叶以深回来的,手忙脚乱的开始收拾自己刚刚动过的痕迹。

不知道为什么叶以深并没有直接出现,而是过了好几分钟才打开门,给了她充足的时间。

夏晴天也不想知道为什么!

幸亏她刚刚手脚麻利,不然岂不是要暴露?

咽了咽口水,就溜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刚刚发现,叶以深书桌所有的抽屉都没有上锁,也算是一个好消息吧。

只是……愁眉苦脸的看着身边的笔记本电脑和文件,这些东西要都弄好,晚上肯定是不能睡了吧。

天呐!

早知道是这样,白天的时候就不偷懒走神了!

叹了口气,为了不让叶以深抓住把柄再找自己的麻烦,即便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拒绝,她还是选择了起身打开了笔记本。

为了让自己精神起来,夏晴天不顾自己特殊时期,摘下面具去洗了一把凉水脸提神。

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半夜三更的时候,她困的眼皮不断的在打架,肚子传来了阵阵的疼痛。

一边懊恼不应该冲动的碰冷水,一边起身端起了自己的杯子准备下去接杯热水喝。

在出去的时候她是想了想要不要戴上面具的,只是看了一眼时间,就直接走出去了。

这么晚,哪里还会有人?

困倦的开门走出去都是晕乎乎的,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走的。

等稍微回些过神之后,才发现自己走到了叶以深的书房门口。

此时的书房门虚掩着,里面还有灯光,夏晴天就来了精神浮想联翩起来。

会不会是叶以深工作累了,就忘记关灯关门睡觉去了?

那岂不是送到手的好机会!

兴许的没有睡醒,夏晴天的脑子像是被卡住了一样,被这个想法操控,满脑子都是什么地图地图,鬼使神差的伸手握住了门把。

伸手把门推开的瞬间,夏晴天没有看到空荡荡的房间,而是和一双熟悉的眼睛对视上。

叶以深!

是幻觉吗?

夏晴天顿时真的彻底的清醒了过来,知道懊恼后悔自己刚刚的做法已经没有用了,唯一能祈求的就是现在自己在做梦,自己在做梦!

但是显然,这不是梦。

叶以深举着手中的酒杯,并没有多问什么,只是叫道:“来一起喝一杯。”

“不,不用了!我只是看到灯还亮着以为您忘记了,准备把您关一下灯!”

虽然叶以深没有问,可是做贼心虚的夏晴天还是不打自招的解释了起来。

抱着一丝的侥幸,他没有看清楚自己的脸。把头低的低低的。

“晴天,过来。”

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叶以深眼神迷离的看着她,低沉的声音,十分的具有诱惑力。

只是在夏晴天听来,无疑是催命符!

战战兢兢的走过去,叶以深的眼神就落在了她手中的水杯上,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那一瞬间,夏晴天像是触了电。

根本来不及消化这个感受,叶以深就把自己杯子中的红酒倒在了她的水杯中。

夏晴天这个时候才发现,地上已经丢了很多喝空的瓶子,不由的咂舌。

叶以深这是从把自己赶走就开始喝酒吗?

“你忘记了医生说过不让你酗酒的吗?”忍不住,夏晴天的语气就有些责备。

这声质问让叶以深恍惚了一下,修长的手指放在了她的嘴唇上,嘘了一声,另一只手的空酒杯和她碰了一下。

夏晴天把手缩回来,就开始想要怎么办。

自己显然是制服不了醉酒的叶以深,叶星悦的病刚刚好,身体虚弱,万一再被伤到。至于王管家,一把年纪了,更容易受伤!

就在夏晴天想对策的时候,叶以深忽然又抓住了她的手腕,仰头把刚刚倒给她的红酒都喝了下去。

“别!”

