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愧疚,对孩子好点/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哪个偷车贼这么嚣张?

虽然叶以深可以肯定自己能把车找回来,却为了在夏晴天钱维护高大形象,嘴硬道:“我难道需要自己开车吗?有司机。”说着就拿出了手机。

凑巧方毅就打了过来,接起来就是他火急火燎的声音:“主子,我回来了,您在哪儿?”

“咳,夏晴天楼下,快过来。”

“哦哦!”方毅还是很机灵的!

没想到自家主子这么快,直接就得手了!

美滋滋的开始飙车,和叶以深有一拼。

不过即便再快也要二十多分钟,夏晴天就和叶以深站在楼下十分的尴尬。

不过这个尴尬是夏晴天的主管意识,叶以深还是很享受的。

好几次都想强行抱她一下,却忍住了,眼神一直黏在她的身上,没话找话的问她:“吃饭了吗?”虽然刚刚她吃饭的时候叶以深就跟在她身后,那时候的叶以深,还有车。

“嗯……”

夏晴天觉得可能是自己的错觉,为什么觉得叶以深的语气有些温柔呢?

“我还没吃。”叶以深说着,就等夏晴天主动的要求做饭给他。

现在想一想,夏晴天的厨艺丝毫没有倒退嘛!

“哦,那您先去吃饭?”夏晴天干巴巴的回答了一句。

“外面的也许不干净。”

“不是有厨娘吗?”

夏晴天呆萌的回答,就这样堵死了叶以深找的话题。

他忍不住双手环在身前,脸色有些不好看。

这就让夏晴天看不懂了,平常叶以深不表现的不是很喜欢吃她做的饭吗?难道自己刚刚说的有什么不对?

为了改善一下叶以深对自己的印象,夏晴天就想趁着他心情好表现一下,又干巴巴的问道:“如果真的饿不如我买些东西上楼做些吃的。”

“回家做吧。”叶以深这句回家,莫名的有种温馨。

不管绕了多大一个弯子,目的达到的叶以深忽然就开怀了起来。

夏晴天这两天经历了太多,起起伏伏的,对于叶以深的异常也没有多去猜想。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下一步要怎么办!

是继续坚持不懈的勾引叶以深还是继续找地图?

好像不管哪一个都有难度。

正在想着,面前就停下了一辆车,方毅打开门热情的喊道:“主子,少……”

一句‘少奶奶’就已经要脱口而出,被叶以深一个眼神吓了回去,眨了眨眼,不清楚的情况的他拐了一个弯儿:“少爷啊,走吧!”

说着还对夏晴天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笑的她有些害怕。

今天叶家是遇到了什么好事?叶以深心情好就算了,方毅也这么的……狗腿。

往常叶以深都是坐在副驾驶,这次直接就选择了和夏晴天一起坐在后面,他是开心了,可怜了夏晴天不敢和他对视,一直偏转着脖子看向窗外,一路回到叶家脖子都是痛的!

等到了叶家门口,叶以深的表现也让夏晴天觉得有些不正常。

往常他都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人开车门,至多自己开一下门,这次他竟然绅士的帮自己也打开了车门!

感到不正常的不仅是夏晴天,还有王管家!

王管家其实是有预感自家少爷会把眼前的这个秘书找回来的,却也没想到这么的快。

似乎看出了王管家的诧异,方毅给他使了一个眼神,心有灵犀王管家顿时就不说话了,笑道:“少爷,夏秘书。”

“王管家,听说小星辰一直哭是吗?”

“是,现在还在哭呢。”

“我去看看。”夏晴天虽然回来是有目的,可是也是真心实意的担心小星辰。

照顾了这么久,她把不能给小深晴的母爱都给了小星辰,可以说,已经把小星辰当做半个自己的孩子了。

想到自己离开了也算久,一直哭的话小深晴的身体肯定会受不了,就急匆匆的走了进去。

叶以深丝毫不介意被无视,紧跟着就走了进去。

见状,王管家对方毅一挑眉,询问怎么回事,方毅脸上的笑意都要藏不住,三言两语说了清楚,惊的王管家下巴都要掉在地上!

“你不要搞错了!”

“就算我搞错了,主子他能搞错吗?”

“也是……”王管家点了点头,回忆起来夏晴天的种种,自言自语的说道:“难怪,我也觉得有些像,但是这个脸……”

“哎呀,我们操心这么多干什么?只要主子自己高兴就好了!而且少奶奶回来,我们以后也会有好日子!”

