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太嚣张,偷他的东西/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晴天后知后觉的脑海里就开始浮现出了许多血腥的画面,诸如奸杀碎尸之类的新闻也涌上心头。

留意起来身后之后,夏晴天就加快了脚步,一开始还想安慰自己只是自己的错觉,或者是人家凑巧和自己顺路,但是走了几个街道之后,只觉得寒意更甚了!

她走背后的人就走,她停背后的人就停,这不在跟踪自己是什么?

清清楚楚的脚步声!

夏晴天被吓到,撒丫子就开始跑,连着跑了几条街都没有甩掉身后的人。

怎么办……难道自己今天就要丧命在这里了吗?

一切都怪叶以深!

夏晴天觉得鼻子一酸,刚刚跑的太快喘息还没有均匀,一伤感,就呛到开始剧烈的咳嗽。

电光火石之间,弯腰咳嗽的夏晴天就看到了一个黑影向一旁的花坛躲了躲。

看样子可以认定是男人。

自己这不是废话吗!

夏晴天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都什么时候还管这个,不管男女肯定都不会是好人!

没准就是在等一个合适的时机下手。

如今快五点钟了,路上怎么还没有人?

城市苏醒的这么晚吗?

之前夏晴天还觉得黎明之前的夜晚是最动人的,如今只觉得时光太漫长,美好下都是汹涌。

刚刚跑的那么快都没有把他甩开,等会儿肯定也不可能逃掉,看来也只能智取了。

想着,夏晴天就看到了不远处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根本没有多想,一头就钻了进去。

她不需要买什么东西,货架上的东西拿起来又发下去,不大的便利店逛了一个多小时,每当有人进来的手时候心就颤一下。

万一是那个变态怎么办?

好在,进来的人很快都会离开,看样子不像是歹人。

看着外面已经开始渐渐泛白的天,夏晴天松了口气,再等一会儿天完全亮了就可以出去了。

只是还没等到天亮,就等来了这里的保安……

原来是售货员见夏晴天鬼鬼祟祟的,就叫了保安,夏晴天赶忙解释,说自己是走夜路害怕。

保安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那你就坐下来休息休息,走来走去不嫌累啊?”

“不好意思,我现在就走。”夏晴天看着外面已经开始多起来的人,只觉得尴尬。

从便利店出来之后,夏晴天直接打到了车,不管什么酒店租房的,随便说了一个地址,等到了之后看到了自己租房的楼梯口。

也不管那么多了,付了钱就一口气跑了上去。

开门关门,一气呵成。

幸亏她机智,才没有上新闻头条。

这里很久没有主人,都是灰尘的味道,床铺自然也不能睡。

夏晴天此时也没有什么困意,就开始收拾,却也只是打扫了自己这边,至于叶以深那边……她并没有染指。

还用夹子和挂钩做了一个简易的门帘,眼不见心不烦!即便没有叶以深!

忙到大中午,厨房什么都没有,夏晴天原本想下去去吃,可是又不想下楼,干脆就选择饿着躺在了刚刚晒过的床上。

此时的叶家。

叶以深今天没有去上班,而是听着方毅在面前说道:“这个人一直跟踪夏秘书,昨晚您派人跟着夏秘书的时候被我们抓到。”

“一直是多久?”

“呃,之前没有发现过。”

“问清楚。”叶以深拿出手机摁了两下,问道:“她去了哪里?”

“之前住的地方。”

方毅说着,悄悄的看了叶以深一眼,压低了声音问道:“主子,小小姐似乎一直在……哭。”

从他进门开始小星辰的哭声就缠在心头。

这也是为什么叶以深没有去上班的原因。

说来也奇怪,明明之前小星辰已经不闹人了,怎么夏晴天一走就开始!

“我知道,做你自己该做的就够了!”

叶以深暴躁的声音方毅立刻闭嘴,把一旁被打昏的人领走。

王管家站在从小星辰的房间走了出来,站在上面和叶以深小心的提议道:“不然我去把夏秘书叫来?”

“难道没有她就不能活了吗?”

“我的意思是……”

王管家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错的,干脆就不说了。

叶以深黑着脸,走了出去。

他还不至于冷血到眼睁睁的看着小星辰哭到呕血。

叶以深直接就来到了夏晴天家的楼下,凑巧她饿的不行下来吃饭,叶以深下意识的就想躲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要躲?

