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算计,为了我的妻子/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少,之前你不是一直找我帮忙弄晴天的毕业文凭吗,前一段时间已经弄好了,我过两天找人给您送过去。”

夏晴天现在的样子她肯定是认不出来的,毕竟也是教书育人的,眼神很有礼貌的没有在夏晴天脸上四处打量。即便如此,夏晴天还是觉得有些尴尬。

天呐!

她一直以为自己以后没有和班主任见面的机会了,就算见面也是解决自己毕业文凭时候,千算万算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

“那就麻烦了。”叶以深脸上笑容得体的说道。

“不麻烦,原本晴天就很优秀,您又给学校投资了一栋教学楼,也太破费了。”刚刚夏晴天摸鼻子的动作让班主任看到,体恤的询问了一句:“这位怎么称呼?”

“我是叶总的秘书,您好。”夏晴天看着自己曾经的老师,总想脱口而出喊一声老师好,十分的恭敬。

不过毕竟今天人家过来是来和叶以深打招呼的,只和夏晴天说了几句话,就又和叶以深聊了起来。

听着两人的话,夏晴天仿佛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投资?而且好像是为了帮自己顺利毕业?

他们又谈论了几句,那位老师就离开了,叶以深自然的吃了一口面前的小混沌,说道:“刚刚那位是我妻子的老师。”

“你……您真的为了您的妻子做了很多。”

她其实一直都不报什么希望了的,没想到叶以深竟然已经都帮她安排处理好了!

一阵暖意涌上心头冲淡了刚刚的难过,多看了叶以深一眼。

“是因为我亏欠了她太多。”叶以深说话的时候云淡风轻。

不得不说,他的气质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在如此嘈杂狭隘的坏境里都能孑然一身,气不凡。

夏晴天微微侧目盯着他看,头顶上昏暗的灯光形成了一团团的光圈,让他整个人都恍惚起来。

恍惚之中夏晴天张了张口,唐突的叫出了他的名字:“叶以深。”

叶以深一顿,还以为她要说什么话给自己,抬眼和她对视了起来。

但是接下来夏晴天便就低下头开始专注的啃着面前的东西。

从刚刚她喊出叶以深的名字到吃完饭回到叶家,夏晴天都没有再多说一句话,让叶以深有些失落。

他以为夏晴天会吐露些东西出来,就算没有,也多少会和自己谈谈心,没想到就这样就完了。

夏晴天,你到底在藏着什么秘密?

到底是什么秘密?

夏晴天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刚刚为什么会忽然叫出叶以深的名字。

躺在床上一阵愧疚就涌上了心头。

之前她是从来没有这种想法的,但是如今她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叶以深对自己的关切,在知道叶以深可能会爱上现在的自己,也就等同于爱上别人之后,她也意识到了叶以深在自己心里的地位。

即便当初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有些虐恋,却丝毫不影响他是夏晴天唯一一个男人的事实。

骨子里的缠绵,是没有办法轻易磨灭的。

如果以后叶以深知道了真相,会不会觉得她自私又胡闹?

自己会不会已经像白依灵一样,在叶以深这里已经磨掉了所有的爱?

在夏晴天看来爱情一直都是复杂的东西,她更喜欢把很多情绪做法归于友情一类,所以才会对一些感情很迟钝。

关于爱,关于情,她怎么都想不明白。

手臂搭在自己的眼睛上面,关着灯静悄悄的房间,好像在慢慢的啃食着夏晴天的情绪。

忽然,手机响了起来。

这么晚了,听铃声不是面具男,会是谁?

拿起来一看,竟然是叶以深!

他为什么会给自己打电话……分明就在一起住着。

“叶少?”夏晴天说着还清了清嗓子。

“还没有睡吗?”

叶以深的嗓音很好听,也从她的语气中听出来她现在的状态是清醒的。

深更半夜突如其来的电话就够暧昧了,还问出来这样的话,夏晴天因为刚刚想的问题太复杂,大脑陷入了停工状态,只能嗯了一声。

“我睡不着,你过来一下。”说着根本不给夏晴天拒绝的时间,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夏晴天拒绝的话就这样卡在了嘴里,吐也不是咽也不是,他睡不着叫自己干什么?

即便心情很复杂,但是夏晴天还是去了。

一是拒绝不了,二还是拒绝不了。

叶以深的门和之前一样是虚掩的,看的夏晴天觉得自己的太阳穴跳了一下。原本以为戴了一天面具的脸能好好放松一下,没想到还是要半夜三更的贴上!

