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灌醉,逼她承认/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以深看着她的背影,父亲吗?那倒是要好好的问一问。

和夏晴天的紧张不同,夏安良的心态很平稳,还不断的出言安慰她。

等到了里面,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叶以深,面前放着三杯热茶。

夏晴天和夏安良坐在叶以深对面,两人年龄加起来都快要八十岁的人面对叶以深却像是在面试似得。

“夏伯父怎么称呼?”叶以深开口,夏晴天的汗就跟着下来了。

“夏安良,久仰叶少大名。”夏安良其实表现是很得体的:“这段时间也承蒙叶少对晴天的照顾的。”

“伯父太客气了,不过是应该做的。”叶以深的眼神就不紧不慢的打量在这个夏安良的身上:“听晴天说伯父刚刚回来,之前在国外?”

“是,其实我一直想晴天留在过来的,但是她执意要回国。”

两个人男人就你一言我一语的交谈起来,他们看起来都是神情自若的,一旁的夏晴天身上的汗都可以洗澡了。

真的热啊!

好几次她都装作漫不经心的伸手去擦汗,终于在一个小时后两人对话结束,夏晴天立马开口道:“那个叶总,我就先陪我父亲去逛街了。”

“去吧。”

叶以深礼貌的起身送走了‘父女’两人,一旁的王管家就上前来给他添茶,说道:“觉得夏秘书的父亲似乎是个不错的人,家教好,人自然也跟着好。”

“是个不错的人。”叶以深的回答若有所思。

刚刚他觉得自己问的问题都刁钻,但是那个夏安良都对答如流的,对夏晴天的关切也真真切切的是父女之间的。

难道真的是自己误会了?

想着就端起了茶杯,任由滚烫的触感从瓷杯传到自己的手心,蔓延在全身。

此时的假父女就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夏安良感慨道:“我刚刚腿都软了,真是佩服你每天面对着这样的男人!”

“有吗?我看你的表现很不错啊!”

夏晴天一度在心里膜拜眼前这个男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在叶以深眼神下还能这么泰然自若。

这么多年了她都没有做到!

“我其实身上的汗都可以洗澡了!”

夏安良说着就深深的呼了口气,连连感叹叶以深的可怕,这一点夏晴天十分的赞同,附和道:“我每天都是这样,感觉都要脱水了!”

“你太辛苦了!”

“不说了,你刚刚的演技几乎可以得影帝了,我也不能让你白跑一趟,我带你四处逛一逛吧。”

夏晴天的提议夏安良并没有拒接,也是为了避免叶以深派人跟着他们。

逛起来两人之间的隔阂就更加的小了,夏晴天很贴心,夏安良又是一个有童心的大叔,两人聊开了他的话就很多。

在他试鞋的时候,夏晴天听到他随口说道:“你说姓叶的是不是都这样?老板也是,一个眼神让人恨不得钻到地缝里。”

姓叶的……老板……

夏晴天眼神直接就凌厉了起来!

是面具男吗?

难道面具男也姓叶?

也幸亏刚刚夏安良在试鞋低着头,没有看到夏晴天脸上的变化,踩在地上看着夏晴天问道:“怎么样?”

“挺好的!”夏晴天把刚刚那句话牢牢的记在心里,笃定了眼前这个男人果然是知道些什么的事实,就更加的熟络,说道:“我去付款。”

“我来就行了!”

“你就算不是我父亲也算是长辈了,况且来了这里,我也也要进地主之谊。”夏晴天说着就拿出了自己的工资卡。

里面都是叶以深打的工资,也是有一笔可观的资金!

夏晴天出手阔绰却不乱花钱,给夏安良买的都是十分适合他的牌子货,吃饭也是随着他的口味,这让夏安良不由的感慨道:“要是我的女儿能像你一样就好了!”

“夏叔你也是个女儿吗?”

“啊……除了些意外,去世了,我妻子也……算了算了,说这些干什么。”

夏安良的话让夏晴天抿了抿嘴,赶忙道歉,他却摆了摆手:“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我都快忘记了。”

“刚刚说什么姓叶的脾气都不好,我看姓夏的都很惨!”夏晴天说着就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的经历,博得了夏安良的十分的同情。

“其实我一开始以为夏安良这个名字的虚构的,没想到是真的。”她不动声色的吃了一口面前的饭菜,说道:“都说同姓是本家,夏叔之前是不是在这里生活过?搞不好我们真的是亲戚。”

“那倒是没有,我真是很多年前就移民到了国外。”

“搞不好老板和叶以深就是一家,一样的变态。”

“哈哈,你倒是敢说,不过我就知道老板之前也是在这里住着的。”夏安良心扉打开,说的就也多了。

所谓言多必失,是很有道理的。

夏晴天也知道适可而止,即便再好奇也没有深究,免得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换了一个话题问道:“我看他很相信你,不像我,不相信就算了,还要天天来添麻烦!”

