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我只爱我的妻子/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这种称赞,夏晴天礼貌的笑了笑。

叶以深没说什么,叶星悦却不乐意撇了撇嘴对赵峰说道:“赵峰哥,我才是今天的主角吧?”

“哎呀,都这么熟了,你来我家不是和回叶家一样吗?小秘书第一次来,我当然要好好的款待一下她!”

“我也很久没有来过了!”叶星悦的直觉告诉他,赵峰对夏晴天有好感,所以直接就站出来英雄救美!

两人就这样你来我往的斗嘴,夹在两人中间的夏晴天只能尴尬的微笑。

总算走到了里面,赵老爷子和赵蕊已经在等着了,有自己的父亲在身边坐镇,赵蕊的确是老实了很多,看到叶以深的时候只是热情的叫了一声‘叶哥哥’,顺便给了夏晴天一个白眼。

对于这种程度的嫌弃,夏晴天基本已经可以无视了。

“哎呀,盼星星盼月亮的,总算是把你们两兄弟都盼来了!”

赵老爷很娴熟的开始和两个晚辈攀谈,而不管是叶以深还是叶星悦,都十分的买账,也算是其乐融融。

只是这样就苦了夏晴天,她在一旁坐着好像一个外人,真是不知道非要自己过来做什么!

就在一直保持微笑的夏晴天觉得脸上的肌肉都要僵硬的时候,赵峰凑了过来,笑嘻嘻的和她小声说话。

即便夏晴天的回应很少,身为话痨的赵峰还是说个不停。

“峰儿。”就在赵峰喋喋不休的时候,赵老爷子叫了他一声:“你是兄长。那我就先说你的事情了。”

“爹。”听到这话赵峰有些无奈:“您不用操心我,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的!”

“解决了这么多年,靠你自己,等我入土可能都等不到解决那一天!”

赵老爷子的话让夏晴天有些好奇,什么事情这么严重?

正好奇着,就听到了老先生的下半句话:“我看你很中意这个小秘书才特意把她也叫过来的。”

中意……小秘书?

夏晴天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个小秘书不会是自己吧?

即便夏晴天再不愿意面对,也不得不面对她就是那个小秘书的事实。

抿着嘴,讪笑了两声:“赵老言重了。”

该死的。闹这么一出,回去之后叶以深会不会又找她麻烦?

“我年龄也大了,不求什么门当户对,只要这小子喜欢,尽快的让我抱上孙子就好。”嘴上这样说,赵父眼神还是有些轻蔑的。

毕竟就算再努力,在他眼里,夏晴天也不过是个在叶氏做事的小秘书。

只是抱孙心切的赵父也不想管那么多了!

此时的夏晴天心是崩溃的,什么跟什么啊?

她根本就没有那个意思好吗?怎么就扯上结婚生子了?

赵峰如果知道自己的父亲把夏晴天叫来是为了说这事情。肯定就不会通知叶以深带上夏晴天!

真是的,原本可能和小秘书有希望,被这样一捣乱,也幻灭了!

不光是赵峰,叶星悦也是从内心拒绝的!

就算排队,也轮不到赵峰吧?

情急之下,直接脱口而出:“不行!”

“星悦,你这是什么意思?”

赵父觉得即便是反对也是叶以深反对,怎么叶以深还没开口。叶星悦倒是激动了起来?

“我,我是说。”叶星悦眼皮跳了一下,强行辩解道:“您这样做,也太草率了!”

“是啊!”赵峰看了一眼叶星悦,附和道:“现在都是自由恋爱,爸你就不要管我了!”

“你们这些毛头小子,你让她说!”

见自己被这样反对,赵父的脸上有些挂不住,抬手就指向了夏晴天。

他觉得夏晴天肯定会答应的!

毕竟赵家虽然比不上叶家。但是也算是豪门,多少人挤破头想嫁进来,她一个小秘书,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只是他想错了。

夏晴天连叶家的钱都看不上眼,况且赵家?

十分委婉的说道:“我暂时没有成家的想法,只想先立业。”

“直接来赵家就好了!”

“我还是想靠自己的双手。”夏晴天有些无奈,这难道是传说中的逼婚吗?

如此明显的拒绝让赵父的脸色变了变,一旁早就看夏晴天不顺眼的赵蕊总算是照顾的开口的机会,自然是不会放过:“喂你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难道是想欲擒故纵吗?”

