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叶以深竟然撒娇了!/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蕊的性格八成会气恼的告诉赵老先生,到时候赵峰肯定没心情闲下来找夏晴天了!

叶以深十分满意自己的做法。

这件事却苦了赵峰,整整一个月都没有让他出门,任凭他怎么辩解他父亲就只有一句话:难不成蕊儿还能骗我?

当然,这都是后话。

如今的叶以深带着满身的酒气回去,其实他根本没有喝多少,只是灌赵峰的时候洒在了身上不少,以至于身上的气味好像喝了很多。

这让坐在客厅里说话的王管家方毅见叶以深似乎醉醺醺的,赶忙一起起身要去扶他,却被他摆了摆手,说道:“晴天呢?”

“在房间里。”

“你们都出去吧,晚上也不用回来了。”

“是……”虽然不知道叶以深要做什么,但是这样遣散自己,分明就有些色,情啊!

王管家和方毅一出去就开始讨论叶以深会不会霸王硬上弓,随即还猜测了夏晴天什么时候会用真实的身份。

叶以深倒是没有霸王硬上弓的想法,毕竟他现在对夏晴天已经是捧在手里怕化了,更怕自己做的不对,让她再疏远了自己。

只是想静静的和夏晴天待在一起罢了。

就在叶以深坐在沙发上等自己的酒气散一散的时候,夏晴天出来看到了他,见他似乎是在发呆,就走下去准备和他说一下把小星辰接过来,却闻到了他身上的酒气。

对,方毅是说过叶以深是和赵峰喝酒去了。

于是就站在他身边,说道:“叶总,您喝醉了,回去休息吧,我去把小星辰接回来。”

“让方毅去吧,你来。”叶以深说着勾了勾手,夏晴天鬼使神差的就坐了过去。

刚刚坐下去,就被叶以深修长的手臂勾住了脖子,搭在肩膀上的手臂酒气更重,让夏晴天不由的皱了皱眉,不过这是喝了多少?

此时的叶以深已经把头靠在了她的肩膀上,眼睛微微闭上,夏晴天低头就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模样。

叶以深的脸,和记忆中没有丝毫的变化,不知道要气死多少人。

当初每次被叶以深抱着入睡,第二天睁开眼最先注意的就是叶以深长长的睫毛。

这个睫毛精!

伸手摸了摸,叶以深什么反应都没有。

这是醉到已经没有知觉了吗?

其实叶以深并没有醉,只是有些疲惫了,还觉得这样和夏晴天靠在一起很享受,所以就闭上眼休息一会儿。

原本夏晴天想着的是让叶以深自己在沙发上睡着,她去接小星辰。

但是忽然脑海中闪过了那个已经快要被自己放弃的想法——救小星辰!

她需要怀上第二个孩子……

之前等了那么久叶以深都没有醉,如今机会送到手边,当然是要好好的把握!

想着,夏晴天就打着胆子摸在了叶以深的脸上,低声喊了他一声:“叶以深?”

“嗯?”叶以深没有睁开眼,像是半梦半醒的答应了一下。

“你,你喝醉了吗?”

夏晴天很想问些什么检验一下,但是又不知道要为什么,就蠢蠢的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叶以深忽然就想到了那天在书房里,夏晴天想把他灌醉当时他没有把握好机会,难道是想勾引自己?

这个想法一出来,叶以深的心跳就加速了!

他现在脑海里的画面已经直逼十八禁了……

就在叶以深想的似乎,在夏晴天看来他就是睡着了。原本上次被叶以深下了一下的夏晴天胆子就有些小,想打退堂鼓。

他这是睡着了吧?

睡着的情况下,难道要自己动?

夏晴天咽了咽口水,刚想打退堂鼓,脑海中就出现了小深晴模样,不行!

为了小深晴,她这个做母亲的,一定要不畏艰辛!

深呼吸了一下,伸手就碰到了叶以深的身体。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叶以深身子一僵……

叶以深想直接就把她压住,立刻开始宣泄自己的压抑!

但是他忍住了。

吃过夏晴天那么多次,主动的次数可不多。

看看她有什么技法。

只是想了想,叶以深觉得更加的忍不住了……身上都要冒出汗珠。

静静的等着夏晴天下一步动作叶以深却觉得身下一空,眯起眼睛一看,就看到夏晴天的耳朵红的像是可以滴血!

脸上因为面具倒是没什么,只是脖子都跟着红了起来。

只见她把手放在她自己的膝盖上,自言自语:“不行不行!太羞耻了!”

