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试探,你就是我的妻子/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拿了不该拿的东西!”

连和韩晓叶以深都懒得多说,况且是她。所以十分的直来直往。

“那是她给我的,就是我该拿的!”

“你怎么联系到她的?你最好一字一句的和我说清楚!”

“如果我不呢?你要杀了我吗?”

苏清雅眼睛转了转,反问道。

“不,方毅把你从什么地方接过来,我就把你送回什么地方去。”叶以深的话对苏清雅来说无疑的一个天大的刺激!

别看她现在好像稳稳当当的,其实内心的阴影,一辈子都挥之不去。

她脸上神情的变化被叶以深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叶以深就继续威胁到:“不仅如此,这次,我会让你一辈子都没有离开的机会!”

“如果我说了呢……”苏清雅知道,这是她唯一的机会了。

至于夏晴天,她根本没想太多。

自顾不暇的时候,哪有什么多余的心情去管别人?

“我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你继续平平淡淡过你的日子。”叶以深的话,想苏清雅听来。还是很有诱惑力的!

她抿了抿嘴,看叶以深的眼神有些恨意,说来说去,她真的是恨叶以深的……

可是在拿到夏晴天留给她的钱之后,她忽然就释然了,斗来斗去,她才会是最受伤那个。

不如就让他们去恩怨纷争吧。

把夏晴天在叶家和她说的话复述下来,然后问道:“那个秘书到底是谁?”

“你没必要知道。”

叶以深觉得苏清雅说的事实像是一根硬邦邦的刺,卡在了自己的心里,说不出的感觉。

之前被压下的怀疑就又升腾了起来。

果然,这个女人。

方毅开着车,询问叶以深:“主子,我们现在是回去吗?”

“不,先去公司。”这次既然要去质问,就一定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我让你调取的东西尽快给我。”

“是。”方毅答应了一声有些好奇的问道:“您是怀疑夏秘书认识少奶奶吗?”

“不,我怀疑……”叶以深眯了眯眼睛。没有说下去。

叶以深不说,方毅自然不敢再多嘴,车子行驶到目的地之后,叶以深整了整衣袖就下了车。

夏晴天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别蠢蠢欲动的猛兽盯上,在叶家盯着自己手机上的那两个数字发呆。

数字真是个奇妙的东西!

翻来覆去不过是十个,却能组装出变幻莫测的密码。

总觉得眼前的数字很眼熟,但是什么头绪都没有。

这些日子面具男没有打电话催促她,但是她的心情却根本就轻松不起来。

一来是因为总能担心他忽然冒出来给自己打一通电话,二来,她一直用来戴面具的药水快要没有了。

如今和叶以深同住一个屋檐下朝夕相处,一旦没有了面具,岂不是要坏事……

思来想去,她十分不情愿的拨通了那个号码。

那边的声音很稳当,仿佛早就料到了夏晴天会打这个电话,根本不等她多说,就问道:“是不是药水没有了?”

“是。”

夏晴天心里不由的就吐槽起来,明知道还不让人给自己!

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还真是让人搞不懂!

“过几天我会亲自给你送过去。”

“你来给我?”夏晴天手中的手机差点掉下去:“你不是一直派人监视我吗?不用麻烦你了!”

她根本不想见到面具男!

但是面具男却很有闲情逸致:“我好久没去过那里了,回去看看,难道不可以吗?”

“可以……”夏晴天想说自己不去见他可以不可以,但是明智的没有问出来。

似乎听出了她勉强,电话那头的面具男说道:“我会带着你的孩子一起过去。”

“真的吗?”顿时夏晴天就不在意面具男这个变态到底会做什么了!

毕竟这么久了,她都没有见过小深晴。

唯一的记忆就停留在面具男发过来的小视频上,但是那些小视频根本不能代表什么,毕竟小孩子一天一个模样,几个月不见就完全认不出来了!

虽然知道黄鼠狼给鸡拜年绝对是没安好心,但一想到能见到自己的儿子,夏晴天就认了!

连问都没有多问,就直接答应下来:“好,我等你!”

那边的面具男发出了一声奇怪的笑,没有说什么就挂断了电话。

他总是会发出冷冰冰阴森森的笑声,夏晴天都已经习惯了,所以并没有多想,满脑子都是小深晴。

拿出来看了关于他的小视频反反复复看了好久才算是冷静下来一些,面具男只是说过两天没说到底是什么时候,看来已经见底的药水要省着用了。

虽然书房密码的事情没有进展,面具男要的东西也是没有丝毫的头绪,但是夏晴天还是被马上就可以见到小深晴的兴奋冲昏的头脑!

