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当年的真相,过分的请求/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够吗?”

苏清雅的这句反问,倒是和叶星悦的语气一样。

“你觉得我为什么把你接回来?”叶以深抬眼,看向了她:“我不觉得我对你有什么对不起的地方,是你贪图不该贪图的,就算当初在船上,要怨也只能怨顾淮!”

“叶少是不是推的太干净了?”苏清雅知道,叶以深和叶星悦不一样,只能用不同的手段,就强行压下了心中的怨恨。

“那你觉得,哪一件事不是你自己咎由自取的呢?”

叶以深的质问,让苏清雅也吐出了一句带刺的话:“叶少是不是忘的太干净了?那天在路边的车上,是你先招惹的我,我才开始贪图我不该贪图的!”

苏清雅说出这话的时候叶以深还没反应过来,夏晴天眼皮就一跳!

她说的是……那天晚上的事情吗?

之前夏晴天就知道苏清雅冒名顶替自己的事情,不过当初没想那么多,就选择了原谅她。

本来以为她真的只是当时一时疏忽。可是如今为什么又要提及这件事?

清雅她……

就在夏晴天诧异的时候,叶以深开口了:“这件事,当初对你的一切,就算是补偿了。”

事情过去了那么久,叶以深早就放下寻找的执念了。

确切的说,在当初苏清雅掉到海里的时候,叶以深就认为那个人已经死了。

如今又被她提起,也是云淡风轻。

只是苏清雅的反应就截然不同了,直接拍案而起站了起来:“当初你给了我什么?如果不是你,我的人生会好好的!”

“那你想怎么办?”

叶以深的眼眸一深,就看着她,眼中不见波澜。

“叶少,不好意思。”苏清雅知道自己不是叶以深的对手,不管过多久。

立刻就冷静了下来,坐了下去:“我只是刚刚回来就知道晴天也下落不明,所以现在心情很乱。”

她总是会聪明的拉扯上夏晴天这话分明就是为了明哲保身,在夏晴天听来却心中一暖。

清雅果然还是把自己当做朋友的,不然也不会这样说吧!

至于为什么刚刚她又要冒充自己顶替那晚的事情,肯定也是有她自己的苦衷!

夏晴天用最好的善意去想苏清雅,不代表叶以深也会,他只是眯了眯眼睛,就说道:“说你的条件吧!”

“我以后的生活就麻烦叶少了,毕竟叶少叶家业大。”苏清雅也丝毫不客气,就直视着叶以深的眼睛:“这样即便以后晴天回来。看到我也会记得叶少你的好。”

“我会安排的,你就继续在叶家住一晚吧,明天一切都会安排好。”

不得不说,苏清雅最后一句话,触动了叶以深。

在叶以深看来,他和夏晴天隔阂开始,就是因为苏清雅。等以后找到夏晴天,她看到苏清雅,肯定就原谅自己大半!

看到自己的狮子大开口的欲望被满足的如此顺利,苏清雅就安静了下来,大口的吃着面前的饭菜。

夏晴天却有些没有胃口,看着她好几次欲言又止。

原本她还以为自己和苏清雅之间会有些好姐妹这么多年的心灵感应,可惜,在两人对视的时候,苏清雅只是给了她一个不屑的白眼。

夏晴天虽然有些受伤,但是也并不在意,就想着怎么找到机会去单独和她谈一谈。

正在夏晴天思考的时候,苏清雅忽然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开口了:“对了,叶少,既然你如今这么有情有义,我就再和你说一些关于晴天的事情吧。”

“不用了。”

叶以深直接就回绝了。

他深信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苏清雅颠倒是非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从她回来之后,叶以深就能感觉到她身上阴郁的气质,眼神里都是怨恨。

所以根本不想听她说话或者是爆料。

虽然叶以深回绝,但是丝毫没有影响苏清雅的兴致,她眼睛眯起来说道:“叶少难道就不想知道顾淮的事情吗?我当初包庇他是因为一时间被蒙蔽了双眼,但是叶少怎么不想一想,为什么晴天也会那样帮他?”

清雅到底在说什么?

夏晴天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

一开始她还以为苏清雅这个自己一直以来都放在心头的‘好朋友’会说些自己的好话,没想到一开口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叶以深显然,有和夏晴天一样的疑惑,只是眼神刚刚看向苏清雅还没说话,她就迫不及待的说道:“我不过是一个没有什么身份的大学生,怎么会有机会认识顾淮?他是晴天介绍给我的,至于他们两个是怎么认识的我就不清楚了。一个是我最好的朋友,一个是我的爱人,可惜现在,他们都离我而去了。”

虽然苏清雅的话说的很是委婉隐晦,但是想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分明就是在说夏晴天和顾淮早就认识,说不定还有些见不得人的东西!

