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找一个人来替代他/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却没有多后悔,就算再来一次还是要帮她,至多换上一种方法罢了。

把原本下垂的眼睑扬了起来,夏晴天说道:“叶总,我现在有些不明白,到底是您想为难我,还是她想为难我?子虚乌有的东西我不想辩解,我只是看她可怜安慰了几句,至于被她曲解了的话,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反正听了也不会相信。”

“你的意思我我们联合起来污蔑你?”对于夏晴天这个说法叶以深嗤之以鼻。

“叶总不信的话,可以现在给他们打电话对峙!”

“好。”

夏晴天话音未落,叶以深就答应了下来。这让夏晴天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刚刚她的话不过是为了表明自己清白随口说出来的,怎么叶以深就上纲上线了。

这完全就不按套路来啊!

只是事到临头,不管想不想,都要做了。

夏晴天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拨通了韩晓的电话,电话那边的韩晓喂了一声之后,夏晴天就语气平静的说道:“韩先生,我是叶氏集团的夏秘书,上次请教了你一些问题,您还记得吗?”

“啊,是你啊!”

韩晓也是个人精!

一听这话就知道可能是夏晴天遇到了什么麻烦,比叶以深给面子的多,从善如流的就配合着演起戏来。

毕竟是金牌经纪人,不过是一通电话,语气无比的逼真:“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只是想感谢您一下,改天约个饭。”

“我最近有些忙,你帮我在叶总面前美言几句就好了,没有事情我就先挂了。”

“好,打扰了。”

简单的几句可以看出来两人的距离感,就和普普通通的陌生人差不多。

看着面前的叶以深面无表情,夏晴天觉得自己原本只是在额头上的冷汗就蔓延在了全身,她原本还在庆幸韩晓配合自己的演出,怎么看叶以深的样子似乎不太相信呢?

叶以深不是似乎不相信,而是根本不相信!

他对于韩晓的信任原本就是零。

扬了扬下巴,说道:“继续,打给苏清雅。”

“我没有她的号码。”这句倒是实话。

夏晴天知道,叶以深绝对不会因为她没有苏清雅的号码就不让她打这通电话的。

果然,叶以深就给方毅打了电话,让他把苏清雅的号码发过来。

对此夏晴天只能苦中作乐的安慰自己,看来自己还算是了解这个男人。

不知道是不是看到是叶以深的电话,还是在忙什么,电话拨出去之后响了很久那边都没有人接起来。

就在夏晴天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如何的时候,叶以深根本没有给她机会,拿起布条举在自己面前,同时面前的平板开始播放夏晴天穿着那件完好衣服的视频。

她不由的一顿。

原来说来说去,是在这里等着自己呢!

“我想问什么,不用我多说了吧?”

的确,不用叶以深多说,夏晴天直接就懂了。

抿着嘴觉得自己仿佛被逼到了绝路上,她甚至想干脆坦诚的和叶以深说实话!

可是一想到面具男,她就怕了,马上就要见到小深晴了,万一说了之后被他知道发现什么端倪,只是想一想,她就深呼吸了一下,说道:“我不知道您想问什么。”

“那天的人就是你,为什么你要和叶星悦一起隐瞒我!”

“那天您喝醉了。”

“我是喝醉了,但是我不是傻子或者是瞎子!”

叶以深的质问看看出来他有些恼怒,毕竟任谁发现自己被欺瞒心情都不会好,况且还是一向独裁的叶以深。

也幸亏现在叶以深对叶星悦的气退了下去,不然知道叶星悦这件事上还骗了自己,肯定要惩罚他。

“您那天喝醉了,然后对我做了很过分的事情,第二天的时候星悦过来看到这一幕,为了维护我的名誉和尊严,才会这样做的。”

这已经是夏晴天能想出来最好的理由了!

她已经决定了,如果叶以深再追问的话,干脆就实话实话。

反正这么久的躲猫猫她也真的有些疲惫了。

就在此时,叶以深正准备开口的时候,电话响了,是苏清雅。

“叶少还有什么事情吗?”叶以深接起来直接就开了免提,一言不发的让夏晴天说话。

“苏小姐,是我,夏秘书。”

“怎……怎么了?”

见叶以深的电话号码却是夏晴天在说话,苏清雅也是迟疑了一下。

“我想问你是不是误会了我什么,我不过就是一个小秘书那天出言安慰了你几句,怎么会是和你早就认识呢?”