“我也不过是跟了老板几年而已,你也不要太在意现在的事情,都会过去的!”

听的出来,夏安良的确很同期夏晴天。

夏晴天听到他已经跟了面具男几年,更是笃定他知道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搞不好就是什么惊天大秘密!

于是就就由衷的想多留他几天,却被他回绝了:“我还有事情,晚上的飞机。”

“那我送你去机场。”

“算了吧,你一个小姑娘,送走我半夜三更的回来不安全。”夏安良赞许的看着她:“等以后你是自由身了,我们一定要好好的见面谈谈心。”

“好。”

夏晴天其实觉得夏安良很有长辈的安全感,倒是比夏国雄还要像父亲,如果不是刚刚认识,都有一种要认亲的感觉了!

没有把他送到机场,夏晴天却还是很有礼貌的目送夏安良上了出租车。

看着车辆远行,她忽然不想回叶家去了。

一回去就要跌入没有尽头的谎言里,干脆就慢慢吞吞的走在街上,身边人头攒动,每个人都急匆匆的,夏晴天看到有推着婴儿车的人就会不由自主的多看几眼。

面具男摘下面具到底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会不会也就是这样像普通人一样呢?

姓叶,并且还在这里居住过,真的是怎么听都很让人怀疑和叶以深有什么关系!

她真的很想问一问叶以深,没准他直接就可以猜出来这个面具男到底是谁!

但是转念一想,叶以深这个人肯定树敌无数,没准他自己都忘记了。也许,姓叶真的只是一个巧合呢?

夏晴天想着,就拿出手机开始搜索这里有名的叶姓人士,搜来搜去,满满的都是叶以深。

还有很多陈年旧事,比如当初她和叶以深、白依灵之间的花边新闻。

看来看去也没有什么头绪,反而还要想起来一些不愉快的经历,夏晴天干脆就不管了。想到小深晴小小年纪就有了恶疾,所有的心情也都没有了。

把面具男置之脑后,开始专注的搜索白血病治疗的方法,最被认证的还是换骨髓。

但是骨髓的匹配率很低很低,最可行的办法就是有同父母同母的兄弟姐妹。

这样听起来对第二个孩子是有些不公平,可骨髓不同于其他器官,抽去出来对身体也不会有太大的伤害……

这样看来,脑子路乱麻的夏晴天握紧了手机,脑海中闪过了一个想法,还没来得及抓住,就撞到了一个女人,干嘛道歉,却听到了男人叫的她的声音:“夏秘书?”

“贺秘书!”

夏晴天抬头,就看到了贺明,身边带着一个温婉的女人,刚刚夏晴天就是撞到了她。

“我带我妻子去产检,最近你还好吗?”贺秘书说话的时候笑眯眯的,要比在工作的时候随和很多。

“我……挺好的。”夏晴天忽然就明白了,问道:“所以你是准备在孩子出生之后就辞职吗?”看着贺秘书点头,夏晴天算是知道了为什么叶以深会忽然招秘书了。

“我们预约了医生,就先过去了。”

“好,刚刚真是不好意思了!”夏晴天说着又道歉了两句,看着两人走远,有些唏嘘。

身边的人仿佛都幸福了起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才能变的和他们一样。

被这个想法困扰到,夏晴天也担心自己走路再撞到人,于是就不在看手机走回了叶家。

深秋的风很舒服,但是走了这么久,身上还是有不少的汗,黏在衣服上,一进门她就准备去洗个澡。

却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叶以深,看到没看她一眼。

夏晴天就知道,他对自己的疑惑可能没有了。

抿着嘴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在浴室里,再次想到了小深晴。

不行!

她绝对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

不然即便到时候面具男放过了小深晴,没有合适的骨髓做手术,他也是难逃一劫。

刚刚在街上模糊的想法越来越清晰,她直接就认定了一件事情:再生下一个孩子!

只是这也不是她一个人就可以决定的,要叶以深的配合……但是按照现在的情况,要叶以深配合自己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不是几乎,是肯定!