心情好到叶以深回来之后都没有畏畏缩缩的了,十分的主动热情。

叶以深也察觉出来了眼前的夏晴天心情很好,挑了挑眉,在沙发上坐下来问道:“遇到了什么事情能让你这么高兴?”

“一些私事。”夏晴天说着就给叶以深倒上了一杯茶。

“私事吗?”叶以深的眉梢又挑了挑,端起水杯余光看到夏晴天要走,直接就开口叫住了她:“夏秘书,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总裁,您在说什么呢?”

原本心还在轻飘飘的夏晴天立刻就紧绷了起来,难道叶以深发现了什么?

“坦白从宽,我这是给你机会。”

虽然现在叶以深的脑海里已经出现了完整的猜测,但是经历过上次的乌龙之后。他已经稳重很多了。

“我什么都没做啊!一不偷二不抢,四好青年!”夏晴天舔了舔嘴唇,不等叶以深多问,拿出小星辰当做借口:“小星辰该喂奶了!”就一溜烟的跑开了。

叶以深坐在沙发上不紧不慢的喝着茶,不管真的假的,他已经认定,眼前的人不是夏晴天,也是和夏晴天认识或者是有关联的人!

找了这么久,寻找的事情早就陷入了僵局,即便这个女人不是答案,也一定是一条重要的线索!

叶以深其实最近是有些困倦的,但是为了第一时间就接手到资讯,就抽了一根又一根的香烟,超负荷的支撑着。

凌晨四点多的时候,收到了方毅的信息。

韩晓家周围根本没有陌生人出现,倒是他的手机通讯录里,有一条扎眼的号码,方毅在旁边标注的‘夏秘书’三个字。

果然,韩晓在撒谎。

只是这个谎言未免也太拙劣一些了!

随着邮件发来的,还有夏晴天穿着青蓝色衣服出现的视频,虽然不多,但是叶以深可以肯定,那天在书房里,他看到的夏晴天就是穿着这件衣服的!

拿起桌子上放着的衣服碎片,又联想到苏清雅的话,叶以深就啧啧了两声。

甚至不去等到第二天,直接就握紧了手中的布条,来到了夏晴天的房门。

他原本是准备直接拿钥匙开门进去的。

但是想到万一这个女人是裸睡……

他的脑海里不由的就浮现出了那日在车上的激情,丹田里涌起了一股熟悉的热流,顿时叶以深就口干舌燥起来。

此时的夏晴天当然不是裸着的,但是脸上的面具可是早就丢在了一旁,一旦叶以深开门,直接所有的事情就真相大白了!

只是叶以深清了清嗓子,最终还是没有进去。

如果不是她,这样进去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也不是叶以深的本意。如果是她,这也似乎有些唐突,想来想去,叶以深还是决定等一等。

原本总觉得时间不够用,但是现在叶以深只觉得度日如年!

天怎么还不亮?

睡不到的他就打开了大厅里灯,然后来回踱步,甚至惊动了王管家。

王管家还以为是进了贼,披着衣服下来看到是叶以深之后,语气里有些担心:“少爷,您干什么呢?”不会是受了什么刺激,脑子有问题了吧?

“王管家,我只是有些亢奋。”叶以深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双手背后,问道:“你有没有觉得夏秘书很奇怪?”

“主子,您不要思念成疾了。”

王管家年龄大了,对于什么易容整容之类的都是半信不信的,虽然觉得这个小秘书有些像少奶奶,却根本就没有往哪个方向多想。

“不,我有直觉,我就要找到她了!”叶以深的语气里都是坚定:“当初是我对不起她,等找到她之后。肯定对她加倍的补偿!”

叶以深的话其实并不是说给王管家的,而是说给自己听的。

只是王管家没有看到他的决绝,只看到了他发黑的眼眶和布满血丝的眼睛:“少爷,您还是先去休息一会儿吧。不然就算找到了少奶奶,您的身体垮了,又有什么用呢?”

