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她一直在我心里/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撒娇这个词一出现在夏晴天的脑海里她就觉得一阵恶寒!

抿抿嘴讪笑道:“那我先去买菜。”

“不用了,贺秘书应该把冰箱里的东西都换了一遍。”说着叶以深挑了挑眉梢,补充道:“但是也应该换了,等下就一起去超市吧。”

夏晴天觉得自己真的是嘴欠!

他让做什么照做就是了,如今好端端还要和他一起去购物!

于是夏晴天就紧紧的闭上了自己的嘴,来到了冰箱面前。

贺秘书每一样东西都买,却也不会买的太多,以免浪费,所以食材是很丰富的。

夏晴天在办公室给叶以深做菜也算是轻车熟路,直接就开火开做。

看着她忙碌的背影,叶以深就坐在一旁心生满足。

正在想等会儿吃饭的时候怎么和夏晴天浪漫一些,就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看着眼前的秦亦朗,叶以深想他直接消失。

秦亦朗不知道为什么叶以深今天看自己的眼神这么不友善,自己却还是十分的彬彬有礼的说道:“之前联系我的一直是贺秘书,但是贺秘书说他现在在休假,让我来公司找新上任的夏秘书交接工作。”

“是我!”夏晴天在里面听的清清楚楚,但是菜在锅里也不能离开,只能喊道:“稍等一下!”

这个声音……

天呐!!!

秦亦朗不由的微微侧目。

难道叶以深找到她了吗?

不能否认,秦亦朗的心中是有些期待和紧张的,这么久,他从没有忘记过夏晴天那双干净的眼睛。

“咳咳。”叶以深把秦亦朗神情上细微的变化看的清清楚楚,就清了清嗓子说道:“我马上要吃饭了,你就也先去吃了饭,具体的也不用找别人,我亲自和你谈。”

话音未落,夏晴天就从厨房冲了出来:“我来就好了!”

她刚刚从厨房出来,头发都有乱,身上的围裙在手上还没放下,几步来到秦亦朗面前说道:“贺秘书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一定要处理好您的事情。”

“那就麻烦了……”见从里面出来的不是记忆中的夏晴天,秦亦朗的心情就复杂了起来,语气不由的也轻了轻:“我不着急的。”

“没关系,我已经忙完了。”说着夏晴天就看向了叶以深:“叶总,我现在就把饭菜给您端出来,然后我和秦先生出去吃饭顺便谈一谈他的问题。”

出去吃?和秦亦朗?

叶以深想都不想就拒绝了:“不行!”

等看到夏晴天有些不明所以的眼神之后,立刻就补充道:“秦亦朗是叶氏娱乐部分的主心骨,所以你们说什么我需要都知道!”

“可是饭菜等会就凉了。”

“那就一起吃。”

叶以深很不情愿的说出了这句话!

他的二人世界!

秦亦朗什么时候来不行,偏偏这个时候……看样子是时候让他的工作量大一点,最好还是出国去工作!

夏晴天没觉得叶以深这话有什么问题,毕竟现在秦亦朗的咖位早就不是当初一个小新人了,而是一线明星。

特别是和叶以深合作之后,在国际上也有很大的动作,叶以深重视也是应该的。

况且她做的饭菜也不少,足够三个人吃。

吃饭的时候很活跃,却仅仅局限于秦亦朗和夏晴天。

秦亦朗没有丝毫的变化,除了更加的帅气!礼貌又幽默,让夏晴天眉眼弯弯的。

叶以深在一旁恨不得直接把秦亦朗赶走!

吃饭都没什么心情了!

而他们两人丝毫没有察觉,反而继续说着,一直说到一顿饭吃完,工作上的事情也恰巧谈完。夏晴天自觉的起身要送秦亦朗,叶以深来不及开口,两人就出去了。

叶以深看着他们出去,脸色有些阴晴不定……

好!

很好!

夏晴天不知道叶以深一个人在办公室已经气的要发疯,把秦亦朗送到了电梯门口,说道:“秦先生放心,一切事宜我都会安排好的。”

“麻烦了。”秦亦朗看着她发亮的眼神,情不自禁的说道:“夏秘书很像一个人……”

“是哪个明星吗?”

“如果她顺利的话,肯定已经是个大明星了。”秦亦朗忽然有些伤感,他觉得自己可能再也不会有机会看到夏晴天了:“不过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了,她应该过的很好吧?”

