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生气,拿孩子当挡箭牌/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实话实说的说了出来,却换来了叶以深的一声冷笑,这让夏晴天不由的抿起了嘴,那她是坐还是不坐?

尴尬的站着,一直等到叶以深开吃,她才犹豫不决的坐了下去。

怕碍着叶以深的眼,夏晴天吃东西都是只吃离自己近的,小口小口的吃着。只吃了两三口,就听到叶以深放下了手中的餐具,语气平淡的说道:“收拾一下你的东西,最迟明天离开叶家。”

“什么?”他真的要赶自己走!

夏晴天的第一反应就是完了。

别说再生下一个孩子了,现在只怕是面具男交代的任务都完不成了。

瞳孔微缩了一下,夏晴天握紧了手中的筷子,用力的咽下了卡在自己喉咙里的饭菜,语气不由的紧张了起来:“别让我走!”

“这是我家,我想让谁走谁就要走!”

夏晴天可怜的语气让叶以深觉得更加的反感,皱着眉说道:“如果你觉得时间太久的话,今天就走!”

“叶总,我真的知道错了,我走了之后小深晴……不,小星辰怎么办?”

话音未落,叶以深就直白的戳穿道:“你果然是想用小星辰来做借口,你现在是在威胁我吗?”

“我不敢,只是我现在真的不能离开!”

即便不是为了自己,为了小深晴,她也要留在这里!

她的纠缠在叶以深看来只是烦恼罢了,理都不理的直接起身就走,夏晴天也跟着起身挡在了他面前:“你让我来我就来,让我走我就走,叶以深,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这句‘叶以深’倒是让眼前的男人停下了脚步。

质问的语气和夏晴天倒是如出一辙。

叶以深想着看都不看她,语气略微缓和了一点,却还都是不容置疑:“我的决定不用你管,你只要管好你自己就够了!”

“我也想管好我自己!”夏晴天直接就抬高了音调,手中刚刚忘记放下的筷子差点戳在叶以深脸上:“你喝醉了之后就可以对我为所欲为,我喝醉了稍微做了一些错事就要把我赶走,只许你放火,不许我点灯吗?”

原本夏晴天的以为自己的对比会让叶以深认识到自己的过错从而改正,但是事实证明,一切都只是她想太多。

叶以深丝毫没有愧疚,反而语气里都是理直气壮:“这里是我家,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况且我是叶以深,就够了!”猖狂的语气,让人忍不住想动手!

夏晴天恨不得把自己手中的筷子变成凶器,为了小深晴却只能忍耐,把语气中所有的情绪都压下去:“叶总,算我求您,我不是要拿谁挡什么,只是真的不忍心看小星辰……”

“不用你多管。”不等她的话说完,叶以深就直接打断了她:“如果再多说一句话,你现在就滚!”

说着目不斜视的从夏晴天身边径直的走了过去。

夏晴天纵然是有万般的委屈,也只能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不知道站了多久,王管家站在她身边,语气里都是同情:“夏秘书,少爷就是脾气不好,你也不要太难过。”

她当然知道!

她不仅知道叶以深脾气不好,还知道他说出的话一般都不会改变主意,这岂不是就代表自己真的要离开叶家,一切都前功尽弃了吗?

没有回应王管家,木纳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一阵疲惫就涌上心头。

原本她还认为自己充满的动力,如今看来,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把自己摔在床上,根本不想睁开眼,任由枕头盖着自己的脸。

前功尽弃啊!

等到中午的时候,手机响了一下,原本夏晴天不想去看的,可是听特殊的铃声就知道是面具男给自己发的信息。摸索着去拿起了自己的手机,当看清楚屏幕上的消息之后,她一骨碌的爬了起来。

是小深晴的视频!

视频上,小深晴躺在病床上,看起来有些不精神,夏晴天反反复复的去看,越看越觉得难受。

先入为主的认为小深晴现在肯定在遭着罪!

不行,她不能放弃!

不然给叶以深下药吧!

这个想法一蹦出来,夏晴天就开始止不住的幻想。

当初阴差阳错的和叶以深开始,也是因为他被人下了药,的确是个好办法!

亢奋只持续了几分钟,夏晴天就冷静了下来。

她要怎么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给叶以深喝下药?况且她也没有渠道,总不能在网上购买吧,买到假药的话岂不是要出大事。

最最重要的是,叶以深发现之后绝对会要了她的命!

