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叶以深的怒火/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清雅知道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保住自己的小命,其他都是虚的!于是只是看了眼前的夏晴天几秒,就直接低头跑了出去。

几乎是她前脚刚走,叶以深就从书房中走了出来,他的脸色铁青,见只有夏晴天一个人站在下面,语气严厉的质问道:“她人呢?”

“不知道。”夏晴天抿着嘴,不敢去看叶以深的眼睛。

“走了吗?”只听叶以深冷笑了一声,语气里都是不屑:“区区蝼蚁,真的以为自己可以逃出我的手掌心吗?”

“叶少,您,放过她吧!”

“放过她?你知道她做了什么吗,就要我放过她?”叶以深真的很恼怒!

他千算万算,就是没有想到夏晴天就是那晚救了他的人!

一开始,他是对的,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走错了路。

这一切都要怨苏清雅和顾微微这两个女人!

让他更愤怒的是,自己的亲弟弟,竟然选择明知道这件事,还帮其他女人骗自己!

叶以深现在真的有一种众叛亲离的感觉!

“大哥,你对她赶尽杀绝,以后晴天回来要怎么看你?”

叶星悦从书房出来,语气里都是恳求,但是叶以深反手就给了他一耳光,‘啪’的一声,回荡在别墅中,听的夏晴天心中一颤。

“叶星悦,你记住。她是你的大嫂!曾经是,现在是,以后也是!如果你还不懂的长幼尊卑,就滚出叶家!”

“大哥……”

叶星悦捂着自己的脸,眼中的神色都是复杂,他一方面知道自己错的,一方面又叛逆的想反抗。

“别叫我大哥,我没有你这样有本事的弟弟!”

叶以深这次真的是被叶星悦气的动了肝火。

他的好弟弟,一心相信的弟弟。竟然和一些外人把自己耍的团团转!

最过分的是,之所以这样做的原因,竟然是觊觎自己的女人!

随着他的这声怒喝,就是一声摔门的巨响!

之前叶以深生气还都会安排一下要让叶星悦去哪,这次根本说都没有说。

叶星悦捂着自己的脸颊站着,听到里面声音的王管家和方毅都走了过来,方毅面有难色的说道:“二少爷,不然您就先搬出去住一段时间?”

“我自己会安排。”叶星悦死死的咬紧了牙关,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方毅和王管家刚刚在外面,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王管家是在苏清雅和夏晴天起争执的时候离开的,不知道怎么莫名到底自家少爷就开始发脾气了,看着夏晴天问道:“夏秘书,这是怎么了?”

夏晴天摇了摇头,心情沉重起来,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她的初衷分明是好心,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叶星悦自病之后和叶以深的关系才算有些缓和,如今可以说的又到了冰点……而且从一开始两兄弟的矛盾点就都是自己。

脑子一片混乱。夏晴天觉得原本自己已经开始有条不紊的生活又开始变的一团糟!

“方毅,不然你就把二少爷送到国外去吧,最近咱们少爷发生的事情也有些多。”

“这也要看二少爷怎么想。”方毅说着叹了口气:“我只要看到二少爷,就想到当年是我放走他和少奶奶的,说来说去,都怪我。”

“这么久你都没回来过一直在找少奶奶,少爷早就不埋怨你的。”王管家三言两语的安慰了几句,听在夏晴天的耳朵里却很是沉重。

曾经她以为自己离开就可以远走高飞,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如今看来,分明是给留下来的人带来更多的困扰和麻烦。

愧疚的看了方毅一眼,开口道:“二少爷那里我会去说的,你们去看看总裁怎么样就好。”

“那就麻烦夏秘书了。”王管家和方毅客客气气的,语气里有些生疏。

夏晴天叹了口气,就上楼去敲了敲叶星悦的门。

在知道门口站的是夏晴天之后,叶星悦就打开了门,脸上刚刚被打的那一耳光红肿着,让人看了就只觉得心疼。夏晴天看着他的行李箱,问道:“你这是,要去哪?”

“先在国内呆着吧,医生不让我坐飞机,等身体好的差不多了就出国,反正我在国外比国内还要熟。”

叶星悦说着望向了夏晴天,语气里有些愧疚:“我不能留下来帮你了。”

“你帮我的已经够多了。”虽然夏晴天有些奇怪叶星悦怎么会知道那天晚上救了叶以深的人是自己不是苏清雅,却没有多问。

过去的夏晴天只想让它过去!

为什么,她的往事就不能随风呢?