“也对。”

王管家和方毅都是这段时间的受害者,顿时就齐齐的露出了一个欣慰的表情。

可怜夏晴天还被蒙在鼓里,不清楚自己已经暴露了,抱着小星辰哄的时候就开始想自己要怎么办。

她其实多少还是反思了一下自己的做法的,知道自己之所以差点全盘皆输就是因为自己太心急!所以决定先稳重一些,让叶以深再相信自己!

正想着,忽然觉得胸前一痛,低头就看到了小星辰隔着衣服准确无误的咬住了她身前的饱满……不愧是孩子,找自己的饭碗一找一个准。

夏晴天尴尬的把她的脑袋弄开,拿来奶瓶塞在了她的嘴里。

这一切被一旁的叶以深看到,只觉得脸红心跳!

现在是深秋,夏晴天穿的衣服不算很薄,被口水弄湿留下了淡淡的印子,可以大概看出来一个形状。

只是看着,他就已经幻想出来手感了!

事实证明,他并不滥情也不冷淡,只是对其他女人没兴趣罢了,只要是他的夏晴天,他怎么样都有兴趣!

忙着安置小星辰的夏晴天没察觉到叶以深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一直等到忙完,呼吸有些急促,胸脯上下起伏的。

叶以深的眼神不动声色的跟着她的呼吸波动,为了不被发现,就硬生生的转移了自己的视线,坐在了餐桌上说道:“该吃饭了。”

“好,我这就去做!”夏晴天可是还没忘记自己答应叶以深要给他做饭。

她笃定,如果自己忘记了,叶以深绝对会气炸!

不同于租房的厨房什么都没有,叶家的厨房不亚于百宝箱,应有尽有。

虽然夏晴天没有什么心思,却也没有怠慢,一顿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很快做好端出厨房,等的有些乏味的叶以深见夏晴天出来,下意识的就正了正身子。

王管家自从知道知道了夏晴天的身份之后,就在夏晴天的身边冒出来,不动声色的想自然的看几眼。

一见夏晴天自己端着饭菜出来,就立刻上前接过来,自然的说道:“这些事情我来就好!”

夏晴天往常很多事情都不会麻烦王管家,只是端菜不耗费什么体力,也就没有多说什么。把手中的盘子递给了王管家,自己转身呢又进了厨房,她的锅里还炖着汤呢!

王管家深深的看了一眼夏晴天的背影,就来到了餐桌旁边,见是王管家过来,叶以深抿了抿嘴,说道:“要一起吃吗?叫来方毅。”之前在夏晴天的极力邀约下,他们几个人就经常坐在一起吃饭。

王管家可是一个十分有眼色的人,立刻就说道:“不用了。”

他其实是想问一问关于夏晴天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夏晴天走了出来,王管家立刻就十分有眼色的离开了,顿时偌大的别墅里就只剩下了夏晴天和叶以深两个人。

这正中叶以深的下怀,但是对夏晴天来说倒是更加恐怖了……

站在一旁坐都不敢坐的,夏晴天说道:“叶少,您先吃,我去外面等您吃完。”

“为什么?”叶以深一挑眉。

虽然他很怀念也很想吃夏晴天做的饭菜,可是只有他自己吃,这份期待就大打折扣了!

见他这样问,夏晴天很想回答说是因为看着他如鲠在喉吃不下饭,却忍住,低声解释道:“您是少爷,我不过是个下人。”

“你!”叶以深顿时就有些气恼。

分明就是自己的少奶奶,怎么好端端的就成下人了?

叶以深差点就忍不住质问了起来!

即便如从,还是忍了下去,说道:“我让你坐你就坐,既然知道我的少爷还不听我的吗?”

“是……”夏晴天顺势坐下去,有些奇怪叶以深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

忐忑的等叶以深动了筷子,夏晴天也食之无味的小口的吃起了饭菜。

吃着吃着,叶以深忽然开口道:“夏秘书。”

“嗯?”突如其来的呼唤,让夏晴天差点噎死!

奋力的动了一下喉咙,夏晴天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看你不是很爱喝酒了,开瓶酒怎么样?”

叶以深觉得自己说这话的时候浪漫又有魅力。

只是在夏晴天看来,就有些恐怖了!

果然不是什么好事……

她的脑海里顿时就浮现出了自己当初在书房里做的蠢事,联想到今天他的不正常,夏晴天有些底气不足的想到:难道在给自己挖坑,等着自己跳?