“……”

夏晴天说完之后苏清雅没有说话,像是被问住了似得,夏晴天其实已经不准备挣扎了。

毕竟当着叶以深面她都可以把自己的事情抖得一干二净,况且是如今在电话里?

但是让夏晴天没想到的是,随着苏清雅的开口,已经被逼到绝路上的自己,竟然看到了一丝希望!

她说道:“是我误会了,不好意思,刚刚回来的那段时间我有些神志不清的。”

“你在说什么?”叶以深直接就开口打断了想要说话的夏晴天:“那天我去找你你是这样说的吗!”

“我当时是为了保住自己好不容易到手的平稳生活!”

看不到叶以深,苏清雅说话也就大胆了起来:“你很有权有势,随随便便就可以毁了一个人的生活,现在是想毁了夏秘书的还是我的?”

等她说完,叶以深直接就挂断了电话,声音里都是恼怒:“出去!”

“叶总……”

“滚!”

叶以深如今有些怀疑自己!

他觉得自己仿佛陷入了一个瓶颈之中,每次认为自己还要爬出来的时候,就会遇到诸多的阻碍再次跌下去。

这次他都认为自己胜券在握了,怎么还是……该死的!

难道是之前他做事情太顺风顺水,老、天爷看不过,如今在这件事上惩罚自己?

看叶以深的神情都是痛苦,夏晴天老老实实的走了出去。

心情很是复杂。

有种劫后余生的喜悦,又有种……没有说出口的遗憾。

其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内心深处到底是怎么想的,是想告诉叶以深,还是不想他知道。

磨磨蹭蹭的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夏晴天想到这段时间和叶以深的斗智斗勇,说句实话,她自己都没想到能和叶以深僵持这么久!

她其实一直以为自己很快就会露馅,一天没被发现就硬着头皮再坚持一天。

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她真的已经竭尽全力了!

事已至此,也只能顺其自然了。

她甚至有种想法,只要以后叶以深再怀疑,直接就摊牌。

但是这个想法却被面具男压制了下去。

因为……他,来了。

两人约在距离叶家很远的地方,地址是他通知的,早早的就在包厢里等着夏晴天的到来。

一进门,来不及说话夏晴天就看到了在婴儿车里的小深晴!

小深晴看起来没有视频里那么活跃,好像也有些瘦,夏晴天抱起他的时候他挣扎的一下。

这下挣扎,让夏晴天的心都要碎了!

她可是小深晴的亲生母亲啊!

都怪她,没能多陪小深晴几天,让他从小就没有了母亲关爱。把怀中的小人抱的紧紧的,夏晴天的眼眶就要发红!

而面具男就在一旁冷眼旁观,似乎还觉得有些可笑,等夏晴天抱够了,眼神看向他的时候,他才不紧不慢的说道:“最近事情还顺利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已经告诉你了还要你做什么。”

“你以为真的很简单吗?”

见到小深晴之后夏晴天就对面具男爆发了很浓厚的不满!

这个男人分明就是没有照顾好小深晴!

如果真的照顾好的话,小深晴怎么会这样?

“是不简单,但是我觉得你完全可以。”说着面具男就递给了她一份文件夹,夏晴天接过去的时候有种不好的预感:“是现在打开还是等我走之后再看?我其实建议你夜深人静的时候你自己偷偷看。”

他的建议一向没有什么好话!

夏晴天一手抱着小深晴,一手打开手中的文件夹,等看清楚里面是什么的时候,身子僵硬了一下。

“不用了吧?”夏晴天假意推脱了一下,被叶以深赏了一个白眼,立刻就不说话出去叫夏安良了。

“把他叫进来吧,免得说出去好像我们叶家多么的冷血。”

“对,他从过来专程过来看我,现在就在门口等着。”

叶以深的第一反应就是夏国雄。

“你父亲?”

夏晴天心中吐槽了他一句做梦,脸上却笑道:“是这样的,我父亲过来了,我今天想请一天的假,陪着他四处逛一逛。”

“怎么,要自己坦白了吗?”叶以深的语气里都是傲娇。

夏晴天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回头看着叶以深说道:“当然可以,但是叶少,我有件事情想和你说。”

不甘心的叶以深决定卷土重来!

昨天夏晴天的话他已经整理了下来,还是有漏洞的!

叶以深的脸色和心情看起来有些不好,见到夏晴天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还有些事情要问你!”