只是想了一想,就觉得身后一阵的寒意,缩了缩脖子,夏晴天打消了这个念头。

再怀孕这条路走不通,就只能走另一条了,不管怎么样,先把面具男找的东西找到。

拿出手机翻出了当初几下了两个数字,越看越觉得眼熟,揉了揉眼睛,前面四位的密码到底是什么!

惆怅的叹了口气,就在摁灭手机屏幕的时候,忽然就闪过了一串密码,很长很长的一串,忽的睁大了眼睛,这两位分明就是自己的生日日期。

前面加上年月,正好六位,会是吗?

反正现在叶以深不在,不如就去试一下。

想着夏晴天就从床上下来,推开门看着门口,确定王管家也不在之后,迅速来到了书房门口,修长的手指在上面摁了几下,最后一位数字摁下去的时候,都是的紧张。

如果一切都是巧合的话……

大脑还没想好要怎么办,手上已经开始有了动作,伴随着轻微的一声‘咔’,门打开了一条门缝。

对的!

夏晴天那一刻的心情简直无以复加,既然已经确定了密码,还不是什么时候想进就可以进去?

现在大白天的进去似乎有些危险。

正在想着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下面细碎的脚步声,慌乱的一回头就看到了王管家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下意识的想避开,直接就推开了门,闪身进去!

关上门之后心跳的越来越快,没有看见自己吧?

叶以深一般都是晚饭时间才会回来,自己速战速决,肯定不会被发现!

一边安慰着自己,夏晴天一边就开始在书房里翻找,翻来翻去,都没有丝毫的发现。

随着时间的流逝,夏晴天觉得自己的汗都要流下来,书房虽然很大,但是很简约,除了两个挨着墙的书架和一个办公桌以及沙发什么都没有。

一张羊皮地图能藏在哪里?

地毯上吗?

弯腰准备把地毯翻开的时候,听到了门外传来的滴滴声,开锁的声音?

难道是王管家刚刚看到了自己所以要进来?

不,叶以深平常根本不会让人进书房,就算有人要进去,也要他在的情况下。

可是叶以深白天怎么会忽然回来?

不管外面是谁,都要躲起来,可是房间还好可以藏在床下衣柜,如今在之类空荡荡的,唯一能躲一躲的就是窗帘后面,来不及想会不会被发现,直接就钻了进去。

担心脚被看到,她还欲盖弥彰的用地毯盖住了自己的鞋子。

叶以深开门之后外面的声音就传了进来,是王管家的:“少爷,您怎么回来了?”

“拿东西,她走了吗?”这个她,显然是在指夏晴天。

“还没有,看样子应该很伤心的,一直在房间没有出来。”

“哦。”叶以深说着脚步声就近了。

夏晴天的后背死死的抵着玻璃,生怕自己一用力就掉下去。

叶以深像是没有在意一样,在书桌前翻找了起来。

此时的夏晴天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凭借声音判断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随着时间,她的心跳声越来越大,觉得简直大到外面的叶以深都要听到。

叶以深有些赶时间,所以根本没有想太多,也没有仔细的观察。毕竟在他看来书房外面有密码,而且在叶家他已经再三禁止别人踏入这里,所以他还是很有安全感的。

于是夏晴天就这样幸运的瞒天过海。

听着门关上的声音,夏晴天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就这么简单?

刚刚她已经幻想到自己被叶以深发现的后果了。

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夏晴天此时也一动不动的,万一叶以深再忽然折回来。

站了好一会儿,确定外面彻底安静下来之后,夏晴天才悄悄的打开了自己才窗帘,从外面探出头来,看着空荡荡的书房,咽了咽口水。

刚刚只剩下来地毯没有看,她就抓起了自己鞋子上的地毯,半跪在地上往里面看。

黑漆漆的,但是也可以肯定没有。

顿时夏晴天就泄了气,自己也是真的蠢。

很重要的东西怎么会塞在地毯里。

看来是不在书房了。

夏晴天觉得自己的思绪彻底被打乱了,站在里面透过猫眼确定外面没人之后,就打开门弓着腰跑了出来。

如果叶以深真的铁了心要她走,她真的没有多少时间了。

除了书房,重要的地方叶以深还会放在哪里?

夏晴天觉得自己刚刚在书房出的汗导致自己都快要脱水,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大口的喝着水。

一口气喝完一整杯还没有平静下来,她在自己的房间来回走动着,难道藏在密室?叶家有密室吗?