这次夏晴天直接走了进去,因为他看到叶以深穿着和今天白天一样的衣服,一模一样的姿势躺在床上。

“来了?”叶以深听到她进来,胳膊撑起了自己的身子,翻身坐了起来。

深领的睡袍就露出了精壮结实的身体。

他房间的灯是暖色的,温温柔柔的。

和白天的感觉根本不一样!

“嗯……”

夏晴天不动声色的把自己的眼神从他的胸膛上挪开,安慰自己根本没什么可看的,又不是没有看过!

叶以深见她不看自己,低头看了看自己故意拉开的衣领,觉得有些可惜,他好不容易才找好这个露的刚刚好的角度,耸了耸肩问道:“所以,知道要做什么了吗?”

做什么?

夏晴天偷瞄了叶以深一眼,他现在的神情只让夏晴天想到了一个词汇:嫖客!

知道自己这个想法是不对的,她老老实实的说了不知道。

“不要忘了你的身份,做该做的。”叶以深说着嫌弃的看了她一样:“你能不能再蠢一点?”

这是什么?

性……暗示?

夏晴天只是想到就觉得鸡皮疙瘩都浮了起来,不敢出声,毕竟她现在没有一丁点怀孕的感觉,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也可以增加怀孕的几率。

可是……当时叶以深喝醉了和自己在沙发上那样还能说是醉酒,如果是现在的话,又能找什么借口呢?

就是背叛了自己!

就在夏晴天胡思乱想着,叶以深嫌弃的声音又在耳边响了起来:“你按摩的技术那么差,不多练一练怎么行?”

“按,按摩?”夏晴天直接就从自己的幻想里清醒了过来,语气里有些诧异。

“不然呢,你想的是什么?”

叶以深是故意的,就是问了逗一逗她,没想到这么轻易的就上钩了,心情大好!

翻身躺好,示意她可以开始。

顺便闷在自己枕头里的,忍不住的偷笑!

夏晴天以为真的是自己胡思乱想想的太多,默不作声的开始帮叶以深按摩。

开始了自我反思,自己最近这是怎么了,总想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漫不经心的按着按着,忽然就看到了叶以深床边的茶杯垫子,觉得有些奇怪的,似乎是什么动物的皮,看样子还不算小。

之前好像没有留意过,换了一个姿势就继续盯着,背面好像还有画,难道这个就是面具男说的地图?

不会吧!

听面具男说的话,好像很重要,叶以深再不重视也不会就用来当杯垫吧?

不过也不一定,毕竟俗话说的好,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搞不好就真的是!

好想拿起来看一看!

可是之前叶以深对她的怀疑才刚刚的打消,现在冲动的话肯定会有不堪设想的后果,夏晴天还是有些理智的!

等了很久,原本夏晴天还想等叶以深睡着之后自己偷偷摸摸看一眼,叶以深却看起了手机,时不时打一个电话,好像是临时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叶以深也不忍心看着夏晴天一直给自己不停的捶背,就让她先走了。

夏晴天这个时候真的是一点点的睡意都没有了,出去之后站在叶以深的门前迟疑了很久很久!

万一是的话,她这次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怎么回去的都不知道,轻飘飘的躺在床上,夏晴天不知道是激动的还是紧张的,心跳的特别快,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甚至有些刺耳!

熬到快天亮才有了困意,捂着心口一闭眼睡了过去。

可能真的是太困了,第二天手机响铃都没有听到,一睁眼就看到了时间……十点半了?

自己是在做梦吗?

夏晴天踩上鞋子,冲掉浴室洗漱打扮弄好面具就冲了下去,看着在下面的王管家,十分脑残的询问叶以深去了哪里。

一问出口就后悔了,现在个点儿,叶以深能在哪里,肯定去了公司!

“少爷他上班去了。”王管家的话印证了夏晴天的想法,夏晴天忍不住脸就皱了起来,见状王管家赶忙又说道:“但是少爷好像是今天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自己去就可以了。”

简而言之就是夏晴天不重要。

这倒是让夏晴天觉得紧张的情绪被缓解了一些,她握了握自己的手,觉得要表现一下,免得给叶以深留下把柄,问道:“是在公司吗?我现在赶过去好了!”

