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箭在弦上,抱住她/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被为难的话,异国他乡……自己似乎除了选择低头,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好后悔!

后悔着后悔着就睡着了,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在一个陌生的房间。

房间?

夏晴天一瞬间有些失忆的感觉,刚刚她不还在飞机上倒时差吗?

不会都是做梦吧?

做梦的话这里又是哪里?

“你不会是觉得刚刚在做梦吧?”叶以深在一旁敲着笔记本电脑,看着夏晴天一副萌萌的模样,直接就把她召回了现实。

夏晴天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下一秒就从床上直接跳在了地上,彻底清醒了过来:“你,你为什么会在我床上?”

“我觉得你的措辞很有问题。”叶以深说着直接就合上了面前的电脑,看着夏晴天有理有据的说道:“第一,这里不是你家是酒店,第二,这个房间是我订的,第三,是你在飞机上睡的不省人事,我把你抱回来的,你应该感谢我。”

“啊,那,那我的房间呢?”

夏晴天看叶以深一脸认真,觉得他说的似乎还是有些道理的,抿起嘴问道。

自己睡的到底是有多死,被叶以深一路抱回来都没什么感觉?

殊不知,叶以深担心她被吵醒,一路上小心的不得了。

叶以深看着她一副迷迷瞪瞪的神情,故意慢悠悠的说道:“你的房间就在这里。”

“那您……”

问出这话的时候夏晴天有种不好的感觉。

“我的房间也在这里。”

果然……

叶以深说话的时候云淡风轻,夏晴天却觉得似乎有很多道天雷从天上轰了下来。

也?在这里?

“您,您在开玩笑吧?”

如果这里有两张床的话夏晴天都会相信叶以深的话,可是放眼望去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大大的床,他们两个人要怎么才能睡在一间房间里?

稳住!

夏晴天强迫自己迅速的冷静下来,不要惊慌,叶以深肯定是在开玩笑,就是想看自己的反应!不然刚刚他说话的时候怎么会脸上带着笑?

“开什么玩笑?酒店是临时订的,只剩下这一间了,我总不能露宿街头吧?”叶以深的一句话,成功的打破了夏晴天的冷静。

她就不相信整个法国订不到酒店!

就算订不到,财大气粗的叶以深也肯定会有办法的!

怎么会屈尊到和她睡在一张大床房?

夏晴天诸多话堵在心里,忍不住就叉起了腰,如果不是碍于现在的叶以深还算是她上司,她早就质问了!

双唇抿的紧紧的,憋了半天,吐出了一句:“不如直接去找琳达吧,我觉得和她住合适一点。”

“你确定要去打扰她和姜瑜的二人世界?”叶以深一撇嘴:“看不出来夏秘书还有当电灯泡的习惯。”

这话说的夏晴天哑口无言……

当一个电灯泡是有些不道德,可是和叶以深同床共枕,孤男寡女,**……这些大尺度的词汇一个接着一个往外面冒,夏晴天忍不住就闭上了眼,语气颇有决绝的感觉:“我觉得即便不是五星级的酒店我也是可以接受的,我就去外面找随便找一个可以住的地方,明早再来找您好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夏秘书你的法语可是不太好,在国内你失踪我还能想方设法的把你找回来,要是在异国他乡的街头失了联,我就无能为力了。”叶以深这话显然不是在威胁夏晴天。

也的确是有些道理!

要是真的在这里迷了路,报警都不知道要怎么报。

见夏晴天产生的动摇,叶以深就趁热打铁的说道:“放心,酒店的这笔钱我出,虽然按道理来说我们需要AA制,如果你觉得我这样做有失公平的话,也可以转账给我。”

“我出……您直接从这个月的工资里扣吧。”

手机上的时间不是法国时间,但是看外面的天色也知道已经很晚了,叶以深绝对不会好心到冒着夜色帮她在外面寻找一个住处,夏晴天只能选择了默默的妥协。

她觉得这是捍卫自己,最后可以挣扎的东西了!

一定要做一个有骨气的人!

扫了一眼就看到了沙发,一看就知道这个酒店价值不菲,沙发看起来像是一张小床。

既然已经无法挽回,今晚就暂时在沙发上睡一晚好了。

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顿时就陷了下去。暗自庆幸这里的沙发这么柔软,就算是睡一整夜也不会觉得腰酸背痛!