这一举措打断了夏晴天的思维,直接就去制止他。可是却没能成功,在下一秒,就被堵上的唇。

自然是被他的唇堵上。

叶以深慢慢的将口中的红酒渡到夏晴天的唇齿之中年刚,夏晴天牙关紧闭,就用舌头去撬开,逼着她喝下去。

那一瞬间,夏晴天像是溺了水一般。

被挤在两人中间的手不由的抓紧了他的衣裳,下一秒,就被按到在了沙发上。

手中的水杯掉在地上,和地上的酒瓶撞在一起,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夏晴天一慌,来不及开口就听到他带着喘息的声音:“晴天!”

这让夏晴天有些欲哭无泪。

每次自己这样的时候就碰到叶以深醉酒,不知道是应该庆幸还是怎样,庆幸自己可能矢口否认说是他看错了。

但是也惆怅,上次发现去化验了DNA,这次要是又被他察觉,要怎么含糊过去。

她千错万错,就不该出来想喝那杯热水!

“我和星悦,你会选谁?”

原本还想挣扎的夏晴天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到,连反抗都忘记了。

倒是叶以深语气似乎有些傲娇……这是在吃什么飞醋?

见夏晴天不说话,叶以深语气里有些惆怅:“难道你忘记了,你是我的女人。”

“是是是。”

夏晴天为了先安抚他,也不想那么多,敷衍的回应道。

她现在也是深知叶以深的酒品,喝醉之后六亲不认的,自己说什么都是白说。

“那我就要证明你是我,只能是我的!”说着,他就开始脱夏晴天的衣服。

与其说是用脱,倒不如说是撕扯。

夏晴天忽然有些怀疑,他的真的醉了还是只想找个借口耍流氓?

只是想到白天对自己的态度,夏晴天就打消了第二个念头,死死的抓住他的手,情急之下胡编乱造道:“我现在就是你喝醉之后的幻觉,等你酒醒了就没有了,难道你就只想做这些,不想和我说些什么吗?”

这番话果然有作用,叶以深手上的动作就停了下来。

夏晴天松了口气,看来他现在即便是醉酒状态。也还是有理智的!

只是这口刚刚被松下的气,下一秒就再次提了上去,因为叶以深一把挣开了她的手,动作更加的粗鲁:“谁说是幻觉!”

靠!

夏晴天更加欲哭无泪,她这不是自己作死吗?

此时叶以深已经把她身上的衣服撕的差不多了,大手就侵略到了她的秘密花园,只是刚刚触及,就停了下来,眉头一皱。

夏晴天顿时就想起来。自己现在还来着例假呢!

刚刚被叶以深突如其来的一吓唬,肚子都不痛了,只是……叶以深不会仗着自己喝醉了,所以就霸王硬上弓吧?

很显然,他还是有些人性的。

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却并没有松开对夏晴天的禁锢,而是紧紧的抱着了她,好像生怕她下一秒就消失:“我什么都不做,你陪陪我。”

这样的叶以深,让人没办法拒绝。

夏晴天心一软,直接就答应了下来。

“我们的孩子呢?”

叶以深把头埋在夏晴天的怀里,声音像是呢喃。

孩子……

夏晴天眼神闪烁了一下,原本想他现在醉着,就准备装傻充愣,却听到他极力隐忍的声音:“算了,不要告诉我,我不想知道……只要,你回到我身边就好。”

每次醉酒之后的叶以深都感性的让人心疼。

夏晴天不想现在他这个样子自己还出言伤害他,本着他酒醒之后什么都会忘记,就坦言了起来:“他很好,是个男孩子。”

“真的吗!我和你的!”叶以深的声音一时间有些恍惚。

“是,不过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夏晴天想起小深晴就觉得鼻子一酸。

生下来就没见过自己的父亲就算了,如今自己也不再他的身边,自己真是一个不合格的母亲!

“发生了什么?”