“天马上就要亮了,我再等上一会儿。”

“少爷!您就去小憩一下,等天亮了我就去叫您。”

王管家的苦口婆心让叶以深却是的感觉到了一丝的困意。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如果自己的身体垮了,见到夏晴天似乎也没有什么用了,于是就点了点头,上楼去了。

反正醒着的时候时间这么难熬,到不如睡着了,时间忽的就过去了。

但是王管家是舍不得叫他的,最近他一直都在担心自家少爷精神出现什么问题。蹑手蹑脚的帮他关上门,就开始唉声叹气。

年轻人的世界他真是不懂,前一段时间他还以为叶以深移情别恋夏秘书了,怎么又绕到少奶奶身上了。

背着手,他就下了楼。

身为女主角的夏晴天还游离在事件之外。

虽然昨天被叶以深突如其来的问话吓的一跳,但是因为马上就要见到小深晴,她早就把这些事情置之脑后了。

以往起来吃饭没看到叶以深早就在心底暗暗高兴了,如今心情不错的她坐下来就直接问道:“王管家。叶总出去了吗?”

“在休息呢。”

王管家说话的时候就打量了夏晴天一眼,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夏秘书,最近你和少爷……怎么样啊?”

“还是老样子啊?”想不明白王管家为什么会这样问,夏晴天有些奇怪:“是他和你说什么了吗?”

“不,我是看最近少爷的脸色似乎不太好。”

王管家最终还是决定自己不要多嘴,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看着夏晴天吃饭。

偌大的桌子就自己一个人坐在哪里,夏晴天多少觉得有些寂寥,直接就招呼到:“王管家,你也坐下一起吃吧!反正叶以深不在,吃不掉也就浪费了。”

“不必了,我不过是叶家的一个下人,怎么能上桌呢?”

其实叶以深根本不把王管家当下人,但是在叶家做了一辈子管家的王管家却很注重等级观念。

“那你在哪里吃,我把自己的饭碗端过去。”夏晴天说着就端起了自己面前的盘子,让王管家赶忙阻止。

最终还是拗不过夏晴天,王管家只能坐了下去。

不知道是真的深有感受。还是被叶以深的话印象,王管家忽然就觉得眼前的人何止是像,简直就是自家的少奶奶啊!

可是这张脸……

想着就不由的多看了两眼。

被这样一看,夏晴天就摸着自己的脸反问有什么奇怪的,王管家则讪笑了一声,说道:“只是平常我这老眼昏花看不清楚夏秘书的模样,如今如此之近的看一看,记下来。”

“这样。”

其实夏晴天是觉得和王管家的对话有些尴尬的。毕竟年龄的有代沟不说,现在她的身份,说多了好像也不恰当。

一顿饭就这样吃完,夏晴天就上楼照顾小星辰去了,留下王管家做在那里摸着下巴,难怪主子会想多,却是是像嘛!

似乎是感应到有人想自己,在床上躺着的叶以深直接就睁开了眼睛,看清楚了时间之后皱了皱眉。

王管家真是的,说好要叫自己,怎么就到了这个时候!

匆匆的从床上站起来,出门低头看到正在下面收拾碗筷的王管家,眉毛拧的更紧。见状王管家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先发制人的说道:“少爷,您怎么醒的这么早?刚刚我去叫您您不答应,我还想着您这一觉要睡到中午呢。”

“现在离中午还远吗?”叶以深也不好发作。丢下这句话之后就直奔夏晴天的房间。

还没走到,就看到小星辰房间的门大开着,往里面一看就看到了他要找的夏晴天。

为了更好的陪小星辰玩耍,她现在单膝跪在地上,拿着玩具眼神里都是专注。那一瞬间,让叶以深有种错觉。

就好像夏晴天在照顾他们的孩子。

但是也只是一瞬间,叶以深很快就清醒了过来,站在门口冷声道:“你过来!”

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的手一抖,手中的玩具差点掉下去,回头就看到了叶以深。

他这句‘你过来’显然是针对自己而不是针对小星辰的,毕竟小星辰现在才刚刚在学步。

从地上站起拍了拍自己的膝盖,心情好的夏晴天今天没有局促和紧张,只是问道:“叶总,您上班折回来了?”

“跟我到书房来。”叶以深并没有回答夏晴天这个问题,而是直接转身就走了。

这让夏晴天觉得有些奇怪。

叶以深今天就够奇怪的!

莫名其妙找自己不说,一身衣服还皱巴巴的。像是刚刚从床上睡醒一样。穿成这样去上班,难道是最近的潮流?