但是下一刻就被叶以深揪了起来丢上的床,抬眼就看到了一副大义凛然模样的叶以深:“既然房间的钱是一起出的,身为男人,我当然不能让你委屈的睡在沙发上了。”

夏晴天一阵眩晕,他是准备让自己睡在床上,他去睡沙发吗?

咬了一下下唇,这个男人果然还是很有担当的。

还没想完,就眼睁睁的看着叶以深也上了床,还听着他自言自语:“勉为其难和你挤一挤吧。”

果然是自己把他想太美好。

夏晴天眼角抽搐了一下:“不用这么勉强,我去睡沙发就好!”说着就要起来,却觉得身子一沉,叶以深的长腿就压在了她身上,让她不能动弹。

暧昧的感觉直接就在两人之间炸开,特别是夏晴天,心跳都加快了。

他……是在暗示自己什么吗?

心绪一乱,直接就说道:“叶少难道你忘记你妻子了吗?”

她其实耿耿于怀的还是这件事。

叶以深是变心了吗?

因为戴着********,所以夏晴天脸上很多细微的神情叶以深都不能察觉,只能通过她的眼神去分辨,很多时就不能揣测到她的想法。

如今她直白的说出来,叶以深直接就明白了!

刚刚只是觉得她可爱,才想挑逗一番。

眼神一沉,是自己太轻浮了吗?

看着一旁原本嘴角带着笑意,眉目上扬的叶以深脸色阴沉了下去,夏晴天的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是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吗?还是这话戳到了他的痛楚,他的确已经把自己忘记了?

只见叶以深抬脚,挪开了自己的肢体,盯着夏晴天看了一眼,反问:“这就是你想问的?”

“我其实更想知道叶总心里怎么想的。”

夏晴天这句话,是真心话。

她想知道,刚刚叶以深做那些的时候,到底在想什么!

叶以深没有说话,起身坐起来,赤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微微侧身看着床上在皱着眉的夏晴天:“我从来没有忘记过她,就是因为没有忘记过她,才会做这么多。”他觉得自己的暗示到这一步已经很明显了。

这个女人就算再怎么蠢,也应该已经知道自己暴露了吧?

显然,他高估了夏晴天。

随着他潇洒的走向了浴室,水声隐隐约约的穿出来,搅乱了夏晴天的心思。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发现了什么?

还是……觉得自己是替代品!

不能否认,自己很多习惯和做法都是之前的模样,毕竟二十多年的性格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

夏晴天下意识的认为叶以深没有发现什么,就先入为主的认为在把自己当成了替代品。

如果叶以深知道夏晴天是这样想的话,肯定会后悔自己刚刚的话!

他分明就是为了让夏晴天感受到自己的一片真心,然后自己说出真相,到头来却被误会成了这样……

有了这个想法的夏晴天叹了口气,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做?

顺从?还是选择给他当头一棒?

挣扎了一会儿夏晴天就选择了前者。

她也很想和叶以深好好的相处,既可以博得信任,又可以开始孕育第二个孩子,最重要的还是,她也疲惫了和叶以深步步为营。

等到叶以深回来,在内心已经反反复复很久的夏晴天大脑一抽,直接就跪在了床上,抓住了叶以深的手腕,眼神看着他。

完全不知道刚刚经历了怎么样内心戏的叶以深心中一喜,迫切的想直接把她摁倒在床上吃干抹净!联想到上次自己等她主动都没等到,如今这里一定要做被动的那个!于是就故作深沉的看着她。

原本就有些不能肯定自己决定的夏晴天被这个眼神一看,就有些心虚,抓着叶以深的手下意识就松开了,说话都些结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你真的知道吗?”叶以深眼神立刻就温柔了下来。

像是一汪温水,慢慢的把夏晴天装了进去。

“真的!”

不就是把自己当做自己的替代品吗!

这样的措辞可能有些奇怪,但是夏晴天的内心还是有些辛酸的,就好像有些人为了验证自己男朋友真心不真心,就自己伪装了一个身份去勾引自己男朋友,成功上位一样辛酸。

“所以你想说什么吗?”

叶以深很想听一听,夏晴天要对自己说什么。

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想向下和她十指相扣的时候,夏晴天一把挣脱开:“我,我,我去洗澡了!”然后从床上弹起来,一溜烟的跑向了浴室。

被夏晴天突如其来的惊的愣了一下,叶以深的眼神一冷,这个女人是在和自己开玩笑吗?