即便叶以深醉了,大脑的机能已经开始减弱,却还是抓住了这句话的重点。

头忽然就抬了起来。盯着夏晴天的侧脸!眯起眼睛看的更仔细,满心满眼,都是她。

夏晴天没察觉到他在看自己,即便是现在也不想和他说这件事,直接就含糊到:“因为我把他送到了国外的幼儿园。”

在听到她声音的时候,叶以深伸手抚摸在了她的侧颜,这个声音是他的夏晴天,没错……

“把他接回来吧,你回来。他也回来,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叶以深的声音已经开始低了,像是酒劲上来,人要开始昏昏欲睡了似得。

夏晴天苦笑了一声,这个蹩脚的借口,也只有喝醉人的才会信吧。

没再说话,一直等了很久,等到叶以深的呼吸平稳之后,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身子想起来,却发现自己被抱的太紧,动都不动了。

眼角不由的就抽搐了一下。

如今这个姿势,自己还衣衫不整的,等明天叶以深清醒过来……夏晴天简直不敢去想!

担心把他吵醒,又着急离开,夏晴天一阵的绝望。

即便是叶以深没醒过来,昨晚她进来的时候没有关门,大门敞开,王管家或者是哪位下人看到她,照样是曝光。

她已经选择放弃了。

看来真的是不能懒惰,只不过是想省一次的事,就惹来这么大的麻烦。

‘哒哒’,就在夏晴天生无可恋的时候,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

虽然她刚刚的一瞬间是认命了的,但是本能的还是想再垂死挣扎一下,别过头把脸藏了起来。

“晴天?”直到听到一声低低的呼唤,才敢露出一只眼睛。

叶星悦!

她顿时就仿佛看到了生的希望!

“你这是……”叶星悦昨天晚上被王管家教育了很久,想到自己从小到大都是叶以深在照顾自己,很是愧疚,于是就准备做个早餐来给叶以深认个错。

路过书房的时候看到门开着,就看了一眼,没想到就看到了在沙发上紧紧相拥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

“长话短说!”夏晴天担心叶以深随时都会醒过来,三言两语的解释了一下,语气里都是焦急:“趁着你大哥还没醒,快让我走!”

“哦,对!”叶星悦刚刚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还以为夏晴天是投怀送抱,听到解释,直接就反应了过来。

兴许是昨晚喝的真的是有些太多了,叶星悦把夏晴天拉扯出来的时候幅度不算小,沙发上的叶以深还是没有醒。

“你先回去,我在这里等大哥醒过来。要是他问了,我就说昨晚的人是我,他看错了。”

“那……好吧。”

夏晴天顿时就松了口气,为了保险起见,还把昨晚和叶以深聊了什么和星月复述了一遍。说话的时候余光看到地下丢的自己衣服的碎片,弯腰就去捡。

此时。叶以深忽然发出了一声咳嗽,吓的夏晴天一溜烟的就冲了出去。

叶星悦看着醉醺醺的叶以深,就叹了口气,接了一杯清水,喂他喝了下去。

喝完一杯水的叶以深艰难的睁开了眼,在看到叶星悦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摸身边,却摸了空,然后才眼神直直的看着眼前的叶星悦问道:“晴天呢?”

“大哥。你在说什么?是不是酒还没醒?”叶星悦是真的担心,叶以深喝的这么多,身体受得了吗?就起身准备去再接一杯水,却被叶以深一把抓住,质问道:“她去哪了!”

沙哑的声音让叶星悦不敢去看他的眼睛,但是想到夏晴天的遭遇,心一横,看着眼前的叶以深说道:“没有什么她,昨晚照顾你的是我!”

“一派胡言!”

叶以深即便宿醉,画面已经模糊了,却还是记得清楚两人昨晚的对话。

他的儿子!和夏晴天的儿子!

怎么可能是错觉?

“你昨晚喝的那么醉,拉着我问话,难道忘了吗?”

“我问了什么?”叶以深的眼神里都是警惕!

