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不许你伤害晴天/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以深原本就不是一个喜欢称赞别人的人,夏晴天没有听到他也不会多说,只是话锋一转说道:“我看星悦的身体也差不多了,是时候去看看赵伯伯了。”

“也是,每次看望赵伯伯我都有事情,都是大哥你去的。”赵伯伯就是赵峰的父亲。

回过神的夏晴天听着兄弟两人聊着和自己没什么的关系的事情,就觉得有些无聊。

就在她准备继续发呆的时候,却听叶以深说道:“夏秘书也跟着一起去。”

“我就算了吧,和赵老先生并不熟识。”

夏晴天才不去!

上次被赵蕊难为一次,这次还去她家,岂不是自讨没趣?

再说了,之前叶以深觉得她就是真正的夏晴天,帮自己解围,如今又认为不是,怎么还会帮自己?

“赵峰昨天打电话专程和我说的,老人家要见你。”似乎看出夏晴天在担心什么,叶以深十分好心的‘安慰’到:“有她父亲在,赵蕊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不会?

夏晴天才不信!

难道上次生日宴,她父亲不在吗?

没准非要自己去,就是这个赵蕊的主意!

“我已经答应下来。你只要负责出现就好。”叶以深对夏晴天只是表面上的和蔼!

其实本质、内核是一点没变的!

依旧是霸道,专横!

对此,叶星悦也毫无办法,只能解围道:“大概是什么时候,去之前总要准备一下,我一直在家里闷着没办法出门,大哥你去上班的时候,我就让夏秘书带我去逛一逛。”

“也好,我今天有事情,就明天再去吧。”叶以深没多说什么。总算是起身走了。

夏晴天就抿起了嘴,走就走,走之前还要留下这样的噩耗!

她明显感觉到叶以深对自己的疏远。

明明喝醉了还要死要活的不让自己走!

“晴天,你也不要闷在家里了,我们出去逛街吧!”看出夏晴天闷闷不乐的,叶星悦就努力的想让她开怀一些。

况且和夏晴天一起逛街,是他一直以来都想做的!

“我……”夏晴天刚想答应,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星悦,你还记得我和你说的……”说着,她忽然想到了王管家!

不能多说不能多说,万一隔墙有耳的话岂不是糟糕?

于是硬生生的了改口:“出门要注意安全,况且你现在身体不好,我们就不要开车,走路去吧,还能锻炼身体!”

“好。”

叶星悦倒是没什么意见。

路过的王管家随耳一听,也没在意什么。

出去之后,夏晴天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把刚刚没说的话告诉的叶星悦:“星悦,你知道你大哥书房的门上密码锁的密码吗?”

“密码大哥怎么会让我知道。”叶星悦知道夏晴天的秘密。自然也知道为什么问这样的话。迟疑了一下,说道:“不然我帮你旁敲侧击的问一问我大哥,到底是什么地图。”

“我不想麻烦你了,而且既然是秘密,你大哥肯定也不会说的,搞不好还要引起怀疑。”夏晴天真的不想拖叶星悦下水。

叶星悦看了夏晴天一眼,抬手想拉起她,最终却还是忍住了,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问道:“那个,想买什么,我请客!”

“我……”夏晴天原本想说她请客,却在过马路的时候看到了满头白发的夏成雄。

不过短短的一年多的时间罢了,虽然之前有很长一段时间也没见,但是夏晴天记得他似乎还不错。

怎么忽然就老了这么多?

是叶以深对夏家不好吗?

即便夏家当初亲手把她推向了深渊,也毕竟血脉相连,即便苍老了这么多,还是一眼可以认出来。眼神随着他的脚步转动,夏成雄径直的和夏晴天擦肩而过,似乎有些累,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丝毫没有察觉到夏晴天的眼神,他宛如一个路人,头也不回。

“晴天,绿灯都要过去了,怎么了?”

一旁的叶星悦的话,引得夏成雄回了一下头,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晴天’,两人的眼神对视了一下,只是一扫而过,夏成雄就又转过了头。夏晴天怔怔的脱口而出:“我想回家看看。”

“回家?不是刚刚出来吗?”

“夏家。”

夏晴天看着夏成雄佝偻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眼前,像是泡沫被大海吞并一样的被人群吞并。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夏晴天会忽然有这个想法,但是叶星悦还是很尊重她的建议,就和她回了夏家。

这么久了,倒也没搬家。

即便不是自己住过的地方,看到眼前的房子,夏晴天还是心里一酸。

星月听说过夏家对小提琴的所作所为,丝毫不喜欢这里。见身边的夏晴天红了眼眶,以为她是想到了悲惨的童年,伸手想握她的手掌,最后却是扬了起来,拍在她的后背:“都过去了。”

她吸了吸鼻子,真想进去看看,只是如今这个模样,去了也只会别认为是陌生人吧?