想着就坐在车里看着夏晴天走在街上。

夏晴天摸了摸自己的脸是面具,原本是想摘下来的,为了保险还是戴在了脸上。

这里附近没有什么喜欢吃的,夏晴天决定去自己的大学附近吃些东西,回味一下大学时光。

反正现在苏清雅没有死,她觉得什么都不亏欠了。

叶以深就不紧不慢的开车跟在她身后,想看看她到底要去哪里!

他的脑回路,已经在脑海里想象出了一出间谍大戏了。

见夏晴天只是一个人吃了饭,就开始徒步回去,叶以深摸了摸自己的鼻尖……他是觉得自己对夏晴天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的,却拉不下脸再把自己刚刚赶走的人叫回来。

目送夏晴天上了楼,叶以深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敲了很多下,忽然接到方毅的来电。

“主子,那个人说了。”

方毅的话也是叶以深意料之中的。

毕竟他们有的是手段,不怕不说。

“嗯。”叶以深示意他继续。

“那个,有些复杂,夏秘书的身份的确是有些不明朗,而且这个人是……”

“是谁?”

……

挂断了电话之后,叶以深的脸就阴沉了下来。

他现在再赶过去找方毅,刚刚就应该直接把那个女人抓住,然后去对峙!

什么好奇,什么同名同姓,什么相似,都是假的!

一切从她出现就是假的,也难怪,毕竟背后是那个人!

叶以深觉得,自己眼前的迷雾,总算是要散开了。

等到了地方之后,方毅已经在等着了,不等他开门叶以深就粗鲁的打开了车门,语气狠戾的问道:“那个人呢?”

“昏过去了。”

“打肾上腺。”

“主子,您冷静一下,我有事情要和您汇报。”

“怎么冷静?”

幸亏这个女人没有丧心病狂,不然不光他会有危险,小星辰都有危险!

最恨的,还是自己竟然错认了她。

自己一向准的要命的直觉怎么就失灵了?

“主子,之前您让我调查夏秘书……”

“我不是让你停止调查了吗?”

随着叶以深的一记冷眼,方毅擦了擦汗,讪笑了两声继续说道:“当时已经有些眉目了,我就继续查了下去,发现和少奶奶的线索重合了。”

“你是说晴天是被那个男人带走的,那个所谓是夏秘书是卧底?”

“不,按照现在的资料来看……嗯,夏秘书就是少奶奶。”

“……”

那一瞬间,叶以深觉得时间都静止了。

毕竟消息来的太突然,大起大落的心情让他一向强悍的心脏都有些受不了。

他是太愤怒耳鸣了吗?

看着叶以深复杂的神色,方毅也不敢把话说的太满,加上了一个不确定的疑问词:“也许是。”

“你在和我打哑谜吗?”叶以深直接就抓住了方毅的衣领:“有欠揍了是吗?”

方毅直接就老实了,说道:“那个,之前只是重合了线索,没有确定的情况下我不敢汇报。如今刚刚抓到了那个男人说了很多东西,并且按照他的交代,跟踪少奶……夏秘书的还有其他两个人,我们已经抓到了,也吐出来了一些秘密。”

“我不想听这些!”

“虽然他们说的东西都很有限,按照我们调查这么久的结果,不出意外的话,夏秘书就是少奶奶。”方毅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说了。

话音未落,叶以深抓着他衣领的手就松开了。并且还推翻了自己刚刚的想法,他的直觉还是很准的。

只是她脸上的东西是怎么回事。

他觉得有些凌乱。

夏晴天,夏秘书……

“主子?”

方毅发誓,他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自家主子这样阴郁的神情。

“我要见那三个人!”叶以深的脑海里开始出现夏晴天前两天的画面。

反反复复的,他觉得自己像是被命运玩弄似的。

这次的消息到底是真的,还是一个乌龙!

一边走进去,一边对方毅说道:“我之前在医院找一个医生做了DNA匹配,你去把他找来。”

“是。”

方毅现在可不想待在叶以深身边。

刚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也是被震的半天没有反应过来,这个结果是他调查出来的,他还有些半信半疑的。

况且叶以深?

如果夏秘书真的是少奶奶的话,岂不是说明主子的春天又要到了?他自己的心里也松了口气。

叶以深一言不发的看着眼前被吊起来的三个人,微微侧头看着外面和煦的秋日,他真的很想冲到夏晴天面前,问清楚,问个清楚!

但是他克制住了。

这么久她都什么都没有和自己说,肯定是有自己的苦衷,那个人为什么还要缠着自己?