既然刚刚她也说了真的明白,这样可能就是在害羞了……不想主动地话就换自己主动好了,天天看她的假脸都快要习惯了,等下就直接把她的面具撕下来!

不,也许她去浴室就是为了等会出来给自己一个惊喜呢?

想着,叶以深的眼神再次缓和了下去,躺在大床的正中间,低头看着自己开始撑起来的身下,恨不得刚刚直接就把某人就地正法!

抬眼看着影影绰绰的浴室,真是失误!当初挑房间的时候就应该挑一个全透明玻璃的浴室,不应该选什么磨砂玻璃,这哪里是情调,分明就是折磨!

该死的,怎么还不好!

该死的,现在也是夏晴天的想法。

想到自己刚刚冲动的做法和叶以深之间尴尬又十分具有暗示性的对话,夏晴天就想给自己一耳光。

世界上为什么没有后悔药!

现在她要怎么办?

出去和叶以深一夜那啥啊?

叶以深会觉得自己轻浮,不让自己再照顾小星辰并且踏进叶家的门吧?

可是……但是……

夏晴天觉得自己现在的世界上最纠结的人了!

连着洗了一个小时,夏晴天觉得再洗下去,可能就会昏倒在浴室里了,心一横,决定干脆和叶以深摊牌!

反正事情已经糟糕到这一步了,夏晴天也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那破面具,不戴也罢!

之前叶星悦说的没错,原本这件事说给叶以深,也许就不会这么复杂!况且现在深更半夜还是在国外的,即便面具男派人跟踪自己,难不成还会隔墙有耳?

想着,直接就关上了浴室的花洒。

温热的水戛然而止,只剩下还没有散开的水蒸气,拿着干巴巴的浴巾在自己身上擦着,夏晴天的脑海里已经组织好了措辞。

只是感觉有水滴顺着大腿流下去,夏晴天伸手用浴巾去擦,洁白的浴巾上就浮现出了一道扎眼的红……血?

再低头看,身下的水变成了淡红色。

她不会是……来例假了吧?

“靠!”忍不住夏晴天就爆了一句粗口。

她一直心心念念的想着上次和叶以深能一枪就中,没想到竟然来了例假?

不对,她的例假不是这个时候,难道是老天爷在暗示她什么?

刚刚才刚想和叶以深坦诚不公,就忽然来了例假,岂不是告诉自己说了会有血光之灾?

往常夏晴天对这些东西都是保持着信则有不信则无,但是在如今格外纠结而且十分巧合的情况下,夏晴天选择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默默的选择了贴上了自己的面具,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打开门,扒着门框,可怜巴巴的看着叶以深。

叶以深觉得此时浑身都燥热了起来,快忍不住了……

夏晴天在里面洗了那么久,他忍不住都想冲进去看看她是不是昏倒了!

在刚刚水流声停下来的时候,一向稳重的叶以深就差欢呼雀跃了,看到夏晴天那楚楚可怜的神情之后,觉得所有等待都是值得了了!

虽然奇怪为什么她脸上还戴着面具,却更多的都是奇怪为什么她裹的自己这么严密,反正等会都是要脱的,在刚刚等待的时候,叶以深浴袍上的腰带都解开了!

对着有啥用炽热的目光,夏晴天有些底气不足,弱弱的问道:“叶总……能让服务员送上一包姨妈巾吗?”

“送,什么?”

他是出现幻听了吗?

浪漫的夜晚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吗?

“我来亲戚了……”

虽然这次来例假肚子不痛,但是夏晴天觉得自己所有的力气都跟着突如其来的惊喜流走了。

双手继续扒着门框,双腿夹紧,压低了声音说道:“不然我自己出去买也可以。”虽然她对法语不精通,也不知道现在要去哪里买,可是叶以深的眼神实在是有些可怕啊!

此时叶以深的神情已经和夏晴天的心情一样复杂了。

修长的双手搭在了自己的腰间,一只手抓着一边自己松散的腰带,薄薄的嘴唇抿着,不甘心的质问道:“你不是在骗我吧?”

话音未落,夏晴天就慢慢的举起了自己手中沾上了血的浴巾……

叶以深一声不吭的系上了自己的腰带,双手握紧又松开,咬紧了牙关问道:“那你刚刚想和我说的话是什么?”

箭都在弦上,怎么有不发的道理?

叶以深觉得夏晴天想对自己的说的话已经到了嘴边,恨不得上前去把她的嘴巴撬开,看一看到底是什么!