没准备根本门都不会让自己进。

可她真的想知道夏家到底怎么样,和她有着血脉关系的父亲,又怎么样了?

“晴天,你再向前走,就要进到人家的院子里了!”叶星悦有些无奈,伸手抓了她的手掌一下,虽然很快松开,俏脸还是一烫。

“啊?”

此时的夏晴天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在想事情的时候一直想往前走,虽然步子很小,却不知不觉走了这么远。

点了点头,刚想开口说走,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这个声音让她浑身僵硬,只想消失!

不是别人,就是叶以深!

他不是有事情去了叶氏吗?为什么好端端的会出现在夏家的大门口!

比起夏晴天的诧异,叶以深的惊讶丝毫不少,三人就这样站着,夏晴天低头不语,叶以深眉头紧锁,只剩下叶星悦一个人冷汗直流。

最后叶星悦伸手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冷汗,讪笑道:“大哥,你不是去公司了吗?这个秋天有些热,一直出汗。”

话音未落,就一阵凉爽的秋风吹过来。

可以说是让叶星悦和夏晴天感受到了阵阵寒意……

“一样的话要我问两次吗?”叶以深才懒得和他们客套。

刚刚夏晴天听到的叶以深的声音,就是在问,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夏晴天千算万算都没想到会这么巧!

如果不是叶星悦真的靠谱,她简直怀疑是兄弟两人串通好的,叶星悦给叶以深通风报信!

就在夏晴天和叶星悦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作答才好的时候,门打开,夏成雄走了出来。

看样子他知道叶以深要来,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穿戴整齐。

只是即便如从,还是掩盖不下岁月的痕迹。这样近看,比在街上的匆匆一眼还要沧桑。

下意识的,夏晴天的眼神就闪躲了一下。

而夏成雄没有在意她,只是看着叶以深,拘谨的笑道:“叶少,您来了。”

叶以深没回应,只是盯着叶星悦,也像在盯着夏晴天。

幸亏叶星悦反应及时,开口道:“凑巧在这附近,我想到之前晴天的父亲就住在这里,就想来看看,没想到大哥你就来了!”

“这位是二少爷吧?长得还真是像,快进来吧,入秋了,外面都开始冷了。”

知道夏晴天失踪的夏成雄比之前说话更战战兢兢,虽然已经老了,但是脑子还是好用的。只听到叶星悦说的那声大哥,就明白了叶星悦是什么身份。

对于这样的奉承没人听在心里,因为叶以深和叶星悦真的是一点点相似都没有!

截然不同的兄弟两人。

听到这个解释,叶以深也没有说什么,率先迈开了步子。

事已至此,原本只是想远远看一眼的夏晴天和叶星悦,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家里干干净净的,但是看得出来过的不算潦倒,起码算是小康阶层。夏晴天看到墙上挂的全家福,顿时所有的心情都没有了。

上面只有三个人,没有自己。

显然,上面的夏薇薇还一脸的跋扈,是生病前照的。她根本不知情,之前也没见过,这里不是她的家。

起码……叶家还有她和叶以深的结婚照。

顺着她的视线,叶星悦也看到了这张照片,下意识的就冷哼了一声。

他真是不喜欢夏家!

如果不是他们卖女儿的话,晴天也不会遭遇这么多!

被这个细微的声音吸引,叶以深瞟了一样,他每个月都会来一次,记得上次还没有。

看到这个照片叶以深的心里倒是没有多大的波动,毕竟他清楚夏家的态度,每个月都过来,也不过是为了内心的救赎罢了。

也为了以后夏晴天回来,看到他的用心。

“这,这是前两天收拾老家杂物的时候翻出来的,难过时候,晴天已经嫁到叶家了。”夏成雄的辩解让夏晴天嗤之以鼻。

难道把她叫回来拍一张全家福的时间都没有吗?

不过估计也是真的,因为照片上的夏薇薇带着从自己这里抢走的耳环!

眯起眼睛,那真是一段不好的回忆!