平常他总是伪装的很好,却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觉得自己被寂寞包裹了起来。

在这个秘书面前,秦亦朗总觉得有种莫名的亲近,就多说了几句。

夏晴天觉得秦亦朗应该是在说自己,也低落了一下。

毕竟之前秦亦朗帮过他那么多,她当初离开的时候连医生招呼都没有给秦亦朗打。

不想说这个沉重的话题,夏晴天就想活跃一下氛围,说道:“其实我也是你的小粉丝,看你作品很多,你最喜欢的是哪一部?”

这句话可不是吹捧!

秦亦朗现在几乎是同时代的小鲜肉演技和资源的代表!

又他参演的每一部作品都很有保障,深受观众的喜爱,就是不知道他自己最喜欢哪一部。

“《倾城》。”

几乎想都没想,秦亦朗就给出了这个答案。

夏晴天想问为什么。

当时的秦亦朗虽然说已经算是流量小生,演技也磨炼出了一些,但是和后期的一些作品比起来,根本不值得一提。

是因为和自己合作的吗?

来不问,电梯就到了,秦亦朗戴上自己的墨镜就走了进去,站在电梯里和夏晴天挥了挥手告别。

夏晴天就也机械的反应过来,挥了挥手。

一直等电梯的门关上,她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他是不是还把自己当做好友?

可是就在眼前却不能相认,这种感觉可比当初见苏清雅的时候难熬多了。

可能在夏晴天的心里,早就潜移默化的只对苏清雅剩下怀念,没有什么情分了吧。

心情不好的夏晴天观察也就迟钝了起来,办公室里的叶以深黑着脸她都没有发现,直接回到了沙发上想刚刚秦亦朗说的话。

她忽然就有种冲动告诉秦亦朗真想!

他把自己当朋友,自己却……唉,忍不住的就叹了口气。

见夏晴天回来就这样,原本还想等她发现自己心情不好来讨好的叶以深更不爽了,忍不住开了口:“喂!”夏秘书都不想叫了。

“叫我?”

夏晴天有些迟钝的指了指自己。

“是。”叶以深从自己的办公椅上起来:“回家!”

“可是还没打下班时间,而且饭碗我还没有收拾……”

夏晴天还没有说完,直接就被叶以深拎了起来。

等到了车上,夏晴天才算是后知后觉的发现了叶以深的冷脸,却不知道他是因为什么心情不好。

身为罪魁祸首的夏晴天以为是别人招惹到了他,就老老实实的不说话,免得自己撞到枪口上。

殊不知她越不说话,叶以深越恼怒!

这个女人难道看不出来自己在生气吗?

难道就不能问自己一句吗?

刚刚和秦亦朗在外面那么久到底聊了什么?

叶以深的醋坛子打翻了。

也顾不上什么运筹帷幄,三十六计了,直接问道:“刚刚你们在外面聊了什么?为什么那么久?”

“没什么,只是陪秦先生等了电梯。”

虽然叶以深的语气有种捉奸在床,但是夏晴天早就习惯了,所以并没有多想,老老实实的回答了出来。

“那你为什么回来就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你这样严重的影响了我的工作心情和效率!”

前半句话是叶以深真的想问的,后半句话就是胡搅蛮缠了……

真实原因夏晴天也不会告诉他,就含糊其辞其词起来,叶以深却不依不饶:“你说清楚!不然就是阻碍我工作,到时候公司出了什么差错,你就要负全责!”

要她负责?

夏晴天顿时就瞪大了双眼,为什么觉得叶以深在故意为难她?

好吧,她忍!

低了低头然后又抬起来,看着叶以深一脸的真诚:“我只是担心自己处理秦先生的事情上有什么差错,所以觉得自己的压力有点大而已!”

“真的?那你们说了什么?”叶以深的眼中写满了怀疑。

“我只是问了他最喜欢自己的哪一部作品,然后电梯就上来了,根本来不及多说些什么。”夏晴天有些无奈:“而且我觉得秦先生的人很好,如果因为我的疏忽出现了什么差池的话,我肯定会懊悔死的!”

“好吧。”

叶以深见她这样说了,也就不多问了,直接靠在了车座上。

算这个秦亦朗识趣没有说一些不该说的话!

等到了叶家,夏晴天怕叶以深再为难自己,就一溜烟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不过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夏晴天正在手机上搜索秦亦朗的消息,王管家就在门外敲门,说叶以深找她。

她才刚刚躺下来!