“好像不在,我也不清楚,您就休息一天吧。”今早叶以深也已经特意嘱咐了,让夏晴天安心的在这里休息。

“那……”

夏晴天忽然想到了昨天晚上在叶以深的房间里看到的难过杯垫,虽然觉得有些不好,但是还是说道:“那个,我闲着也是闲着,就打扫一下卫生吧!”

“少奶……夏秘书,您太客气了。”王管家赶忙阻止了她:“这些事情下人都会做的。”

“我来我来,不然只让我打扫一下各个房间也可以,不然如今又不去上班又不照顾小星辰,我总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夏晴天拿出了十分的热情,王管家拗不过她,只好选择了妥协,一个一个给夏晴天打开了房门,唯独书房和叶以深的房间。

夏晴天并没有太着急去要叶以深房门的钥匙,而是决定先打扫完其他再装作不经意的去问,这样成功的几率才会更大一些!

其实说是要打扫,一点都不脏,夏晴天也只是装模作样的在每个房间都进出了一遍,最后一个进去的,是曾经她刚刚来到叶家住的房间。

上面都没有变。

好像她一直就住在这里一样。

真是的,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是喜欢伤伤感感的,还记得在这里发生了那么多的东西。

伸手拉开床头柜,之前她用来扎头发的皮筋还在里面放着。

原本之前还觉得叶以深可能会移情别恋的,现在倒是觉得真的就是自己在胡思乱想。最近她就总喜欢胡思乱想。

眨了眨眼,又把抽屉合上,转身走出去喊了王管家一声,找他要叶以深房间的钥匙,不出意外,王管家拒绝了。

“我只是打扫一下而已,要是王管家不相信可以跟上来看一看。”

夏晴天早就知道王管家会拒绝,所以把想好的说辞说了出来。

王管家当然相信夏晴天!

毕竟是少奶奶嘛!

也是想到了这层关系在,王管家就松口了,拿着要是给夏晴天开了门,开门的时候说道:“少爷不让外人进去,我就不进了。”

言外之意很明显。

但是夏晴天满心都是马上要看到的地图,根本无心去想王管家是什么意思!

等到王管家离开之后,还小心的关上了门,免得他忽然回来!

目的很明确的直奔那张放在被子下面的‘杯垫’,一反过来,就看到了很多线路一样的东西,上面的不知道是哪国的语言,根本看不懂,有些像是甲骨文。

是地图吗?看起来像是地图!

带走是肯定不可能的,手机,手机呢?好像忘记带了,笔纸也没有,只能先记在脑子里。

盯着看了好几分钟,眼睛都看花了,闭上眼还是什么都记不起来!

不行!

这样肯定不是办法,况且就凭她的口述面具男肯定也不会相信的,还是回去拿手机照下来!

小心翼翼的把东西放回原位,打开门就准备冲到自己的房间去把手机拿过来拍下来,却在一只脚踏在走廊上的时候听到了叶以深的声音,低头果然就看到了叶以深站在下面和王管家说话。

不知道王管家说了什么,他眼神里有些赞许的看了夏晴天一眼,看的夏晴天有些腿软,竟然回来了!

那她还怎么回去拍照?

讪笑了一下,就挪动着有些僵硬的步子挪到了自己的房间。

天呐!

早知道就不在那里盯着浪费时间,早早的回来拿手机拍照了!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夏晴天只能默默的埋怨自己。

不过起码已经知道了东西在哪里,行动起来也方便!

那个到底是什么地图……

想着,就拿起手机给面具男的号码编辑了一条信息:找到了。却在发送的时候迟疑了一下,又在前面加上了‘可能’两个字。

几秒钟之后,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

夏晴天有些好奇,难道他每天都没有事情做的吗?这么快就看到并且打来电话。

接起电话后大概的讲了一下经过,面具男不出意外的嘲讽了她:“难道你就不能聪明一点吗?如果我找别人的话,早就拿到了!”

“那你怎么不去找别人?”夏晴天忍不住反驳了一句。

“因为是你的孩子在我的手里,而不别人的!”

面具男的一句话就把夏晴天堵的哑口无言,默默的服了软:“我已经知道在哪里了,很快就会给你一个你想要的结果了!而且我觉得那个东西很可能就是你要找的,可能性很大!”

“我这两天去找你。”

面具男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冒出这样的一句话,夏晴天没有拒绝,而是问道:“小深晴会一起吗?”

“当然,我偶尔也会大发慈悲的,你好好表现,没准我还会直接把他还给你!”