“你在看什么?”叶以深看着夏晴天冷冰冰的眼神。想到真的夏晴天看到这照片估计也是这个神情,下意识的就问了出来。

“在看……”夏晴天真的很想把自己心中的不满一吐为快!但是看到相框上的玻璃映出的自己模样之后,把所有的不满都咽了下去,别开眼神说道:“看照片而已。”

“进来坐吧,一张照片,我这就摘下来,挂着也不好看!”夏成雄说着直接就上前把墙上的照片摘下来:“知道您要来,晓芬带着微微出去买菜了,还没有回来,可能路上有些堵。”

夏成雄带着叶以深三人来到客厅坐下。明明是一个长辈,却热切的端茶倒水,叶以深却表现的兴致缺缺。

在他们交谈的时候,一旁听着的夏晴天知道,叶以深一直都在帮衬夏家,从未间断。这倒是让夏晴天有些没想到,她还以为叶以深不搞垮夏家就算大发慈悲了,没想到竟然……

想着,就看了他一眼。

没察觉夏晴天在看自己,叶以深喝了一口面前的茶水,说道:“吃饭就不用了,我只是来看看,没什么事情的话就先走了。”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门打开了,陈晓芬带着夏薇薇走了进来。

夏薇薇比之前更胖了,走路没几步就大喘气,陈晓芬跟她比起来十分的瘦弱,却还是要不断的搀扶她。

这个亲手毁了自己的女人……也老了。

夏晴天其实已经放下了所有的怨恨,所以心情没有太大的波动。

“叶少,您又来了。”

陈晓芬虽然之前觉得。自己的女儿变成如今这个样子叶以深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却在如今一切都要仰仗叶以深鼻息的现实下,妥协了,说话和夏成雄一样,小心翼翼的。

叶以深每次来都只是看一看,做好饭也不会动筷子,但是他们还是会做一大桌子的饭菜。

“嗯,还有事情。”

“也到了吃饭的时候了,叶少还是应该注意一下身体!”夏成雄听到叶以深要走,比他还早站起来。客客气气的挽留起来。

陈晓芬眼尖,看到了夏晴天和叶星悦,忙附和道:“就是,还有人一起来,去外面吃也是要等!两位喜欢吃什么?”

“不用了。”她这样的热切,只让夏晴天觉得心寒!

自己是夏家人的时候,都不会这样热切的对待自己,如今自己不过是一个外人,却如此挽留。

夏晴天想笑,果然,在夏家她连一个外人都不是,是他们的仇人!

冷漠的声音让陈晓芬有些尴尬,下一秒,她身边痴痴傻傻的夏薇薇却刺耳的叫起来:“啊!夏晴天,贱人!婊子!”

污秽的话从她的嘴里吐出来,像极当年嚣张跋扈的样子。

不过现在的夏薇薇就是一个智商只有几岁的孩子,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可想而知!

小孩子不就是有样学样吗,听多了大人说的,就什么都会了。

只是她怎么会直接就这样叫自己……

难道是听声音吗?

夏晴天盯着夏薇薇,叶以深的脸色也难看起来,陈晓芬扬手就打在了她身上。也不过是做做样子,不是真的打,也舍不得。

往常夏薇薇就老老实实的不说话了,今天却很反常,被叶以深和夏晴天的眼神盯着,她手舞足蹈起来,嘴里还嚷嚷道:“夏晴天死了,被车子压死了!哈哈哈,爸妈。她终于死了!”

“住嘴!”叶以深一声怒吼,吓的夏薇薇庞大的身躯抖了一下,手一挥打在陈晓芬身上,陈晓芬手中的提着的蔬菜就掉了一地。

受到惊吓的夏薇薇就哭嚷起来起来,完全就是小孩子的做法,叶以深和夏晴天现在的心情是一样的,都是不想说话。

被夏薇薇的哭闹吵的耳朵疼,原本就准备离开的三人直接就抬起了步子,夏薇薇却也冲向了夏晴天,抬手打在她的身上。

夏薇薇之前打人就很痛,如今体重翻了一翻,力道也翻了一翻,不知轻重的一巴掌也是用尽全力!

夏晴天反手去打开他的手,却被陈晓芬上前拦住,一旁的夏成雄也赶忙上前阻拦。两人去都是护着夏薇薇的。

那一瞬间,夏晴天看到了自己当年。

每次受到夏薇薇的羞辱,都是自己的错……

叶以深也看不下去了,直接上前把夏晴天挡在了自己身后,冷冰冰的说道:“我看她也没有什么治疗的必要了,以后我不会再替她预约专家,所有的医疗开支我也不会再管!”

夏薇薇是害怕叶以深的,看到他立刻就老实了起来,躲在了自己父母身后。

呵,欺软怕硬的性格,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改变!