夏晴天就想到了刚刚‘苍天给自己的暗示’,咽了咽口水,语调更低:“能不能先给我送来我要的东西,里面已经血流成河了……”

叶以深也实在的无奈,翻身拿起了床头的电话,拨出了前台的号码,说了几句流利法语。

一直等到有人敲门,夏晴天都保持着扒着门框的姿势,和叶以深一句话都没有再交流,原本还以为要等很久,没想到几分钟后就有人在外面敲门了。

不愧是五星级的酒店,这么迅速!

可能是经常遇到这样的事情,送过来的还是一位西装革履的男服务员。因为夏晴天一直躲在浴室里,所以去开门的自然就是叶以深。

“慢用。”门外的服务员十分有礼貌,脸上一直带着专业的微笑。

看的叶以深很生气,怎么看到像是嘲笑!

冷脸关上了门,根本不走近夏晴天,直接就把手中的东西丢给了她。

夏晴天老老实实的把头缩了回去,然后关上了门。

几分钟后。

夏晴天躺在床上,看着在沙发上看着法国报纸的叶以深,低声问道:“叶总,您真的要睡在沙发上吗?”

“我原本就是这样打算的!”

叶以深的语气里有些不爽。

夏晴天顿时就不说话了,裹着被子盯着天花板。

她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和叶以深发生点儿什么顺便坦白的,没想到就遇到了这样的障碍,真的是流年不顺。

极轻的叹了口气,现在还要烦恼明天的面具睡醒的怎么办。

万一一觉睡醒就掉了下来……

想着,叶以深再次开了口:“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这是一个台阶,你自己把握好!刚刚你到底要和我说什么!”

虽然叶以深现在身下的反应已经退了下去,可是心中的****可是丝毫没有消减,还夹杂了一丝的愤怒!

“其实我刚刚就是想说,我还是觉得我睡沙发比较合适。”

夏晴天的话让叶以深觉得自己说话的**都没有了,逼问的**也跟着消散了过去。

他躺在沙发上,拿起手中控制灯开关的遥控器,摁了一下房间就黑漆漆了起来。

如此此时非要用一个词汇来形容叶以深心情的话,就只有心累两个字了。

曾经几何他霸道的不得了,如今却只能被夏晴天堵的哑口无言!

夏晴天并没有体恤叶以深的惆怅,而是继续在想自己的面具。

既然已经不打算说了,就要继续隐瞒下去。

听着叶以深的呼吸声,夏晴天觉得肚子疼了起来,直接就抱住了床上的被子,自我安抚道:算了算了,事已至此就别想那么多了,不如明天早点睡醒去换好面具,她可以带着小星辰先回国,然后偷偷摸摸去他的房间偷拍一下那张地图。

这样的构想的十分美好的,但是显然只是痴人说梦。

叶以深怎么可能会让她独自带着小星辰回国。

虽然夏晴天知道自己特殊情况不能熬夜,极力的想睡着,却怎么都不能顺利入睡。

难道是在飞机上睡的太多了吗?早知道在飞机上就不应该睡觉!

再加上肚子有些阵阵的疼痛,夏晴天就不断的开始翻身。

于是成功的引起了叶以深的注意。

“你翻来覆去的,是想吸引我过去吗?”他也一直睁着眼睛,听着夏晴天发出的声音,忍不住就开了口。

虽然不知道现在是几点钟,夏晴天估计已经是这里的凌晨了,可是脑子里总觉得正是半下午应该工作的时候,干巴巴的说道:“可能有些不适应时差。”

“那需要我帮你适应一下吗?”

“不,不用了。”夏晴天咽了咽口水说道:“其实我比较想知道什么时候去找小星辰,其实我觉得小星辰可能也会有些水土不服,我可以先把她带回去!”

刚刚这个想法就在夏晴天的脑海里来来回回的思考很久了!

即便明知道叶以深不会答应,还是有些期待奇迹。

“一起来的就一起回去。”叶以深意料之中的没有满足她这个无理的要求,自己也翻了个身:“睡吧。”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夏晴天就也不说话了,继续睁着眼睛看天花板,怕吵到叶以深,翻身都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

一直看到外面的天色由暗变亮,听着隐约的车声,直接就坐了起来。

坐起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浴室弄自己的面具,顺便换下要换的东西。

沙发上的叶以深浅眠,跟着醒了过来,看夏晴天出来之后丝毫不避讳的径直走了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