不由的多问了一句是什么事情。

“好像是什么急事,要您去他的房间里。”自从王管家知道真相以后,说话都变成了您。

夏晴天没察觉,就只能放下了手机走了出去。

叶以深的房门没关,夏晴天却也不敢进去,搞不好丢了小命就得不偿失了。

站在门口探头探脑的往里面看,就看到叶以深穿着睡袍躺在床上,她眼角一抽,什么急事,叶以深连衣服不穿好就叫自己过来!

“进来。”叶以深看到夏晴天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的,就勾了勾手指,很是暧昧。

“叶总,您有什么事情吗?”

她觉得有种龙潭虎穴的感觉,如果可以,她选择不进去。

事实证明,不可以。

叶以深一个冷眼她就老老实实的走了进去,拘谨在站在叶以深的床边,等着他先开口。

“既然来了,就开始工作吧。”叶以深一翻身就趴在了床上,呈大字状。

“工作?”夏晴天的脑子一时间没有转过弯。

“难道你又忘记了你的本职工作吗?”叶以深一皱眉,原本埋在枕头里的脸对着她:“看来的确是要让你多做几次才能牢牢的记住!”

本职工作……

夏晴天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叶以深是让自己给她按摩。

这到底算是什么急事?

心里骂了他好几句,却也只能弯下腰,伸出双手在他的背上试探了几下。

虽然叶以深那天带她去专业的按摩店体验了一下,但是她根本一招都没有学到,脑子现在一片的空白!

是这样?还是这样?

她的手毫无技巧和规律的在叶以深的身上划来划去,和专业的比起来,简直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如果是别人这样在自己的身上划拉,叶以深早就让他滚出去了,可是眼前的是夏晴天!于是原本的愤怒就变成了享受。

叶以深只觉得她柔若无骨的小手把自己的****都点燃了起来,余光在她的身上来回看,就想到了昨晚的激情!

可是现在根本就没有借口做些什么,叶以深只能选择压制,他这哪里是享受,分明就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正想着,夏晴天说道:“叶总,要翻身了。”

“算了!”

现在翻身他的身下可是早就……还是不要被夏晴天看到好。

夏晴天还以为他是嫌弃自己的手法,有些委屈,她只是一个新手好吗!

垂手站在一旁看着一动不动的叶以深,夏晴天一言不发的等着他开口吐槽自己,却听到他语气很平和的说起了秦亦朗:“公关工作一定要做好,现在叶氏力捧的就是秦亦朗,并且需要他带新人出头,一旦他有什么负面的新闻,对公司的损害会很大。”

“我知道,况且秦先生的口碑和人缘都很好,应该不会出现什么负面消息的。”

刚刚夏晴天在房间里百度秦亦朗,就没有一条黑料!

简直就是娱乐圈的一股清流!

毫不夸张的说,秦亦朗的黑料、花边新闻比叶以深少多了。

听到夏晴天给了秦亦朗这么高的评价,叶以深暗搓搓的翻了个白眼,把自己刚刚想的话说了出来:“所以你更要注意,不要让他的形象崩塌,特别是他已经有了孩子这件事。”

“孩子?”

夏晴天怀疑自己幻听了。

刚刚叶以深是在说秦亦朗有孩子了吗?

虽然隐婚隐子对娱乐圈来说简直是在平常不过的家常便饭,但是秦亦朗不可能吧?

他根本连女朋友都没有啊!

“是啊。”叶以深要的就是夏晴天这个反应,泰然自若的说道:“和小星辰差不多大,不过没了解过他的女朋友是谁,你不要让这个消息被外界拍到。”

“哦……”夏晴天其实内心深处也只是把秦亦朗当做好友,所以他能遇到自己的幸福,内心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是想祝福罢了。

叶以深的小计谋达到,就伸出手拍了拍床边,说道:“坐下,继续。”

夏晴天弯腰站了这么久,也有些累了,直接就从善如流的坐了下去,一边给叶以深按摩,忽的就想到了小星辰,隐约有些担心的问道:“真的就先把小星辰放在琳达那边吗?”

她很相信琳达会对小星辰很好!

可是……夏晴天就是担心。

“要是你担心的话等会儿就去把小星辰接回来。”叶以深倒是觉得没什么。

可能这就是男人吧。

虽然得到了他的表态,夏晴天却还是犹犹豫豫的:“万一琳达多想了怎么办?”

“不会。”叶以深说着就闭上了眼,顺便示意夏晴天不要停。

其实他哪里睡得着!

闭上眼只是怕自己看夏晴天的眼神太炽热吓到了她。

而夏晴天因为他要睡觉,也就老老实实的不说话,拙劣又生硬的帮他捶背捏肩。

一直快一个小时,叶以深呼吸平稳,夏晴天想着他睡着了,就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

随着轻微的关门声,叶以深忽的就睁开了眼!