面具男的话,夏晴天根本就不相信。

虽然叶以深心狠手辣很多方面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夏晴天可以肯定面具男还不如叶以深。

不过他说要带着小深晴来肯定是真的!

她现在比上次要见小深晴的**还要强烈,毕竟小深晴现在有病在身……

面具男没有说什么时候会来,只是说要来,吊的夏晴天七上八下的。

不仅面具男,叶以深就也来敲了她的门,夏晴天开门看到他含着笑的嘴角的时候,有些无奈。

她不是和异性相克?不然怎么会一个接着一个男人来折磨他?

警惕的看着叶以深,他不会是又要带来什么不好的消息吧?

“我听说你很勤快。”叶以深第一句话就给了夏晴天很高的赞许:“所以给你一个奖励,公休出游。”

“出游就算了!”

这对于夏晴天到来说的确是个好消息!

休息的话她就可以整天呆在叶家,到时候叶以深不在,随便再找一个借口进到他的房间去……这个计划简直完美!

可惜想法是美好的,现实的骨干的,叶以深直接就拒绝了她:“是和我一起,你不想去出游我还想。”

“不是我的公休吗?”

和叶以深一起出去算什么公休,只能算是换了一个工作地点吧?

“那就不叫公休,改成公费旅游好了。”叶以深不愧是老板,说话十分的随意,想改变想法就改变的想法,根本不管夏晴天的做何感想。

虽然叶以深的措辞换了一个,但是在夏晴天看来根本就是换汤不换药,所以她脸上的神情依旧一言难尽。

叶以深也很想把她直接打包塞进飞机,不过在他的规划里这次出游一定要夏晴天自愿,不然还有什么乐趣?

挑了挑眉,说道:“其实我也想在家里好好的休息一下,但是琳达告诉我她和姜瑜要出国去玩,担心小星辰的身体不能经历长途奔波,所以叫我过去接她。”

“要出国?”

果然,夏晴天意料之中的态度出现了改变。

她是真的有些迟疑……琳达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吧?

不等夏晴天想清楚,叶以深就语气决决绝的说道:“虽然我很想一个人去把小星辰接过来,但是路上颠簸什么的,我实在是没有安抚她的经验。如果你不跟我一起去的话,我就让琳达带着她出国去了。”

“我去!”

叶以深这话分明就是在给夏晴天下套,怎么说小星辰从生下来就养在他身边。

虎毒不食子,叶以深还不至于冷血到那个程度。

只是夏晴天太心软,也太关切小星辰,老老实实的就跳入了叶以深的陷阱。

等到坐在了飞机的头等舱里,夏晴天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询问去什么地方,叶以深一本正经的吐出了了两个字:法国。

法国?

夏晴天的脸抽搐了一下,如果她的大脑没有出现混乱的话,法国应该也属于国外吧?

叶以深早就知道夏晴天会反应过来,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嗯,最近智商有提升。

不过他早就有准备,不等夏晴天质问自己,就露出了一个完美的微笑:“你之前不是在法国留学工作吗?可以去看看,哦,夏伯父不是回国之后就又回去了,是不是也在法国?”

这话的确有用!

夏晴天顿时就不再纠结法国是不是国外了,怎么又扯到她身上了?

她连基本发法语都不清楚,至于夏安良……谁知道他在哪里啊?

“嗯……他好像全国旅行去了。至于之前的工作还是算了吧,毕竟我现在为您工作,过去了就过去吧。”夏晴天绞尽脑汁的想打消叶以深这个想法,说话都有些不流畅了。

叶以深眼神里都是玩味,嘴角上扬了一下,故意追问了一句:“那学校呢?夏秘书毕业的学校还是一所名校,我一直想去看看。”

“那你就自己去吧……”夏晴天小声嘀咕了一声,她就不应该相信叶以深的话!

叶以深也是懂得适可而止的,虽然夏晴天没有给他一个答案,志不在此的叶以深也就不再追问了。

而是摁下了夏晴天的脑袋,说道:“等会儿要倒时差,睡觉。”

这让在等着他为难的夏晴天瞪大了双眼,硬生生的被他摁了下去,然后后身上还被盖上了一个毯子。

这个时候虽然说应该感觉很温馨,但是夏晴天却只觉得可怕!

裹紧了自己的小毯子,余光放在叶以深身上看着他闭目养神,她觉得自己这趟法国之旅可能不会顺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