会不会被叶以深藏在自己的身边?也就是说,在他的房间?

他的房间又进不去,正想着,敲门声就响了起来,夏晴天下意识的一抖。

脑海中就浮现出了叶以深阴沉的脸,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问了一句:“谁啊?”

“夏秘书,是我。”王管家的声音很温和,夏晴天僵硬的身子就松弛了一下,几步过去把门打开,询问有什么事情。

“我来问一下你什么时候走,方便安排车子。”

王管家说话的时候和颜悦色的,但是夏晴天直接就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分明就是在暗示自己记得要走。

夏晴天咬了咬嘴唇,不好意思厚着脸皮装听不懂,点了点头说道:“我今晚……明早就走。”能多留一会儿就多留一会儿吧。

王管家也想说些什么,只是这件事也不是他能干涉的,于是就礼貌的离开了。

夏晴天有些失落的垂下了眼睛,忽然眼神就看到了在暗处的扶梯。

顶楼。

夏晴天鬼使神差的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会在哪里吗?

她记得上面也是空荡荡的,叶以深应该不会把重要的东西放在上面吧?

就在她走进一只脚快要踏上去的时候,忽然肩膀上就多了一只手,吓的她直接脱口喊了出来。

“夏秘书,这里是叶家的禁地,不能去的。”王管家有些神出鬼没的,不知道怎么的就忽然出现在了夏晴天身后。

“啊,是吗?”夏晴天讪笑了两声,脖子僵硬的转都转不动:“我知道了。”

“要找什么东西吗?”

王管家把手从夏晴天的肩膀上拿了下来,眼神里有些怀疑。

“我只是有些饿了,所以想找点吃的。”夏晴天压制下自己心中的情绪,把整个人身子都转过去:“我现在就去厨房。”

“厨娘休息了,不麻烦你就自己动手就可以了。”

“好。”夏晴天点了点头,轻飘飘的下了楼。

在厨房里也没什么心情,简单的弄了点,草草的吃了几口就没什么心情。

而且她发现自从刚刚王管家发现他要上楼,就一直没有消失在她的视线里过。

看样子暂时是不能轻举妄动了。

收拾了一下碗筷就回了自己的房间,来回走了几步,夏晴天就躺在了床上。

现在的这样的局面,要是她在电视剧里可能就迎来大结局了。

傍晚。

叶以深回来见王管家在抱着小星辰,就询问夏晴天在哪里。

王管家一五一十的说了,倒是没有说她差点去了顶楼的事情。王管家也喜欢这个小姑娘,觉得他如今的境地也够唏嘘了,没必要再火上浇油。

“我看最近小星辰挺好的。”叶以深微微侧头,摸了摸小星辰的脸:“自己吃饭也乐得清闲。”

“少爷说的是。”王管家没有反驳。

夏晴天照顾小星辰上心是有目共睹的,他知道自家少爷现在也就是嘴硬。

此时的夏晴天正在床上睡觉,有些事情想多了就头疼,一头疼就想睡觉。

这样的结果就是导致她晨昏颠倒,睁开眼睛就是凌晨了。

她坐在床上开始发呆,外面的天还是暗着的,等亮了就要走了。

作为垂死挣扎,她从床上起来,弄好了脸上的面具,蹑手蹑脚的出了门。

外面没有开灯,夏晴天虽然有些看不清楚,却也不敢弄出亮光,摸索到了地方之后手就抓在了门把上。

锁了吗?

转动了一下,却没有障碍,直接就拧到了底。

推门而入,里面却传来了刺眼的光。

光?

有人!

一瞬间夏晴天就想到了白帝和夜帝,下意识的头就一痛。

不不不,不可能的,根本没有!

里面传出来了熟悉的质问:“你!”

应声,夏晴天直接就把门关上。

叶以深在里面?

OMG!

深更半夜他在这里干什么?

脑子卡壳了一下,夏晴天没有转身就跑,面前的门就又打开了。

突如其来的光让夏晴天眼角抽搐了一下,手腕下一秒就被叶以深抓在了手里:“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只是,晚上睡不着就来逛一逛!”夏晴天有些手足无措。

原本以为自己在书房里逃过了一劫,没想到熬过一劫还有一劫!

这次八成就要被宣判死刑了吧?

“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样的习惯?”叶以深根本就不相信这样的话!