叶以深的确是在挖坑给夏晴天跳,不过不是她想那种坑,而且期待着她再次的投怀送抱。

上次没有抓住机会,叶以深已经肠子都快要悔青了!

在从知道夏晴天真实身份之后,叶以深其实就开始谋划这件事了!

既然机会稍纵即逝,那他就自己把握机会!

只是夏晴天并没有意料之中的顺着他的话开始‘****’,而且语气里都是老实的回答道:“算了吧,我的酒量和酒品都不好。”

“不,我觉得你这两样东西都很好,夏秘书你就不要客气来。”说这,叶以深就起身准备去开瓶酒出来。

夏晴天暗道不好!

她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被识破了,所以在叶以深如此明显的劝酒下,就联想到了钓鱼执法!

叶以深绝对是有什么阴谋!

笃定了他是想趁着自己喝醉然后问出一些事情出来之后,夏晴天也怕自己酒后失言,好不容易回来屁股都还没暖热就被赶走,所以毅然决然的制止了已经站起来的叶以深:“叶少,自从上次犯过错误之后,我就痛定思痛的发誓,再也不喝酒了!”

说这话的时候,夏晴天都是信誓旦旦!

顿时叶以深就哑然了,他这不是自作自受吗?

见叶以深不说话,夏晴天以为他这是在考验自己,看自己能不能稳重一些,于是立刻就加上了一句:“别说喝酒了,您要是实在不想看见我的在您面前晃来晃去,我完全可以做一个透明人!”

毕竟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在叶家继续站稳脚!

叶以深的脸色更难看了。

看来守株待兔是不太可能了,这个兔子似乎学聪明了一点。

后悔。

此时他的心里只有这两个字。

其他的任何一个词汇都没有办法形容他现在的复杂心情,也不能强逼夏晴天喝醉然后满足自己的想法,叶以深只能选择了坐下来,隐去了所有的神情,语气淡然的说道:“夏秘书不要太紧张,我既然把你叫回来就说明那天的事情我根本不在意,而且和你喝酒喝的很愉快,所以闲暇的时候可以多喝一些。”他还是解释这这件事情为好。

“不了不了。”只是夏晴天却不给他这个面子。

因为夏晴天现在只觉得奇怪!

好端端的叶以深,怎么忽然就……变得有些不一样呢?

具体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夏晴天也说不清楚。

而不断给自己台阶下的叶以深一直被夏晴天堵的不能下去,也就认命的选择了闭嘴,老老实实的吃饭。

在叶以深看来这顿饭就是和夏晴天一起吃的,所以即便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他的心情很不错!

却苦了夏晴天。

她认定叶以深肯定有什么‘阴谋’,一顿饭吃的惶恐不安的,刚刚吃完立刻就起身借口去看小星辰离开了。

这个男人肯定是想套路自己!

夏晴天对于自己的认识还是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斗不过叶以深。别说一个自己,就是十个自己都不一定是叶以深的对手!

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消失在他的视线。

叶以深怎么会察觉不到夏晴天的逃避?

放下了筷子就陷入了沉思,看来自己有些太着急了。

也幸亏忍住没有拆穿他,不然她可能会情急之下直接就消失了。

消失……

那种绝望的感觉,叶以深再也不想经历一遍了!

目光一直追着夏晴天上了楼才收回来,叶以深已经想好了,策略还是守株待兔的策略,毕竟拔苗助长的结果很可能得不偿失。只不过他可以把守的株放在兔子洞门口,待兔。

此时已经被盯上夏晴天就在自己的房间里惴惴不安。

她不知道的,叶以深已经离开了叶家,毕竟他还没有被****熏心到忘记自己的正事。

那个人当时说的没错,如果被发现跟着夏晴天的人失踪了,那么夏晴天也不会好过。

所以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把善后的工作做好!

叶以深让方毅把愿意顺从的两人放了出去让他们联系叶以琰,当然不会就这样,为了保险起见,叶以深在他们的身上放了一点小东西。

坐在椅子上看着眼前屏幕上的两个人,方毅问道:“主子,就这样,他们真的不会说漏嘴吗?万一……”万一说漏了,对于夏晴天来说可能就是一场浩劫!

但是后面的话方毅并没有说。

“杀鸡儆猴的事情不需要我教你吧?”叶以深修长的手指敲在桌面,他当然知道有风险。

这两个人能为了活下去做一个往自己这边倒的墙头草,那就一定也可以为了活下去倒回去!