分明很多年就已经断的干干净净了!

叶以深甚至以为他已经去世很久了,原来不来招惹自己,反而去找了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冷静下来的叶以深就开始进行一场头脑风暴,迅速的分析这件事的利弊。

思考时候的叶以深,是很有魅力的。只是在被吊打的三人面前,这样的叶以深,宛如恶魔。

终于有一个人忍不住开口,语气都是颤抖:“叶少,叶总,我们知道的都已经说了,随便您把我们丢在哪里,放了我们吧!”

“啧。”他的话打断了叶以深的思考,抬眼看了他们一眼,冷笑了一声:“叶以琰找的走狗,真是不忠心。”

“你,你都知道了!”另一个开口道,看来也是被方毅治的怕了,声音发抖:“我们不过是听人办事!”

“所以呢?”叶以深眼神转动了一下:“不过我可以给你们一个讨价还价的机会。”

“呸,别相信他!”

最后一个人开口了,看得出来他是个硬骨头,但是也是个没脑子的:“他不敢杀了我们的!不然我们失踪,那个姓夏的也别想好过……”

话音未落,叶以深利索的拿起旁边方毅留下来的枪抬手就是一枪。

在这里,不需要消音器。

巨大的声响让人有些发蒙。

叶以深没有要他的命,只是打在了腿上,一直流血,却不会死。

看来这个人很忠诚,那知道的就应该更多,另一只手摸了摸发烫的枪管,漫不经心的说道:“我不杀你是不想脏了手,等会儿会有人来处理你。你们两个,想试一试吗?”

“叶少,我不啊,我不!”“别,别杀了我!”

几乎是异口同声,两人就妥协了。

至于那个……叶以深挑了挑眉,还有价值,让方毅再榨一榨。

叶以深放下手中的枪,走到门口对守卫说道:“把他们分开关,刚刚中枪那个交给方毅。”

“是!”那个人赶忙答应。

叶以深很少亲自出面或者是动手,如今这样上心,他做手下的,肯定更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出去的叶以深就接到了方毅的电话。

那个医生在叶以深找他做DNA不久就辞职去了国外,在电话那边,方毅询问要不要追到国外去,被叶以深拒绝了。

追的那么紧只会被发现。

他到不怕惹上麻烦,只怕给夏晴天惹祸上身。

“你找一下当初记录的结果,实在没有的话就回来,我也有些事情要吩咐你。”

“好!”方毅很是亢奋。

他很久都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有种要大干一场的热血沸腾!

叶以深站在门口,每当他需要自己冷静下来的时候,就会静站或者是静坐。

方毅的效益很快,而且叶以深在医院投资过很大一笔钱,不然也不会可以四处行便利,所以在叶以深冷静下来之后,就收到了图片。

应该是走的太急,或者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没有底气,那个医生留下了底。

上面赫然显示着——匹配度百分之百。

是她!

下面紧跟着方毅的一句询问:要重新匹配一次吗?

“不用了。”叶以深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回复了方毅。

他早就应该相信自己!

眼前的人就夏晴天,他的夏晴天!

叶以深想到夏晴天投怀送抱他不仅没有接受还把人赶走,就想回到过去给自己一耳光。

他现在简直要后悔死!

这么久,一直要找的人就在自己眼前自己都没有珍惜,他是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东西?

叶以深生平第一次开始质疑自己的智商。

刚刚冷静下来的心情再次躁起来,不过还好还好,来得及。

现在回去,慢慢的修复感情,一定要冷静!

叶以深双手并在一起握了握,根本没有心情等方毅回来,直接就上了车!

秉承他一路狂飙的习惯,这次快到他自己都有些心有余悸。

但是为了能快一秒见到夏晴天,一切都是值得的!

到了她的楼下,叶以深根本拔车钥匙的时间都没有,一溜烟的上了楼。

如果别人看到,活脱脱的一个在热恋的小伙子。

夏晴天正在洗澡,外面的敲门声根本没听到,叶以深干脆就找出了钥匙打开了自己那边的门,一边进去一边想看到夏晴天之后要怎么说!

找了一圈没看到夏晴天的人,叶以深的心就沉了下去,不会是又忽然不见了吧?

还是说叶以琰发现了什么?

“夏晴天!”

大声了喊着,叶以深觉得自己额头上都有汗要留下来。

“啊!”夏晴天原本是想直接出去的,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外面的好像是叶以深,于是就变成了一声惨叫:“啊啊啊!”