两人就这样站着相对两无言,叶星悦笑道:“哎呀,我就是搬出叶家,不是生离死别,生离死别我们都经历过,这些算什么?”

叶星悦是想活跃气氛,在夏晴天听来却更加觉得愧疚,抬头和他四目相对,张口想道歉,却被叶星悦直接打断:“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晴天。你什么都没做错。”在叶星悦看来,每一个人都有过错,唯独深受其害的夏晴天没有。

说着,他伸手帮夏晴天拢了拢头发。

夏晴天原本想闪躲,但是不想看到叶星悦失落的眼神,就站着没有动,低声说道:“那你一定,要联系我!”

“好。”

叶星悦不想氛围这么尴尬,招呼夏晴天进来,和她聊一些有的没的。

但是夏晴天却一直有些心不在焉的,因为她一直可以听到从叶以深书房中传来的怒斥,不知道是不是在呵斥方毅。叶星悦显然也听到了,提着没装多少东西的行李箱,苦笑道:“这次真的惹我大哥生气了,我就不去找他道别,还是偷偷摸摸的走吧。”

“我送你!”

“算了,要我大哥发现,肯定会迁怒到你身上。”叶星悦叹了口气,大哥早晚都会后悔的。

就像他现在后悔当初对夏晴天的所作所为一样。

考虑到叶星悦说的很有道理,夏晴天就站在门口目送着他离开,然后蹑手蹑脚的路过了书房。

发火的叶以深可是不好惹,她还是离远些好!

事实证明,她是明智的。

此时的叶以深完全就属于暴怒状态,遇到谁都要怒斥一番。

王管家还好,早早的被叶以深赶走,留方毅一个人在书房经受暴风雨的洗礼。期间还接到了公司催促叶以深去开会的电话,自然也是免不了一番怒骂……

“出去吧。”看着眼前的方毅头都快要埋到地上,叶以深总算是平息了一些怒气,闭上眼挥了挥手。

“主子,那您看二少爷,怎么安排?”

方毅明知道这个问题是找死,简直就是送人头,却还是问了出来。

毕竟他对叶星悦也是有愧疚的,并且叶星悦刚刚出院,身体还没有养好。

“不用管他!他不是认为自己本事很大吗?我这个大哥都不要了,难道还要你去帮他?”

叶以深以往只是冷言冷语的对叶星悦,身后事都会安排好。

如今叶星悦不在他还这样,显然是气的不轻。

方毅只能明智的点了点头,一路小碎步的退到了门口,消失在了叶以深面前。

即便刚刚叶以深表现出了深深的怒气,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时候,还是浮现出了一丝的疲惫。

他今天这么的动怒,还是因为牵扯到了那一年的晚上。

原来她真的是第一次,而且第一次给了自己!

自己竟然还说那样的污言秽语去……

该死!

只是想着,叶以深直接就又砸了手边的烟灰缸。

在夏晴天离开之后,叶以深一直在想为什么她不愿意给自己机会!为什么就不能和她心平气和的谈一谈?

如今看来是她给了自己太多的机会,但是从一开始,自己就在一错再错。

现实真的是血淋淋的,不看的时候总想窥视,知道了之后却备受折磨。

什么时候自己这么的情绪化了?

叶以深曾经几何,认为自己站在金字塔的顶端,蔑视着世人的悲欢离合。

原来当初的淡然独断,都是因为爱得不够深。

脑海里的画面都成了和夏晴天的种种,自从知道自己寻找的人一直都是她之后,叶以深原本已经淡忘的记忆再次浮现。

难怪自己觉得她那么的熟悉!

那么的让自己眷恋……

都怪自己太疏忽!

那么明显的感觉,竟然都被自己忽视。

点燃一根烟,任由燃尽之后烟灰落在地毯上,眼神盯着外面的天色从白到黑。

这无边的夜色,还要蒙住多少人?

熬到第二天,因为叶星悦的离开,整个叶家都好像空荡荡了起来,所以夏晴天起床出门的时候都很排斥。

之前有叶星悦在,夏晴天觉得面对叶以深的时候还有些底气。

而且有什么事情。还能和叶星悦商量一下,如今就只能硬着头皮自己面对了。

叶以深之前虽然嘴里不说,但是还是很关心叶星悦的,每天都会看他的大概情况,想到如今看不到他,就眯了眯眼睛。

在椅子上坐了一晚上,整个人都是疲惫的,扭了扭自己的脖子,随着骨骼咔咔作响的声音。就看到了沙发下面露出的一个布条。

书房他禁止别人进来打扫,但是叶以深很注意个人卫生,不允许自己眼前有一丝的杂物。

眼前忽然冒出了这样的东西,直接就皱着眉弯下了腰,等看清楚里面的东西是什么之后,直接就伸手捻了起来。

是衣服的碎片!