“赵伯伯。”

随着赵蕊的话,一直没有开口的叶以深,说话了:“我身为赵峰的挚友,也是想他能找到自己的归宿。但是夏秘书已经有了未婚夫,所以这件事还是算了吧。”

“这样啊。”不管怎么说,叶以深给了一个台阶,不管真假,赵父都走了下去:“好吧,是我唐突了。那就不管赵峰这小子了!说一说今天的正事,你也知道,不光我这个儿子,蕊儿的婚事也是我一直以来的心病。”

开口,叶以深就知道赵父的什么意思了。

这是要逼婚吗?

只是叶以深很有原则,拒绝赵蕊的说辞也早就想好,不卑不亢的说道:“我自然明白,我早就和我妻子结婚后,就也没留意过身边的青年才俊,暂时没有合适的人选。”

赵父怎么会不知道叶以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这话表面上像是在说自己做不了媒人,其实就在说自己已经结婚。娶不了赵蕊!

赵父也是无奈。

他就这个宝贝的女儿,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也只能拉下自己的老脸,装作听不懂,继续说道:“听说你的妻子已经失踪很久了?而且我看你和蕊儿是青梅竹马……”

“赵伯伯!我妻子失踪只是暂时的,我一定会找到她的!”

即便是长者说出这样的话,叶以深也是不愿意听的,措辞虽然依旧尊重,语气却严肃了起来。

见状赵父也不好再说什么,退而求其次的说道:“自然自然,我只是想让你多操心一些,况且星悦不还是单身吗?我没记错的话,他和蕊儿差不多大小吧?”

这话听在夏晴天耳朵里,她都是无语。

说来说去他今天是来推销自己孩子的吗?

叶以深不要就换叶星悦,再看赵蕊虽然有些不高兴,却没说话看样子是觉得叶星悦也能接受……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离叶以深近一些的选择。

夏晴天虽然觉得有些过分,在叶以深看来这样也算正常。

豪门之间的联姻不就是这样的吗?

即便叶星悦从小被放养,也是深知这个道理,瞳孔就收缩了一下。刚刚他还在看自己大哥的热闹,怎么转眼就到自己身上了?

“星悦,你怎么看?”

叶以深如果真的同意,就不会这样问了,既然问了,显然就是也不赞成的。

即便这个弟弟这些年叛逆的把自己气到半死,但是叶以深还是希望他幸福。

赵蕊……显然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我的身体刚刚好,不能耽误了蕊儿妹妹。”叶星悦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都是尴尬:“但是我倒是认识不少同龄,可能介绍认识一下。”

“你们这一个个都是什么意思?看不起我赵家吗?”

被接二连三的拒绝,赵父的脾气也就上来了,什么时候他赵家的子女沦落到这个地步了?

“爸!”见自己的父亲动怒,赵蕊赶忙说道:“我和大哥的意思一样,我自己会处理好这件事了。叶哥哥好久没来我们家,你就别总说这个了!”看样子她的确也不太愿意和叶星悦凑在一起。

只是被叶以深明确拒绝,还是有些挫败。

赵父被自己女儿的话一噎,只能无奈的摆了摆手:“算了算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也搞不懂,不谈这些了。”

这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松了口气,特别是叶星悦。

要是真的把赵蕊塞给他,他可能会哭笑不得。

眼神飘到一旁的赵峰身上,他这个在和夏晴天说话,虽然声音很低,但是音乐还是能听到几个音节,显然是在询问刚刚叶以深说的未婚夫的事情。

夏晴天为了让赵峰死心,也就顺水推舟的说道:“是的,他现在在国外。”

“这样啊。”

赵峰忽然就感谢起来叶以深。

原来一直以来这个兄弟不让自己接近小秘书,是为了不让自己伤心!

嗯,果然还是自己的好兄弟!

和赵峰谈事情的叶以深察觉到赵峰在看自己,眼皮跳了一下,这个智障,又在想什么?

其实来赵家和去夏家的感觉差不多,对于夏晴天来说都是沉闷尴尬。

偏偏还不能直接就走,要听叶以深和赵父继续寒暄。

又聊了几句,就到了吃饭的时间。

饭桌上,赵蕊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故意问道:“夏秘书,你的未婚夫是做什么的?”

听语气,已经做好了夏晴天说出一个没有身份的男人,随时开始嘲讽。

夏晴天一时语塞,说的太不值钱如今这个时候难免会下不来台。但是说的太厉害,未免也有些失实,很容易就会暴露。

沉吟了一下,十分保守的回答道:“不过是个普通人。”

“是吗?”赵蕊忍不住又翻了一个白眼。

大大的眼睛,都是不屑。

在她看来,这个女人比叶以深以往的所有女人都让人讨厌!勾引她的叶哥哥就算了。还勾引她的亲大哥!