叶以深怎么会忽然进来?

先不说她赤身**的,她的面具,面具啊!

听到夏晴天惨叫,叶以深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就找到了声音的来源的,站在浴室门口直接推门而入!

夏晴天想着就只有自己在这里,就没有反锁,结果就悲剧了。

她背对着叶以深,大声喊道:“出去,出去,出去!”

看着那抹倩影,叶以深顿时就有了反应。

修长的双腿和曼丽的腰肢……靠!

分明都已经吃到了,怎么还会分辨不出来到底是不是他的夏晴天呢?

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下,就想上前抓住她好好的蹂躏一番然后问个清楚!

但是夏晴天又发出了惨叫质问:“你怎么还不出去?”

“……”叶以深纵然是再不想,也走了出去。

虽然刚刚直接就可以戳穿她。

但是叶以深想好了,直接问她不一定会说,说不定还会直接跑走。如今已经认定了她就是自己的心头好,叶以深也不准备求证什么了。

最重要的是可以装作不知道她的身份,然后修复感情。

嗯,这个好机会他一定要抓住!

只是身下现在的情况可能不太适合和夏晴天见面……于是叶以深就决定也去浴室洗个澡。

虽然他也想鸳鸯浴,却还是老老实实的去了自己的浴室。

夏晴天早就没了心思,她的面具和衣服还在卧室呢!

用浴巾裹着自己捂着脸就去了自己的房间,迅速伪装好之后才出来,叶以深也头发湿漉漉的坐在沙发上。

眼角抽搐了一下,夏晴天很想骂他一句流氓!却忍住了愤怒,耐着性子问道:“叶总……不,您已经开除我了,叶少,您有什么事情吗?”

这话让叶以深的眼角也抽搐了一下。

如果自己能早一天知道夏晴天的真实身份,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蠢事!

只是她做的事情鬼鬼祟祟的,的确是很可以啊!

强行的稳住自己的心跳,叶以深抬眼看着她:“我什么时候说开除你了?让你搬走也不过是随口一说你就当了真?”

随口一说?

夏晴天就翻了个白眼。

叶以深当时,分明就是自己不走就动手把自己扔出去的态度吧!

还有他好像说了不止一次。

一想到因为他的‘随口’一说,自己昨天差点遇害,夏晴天的怒意就又上来了:“叶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说过这里你送给我了,算是我家了吧?”

“是,你的。”叶以深听出了夏晴天的生气,就开始弥补,但是嘴角却上扬了一下:“昨天你走之后我也很担心你,派人在暗中保护你,还抓到了一个跟踪你的坏人。”

“是吗?”夏晴天想了想,就信了一半。

此时也反应过来自己生气真的把叶以深气走,只会自食其果,她能不能把小深晴救出来并且救了小深晴都要靠这个男人。

想到这里,夏晴天就抿了抿嘴,语气也缓和了下来:“您来干什么?”

“小星辰一直哭。”叶以深直接就搬出了小星辰。

全然忘记了之前还抨击夏晴天想用小星辰当挡箭牌。

况且他已经看出来了,夏晴天对小星辰已经有了很深的感情。

嗯,不愧是他看中的女人,善良的不得了!

“您不是说……”

不是说不需要她了吗?

但是夏晴天硬生生的咽下了自己的后半句话,反正她也要找机会回去,到手的机会丢掉的话就太可惜了:“好,是要我回去吗?”

“当然。”叶以深要的就是这句话!

既给了自己台阶下,也把媳妇骗到了家。

夏晴天当然是也一口答应。

于是两人就各怀心思的准备出去,叶以深果然看到夏晴天的侧脸有一处皱皱的,看样子像是刚刚太着急面具没贴好。

面具?

叶以深嘴角上扬的更厉害,自己果然一开始就猜对了。

直接就伸手帮她抚平了那一块,不等夏晴天问,就说道:“有脏东西。”

“是吗?”她小声嘀咕了一声又摸了摸。

“是啊。”

叶以深的心情简直太愉悦了!

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响指。

只是这样的做法在夏晴天看来就是他在谋划什么阴谋!

咽了咽口水,又摸自己的脸一下。

等到了楼下,夏晴天问道:“叶少,您的车呢?”

“不要用您,我很不喜欢,车不就在……”叶以深说着一指,却指空了。

原本停在原地的车不见了。

车呢?

想到自己没拔钥匙,难道是被人偷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