夏薇薇治疗的费用是一笔不菲的资金,如果不是叶以深一直承担所有,夏薇薇可能早就恶化成为脑死亡了。

陈晓芬脸都白了,腿软就坐在了地上,一把抱住了叶以深的腿:“叶少,她现在就是个孩子!您不要和孩子计较这么多。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是,的确是你的错。如果你不教她这些,她也不会这样。”叶以深可不会给陈晓芬留什么情面:“如果你不想夏家也跟着她一起被我放弃,就松开!”

被这样一呵斥,陈晓芬就哆哆嗦嗦的松开了手。

叶以深转身拂袖而去,走之前留下了冷冰冰的一句话:“如果你们还要再咒我的妻子,后果自负!”语气里,都是护短。

跟着叶以深出去,夏晴天和叶星悦就都上了叶以深的车。不问去哪,随着车子慢慢行驶。

夏晴天对夏家原本刚刚燃起一些的眷恋同情,在刚刚顷刻都烟消云散了。

刚刚夏薇薇打自己的那一掌开始火辣辣的疼,蔓延到了心里,在夏家的种种过往浮上心头,竟然没有一件值得她留恋的,件件都是伤心事!

想着想着,自己都没有察觉眼泪就流了出来,坐在副驾的叶以深看到之后,手臂抖动了一下。忍住了想为她擦泪的冲动。

她为什么流泪呢?

为什么看到那双眼睛悲伤,叶以深的心也跟着开始下雨。

叶以深在克制,叶星悦并没有,他知道,为什么夏晴天这么的难过!

递给了她一片手帕纸,考虑到叶以深在看,就柔声问道:“是不是夏薇薇打疼了你?”

夏晴天低下头,用纸巾捂住了眼睛,温热的液体很快就打湿了手中的纸巾,她的声音里都是难以抑制的悲切:“是,打的我好疼。”彻底的打醒了她,让她明白,自己不是夏家的女儿。

叶以深终于还是把手抬了起来,拿起放在前面的抽纸递给了后面手足无措的叶星悦,说道:“我会先让司机把我送到公司,然后送你们回家。”说着眼神掠过捂着脸颊的夏晴天。

真的……那么痛吗?

叶星悦有些后悔刚刚自己就在夏晴天的身边,却没有挡住扑过来的夏薇薇。

回到叶家之后,叶星悦才敢开口,说道:“以后我们都不去了!”

“你,你一定要和你大哥好好的。”夏晴天眼泪都哭干了,露出了一个苦笑:“有时候很羡慕你,有叶以深这样的大哥。”

“晴天,我……”

“什么人,都不如自己的血脉至亲。”夏晴天说这话,也是为了让叶星悦不要逾越了最后和自己的界限。

说着她就去找了小星辰,她已经把小星辰当做了自己的孩子,如今心情这么糟糕,去看一看小星辰才算是慰藉。

对此,星月没有说话就站在原地看着夏晴天步履疲惫的上了楼。

叶以深一整晚都没有回来,第二天一早回来就通知叶星悦和夏晴天准备去赵家。

即便这次只是去赵家拜访一下,但是出于尊重,叶以深还是要求很正式。

夏晴天为了低调,穿了一条白色的丝质长裙,纵然是如此挑人的材质和颜色,穿在身上也是格外的匹配。

至于叶以深和星月,两人原本就是行走的衣架子,西装一套,就气质非凡。

因为昨天的事情,叶以深对两人都很冷淡,几乎没有说过几个字。

夏晴天和叶星悦见叶以深的心情不好,就都十分有眼色的不敢出声。

但是昨天被夏薇薇打在后背,今天还隐隐作痛,夏晴天右手臂抬起来都很吃痛,在关车门的时候眉头皱了一下,叶星悦就赶忙的关切询问:“还疼吗?不如去过赵伯伯家带你去医院看一下,反正我也要去复查。”

“陪你去复查就好了。”夏晴天说着微微动了动肩膀:“还不至于伤筋动骨。”

“但是去看一下也可以以防万一。”

就在叶星悦说的时候,叶以深轻飘飘的给了两个字:“矫情。”立刻就让叶星悦闭上了嘴。

真是的……大哥不关心夏晴天就算了,还总要拆自己的台!

一路寂静的到了赵家,远远的就看到赵峰已经站在门口等着了,在看到夏晴天的时候眼前一亮,想到叶以深那天喝酒的时候表示他和夏晴天什么都没有,赵峰的心思就又活泛起来。

敷衍的和叶家兄弟打了声招呼,就殷勤的凑到夏晴天旁边:“这身裙子好适合你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