恶作剧式的逼问起来:“普通人也有工作吧?总不能吃软饭。”

“蕊儿!”赵峰看不下自己的妹妹如此无礼,就制止了一下,显然,并没有什么用,赵蕊一撇嘴:“怎么了?我问问题都不可以吗?”

夏晴天哑然,明明是兄妹,赵蕊怎么和赵峰完全不一样?

“夏秘书的未婚夫我认识,和我是朋友,很厉害的一个人。”叶星悦见夏晴天不说话。及时解围道。

“那……”

“即便不靠她的未婚夫夏秘书也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赵蕊还准备说什么,就被叶以深打断:“不需要靠任何人。”

叶星悦开口是夏晴天可以想到的,但是叶以深怎么会帮自己解围?

这段时间明明他对自己很冷漠。

不管怎么样,叶以深一开口,赵蕊也就不说话了。

等到一顿饭结束,匆匆离开,多少有些不欢而散。

赵蕊就直接倒在沙发上,抱怨道:“爸!”

“不要任性了!”纵然再娇惯这个女儿,赵父一把年纪了,也是要颜面了,说道:“一个有妻子,一个有未婚夫,你们两个没有一个让我省心的!”语气里都是怒其不争。

赵峰和赵蕊见老爷子真的生气,也只能怏怏的不再说话。

回去之后叶以深径直去了书房,夏晴天并没有有意的路过,只是凑巧从他身后经过,然后……看到了他输入了后两位密码!

密码是六位数的,只有两位显然不够。但是也比没有好!

压制住自己狂跳的心脏,夏晴天的脑子里牢牢记住那两个数字,佯装什么都没看到的准备过去,却听到了叶以深在身后叫她:“站住。”

夏晴天下意识的身子一抖,随即双腿就僵硬了起来,不会吧?自己只是余光看到,他都能察觉?

舔了舔嘴唇,压下心中的波澜,转身看着叶以深。并没有说话。

“我联系了私人医生,他马上会过来,让他帮你检查一下。”

“我吗?”

“不然呢?”叶以深丢下这句反问之后就走进书房关上了门。

夏晴天站在原地眨了眨眼,虽然叶以深很别扭,但是这是在关心自己吗?

撇了撇嘴也没想太多,就回自己房间了。

以防自己忘记,把自己刚刚看到的数字存在了手机里,默念了几遍,又想起了刚刚叶以深说的话。

其实夏晴天挺不喜欢这种感觉的。毕竟对自己不好,也能侧面证明他的专一。

对自己太好,反而……

甩了甩头,算了,管叶以深怎么想,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到面具男要找的东西!

乐观的对着那两个数字傻笑,夏晴天觉得未来似乎也不全都是绝望。

但是显然,她想错了。

因为很快,好不容易保持下来的局面。就会被一个人打破!

在第二天的时候,夏晴天正抱着小星辰和叶星悦说话,就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人走进来。

熟悉,又陌生。

她的模样变得更多,夏晴天没有办法形容眼前的人到底改变了什么,因为自从看到她的第一眼之后,记忆力的脸就开始变的扭曲,最终烟消云散,成为了眼前的模样。

呆呆的站在原地。抱着小星辰的手越攥越紧,似乎要把手中的衣服拧破。

一瞬间她甚至不想去管叶以深,只想叫出来那个名字:清雅!

“你?”不光是夏晴天,她身边的叶星悦也皱起眉来:“你不是……”

“说来话长,但是我还活着。”

眼前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被推进海里的苏清雅!

她的声音也有些哑哑的,就像是被灌了太多的海水一样,有些苦涩。

清雅没有死,她还活着!

夏晴天一个恍惚就上前一步,叶星悦知道她看到苏清雅肯定激动,赶忙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这,这是我们之前的朋友,叫苏清雅,那个清雅,这是夏秘书。”

“苏小姐好。”夏晴天这时候才回过神,垂了垂眼,不敢去看她。

“你好。”苏清雅并没有多看夏晴天一眼,而是对叶以深说道:“叶少。我很累。”

“去休息吧,王管家,带她上楼。”

“是。”王管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让苏清雅跟着自己上了楼。

这个时候夏晴天发现,叶以深身边还站着一个人,熟悉的男人,方毅。

方毅看起来也苍老了许多。

毕竟为了寻找夏晴天,整日奔波,出于愧疚,他整宿的睡不着。

叶以深的神情看不出什么,只是眉头微微皱着,看样子……不太高兴。

昨天晚上他忽然接到方毅的电话,一开始还以为是夏晴天又有了消息,接起来之后,却得知发现了苏清雅!