她真的是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

她是被动型的啊!

还是等下次叶以深喝醉,还有意识的时候自己再把握机会,至于现在不如去找一下地图。

想着就直接要起身,却被叶以深误会要离开,立刻伸手抓住了他纤细的手腕。

原本还是在叶以深旁边坐着的夏晴天,被这样一拉,直接就跌到了他炽热的怀里!

这一个角度叶以深的呼吸都撒在了她的脸上,虽然有着面具,还是能感受到灼热!

“怎么不继续?”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叶以深的声音有些沙哑,却也渡上了一层暧昧。

“我什么都没做!”

即便在夏晴天看来叶以深已经喝醉了,却还是很怂……

叶以深多少有些惋惜,原本还想好好的享受一下主动的夏晴天呢。

如今看来,还是要自己主动。

忍不住嘴角就上扬了一下,他的小妻子还是这么的娇羞,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第一次。

第一次?

叶以深又想到了苏清雅……嗯,等以后和夏晴天坦诚不公,一定要跟她好好的探讨一下这个问题!

问一问她是不是蠢,那么久什么都不说。

想着,直接就把夏晴天压在了沙发上。

“没有什么?挑起火就想走,是不是有些不负责?”暧昧的语调挑逗着夏晴天的神经,当然,他的动作也很快速了。

夏晴天原本就在徘徊,突如其来的被动,让她没有挣扎的就妥协了。

但是害羞,却是克制不了的!

眉眼如画,半遮半掩的看着自己身上的叶以深。

叶以深觉得自己的所有理智都要被吸进那眼瞳之中了,只是好几次都没有成功,叶以深就有些烦躁!

夏晴天也着急啊!

一是担心叶以深忽然清醒过来,二是担心王管家忽然出现,毕竟这可是客厅……还有就是,她内心有压制不下去的渴望。

毕竟已经算是一个熟苹果了……

于是干脆就自己直接一点了……

这大大的刺激到了叶以深!

随后……

吻……

几分钟后,夏晴天在叶以深的后背抓了一下,语气都被欺负的委屈:“你干什么嘛?”

他只有手指的卖力,却不动作,让夏晴天觉得有些迷离。

“我在动你啊……”叶以深笑得暧昧。

夏晴天不敢深吸气。

“晴天,我……”叶以深觉得自己有万语千言的情话想说,可是最后到了嘴边,却只剩下了一句:“好爱你。”

“……”他在和自己说,还是在和之前的自己说?

夏晴天觉得自己的大脑有些混乱。

下一秒,就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幸亏叶以深特意嘱咐了让王管家和方毅离开,所以他很放肆,大起大落的,丝毫不克制。

因为夏晴天不知道王管家已经离开了,多少有些紧张……

叶以深觉得自己要死了。

这种感觉,简直和第一次一模一样!

虽然已经过去很久,但是叶以深还是清楚的记得那天在车里的感觉,夏晴天就是这样……

结合着那天的回忆,叶以深更加的用力,夏晴天的眼泪都要出来……

终于结束,叶以深就抱着她在沙发上佯装睡着。

夏晴天信以为真,浑身没有一丝的力气,却还是从沙发上起来,收拾好自己的衣物,捂在胸口一路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听着房门关上的声音,叶以深忽的就睁开了眼,没有丝毫的醉意。

他似乎发现了一个新的技能!

不过有了酒气的衣服可能就要丢到了,也起身慢悠悠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在浴室里任由水流顺着自己的发丝留在自己的锁骨上。

背后的镜子可以看到自己身后刚刚被夏晴天抓出的印子,他啧啧了两声,早知道就早在衣服上洒酒装醉了。

啊,生活真是美好啊!

要是能抱着夏晴天睡一觉,就更加美好了!

也不知道夏晴天在干什么,洗澡吗?

当然不是。

夏晴天回去之后就躺在床上用枕头垫在了自己的腰下,百度上说了,这样做可以增加怀孕的几率。

回忆着刚刚的一切,虽然目的已经达到了,却丝毫不能高兴起来,因为这样做并不是对原本的自己。

其实夏晴天是很矛盾的!

她想让现在的自己得到叶以深的喜欢,却又不喜欢。

毕竟叶以深的专情,已经让她的心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刚刚他的做法,到底是对谁?

纠结的夏晴天用手用力的在床上捶了两下,满满的郁闷。

还没郁闷完,就接到了面具男的电话。

算起来,他已经很久都没有打过电话过来了。

难道是小深晴有了什么事情?