看的出来,应该是被撕扯的,这个颜色。

叶以深的脑海里顿时就出现了很多画面,赤橙黄绿青蓝紫。却一个都抓不住。

毕竟已经一整晚都没有睡了,而且昨天晚上脑子里还想那么多的事情,现在难免就有些疲乏。

盯着看了一会儿随手就丢在了沙发上,然后走出了门。

因为叶星悦不在,夏晴天就在一旁站着没有上餐桌,叶以深看到之后,并没有问她为什么不坐下,而是问道:“小星辰呢?”

“可能最近有些不舒服,晚上不睡,总是要等到白天才会睡下去。”夏晴天没敢说苏清雅的事情。

不然叶以深肯定会直接出去把苏清雅拎回来!

想到苏清雅,夏晴天昨晚给韩晓偷偷摸摸打了电话,千叮咛万嘱咐的,韩晓想多问,她也没多说。她之前拍戏也攒下来了不少钱,足够清雅生活了吧?

“坐吧,一个人在这里坐着,好像我是独裁。”叶以深点了点头,让她坐在来。眼睛有些发酸,就单手捂在眼前眨了眨眼。

听到叶以深竟然让自己坐下来,夏晴天有些受宠若惊,她还以为叶以深心情不好,不理自己就算好的了。

见叶以深不动筷子,就单手撑着自己的额头,夏晴天赶忙上前帮叶以深盛好他一贯喜欢的饭菜。

叶以深瞥了一眼,看到都是自己喜欢的口味,便没有阻止。

只是在抬眼看到夏晴天模样的时候。诧异的一下,瞳孔一缩,直接就想到了那一幕:那晚,在书房!

他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酒,但是分明记得夏晴天!

原本叶星悦告诉叶以深晚上是他在照顾自己的时候,叶以深已经相信了,不过是基于叶星悦根本没有骗过自己的情况下!

昨天的事情之后,叶以深就对他的信任产生了动摇。

现在回忆一下,叶星悦的漏洞很多。即便脑子有些混乱,但是叶以深还是直接就理出了头绪!

那个布条……

随着脑海中回忆,那天越来越多的细节被拼凑了起来,叶以深问道:“我记得你有一个青蓝色的衣服。”

“啊?”夏晴天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就点了点头:“是有一件,但是已经丢掉了。”

“丢了?”叶以深看了她一眼,眼神就从混沌变成了犀利。

好像一层雾蒙蒙之间,祭出了一道光剑,刺穿了一片茫然。

“啊。那个,是!”

夏晴天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那件衣服就是那天晚上被醉酒的叶以深撕扯坏了之后才丢掉的,叶以深为什么会突然问出了这个?

难道……

脑子活络起来的夏晴天比刚刚聪明多了,直接就说道:“洗衣服的时候缩水了,然后就丢掉了,没想到总裁您竟然竟然还记得!”

“这样。”叶以深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眼中的明亮没有在消散过。

这样?

就这样?

夏晴天见叶以深如此的云淡风轻,就犯起了嘀咕。难道叶以深就只是随便问一问吗?

不过不多问也好,问多了自己也容易露出马脚!

真的是,果然叶星悦一离开自己就解决不了叶以深!

小口小口的吃着眼前的早餐,夏晴天的余光不受控制的想去偷看叶以深,却担心被他发现,就极力的克制自己把自己的眼神偏转。

这样生硬的不去看叶以深,很快就被叶以深察觉到了,叶以深眼睛转了转,擦了擦自己的嘴角,说道:“我今天要去公司,家里就只留下你,有问题随时联系我。”

“好!”

夏晴天赶忙咽下喉咙里的热粥,这简直是她求之不得的!

见她这么热切的想让自己走,叶以深就挑了挑眉,一边整理领带一边走了出去。

方毅回来之后就接任了叶以深的司机和日常起居的所有琐事,早早的就在门口等着了。

叶以深看了他一眼,说道:“把夏秘书近期的所有穿着青蓝色衣服的视频资料都整理出来给我。”

“没问题。”方毅说着,顿了顿:“还有一件事。昨天苏清雅离开之后,我派人监视了她。”

“所以呢?”

不得不说,还是方毅靠谱。不用说,就知道自己想做什么,要做什么。

“她和韩晓见了面。”

“韩晓?”