想着她就把手中的玩具放下,也不管小星辰能不能听懂,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道:“我马上回来。”只是她这个马上,时间有些久。

跟着叶以深走进书房之后叶以深就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也不说话,这让原本心情轻松的夏晴天渐渐的有些犯嘀咕,站了好一会儿小心翼翼的问道:“总裁,我是做错什么了吗?”

“没有你最近做的很好,我准备给你升职加薪。”

“升职加薪?”夏晴天觉得这话八成是假的。

她现在说的好听点叫私人助理,说的难听点就叫保姆,加薪还有可能,升职能让她去做什么?

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她讪笑了两声:“我现在就挺好的,叶总太抬举我了。”

“不,不是我一个人这样想的。整个董事会都是这样想的!”叶以深说着拿起面前的平板点了几下递在了夏晴天面前:“上次我给你安排的事情你处理的非常好,不仅是我,大家都很满意,所以这些也都是你应得的。”

“我不过是班门弄斧。”夏晴天觉得有些心虚。

这件事她根本就没有弄完,最后是叶星悦帮她弄好的。

坏了,叶以深突然把自己叫过来,该不会发现他布置给自己的任务是叶星悦帮自己完成的,来兴师问罪了吧?

坏了坏了!

如今叶星悦走了,就只剩下她自己默默的顶着炮火前进,救她的人都没有。

干脆就不打自招道:“这些东西其实有些我请教了星悦,不能算数的。”

“看来你和星悦的关系真的很好。”

叶以深其实就是想自然的引到这个话题,见夏晴天自己主动的钻了进来,当然是从善如流。

至于这些文案什么的,现在并不重要!

随着满前平板的屏幕暗下去,夏晴天的心也暗了下去,心一横开口说道:“这都是我的错,是我自己完不成去求星悦的,他心软,就答应了下来!要是您真的气不过,就惩罚我吧!”

夏晴天不想叶星悦再遭罪了。

如今有家不能回,身体还不好,要走再被叶以深惩罚一通,搞不好就又要进医院。

见眼前的夏晴天如此的‘义气’,叶以深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问道:“那我就问你几个问题,你说实话,你和他都会好好的。如果说假话,后果自负!”

“好。”夏晴天觉得自己冷汗都要下来了。

说什么后果自负!

直接说要了自己的小命不就得了!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如果这次叶以深再把自己丢进狗笼里的话,只求藏獒兄弟还能认得她!

就在夏晴天愁眉苦脸的时候,叶以深开口了:“你之前就认识苏清雅?还认识韩晓?”

“……”

夏晴天想了很多叶以深会问的问题,唯独没想到会问这个。眼瞳微缩了一下,没有作答。

见她不回答,叶以深继续说道:“所以,你认识夏晴天?”

“不,不认得……”

虽然这次叶以深没有说她就是夏晴天,身份并没有被戳穿,但是夏晴天还是大脑一片空白。

现在到底是什么境地?

“你给了苏清雅我妻子的钱!而且你还和韩晓打了电话,如果都不认识你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你又哪里来的我妻子的钱!”叶以深说着不管的眼神还是语气里凌厉起来:“还说你就是她!夏晴天。果然是你!”

“叶总,我说了很多次我不是她了!”

夏晴天觉得自己现在的回答就是机械的,完全没有任何的说服力。

显然,叶以深也是这样认为的,就逼问道:“那你给我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不然你别想走出这个门,今天我可是没有喝一滴酒!”

言外之意就是在说,他可能会采取一些不能说出口的手段印证自己的想法。

“我给韩晓先生打电话是因为之前从贺秘书手中接手了公司进入娱乐圈的计划,虽然现在没有做,但是我担心您以后让我做,所以我就打电话联系了他一下。”

“为什么联系他?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叶氏和他没有任何的合作吧?”

“是没有,但是我之前询问了星悦,是他推荐我联系韩晓的,说之前您的妻子就在跟着他!”

情急之下,夏晴天也只能想到什么就解释什么了。

也多亏了她是新闻专业的,不然被叶以深这样逼问,肯定早就没有逻辑性了!

她的这个回答勉强可以成立,叶以深眯了眯眼睛,说道:“那苏清雅呢?她可是把你的话都告诉我了,甚至韩晓告诉她密码,给她钱!”

苏清雅!

夏晴天现在真的是心中挤满了苦涩。

自己好心帮她,不忍看自己曾经的朋友流落街头,她竟然转身就把自己卖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