不会是更加严重了吧?

因为担心,原本每次都是等他先开口的夏晴天,这次选择了自己先开口,问道:“是不是小深晴的病情出现了什么恶化?”

“原来你还记得你的儿子在我这里。”面具男冷哼了一声:“你不会已经忘记了我给你安排的工作了吧?”

“我,我没有!”夏晴天赶忙辩解:“我之前因为找你说的东西,已经被叶以深赶出叶家了!”

“那事后怎么又让你回去了?”

“小星辰一直哭闹,就是他和白依灵的孩子。”

“这样……”面具男顿了顿,问道:“那你觉得最近叶以深有什么异常吗?”

闻言,夏晴天并没有打算把叶以深对自己态度的缓和说出来,毕竟要是他知道叶以深对自己态度缓和,没准又要想出什么折腾人的办法。

最重要的,说叶以深对自己冷淡,没准还得多争取一些时间。

于是就说道:“自从夏安良来过之后,就很冷淡,而且,他一直在找我,最近好像又有什么消息了。”

“我知道了,地图的事情你尽快,如果不想让你儿子被我带出医院的话!”

“好……”他已经完全掌握了夏晴天的命脉。

挂断电话之后,面具男看着面前瑟瑟发抖,浑身是伤的男人,摸了摸下巴:“他们两个都死了,就你自己逃了出来?”

见他重复自己的话,那个男人点了点头,有些胆战心惊。

“是,是!”

“那你觉得……叶以深为什么会让你跑出来?”

“还有一个人和我一起出来的,但是,但是他死了。”他好几次都觉得承受不了了,可是一想到那天另一个男人在自己面前血肉模糊的样子,立刻就惊起了一身的冷汗:“头,头都被打爆了!”

“算了,下去吧,等你精神稳定了再说。”

他其实已经大概信了。

游戏才刚刚开始,怎么能这么快到**呢。

微微侧头,露出了一抹笑意。

……

叶家。

在第二天的时候夏晴天就开始躲着叶以深了,吃早饭的时候说自己不舒服,要不是要去上班,看来一天可能都不会踏出自己的房门。

叶以深见她这么的排斥,原本还想说一下昨晚的事情,直接就闭了嘴。

夏晴天见他不说话,心情更复杂了,根本理都不想理他。

见状,叶以深说道:“我昨晚是不是喝醉了,醒过来的时候在客厅,你没有看到什么吧?”

“没有……”

她何止看到了什么!

只是想起昨晚夏晴天就又有些郁闷,可是还不能表现出来,毕竟要是被叶以深知道在他醉酒的时候自己和他做了什么,他肯定要大发雷霆!

于是只能矢口否认。

在叶以深看来,夏晴天矢口否认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直接一句‘那就好’就把这件事圆了过去。

为了去公司的路上能和夏晴天坐在一起,叶以深就没有自己开车,让司机在前面肚子行驶,自己和夏晴天一起坐在后面。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什么沟通,要是往常叶以深肯定很乐得这么安安静静,只是如今局面让他觉得这样的沉默有些不舒服。

沉吟了一下,眼神落在夏晴天身上,问道:“昨天你上班辛苦了,等再忙几天,就带你公休。”

“不辛苦。”她是真的没有多辛苦。

而且公休就公休,什么叫带她去公休?

脑海中就浮现出了一个想法,叶以深不会是真的喜欢上了自己秘书这个身份吧?

越想就越觉得有可能!

之前夏晴天也有过这个想法,可是很快叶以深的所作所为就把她这个想法扼杀了,可是如今叶以深的表现真的是让人不怀疑都不行!

又想到昨晚,夏晴天抿了抿嘴,不想和叶以深多说一个字。

即便他动心的人还是自己,在夏晴天看来他的做法却无异于变心!

如果叶以深知道夏晴天在怎么想的话,肯定会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冤枉的人!

他不过是担心自己说出真相夏晴天会离开自己,又想通过现在的状态了解一下她隐藏在背后的到底是什么秘密。

两人就这样各怀心思的到了公司,不想和叶以深一直在电梯这个密闭空间里的夏晴天站在电梯前,说道:“叶总,小星辰还在琳达哪里,您先去办公室,我去把她接回来。”

“一起吧。”她不想,不代表叶以深不想。

电梯可是一个发展感情的好地方!

听到叶以深的这个回答,夏晴天抿了抿嘴,回绝了一番,却抵不住叶以深下定的决心。

就在两人站在电梯前推脱的时候,琳达出现了。

她推着婴儿车,神清气爽的,看到叶以深和夏晴天就热切的开始打招呼!