据方毅说,苏清雅先认出了他,按照苏清雅的说法,她是被渔民救了起来。语言不通,被强制留了下去,被迫和把她救起来的渔民同居。

叶以深对苏清雅没有好感,甚至愧疚都没有。

但是出于对夏晴天的愧疚,她让方毅把苏清雅接了过来。

虽然见了她,却没有打算让她留在叶家,只是准备安顿好之后,给她一笔钱。

夏晴天听着开门关门的声音,很想去问一问苏清雅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像梦一场。

叶以深在和方毅说话。小星辰忽然哭了起来,夏晴天原本就想离开,正好有了理由。

把小星辰哄睡下之后夏晴天就准备去敲苏清雅的门,刚刚出去就被叶星悦拦了下来。

叶星悦知道她要做什么,就低声劝道:“为小深晴,你也要冷静一下!”

“可……”

“放心吧,我现在就去找她问一问这些日子她怎么样,发生了什么。”

“也好。”

夏晴天觉得苏清雅肯定是受尽了苦头,想去安抚一下她。但是现在也的确不是能任性的时候。

叶星悦既然答应了夏晴天,就直接走向苏清雅的门前,敲了敲门。

苏清雅看到叶星悦之后,脸上都是冷漠:“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她的确,曾经美好的容貌,都变成了刻薄。

叶星悦从来没有想看谁的笑话,语气里都是诚恳:“我只是想问一问当年发生了什么,你过的好吗?”

“你觉得我过的好吗?”苏清雅顿时就激动了起来!

叶星悦以为自己的问题伤害了她,赶忙就安抚道:“清雅。我真的不清楚!当年我不在场,而且我也是刚刚从昏迷中醒过来,如果你不愿意说就不要说了!”

“叶星悦!”苏清雅直接就起身喊道:“你觉得你很善良吗?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成今天这个样子?”

她恨!

恨眼前的这个男人,恨叶以深,恨夏晴天,恨所有人!

也是仇恨,才让她坚持活了下来!

“我……”叶星悦的善良,是从骨子里就有的。

他知道自己当年可能因为夏晴天做了一些伤害别人的事情,也不辩解,就抿起了嘴。

虽然这段时间养回来了一些肉,但是叶星悦看起来还是瘦瘦的,脸上也没多少肉,两人这样看起来,倒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苏清雅别过头不去看他,冷哼道:“你们叶家都欠我的,与其想在这里看我的笑话,不如想想怎么弥补我吧!”

如果说之前的苏清雅在善与恶之间徘徊,那么如今,她整个人都已经被怨气吞噬!

她连伪装,都伪装不下了。

“我能做什么,都会尽力去做的。”

“你能做什么?你能让时间倒退吗?不能话的就滚出去!”苏清雅原本现在的声音就十分的沙哑,愤怒起来更是像要撕裂了一般。

叶星悦觉得现在的苏清雅可能是神智还有些不清楚,担心自己刺激到她,就没有再多什么退了出去。

出去之后,站在门前站了很久,叹了口气才去找夏晴天。十分委婉的说道:“我觉得现在清雅的情绪很不稳定,你暂时还是不要去找她了。”

“她肯定是受了很多苦,却不知道要和谁说。”夏晴天对于苏清雅,一向是美化的,即便当初她做了那么多对不起的自己的事情:“她还活着,真好!”

“晴天,事情在慢慢的变好。”

在苏清雅那里受到伤害的叶星悦,在夏晴天这里完全被治愈了。

只是还是有些担心夏晴天冲动,毕竟她现在看其起来就跃跃欲试的准备去找苏清雅了!

担心的又劝了好几句,夏晴天却直接说道:“即便清雅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也不会暴露我的!”

夏晴天的话让叶星悦想叹气,她为什么,总把人想的那么好?

苏清雅即便不是坏人,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人!以前不是,如今更不会是!

还想再说什么,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急着见苏清雅的夏晴天直接就欢天喜地的跑了出去,叶星悦却都是担心。

期望越大,失望就会越大吧?

饭桌上的苏清雅,倒是比在房间里平和了很多,可能是顾及叶以深在。

叶以深可没有叶星悦的善良,不关心也不愧疚的说道:“我已经买下了一栋别墅在你的名下,也打到你账户上一大笔钱,足够你活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