思来想去,夏晴天就开始懊悔,早知道当初和他发生关系之后就不特意去吃避孕药了。

现在后悔也没有用,摆在自己面前无唯一的路似乎就只剩下主动去找叶以深了。

被动了这么久,忽然要主动,她感到了深深的绝望。

仰起头任由水滴打在自己的脸,她就叹了口气。

叶以深清醒的时候即便有什么想法也会克制下去,只有在醉酒的时候才是最放纵的,夏晴天在清楚这一点之后,就开始策划一场有预谋的醉酒。

原本叶以深是挺喜欢买醉的,但是在夏晴天有了这个想法之后的接连三天都没有丝毫的动静,早出晚归,无比清醒。

被小深晴的事情逼的走投无路的夏晴天,情急之下只能选择了主动开口,看着坐在餐桌上吃饭的叶以深,说道:“我那天上街碰到了贺秘书。”

“所以呢?”叶以深头都不抬的问道。

“嗯……听说贺秘书妻子快要生产了。”

“这件事我比你清楚,说重点。”

“那个,最近小星辰挺好的,我想我可以恢复我秘书的工作了。”

嗯,只要在叶以深身边,总能逮到他醉酒的时候!

只是叶以深并没有如他的意:“你是工作就是照顾小星辰。”

“我是觉得……”

“不用觉得了。”

叶以深直击打断了夏晴天的话,也打断了她的幻想。

夏晴天抿着嘴继续吃饭,一直到吃饭结束,听到叶以深又说道:“如果你真的想工作等下就到书房来。”反正贺秘书最近请假,他确实是有些忙,忙道都没空买醉了。

“好!”夏晴天赶忙答应。

夜深人静在书房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之前这样的时候夏晴天都是拒绝的,但是如今她却隐隐的有些小期待。

咽了咽口水,还特意回去换了一身V领的衣服。

到了书房之后坐在沙发上,抱着电脑咽了咽口水,眼睛一直贴在叶以深身上问道:“叶总,您口渴吗?要不要去喝些东西。”

“嗯。”叶以深头也不抬的说道。

顿时,夏晴天就像是得到了特许似得,一溜烟走了出去。

等她回来的时候就拿了一瓶酒和两个酒杯,自觉的给叶以深倒上,然后余光打量着他。

看到是红酒,叶以深一挑眉,没说什么就直接拿起喝了下去。

夏晴天就在一旁一杯一杯的倒着,很快一杯红酒就见了底,叶以深不说话,也不赶她,就看着满前的文件。

这让夏晴天有些忐忑,叶以深的想法她还是有些拿捏不准的。

就在她想今天暂时放弃的时候,叶以深开口了:“再去拿一瓶上来。”

“我这就去。”夏晴天顿时眼前一亮!

为了一次性把他灌醉,连拿带夹的拿上了三瓶,叶以深都喝下去应该就差不多了吧?

只是这次叶以深没有选择一个人喝闷酒,而且叫道:“过来一起喝。”

“我在一旁倒酒就好了!”夏晴天可不想等会儿自己喝多了,错过这个好机会。

“不是拿了两个杯子吗?”叶以深却一挑眉,直接戳穿了她的小心思:“难道不是这个意思?”

“……”

夏晴天说是也不是,说不是也不是,只能选择给自己倒了浅浅的一杯。

叶以深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就继续喝自己的。

虽然每次夏晴天就有意无意的只给自己倒上一口,却也敌不过喝的次数多,不一会儿就有些微醺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些眼花,她觉得叶以深的眼神好像也有些迷离。

此时三瓶红酒也已经喝完了,她大着胆子放下了自己手中的酒杯,对叶以深说道:“叶总,你醉了吗?”

“嗯。”

叶以深回答了一声,像是给了夏晴天鼓励,她脑子一抽,直接就上前扑到了叶以深的怀里。

虽然和叶以深之前也已经发生过很多次夫妻之事,但是如此主动的投怀送抱还是第一次!

还没做什么,就红了耳朵。

加上喝了酒,口干舌燥起来,上前就想吻在叶以深的唇。

叶以深扭头躲开,冷声说道:“你醉了。”

“你没醉吗?”

夏晴天脑子像是转不过来弯儿一样,伸手勾住了他的胳膊,强行把他的脑袋转过来对着自己,支起身子就要强吻。

这次却还是没有得逞。

被叶以深捏着脸颊,不能靠近一寸:“你什么意思?”

夏晴天被捏着不能说话,含糊不清的,叶以深的目光彻底清醒过来:“有什么目的?”