要是以往,照顾了小星辰一天,她早就萎靡不振了。

但是她很快就解开了这个疑问,笑意盈盈的说道:“夏秘书,你是怎么照顾的小星辰,她现在好乖巧的,姜瑜简直不想她被我带走!”

“可能是长大了一点。”夏晴天说道。

“那就借给我和将姜瑜照顾两天,其实我们两个挺喜欢小孩子的!”

“当然可以。”不等夏晴天开口,叶以深就答应了下来:“不过不要出什么意外就好。”

“能出什么意外?我和姜瑜还准备请假带她出去玩呢!”说着琳达好看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叶以深这个监护人都这样说了,夏晴天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有些担心琳达不能照顾好小星辰,毕竟没有什么经验。

眼神看小星辰的时候,余光看到了琳达的鞋子。

她从来没有见过琳达不穿高跟鞋的样子,她似乎总是把高高的跟鞋套在自己的脚上,万物都踩在脚下的模样。但是今天她穿了一双平底鞋。

不管是不是为了照顾小星辰,都多了一份靠谱的感觉。

没有了小星辰这个借口,夏晴天只能和叶以深一起进入了他专用了电梯。事实证明,两人的想法都没错,电梯里确实是一个容易产生点儿什么的空间。

密闭的环境和上升的悬空感让夏晴天有些眩晕,叶以深直接就自然的把手臂搭在了夏晴天的肩膀上,察觉到夏晴天的身子一抖,不等她开口就自己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每次上电梯的时候都会头晕,总不能靠在电梯上,所以我需要有人在身边,贺秘书也是知道这件事的。”

叶以深是笃定夏晴天不会专门去打电话问贺秘书这件事。

夏晴天的确不会!

因为她知道这话根本就是假话!

之前怎么不知道他有这个习惯?

该死的叶以深,难道就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

如果叶以深可以看到夏晴天现在的脸色,绝对会做些什么挽救一下,可惜夏晴天现在脸上带着面具,什么都看不出来。

好不容易到了地方,夏晴天习惯的走向自己在外面的办公桌,却被叶以深叫道:“夏秘书,难道你忘记了从昨天开始你的工作已经改变了吗?”

“我……”夏晴天的脑海里顿时就是昨天所有的画面,嘴角抽搐了一下说道:“我觉得可能做我原本的工作更加适合我,况且很多事情都是贺秘书交给我的,我没有全部弄好有种内心不安的感觉。”

“那你现在可以安了。”叶以深说话的时候很云淡风轻,好像早就料到了夏晴天会这样说:“我已经把重要的工作全部处理完了。”

“什么时候?”

夏晴天不相信!

她觉得这就是叶以深为了让自己进去给他端茶递水随便找的借口!

不过事实就是,叶以深真的已经处理完了,不过是在晚上。

昨天晚上心心念念的目的达成,叶以深亢奋的肾上腺一直在飙升。

为了控制住自己不去打扰夏晴天,叶以深就闷在书房里做了一晚上的工作。可是这样说的话假醉酒的事情岂不是就要暴露?叶以深当然不会这么蠢,随随便便搪塞了过去,自己就先进入了办公室。

进去之后给了夏晴天一个‘不进来后果自负’的眼神,看的夏晴天心虚的冷汗都要冒出来。

既然这个无理的要求已经被叶以深提出来,夏晴天知道自己是拒绝不了的,只能不情不愿的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之前可能还能看看小星辰转移一下注意力,如今小星辰在琳达办公室,她就只能选择和叶以深大眼瞪小眼。

夏晴天觉得很尴尬,叶以深却不这样想,很是享受,虽然昨晚一整夜都很亢奋,但是如今叶以深的的工作效率却很高,原本一整天才能处理完的工作,一上午就全部搞定。

签完最后一本合同,叶以深就又看向了夏晴天,夏晴天就坐在沙发发呆,看起来的确很无聊。

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她的身后,忽然在她耳边喊了一声‘夏秘书’,不出意料的,夏晴天被吓的拆弹从沙发上掉下去!

幼稚!

夏晴天只想这样评价叶以深!

现实却是,她只能挤出一个微笑,寻味叶以深有什么事情。

“到吃饭时间了。”

“您要吃什么,我去给您买。”

“我说了我不喜欢吃外面的饭菜,就想吃你做的。”叶以深语气有些傲娇,简直就像是在和夏晴天……撒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