路上不堵车,所以车子很快就到了叶家,夏晴天让夏安良在外面等着,自己则进去找到了王管家,刚准备开口,叶以深就出现了。

默默的把眼神挪向窗外,看着路边已经快要掉完的树叶,开始替自己默哀。

夏晴天觉得他更加不靠谱了。

真是难以想象一个这么大年纪、看起来事业有成的老男人说话怎么这么俏皮。

“你到底在担心什么,放心,我可是有十分周密的计划的。”说着,他给了夏晴天牙关安心的眼神。

想到这一点,她迟疑的开口道:“要不然还是算了吧,我总觉得这样有些欲盖弥彰……”

夏晴天甚至觉得这个夏安良会不会是面具男特意安排过来捣乱的,等会见到叶以深就胡言乱语?

如果穿帮了,就又是一系列的麻烦。

她已经做好了见到叶以深的说辞了,一定要帮这个男人演好这场戏!

毕竟面具男都很不靠谱,找的人能多靠得住?

即便他这说,夏晴天还是不放心。

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放心,我是专业的!”

打车去叶家的路上,夏晴天越发的紧张,碎碎念的和夏安良嘱咐一些锁死,听的夏安良有些无奈。

一句有用的话都套不出来!

“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吧。”夏晴天也觉得和面前这个男人没什么可说的了。

“那到不是,只是久闻叶以深的大名,一直想看一看到底是怎么样的男人有这样的本事。”

见状夏晴天调侃道:“你该不会是等会儿还要去冒充谁的父亲,要赶戏吧?”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拉近距离,夏安良就主动的询问夏晴天,什么时候去见叶以深。

“既然是拿他的钱,自然是称呼他为老板了。”看的出来,夏安良还是很谨慎的,见状,夏晴天也就不多问了,巧妙的避开了这个话题。

“你怎么称呼他?”

“群演?”他笑了一下:“算是吧。”

聊到最后,夏晴天喝了口水问道:“你是那个男人找来的群演吗?”

面具男找了这样一个靠谱的人,倒是让夏晴天有些不适应了。

看样子这个夏安良还是很下功夫的,所有关于父亲和女儿的该知道的,他都门清。

几步上前坐了下去,简单的交谈了几句,就切入了正题。

可是一想到昨天叶以深在书房发出了一连串的质问,简直就是警钟!她就选择了接受。

虽然夏晴天有些想拒绝。

这似乎是一个靠谱的办法。

“好……”

见夏晴天的眼神里还都是生疏和打量,夏安良就主动开了口:“我是被安排来和叶少见面的,可以帮你坐实现在的身份,我们要不要对一对口供?”

安排他过来,面具男在打什么如意算盘?

“你好。”夏晴天觉得如此看来,两人竟然有些父女像,应该是因为面具的缘故。

依稀记得面具男给自己伪装的资料上面写的父亲就是夏安良!当初叶以深还问过。

这三个字倒是勾起了夏晴天的一些记忆。

夏安良!

“我是夏安良,都是一家人,难道还要我自我介绍吗?”

夏晴天谨慎的打量了他一边,迅速的在脑海里搜索自己的记忆库,好像没有关于这个人的印象。

“你是?”

“晴天,你过来了。”他看到夏晴天走进来,十分娴熟的邀约道:“坐下喝杯茶吧。”

想着,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人,两鬓有些发白,身上的衣服整整齐齐,看起来像是事业有成。

这次会弄来什么牛鬼蛇神?

她根本不奢求面具男可以帮自己,只求他不添乱!

门没锁,伸手就可以推开,她的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被攥在了一起。

几分钟后,夏晴天站在了隔壁的门口。

依依不舍的弯腰摸了摸小深晴的脸颊,夏晴天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也一定会让他健健康康的活下去!

毕竟他这样带着面具出去,很可能直接就被认成变态。

即便他这样说,夏晴天也笃定,他绝对不会!

“不要辜负了我一片苦心。”面具男说着就推起了婴儿车:“我没记错的话你和我说过你的孩子叫小深晴,我现在要带深晴去散步了。”

按照面具男一贯的作风,他所谓的护身符很可能是催命符!

“我可以不要吗!”

面具男知道今天的对话应该到此结束了,指了指隔壁:“我给你安排的护身符就在隔壁,好好利用哦。”

像是一只温顺的宠物,已经被逼到了临界点!