“对,就是少奶奶之前的经纪人,而且查到了少奶奶名下的银行卡有资金流动。”

“去找韩晓。”

叶以深的脑子里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链条,坐在车上的之后眯着眼睛,说道:“还要去国外吗?”虽然当初他真的很不想看到方毅。觉得这件事的主要过错就是方毅,但是现在想想,也放下了。

况且习惯了方毅在自己身边的做事方法,叶以深早就习惯了。

但是方毅放不下。

日日夜夜的奔波在国外寻找夏晴天的下落。

“我……准备过一段时间再走,但是国外也都安排好了,主子我……”

“别说了,开车吧。”

叶以深知道方毅开口也都是自我愧疚或者是反省的话,所以就直接打断了他。

随着车子平缓的行驶,叶以深眼前出现了诸多电影明星的海报。

韩晓这些年也有了金牌经纪人的名号,最近的一次接触就是在秦亦朗合约到期之后,原本韩晓要签下他,却被叶以深截了胡。

虽然叶以深来的很突然,方毅只是提前了几十分钟打的招呼,但是韩晓还是已经在办公室等着了。

看到叶以深过来,笑的十分热切:“叶少,突然过来,也不打声招呼!”

“知道我来找你什么事情吗?”叶以深在他的办公室扫视了一圈,现在不愧是金牌经纪人,这样的装潢肯定是他们全公司最好的了。

“这我可是不敢说,难道是看中了我旗下的哪个艺人?”

虽然到手的秦亦朗被叶以深半路截走,但是韩晓的语气不敢有一丝一毫的不满。

常说盛极必衰,但是叶以深的家业不仅没有衰败,还比一年前好的多!

如今叶氏又进入娱乐圈,以后免不了要打交道,所以韩晓还是利益为上的。

“你什么时候认识苏清雅的?”

“叶少您说晴天的好朋友吧?”

“可以这样说。”叶以深的语气有些不屑。

这种人,也配当晴天的好友?

“昨天见了面。”

韩晓的承认,让叶以深盯了他一眼,吓的韩晓赶忙辩解起来:“叶少,我也不过是受人之托。当初晴天把她的所有钱都放在了我这里,说是自己要不了多久就拿走,但是等来等去,她现在不是……”

“我是来听你讲故事的吗?”那些铺垫叶以深根本不想听!

当时的夏晴天肯定已经认定苏清雅已经死亡,难道还会未卜先知,把这笔钱留给她?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人联系我,说让我把钱给那个苏小姐。”

韩晓的话叶以深信的不多,却也不都怀疑。就看着他问道:“是谁?”

“不知道,就是昨晚我回家之后在家门口信箱里发现的一张纸条,是打印出来的,但是随手丢掉,可能找不到了。”

韩晓的回答让人找不到纰漏,但是叶以深总觉得,有蹊跷!

似乎看出了叶以深的质疑,韩晓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要不然谁想惹这个麻烦呀,叶少您一定要查清楚。万一的个骗子,我还要把这笔钱追回来!”

“客气了。”叶以深没有多说,冷冰冰的吐出了三个字之后拂袖而去。

方毅跟在他后面,有些奇怪的问道:“主子,他说的话像是假的,您怎么不问下去?”

“想撒谎的人,会用一百个慌去圆,我没有精力听他胡编乱造。去找苏清雅,她现在在哪里?”

“租了一套房子。不过拿到少奶奶的钱之后,看样子已经准备买房了。”

“她用的倒是心安理得!”叶以深冷哼了一声:“去把他的手机通话记录和住所附近的监控调出来。”

早知道就应该直接去找她再来找韩晓,韩晓这个老狐狸,肯定知道什么!

被叶以深称为老狐狸的韩晓此时生无可恋的瘫坐在沙发上,脑子里都是刚刚和叶以深斗智斗勇的画面!

他真的是差点就把夏晴天出卖了!

但是想到昨天夏晴天电话里的语气,就选择了替她隐瞒下去。

真的有些心疼她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就是……他的确还在耿耿于怀被叶以深抢走了秦亦朗!

如今也只希望能蒙混过去吧。

双手合十放在心口,韩晓嘟嘟囔囔的开始求各路神仙保佑。

不过各路的神仙,都比不过此时的苏清雅。

她正吃着外卖,叶以深就从天而降似的出现了在她的面前。

谎言被戳穿的她不再像几天前那样的疯疯癫癫,但是说话还是有些底气在:“叶少这是要斩草除根,还是赶尽杀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