“你在胡说什么?”夏晴天忍不住丢下了手中的汤勺。眼神里都是失望和诧异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苏清雅:“你……”

“对啊,我大哥都说了不要听,你为什么还要出言诋毁?”一旁的叶星悦暗道不妙,立刻就开口制止了夏晴天:“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我受刺激?”苏清雅就冷笑了一声:“我只是把我知道的说出来。”

“这里没人想听你的胡言乱语。”此时,叶以深开口了。

他的声音真的很冷静,看样子完全不相信刚刚的话。

他的确是多疑,但是对于夏晴天,早就提不起任何的怀疑。

况且叶以深当初清清楚楚记得夏晴天对顾淮厌恶的眼神,这个女人的喜恶永远藏不住。

打断了苏清雅之后,叶以深就起了身,有种睥睨天下的气魄:“我养不养你这个闲人,是看我的心情,所以你最好还是管好你自己。这个屋子里,相信你胡话的人已经不在了!”他说的人,显然是指夏晴天。

当初如果不是夏晴天一直包容,苏清雅早就走向毁灭了。

叶以深说完之后就走去了自己是书房,苏清雅脸上抽搐了好几下,瞪了夏晴天和叶星悦一眼,也起身离开了。

夏晴天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

她一直以为清雅会把自己放在之前的位置,没想到都现在这个局面了,她霸占着自己的功劳就算了,还要把脏水泼在自己身上!

难道清雅真的就这么讨厌自己吗?

“晴天,她可能只是受了刺激还需要冷静,过段时间就会好了。”

叶星悦的安慰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夏晴天的鼻子有些发酸:“是我一直以来把东西想的太美好了。”

她又不是傻子!

也好,如今这个样子这个身份,也能不去面对这个曾经的朋友。

能被叶以深安置下,也算是苏清雅最好的归宿了。

抱着这个想法,夏晴天就没有半夜去敲苏清雅的门,只是即便明白了自己和她的缘分已经走到了尽头,却还是辗转反侧。

好像去问一问,到底是为什么!

想着夏晴天就忽的坐了起来,总是心神不宁的,不如就去问一问?

“不行!”自言自语的摇了摇头,万一暴露了身份,她告诉叶以深,自己的所有努力岂不是都白费了?

可是……

纠结来纠结去,夏晴天决定去找叶星悦说说话。

虽然知道大半夜的去敲叶星悦的门不好,可是这偌大的别墅里,唯一能吐露心声的也就只有他了!

夏晴天想着就穿上了自己的拖鞋,贴上面具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

她现在可是格外的谨慎,出门就贴面具以免暴露!

在路过隔壁小星辰房间的时候看到门虚开着,里面还亮着灯,直接就停了下来。

晚上哄睡小星辰之后她分明记得自己关灯关门了,难道是记错了吗?

还是说叶以深在里面?

想着,就上前推开了门。

“你在干什么!”在看清楚里面是什么情况之后,夏晴天直接就冲了过去,狠狠的推开了站在小星辰床边的苏清雅!

苏清雅刚刚就站在小星辰的床边,用枕头捂着床上小星辰的脸……

此时的小星辰脸色青紫,显然出于快要窒息的状态!

疯了,这个女人果然已经疯了!

夏晴天感觉到了一阵寒意,抱起小星辰对苏清雅怒目圆睁!

苏清雅也没想到这么晚还有人会过来坏了自己的好事,看清楚是她之后,丝毫没有受到惊吓,反而理直气壮的反问:“你一个保姆,管这么多干什么?”

“苏清雅。你果然已经心理扭曲了!”夏晴天从未想过,和苏清雅重逢后,自己和她之间,真真正正第一句话会是这样的。

幸亏小星辰没有事,不然……夏晴天愤怒和失望已经让夏晴天大脑一片空白了!

“所以呢?你要去告诉叶以深吗?”苏清雅的提起叶以深的名字,面目瞬间就狰狞起来!

“我……”即便刚刚的事情让夏晴天觉得心都寒了,却还是不忍心看着苏清雅走到这一步。

叶以深知道的话,肯定不会放过她的!