“不需要!”夏晴天咬牙切齿的,发红的眼眶盯着眼前的男人都是凶狠。

“我只是以为你的生活会很乏味,所以才会帮你润色一下,你竟然不领情。”

只是想到有病在身的小深晴,就硬生生的忍了下来:“如果你想我尽早的完成任务,就不要给我再添麻烦!”

原本情绪已经平静下来的夏晴天再次激动了起来,如果可以她甚至想和面前的这个变态同归于尽!

“你这根本就是在捣乱!”

“还不算很蠢。”面具男的话印证了夏晴天的猜想,也解决了她的困惑:“我知道你不需要帮助,所以就只是把她放出去,增加一下游戏的乐趣。”

可是如果苏清雅是面具男安排的话,为什么她表现的根本不认识自己,甚至还要为难自己?因为怨恨吗?难免有些说不通。

如今看来一切都是有预谋的!

夏晴天当初看到苏清雅的时候完全被久别重逢的喜悦冲昏了头脑,根本就没仔细想为什么消失这么久的苏清雅会忽然出现,还想着是叶以深的功劳。

“你是说清雅?”

“别用这个眼神看我,我真是想准备帮你。对了,上次我说要给你的惊喜你收到了吧?和好朋友久别重逢的感觉怎么样?”

这个男人会帮助自己,她才不信!

“是谁?”

面具男丝毫不顾及夏晴天的感受不,就拿出了一瓶药水递给她,然后说道:“我看最近叶以深也是有些怀疑你,就安排了一个人帮你一把,你可不要辜负了我的一片心意。”

即便这件事不能怪她。

不愿意相信也要相信,她恨不得给自己一耳光,都怪她,怪她!

她的命运再怎么多舛她都认了,为什么会牵扯到小深晴!

夏晴天死死的握着双拳,整个人都有些颤抖!

“……”

“放心吧,我早就开始安排医生照顾他了,不然你以为他还能像现在一样看起来这么好吗?”

眼睁睁的看着小深晴被面具男发放在婴儿车里,夏晴天咬住了自己下唇,让和眼泪强行止住,语气里都是隐忍:“我一定会尽快的,你是不是也要带我儿子去医院!”

夏晴天是拒绝的,可是怕弄疼了小深晴,只是挣扎了一下就没有再看反抗了。

面具男没有给夏晴天太多的时间,冷眼旁观了一会儿就直接上前强行把小深晴从夏晴天的怀中抱走。

眼泪落在小深晴身上,小深晴很是懂事的伸出小手去帮夏晴天擦,如此懂事的做法,让夏晴天忍不住哭的更加厉害。

要是以后小深晴有什么三长两短的,她也就不用活了。

面具男的话像是一道冰刃刺穿了她,如今她浑身都是冷的。

只是这丝毫打动不了面具男,他松开了夏晴天的手,语气里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冷漠:“我告诉你就是想让你加快进程,找到我想要的东西之后就可以带走你的儿子,免得以后发生了什么意外再来找我麻烦。”

眼泪像是断了线似得留下来,一发不可收拾。

这次,真的是忍不住了。

他好端端的还这么小,甚至自己还没来得及去好好的照顾他,就……虽然这段时间遇到的糟心事情很多,夏晴天却一直告诫自己不可以哭,每次强行忍着。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会落在小深晴身上。

夏晴天的情绪已经接近崩溃了!

“那你到底要我怎么样?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做,要我完成的事情我也在竭尽全力的完成,你还想我怎么样?”

很不满夏晴天对自己的态度,面具男起身上前抓住了她的手腕:“告诉你这件事我已经大发慈悲了,如果我什么都不和你说,等你回去看到一个半死不活的儿子,又能把我怎么样?”

虽然目标是砸在他的脸上,却没能得逞,到他面前就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

随着他电话,夏晴天根本没有思考就把手中的一沓病例丢向了他。

“混蛋!”

虽然夏晴天没有说话,脸上的神情和微微颤抖的双手却已经出卖了她,面具男开口道:“这也是为什么我会带着他来找你的原因,天灾人祸,怪不得我。”

随着她眼神的扫视,她看到了几个刺眼的字‘白血病’,是什么意思?

上面很多指标夏晴天都看的一知半解的,毕竟她不是专业的医生,虽然经常往医院跑,却也还没有久病成医。

随着打开,就知道,是小深晴的。

谁的?

病历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