“只是喝酒……”

“呵,你觉得我会相信吗?”叶以深嗤笑了一声:“如果不想滚出叶家的话就说!”

今天从她一进门叶以深就发现不对劲了。

往常让她和自己单独相处的时候,恨不得把自己藏在地缝里,今天不仅很主动,还一反常态的穿了V领的衣服。

最重要的是,竟然还要灌自己的酒!

原本叶以深就有些淡淡的愁绪在心头,干脆就顺水推舟了,没想到她今天竟然主动到要投怀送抱!

要是之前叶以深可能就欣然接受了,毕竟在他看来这个小秘书就是自己的夏晴天!

只是如今他还处在一个质疑的阶段,不,就在刚刚夏晴天灌他酒扑向他的时候,叶以深就认定了这个人不是他的夏晴天!

他的妻子每次都十分的羞涩,怎么会做出来这样的事情?

被叶以深这样一问,夏晴天的酒都醒了。

完了……

还没有灌醉叶以深自己反而醉了!

真是个糟糕的想法!

来不及想出辩解的言辞,就被叶以深一把推开,摔在了地上。

不过地上有地毯,丝毫不痛,可是夏晴天却感到了丝丝的凉意。

叶以深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脸上没有一丝的神情:“别说是你自己主动的!”

如果她真的想主动,早在自己当初把她认错的时候,她就会顺从了。

到底是什么让她改变了注意?

“我可能是,喝醉了。”

“看着我。”叶以深的语气不怒自威。

夏晴天当然是不敢去看他的!

不看他都已经心惊胆战了,看到岂不是要吓死?

“听不到我说话吗?”叶以深直接就抓起了她,把她从地上拖起来,丢在沙发上,扬手把她的衣服撕开,喝那天他喝醉了的时候一模一样。

这个时候夏晴天才反应过来,捂住了什么的胸口:“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满足你!”

“我……我刚刚只是喝醉了!”

事到临头,夏晴天却觉得有些胆颤。

大脑一片空白的就想改口,叶以深不屑的笑了一声:“那现在是什么吗,欲擒故纵吗?”说着,他就去继续拉扯夏晴天身上仅剩的遮羞布。

“不可以!”

夏晴天直接就反抗起来,叶以深对她也没有真的什么心思,直接就松开了手,眼神中的冷漠根本没有消散过,冷冰冰的拿起抽纸擦了擦手:“滚!”

“……”夏晴天没有多说什么,捂着胸口就跑了出去。

看着她背影,叶以深直接给方毅打电话,让他停止调查夏秘书。

“可是刚刚有了些头绪。”

“不用了,我已经可以肯定答案了!”

“是。”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叶以深会忽然这样说,方毅还是顺从的答应了下来。

挂断电话之后叶以深就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了下去,余光看到了倒扣在桌子上的相框。伸手拿起来,是他和夏晴天的婚纱照。

上面的夏晴天笑的淡雅如菊,和自己的记忆里重合。

难道真的就再也不能相见了吗。

……

此时的夏晴天躺在床上,心跳的快要出来!

她觉得自己现在站在一个前后都是绝路的,往前走是叶以深的万丈深渊,往后退是小深晴的一生……

其实她是有些后悔的,自己是不是有些太着急了?

辗转反侧的,却因为酒意上来,不由自主的就开始犯困,即便心事重重,却还是睡着了。

第二天一睁开眼睛,发现正是自己平常起床吃饭的时候,看来生物钟已经形成了。

垂了垂眼睑,她有些不想出去吃早餐。

万一叶以深对昨晚的事情还耿耿于怀怎么办?

可是这个时间也要给小星辰喂奶了……再说了,总要去面对。

踌躇之下,夏晴天就打开了门。

磨磨蹭蹭帮小星辰喂奶,换尿布,看了一眼时间还是很早。

往常总觉得时间飞快不够用,怎么今天就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佯装抱着小星辰,夏晴天的余光像下面看了一眼,叶以深已经坐在座位上看报纸了。

从他的神色上是看不出来什么,但是他这个人有什么事情都不会表露出来,夏晴天只能硬着头皮抱着小星辰走了下来。

一走近还没坐下,叶以深就说道:“往常吃早餐的时候都不带小星辰,今天把她抱下来干什么?”做护身符吗?

夏晴天并没有用小深晴挡枪的想法,只是今天小星辰醒着,她估摸着是之前苏清雅对她的阴影过去了,就把她抱下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