别说万一,就是千万分之一的风险叶以深也不想让夏晴天冒!

“懂了!”方毅立刻就点了点头,把耳机戴在头上听着两人的对话。

看的出来,他们刚刚被放出去,还是有些胆战心惊的。

其中一个人声音极小的说道:“他要我们回去我们就回去吗?好不容易才死里逃生,从一个要命的地方跑到另一个要命的地方,有什么意义?”

听到这话,另一个就有些为难:“难道你忘记了我们被做的手术了吗?还是你忘记了走之前他们对我们说的话。”

“那都是骗人的!怎么会有什么芯片炸弹植入,我看他们是电影看多了幻想出来的,你未免也配合他们了吧?”

虽然两人的声音很小,但是方毅还是听的清清楚楚!

聚精会神的贴着耳机,方毅忽然有些同情那个怀疑这件事真实性的人。

不同于他,在听话的时候,另一个就表现出了对叶以深的敬畏:“你又不是不知道叶少,况且他也答应了照顾我全家,我出来冒险就是因为家里的事情……”

“别说了,你真的好笑,这些话也相信!你不走正好,我走这样的话你就自己去死吧。”

那个人话音未落,忽然就嘭了一声。

血肉横飞。

方毅看着自己摁下按钮的手,啧啧了两声。

真是的,非要自己实践一下才知道这事情不是开玩笑吗!

不过死了也好,免得煽动军心。

有时候卧底越少就越安全!

毕竟人多了,就容易起异心。

方毅相信,这下那个原本就战战兢兢的人会更加老实的。

况且也让他的说辞会更加的有说服力嘛!

他们的理由是被叶以深发现,但是叶以深杀了一个人之后就放走了他们两个,这样的话虽然符合叶以深嚣张的性格,但是……未免也有些太没脑子了吧?

不如就改变一下方案,说他自己逃了出去,半路还有一个同伙被击杀了。

至于他到底能不能瞒过去,就要看造化了。

叶以深可是不管这些,有方毅他还是很放心这里的。如今也不用去找夏晴天了,他就自然是留在这里,处理一些事宜。

所以叶以深很自在的选择了去陪小娇妻,只是走之前忽然想起来什么,对方毅说道:“你记得保护一下叶星悦。”

虽然他指名道姓的叫了叶星悦,但是这话既然说出来,方毅就知道,之前二少爷惹主子的气,如今八成是退下去了。

也可能是因为找到了夏晴天叶以深的心情十分格外的好!

事实证明是后者。

叶以深回去之后的第一件事的就是找夏晴天!

王管家已经知道了夏晴天的真实身份,自然知道叶以深的想法,看到他东张西望的,就十分善解人意的来到前面问道:“少爷,我看少奶奶似乎有些心神不宁的,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间里,您要去看看吗?”

“算了吧。”

叶以深虽然在感情方面有些不擅长,却也知道可能是自己表现的太热切吓到了夏晴天。

今时不同往日,叶以深知道对于她不能来硬的,于是摇了摇头,就去看小星辰了。

他觉得夏晴天现在对自己很防备,但是对于小星辰可是一丁点的防范都没有。

嗯……反正以后也要和小星辰成为一家三口,现在看来夏晴天很是适应。

他当初还担心过夏晴天回来之后怎么解释小星辰的问题,如今看来根本不需要。

晚上。

叶以深实在是睡不着!

之前没感觉怎么样,如今却满脑子都是夏晴天!

毕竟饿的着急的时候没有吃的和有很多吃的不能吃,就完全不一样的。

就连连着洗了两个凉水澡都没有用,所以他做了一个决定……

来到小星辰的房间,站在她的床边说道:“星辰,爸爸往常对你也不错吧?现在就用到你了,你不要介意,爸爸以后会给你买更好的玩具。”说着,就抬脚踹了一脚床腿。

原本已经睡着的小星辰忽然就吓醒了,顿时,就十分配合的哭出了声。

夏晴天本身就在自己的房间里刚刚睡着,对哭声原本就敏感的,直接就坐了起来。

因为实在是太困的,一瞬间她甚至还怀疑自己是听错了。

直到哭声越来越近,她就开始慌忙的穿衣服戴面具,等弄好一切准备去看看怎么回事的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

打开门,就看到了在门口抱着小星辰的叶以深。

叶以深装作一切都不管他的事情似得,脸上写满了无辜:“我是被小星辰的哭声吵醒的,难道你没听到吗?”

“我……”顿时,夏晴天就有些愧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