见夏晴天不说话。苏清雅就上前了一步,脸上的神情更加的扭曲:“我做错了什么?凭什么要被人当做玩具一样发泄性欲?你知道有多少男人霸占过我吗?就因为他们把我从海里救了出来,所以就没日没夜的虐待我,摧残我!这一切都是因为叶以深,是他亲手把我推进了地狱!”

说着,苏清雅挽起了自己的袖子,上面都是触目惊心的伤痕!

很多是已经长成疤痕了的,还有很多看起来是新的伤口。有刀子的痕迹,也有鞭子与烟头留下伤口……夏晴天忍不住抿起了嘴。

“你不让我说夏晴天,又是凭什么?你知道她有多么下贱吗?表面上答应帮我,其实就是和叶以深商量好给我下的圈套!”

“不,她……”

“不?为什么不?你什么都不知道!”说着苏清雅已经走近了夏晴天,一把抓住了她的衣领:“如果不是她我怎么会遇到叶以深?我本应该大学毕业,嫁了人,有了工作,现在呢?我连妓女都不如!我生不如死,要叶以深的孩子付出一点代价难道不可以吗?”

在她说出这番话的之后,夏晴天的脑海迅速的浮现出了当初她对自己的所作所为。

明明一切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却强行的加在了自己身上!

叶以深也已经答应了给她后半生平平稳稳的生活,她却非要把自己的痛苦强行加到叶以深的身上!

就算叶以深当初把她推下海,小星辰又有什么过错呢?

这个时候刚刚缓过来的小星辰就大声的啼哭起来,发紫的脸色才开始慢慢的变红。

夏晴天看到苏清雅手臂上的伤痕之后,也实在是说不出什么恶毒的话,只能一把推开她,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小星辰像是受了惊吓一般,任凭夏晴天怎么哄都不入睡,夏晴天也没有一丝的睡意。

为什么……为什么清雅会变成这个样子。

刚刚想起的都是苏清雅自己咎由自取的过往,如今脑海里就浮现出了两人之间种种的亲密无间。

从小清雅就对自己很好,难道她走到如今这一步,真的是自己的过错吗?

事已至此,清雅。我们一辈子都不要再相见了。

有些人就像流沙,越去紧紧的握着,越流的快。

或许,两人从她嫁给叶以深那一刻起,就已经应该分别了。

外面的夜色太阑珊,夏晴天的心已经疲惫的,经不起任何的摧残了。

……

第二天一早,夏晴天抱着小星辰磨磨蹭蹭的来到了餐桌。

小星辰因为一整晚没睡。坐在婴儿座上就开始打瞌睡,夏晴天被昨天的事情困扰,也是有气无力的。

倒是苏清雅,像是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还主动的和夏晴天说起的话,但是夏晴天的表现很明显——无视。

即便她在自己心中已经是一部分,夏晴天也无法接受她昨天晚上想要,并且差点害死小星辰的事实!

“不舒服吗?”叶星悦还算了解夏晴天,知道她不可能不理苏清雅,除非是事出有因,看叶以深还没下来,就关切的问道。

“没有。”

夏晴天摇了摇头,按照叶以深昨天的说法,苏清雅今天就要离开,把昨晚的事情保密,也是自己最后为她做的一件事了。

但是苏清雅却不这样想,认为夏晴天等会儿就会告诉叶以深!

眼神里都是凶意,咬牙切齿的问道:“是不是昨晚做了噩梦?千万要分清现实和梦,不然乱说话就不好了!”

她这是在警告自己吗?

夏晴天昨天晚上把所有的苦涩和眼泪都咽在了肚子里,抬眼就看向了苏清雅,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梦到什么我就当忘记,也要梦魇不要太嚣张,总想缠着我!”她已经不在是当初任凭人揉捏的夏晴天了!

这句话话里有话,苏清雅立刻就听出来了。却还是半信半疑的。

就在两人打哑谜的时候叶以深走了下来,随着他的入座,碗筷碰撞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一顿饭特别的安静,除了餐具偶尔发出的声响之外,没有人说话,看起来叶以深的心情也不太好。

吃完之后叶以深就一言不发的起身,一顿早餐就算这样过去了,见夏晴天真的什么都没有说,握着汤勺的苏清雅眼神动了动。

夏晴天始终提防着苏清雅,就抱着小星辰和叶星悦坐在了沙发上,说着一些无关痛痒的话。

饭桌上就留着苏清雅一个人坐在哪里,显得孤苦伶仃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孤立受到了刺激,她直接就把面前还要半碗粥的汤碗打在了地上!