原本上次投怀送抱他都已经快要相信夏晴天是真的喝醉了,如今在这里发现她,真的是可疑到不能更可疑!

“我真的只是睡不着,不知道这里是你的房间!”夏晴天情急之下已经就开始想到什么说什么:“如果我知道你在里面怎么会来找你?”

“难道你不知道这里的禁地不许外人进来的吗?”

“我……不知道!”夏晴天直接否认:“没有人告诉过我。”

这句话倒是让叶以深略微冷静了一下。

整个叶家都知道不能去,夏晴天刚刚到这里,没有人特意和她说过,她可能真的不知道。

不过这个想法丝毫不能让叶以深打消怀疑。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夏晴天,不要以为我是傻子!”

“那你说我能有什么目的?”夏晴天此时已经完全适应了光亮,眼神越过叶以深看到了里面。

里面的装潢好像已经完全变了,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只有墙上贴着夏晴天的画像。

是当初白帝给夏晴天画的。

当时夏晴天发现了叶家的秘密之后把这些画怒而都丢在了自己房间的床上,选择了叶星悦一走了之!

叶以深都留下来了吗?

“你现在不说,我有办法让你说!”叶以深的话让夏晴天的眼神像是触了电一样的收了回来,抬眼看着他,这话怎么像是要对自己严刑拷打?

夏晴天一想到自己不仅要面临酷刑被赶走,还要想办法得到面具男要的东西,不仅如此,小深晴的事情还一筹莫展……太阳穴跳动了两下。

一巴掌打开了叶以深抓着自己的手,辩解道:“我只是想看一看自己住了这么久的地方,在你眼里我只是一个随便就可以丢弃的东西,但是我是有感情的!”

“你……”

叶以深原本是一肚子质问的话的,却被夏晴天也有些温怒的声音给堵住了。

难道真的是自己想错了?她只是四处逛一逛。

只是他又不是一个无脑的人,冷哼了一声,说道:“我看你现在已经清醒了,那直接就走吧,反正叶家也没有你的什么东西需要收拾,人走就可以了。”

突如其来的话锋一转,让夏晴天一愣。

只是这样吗?

虽然这样被赶走多少有些不甘心,却比被叶以深抓起来摧残好的多。

所以根本就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转身就走。

免得他等会儿变卦!

即便心中憋着一口气,夏晴天还是没有忘记回自己房间里拿走最重要的东西,她用来粘面具的药水。

叶以深就站在顶楼的楼梯口看着夏晴天进门出门,下楼离开。

外面这个时候根本不会有车,倒是不缺坏人。

叶以深冷哼了一声,骂了一句愚蠢,然后就给人打了电话让人死盯夏晴天!

这个女人绝对有秘密!

就算之前没有,现在肯定也有!

她根本掩盖不了自己想隐藏的情绪。

如果夏晴天知道叶以深在这样想,肯定会反思一下自己,是不是被小深晴的事情弄的失了智。

如今被冷风一吹,就彻底的清醒了过来。回味一下刚刚,叶以深让她走她也不能不走。

现在的时间是凌晨四点,大街上的人淅淅沥沥的,早餐摊位还没开,虽然说冬天还没来,却毕竟也是深秋了。

裹紧了身上的衣服,不知道自己要何去何从。

有时候真的想就这样消失算了……

踩在地上的落叶上,满心愁绪的夏晴天丝毫没觉得害怕,毕竟比起不切实际的担心,到底要怎么做才是最重要的。

回去之前面具男租的公寓吗?

哪里好像被叶以深买下来了,当初他还说要给自己,如今看来八成也是要食言。

没准进去之后叶以深为了折腾他还要专程来把她赶走。

之前攒的钱都给了苏清雅,工作之后攒的钱在夏安良来的时候已经消费的差不多了。

身上的钱和卡里的钱,加起来可能也只有不到几千块,虽然说马上就到了要发工资的日子,但是叶以深都把她从叶家赶出来了,还会给她钱吗?

几千块足够她暂时去酒店,可是一想到以后小深晴回到自己身边,治病也需要钱,这些钱就是杯水车薪。

虽然说现在想这么远以后的事情有些太早,但她还是站在没有人的街边犹豫了起来。

那眼下到底是回租房去,还是找一个酒店住下来。

停停走走的,不由自主的就开始往租房的方向开始走,连着走了半个小时,在路过有一拍路灯的地方,漫不经心的余光忽然就瞥到了身后的影子,有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