坐起来低头看了看自己自己身下,自己果然是自作自受,下床去了浴室打开了凉水。

……

晚上的风吹着,让人觉得有些寒意,即便是坐在车里,夏晴天还是紧了紧自己脖子上的围巾。

琳达家不算太近,到了之后已经过了晚饭的时间,里面黑漆漆的,摁了好几下门铃都没有人开门。

来之前夏晴天原本是想和琳达说一声的,但是叶以深却胸有成竹的表示不用,如今看来可能是出门了。

已经过了吃饭的点儿,可能是去了哪里散步,夏晴天看着叶以深,刚想开口,就听到叶以深说道:“刚刚收到了琳达的请假短信。”

“请假?”

“啊,主子,我看到了琳达的朋友圈,说是在飞机上了!”方毅在一旁举着手机弱弱的说道。

夏晴天第一反应就是白跑了一趟,第二反应就是,小星辰可以坐飞机吗?

“小星辰坐飞机应该是没事的,琳达不注意,姜瑜也不会那么冒失的。”不等夏晴天说话,叶以深就看透了她在想什么,在一旁贴心的安慰道。

其实……琳达的请假短信早就发过来了。

叶以深之所以现在才说,是因为觉得在家里和夏晴天独处的时间和理由都不好找,倒不如出来看看。

夏晴天还不知道自己被套路了,想到可能好几天都见不到小星辰,有种淡淡的失落。

这种失落感没多久就蔓延成了难过,因为她想到了小深晴。

没有找到面具男要找的什么地图,她都不好意思给面具男打电话了。

察觉到了夏晴天心情不好,叶以深以为是因为小星辰,就借机问道:“不如问一问她们去了哪里,我们也一起去。”

“还是算了吧,我……晕机。”她可不想被面具男抓包,任务没完成就跑出去玩!

夏晴天什么样子叶以深还算是了解的,自然知道她这是借口,于是就没有强迫她,绅士的替她打开了车门。

只是可惜了,为了挖这个坑,让夏晴天和自己一起出游,费了那么多的心,却还是没能让她跳进来。

给了方毅一个眼神,方毅就了然的开始开车。

随着车子的行驶,夏晴天看到了自己大学的大门,难道叶以深是在暗示自己什么?

下一秒,叶以深开口说道:“我之前很喜欢吃这里的一家小店,难得清闲一次,就想来吃一顿晚饭,刚刚晚饭之间已经在车上错过了,要一起吗?”

“啊?好。”夏晴天有直觉,可能是当初她带着叶以深来的那家店。

果不其然,就是那里。

老板好像和叶以深很熟,之间就笑眯眯的打招呼道:“叶老板,又来了?还是老样子吗?”

“嗯,两份。”

叶以深不紧不慢的坐下,慢悠悠的嘱咐道。

之前他就说过他经常来,夏晴天当时还是有些质疑的,毕竟叶以深这种高高在上什么都一副嫌弃的男人怎么会来这里?

如今倒是相信了。

老板都认识他了,当时在这里上学,夏晴天和苏清雅都没有这个殊荣。

这里的味道还是老味道,虽然当时夏晴天刚刚回来的时候就独自来这里吃过一次,可是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有人陪着,好像感官就格外的敏感起来,夏晴天忽然就有些难受,慢慢的吃着,有些喃喃道说道:“经常来?那您都是一个人吗?”

“不是。”叶以深摇了摇头,要夏晴天竖起了耳朵,竟然不是一个人?难道还有谁陪着他?紧接着,叶以深就嗓音低沉的说道:“我一直带着我的妻子。”

“可她不是……失踪了吗?”

一瞬间夏晴天怀疑,叶以深是和白依灵一起来的。

不过叶以深的话,击中了她内心柔软的部分:“她一直在我心里,不管我去哪里,她都和我在一起。”

周边很多小情侣走来走去,嘻嘻哈哈,夏晴天觉得都变成了这句情话落在了自己的耳朵里。

“叶少!”

一个熟悉的声音,打破了两人暧昧的氛围,晴天抬头,就看到了自己之前的班主任。

虽然说大学之后班主任管的就不多,但是夏晴天还是很敬重她的,毕竟当时她刚刚和叶以深纠缠在一起,请假什么的东西多亏了她。

看样子,叶以深似乎和她很熟?

不,应该说是她和叶以深很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