王管家听到声音就走了过去,弯腰准备收拾,夏晴天赶忙从沙发上站起来,说道:“王管家,我来就好!”

万一苏清雅有什么坏心思,再想害王管家怎么办?

况且王管家一把年纪再做这些,夏晴天于心不忍。

见她走过来,苏清雅就切了一声,阴阳怪气的说道:“哟,果然都是下人!下人命!”

夏晴天蹲在地上捡碎片的手一顿,想到她现在的心理状态,就没有说话,免得再刺激到她。

见眼前的人又无视自己,苏清雅直接就发起火来,一脚踢在了地上的碎片上。陶瓷片打在了夏晴天的身上,她死死的咬紧的牙关,不想和已经不正常的苏清雅说什么。

叶星悦却觉得夏晴天遭受到了羞辱!

因为这些话,这个动作,是她最好的朋友说出口,做出来的!

“苏清雅,你到底想怎么样?别忘了,这里是叶家!”

叶星悦和夏晴天一样,觉得苏清雅说话已经不正常了,没有想和她说太多,心里也同情她,开口也只是想让她不要对夏晴天太过分!

“算了星悦!”夏晴天虽然也不想忍受现在的苏清雅,却还是不忍心被人指责她什么。

即便如从,到了苏清雅眼里,就是两个人都在针对她,她的声音陡然提高:“你们在装什么好人?我才是最大的受害者,难道我这样做有什么不对吗?”

理直气壮的苏清雅让叶星悦一个字都不想多说,她觉得所有人都亏欠她,怎么不想一想自己做了什么?

上前准备去把夏晴天扶起来,却被苏清雅直接挡住:“你这是想赶我走吗?”

“赶你走又怎么样?你以为你的谎言瞒得住我大哥,瞒得住我吗?当年你霸占着晴天的功劳苦难她都吞下去,如今你还想狸猫换太子吗?”

其实叶星悦说这话并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想让苏清雅冷静下来,没想到话音未落,就听到了叶以深冷冰冰的声音:“什么狸猫换太子?”

“……”

几乎是同时,苏清雅、夏晴天和叶星悦三人都抬起头来。

只见叶以深站在楼梯的中间,脸上的神色有些阴晴不定。

“没,没什么。”

叶星悦还没有开口,夏晴天就说话了。

如果被叶以深知道苏清雅这么久以来都是骗他的,而且还骗了他两次,今后还能有好日子吗?

“我没有问你!叶星悦,你过来!”

叶以深一般都是称呼叶星悦为‘星悦’,连名带姓的叫他只能说明一件事,他很生气!

叶星悦咽了咽口水,不想动,步子却不受控的抬了起来。

叶以深带着叶星悦上楼的时候回头看了苏清雅一眼,让她瞬间如至冰窖!

看着两人走进书房,苏清雅直接腿一软就倒在了地上。夏晴天眼明手快的去扶她,却被她一把推开。

似乎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她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喃喃自语道:“不,我要走,我要走!”

“你能去哪?”夏晴天看着苏清雅的模样,心中一软,说道:“叶以深应该不会为难你的,你现在离开,能去哪里?”

暂且不说她现在神志不清,如今她没钱没势没工作,离开又能去哪里?难道露宿街头吗?

苏清雅却好像根本没听到夏晴天的话,用手臂撑起自己的身子就要离开,夏晴天拦下了她:“你不能就这样离开!”

“难道你还想告诉叶以深其他的事情,让他直接置我于死地吗?”

“我的房子现在空着,你可以先去住!”

夏晴天说话的时候情真意切,但是苏清雅却一个字都不相信:“我和你认识吗?你会这么的好心,不过是叶家的一个下人!”

“我们……”夏晴天多想说一句认识。

就在她‘认识’两个字卡在喉咙的时候,书房中传来了一声巨响,看样子是叶以深恼怒之下摔了什么东西。

夏晴天眼皮一跳,叶以深果然很生气,如今看来让苏清雅先离开可能真的是为她好。

迟疑了一下,就对苏清雅说道:“我告诉你一个地址,你去联系一个叫韩晓的人,他哪里有我的银行卡,里面的钱够你生活一段时间。”

夏晴天的话让苏清雅身子一僵,盯着她的脸直接就脱口而出了一句:“晴天?”

“不要问了,走吧!”夏晴天说着眼神一直盯着楼上,生怕苏清雅还没有离开叶以深就突然出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