“问你我什么儿子,回家,我只能顺着你说。”叶星悦有些庆幸刚刚夏晴天告诉了自己,同时也更加愧疚。

毕竟王管家昨天晚上说了很多叶以深的复出。

有些不安,干脆就挣开了叶以深的手,站起来不去看他:“我收拾一下这里。你吃了早餐,补个觉吧。”

叶以深现在满脑子都是不可能!

宿醉的后遗症上来,头很疼,直接就闭上了眼,努力的回忆着昨晚的片段。

于是就错失了看到地上夏晴天水杯碎片的机会。

等到叶星悦将地上所有的东西都丢进垃圾桶,他才睁开眼睛,无论多么努力,昨天的画面他是一点点都想不起来。

此时的叶星悦已经下去又端了一碗粥上来,准备一口一口的喂他。

叶以深不习惯被除了夏晴天之外的人这样对待,摆了摆手,伸手要接过来自己去喝。

“大哥,我小时候病了你就是这样喂我,乌鸦尚且会反哺,况且我一个活生生的人。”

听到他这样说,叶以深倒是收回了自己的手,任由他拿起勺子。

吃着暖暖的热粥,叶以深垂了垂眼,可能真的是自己的错觉吧。

最近每次喝的酩酊大醉都会出现真实的不得了的幻觉,都分不清现实和错觉了……

等到叶以深吃完,叶星悦送他去房间休息,再三确定他睡下之后,下去端了一碗粥去了夏晴天的房间。

夏晴天趴在床上无精打采的,没有戴面具的脸颊上都是疲惫。

“我大哥应该是信了我,你不要担心了。”

“谢谢你。”叶星悦的话让夏晴天有气无力的道了谢。

她一整夜没睡,还被折腾的心惊胆战。明明就浑身不舒服却又喝了酒,夏晴天觉得自己现在整个人都不在状态,仿佛灵魂出窍似得。

“是不是不舒服?我看我大哥也要休息一整天才能好,你也歇一歇吧。”

“你大哥给我的工作我还没做完。”她指了指一旁的笔记本:“我不想起来,能麻烦你帮我打开放在我面前吗?”

“这些工作难道比你的命还重要吗?”

每次夏晴天这样倔强,叶星悦就觉得心疼不已,只会做傻事!

“不做完可能就会给公司的其他人带来麻烦。”她一直不愿意给人添麻烦。

况且,这的确是她要做的。

“我帮你!”叶星悦也不是信口开河。

他虽然无心管理叶家的家业,却也是有些能力的,毕竟叶家的基因好。

夏晴天迟疑了一下,刚刚想婉拒,叶星悦直接拿起笔记本和文件就走了。

走之前义正言辞的让她好好休息:“记得吃饭!”

夏晴天顿时心情就复杂起来。

这么久了……自己一个人坚持了这么久。只有叶星悦在帮她、照顾她。

如果没有叶星悦,夏晴天觉得自己可能会崩溃。

起身端起温热的碗,吃着没有任何味道的粥,越吃越咸,越吃越苦,眼泪不受控制的流在了碗里。

一整天,她和叶以深就都在房间里躺着,靠叶星悦一个人来回奔波照顾,叶星悦却觉得内心很安宁。

等到第二天,两人都一早坐在了餐桌上,气氛尴尬到叶星悦都不知道如何暖场。

默默的吃完早餐,叶以深却没有走的意思。

他不起身,夏晴天和叶星悦就都没有动。

特别是夏晴天,全程盯着自己面前的青花瓷碗,一心只想着叶以深可以快点去叶氏!

“你的工作我看到了,做的很好。”叶以深就看了夏晴天一眼,淡淡的说道。

昨天他想了想,自己的确不能把对夏晴天的情绪牵扯到眼前的夏秘书身上。

只是这突如其来的转变,让夏晴天有些难以接受,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是和自己说话的,还是叶星悦在桌子下面用脚踢了踢她,她才算是抬起头来。

眼神有些茫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